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禁忌

29657浏览    983参与
尘封

第八章

因为在外面时间太晚,已经过了学校规定的时间,Lisa只好

带朴彩英来到了自己的房子里,Lisa所居住的房子远离市中

心,是一栋四层的别墅,附近没有别的房屋,Lisa认为这里

清静因此才选择了住这儿。第四层是可以用来观看天体的,

第三层是办公区和专门的舞蹈房,第二层是Lisa的卧室和几

间客房,平时Lisa的的父母来看望Lisa是都会住在客房,第

一层是佣人睡觉的房间和一个的的客厅及厨房和用餐区。

Lisa将车停在车库后就抱起朴彩英直接上了二楼主卧,佣人

们看到Lisa竟然抱着一位小姐回来也都很惊讶,因为Lisa从

没带过任何人到她的别墅里,就连一直和她玩得好的jisoo曾......

因为在外面时间太晚,已经过了学校规定的时间,Lisa只好

带朴彩英来到了自己的房子里,Lisa所居住的房子远离市中

心,是一栋四层的别墅,附近没有别的房屋,Lisa认为这里

清静因此才选择了住这儿。第四层是可以用来观看天体的,

第三层是办公区和专门的舞蹈房,第二层是Lisa的卧室和几

间客房,平时Lisa的的父母来看望Lisa是都会住在客房,第

一层是佣人睡觉的房间和一个的的客厅及厨房和用餐区。

Lisa将车停在车库后就抱起朴彩英直接上了二楼主卧,佣人

们看到Lisa竟然抱着一位小姐回来也都很惊讶,因为Lisa从

没带过任何人到她的别墅里,就连一直和她玩得好的jisoo曾

经三番四次恳求让Lisa带她到别墅玩,Lisa也没有同意。今

天晚上,竟然报了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姐回来。难道我们的

老板Lisa终于铁树开花了?所有的佣人看到这画面都在窃窃

私语,但最后都被Lisa一个眼神下的不敢说话。因为Lisa的

心理疾病,Lisa要求所有佣人不得靠近她,距离必须保持在

2米开外。当然他们没有人赶惹毛他们的大金主。“张姨,替

我那两件衣服过来,一件睡衣一件休闲装。”Lisa把朴彩英

放到床上之后,命令张叔拿衣服上来,张姨是看Lisa从小长

到大的,今天见到Lisa突然抱一个女人回来也很惊讶,但没

有说什么还是照着Lisa的吩咐办事。Lisa看着眼床上醉酒小

脸红扑扑睡了的人,温柔的抚摸了朴彩英的发丝,心想:还

是睡着了的样子乖巧。这时候张姨也敲门拿衣服上来了,看

见自家主子竟然如此的温柔对待床上的女人,也没有说什

么,把衣服放在床上,站在门口等待吩咐。“张姨时间也不

早了,这边交给我吧,你先回去睡觉吧。”张姨便转身回了

自己的房子,但张姨脸上浮现了一抹欣慰。Lisa从卫生间打

了一盆水替朴彩英擦拭身子,可就在这时,朴彩英突然觉得

心里难受,将今晚喝的吃的东西吐了出来,正好吐在了Lisa

的身上,Lisa心里开始恼火,这小松鼠怎么就天天给她带来

麻烦呢,唉,自己的人不能气,再气人就要跑了,去哪找媳

妇去。Lisa无奈的脱下了外套,重新替朴彩英擦拭,朴彩英

吐完之后只觉得舒畅多了又继续睡了,梦里她梦见一只可爱

的小猫咪正在她身上蹭来蹭去,粘着她,朴彩英喜欢的不

行,甚至还想亲亲抱抱,结果她怎么也没想到那只梦里的猫

咪其实是在她旁边的Lisa,Lisa给朴彩英擦拭完之后,本想

着自己去洗澡,洗完澡后在去客房睡觉,但刚要离开的时

候,就被朴彩英一把抱住,朴彩英在她身上蹭来蹭去,还亲

了亲Lisa的手胳膊,Lisa顿时觉得眼前的女人似乎在玩火,

但还是强制自己克制住体内的火气,从朴彩英怀里挣扎了出

来,前往浴室洗了个凉水澡,降降火气。第二天,朴彩英醒

来发现自己不在宿舍,立马跳起来,看身上的衣服已然不是

自己之前穿的衣服了,换了一件睡衣,她顿时炸毛了,立马

打开房门,但她刚打开房间门就看见Lisa那张冷冰冰的脸,

疑惑地问Lisa:“昨天晚上是你带我回来的吗?让我住宿了

一晚。还替我换的睡衣吗?”Lisa看着眼前小脸还有点红,

睡眼朦胧的女人,嘴角不禁带着一股玩味,说:“昨晚如果

不是我带你回来,你还指望谁,你那个同学和你一样喝得醉

醺醺,到最后可能你俩就露宿街头吧。还有啊,你看看我那

身衣服,就因为给你擦拭一下身子,被你吐的到处都是你不

打算赔偿我。”Lisa随手指了指昨晚被她扔在地上的衣服,

朴彩英脑子里回想昨晚的情景,她实在喝得太多了,

想不起来了,但依稀记得她好像是把某人给吐了一身。等等

,她刚才说什么,擦拭身子,那我岂不是被她看光了。Lisa

似乎知道朴彩英想说什么,提前开口,“你放心,我还是很

正人君子的,就只是简单擦拭一下给你换了身睡衣,其他什

么也没做,要不然你浑身上下一股酒味,臭死了。”朴彩英

小脸红了红,说:“昨晚谢谢你啊,对了我的衣服呢,你不

