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祺泽

345.9万浏览    11912参与
不加糖少女sugar

1000天

2017.7.6——2020.4.1✅✔️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再重逢的时候 你们重新认识一下好吗

2017.7.6——2020.4.1✅✔️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再重逢的时候 你们重新认识一下好吗

淼小咪

【鑫逸】留存于过往(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又来更新了


煮鑫逸  二祺泽


现在我准备看看是be还是he了


因为我觉得be好像不公平


he又不大符合现在


好难....


以下正文


每一天都是复制和粘贴,没有多余的事情,更没有多余的感情。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爱上你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忘掉你。


丁程鑫,你就是我的情劫.....


敖子逸躺在床上,历历在目的就是丁程鑫的温柔,丁程鑫的情话,丁程鑫的撩拨,丁程鑫的温度,还有,和丁程鑫的温存。


他不确定这一次见面会不会像之前一样毫无遮掩,自己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又来更新了



煮鑫逸  二祺泽



现在我准备看看是be还是he了



因为我觉得be好像不公平



he又不大符合现在



好难....



以下正文




每一天都是复制和粘贴,没有多余的事情,更没有多余的感情。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爱上你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忘掉你。



丁程鑫,你就是我的情劫.....



敖子逸躺在床上,历历在目的就是丁程鑫的温柔,丁程鑫的情话,丁程鑫的撩拨,丁程鑫的温度,还有,和丁程鑫的温存。



他不确定这一次见面会不会像之前一样毫无遮掩,自己也在网上看到了关于马丁的言论,可他没有办法阻挡,毕竟这是事实。



“我为了你可以放下一切,包括放下你。”



“对不起。”



......



陈春会办公室。



“我给你一次选择,是你,还是丁程鑫。”面前的这个男人面色冷峻,瞟了一眼敖子逸,轻声笑了笑,“别把我想的太坏,我是为了你们好。”



为了你们好.......



当时马嘉祺和李天泽也是被你们这么拆散的吧,马家怕影响选择躲避,李天泽一怒之下决定不再和马嘉祺有任何联系,其实背后也都是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在操控。



“规则是竞争。”



“优胜劣汰,自然法则,你主动总比潜退强”



“你到底想做什么!”



“要不你出道,要不就是丁程鑫,二选一。”



“我走,保他。”



......

这是一个短到不能再短的文,我现在不确定结尾,be和he我都有想法,但我拿不定主意,要不就两个结尾一起?


A.

出实体 走咸鱼

《一趟》《太平山顶》《出伏》

其他100+太平200+

走咸鱼

鸽子别来

急出

占tag抱歉
[图片]

《一趟》《太平山顶》《出伏》

其他100+太平200+

走咸鱼

鸽子别来

急出

占tag抱歉

过客

真“幸运”

   上一章,刚好开始上网课,所以这一章接着。


      他们仨聊得特别开心, 但到现在李天泽还蒙着:“我答应当学生会会长了吗?”


     但看这样子,他不可能不当,所以他要求先不告诉别人他是学生会会长。


     贺俊林和宋亚轩去上课了,李天泽想起来,他要去找班主任报道。...


   上一章,刚好开始上网课,所以这一章接着。


      他们仨聊得特别开心, 但到现在李天泽还蒙着:“我答应当学生会会长了吗?”

   


     但看这样子,他不可能不当,所以他要求先不告诉别人他是学生会会长。

    

     贺俊林和宋亚轩去上课了,李天泽想起来,他要去找班主任报道。

      ……

高二7班,班主任进来了: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转学生。”

“来介绍一下自己”

“我是李天泽,也可以叫我贝贝”说吧,便笑了笑,这时马嘉祺刚好抬起头,感觉这一笑笑到了他的心里。

“班里只剩一个位置了,在马嘉祺旁边,你去坐那吧”

他点点头过去了。




NEVER九稚~

不追陶桃,我要追李天泽[QZ]

此文采摘于荒唐本荒


请勿搬抄

切勿上升真人


------------------------------------------------------------------------------


得益于某个吃蝙蝠的憨憨,太闹腾组合没有那么忙


今天是周六,没有网课,也没什么要练习的舞蹈


太闹腾小别墅里-


敖子逸今天来了,现在正跟丁程鑫甜蜜呢,俩人房间一锁,没人知道里面在干嘛


小马哥无聊的四处转转


天泽离开多久了?好久了,久到他记不清了


某翔和某霖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俩人靠着搂着,马嘉祺感觉被塞了把狗粮


去别处转转,小...

此文采摘于荒唐本荒


请勿搬抄

切勿上升真人




------------------------------------------------------------------------------



得益于某个吃蝙蝠的憨憨,太闹腾组合没有那么忙


今天是周六,没有网课,也没什么要练习的舞蹈


太闹腾小别墅里-


敖子逸今天来了,现在正跟丁程鑫甜蜜呢,俩人房间一锁,没人知道里面在干嘛


小马哥无聊的四处转转


天泽离开多久了?好久了,久到他记不清了


某翔和某霖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俩人靠着搂着,马嘉祺感觉被塞了把狗粮


去别处转转,小宋老师和刘文在玩游戏


宋亚轩:“小马哥一起玩嘛!”


马嘉祺:“不了,你们俩玩吧。”


马嘉祺并不想破坏粉红色的恋爱泡泡


马嘉祺有点无聊,大家都在忙,诶不对,好方呢?


正想着呢,马嘉祺就听到了小张张的声音,在跟谁说话


一共就八个人,六个人两两成双,好方跟谁说话呢?


