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禁欲

17234浏览    1988参与
程莯

肮脏

校服的领子折上去一点我动手把它顺平


午后的蝉鸣声更响了


我答应她以后不逃课了


我贪婪 肮脏 破烂不堪 自甘堕落


我将头发剪短染成墨蓝色


涂上黑色的指甲油


校服短裙腰提到肚脐以上露出大腿根


戴夸张的大耳环和眉钉唇钉


打架逃课甚至鄙夷我那个不那么熟络的父亲


没有人喜欢我


婊/子 妓/女 骚/货 荡/妇爱怎么叫怎么叫


我的世界很暗很狭小


我从来不奢望有光照进来


我在操场后面的杂物间里自/慰呻/吟高/潮


完事之后再点上一根细细长长的金桥


看它闪着火星在我...

校服的领子折上去一点我动手把它顺平


午后的蝉鸣声更响了


我答应她以后不逃课了


我贪婪 肮脏 破烂不堪 自甘堕落


我将头发剪短染成墨蓝色


涂上黑色的指甲油


校服短裙腰提到肚脐以上露出大腿根


戴夸张的大耳环和眉钉唇钉


打架逃课甚至鄙夷我那个不那么熟络的父亲


没有人喜欢我


婊/子 妓/女 骚/货 荡/妇爱怎么叫怎么叫


我的世界很暗很狭小


我从来不奢望有光照进来


我在操场后面的杂物间里自/慰呻/吟高/潮


完事之后再点上一根细细长长的金桥


看它闪着火星在我吐出的一口烟雾里化为灰烬


呵,我果然下作。



她是学生会会长手里抱着一踏书或是笔记本


微笑着站在主席台上作学生代表发言


操  他妈的


明明都已经习惯了黑暗坚信阳光进不来


心情烦躁。


午休时间空荡荡的校园安静的像一潭死水


蝉鸣声把远处的焦躁送至四面八方


我坐在操场储物间的桌子上点燃了一只金桥


打开手机翻找着歌单


我有个癖好自/慰的时候喜欢听莎拉寇娜的歌


缓慢的前戏激昂的高潮绵长的后调



我勾起嘴角把没燃完的烟扔在地上用皮鞋捻灭


坐上桌子分开腿用中指指腹在内裤中间打着圈熟练的寻找着G点


校园很静我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腿也越来越软


闭上眼全是她的脸眼睛挣得很大看着我


我失了声褪去潮湿的内裤将手指探进去


紧蹙着眉头躺在桌子上呻/吟


下/流的声音和淫/荡的氛围充斥着整个器材室


我会提上内裤用纸巾擦干手指再点上


一支烟在余音中收拾好残局


如果她没有推门进来的话


后来她告诉我体育老师那天中午让她去器材室收拾器材结果撞上了高潮的我


她说她迷恋我的那种表情和我眼尾的痣


于是她抱着我在我的耳垂脖颈眼尾侧腰留下她的吻


她将头埋进我的短裙里探出舌尖


她发红的眼眶和湿/濡的嘴角


我大脑一片空白


我点燃金桥被她抢了去


她在我的脸上吐出烟圈


她的脸在烟雾里看不真切


她在我耳边许下了后来再也没有遵守过的诺言


是我贪得无厌还想和她一直到永远


我贪婪 肮脏 破烂不堪 自甘堕落


WR
【WR】当高冷禁欲型王爷彻底崩...

【WR】当高冷禁欲型王爷彻底崩坏

(有那味了)

【WR】当高冷禁欲型王爷彻底崩坏

(有那味了)

零 1260526
好好好,好丑,我果然还是不适合...

好好好,好丑,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自创。

好好好,好丑,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自创。

是晓朦啊_

【宋亚轩·heyahe·欲】“现在不要闭眼 离睡觉的时间还很远”

【宋亚轩·heyahe·欲】“现在不要闭眼 离睡觉的时间还很远”

零 1260526
又来更作品了,我不配学习。 迷...

