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祭司

55.3万浏览    8611参与
水狼
这是我想象的祭司现代pa☺️...

这是我想象的祭司现代pa☺️

(我是个祭吹)😋

这是我想象的祭司现代pa☺️

(我是个祭吹)😋

核堕堕堕堕堕堕

惊鸿(ㅇㅅㅇ❀)


喜欢就点个小蓝手或小红心吧✿✿ヽ(°▽°)ノ✿

再没人看我把皮塔吃了

惊鸿(ㅇㅅㅇ❀)


喜欢就点个小蓝手或小红心吧✿✿ヽ(°▽°)ノ✿

再没人看我把皮塔吃了

终于看开爱回不来
祭司神殿征战 弓箭是谁的从前
祭司神殿征战 弓箭是谁的从前
以安

比较喜欢的图,但是画质感人qwq。

比较喜欢的图,但是画质感人qwq。

渊羽🕊鸽鸽(高考停更版)
去年欠同学的稿子 一口气画完了...

去年欠同学的稿子 一口气画完了(魂都没了.JPG)

井盖看不明白随便画的(逃跑)

去年欠同学的稿子 一口气画完了(魂都没了.JPG)

井盖看不明白随便画的(逃跑)

阿氦虚线我男神

有没有电影解说那味了,录的时候忘关画质精度了,所以画面看起来很卡

有没有电影解说那味了,录的时候忘关画质精度了,所以画面看起来很卡

三品冷饭粥
守祭 6.1企划——「祭礼欢歌...

守祭 6.1企划——「祭礼欢歌」

终宣

————

「迷途的灵魂啊

你是需要神明的指引

还是死亡的归宿呢

告诉我你的答案

午夜钟声敲过,你是继续向前,还是坠入深渊」


参与人员如图

八点 @奈言今天也在咕 

九点 @八荒四泽 

十点 @一盏空明灯 

十一点@worm in the cup

十二点  @绯红迷幻 

十三点  @得闲饮茶·死安🦉 

十四点 @三品冷饭粥 

十...

守祭 6.1企划——「祭礼欢歌」

终宣

————

「迷途的灵魂啊

你是需要神明的指引

还是死亡的归宿呢

告诉我你的答案

午夜钟声敲过,你是继续向前,还是坠入深渊」


参与人员如图

八点 @奈言今天也在咕 

九点 @八荒四泽 

十点 @一盏空明灯 

十一点@worm in the cup

十二点  @绯红迷幻 

十三点  @得闲饮茶·死安🦉 

十四点 @三品冷饭粥 

十五点  @疯子猫●契 

十六点 @dsluoer

十七点  @似懂freedom

十八点 @雨笙百谷 

十九点 @还原性辅酶_ 

二十点 @猫猫失魂 

二十一点 @寒号鸟 

二十二点@半糖式烟 


主催:三品冷饭粥


————————

在此感谢所有参与企划的老师!!!

感谢大家为冷圈出的一份力!!!!

-LYM灵无.-

「F&C丨黄祭」共犯⑤

避雷预警:主黄祭向,十分OOC,哈斯塔拟人化,大部分角色均拟人化,请各位看官自带避雷针。

*现代校园文,Fork&Cake设定。


———————————分割线———————————


菲欧娜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也不完全是。

她做了噩梦,梦里是带着潮气的黑雾不停地缠绕着她,然后她撞进了一个怀抱中。

那个怀抱是冰凉的,但是她感受到了安心,为什么呢?真奇怪。

她似乎瞥到了褴褛的黄袍,再多的细节就难以记清了。

然后她就被敲门声叫醒了,前段时日哈斯塔的阴影还让她挥之不去。

她连忙爬下床,屏着气息走到门口,用猫眼看了一眼外面的人。

是帕缇夏,她松了口气,然后隔着门道:...

避雷预警:主黄祭向,十分OOC,哈斯塔拟人化,大部分角色均拟人化,请各位看官自带避雷针。

*现代校园文,Fork&Cake设定。



———————————分割线———————————



菲欧娜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也不完全是。

她做了噩梦,梦里是带着潮气的黑雾不停地缠绕着她,然后她撞进了一个怀抱中。

那个怀抱是冰凉的,但是她感受到了安心,为什么呢?真奇怪。

她似乎瞥到了褴褛的黄袍,再多的细节就难以记清了。

然后她就被敲门声叫醒了,前段时日哈斯塔的阴影还让她挥之不去。

她连忙爬下床,屏着气息走到门口,用猫眼看了一眼外面的人。

是帕缇夏,她松了口气,然后隔着门道:“帕缇夏!你怎么来了?”