走近一看,小张张举着平板跟49视频聊天呢


嘴巴喋喋不休的就没听过


算了算了,就他自己单身


小马哥无奈,现在去哪都有狗粮还是回房间吧


打开手机,看着那个自己置顶的微信-“贝贝”


上次聊天是好久之前了…


哎…


现在他在干嘛?练琴?陪妹妹玩?写作业?还是吃冰糖葫芦呢?


马嘉祺盯着手机屏幕陷入沉思


反正现在也没事,去看看他吧


马嘉祺穿好衣服,带上墨镜口罩,跟助理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至于那七个孩子就没必要说了


马嘉祺没有打车,独自一人绕着巷子去了李天泽家楼下


下雪了,马嘉祺没敢靠近,默默地站在树下盯着那个窗户看


里面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天泽:“走吧,买冰糖葫芦咯!”


妹妹:“好~”


兄妹俩手拉手出来了,马嘉祺楞了楞赶忙躲到树后面


俩人走远了,马嘉祺又偷偷跟上


就再靠近一点点,他真的太想他了…


李天泽余光瞥到马嘉祺的身影


他刚刚在房间就看见他了


妹妹:“哥哥,你是不是忘了,现在疫情期间,谁敢出来卖冰糖葫芦啊”


李天泽:“我知道”


他又不傻,他也只是想靠近点看他


李天泽:“你先绕路回家”


妹妹:“…好吧”


这,闲的没事遛她??!


李天泽转身进了一个巷子


马嘉祺没跟上,楞在原地


哎!算了,看到他就行了


李天泽:“简亓”


马嘉祺楞了,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孩


“…陶桃”


马嘉祺的泪没出息的流了下来


李天泽:“你别哭啊”


马嘉祺:“没事,没事,我就是太想你了”


马嘉祺不想管那么多了,他爱他,他要说出来,哪怕他不爱他…


李天泽:“简亓,你还想不想追陶桃了?”


马嘉祺:“不想,我想追李天泽”


李天泽笑着扑进他的怀里


李天泽:“你追到了”




-END-




躲在一旁偷看的妹妹内心OS:我磕到了!!!祺泽是真的!!!




好啦,今日小甜饼,已完成

这里是NEVER九稚~

就这样, Lᵒᵛᵉᵧₒᵤ❤


恩海

17

“你说你让我怎么办才好。”一关上房门,何洛洛就有些颓废地倒在床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方翔锐不禁想起了自己走的时候对何洛洛出口的狂言,脸一下子烧的火红。 


“想起来了?想起来你当初怎么对我说的了?”何洛洛看见方翔锐的脸色变化,终于放缓了语气,“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个洒脱不羁的人,竟然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得干干净净。” 


“为什么要回来。” 


看着方翔锐沉默的样子,何洛洛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为了重新出道吧?我竟然还会问这种问题。” ...

“你说你让我怎么办才好。”一关上房门,何洛洛就有些颓废地倒在床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方翔锐不禁想起了自己走的时候对何洛洛出口的狂言,脸一下子烧的火红。 

 

“想起来了?想起来你当初怎么对我说的了?”何洛洛看见方翔锐的脸色变化,终于放缓了语气,“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个洒脱不羁的人,竟然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得干干净净。” 

 

“为什么要回来。” 

 

看着方翔锐沉默的样子,何洛洛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为了重新出道吧?我竟然还会问这种问题。” 

 

“……”“晚安。” 

 

方翔锐看着何洛洛有些黯然的背影,心里难受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当初走的是他,回来的也是他,确实一切错误都在他,他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马嘉祺今天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先不说他和李天泽分到了一组,他们的队友之间,似乎也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表演前排练的时候,四个人只是相对而立,彼此沉默着,若不是马嘉祺强力的组织能力,恐怕今天最后一名非他们莫属。 

 

而李天泽这边又是个问题…… 

 

马嘉祺比丁程鑫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来自师兄“温柔”的爱意。 

 

“哎,天泽。”马嘉祺想的投入,自然就没注意自己的称呼,“你知道丁程鑫和孙亦航……” 

 

“你叫我什么?”李天泽猛地推开卫生间的门,把正在洗漱的马嘉祺吓了一跳,“你再喊一遍。” 

 

感受到对方阴沉的气压,马嘉祺第一反应是有些愤怒,不过一个称呼而已,谁会在乎。 

 

但是理智将他猛然拉回现实,并告诉他,他和李天泽现在是分手的前男友状态。于是完美的微笑瞬间挂在脸上,马嘉祺不得不撑着疲倦的身躯应对这个麻烦的前男友。

残冬青木

念旧6

主cp:祺泽 鑫逸 

微带cp:文轩 翔霖 泗源

伪现实 ooc归我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有雷区勿入,注意避雷‼️


敖子逸被表白了。


重点是敖子逸被丁程鑫表白了。


丁程鑫丁程鑫丁程鑫是他喜欢的人啊!!!虽然他总觉得丁程鑫和马嘉祺有点什么,但是这也太直接了吧。                     ...

主cp:祺泽 鑫逸 

微带cp:文轩 翔霖 泗源

伪现实 ooc归我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有雷区勿入,注意避雷‼️


敖子逸被表白了。


重点是敖子逸被丁程鑫表白了。


丁程鑫丁程鑫丁程鑫是他喜欢的人啊!!!虽然他总觉得丁程鑫和马嘉祺有点什么,但是这也太直接了吧。                           

虽然说被表白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敖子逸自小同丁程鑫一般人气很高,爱慕他的人也颇多,小时候收到的情书和告白也比比皆是,但从未有人会让他如此的心烦意乱。


“诶,耀文,你觉不觉得我哥怪怪的。”


宋亚轩看到睡在沙发上的敖子逸莫名笑了起来,不禁发问到。


“有吗?”