又来更作品了,我不配学习。

迷之搭配

又来更作品了,我不配学习。

迷之搭配

妖孽

禁欲

其实叭,禁欲的人更容易引起人的破坏欲望,忍不住会欺负他,一颗一颗解开他的黑色寸衫,情不自禁希望他哭,看着他眼角的一抹艳色,一汪泪水,看着他的眼慢慢抱紧,哪怕有着可爱自不量力的挣扎也不会松手,宁愿沉浸至死方休

其实叭,禁欲的人更容易引起人的破坏欲望,忍不住会欺负他,一颗一颗解开他的黑色寸衫,情不自禁希望他哭,看着他眼角的一抹艳色,一汪泪水,看着他的眼慢慢抱紧,哪怕有着可爱自不量力的挣扎也不会松手,宁愿沉浸至死方休

瓷阿秋Moycci

何医生,你的信息素很好闻(六)

那一头,何牧之悠悠转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身子很沉,肚子很饿,整个人状态非常的不舒服。何牧之反手把左手手腕搁在自己额头上,用力闭了闭眼。

不太对劲,这么频繁地作息不规律,喝酒对自己的影响也太大了一点,这次虽然说这次人是平安到家了,但下次就难说了。

当初选择学医其实就是为了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照现在这架势,估计真正的分化期确实要来了。

何牧之有点头疼。做个Beta对他而言其实是最好的选择,可以好好地工作生活,不用受到发情期或是易感期的影响,也不会因为信息素扰乱正常的生活节奏,一旦变成Omega……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无法想象自己的身心完全被情欲掌控的情形,更无法想象自己被...

那一头,何牧之悠悠转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身子很沉,肚子很饿,整个人状态非常的不舒服。何牧之反手把左手手腕搁在自己额头上,用力闭了闭眼。

不太对劲,这么频繁地作息不规律,喝酒对自己的影响也太大了一点,这次虽然说这次人是平安到家了,但下次就难说了。

当初选择学医其实就是为了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照现在这架势,估计真正的分化期确实要来了。

何牧之有点头疼。做个Beta对他而言其实是最好的选择,可以好好地工作生活,不用受到发情期或是易感期的影响,也不会因为信息素扰乱正常的生活节奏,一旦变成Omega……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无法想象自己的身心完全被情欲掌控的情形,更无法想象自己被任何一个Alpha半暴力式标记的模样。

拾掇好自己之后,他给实验室的同事小卢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关于抽血化验,查一下激素的事情,对方欣然答应。

到了医院,却发觉科室里的气氛不大对劲,小卢眼神示意让他跟着自己出去,把他拉到楼梯间,压着声音说:“周主任的侄子好像出事儿了。惹了什么人,现在一堆伤病Alpha搁这儿住院治疗,这小子真行,给我们埋这么多定时炸弹。”

何牧之抬了抬眼,“伤病员只要手续办齐按时缴费,治不就行了,怎么就定时炸弹了。”

“唉,你不知道。”小卢嘴角往下一撇,“那几个Alpha也不是什么好人, 整天乱放信息素,还那么难闻……惹得咱这层好多病人受不了。”

何牧之皱了皱眉,他本身就是个很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看到素质低下的货色,难免心里也多少有些不舒服,但他没说什么,拍了拍小卢的肩膀,“没办法,好好治吧,早点治好早点放虎归山。”

小卢愁眉苦脸地“嗯”了一声,又拉住他手腕关切地问道,“诶何医生,你怎么想起来要血检了?是不是……快了?”

对方叹了口气,“我估计是。保险起见先化验看看吧。”

两人正打算回办公室,却听见走廊上有人在吵嚷着什么,小卢脸一垮,“何医生,我说吧,估计又是那帮人。”

何牧之锁了眉头,心情不太好地抬眼望去,看见三四个男人正围着一个小护士不知道在闹什么,走进了一听,原来是在吵挂水的事儿,几个男人嫌弃小护士技术不精,针也没扎准,挂了半天没吊进去不说,手还肿成了猪蹄。

小护士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Beta,哪里见过这阵仗,眼睛红了一圈,身体直往墙角里缩,何牧之看不过,快步走过去把小护士一把拉到了自己身后,沉了口气看着那帮人的眼睛说:“我是这里的医生,请问你们想怎么解决问题?”

那帮泼皮见来了一个管事儿了,更是喋喋不休地把小护士数落了一通,从技术不精到对人格的不尊重,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身攻击都用上了。何牧之越听越不像话,有些恼地说:“精神这么好,是不是可以考虑出院了?”