给我我怎么穿回学校啊。”Lisa指了指垃圾桶,面无表情

道:“就你那衣服,太臭了,给你扔了,昨晚让张姨重新

给你拿了一件,放你床头了,你穿好就下来洗漱准备吃早饭

回学校吧。”朴彩英刚在心里觉得Lisa这人还不错,但听到

她不经过她的允许就丢了她的衣服,刚产生的好感度瞬间

消散了。她也不想理面前这个冷冰冰的女人,便回房穿上

Lisa给她的衣服下楼洗漱。Lisa和她说完话后就转身下楼

了准备吃饭,朴彩英穿好衣服洗漱完后就下楼了,仆人看见

是昨天晚上Lisa抱回来的女人,都像她投射出羡慕的目

光。“朴小姐起来了啊,快过来吃饭吧”张姨看见朴彩英下楼

了也热情招呼她下来,朴彩英的事Lisa今早都和张姨说,

张姨将朴彩英带到餐桌上就动身前往厨房忙别的事了。

“赶紧吃,吃完后,我开车送你回学校,如果我们猜错的

话,你上午还有早自习吧。现在距离早自习时间还有1小时

哦。”Lisa提醒着朴彩英。朴彩英也才想到他今天上午还自

习课,并没有墨迹太久,想着吃完早饭就和Lisa一同回学校

,还有她还不知道jennie昨晚怎么样,是在哪睡得觉。等回

学校后要好好问问她。

       jennie昨晚被jisoo带回家后,一路上

吐了好几次,但还是睡得死死的。jisoo把jennie抱回房间,

命令佣人替她换好了衣服,也擦拭完身体后,就前往客房睡

了。中途jisoo起来下楼倒水喝,后来迷迷糊糊回了主房,和

jennie一起谁在了一张床上,jennie早上起来看见自己身边

多了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很烦躁,心想以后再也不喝那么多

酒了,喝酒误人生啊!朴彩英在被Lisa送到距离大门口有一

段距离的路口处让Lisa停车自己走过去。“你就在这边停车

吧,我可不想被别人看见然后在那边瞎传什么绯闻”Lisa也

明白朴彩英的意思,但心里还是很难受,她就那么拿不出手

吗?朴彩英啊,三个月内,我一定将你擒拿住,到时候我看

谁敢在胡说,Lisa是这样想着。将车停在路口,朴彩英下了

车后就和Lisa说了句等会见,就朝校门走去。朴彩英压点的

时间很准,她到达教室时,距离早自习还有1分钟,她找到

了座位就坐下,jennie也压点到了教室,看见朴彩英正坐在

位置上便走了过去。“彩英啊,昨晚还好吧,我昨晚也和你

一样喝醉了,被jisoo给带回去了。你昨晚在哪睡得?”朴彩

英看见jennie安然无恙也舒了一口气。“我昨晚在Lisa那儿

睡得,今早也是她送我来的。”jennie看见自家室友竟然能

到达Lisa的别墅里,很是为她这位室友感到高兴,和害怕。

Lisa是谁,LA氏总裁,传闻她可是从不碰女人,结果这两天

每次碰到Lisa都会看见Lisa的视线在有意无意的往朴彩英身

上看去,LA总不会是喜欢上我们家朴彩英了吧!jennie心

里想着,这个想法太可怕,她很快就认为不可能,也没有

再和朴彩英说什么,回了座位上准备上课。

       这一天,朴彩英为了不去想自己昨晚发生的事,把自己

泡在了图书馆里。让自己投身学习中,不让那些画面再出现

在她的脑子里。因为下午Lisa还有课,所以上午时间段Lisa

在送完朴彩英后就回公司处理公务了。为了不占用下午的时

间,Lisa一上午将所有的文件都批阅了,有不足的就让人事

部去处理了。下午朴彩英换好舞蹈衣,就一边和jennie一起

复习昨天Lisa上的内容,一边等着Lisa来上课。Lisa在开车

前往的路上因为车辆多,Lisa开始飙车模式,但万万没想到

的是,在一个路口死角处,一辆黑色的宾利撞了过来,Lisa

也因此被送往医院急救。朴彩英在得知此消息后,心里控制

不住地去想她。她心里想着,等今晚下完课后就去医院看望

Lisa,毕竟昨晚也是她收留了我,结果没想到今天会出这

事。

槐南一梦

“他死了,我会继承他的遗产,包括你”

灵感来源于山南以北

“少爷,请在这里签字”一个年迈的管家对着眼前的男人道,并把需要签字的死亡证明和遗产分配等往他所说的少爷的眼前推了推,少爷目光呆滞的看了看眼前需要签字的文件,一阵头大,对管家说:“刘叔,您先出去一下,我会签的。”刘叔听了眼前男人的话,自觉的出去了。

等刘叔出去后,男人坐在椅子上,用胳膊捂住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不可捉模的笑

第二天,从殡仪馆取骨灰回来,男人低垂着眼拿着骨灰盒,流露出伤心的神情,一众人在后面窃窃私语,“听说老爷最近刚娶了个媳妇,怎么就死了?”“嗨呀,嘘🤫你小点声,要依我看呀,八成是这个女的克夫”

“我听小道消息说,她以前还做过j呢”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响起,两...