“有。”


“贺儿,还是你懂我。”


敖子逸怎么可能没有怪怪的,根据贺峻霖这一个星期的观察,每天敖子逸有事没事就莫名的笑,还特傻(bushi),说敖子逸不怪?估计没人相信。


“我盲猜丁哥表白成功。”


严浩翔不知从哪冒出来,对着这三人说到。


“我压一票。”


“我也。”


宋亚轩和刘耀文也纷纷跟票。


“不是,你们怎么就觉得丁哥成功了?”


“那么,贺儿你有何高见。”


见宋亚轩刘耀文严浩翔一脸疑惑,贺峻霖便答道。


“丁哥虽然从那天起看起来很高兴,但是你们没发现他有那么一点失望?”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半夜起来看见丁哥站在窗台那,独自一人的背影真有点孤独。”


“不是吧?耀文,你大晚上的起来干嘛啊?”


严浩翔才说完这话,就看见刘耀文不语,宋亚轩躲在刘耀文背后。


害,想也不用想定是又被宋亚轩赶出来的。


“天泽。”


“怎么了?”


“你看三爷他……”


“八个字。”


“懂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得就是敖子逸现在这种情况。


“你们怎么都在这啊?拍摄时间快到了,都准备一下吧。”丁程鑫走了进来,随便把任务给他们说了一下。


今天马嘉祺敖子逸张真源宋亚轩李天泽在咖啡厅里工作,丁程鑫陈泗旭贺峻霖严浩翔刘耀文则去卖鲜花饼


“好。”


见那几人走了,丁程鑫才走向的客厅沙发上熟睡的某人。


看着眼前这人睡觉还笑着,丁程鑫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了,伸手捏了捏敖子逸的脸,熟睡中的敖子逸感觉到了疼痛,便睁开了眼,看见丁程鑫的笑脸相迎。


“啊,你干嘛!”


“没干嘛啊,就是叫你起来。”


丁程鑫依旧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敖子逸起身,把外套给敖子逸递上后开口道:“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那天丁程鑫给敖子逸告白完后,敖子逸一直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状态,也没有立即回答丁程鑫,他总觉得心里有个隔阂,不太好搞。


“什么怎么样了。”


“我不管,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期限啊。”


什么最后期限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要以为你仗着我喜欢你,就…就可以为所欲为……


“三爷?”李天泽看到敖子逸又发呆了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你没事吧?要不休息一下吧。”


“没事。”敖子逸回过神来继续手里的工作,“等我把这杯拿铁做完我就去休息啊。”


其实从任务一开始,敖子逸就一直在咖啡厅里制作咖啡到现在,李天泽看到敖子逸状态不对就想让他休息。


“这两怎么比我们还磨蹭?”


“那么你想再来一次吗?”


看到丁程鑫和敖子逸,李天泽才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好追呢?怎就被马嘉祺拐跑了呢?


“不要。”我可不想再一次失你。


“那就快去工作,别压我了。”


“我不。”


“可是你这样我肩膀酸。”


“诶,你们两个够了。”


宋亚轩就是在外面站久了,想过来里间休息一下的,可是一进来就看见家马嘉祺挂在李天泽身上,真好,刘耀文我想你了。


这边刘耀文也适合事宜的打了个喷嚏。绝对是小宝贝儿想我了,反正刘耀文是这样想的。


“马嘉祺,你快点起来。”


“不要。”


“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起来啊。”


李天泽真是受不了撒娇的马嘉祺。


“那你亲我一下。”马嘉祺凑到李天泽耳朵呼了一口热气。


“别闹。”李天泽看一眼宋亚轩小声的马嘉祺说,“亚轩还在呢。

“你们几个快点过来帮忙啊。”张真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过来,宋亚轩听问声就起身出去了。


“你快点起来啦,去帮一下真源。”


“那你亲我一下。”


李天泽举起手想打马嘉祺,总是那么不正经,反而被马嘉祺一把捉住了。


“现在可没人了哦。”


“你真是,没个正行。”


   啵~

李天泽想蜻蜓点水一般在马嘉祺的唇上停留了一会儿。


“好了。”


看着李天泽娇羞了跑去制作间,马嘉祺笑了笑,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了自己的嘴唇,也起身去外面了。


“啊!”


“怎么了怎么了?”


马嘉祺才出去不到二十分钟就听到了从制作间传过来的叫声,一进去就看见了李天泽拿着敖子逸手冲凉水。


“三爷被烫到了。”


“害,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我先走了。”


“回来。”


“好嘞。”


“我带三爷去里间休息休息一下,你们找个人去买点药。”


“好吧。”

——

“喂?干嘛?”


“你家那位烫伤了。”


“啥!?”


“那个你赶快去买点药到我们这的里间,三爷在那里。”


“好!”


为了你们两个我和我家天泽真是操碎了心。


丁程鑫把电话挂了之后就向外面跑去了。


“丁哥?”刘耀文表示一脸懵,“丁哥干嘛去了?”


“亚轩告诉我说三爷被烫伤了,丁儿估计去给三爷买药了。”


贺峻霖说完就把手机拿给刘耀文看。


“哦。”


“估计我们要有哥夫了。”严浩翔看着丁程鑫跑去的背影,不禁感叹道。


“哥夫?谁啊?小马哥吗?”