“嗬,这年头,医生还赶病人走了?”

“这细皮嫩肉的,是个Omega?是个O还这么横,没尝过拳头的滋味儿吧。”

“咱也没不讲道理不是,人小姑娘就是给爷扎差了针,肿半天也消不下去,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啊,比如……”那人咧着黄牙,眼珠子转了转,“要不让她给爷陪护一晚上?”

小护士抖了抖,眼泪水在眼眶里将落未落。

“拿温毛巾敷一敷很快就会好的,犯不着陪护,”何牧之眉眼冷了下来,“我看你们恢复得都挺不错,小卢,帮他们办出院吧。”随即拉着小护士就想走。

黄牙一看这架势,一抬眉毛伸手往人腰间一拦,何牧之因为走得急没注意,那只手臂直直地勒住了他的小腹位置,激得他直想吐,没顾得上语气地扭头来了句:“你干什么!”

黄牙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手的位置,笑了笑,不仅没松,反而蹭着他的腰慢慢地收回手,一脸坦然地揩油揩了个遍,何牧之一咬牙握着他的手腕直接使劲儿朝身后反拧过去,黄牙一弓腰,背朝后弯着膝盖差点跪下,这一下可把人彻底惹急了,另一个Alpha看着俩人起了势,二话不说冲着何牧之就是一脚,何牧之赶紧把小护士推给站在一边的小卢,“找保安,快去。”

黄牙看小护士也跑了,索性放开了,扭了扭腕子就双臂一伸狠狠推了何牧之一把,何牧之没站稳,往后一趔趄,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刚好要拐弯过来的人身上,他赶忙稳了身子,刚要道歉却听对方先开口了,“何医生?”

何牧之抬头一看,那凌厉的眉眼,不是祈参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祈参,何牧之反而宽心了些。

可明明两个人不熟来着……他心里默默嘀咕。

祈参早就闻到了Alpha的气味,肮脏又杂乱,仿佛是垃圾堆里泡了几十年的味道一般令人作呕,却没想到那帮人竟然在找何牧之的麻烦。

啧,人都眼面前欺负上自己老婆了,他能不管么。

他飞快地上下打量了何牧之几眼,看他没什么问题,便虚揽着他,又扭头对那几个Alpha道,“找事儿的?没钱还是没治好?找人家医生的茬儿?”

黄牙眯着眼估摸着一比三的胜算,可眼前这人,身高腿长,看上去身材也结实,应该是坚持锻炼的,面孔也比常人更凌厉些,怕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咱自己的事儿,你个外人别掺合了。”

何牧之抬头冷冷地盯着他们。

看见何牧之的神色,祈参心下了然,他默默放开了怀里的人,朝那几个人走进了几步,离何牧之稍远了些,“只怪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主啊。”

瞬间,一股强烈的麝香味小范围蔓延开,那几个低级Alpha本能捂住了鼻子,朝后退去,巨大的恐惧在短短几秒之内紧紧抓住了他们的脑神经,顶级Alpha对低级Alpha的压制,不是一般的强。

黄牙捂着口鼻,紧闭着眼强撑着不让自己朝后倒下,艰难地开口,“您……大人有大量……我们……告辞了……”

“给医生道歉。”

几个Alpha面面相觑,苦着脸抬头看着何牧之清瘦的身影,恨不得赶紧遁地离开这个鬼地方,“对不住对不住,是我们莽撞了,对不住……”

祈参面无表情地抬了抬下巴,收了信息素示意他们赶紧滚。

几个人赶紧灰溜溜地跑了。

“没事吧,何医生,刚刚……没影响到你吧?”

何牧之看着眼前人关切的视线,猛然被一种剧烈的反差萌击中,祈参的表情,活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狼狗刚凶完别人又来关心自己。他温和地笑了笑,“没事,我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谢谢祁先生。”

“哦,没事就好……”

诶?他刚刚说什么?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

何牧之是个Beta?

祈参有点愣住。几乎脱口而出,“何医生你是Beta?”

