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禁转

1228浏览    372参与
时间
禁转,俞哥看大号@墨伪. 不要...

禁转,俞哥看大号@墨伪. 


不要问我为什么做这么大的水印!曾经被人盗过图/头疼


另外可以找我约英文手写♡/我就推销一下下

禁转,俞哥看大号@墨伪. 


不要问我为什么做这么大的水印!曾经被人盗过图/头疼


另外可以找我约英文手写♡/我就推销一下下

rynn

散花宴(一)

散花楼上的灯火迟迟也不肯灭,里面的一声声笑,叹,玻璃杯的碰撞声,都被窗外的冷风衬得悲凉起来。

玉珍这时无暇顾及朋友们的喧闹,自顾自的看向窗外,低声喃喃道,“快小寒了吧。”

宝彦这时突然凑了过来,“说什么呢?”玉珍回过头来,对着宝彦笑了笑,“只觉着上海也得像北平一样下雪哩!”宝彦打趣道,“傻姑娘,上海是南方,什么时候下过雪?”这时玉珍瞟了他一眼,“我又没读过书,不晓得什么地理。”宝彦假装没听见,也转过头看向窗外,手很自然地搭在玉珍肩膀上。

这时,梅家公子哥梅兰庭拍了一下宝彦的后背,“跟我出来一下。”宝彦瞥了一眼兰庭,又看了一眼玉珍,走了出来。

兰庭也算是宝彦的大哥,宝彦的父亲死得早,宝彦...

散花楼上的灯火迟迟也不肯灭,里面的一声声笑,叹,玻璃杯的碰撞声,都被窗外的冷风衬得悲凉起来。

玉珍这时无暇顾及朋友们的喧闹,自顾自的看向窗外,低声喃喃道,“快小寒了吧。”

宝彦这时突然凑了过来,“说什么呢?”玉珍回过头来,对着宝彦笑了笑,“只觉着上海也得像北平一样下雪哩!”宝彦打趣道,“傻姑娘,上海是南方,什么时候下过雪?”这时玉珍瞟了他一眼,“我又没读过书,不晓得什么地理。”宝彦假装没听见,也转过头看向窗外,手很自然地搭在玉珍肩膀上。

这时,梅家公子哥梅兰庭拍了一下宝彦的后背,“跟我出来一下。”宝彦瞥了一眼兰庭,又看了一眼玉珍,走了出来。

兰庭也算是宝彦的大哥,宝彦的父亲死得早,宝彦的母亲便搬回了她的娘家,那时江公馆人丁不多,容得下他们母子。可后来江家子弟渐渐结了婚、生了子,有些个还真不要面子死赖在江公馆,自己也还不好意思,于是常常为难他们母子俩。

梅兰庭是江太爷的第一个外孙,娇惯不已,再加上兰庭自身用功读书,在旁人看来永是个孝顺孩子。

兰庭也自认为是个大哥,长兄如父,对宝彦也心生可怜,便常去带他做事。 

兰庭对着自己的三弟说道:“玉珍再怎么样不过是二舅姥爷小房的外孙女,你再作为江公馆的三公子,自要注意形象,莫老与玉珍拉扯……过会儿余小姐便要来,你莫要胡闹。”

宝彦笑道,“都是自家姊妹,何来胡闹?大哥言重了。”

今天的宴会除了兰庭,宝彦和玉珍,还有一个魏家的姑娘品颜,黄家小姐梦龙,汤家少爷云帆,以及今日的大客—远渡外洋归来的余家小姐余萍。

窗外隐约下起了冰雹,起先玉珍还以为看乱了眼,直到听见“嗒,嗒,啪嗒,嗒……”的响声。忽而门被打开,门外侍卫殷勤地为未曾露面的小姐打开了门,余萍站在门外……

【未完待续……】


LiangM2
难得撸了一张图(〜 ̄▽ ̄)〜

难得撸了一张图(〜 ̄▽ ̄)〜

难得撸了一张图(〜 ̄▽ ̄)〜

江七

摸一个情人节小剧场🤣

(圈地娱乐,禁二传二改🤫)

摸一个情人节小剧场🤣

(圈地娱乐,禁二传二改🤫)

爱藏尸的松鼠酱

曾与时光静坐

序:

      秦砚,如果时光能重来,我不想再遇见你了……...