灵感来源于山南以北

“少爷,请在这里签字”一个年迈的管家对着眼前的男人道,并把需要签字的死亡证明和遗产分配等往他所说的少爷的眼前推了推,少爷目光呆滞的看了看眼前需要签字的文件,一阵头大,对管家说:“刘叔,您先出去一下,我会签的。”刘叔听了眼前男人的话,自觉的出去了。

等刘叔出去后,男人坐在椅子上,用胳膊捂住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不可捉模的笑

第二天,从殡仪馆取骨灰回来,男人低垂着眼拿着骨灰盒,流露出伤心的神情,一众人在后面窃窃私语,“听说老爷最近刚娶了个媳妇,怎么就死了?”“嗨呀,嘘🤫你小点声,要依我看呀,八成是这个女的克夫”

“我听小道消息说,她以前还做过j呢”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响起,两人自知失言,便很有默契的闭上了嘴

天气渐渐阴沉了下来,乌云蓄势待发,就如葬礼上的人们,各怀鬼胎,走完一系列的程序后,少爷走的时候雨正好下了起来,保镖在少爷旁撑着伞,少爷余角瞥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一袭黑裙,披着黑色西服外套,手里拿着翠菊,眼睛红红的,眼中有止不住的忧伤,但依旧掩盖不了她的美丽,在与少爷的触碰中翠菊掉落了几瓣,就如她的心一样,不经意间被她眼前的少年撩拨了心弦

“少爷,老爷只有您一个儿子,老爷把他有的都给您了,您过目一下。”“刘叔,我知道了,您年纪也大了,折腾了一天,您就先出去吧,我会看着办的

“怎么样,你也都听到了,出来吧”少爷对着远处的落地窗帘道“唉呀,少爷都知道我在这,你还装什么?”少爷将嘴抿成差不多一条直线,一把揽过女人,女人没有防备,唉了一声

少爷将女人搂进怀里,女人则有些抗据,想推开少爷,奈何少爷将她搂的着(zhuo四声)实紧,实在挣脱不得,便贴进少爷的耳边:“你说,你父亲要是知道你对他的女人这样,会不会直接诈尸啊?”说着还挑拨了少爷一下。“怎么会,父亲死了,我自然是要继承遗产,当然这遗产中也包括你,如果在遗产中没有你,我也不会继承这个遗产

女人面无表情,甚至还不屑的说:“你和你那个自私的父亲一样,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什么遗产,只是自己自私的借口罢了。”少爷并未急着回答女人的问题,而是贴进女人:“如果我是真心的呢?”“你们父子都一样,没有喜不喜欢,真心又值几个钱,只要涉及到你的利益,还不是把我撇到一边去,巴不得赶紧撇清关……话还没说完,少爷的嘴唇覆盖住了女人的唇,女人来不及思考,本能使她将少爷一把推开,少爷嘶了一声,皱了皱眉头,随即很快的便重新舒展开,女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少爷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怎么了,你以后就是我的,还有什么惊讶的,我爸能给你的,我通通也可以给你,当然他老了,xing方面他不能给你的,我统统可以给你。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这份遗产的附加,我可能

并不想要这份遗产




ps:这只是刷视频突发的灵感,如果和别的太太的文撞了,我可以删,看文嘛,不就图一乐,标题部分和横线部分是引用的,就酱



最后祝大家暑假快乐(假期快乐)☺️☺️



怪蜀黍讲电影
一部充满禁忌的国产电影,大尺度真实揭露,农村婚姻现状!
一部充满禁忌的国产电影,大尺度真实揭露,农村婚姻现状!
槐南一梦

原创文(好像是)

初来乍到,请大家包含一下,想写小妈文学耽美怕被别人说不好,本人学生,更新时间不太确定,望大家见谅🙏🙏

初来乍到,请大家包含一下,想写小妈文学耽美怕被别人说不好,本人学生,更新时间不太确定,望大家见谅🙏🙏

阿星谈电影
恐怖片:女模特为了返老还童,偷练禁忌瑜伽,动作越癫狂五官越美
恐怖片:女模特为了返老还童,偷练禁忌瑜伽,动作越癫狂五官越美
风月斟酒

镜子对床,容易招鬼。我住了一间镜子对床的民宿,当晚就遇见怪事……

我们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发现他就站在我们旁边。

见到我们,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女生在夜半时分千万不要开门。”


01

大学毕业那年,我跟着好友李媛一起去深城旅行。

时值夏日,在到达深城后,我们径直打了个车先去到入住的地方。

还在路上时,房东突然来了个信息,说房子今天不能租给我们住,押金等会全额退还回来。

现在是旅游旺季,上哪临时去找其他的房子?我和李媛当机立断,马上回了过去,不同意房东单方面的退租,并且如果她坚持这样的话,我们将采取平台干预的形式阻止。

一来一回说下来,最后房东连连和我们道歉,撤回了之前的说法。

民宿是偏离了市中心很远的一个地方,在一栋楼里的第七层。...