闻言何牧之也愣了下,随即摇了摇头,“目前算是,我的情况比较复杂。”

语落,他突然隐约闻到了淡淡的麝香味,好像是从祈参身上散发出来的。估计是刚刚信息素压制还没收拢残留下来的。

暗道不好,何牧之故作摸了摸鼻子,没敢看祈参的眼睛,说道:“祁先生,我还有事,不好意思下次再聊,这次,先谢谢你了。”

看何牧之有些紧张的神色,祈参心下有些起疑,但还是没说出来,道了声“好”。

刚想侧身让何牧之过去,却不料眼前人还没迈开步子,突然身体脱了力般,倒在了地上。


云实

你微一眯眼,我心就跳动。

你微一眯眼,我心就跳动。

瓷阿秋Moycci

何医生,你的信息素很好闻(二)

那支钢笔是他初中时候捡到的。

那时候的男生顽皮,大家平时打打闹闹的也不太在意谁成绩好坏,服不服都靠拳头说话,初中的何牧之还没长开,白白净净的小脸,眉眼寡淡温和,自然成为了被“服气”的对象。

有天上完生理课回家的路上,何牧之被几个男生堵住了。

那帮人有一两个是已经分化完全的Alpha,更多的是班上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他被那几个人驾着拖进了小巷子,说要看他的腺体。何牧之没挣扎,也没闹,甚至可以说是配合。因为他知道,凭自己的武力根本逃不掉一帮人的手掌。

班上那些男孩子刚对于性有了懵懂的认识,好奇心顿起,七手八脚把何牧之的脸按在满是泥灰的砖墙上,粗糙坚硬的水泥在何牧之的脸上划了好几条印子,几...

那支钢笔是他初中时候捡到的。

那时候的男生顽皮,大家平时打打闹闹的也不太在意谁成绩好坏,服不服都靠拳头说话,初中的何牧之还没长开,白白净净的小脸,眉眼寡淡温和,自然成为了被“服气”的对象。

有天上完生理课回家的路上,何牧之被几个男生堵住了。

那帮人有一两个是已经分化完全的Alpha,更多的是班上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他被那几个人驾着拖进了小巷子,说要看他的腺体。何牧之没挣扎,也没闹,甚至可以说是配合。因为他知道,凭自己的武力根本逃不掉一帮人的手掌。

班上那些男孩子刚对于性有了懵懂的认识,好奇心顿起,七手八脚把何牧之的脸按在满是泥灰的砖墙上,粗糙坚硬的水泥在何牧之的脸上划了好几条印子,几滴细小的血珠渗了出来都没人注意。

结果有一个人注意到了。

那个个子最高的Alpha,估计是个高中生。何牧之身体被按在墙上不能动弹,只听见一道带着变声期特有的低沉悦耳的声音戏虐道:“算了别看了,一个没分化好的Omega哪有什么腺体好看。”看着周围人眼中的疑惑,那声音又故作老成道,“知道腺体最勾人的地方在哪儿不?”

何牧之感觉桎梏着他的几股力量突然消失了,刚想回头,一副明显比自己高大许多的身体突然紧紧贴上了他的背。

“最勾人的,是Omega的信息素。”

低醇的声音撩拨着何牧之的耳朵,他能感受到那个男生温热的呼吸洒在自己侧脸,酥酥痒痒,甚至感受到那人凑的更近,双唇几乎擦着后颈那块敏感区域轻轻嗅了嗅。

何牧之不禁在那人怀里颤抖了一下,耳尖也攀上绯红。

胸腔震动,身后传来一声轻笑。那人松开了他。

何牧之的紧张却丝毫未减,他刚刚,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顶到了自己。

“还没分化的Omega根本连点儿信息素都没有,更何况这么弱的Omega,都散了吧。”

头儿都发话了,初中生们也都弥散了兴致。不一会儿就都跑光了。

何牧之贴着墙,微微侧过身,脚步却没动。

“喂,小兔崽子。”松松垮垮的声音响起。“还不走,等着哥哥我把你绑回家啊。”

何牧之却突然笑了笑,眼角微微勾勒出好看的弧度,他没抬头,轻轻地,但是吐字清晰地对着身边人说,“刚刚,谢谢你。”