序:

      秦砚,如果时光能重来,我不想再遇见你了……

                                                 ——于墨                       第一章

    一月,刚下过场雨,天阴沉沉的 ,黏稠的空气弥漫在四周,墓碑上又聚了些水珠 ,整个墓园都在静谧着。

    脚步声响起,一束噙着泪的雏菊轻轻落到碑旁。

     “呐,秦砚,我来来看你了,”于墨伸出手,抹去那串水珠,顺着碑的凹凸慢慢滑下,仿佛要将它刻在骨头里,“你知道吗,季向阳那小子和安黎求婚了,两个冤家总算在一起了,后天结婚,可惜你看不见了。”

     “对了,栎栎她昨天收到A大通知书了,一晚没睡,一直哭着喊你的名字,”于墨愣了愣,“说起来,你了真狠心,一次也不来见我,不过我来找你了……时间久了,我都快忘记你的样子了……”

     于墨想起什么,苦笑了下,趴在碑上:“也是,你怎么会来呢……”声音沉了下去,墓园又静了下来,只有那轻微均匀的呼吸声一下没一下的响着……

                                                                

无节操的YuKi

和两脚兽的晚间日常【天月×猫(我)】

天月×猫(我)

猫咪はな视角,和两脚兽的晚间日常

之前群友自选的题材,头脑发热写下的产物

有ooc,请自动代入猫咪(我)角色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浴室。


“一天的工作辛苦了喵!”我越上浴缸边缘的平台,望着蒸腾的热气,听着热水流入浴缸发出的清脆响声。主人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不要进来啦はな,我要洗澡啦!”,说着把我抱到浴室外,拿了换洗的衣服又进入浴室。


人类似乎很喜欢洗澡喵。我也喜欢,我喜欢主人沐浴露淡淡的水果味道,那是我第一天到家里来,主人身上的味道。


玻璃门里传出了细碎而有规律的水声。随后,是浴缸里水大量涌出的声音。主人泡澡的时间并不长,我...

天月×猫(我)

猫咪はな视角,和两脚兽的晚间日常

之前群友自选的题材,头脑发热写下的产物

有ooc,请自动代入猫咪(我)角色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浴室。


“一天的工作辛苦了喵!”我越上浴缸边缘的平台,望着蒸腾的热气,听着热水流入浴缸发出的清脆响声。主人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不要进来啦はな,我要洗澡啦!”,说着把我抱到浴室外,拿了换洗的衣服又进入浴室。


人类似乎很喜欢洗澡喵。我也喜欢,我喜欢主人沐浴露淡淡的水果味道,那是我第一天到家里来,主人身上的味道。


玻璃门里传出了细碎而有规律的水声。随后,是浴缸里水大量涌出的声音。主人泡澡的时间并不长,我有这个耐心等待。但是这次比往常要快一点。因为刚才客厅里的手机响了。


穿好睡衣的主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个叫“面膜”的白色鬼脸面具,看上去有点滑稽。我跟在主人身后,在他脚边坐下。主人拿起手机回拨过去,瘫在沙发上。“诶?明天休息吗?”电话那头熟悉是声音是主人的staff,“啊,因为计划排班出了点问题,所以明天没有安排,非常抱歉。”似乎是明天主人休息了,太好了喵!我高兴地把爪子搭在主人的膝盖上,没想到主人顺势用他管用的左手把我抱到他怀里。唔,水果的味道好香喵唔~  这安心的味道使我有了些许困意。


正当我迷糊的时候,主人把我抱到床上。他知道我晚上会悄悄地钻进他的被窝和主人一起睡。“唔唔,主人晚安喵”我亲了亲主人的脸颊,然后倒头就睡。迷糊之中,主人也亲了亲我的额头:“晚安,はな酱。”


我虽然很开心,可是我的眼皮却不争气地开始打架,不知不觉睡着了。


许久,我的耳朵捕捉到了清晨鸟儿的叫声,那是早晨最好的闹钟。我揉揉眼睛,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有点饿了。


我望了望主人的睡脸,还在熟睡中,可以清晰地听到他有韵律的呼吸声。昨天一定累坏了吧!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在他耳边轻轻说到:“早上好,主人!”,顺便轻轻亲了一口。


主人睡觉轻,似乎被我打扰了一下有点醒了“はな酱早上好~嗯”

今天主人也好可爱啊喵!