我们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发现他就站在我们旁边。

见到我们,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女生在夜半时分千万不要开门。”


01

大学毕业那年,我跟着好友李媛一起去深城旅行。

时值夏日,在到达深城后,我们径直打了个车先去到入住的地方。

还在路上时,房东突然来了个信息,说房子今天不能租给我们住,押金等会全额退还回来。

现在是旅游旺季,上哪临时去找其他的房子?我和李媛当机立断,马上回了过去,不同意房东单方面的退租,并且如果她坚持这样的话,我们将采取平台干预的形式阻止。

一来一回说下来,最后房东连连和我们道歉,撤回了之前的说法。

民宿是偏离了市中心很远的一个地方,在一栋楼里的第七层。

到了那里,我和李媛分别拿着行李,直达了七楼的电梯。

刚出电梯口,就有一阵冷风吹来。

“叮咚”一声,我和李媛同时抬起头,顿时被吓了一跳。

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面超大的落地镜,镜子摆放的位置正好对着电梯口。

哪儿会有人把这么大的镜子放在电梯对面啊?

突然,我余光一瞥,镜子里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佝偻着背的老男人,正对着我们露出脸上诡异的笑容。

我们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发现他就站在我们旁边。

见到我们,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女生在夜半时分千万不要开门。”

“啊?”

没来得及多想,老男人就一瘸一拐的进到了电梯里,转眼门就合上了。

李媛不以为然:“说不准是个神经病在自言自语呢。”

于是我便跟着她一路往左侧走,终于找到了我们的民宿。

李媛率先输入密码推门走了进去,却突然顿在了原地。整个房间不算很大,可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就是位于床的对面,有一面非常庞大的落地镜子。

民间有说法,镜子不能对着睡觉的床,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出现。

我和李媛对视一眼,交换了彼此的想法。

好在app上可以联系得到房东,很快我们就把这个情况和那头反馈了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房东听了我们的反映后非常诧异,并且声明自己从来没有在民宿里摆放什么落地镜之类奇奇怪怪的摆设。

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房东说回去问问打扫屋子的阿姨,每天的摆放和装饰有没有改变。

挂掉电话后,我和李媛都觉得十分心惊胆战。

尤其是最后房东留下来的那句话,“晚上记得锁好门”。

和电梯口的那个老男人的说辞一模一样。

李媛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非要拉着我把落地镜的位置推过去阳台那边。

弄完这一切后,已经是傍晚了。

我们随意出去吃了点东西,回来的路上,并没有在电梯口多待,几乎是仓皇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刚想开门,身后突然有人出现拍了拍我的肩膀,在这漆黑一片的走道里格外吓人,径直把我吓得在原地跳了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锁好房门。”

是在楼梯口那个驼着背的老男人。

 

02

他低声的嘱咐了我们一句,还没等我们问及缘由,就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斜对门的房间里。我无意间看到了里面似乎还有两到三个男人,围在一张桌子前打牌,见那个老男人走进来,他们微微抬起头寒暄了几句,其中有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人瞥了一眼我,目光中带着一丝考究。

我没有继续看他,转身跟着李媛进到了民宿房间里。

这个民宿里的灯光,带着暗暗沉沉的感觉。

我和李媛大眼瞪小眼的坐在床上,都想着房东和老男人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之后,我拿上衣服去到了卫生间洗澡,刚拉开门,就听见外面传来李媛的尖叫声。

 

03

我二话没说冲了出去,只见李媛坐在地上,手一直指着对床的墙面瑟瑟发抖。

“怎么了?”我蹲在李媛旁边询问道。

李媛一边喘着气,一边哆哆嗦嗦的看向我说:“刚刚……这个墙上,有一个女鬼……白色衣服的女鬼……”

女鬼?

我惊恐的看向了墙面,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真的,刚才她伸手……朝着我……”说到这儿,李媛翻了个白眼,险些晕过去。

“怎么会这样呢?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吗?”我再三的想要和李媛确定这个事情。

越来越多诡异的地方,不得不让我们提心吊胆起来。

李媛斩钉截铁的点头:“绝对不会错的。我看的清清楚楚。”

听见李媛这样说,我不禁陷入到了沉思之中。现在可是21世纪,怪力乱神那一说我显然是不太相信的。

可看到自己的好友被吓成这样,显然也不是故意装出来跟我恶作剧的,那么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当晚睡觉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采取轮流睡觉的方式,每个人守夜三小时再叫醒另一个人起来接着守夜。

好不容易难捱到了凌晨三点,我把李媛叫起来后就躺在了床上准备入睡。但不知为何,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睡着。总是觉得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想到李媛守在洗手台那里玩手机,顿时就来了睡意。

等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却听到了李媛压低声音在打电话,语气显然非常焦急。

我强撑起精神,竖起自己的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但这边李媛显然是以为我睡着了,毫无顾忌的说起了话:“嗯嗯……放心,她应该被吓到了的……没事,我还好,记得到时候给钱给我。”

听到这番话,我心下顿时凉了半截。

 

04

原来今晚李媛是在“表演”给我看的,目的就是为了吓到我。敢情这一切都是假的?

为了钱,多年的友情都可以拿来欺骗?