帕缇夏也隔着门喊道:“我来接你上学!!!起床了吗?我等你洗漱!”

“这就来!我还没换衣服!”菲欧娜连忙爬到洗漱台快速地洗漱了一遍,贴好屏蔽贴,然后换上了制服,背着书包,一边辫着辫子一边打开了门。

帕缇夏对着菲欧娜挥了挥手机:“我和伊莱联系上啦,他这两天请假去做检查了,他让你不要太担心,好好月考。”

“……好。”菲欧娜缠上发圈固定住自己的蝎尾辫,换上鞋子和帕缇夏一起走了出去。


帕缇夏考虑到要来接菲欧娜,所以出门较早。两个人到达教室时,教室内的人少得可怜。

可是还有什么比同学们来得还早。

那是一抹亮黄的包装袋,在菲欧娜的桌子上。她看到这包东西时,心脏骤停。

她退后了一步,然后又跑到自己的座位上,检查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所幸,对方好像只是来送了一包原味薯片,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行为。

菲欧娜拿起薯片袋子反复翻看,最后攥着薯片袋子,沉默。

帕缇夏看着她反常的态度,走了过去:“这是什么?薯片?怎么了吗?是恶搞道具?”

菲欧娜面无表情地拆了开来,里面没有装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确实是一包在商场中常见的原味薯片。

“诶,是有人送你的嘛?”帕缇夏的目光有点八卦。

菲欧娜摇了摇头:“不知道,学校不让带这种零食,要不然扔了吧。”

“?!!!”帕缇夏一脸震惊,这还是背包里常备糖和巧克力的人说出来的话吗?

菲欧娜思索了一下:“我们过来的时候还没吃早饭吧,你要吃吗?”

“要!”帕缇夏连忙点了点头。

菲欧娜毫不在意的直接把薯片塞给了帕缇夏:“那给你了。”

“好,走!现在去食堂还能买点东西吃,我请你。”帕缇夏接过薯片,拿出一片咬了下去。

菲欧娜挑了挑眉,神情轻松了些许:“那我这算是借花献佛了。”


好事不成双,灾祸不单行。

菲欧娜回到教室时,明明还没有迟到。但是讲台上已经站了美智子老师。

不止美智子,还有隔壁班的班主任,而美智子正和别班的班主任谈论着什么。

在她踏入班级的那一刻,这两位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到了菲欧娜身上。

跟在后面的帕缇夏东望望,西望望,先跑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吉尔曼同学,嗯……有件是想要和你说一下,你有没有见到玛格丽莎的八音盒呢?”美智子朝着菲欧娜走了过来,轻声斟酌着开口。

语毕,她不待菲欧娜回答,就先管理了一下班级的秩序。然后把菲欧娜和特蕾西叫到了走廊,关上了教室门。

等这一系列事情做完,美智子压低了声音,这才引入正题:“玛格丽莎是其他班的学生,她把音乐盒交给了列兹尼克同学修理,结果不见了。”

菲欧娜瞥了一眼特蕾西,看她蹙着眉头有些愁人的样子,于是收回目光,正想开口问,这件事同自己有什么关系。

而后少女便惊觉到一件事情,这个认知直接让她的整个脑袋炸开——

被怀疑的原因是她没有不在场证明。因为要及时更换屏蔽贴,她经常独自一人待在教室。

“所以,要怎么办?”菲欧娜有些无措。

红蝶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安抚着:“我相信你们。但是八音盒对玛格丽莎同学很重要,总是要象征性地查一下的……”

菲欧娜抿着嘴,没有搭话。

查什么呢?还能查什么呢?

书包。

可是书包里有Cake的屏蔽贴。

“……没关系,以你的意愿为准,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会直接报警处理。”红蝶观察着菲欧娜的表情,叹了口气,“不用想太多,你们先回去上课吧,午休的时候再说。”


菲欧娜几乎是逃一般地跑回了教室。

是的,只是形式主义,现在需要安抚同学情绪,安抚下来后,找八音盒才是重点。

如果她拒绝,那么玛格丽莎那边怎么想?她要怎么给自己找借口?