“嗯?はな?”

主人居然没有在迷糊之中接着睡真是奇迹啊!我期待着他起床,这样就可以给我准备早饭了!

正高兴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相机快门的声音。



我醒了,柔和的灯光逐渐进入我的眼睛,主人早已把面膜揭掉,似乎有些担心的看着我“はな酱 没事吧?”


我这才意识到在醒来之前,我的爪子在空中挥舞。“唔 刚刚睡着了喵”我揉了揉脸。“咦?困了吗?那就去睡觉吧”主人轻轻地把我抱起来向卧室走去。我突然意识到醒来时耳边的快门声,爬上他的胸前,正视着他:“主人你刚刚是不是又拍了我的睡脸啊喵!”我用肉垫拍打着他的胸口,他玩笑道:“才没有偷拍はな酱然后发推特呢!”

这绝对是偷拍了!我美少女的形象崩塌了!我极力挣脱了主人怀抱,借着惯性越到床上,钻进被窝里。“我要睡觉了喵!晚安喵!”

主人随后也躺下休息,他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抱到枕头上,现在和我对视着。

“はな酱也会害羞吗”说着玩弄起我的前爪。

我偏过头去,留给一个白眼,不想说话。

主人顺着我的前爪把他修长的手指划到我的肚子,又把脸埋到我肚子上,沐浴露的清香水果味扑面而来。“生气的はな酱也好可爱啊”说着又打开了相机准备拍照。算了,拍就拍吧,反正也不差着几张丑照。

“才没有很可爱喵!不是,我才没有生气呢喵!”

主人鼻音笑了笑,一个转身把我卷在怀里,凑到耳边轻声对我耳语:“晚安,はな酱。”

“晚安,两脚兽~”


今天你一定也累坏了,这次就不和你计较啦!

明天主人没有安排,可以和主人一起赖床了!

那么,趁你现在没睡着之前,再偷偷亲你一口吧喵!


前一阵子头脑发热写的,没啥修改,大家就图个开心

顶风作案,不知道会不会被爆破。

柩迟

少年游

  少年,自然是一身桀骜不羁,辞别亲人与家乡,负长剑,走天涯。“我自浊酒品乱世,落雪探花望长安。”

  长安,“春有细雨落阁院,夏有荷开满碧塘,秋有枫红携飘絮,冬有白雪似云深。”深巷一把纸伞,手中一把折扇,台上戏子唱着断肠离歌,台下走过金迷纸醉的富家公子。高楼一杯酒,闺阁心上人。

  少年提两坛浊酒,疾行在长安,眼中斥满花与荣华。策马同游,烟雨如梦。波澜不惊翩翩白衣,视恶如仇,一身正气, 心怀家国仗剑天涯。一瞥惊鸿,山河故人。“眸中灿若星河,恰似惊鸿照影。”

  少年嘴角的梨涡,承载着无限春光。长安...

  少年,自然是一身桀骜不羁,辞别亲人与家乡,负长剑,走天涯。“我自浊酒品乱世,落雪探花望长安。”

  长安,“春有细雨落阁院,夏有荷开满碧塘,秋有枫红携飘絮,冬有白雪似云深。”深巷一把纸伞,手中一把折扇,台上戏子唱着断肠离歌,台下走过金迷纸醉的富家公子。高楼一杯酒,闺阁心上人。

  少年提两坛浊酒,疾行在长安,眼中斥满花与荣华。策马同游,烟雨如梦。波澜不惊翩翩白衣,视恶如仇,一身正气, 心怀家国仗剑天涯。一瞥惊鸿,山河故人。“眸中灿若星河,恰似惊鸿照影。”