我暗暗冷笑起来,对李媛这种行为感到恶心和难受。一方面,我不想她发现我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可是另一方面,我又想和李媛堂堂正正的说清楚,弄明白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睁眼到了天亮。

李媛看起来精神了不少,仿佛打了个电话后,给她带来了什么鼓励和金钱支柱似的。

我在心里鄙视了她一会儿,又装作亲密的询问她今天的安排。

她兴致勃勃的和我说了一通下来后,我随口问她道:“李媛,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啊?能有什么事?”李媛故作不知的看向我,整的一脸懵逼的样子。

“没有的话就算了,当我没说过。”我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吃过晚饭后,我径直躺在床上睡着了。

到了下半夜,我被尿意憋醒。刚想起床,恍惚中却看见靠近我床的那一侧梳妆台旁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正在对着面前的镜子一下一下的梳着自己的头发。

耳边传来了一阵阵诡异的音乐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响亮。

我当场意识回笼,整个人都被吓得彻底清醒了过来,哆哆嗦嗦的朝着那个女人喊道:“谁!”

 

05

结果,女人慢慢回过头来,对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差点被吓晕过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又气又急:“李媛,你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李媛的脸上涂着厚厚的彩妆,头发在暖黄色灯光的照射下格外的黑亮,一条白色的睡裙穿在身上,活脱脱就和个贞子一样。

“不好意思啊,我觉得头发有点乱,就起床梳一下,没想到把你吵醒了。”李媛见我脸上有些怒意,连忙出声先发制人的道歉,还顺手关掉了旁边的蓝牙音箱。

我见她这样,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摆了摆手就此作罢。但接二连三的惊吓袭来,就算是再强大的心脏也不一定受得了这样。

抽完马桶出来后,我瞬间想通了。

我打算找个时间,和李媛好好的谈谈。

这样拖下去的话,我迟早会被她给吓死。

浑浑噩噩的浅睡到了白天,李媛还没有起床。我拿上手机,想着去楼下买些早餐回来填一下肚子。

关上门后,那天的老男人突然又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怔怔的看了我半晌,用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低沉道:“小心你身边的人。”

 

06

这句话一出,更是坚定了我和李媛此刻的关系出现了裂缝。

我没有再目送着老男人离开,直接拦下了他,礼貌的询问:“请问您为什么会对我的事情一清二楚?”

“哼,我对你的事情可不清楚。但我知道,现在发生的这些不过都是在作孽罢了。”老男人冷哼道。

“什么作孽?”我敏锐的察觉到了老男人话里有话的意思,进一步追问起来。

老男人看了我半晌,幽幽开口:“这种话,可别和你朋友乱说。”

“什么话?”我还想继续问下去,可眼前的老男人却不耐烦地绕过我,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自知继续问他下去也无果,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李媛已经悠悠转醒了,但貌似她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甚至看了我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我只能试探的开口问道:“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昨晚?怎么了?”李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我这样一想,还是没忍住,在李媛平复下心情后,给她倒了一杯水,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经过都和她说了一遍。

“总之最后我听到你说吓到谁,这是怎么回事?”我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李媛的脸色终于缓过来了,她看着我,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接着开口,“因为我之前就有梦游的习惯,我怕吓到你。所以当时电话里我妈问我的时候,我就说吓到了,希望她可以给钱给我去看看这个病。”

“所以你昨天晚上也是因为梦游出现的症状,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听完李媛的解释,顿时心里豁然开朗了不少。

原来不是我想的那个原因,可是那个老男人的话该怎么解释呢?

他莫名其妙的出现,让我提防李媛的意思,难道是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李媛接着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不知道自己梦游是真的吓到你了还是没有吓到,但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我梦游这个病又复发了。阳阳,你可别生气,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我没有生气,解释清楚就好了。梦游的事情又不算什么可怕的大事。”我虽然依旧秉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可对自己多年好朋友的信任基础还是在的。

既然李媛都已经和我解释清楚了,我又何必抓着这件事情一直不放?只是这样的话,墙面上的女鬼和那个老男人的说辞,又是谁在装神弄鬼呢?

况且就连房东也是这样的态度。

没等我深想什么,身旁李媛尖锐的叫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我迅速回头,正好看见了墙壁上的东西。

这一次,我是亲眼所见,看得真真切切。

07

原本白花花的墙面上,此刻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鬼,正张牙舞爪的朝着李媛伸手,仿佛在向她索命一样。

女鬼的脸色苍白,乌黑的头发垂下盖住了眼睛,但我依稀可以看见她的嘴角咧着血,逼真的像是要隔着墙流淌到我们面前。

李媛已经吓得话都快讲不利索了,更别提站起来往我这边跑。

我见状,将手里的外卖盒子狠狠地砸向了墙壁。顿时,那个女鬼消失在了我们面前,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

这下,我彻底相信了李媛的说辞。

我把这个猜想留在了心底,却暗自的想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彻底恐慌了起来。

两天前询问房东的问题,她通过短信的形式一起整合发到了李媛的手机上。

我们洗完澡后坐在梳妆台旁边,看着短信上的内容,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08

房东说,打扫阿姨已经请假两周了,也就意味着她两周没有出现在民宿里。

距离上一个人退房时间到目前为止,整个房间的所有摆设,都没有被打扫阿姨动过。

除非是有人拿到了民宿的钥匙,这才会偷偷混进来摆放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房东因为还在外地出差,还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回来帮我们解决这个事情。