如果同意,那屏蔽贴要怎么办?

已经有不少同学侧目望了过来了,如果自己不同意这个提议,玛格丽莎会不会认定了就是她?

她不知道。

脑子里很乱。

上午的课几乎是在极度崩溃的状态下度过的,直到午休前最后一节课的课间。

“菲欧娜?吉尔曼了?”她听到有老师在喊她。

她下意识地接道:“……在,我在。”

“你去把这些东西,还有之前的实验报告册交到实验楼那边吧。帕缇夏已经交了,爱好生差你的一份,还有伊莱的,不过他请假了。”老师注意到菲欧娜的情绪,很耐心地重复着。

……去实验楼?爱好生实验报告册?

几个词在菲欧娜混混沌沌的脑子里打转,到这种时候,她反倒冷静了下来:“好的,我现在就去。”

她假装翻着书包,把所有的屏蔽贴夹在了几本册子中,然后和老师堆着的表单混在一起,抱在怀里,走出了教室。

她好像没有比较安全地处理这些东西的办法,藏在哪里都有被发现的可能,再来一次排查就完了,丢掉更是作大死。

她麻木地走进实验楼。

实验课很少,但是楼很大。所以平日,尤其是上午,实验楼总是空荡荡的。

并且因着是新修的缘故,楼道中没有监控,只有走廊上有。

可是楼道里面也没有合适的藏的地方,消防管道?实验楼很注重这方面,听说每日都会频繁检查。

她思考着,在寂静的楼道里,听见了从上面走下来的脚步声,像在走着玩,不紧不慢。


菲欧娜怔愣在原地,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下来是教师的话,她现在往口袋藏屏蔽贴也来不及了。

直到一抹黄色的身影慢慢出现在她的视线。

心脏像是被攥住了一般,菲欧娜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是得救了?还是遇到了更糟糕的情况?

“在逃课吗?”哈斯塔望着少女,一步步地扶着扶梯走了下来,然后饶有兴趣地站在少女面前。

菲欧娜仅仅纠结了三秒钟,就用如蚊子一般的声音小声道:“……可不可以帮帮我。”

“什么?”哈斯塔淡漠地打量了菲欧娜一遍。

少女穿着普通的制服,红发编的有点乱,不是很好看。因为屏蔽贴的缘故,现在也闻不到Cake的味道。

完全不诱人,无论是从食欲上还是从性欲上来说。

哈斯塔如是评价。

菲欧娜咬着唇,从册子中把屏蔽贴一个个抽了出来:“帮我保管一段时间,可以吗?”

哈斯塔看着她的动作,看起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得不把这东西藏起来。

他嗤笑一声,他好像没有义务帮他,但是他的目光扫过了拿着屏蔽贴的手。

好像是因为紧张,骨节都有些泛白。

他突然就想到了那晚的薄荷味,让他失控的薄荷味,清冷的,但是又偏生甜腻到让他移不开步。

……这就是Cake对于Fork的诱惑力吗?他讨厌在那种时候整个人被绑在一块小蛋糕上的感觉。

而现在,这个Cake把自己的人生命运赌在了他的手上,他突然就觉得很有意思。

“好啊。”他接了过来。

两个微凉的指尖相碰撞,好似也能迸发出火焰。

菲欧娜看着屏蔽贴被接替过去,往后退了两步,垂着脑袋。

然后又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

哈斯塔没有答话,漠然地看着她的举动。

少女也不指望他能做什么,哪怕是客套地一句“没关系”。

她甚至没办法保证,他会不会反手去揭露她。

但是她没得选。

思及此,菲欧娜咬了咬唇,转身继续往楼上走去,好像没有遇见过某人一样。


实验报告册交完,回到教室,菲欧娜舒了一口气。

她的心脏仍然悬着,那人的性子实在是恶劣……

或许他不是那么恶劣的人,但是与菲欧娜短短的几次交集中,少女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一连到了中午,美智子又走进了教室。

“玛格丽莎同学的八音盒已经找到了。”她把菲欧娜和特蕾西叫到了一边,将手按在两个人的肩膀上。

看着两位少女放松下来的样子,美智子笑了笑,补充道:“虽然不知道是谁拿的,但是不必担忧了。”