那人似是一愣,盯着他泛红的眼角半晌,随后“切”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你要面壁你继续,我走了。再被堵巷子可没人捞你。”

何牧之盯着自己沾满污水地球鞋,听见那个男生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吐了口气。虽然语气不好,但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生出手,今天还不知道会被那帮人堵多久。

他抬头,猛地实现发现了巷子中间有一个长条形的东西在反光。

是一支黑色的钢笔,普通的外形,简单的纹路,外壳冰冷而坚硬。

是那个男生掉的吗。

隐下眼底的神色,何牧之默默把钢笔擦了擦,拿纸巾包着装进口袋。

往回走的路上,他回想起来,那个男生把他按在墙上的时候,他好像闻到了淡淡的麝香味,飘飘忽忽的,但很好认。

何牧之眼神黯了黯,摸上自己毫无凸起的后颈。

一定是错觉吧。

 

注:小何医生为什么会失望呢,其实是想记住小A的味道,可惜自己还没分化。其实也好理解啦,他是不在乎abo性别,但要完全坦然面对这一点也是需要过程的,作为社会性动物总会因为不合群而缺少一些归属感,何医生偶尔会有种深层次的孤独吧。

初次开坑,文笔不太好,我在努力练习呜呜呜


天地🈚用

禁欲的人每天把自己收拾的滴水不漏,白衬衫下摆压进裤腰,西服熨的褶皱都没有规整的贴在身上,带着金丝眼镜面无表情,西服下的小腿系着环袜扣,脚踝被黑袜包裹,手腕细细喷着香水,越是这样反而更想把他玩的狼狈不堪,揉皱他的衬衣解开他的皮带,把他压在桌子上干到他收拾整齐的头发散乱,不苟言笑的脸被情欲染的通红,与他接吻咬破他的薄唇,裤子松松挂在臀部被下身的淫秽的液体染湿,然后给他穿戴整齐带去开会,看他尽力挡住裤间的水渍,金丝眼镜都遮不住情事过后通红的眼角,袜子松垮滑落看得见他白皙的脚踝,衬衫西服皱巴巴的被叫上去发言,顺着他握着话筒的手仔细看还能看到被皮带勒出痕迹纤细的手腕。

禁欲的人每天把自己收拾的滴水不漏,白衬衫下摆压进裤腰,西服熨的褶皱都没有规整的贴在身上,带着金丝眼镜面无表情,西服下的小腿系着环袜扣,脚踝被黑袜包裹,手腕细细喷着香水,越是这样反而更想把他玩的狼狈不堪,揉皱他的衬衣解开他的皮带,把他压在桌子上干到他收拾整齐的头发散乱,不苟言笑的脸被情欲染的通红,与他接吻咬破他的薄唇,裤子松松挂在臀部被下身的淫秽的液体染湿,然后给他穿戴整齐带去开会,看他尽力挡住裤间的水渍,金丝眼镜都遮不住情事过后通红的眼角,袜子松垮滑落看得见他白皙的脚踝,衬衫西服皱巴巴的被叫上去发言,顺着他握着话筒的手仔细看还能看到被皮带勒出痕迹纤细的手腕。

麋鹿の推文站

【强推】| 村里有只白骨精

免费资源私:hugna_   关键词【白骨精】


刚正不阿闷骚男主x热情主动妖精女主


男主禁欲保守型,经常被女主撩到脸红,女主算是古灵精怪类型,骚话很多。两人之间的互动描写甜而不腻,有肉但都是肉渣渣渣(拒绝)。


[文案]


妖女使出三六计,俘个汉子当苦力。村里白骨精出没,叔,小心了!

女主三观不正,不喜勿入。


[节选]


杨敬轩看着杨百天随了嘴巴张合一动一动的两个酒糟鼻翼,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中午在村口溪边时的一幕。


那女人往溪岸上爬的时候,因为姿势的缘故,湿淋淋裹贴在身上的衣衫把细腰和圆屁股现得毫无遁形,简直触目惊心,这便...

免费资源私:hugna_   关键词【白骨精】


刚正不阿闷骚男主x热情主动妖精女主


男主禁欲保守型,经常被女主撩到脸红,女主算是古灵精怪类型,骚话很多。两人之间的互动描写甜而不腻,有肉但都是肉渣渣渣(拒绝)。


[文案]


妖女使出三六计,俘个汉子当苦力。村里白骨精出没,叔,小心了!