她特地交代了,让我们晚上把房门锁好,必要的时候记得通知她。

这套说辞,更加令我们觉得恐慌。

我和李媛不敢再继续待下去。

但无奈的是,现在是旅游旺季,想要找到合适的房间再搬过去住一段时间,基本找不到什么。

于是李媛提议晚上不如所有的灯打开将就睡几晚,等房东回来了,后续的事情也好让她帮忙处理。

我没有拒绝,却隐隐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

到了深夜,李媛迷迷糊糊的说快要撑不住了。于是我去洗手台冲了杯茶,两人喝了点后头脑清醒了不少。

在漫漫长夜里,我没忍住和李媛分享了一下自己遇到的情况,包括那个老男人所说的话,只是保留了一点关于李媛的内容,免得她会多想。

听完之后,李媛心情不是很好,甚至还一连追问我那个老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刚想开口说出自己的猜测,下一秒门口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敲门声。伴随着深夜的寂静,这次敲门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我和李媛对视了一眼,都不敢有所行动。

等了差不多一分钟后,敲门声渐渐停了下来。于是我们分别抄起家伙,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去。

只见不知何时,地毯上摆满了零散的扑克牌,似乎是从门缝被塞进来的。

我弯下腰去,透过门缝往外看了一眼。

这么一看,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

 

09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正停在我们民宿房间的门口,看样子已经站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没有动,也没有任何要走的迹象。

难道这一堆扑克牌是门外的人塞进来的?

我连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她会如房东所说的那样,拥有这个民宿的钥匙,到时候闯进来的话我和李媛都有危险。

李媛见我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儿,刚想开口问我怎么了,在看到我警告的眼神之后,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一动也不敢动的站在原地。

这几分钟对我和李媛来说显得如此漫长,我们仿佛经历了很多年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甚至还能清楚的听见门外高跟鞋清脆摩擦地面的响声。

终于,在我快要坚持不住浑身发抖的时候,那双高跟鞋慢慢的转了个方向,离开了我们民宿的门口。

我终于松了口气,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扶住了旁边的洗手台,惊魂未定的看着李媛道:“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这该不会是那个房东故意整我们的吧?”

“应该不会吧?房东会有这么无聊吗?专门整自己的房客?那这样的话,以后谁还敢住在这里?”李媛瞬间排除了这个想法。

“说的也是。那如果不是房东的话,还有谁会这样整我们?”我感觉自己背后都在冒冷汗。

李媛舔了舔唇,接着问我:“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我下意识的说道。

“什么?”李媛胆子本来就小,听到我这样说更是脸色大变。

我提议道:“如果还这样的话,不然我们就报警算了。”

“问题是报警的话你得有证据才行,总不能让警察过来抓鬼吧,人家以为我们是神经病呢。”李媛连忙否掉了这个想法。

我转了转眼珠:“不然我们下次凑上前看看那个女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不敢。”

“李媛,你镇定一点。难道你没有发现,那个女鬼一直都没办法出来,就是这么在墙上虚张声势吗?”我把自己的分析和李媛说了一通。

可是李媛的表情还是非常的害怕,而且显而易见的抗拒我的这个提议:“万一她是真的要来和我们索命怎么办?”

“不会的,我们什么坏事都没做,为什么要来找我们?”我拼命的安慰起了李媛。

“我就是非常害怕。”李媛低下了头。

经过了这一茬后,我们更是不敢睡觉了。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地上散落着的扑克牌后,我们就这么傻坐在了门口,等到了白天。

天一亮后,我一刻也不敢在室内多待,觉得突破口还是在老男人那里。于是,我安慰了一下李媛,和她一起去门口等着老男人的出现。

出乎预料的是,这次我们并没有再见到什么老男人,而是看到了那天在房间里打牌的年轻男人。

 

10

男人上下打量着我们,语气不是很好的开口:“在我们门口站着干什么?”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你认识的那个经常去你们房间里的年纪比较大的男人吗?”我上前一步问道。

“你说林先生?”年轻男人看了我一眼。

我哪懂得什么林先生不林先生的,只好一一应下来先:“对,我们想找他咨询一些问题。”

“不巧,林先生这两天不来这儿打牌了。你们估计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遇得上他。”年轻男人这次耐心一些和我们说了。

“好的,谢谢你。”我们到了这儿也问不出什么,只好尴尬的看着男人开门进去。

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年轻男人奇奇怪怪的,仿佛有什么秘密藏着一样。

不过好在等了两天后,我们终于守到了那个被称为“林先生”的老男人。

“林先生,我们有事情想要询问一下你。”我径直拦住了老男人的去路。

或许是见我的态度如此斩钉截铁,老男人也不好继续推辞了。

他靠在墙边,点了一根烟,开始和我们缓缓叙述起来:“在你们住的这个地方没有改成民宿之前,发生过闹鬼事件。我在这儿打了快五六年的牌,对这个情况还是略知一二的。据说在十年前,有一对小情侣是长居在这儿的,后来不知道什么情况,男方非要和女方分手,并且逼着她打掉孩子,作孽啊。没多久,男方搬走了,只剩下女方一个人在这里。再后来,她就自杀了。据说,还是吊死在一面镜子前的。前两年你们现在的房东接手改成了民宿,之前虽然一直都没听说过有什么事情出现,但是住在这里的人无一不是被吓走的。估摸着是因为那面落地镜吧,反正要么就是说半夜听到有人哭,要么就是说看到了女鬼之类的。说多了都是当年犯下的罪孽啊……”