菲欧娜不是八卦的性子,她点了点头,和特蕾西对视了一眼,没有多问。

第一个问题解决,第二个恐惧又占据了她的心脏。

菲欧娜觉得那时的情景简直就是迷途的羔羊将自己的把柄送入了狼口。

……得将屏蔽贴拿回来,这是第二件要事。



-未完待续-

星渊龙骑

【第五卧谈会20220412】省流版:玩具商、渔女时装有排期,渔女、宿伞之魂随身有排期

  1. 战斗回溯系统

  2. 时装共享权限

  3. 大批调整 包括密码机破译机制、求生者大天赋、监管者全新辅助特质、部分战斗规则调整

  4. 随身物品和涂鸦界面优化

  5. PC应用宝还在和对方沟通中

  6. 惊鸿脸模不再调整

  7. 一步之遥目前没有调整计划

  8. 摩涅莫绪涅之梦不追加内容

  9. 诅咒黑云追加新的特效类型

  10.  灵犀妙探建模优化 水晶宫技能特效加强

  11. “白”优化 随身物品追加效果

  12. 更纱金鱼加上

  13. 菲尼克斯脸模优化

  14. 红衣人本周四优化

  15. 玩具商挂价位置修复

  16. 随从追加战斗内的表现

  17. 下赛季推理之径玩具商【√】

  18. 渔女高级皮有排期 奇珍随身物...

  1. 战斗回溯系统

  2. 时装共享权限

  3. 大批调整 包括密码机破译机制、求生者大天赋、监管者全新辅助特质、部分战斗规则调整

  4. 随身物品和涂鸦界面优化

  5. PC应用宝还在和对方沟通中

  6. 惊鸿脸模不再调整

  7. 一步之遥目前没有调整计划

  8. 摩涅莫绪涅之梦不追加内容

  9. 诅咒黑云追加新的特效类型

  10.  灵犀妙探建模优化 水晶宫技能特效加强

  11. “白”优化 随身物品追加效果

  12. 更纱金鱼加上

  13. 菲尼克斯脸模优化

  14. 红衣人本周四优化

  15. 玩具商挂价位置修复

  16. 随从追加战斗内的表现

  17. 下赛季推理之径玩具商【√】

  18. 渔女高级皮有排期 奇珍随身物品下赛季排位宝箱【】【√】

  19. 宿伞之魂今年抱人动作伴随排位珍宝稀世随身物品【】

  20.   2021年国际服周年庆的蓝皮返场活动商城 暂时没有排期

  21. B站2022年平台活动头像框增加投放量

神奇王八

国王和她的子民(?)

发完才想起来左下角还有个安德鲁酱。。

国王和她的子民(?)

发完才想起来左下角还有个安德鲁酱。。

辰午xualwqy
给@埃梅罗尔达 画了个祭司小姐...

给@埃梅罗尔达 画了个祭司小姐姐~惊鸿好仙,就是衣服有点复杂~

给@埃梅罗尔达 画了个祭司小姐姐~惊鸿好仙,就是衣服有点复杂~

司空琉雨

【占祭】鸢尾色的夏日尽头(二十)

【食用须知】

✑ 占祭向,含微量囚机/佣空/勘咒/摄香/宿蝶

✑ 流血表现有、人物死亡有

✑ 中长篇,5w以上,慢慢填坑

✑ 是糖是刀待君定夺,自己是当糖来看(#

✑ 故事含私设、结构有参考阳炎车祸组

✑ 有使用繁转简翻译器,一些词看不懂还请见谅> <


終於更新的屑作者 (›´ω`‹ )

前篇这里 → 【占祭】鸢尾色的夏日尽头(十九)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情提要:

菲欧娜在奈布和卢卡的同意下去...

【食用须知】

✑ 占祭向,含微量囚机/佣空/勘咒/摄香/宿蝶

✑ 流血表现有、人物死亡有

✑ 中长篇,5w以上,慢慢填坑

✑ 是糖是刀待君定夺,自己是当糖来看(#

✑ 故事含私设、结构有参考阳炎车祸组

✑ 有使用繁转简翻译器,一些词看不懂还请见谅> <


終於更新的屑作者 (›´ω`‹ )

前篇这里 → 【占祭】鸢尾色的夏日尽头(十九)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情提要:

菲欧娜在奈布和卢卡的同意下去了男孩子的寝室,透过寝室里的鸢尾花来到不归林。

______________________


59.