女主三观不正,不喜勿入。


[节选]


杨敬轩看着杨百天随了嘴巴张合一动一动的两个酒糟鼻翼,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中午在村口溪边时的一幕。


那女人往溪岸上爬的时候,因为姿势的缘故,湿淋淋裹贴在身上的衣衫把细腰和圆屁股现得毫无遁形,简直触目惊心,这便算了,当是无心,她竟还对自己露出那样的表情,那种直视丝毫不加避讳的目光……


那一刻,他简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就是那种当众被人扒光衣服任人肆无忌惮打量的羞辱,而且最后,甚至见到她对着一匹马握拳作恐吓样,这举动不止可笑,简直匪夷所思,绝非正当女人能干得出来。


杨敬轩皱了下眉,极力驱散脑子里那女人的样子和这段记忆给自己带来的羞耻和不适应感。


Ang卡

今天让我写一写 原创

今天让我写一写


上班西装穿的文质彬彬的,西装的紧致让人看到那有型的屁股说是有型倒不如说是有点色气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可能是注意到了目光人倒是面不改色的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过耳根子但是红的很彻底

今天让我写一写


上班西装穿的文质彬彬的,西装的紧致让人看到那有型的屁股说是有型倒不如说是有点色气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可能是注意到了目光人倒是面不改色的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过耳根子但是红的很彻底

Puppet_

    “自从我爱上你之后,无人能与你相比。”


    13+?


    第一次剪辑!虽然有很多不足,但我很尽力了!从找素材到完成有一周时间(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每天重看一遍的原因)然后在周五通宵剪出来了(为什么这么慢,因为我边学边剪的呜呜呜)所以,可以不要脸地求一个鼓励嘛!感谢!

    也是第一次看泰剧,我真的晕了!!!!b站审核还没通过,老福特也存一下吧噗。...



    “自从我爱上你之后,无人能与你相比。”


    13+?

    

    第一次剪辑!虽然有很多不足,但我很尽力了!从找素材到完成有一周时间(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每天重看一遍的原因)然后在周五通宵剪出来了(为什么这么慢,因为我边学边剪的呜呜呜)所以,可以不要脸地求一个鼓励嘛!感谢!

    也是第一次看泰剧,我真的晕了!!!!b站审核还没通过,老福特也存一下吧噗。

    素材是来源于@土鸡酱 很感谢!!!!

     BGM:

    Super Psycho Love ——Simon Curtis 

贺九

禁欲

“您好,我想跟你请教一下当前社会所提倡的禁欲规则。”

“跟我来。”他听见声,朝说话的人望去,思索了会,放下话便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人即有欲,在古往性压制时期,也有各方人士反抗被压制的性......”

“脱了。”

“那么请问...嗯?先生是什么意思?”

“到底什么是禁欲。衣服脱光,我告诉你。”

青年抿了抿唇,目光对上他,时间停滞。开始去除衣服。随着衣物的减少,青年渐渐收回对视的目光,投在身上的目光的温度却仿佛一直在升高。手放在了最后一层,停顿片刻后又看向他,“脱光。”两字落下,坦诚相见。

他走近青年,从头发开始,一一抚过,眼睛、嘴巴、胸膛、腹肌,又在危险边缘停止。青年的手...

“您好,我想跟你请教一下当前社会所提倡的禁欲规则。”

“跟我来。”他听见声,朝说话的人望去,思索了会,放下话便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人即有欲,在古往性压制时期,也有各方人士反抗被压制的性......”

“脱了。”

“那么请问...嗯?先生是什么意思?”