“所以这个民宿真的闹鬼?那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也是真的……怎么办阳阳,我们是不是遇到事儿了?”李媛已经完全相信了老男人所说的这个故事,瑟瑟发抖的扯住了我的衣袖。

“那林先生,请问一下这个房间的格局后来有没有被改过呢?”我继续故作镇定的询问起来。

“没有。除了房间重新被粉刷过了之外,就是加了点装修而已,你们房东当时和我们聊天时有提到过的。”林先生怕我们不信,特地加了一句房东之前和他的说辞。

我却还是将信将疑,顺带多问了一句:“还有一个问题。林先生,请问你见过在这个民宿里打扫的阿姨吗?”

“什么阿姨?”老男人非常诧异,“我从没见过有什么打扫的人出入这附近啊。”

 

11

回到了我们的房间后,李媛瑟瑟发抖的喝了杯水:“阳阳,我们要不要离开了?”

“我也觉得。”我大喘着气。

如果这一切都是房东的阴谋,她故意这样吓唬我们,并且借口有打扫阿姨来房间,那么我们等她回来后就不一定可以跑得掉了。

“等会,你看……那是什么?”李媛喘了口气,惊魂未定的指着那面落地镜后一个弹出来的匣子。

不懂是不是那天搬镜子的时候弄出来的,这几天我们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我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那面镜子,往下定睛一看,只见匣子里摆放着一个小型投影仪,此刻电源已经连接着,只不过投影仪的屏幕在什么地方呢?

女鬼?!

这几天晚上我们所看到的那个女鬼!

 

12

对了,一定是这样的!

“李媛,我明白了,”我开始一五一十的对她说起我的推测,“如果这一切都是房东所为,那么就好解释了。按照那个老男人的说法,原先在房里面的镜子被拿了出去,那么现在房间里的镜子只有房东才可以采购。所以镜子后面的构造,除了她以外也没有谁会懂了。她专门购买了一个投影仪,为的就是半夜的时候可以随时把女鬼的影像投影到墙面上,这样我们就可以被吓到了。”

“确实是这个道理。可是阳阳,房东这么做,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李媛还是无法想到房东的目的。

把我们吓跑后,就没有办法住这个房间了,那么她就不能赚钱了,这不是拿起自己的招牌砸在腿上吗?

难道说,有其他的人在我们房间里?

我不敢继续深想,当下只有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然再继续下去,我和李媛的心脏可就接受不了了。

“咚咚咚。”

门外再次响起了一串诡异的敲门声,我不敢应下来,也用眼神示意李媛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随后,我慢慢地趴在了地面上,和昨天晚上一样,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停在了我们民宿的门口。

只不过这次我趴在地面上的地方似乎有点不平坦,而且总感觉下面是空心的。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高跟鞋的位置,直到那双鞋再次离开了我的视线后,我才从地面迅速站起来,对李媛一本正经的开口:“刚才的目的,我大概已经想到了。或许,房东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在这个房间里。”

“什么秘密?”李媛不解。

“秘密就在这里。”我指了指自己刚刚趴下的地方,很明显我已经对这里的东西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好端端的,为何瓷砖会是空心的?

我和李媛二话没说,找遍了整个房间,终于找到了可以撬开地板的工具。

随着地板上的瓷砖被一一撬起边角,我们惊人的发现了隔层居然还有一块硕大的木板挡在了下面。

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李媛:“还要不要继续挖下去,要是看到了什么,我们可能……”

“就是要看到什么,”李媛斩钉截铁的开口,“我们现在这么挖了一通,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话,就算得上是违法行为了。”

“算了,事已至此,我们没有办法回头了。”我下定了决心,继续深挖起来。

待把放在瓷砖下面的木板挪开时,我们都彻底傻了眼。

 

13

一股腐臭的气息迎面而来,埋在木板下面的,竟然是一滩已经干涸了的血,外加上一个硕大的白瓷罐子。

“这是什么?”李媛紧张得声音都在微微发颤。

我自然也是不清楚这个莫名其妙的白瓷罐子是什么,但地上这摊血迹却是板上钉钉的,无法改变这间屋子里发生过可怕的事情。

“你说……如果这些都是前几年那对情侣争执留下来的……那我们现在不就是还处在凶宅里面。”李媛喘着气坐在了地上。

“别慌,我觉得我们既然已经找到了这些,那就可以报警了。”我转头看向她,“你发个信息给房东,就说我们在屋子里找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好。”李媛二话没说,马上掏出手机给房东发起了短信。

而我看着地上的血迹和那个诺大的罐子,一时之间双手不受控制,慢慢的掀开了上面的盖子。

一群苍蝇从里面飞了出来,我定睛一看,罐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人的碎尸!

一堆已经腐烂的尸块散发着奇怪的味道,但看起来并没有像是过了很久的样子。

想不到居然有一具被分解了的尸体藏在这面镜子的下面,若不是我和李媛有好奇心,发现了镜子背后的投影仪,也不会顺藤摸瓜找到这个东西。

原来,这就是房东的秘密!

 

14

所以房东故意在房间里装了投影仪,就是为了照射出女鬼把我们吓走,然后就可以掩盖在房间里装着一具尸体的秘密?