“你是不是傻啊?”贺峻霖无语,刚才我不是才说过三爷吗?


“当然是三爷啦。”


陈泗旭说完就招呼他们几个回来,还和贺峻霖眼神交流了一下,还好护住了“鑫逸”后援会会长的位置。

——

“你今天怎么回事?你平常不是这样的。”


“天泽。”


“昂,怎么了。”


“我好纠结啊。”


“因为丁哥?”


“嗯。”


“那你怎么想的?”


“我当然很喜欢他啊,也很想答应他,可是他和小马哥那样又让我觉得很膈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喜欢他,是认真的那种吗?”


“当然。”


“看到他和别人很亲密你会很生气,不知所措,对吗?”


“对。”


问到这李天泽已经知道敖子逸为什么会这样了,你看那个迷之微笑肯定是因为丁程鑫表白,再看看那种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亲密不知所措的感觉绝对是吃醋了。


“你吃醋了。”


“哈?”


“丁哥来了。”宋亚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因为你喜欢他,所以你看到别人和他很亲密时候,你会生气。但是你要直面这份感情,要把你的心里话告诉他,告诉他你也喜欢他。”


李天泽说完就走出去了,马嘉祺见状就上前询问。


“怎么样?”


“就那样呗,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


“嗯,辛苦了我的天泽。”


丁程鑫一进来就直奔敖子逸,看见敖子逸的手是那样的红肿,眉头不禁紧缩,随即从口袋中拿出了药,还没等敖子逸反应过来,丁程鑫就拿起敖子逸的手涂起了药。


“嘶…”


敖子逸本能的叫了一声,随后便放松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丁程鑫的动作很轻柔,不是很疼,只是有点痒。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都多大的人了,还是会烫伤。”


虽说丁程鑫嘴上不饶人,但受伤的动作依旧很轻柔。


“你呢,总是让人很放心,就像粉丝们说的那样你有在好好长大,可是我知道,你很怕独自一人前行。你总把自己伪装的很完美无瑕,可是我知道你也希望有人陪,希望在最无助的时候有人在,你说那样会安心很多,因为只要你一转身就会有人在后面等你。”


而我愿意做那个在身后等你的人。


敖子逸听着丁程鑫的话语,眼泪不自觉的一个劲往下掉。丁程鑫以为是他不小心弄疼他,变得手忙脚乱的。


“你别哭啊,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没有。”


“那你怎么哭了,我…”


“我也喜欢你。”


“啊?!”


刚才还在哭的敖子逸,突然一本正经的讲着“我也喜欢你”可把丁程鑫吓到了。敖子逸见状抹去了脸上的眼泪,用他那双眼睛注视着丁程鑫。


“我说我也喜欢你,不用等到今晚了,现在就告诉你敖子逸喜欢丁程鑫,喜欢了很久…”


“我也是。”

四把吉他

祺泽•妄想税

拾叁_


“属于祺泽的夏天,也共同属于台风十子,那个夏天的美好,谁都不能忘。”


(cxd高能预警)


“滚滚滚!”李天泽有那么容易上当吗?没有。谁做了之后腰不疼的(小声bb


“快点出来吃饭!”


李天泽昏昏沉沉地跟着马嘉祺出去了。


“李老师。”


李天泽一直呆滞地吃着饭,马嘉祺突然的叫唤把李天泽拉了回来。


“今天是9.22,我们已经认识了3000天了。”李天泽看马嘉祺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绝对是刚刚查的,马嘉祺从来不记这种‘没有意义’的日子,可李天泽却一直都记得。


“嗯,然后呢?”李天泽起身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和自家妹妹的对话框,就看到了,马某的‘作...

拾叁_


“属于祺泽的夏天,也共同属于台风十子,那个夏天的美好,谁都不能忘。”


(cxd高能预警)


“滚滚滚!”李天泽有那么容易上当吗?没有。谁做了之后腰不疼的(小声bb


“快点出来吃饭!”


李天泽昏昏沉沉地跟着马嘉祺出去了。


“李老师。”


李天泽一直呆滞地吃着饭,马嘉祺突然的叫唤把李天泽拉了回来。


“今天是9.22,我们已经认识了3000天了。”李天泽看马嘉祺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绝对是刚刚查的,马嘉祺从来不记这种‘没有意义’的日子,可李天泽却一直都记得。


“嗯,然后呢?”李天泽起身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和自家妹妹的对话框,就看到了,马某的‘作案现场’,李天泽把手机举到马嘉祺眼前,“谁让你接的?马嘉祺!”


李天泽像炸了毛的猫,怎么捋都捋不顺。


“你听我解释!就,当时天爱来了个电话,我接了,告诉她你在我家睡,就没了……”马嘉祺越说越小声,当然忽略了很多细节性的东西。


“屁!你特么打电话打半个小时?”李天泽真的只有在马嘉祺面前才会爆粗口,才会肆无忌惮。


“贝贝贝贝贝贝贝贝贝贝贝贝,”李天泽满脸的不耐烦,挑了挑眉示意马嘉祺说话。


“你,原谅我了嘛~”马嘉祺有的时候奶起来连李天泽都受不了,真的。


“什么?”李天泽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手机屏幕。


马嘉祺把李天泽的手机拿了过来(你怕是在学你三爷抢伍总手机,自行脑补后果)。


“马嘉祺你大爷!把手机给我!我改论文呢!”


马嘉祺没天泽高是一回事,毕竟两人之间隔了一张桌子,李天泽也是没打算和马嘉祺硬来。


“你先说你原谅我了!”马嘉祺幼稚得像15岁。


“我李天泽原谅马嘉祺了,快把手机给我!”