“到底什么是禁欲。衣服脱光,我告诉你。”

青年抿了抿唇,目光对上他,时间停滞。开始去除衣服。随着衣物的减少,青年渐渐收回对视的目光,投在身上的目光的温度却仿佛一直在升高。手放在了最后一层,停顿片刻后又看向他,“脱光。”两字落下,坦诚相见。

他走近青年,从头发开始,一一抚过,眼睛、嘴巴、胸膛、腹肌,又在危险边缘停止。青年的手抬起,搭上他的手,似乎是想要阻止,却又放下了。他轻笑一声,透露出愉悦的意思。随后哼着小调朝柜子走去,在找着什么。手探到了一条红绸条,他盖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系上。

“来我这边”于是青年过去了。触碰到青年的脸,慢慢往下,触到了唇。他贴上去,“禁欲教学”,话消失在双方唇间。他吻着,依据刚刚的抚摸路线。青年僵直了身子,还是没动。到了丛林上方,吻停下了,他感受到了苏醒的那物。“现在,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在干字上加了重音,调笑又色情。

青年凶悍地回吻,两人负距离接触,融化。途中,“啊,嗯你...会对....嗯,别人...别人... 也这样吗,啊,嗯轻点”破碎的语句从他嘴里泻出。“不会。”搭在青年脖子上的双手用劲,将自己拉向青年,“这就是了。”青年听见,将他面向自己,吻他戴着红绸条的眼,吻他湿润的唇。

青年的手又碰到红绸条的结,红绸条被解开飘落。青年吻上他失神的眼。



禁欲:禁滥欲

如果是只对一个人的欲,那并不需要禁欲规则






艾特陆鹿

【尚九熙何九华】那个地方弥漫着禁欲的色彩

[图片]“衣服送来了,你方便换吗?”


“需要我帮你吗?”


奶熙扶着a华询问道,刚刚的想入非非让他脸上泛着红晕。那颜色就像熟透了的红苹果,等着人采摘呢!


那些不能播的片段在a华的脑海里放映着,直到奶熙清脆悦耳的声音才让画面显得纯洁起来。收起邪气,又变成人畜无害的模样。


“脚不方便,要麻烦你帮我换下裤子,可以拜托你吗?”a华纯纯的问道。


孩童般的眼神让奶熙羞愧难当,只是脚崴了不方便换裤子,我到底在想什么。奶熙在心里责备着自己。嗓音不知不觉中变得粗重了起来,假装淡定的回道“好。”


奶熙抱起a华来到卫生间,在拎衣服和药品的时候失了个魔法,把这层的卫生间给隐藏了起来,...

“衣服送来了,你方便换吗?”


“需要我帮你吗?”


奶熙扶着a华询问道,刚刚的想入非非让他脸上泛着红晕。那颜色就像熟透了的红苹果,等着人采摘呢!


那些不能播的片段在a华的脑海里放映着,直到奶熙清脆悦耳的声音才让画面显得纯洁起来。收起邪气,又变成人畜无害的模样。


“脚不方便,要麻烦你帮我换下裤子,可以拜托你吗?”a华纯纯的问道。


孩童般的眼神让奶熙羞愧难当,只是脚崴了不方便换裤子,我到底在想什么。奶熙在心里责备着自己。嗓音不知不觉中变得粗重了起来,假装淡定的回道“好。”


奶熙抱起a华来到卫生间,在拎衣服和药品的时候失了个魔法,把这层的卫生间给隐藏了起来,就连里面的卫生也用魔法让其更加清爽干净。


嘀嗒声响,牛仔裤的扣子被解开,随着拉链也慢慢松开,鼓鼓的地方让奶熙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随着裤脚下滑,露出了白皙的大腿,少量的腿毛擦着奶熙的手背,一下两下三下不停的挑逗着。


裤子褪去,洁白修长的美腿展现在奶熙的眼前,还有嘣嘣嘣的心跳声为这美景奏起了乐章。


脚伸进裤腿,小腿被布料掩去,扣子也在颤颤巍巍中扣上,只是这拉链,奶熙始终下不去手,只要去动拉链就绝对会碰上那个坚硬的东西。


奶熙站起,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对a话说“拉链你自己弄下吧!”粗重的嗓音暴露了他内心的欲望。


撕拉声下,奶熙还是低了头看着a华扣上了拉链。


​在衣服的包裹下那里充满着禁欲。

lt

[推文]《穿书之撩汉攻略》by公子于歌

推荐指数:5.0

现代男版潘金莲的烦恼,又名《穿书之我不是潘金莲》,闷骚文风。

祁梁穿书穿到了一篇现!代!耽美文里,在同性婚姻合法的社会,他是细腰翘臀堪称极品的已婚青年,名叫祁良秦。

可这祁良秦却是个男版的潘金莲,风骚成性谋杀亲夫,勾引大伯哥严柏宗不成,反而丧了性命! 