  少年嘴角的梨涡,承载着无限春光。长安的晚霞似少女绯红的脸颊。少年的肩头啊,要挑起浩然正气,两袖清风,那些纯洁美好的事物才是少年郎该有的啊。长安的少年,“天地不老月常留”。

  或许在某家姑娘的闺中,早就说好的两人翘首以盼等着提亲的少年:“听闻姑娘治家有方,余生愿闻其详。”不做负心人,不当负心汉,别让姑娘误了豆蔻年华,大好时光。

  我心中的长安少年啊……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柩迟

对不起,我无法变成你喜欢的那种人

对不起。

你喜欢的那种性格,我没有,我也不想要。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想过让自己变成一个温柔的人。

我觉得,

还是安于现状吧。

对不起,

我不会因为你,

而改变我自己,

更不会为了你去改变世界。

对不起,

我喜欢做自己,

而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我要让着你。

有些时候啊,不能让步,我绝对不会让步。


对不起。

你喜欢的那种性格,我没有,我也不想要。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想过让自己变成一个温柔的人。

我觉得,

还是安于现状吧。

对不起,

我不会因为你,

而改变我自己,

更不会为了你去改变世界。

对不起,

我喜欢做自己,

而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我要让着你。

有些时候啊,不能让步,我绝对不会让步。


柩迟

夏风一杯

夏日,

西瓜,

老式棒冰,

橙子汽水,以及,一杯夏风。

  老式电扇在为人们送来清凉,它“吱呀吱呀”的叙述着不一样的夏天。孩子们从弄堂尾跑到弄堂头,“卖棒冰,卖棒冰!”孩子们一下拥到卖棒冰老人的小车边。“我要!我要!”孩子们的手上多出一根盐水棒冰,又从弄堂头跑到弄堂尾。到中午,妈妈喊回家吃饭:“小赤佬,又出去疯了。”下午,孩子们便跳到河里,从上头游到下头。在岸上偷了别人种的黄瓜会番茄,笑着被追了几条街。到了晚上,吃好晚饭,大家都到弄堂里乘凉,这时候的弄堂,便成了大人的“天下”。家家户户都会开个西瓜或者白瓜,刀切开瓜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大人总会把最中间,最甜的瓜瓤给孩子。瓜已...

夏日,

西瓜,

老式棒冰,

橙子汽水,以及,一杯夏风。

  老式电扇在为人们送来清凉,它“吱呀吱呀”的叙述着不一样的夏天。孩子们从弄堂尾跑到弄堂头,“卖棒冰,卖棒冰!”孩子们一下拥到卖棒冰老人的小车边。“我要!我要!”孩子们的手上多出一根盐水棒冰,又从弄堂头跑到弄堂尾。到中午,妈妈喊回家吃饭:“小赤佬,又出去疯了。”下午,孩子们便跳到河里,从上头游到下头。在岸上偷了别人种的黄瓜会番茄,笑着被追了几条街。到了晚上,吃好晚饭,大家都到弄堂里乘凉,这时候的弄堂,便成了大人的“天下”。家家户户都会开个西瓜或者白瓜,刀切开瓜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大人总会把最中间,最甜的瓜瓤给孩子。瓜已经在冰凉的井水中泡了一天,甚是解暑。有时,大人还会给孩子带回橙子汽水,喝完以后,舌头都是橘色的。

  就这样过了一个又一个夏天,孩子们也渐渐长大了。

AKA.叶淮

1.青梅竹马小甜文

       宋秉洋和范丞丞是在小时候认识的,那时候的宋秉洋才刚出生,正是软软糯糯可可爱爱的一小只,却被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了街道,幸亏冰冰姐当时正在那里拍戏,所以……他们一家四口迎来了一个宋秉洋,成为了一家四口。

        为什么叫宋秉洋呢,其实一开始不是这个名字的,冰冰姐本来想给她取一个甜甜的名字,毕竟是女孩子嘛,既然可可爱爱,那名字也一定要可可爱爱,后来,发现宋秉洋喜欢吃松饼,又喜欢海洋,就起了这个名字,至于为什么不用海——你这不废话嘛,一个女孩子用海?