蹙眉忍受有备而来的疼痛,菲欧娜踮着脚尖,第二次踏上了不归林的土地。或者该说第三次——如果把身体虚化、成功穿越透明屏障的那次也算进去的话。


鸟儿的吱喳声热络却不嘈杂地传进耳裡,像在为她的到来献上热烈欢迎。森林气息亲暱地裹住她的躯体,整天下来囤积的忧虑不可思议地消减了大半,身子莫名地轻松起来。


……这座森林仍是那麽地安抚人心,菲欧娜不禁感叹。


不过转念一想,她这一整天还真是精彩非凡,自早上的游戏过后便是各种资讯量轰炸——先是在她整理至今为止的情报后,从门之钥的回声发觉她跟伊莱的互相拯救,接着从谢必安那裡得知了世界崩溃的消息;然后金色鸟羽捎来了线索,在图书室巧遇的艾玛告诉她鸢尾花的本质,最终她在奈布和卢卡的帮助下回到了不归林。


仅仅一个下午的经历便如此丰富,想着想着都想给自己拍手股掌,她心情複杂地笑了笑。


或许真是森林的功劳吧,现在的她居然还有力气活动,情绪历经那些大风大浪后竟也稳定了许多,甚至能迎风哼上几段小调。


「……认真点啦,菲欧娜,妳又不是来玩的。」


察觉自己思绪又在流浪,菲欧娜小声嘟囔着,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快点,回归正题。她是为了什麽而来到不归林的?

——是为了见伊莱啊。


「……伊莱。」


她轻声複诵。是呀,她一直寻觅着前来不归林的方法,是因为伊莱说过他会等她。他们得一起面对自己触犯的天理,挽救这个伙伴们身处的、崩坏中的世界。


如今她终于寻得鸢尾花,成功来到了不归林,总算是跨越了这道困扰她整天的槛;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第二个问题已经悄然而至。


——她该怎麽在这片森林裡找到他?


眼前只有无尽的蓝紫色调,这些与一般树木相去甚远的色彩在眼底恣意绽放,既华美又张狂……就算想凭感觉去探路,相似的色系反而令她更容易迷失方向。


她皱起眉头,绞尽脑汁回忆着自己前两次的经验:


第一次的她前脚刚踏上不归林,便碰上了那发着光的回忆碎片。那映照着伊莱影像的碎片一路引领她穿越森林、跨过小溪,直到在透明屏障的另一头隐没;而她则被隔绝在屏障的这一侧,眼睁睁看着它窜进林木间消失无踪。意识回到现实之前,她只来得及感知到,屏障对面有些距离的地方,存在一抹难以形容的生物气息。


第二次虚体的她追寻着联繫灵魂的呼唤,实际穿越了透明屏障,见到那个跟往常不太一样、却毫无疑问是本人的伊莱。灵魂深处的共鸣是如此深刻,她不可能认错的。


可菲欧娜环顾四周,此刻除了让雾霭复盖的林间景致外,哪有什麽记忆碎片的踪影?


这方法行不通,那麽另一种呢?


她闭上眼睛,转而尝试唤起那种整个人自体内深处被牵引的感受,却没得到预期中的强烈回应,顶多只有无精打采的波动……

要比喻就像个误入磁石堆裡的罗盘,混乱的磁场令它东转西转找不着方向。这条路也行不通。


无力感顿时涌上心头,令菲欧娜懊恼地叹了口气。


即便早知道事情不会那麽简单,接连碰壁还是令她有点受挫。明明都已经跟他身在同一片森林裡,却因为不知该如何找人而坐在这裡叹气,自己还真是可笑至极。


「……唉。」


她找了个结实的树干倚着坐下,把玩着手裡的门之钥,指尖抚过法器表面的图纹,埋怨似地在心裡嘟囔起来。


——要是存在某种方法,让她能迅速找到伊莱就好了。

能找到他所在的方向、甚至能让她直接前去他身边,那就再好不过了。

比方说,要是能够瞬间移动……


……瞬间移动?


菲欧娜渐渐停下把玩的动作,眼睛不自觉瞪大,直勾勾看向自己手裡的金属圆盘。


——她怎麽这麽傻!