李天泽来电话了。


“喂?哪位?”马嘉祺似乎是愣了一下的,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李天泽。


是陈玺达。


这个名字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提起过了。大家都不愿意提起,但也不得不承认,十子的确是曾经离师兄们最近的一次。陈玺达当年的离开,不会有人怪他,大家都没错。就当陈玺达真的腿受伤了吧。


“马嘉祺,今天不只是我们俩认识3000天,更是我们十个认识3000天。”


3000天前,大家都在重庆呢,现在,居然会在北京聚首,也是想不到。大家都来了,十个人,一个都不少。


再一次举杯,再一次碰杯,不过杯子里不再是可乐果汁,而是酝酿了3000天的烈酒。


“记得当时1000天的时候吗?当时我在群里发了个红包,大家都是秒抢,当天愚人节,你们几个还说是不是要还的。”对比1000天的敖子逸,对比3000天的敖子逸,现在的敖子逸普通话标准的不像话,愣是和景元一样被生活逼成了这样。


“没有没有,我就没说啊。”陈玺达过得很好很好。他有继续演戏读书游泳跳舞,都有。李天泽经常觉得陈玺达不该掺和进娱乐圈,从前是现在还是。


“陈玺达你就是没抢到,直说吧!”果然,只要是丁程鑫怼的,陈玺达从来不会说什么。


“陈玺达你那支舞编了这么久了还没编好啊?”今天,陈泗旭罕见的没有低头玩手机。


“去去去,我发给了丁儿的。”


丁程鑫郑重地拍了拍陈玺达的肩膀。


“对,但是陈玺达,你知道你技术不怎么样这个事实吗?”


“鹅鹅鹅鹅鹅鹅~”


李天泽记得当时他给马嘉祺发了个“1000天快乐”,马嘉祺几乎是秒回,他说“愚人节快乐”,是吧,没有彼此的1000天怎么可能快乐呢。


大家玩的都差不多了,也差不多了。


“知道为什么陈玺达今天会约我们十个一起见面吗?”李天泽坐在副驾驶,眼睛直视前方的陈玺达和刘耀文。


“不知道。”


“我们十个不会再见了。这很现实,马嘉祺。从今天起,他就真的不是那个TF家族陈玺达了。”马嘉祺没说什么,把李天泽送回了学校。


马嘉祺看着李天泽远去的背影。


是这样的。


现实就是这样的。


像2020年的重逢演唱会一样,什么聚一下呀,根本就是聚了之后就散了。


有些人他们只能在你的生命里存在这么久,他们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再难走,都要去。像敖子逸,陈玺达,陈泗旭,李天泽。都是。


李天泽经常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不是么。


明明被他伤那么深,可还是会因为他的一个笑而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


因为他是马嘉祺。


因为他是李天泽。





废话:我4.13开学,我打算4.13之前完结怎么样🙃




过客

真“幸运”

      上网课时响的在脑子里憋着不舒服,所以写出来了。

 人物介绍:

李天泽      Omega×车厘子     新学生会会长

马嘉祺      Alpha×薄荷味        富家子弟 校霸

宋亚轩   ...

      上网课时响的在脑子里憋着不舒服,所以写出来了。

 人物介绍:

李天泽      Omega×车厘子     新学生会会长

马嘉祺      Alpha×薄荷味        富家子弟 校霸

宋亚轩      Omega×草莓味      艺术部部长

刘耀文      Alpha×纯牛奶        富家子弟 校霸

贺峻霖      Omega×桔梗花      宣传部部长

严浩翔       Alpha×玫瑰花        富家子弟 校霸

张真源               Beta          李天泽发小 助攻

     一切的开始源于李天泽刚去的那一天,他去找老师办公室, 去了校长办公室。

    他开门的那一瞬间,里面传出来一句话:“下一个谁进来谁就当”,门嘎吱一声开了,李天泽觉得贼尴尬,校长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李天泽”

“你以后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

“啊?”

“你给我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艺术部和宣传部部长”

    校长直接无视他的表情,把他拉了出去。

 把带到两个人面前,对他说:

“这是宣传部部长贺俊林和艺术部部长宋亚轩”

“这是我们的新学生会会长李天泽,你们认识一下”

    说罢便走了。



闻舟渡我

【祺泽】【七折】我们有旧也有救

/祺泽相遇1000天短打/

/现实向1200+一发完 书信体/


“而我只看向你眼底,万千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祺泽相遇1000天短打/

/现实向1200+一发完 书信体/




“而我只看向你眼底,万千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Alisa.✨

【亓桃】年前的释怀 03

       简亓在用酒精麻痹自己,他感觉他的人生就这样要完了。另一边的陶桃向学校请了两天假,在家足足哭了两天,最为弟弟陶醉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姐姐,便打电话给简亓

      “你怎么回事,你就打算这样一走了之了吗?”

       “我现在什么都没了,只剩下没完没了的债务,你说现在的我能给你姐幸福吗?”

       陶醉...

       简亓在用酒精麻痹自己,他感觉他的人生就这样要完了。另一边的陶桃向学校请了两天假,在家足足哭了两天,最为弟弟陶醉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姐姐,便打电话给简亓

      “你怎么回事,你就打算这样一走了之了吗?”

       “我现在什么都没了,只剩下没完没了的债务,你说现在的我能给你姐幸福吗?”