如今他穿成了祁良秦,千万不能重蹈覆辙,他要做一个矜持端庄的正人君子!

可问题是,作为这本书的忠实粉丝,他怎么能拒绝他最爱的耽美文里,这位能让人死去活来的大强攻的诱惑!要知道,他在半夜里看的春心荡漾满床打滚的时候,脑子想的都是那句名言,“柏宗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克制,克制,克制,他要做贞洁禁...

推荐指数:5.0

现代男版潘金莲的烦恼,又名《穿书之我不是潘金莲》,闷骚文风。

祁梁穿书穿到了一篇现!代!耽美文里,在同性婚姻合法的社会,他是细腰翘臀堪称极品的已婚青年,名叫祁良秦。

可这祁良秦却是个男版的潘金莲,风骚成性谋杀亲夫,勾引大伯哥严柏宗不成,反而丧了性命! 

如今他穿成了祁良秦,千万不能重蹈覆辙,他要做一个矜持端庄的正人君子!

可问题是,作为这本书的忠实粉丝,他怎么能拒绝他最爱的耽美文里,这位能让人死去活来的大强攻的诱惑!要知道,他在半夜里看的春心荡漾满床打滚的时候,脑子想的都是那句名言,“柏宗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克制,克制,克制,他要做贞洁禁欲的直男,告诉全世界,他不是潘金莲!

可是……

“我……我要是只做你一个人的潘金莲呢,行不行……”

1、“你想要的优点他都有”真高冷禁欲攻VS“口嫌体直”假高冷撩汉狂魔受

主角:祁良秦,严柏宗(大伯)

2、攻是反差萌,穿上衣服和脱了衣服是两个人……受也是反差萌,嘴巴是一套身体又是一套。受穿的是狗血集合烂尾书,前半部分必须按已有剧情完成撩攻任务,所以如有狗血情节请包涵!!后半部分进入自由发挥,比较真实接地气!

3、本文在一个很耽美的题材里,走细腻闷骚风。

4、强推!攻真的太帅了!附文章里对攻的几段描写👇🏻

🖤对于严柏宗来说,祁良秦就像是隔壁邻家在温室里养的一株罂粟花,有一日天暖,邻居掀开塑料膜的一角透气,被他无意间瞧见,这朵温室里刚刚绽放的罂粟花,有着野罂粟一样艳的花瓣,却有着娇嫩的蕊。

    他不敢吃,因为不属于他,但它又一直在他跟前摇摆荡漾,挥洒着它艳丽而娇怯的红。

    他选择不看,罂粟的香气却挡不住。气体通过呼吸道吸入,再由神经反射到他的大脑。罂粟花的香气本身并没有坏处,可是吸入太多,会使神经麻痹,大脑皮层出现不可控制的愉悦快感,叫他上瘾。

    祁良秦有毒。

    祁良秦很爱严柏宗,或者说是痴迷,像是吸毒者对鸦片的近乎贪婪的迷恋,像是沙漠中的人颤抖着张着嘴在饥渴地等待一滴水。好像他的余生都靠这一滴水这一口烟,才能活。

    严柏宗满足了他对男人的一切幻想,他的大长腿,结实的臀,修长的腰身,宽阔挺拔的背,甚至于他攒动的喉咙,修长挺直的背影,笑起来眼角细浅的纹路,甚至他弹烟的动作,手指头粗糙的温度,和身上独有的让他闻见就难以自己的味道。他想被他夜以继日地享用,血肉都送给他吃,他想到他心都是满的,要溢出来,想大哭,想大笑,想颤抖和尖叫。

    他眼含热泪,躲在暗夜春光里,他身体中了毒,心里生了魔,他得了污秽又纯粹的病,得要一味污秽又纯粹的药来医。

    良禽择木而栖。这棵松柏笔直入云天,或可给你一个最好的窝。而世上春风十里的美景,一路繁花的欣喜,百媚千娇,千宠万爱,都不抵你一句:

    “祁良秦,我爱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