 ...

       宋秉洋和范丞丞是在小时候认识的,那时候的宋秉洋才刚出生,正是软软糯糯可可爱爱的一小只,却被父母狠心的抛弃在了街道,幸亏冰冰姐当时正在那里拍戏,所以……他们一家四口迎来了一个宋秉洋,成为了一家四口。

        为什么叫宋秉洋呢,其实一开始不是这个名字的,冰冰姐本来想给她取一个甜甜的名字,毕竟是女孩子嘛,既然可可爱爱,那名字也一定要可可爱爱,后来,发现宋秉洋喜欢吃松饼,又喜欢海洋,就起了这个名字,至于为什么不用海——你这不废话嘛,一个女孩子用海?

        宋秉洋和范丞丞从小就不对盘,总是对着干,但家人全都站在宋秉洋那边——就像这样↓


       “宋秉洋,你又干了什么!”当时年方整十的范家小公子失态地大吼大叫,其实这也不怪范丞丞,实在是宋秉洋太皮了,这几年里惹了许多事,范丞丞也给她收拾了许多次残局。这不,宋秉洋又爬上树摘了人家李大娘家的桃花。宋秉洋还穿着裙子,十岁的小萝莉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梳着两个娇俏可爱的双马尾,眼眸微弯,笑意满眸,可爱至极,任谁看到都会赞美一句可爱,但咱家丞丞可不吃这一套,一开始还行,但到了后面,范丞丞就很无奈了。

      “嘻嘻,谢谢丞丞哥哥!”宋秉洋甜甜一笑,跑回家去了,独留范丞丞一人在风中凌乱。


       范丞丞虽然嘴上总说着讨厌宋秉洋,但其实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的,只是嘴上傲娇不肯说出来吧罢了,不然他们又怎么会在幼儿园的时候“私定终身”呢


       “嘻嘻,范丞丞,你长得好可爱,我们长大在一起吧”当时小小一只的宋秉洋却已然成了个颜控,看范丞丞是当时的园草,自己还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宋秉洋就说出了这句话。其实宋秉洋本来以为他会说“不知羞耻”来着,但人家男孩子却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好”,就这样,爱情的萌芽在两个小孩子心里萌发。

小学的时候,全校都知道南小有一对青梅竹马,还长得特好看,男孩子女孩子都收到过好多情书,小学还好,到了中学,就更加过分了。


     “宋秉洋同学!我……我喜欢你!能不能和我在一起”宋秉洋的同班同学心中满怀期待地看向宋秉洋,宋秉洋此刻正为难呢,范丞丞就来了。

“不行,你长得太丑了”范丞丞说了一句这种话,人家男孩子楞了一下,随即失落地离开了,其实人家男孩子并不丑,相反还是宋秉洋她班里的班长兼班草,奈何范丞丞太好看了,所以宋秉洋从小就对不如范丞丞的男孩子免疫了。

       男孩子离开后,宋秉洋笑嘻嘻地对着范丞丞说:“范丞丞学长,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为什么帮我拒绝那么多人表白。”

     “才……才不是呢,我只时间觉得他们太丑了,你是我范丞丞的妹妹,他们配不上你。”范丞丞愣了愣,随即快步离开,可他通红的耳根子却出卖了他。“嘻嘻,丞丞哥哥真可爱。”而宋秉洋也没去追,反而满眸笑意地看着范丞丞离开的身影。


       大学的时候,虽然还是同一个学校,但因为各自专业不同,交往也淡了,直到有一天……

“宋秉洋学妹!我喜欢你!”在去食堂的路上,宋秉洋又被人表白了。即使过了那么多年,但她依然不会拒绝别人。

       “不行!”“为什么啊!范丞丞,你确实长得帅,但你和人家又不熟!凭什么管人家啊!”