       陶醉沉默了,他挂了电话。陶桃分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的强势,衣柜里的碎花连衣裙也变成了黑白搭配,而那些碎花连衣裙她只穿给他看…


       一年过去了,陶桃毕业了,而另一边的简亓和学过金融的哥哥也利用了一年的时间,把二叔给送进了监狱,公司开始慢慢好转,那一刻,简亓得到了放松,但是他失去了她

      毕业后的陶桃没有去做音乐,而是在一家娱乐公司担任了音乐部主管,宋玄等音乐明星的经纪人简亓也没有和哥哥一起管理公司,他也做了经纪人,一家娱乐公司的影视部主管。

      也就是一年后,他们相遇了,简亓和陶桃都很惊讶,但是他们并没有和好如初,而是水土不容。简亓看到陶桃的眼神变的强势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温柔,穿衣风格也变了。简亓很愧疚,但既然老天都这样安排了,他肯定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他打算追回陶桃。这一追就是九年,陶桃也等了他九年




      “桃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宋玄录完了歌,“噢没事。你录完了?”“嗯,录完了” “那我先上去工作了”陶桃说到。“那个…”陶桃看宋玄吞吞吐吐的便等不及了说“有什么事快说” “桃姐,我哥今天晚上想约你吃饭”陶桃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

      陶桃上了十八楼,经过茶水间听见公司员工又开始了八卦“你们肯定不知道橙姐喜欢简哥”“啊?真的么”“真的,不然她今天为什么发火”“还有啊,橙姐今天从简哥办公室出来还笑了”“啊?那我的亓桃岂不是破灭了?!”“哈哈哈哈哈,你等着请我吃饭吧,你的赌约输了”

      陶桃内心哼了一声,想着:原来十年了,他早就放下了,只是我还旧情为了… 一个拐口,嘭—

简亓和陶桃撞上了,简亓慌张地扶着陶桃说“没事吧,哪里痛”说完还用手摸了摸陶桃的头,正巧,这一幕陈橙看见了,公司里的八卦员工们也看见了,他们开始不淡定了。

      陶桃推开了简亓说我没事,然后就走向了办公室。墙角一旁的陈橙自然忍不了,开始着算记陶桃



       下午5:30,陶桃下了班,看见公司外的敖三,敖三特别绅士的扶陶桃上车,这一幕好巧不巧,陈陈看见了,她开车跟了上去



       第二天,陶桃打开手机看到了个热搜话题#深度发掘王牌经纪人陶桃恋情曝光#

栩樱祭

【祺泽】极光

勿上升

ooc预警


“去一趟冰岛吧,看看自己期待已久的极光,即使他不在。”


01

不知道,这是第多少天,马嘉祺又一次在空荡的床上惊醒。冷汗浸湿了他的额头。他也又一次梦到了他。他爱的人,并不在。


“去看看极光吧。别总是去想那个人。”这是他同事(贺)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建议。


这一次他终于答应了。


但他还是放不下……


“还有啊,他说会回来,你这样傻等着啊?现在这世界上痴情人可真多啊~”朋友(贺)调侃说了几句。


“你不也一样吗?”


北京的九月份已经慢慢步入了寒冬,马...

勿上升

ooc预警



“去一趟冰岛吧,看看自己期待已久的极光,即使他不在。”

 

01

不知道,这是第多少天,马嘉祺又一次在空荡的床上惊醒。冷汗浸湿了他的额头。他也又一次梦到了他。他爱的人,并不在。

 

“去看看极光吧。别总是去想那个人。”这是他同事(贺)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建议。

 

这一次他终于答应了。

 

但他还是放不下……

 

“还有啊,他说会回来,你这样傻等着啊?现在这世界上痴情人可真多啊~”朋友(贺)调侃说了几句。

 

“你不也一样吗?”

 

北京的九月份已经慢慢步入了寒冬,马嘉祺在公司旁边酒店的房间里,订下了去冰岛的机票。

 

马嘉祺从抽屉里拿出那一叠信纸,选了一张,钢笔沾了点墨,开始写道

 

阿泽…这一次,我要跟你请个假。怕你说我,我这样算不算是继承了重庆男人的耙耳朵啊。

扯回正题!

我明天要去冰岛看极光了!我好兴奋!

但唯一可惜的是…

你没来。

 

马嘉祺写完时,还很恍惚,他心中想啊会不会在冰岛恰巧碰见李天泽。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就这样隔天马嘉祺匆匆的登上了去冰岛的飞机。

 

他在走之前,还让贺峻霖把他写的所有信都寄给李天泽。但他并不知道他在哪……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还在想会不会在那里碰见他最想见的人。他们会以怎样的方式相见。

 

 

02

 

“阿泽,你为什么要走?”

 

“因为…我……你就别管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好,我等着。”

 

这一等,真的等了蛮久……

 

03

 

“喂,天泽,马嘉祺的信,你还是来拿走一点吧。不然太多了,我这里塞不下。”贺峻霖抱着一箱子的信站在一条街的路口。

 

“啊?”

 

“快点,我就在你家楼下旁边那条街的边上。”贺峻霖说完,便挂了。

 

街上的烟火气息很少,寥寥的几个人走在街上。路灯也只是做个陪衬。

 

等了一会,李天泽向贺峻霖招了招手,贺峻霖跟了上去。

 

“害,不是我说啊,你这样逃避,真的好吗?”