跨越空间的法器,能指定对象,让自己能在极短时间内前去他的身边。

难怪她越想越觉得有股熟悉感,因为、因为......


——能办到这些的,不就是她的门之钥吗?


心脏蹦蹦地似要窜出胸膛,她屏息举起法器。



60.


从她已知的理论看来,不同空间场域之间几乎不可能透过有形之物连结,不归林和鸢尾花只是特例中的特例。


不归林是超脱世界的异空间,原本就在门之钥企及范围之外;要是真想尝试在不归林与现世间建立通道,那她一定是疯了——因为她深知在现世与不归林间建立通道的可行性是多麽微乎其微,失败的话还必须承受反噬,可能使她魔力枯竭而万劫不復。

几天前的她正是清楚这点才选择寻找鸢尾花,而不是直接建立通往不归林的通道,后续才会做出去拜託奈布他们的决定。


可她没想过,如果是在不归林裡,呼唤同在不归林的人呢?

同在一个空间场域裡,门之钥或许就能够顺利运行……这方法值得一试。


距离上次在现实中使用门之钥已经是一个星期前,当时的她还在轮迴中挣扎逃离。如今经过了整整一週的疗养,不仅身体机能在艾米丽与室友们的照顾下从只能躺床变得活蹦乱跳,连之前被她用至见底的魔力都回復了快九成满。有了这些资本,召唤失败也没关係,她承受得起——毕竟这只是单纯的空间通道而已,跟之前那些穿越时空的特殊通道相比,反噬根本不值一提。


如此下定了决心,菲欧娜深吸一口气,缓缓向门之钥注入魔力。


丰沛的力量在体内翻涌汇流,顺着她的意志流进法器繁複的刻痕裡。她眯起双眼,用全身去感受、去引导魔力在法器中流动的方向,就像她一直以来在游戏裡做的那样。

随着每一丝魔力正确地流淌进属于它们的位置,法器逐渐放出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光芒。


「……好。」


魔力输注的过程意料之外地顺利,菲欧娜抹了抹额上的汗水,稍稍放松了些。

前置作业已经完成,剩下便是召唤对象。她心裡果然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在世界之外的空间建立通道的举动前所未有,她完全无从预测可能发生的结果;可这到底是自回溯以来最接近伊莱的一次,她哪甘愿点到为止,说什麽也要尝试。


于是她尽可能淨空纷杂的思绪,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一鼓作气开始了门之钥的召唤。

闭上眼任意识在熟悉又陌生的空间中流连,门之钥的力量将她的五感延伸到千里之外,黑暗将其他的感官无限放大。意识在林木间灵活穿梭,纵使没有睁开眼睛,森林景緻也一幕幕浮现在脑海裡。她倾听着微风拂过树梢发出沙沙声响,方才没注意到的潺潺水声似远而近,四处传来动物的低鸣。


——然后,她听见谁转过了身子,像察觉什麽似地倒抽一口气。


游离的意识触电般地缩回躯体,她猛然睁开眼睛,视野裡被蓦地涌进的光明弄得模煳不清。但单单从手心传来熟悉的魔力波动领会,她知道在方才那一下刺激之后,召唤已经完成,连接两端的通道已然建立。


她屏住气息,松手让自己落进通道裡。


-


穿越通道的那几秒漫长得宛如永恆,她只能听着自己急促的心跳,在仅容纳一人的空间裡显得愈发震耳欲聋。

好不容易来到通道尽头,刚从通道口探出身子,视野便撞进一片再熟悉不过的靛蓝色。视线无法克制地向上看去,她终于再次见到那双眼睛,蔚蓝中翻搅不可置信与欣喜,还有她最喜欢的、天空大海都无法比拟的柔情。


——是他,跟记忆中一模一样的他,活生生的他。


他的视线也正落在她身上,怔然望着她,唇瓣轻启:


「菲欧娜……?」


颤抖的声音宛若灵魂的饮泣,直直落进她心底。


「——伊莱!!」


她再也压抑不住澎湃而来的感性,纵身扑进他怀裡,放声哭了出来。



// 待续


总算让这两只见面了(安详

雨宫棱梦

《五排那些年》,建议改名为《我与我的几个冤种队友》

《五排那些年》,建议改名为《我与我的几个冤种队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