那房东为什么对自己的房间摆设都不是那么的清楚呢?

而且按道理来说,客人入住的话,都会有人来打扫的,我们之前一直忽视了这一点?

房东未经打扫就让我们入住?

这一切不是非常的奇怪吗?

不对,到底有哪儿不对。

“李媛!”火光电石之间,我仿佛茅塞顿开似的,连忙喊住了身旁的好友,“别给房东发信息!快报警。”

“啊?可是房东说自己已经在门口了?”李媛举起手机,上面的对话记录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房东发过来的信息。

她说,我回来了,在门口。

 

15

时间紧迫,我迅速拨通了报警电话,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将手机藏在了口袋里。

“真有意思,还是被发现了。”

脚步声缓缓地走进,门又被“砰”一声的关起。我看着来人,心中轻颤:“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

年轻的男人阴恻恻的笑了起来,顺带将手中的红色高跟鞋丢在了我和李媛面前。

“原来每天晚上扮成女人来吓我们的人竟然是你!”我指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

原来凶手竟然就住在我们对面,时时刻刻的监视着我和李媛的举动!

“是我又怎么样?如果你们老老实实的听林先生的话早点离开,又怎么可能会落在我的手上?现在好了,你们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别再妄想可以出去了。”年轻男人的脸上闪现着病态的笑容。

李媛拿起手上的扳手,对准了年轻男人道:“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我做的事情,你们不是都已经找出来了吗?”年轻男人耸了耸肩。

“不对啊,我明明发短信给房东,为什么会是你进来?”李媛的脑子还是没有转过来。

年轻男人冷笑起来:“还不明白吗?你们一直聊天的房东,不就是我吗?”

 

点击下方【赠礼】“奶茶”以上即可解锁“隐藏”大结局哦~

感谢支持,宝子们记得关注我呀!手动笔芯 ღ( ´・ᴗ・` )。


醉卧君映剪辑
山村狐妻:民间禁忌传说,全程诡异不断,答应我一定要看到最后
山村狐妻:民间禁忌传说,全程诡异不断,答应我一定要看到最后
时光鉴影
一部美到极致的爱情片,内容禁忌题材大胆,满屏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一部美到极致的爱情片,内容禁忌题材大胆,满屏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墨有财说
人到三十的年纪有五个禁忌
人到三十的年纪有五个禁忌
剪易顺剪辑
山村狐妻:偷油索命娶家仙,山村鬼仙的禁忌,将由谁人来解
山村狐妻:偷油索命娶家仙,山村鬼仙的禁忌,将由谁人来解
胡叭电影
这部充满禁忌的电影,说透多少成年人的心酸,太残忍不敢看第二遍
这部充满禁忌的电影,说透多少成年人的心酸,太残忍不敢看第二遍
东坡来哒
恐惧掺杂体首次亮相吓退W,纳斯卡禁忌联手阻击,大战甜品掺杂体
恐惧掺杂体首次亮相吓退W,纳斯卡禁忌联手阻击,大战甜品掺杂体
晓棠看影视
山村狐妻:骇人听闻的民间故事,小伙触犯禁忌,被迫迎娶狐族女子
山村狐妻:骇人听闻的民间故事,小伙触犯禁忌,被迫迎娶狐族女子
Damaris

喜欢一些发疯文学。

备受皇帝喜爱的皇子深藏对皇帝的肮脏心思,冷眼看着莺莺燕燕在父皇龙榻上走马灯一般来来去去,喜怒不表于颜。表面上是对谁都温和如玉,背地里却图谋着何时登上皇位后将父亲囚于废弃的清心台,以便能日夜厮混。


“朕怎会有你这么个情种?”

喜欢一些发疯文学。

备受皇帝喜爱的皇子深藏对皇帝的肮脏心思,冷眼看着莺莺燕燕在父皇龙榻上走马灯一般来来去去,喜怒不表于颜。表面上是对谁都温和如玉,背地里却图谋着何时登上皇位后将父亲囚于废弃的清心台,以便能日夜厮混。


“朕怎会有你这么个情种?”

胡叭电影
毫无禁忌的电影将夫妻间的秘密全扒了出来,人性私欲拍的淋漓尽致
毫无禁忌的电影将夫妻间的秘密全扒了出来,人性私欲拍的淋漓尽致
桃子动漫酱
精灵梦叶罗丽:水王子遭遇禁忌之地成员,身负重伤也要解队友封印
精灵梦叶罗丽:水王子遭遇禁忌之地成员,身负重伤也要解队友封印
沙特影视
山村狐妻:村民离奇失踪,小伙偷油触碰禁忌,被迫娶了狐仙为妻
山村狐妻:村民离奇失踪,小伙偷油触碰禁忌,被迫娶了狐仙为妻
小两说历史
古代中国的春节旧习俗,女人过年要守规矩,这些禁忌不能犯
古代中国的春节旧习俗,女人过年要守规矩,这些禁忌不能犯
佑佑说电影
毫无禁忌的韩国电影,人性被践踏到了极致,不敢看第二遍
毫无禁忌的韩国电影,人性被践踏到了极致,不敢看第二遍
沈厌

“死亡应该是每个人的权利”

“安乐死让人们有尊严的死去”

“死亡应该是每个人的权利”

“安乐死让人们有尊严的死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