 

“挺好的。”

 

“行,是我理解不了你。”贺峻霖坐在沙发上泄气的说。

 

“这种问题,你应该问问你自己。”

 

李天泽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一瓶递给了贺峻霖。

 

“啊!好冰啊。”

 

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看见两个宿醉的人嘴里都嘀咕着什么。

 

 

04

 

“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你知道吗?一个从我们这去冰岛的飞机居然坠海了。哈哈哈哈哈哈……”

 

贺峻霖在工位上迷迷糊糊的,身上还弥漫着一股酒味。

 

“啊?!什么?去冰岛的?”贺峻霖彻底清醒了。

 

“你不知道吗?现在网上到处都是。哦,忘了,你不上网冲浪。现在网上到处都是质疑民航…………”

 

贺峻霖拿起手机,不知道该干什么,脑子浑浑噩噩的

 

“哦,对,打电话打电话…”手颤颤巍巍的,费了好久拨出了那个电话。

 

“天泽!天泽!马嘉祺可能坠海了!”

 

“什…么?……”

 

06

 

“你去读一读他给你的信吧…”

 

05

 

暗淡的光洒在一个在读信在流泪的人

 

如果还有来生,我一样会逃避,但不会让你去看极光了。





好短…………






出不去的十八楼

祺泽相遇1000天

今天是4月1日,是祺泽相遇1000天,同时也是愚人节,那说明一切的分离都是假的,他们从未离开过彼此,一切都会好的,相遇1000天快乐,我的两个小朋友要好好的
[图片]

今天是4月1日,是祺泽相遇1000天,同时也是愚人节,那说明一切的分离都是假的,他们从未离开过彼此,一切都会好的,相遇1000天快乐,我的两个小朋友要好好的

Alisa.✨

【亓桃】年前的释怀 02

     此时,在办公室的陶桃看到了陈橙从隔壁简亓的办公室出来,她看到陈橙脸上的笑容,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想了想:十年了,我也该放下了…陶桃在办公室发呆了将近十分钟,打算去十七楼看看宋玄新歌录制怎么样

      到了十七楼,陶桃从录音室的玻璃外看到了宋玄和陶醉在吃零食,俩人手里还一人拿着一个冰淇淋。顿时,陶桃的脸黑了下来。此时在录音室里的俩人还在享受着零食带来的快乐,丝毫没有顾及到窗外。陶醉一个转身,一米八的大高个立马...

     

     此时,在办公室的陶桃看到了陈橙从隔壁简亓的办公室出来,她看到陈橙脸上的笑容,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想了想:十年了,我也该放下了…陶桃在办公室发呆了将近十分钟,打算去十七楼看看宋玄新歌录制怎么样

      到了十七楼,陶桃从录音室的玻璃外看到了宋玄和陶醉在吃零食,俩人手里还一人拿着一个冰淇淋。顿时,陶桃的脸黑了下来。此时在录音室里的俩人还在享受着零食带来的快乐,丝毫没有顾及到窗外。陶醉一个转身,一米八的大高个立马弹了起来嘴里还惊吓的喊着:“诶呀我去。”宋玄看到陶醉跳起来莫名被戳中了笑点,开始疯狂笑话陶醉,而在一旁的陶醉使劲的给宋玄使眼色,心里想着:这孩子,要完!陶醉面无表情地用手扭着宋玄的头让他看门外,宋玄扭过头,瞳孔开始放大,也跳了起来,将手上的零食放在身后,心虚的喊了一声:桃…桃姐

      陶桃拉着脸走进去,两手一边一个的揪着俩人的耳朵开始骂到:“你个小兔崽子,让你录歌你来吃零食,你让我怎么跟你哥交代。还有陶醉,你作为制作人,你能不能上点心,能不能上点心!”“桃姐,我知道错了。”宋玄瘪着嘴委屈的看向陶桃,让陶桃很是心疼。“下次再被我逮到,我就让你去健身减肥!”陶醉在一旁看到自己的姐姐突然温柔起来,很不适应,呆呆的看了她好久,陶桃一手拍向陶醉脑门说:“发什么呆呢,还不快点录歌。”

       陶桃看着宋玄唱歌认真的样子,她不禁又想起十年前的他…
  

      那一年,他们大三,在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有不少他们的cp粉,他们很恩爱,要说F大学的名人有谁,肯定有大把人说陶桃 简亓

      简亓音乐天赋极高,会作词作曲也会弹琴弹吉他,他的父母也是十分支持他的梦想,所以简亓便成了家中的宝贝,他的父母也没有想过让他接手家里的公司,所以家中的重任自然交到了他的哥哥简加身上

      大学时期的他们很喜欢黏在一起练琴,一起去图书馆学习,一起去咖啡馆泡上一整天,当然他们在学校里也加入了一个社团—祺社。她很喜欢简亓认真搞音乐的样子,他也很喜欢陶桃在下棋时撒娇的样子

      他们和往常一样,一起去棋社下棋,简亓的电话在那个时候响了,是哥哥打的

      二叔圈着了公司一大笔钱,先前二叔欠的债主也跑到了公司楼下闹,父亲的高血压犯了,母亲晕倒了,一瞬间,简亓变的一穷二白干干净净

 

      那一天过后,陶桃连续一个星期没有见到简亓,一个星期后,简亓回来了,他回来是为了退学…陶桃不解,她问简亓,简亓没有回答而是笑了笑。自幼骄傲的陶桃受不了简亓浑浑噩噩的样子,一气之下她说了句:我们分手吧。本以为可以让简亓振奋起来,可她错了,简亓他同意了

      那一个晚上,简亓喝了很多酒,因为他舍不得她,舍不得他的桃桃。但是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能力可以让她过得更好呢,还不如放手,让她可以遇到更好的…

      

      

萱萱眼里有啵啵

1000天 都要好好的


也不知四天后是否有奇迹


“我们之间有太多凑巧 却唯独缺个正好”

1000天 都要好好的


也不知四天后是否有奇迹


“我们之间有太多凑巧 却唯独缺个正好”

贩卖星火

关于那个√是怎么来的

一个小脑洞,勿上升


————————————————————


祺泽相遇1000天?


嗯?1000天了?

李天泽捧着手机似乎还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好快啊,仿佛昨天还在夏嘉淋了雨,今天都已经走上了各自的道路


轻揉了揉了额前碎发,点开年前的对话框


“马嘉祺,你深夜发火锅是不是不太好”

试图用人刚发的微博活跃气氛


“嗯哼,什么时候有机会,一起出来吃啊”

对方几乎是秒回信息


“好啊,只要马队长一句话,我随时有空”

嘴...




一个小脑洞,勿上升




————————————————————




祺泽相遇1000天?

 




嗯?1000天了?

李天泽捧着手机似乎还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好快啊,仿佛昨天还在夏嘉淋了雨,今天都已经走上了各自的道路

 




轻揉了揉了额前碎发,点开年前的对话框

 




“马嘉祺,你深夜发火锅是不是不太好”

试图用人刚发的微博活跃气氛

 



“嗯哼,什么时候有机会,一起出来吃啊”

对方几乎是秒回信息

 



“好啊,只要马队长一句话,我随时有空”

嘴角泛起苦笑,两人都知道,这句话有多假大空

 




“这么晚,还在练歌吗”

还是一如往常的问候

 



“嗯,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你那个√是怎么打出来的啊,我怎么试都打不出来”

 


 

“嗯?这个“√”吗”

 



“嗯嗯,你怎么打出来的”

 



“我用手打出来的啊”

 

 



“......”

 

 



“那你直接复制粘贴我的不就好了吗?”

傻瓜

 

 



“嗷嗷,好的。没事啦,早点睡”

 

 




“嗯,晚安”





李天泽刚放下手机,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抬眸熟悉的备注映入眼帘


“喂”


“天泽,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嗯,你说”


“今天是马嘉祺喜欢李天泽的第1000天。

    第一句话是假的,

    第二句话也是假的。”


-苏-林-

开心网课时间⑧

abo预警


冷松×枫叶


初雪×樱花


苦咖啡×纯牛奶


私设严重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食用愉快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那三个好老师打算带领他们的小朋友逃课

(前提是他们三都没课)


于是星期四,他们逃课了


“严浩翔你干嘛,我还要上课呢”


“带着你逃课”


“刘耀文你要干啥”


“带你逃课”


“马老师,你要带我去哪”


“去严浩翔他们那,顺便逃个课”


“啥?逃课”这三个小朋友显然是被自己的男朋友给吓到了...

abo预警





冷松×枫叶


初雪×樱花


苦咖啡×纯牛奶






私设严重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食用愉快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那三个好老师打算带领他们的小朋友逃课

(前提是他们三都没课)


于是星期四,他们逃课了


“严浩翔你干嘛,我还要上课呢”


“带着你逃课”



“刘耀文你要干啥”


“带你逃课”



“马老师,你要带我去哪”


“去严浩翔他们那,顺便逃个课”





“啥?逃课”这三个小朋友显然是被自己的男朋友给吓到了




“严浩翔,你可是老师!”


“我知道呀”



“刘耀文,你不要误人子弟”


“就算我误了,那也是我的人”



“马老师,这是不是不太好”


“一开始我也觉得,但是,偶尔一次也没什么不好 ”






“算了,你们是老师,惹不起”三个小朋友无奈的摇摇头








马嘉祺拉开车门

“好啦,到了”


李天泽再出来前被马嘉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下车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


“小心一点啊”马嘉祺把人抱住


“还不是你,让我穿这么多”李天泽顶了一下马嘉祺的头


“好好好,是我的错”马嘉祺摸了摸那人的头,牵着手走进去了





叮咚


“诶呦我去你俩可算是来了”

刘耀文跑出来开门



“刘老师好”



“叫我文哥就行,不用叫老师,马嘉祺到底是怎么就把你追到了啊,便宜他了”



“你冻死我俩,赶紧进去”马嘉祺撇了撇刘耀文




“好好好,赶紧进赶紧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贝贝我好想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亚轩儿”


说完这俩人就抱一块了



抱就抱吧,还不安分,左摇一下右摇一下的



“你还是这么香”天泽狠狠闻了闻宋亚轩的樱花味



“嘿嘿你也奶香奶香的”宋亚轩憨憨的笑了笑



马嘉祺和刘耀文满脸黑线



“过来,你只能和我待一块”马嘉祺把人捞回来

“小气鬼”李天泽对着马嘉祺笑了笑



“我看你皮了”刘耀文盯着宋亚轩

“你还吃天泽的醋哈哈哈哈哈”




“大哥,你们进了门不知道往里面走?”

严浩翔无语



“严,严老师”

李天泽从人怀里挣脱出来




“天泽,嗯,你好厉害,把马嘉祺拿下了,他终于不是自己一个人了哈哈哈哈哈”



天泽低下了头




“严浩翔我看你欠揍”






我可能要从苏定点改名叫苏随意了

(可能最近会拖更厉害一点)




点赞评论小蓝手




破400福利(过了我就发)


1.一天三更(仅仅一天)


2.小甜饼(可要求小甜饼类型)


3.给你们看看苏林的大脸


4.给你们唱个歌


5.其他(评论区打出来)

全都在评论区告诉我





下集更精彩







拜了个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