       没错,来人正是范丞丞,此时的范丞丞高大了,也稳重了,却也难掩冷酷气质中隐隐约约透露出的俊美。

       “凭什么?凭我是他男朋友!”说完这句话之后,范丞丞就拉宋秉洋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范丞丞,你什么情况,真的喜欢我?”此时的宋秉洋没了往日的泼皮无赖,反而极其认真地看向范丞丞。

       “你说呢?”可这次范丞丞没有给宋秉洋回答的机会,直接挑起了她精致的下巴,霸道地吻了上去。他撬开宋秉洋嫣红的唇瓣,又叩开了重重牙关,最终舌头和宋秉洋交缠着。

        良久……范丞丞才放开宋秉洋,薄唇还拉开一丝暧昧的银线。

此时的范丞丞终于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赶紧跑开,可这次宋秉洋不像中学那样,她追了上去,女孩笑嘻嘻地问着男孩“喂!范丞丞,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啊!”

         “你说呢!”男孩不爽地回答道

         “真不知道造了什么虐,爱上这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男孩嘟囔着。

        “嘻嘻”女孩没有回答,而是娇俏地吐了下小舌头和男孩并排走着。

        女孩和男孩的背影是那么唯美,此时正是樱花季,女孩和男孩的头上飘着樱花,而两人又好看无比,似乎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最终,男孩还是完成了对女孩儿时的约定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柩迟

同上一篇

——————————————————

  小时候,最宠我的便是爷爷了。爷爷带我去游乐园,带我去胡吃海塞。有一次爷爷差点把我遗忘在儿童乐园。记得还在幼儿园的时候,爷爷生病了,是肺癌。爷爷一天天的瘦了下去。他很消极,即使痛的不行,还在和朋友打麻将。

  爷爷最爱的就是我了,记得爷爷手机的照片全是我,在他重病住院的时候,明天都想着我,盼着我去看他。我却不愿意。

  一天放学,还记得那时我还在上幼儿园,爸爸在回家的路上告诉我,爷爷去世了。当时楞住了,爷没说什么。可能是那时太小了,还不懂。奶奶告诉我,爷爷在离开前,还拿着手机看着我的照片,念着我的名字。...

同上一篇

——————————————————

  小时候,最宠我的便是爷爷了。爷爷带我去游乐园,带我去胡吃海塞。有一次爷爷差点把我遗忘在儿童乐园。记得还在幼儿园的时候,爷爷生病了,是肺癌。爷爷一天天的瘦了下去。他很消极,即使痛的不行,还在和朋友打麻将。

  爷爷最爱的就是我了,记得爷爷手机的照片全是我,在他重病住院的时候,明天都想着我,盼着我去看他。我却不愿意。

  一天放学,还记得那时我还在上幼儿园,爸爸在回家的路上告诉我,爷爷去世了。当时楞住了,爷没说什么。可能是那时太小了,还不懂。奶奶告诉我,爷爷在离开前,还拿着手机看着我的照片,念着我的名字。

  现在后悔没有去医院看爷爷,这可能是我一直最遗憾的事情了。懵懵懂懂几年,我已经记不清爷爷的长相和声音。

  “爷爷,我想你了。”

呆楠
还没来得及上色就要开学了

还没来得及上色就要开学了


还没来得及上色就要开学了


饮烛为火

回忆三十题训练·只有我们懂的笑话by饮烛为火

“只有我们懂的笑话。”

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云约好半晌没回神,直到被身边坐着的作者朋友拍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用这个题目编一个故事啊。”云约想了想,笑了笑,“那我就还真有一个故事要说。”

云约是十岁搬到南城来的。

父母工作变动,把他留在家乡不放心,就带到了南城来。

他其实不喜欢南方潮湿的天气,尤其是回南天的时候,整个人都不舒服。

可胳膊拗不过大腿,十岁的孩子,并没有太大的选择权利。云约没有办法,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抗议——

逃学。

那年代,经商的家庭终是少数。十岁的孩子穿的光鲜亮丽在街上窜,出手还挺大方,云约一下就被那些同样逃学的混混们盯上了。

被围在小巷里,云约觉得自己可...


“只有我们懂的笑话。”

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云约好半晌没回神,直到被身边坐着的作者朋友拍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用这个题目编一个故事啊。”云约想了想,笑了笑,“那我就还真有一个故事要说。”

云约是十岁搬到南城来的。

父母工作变动,把他留在家乡不放心,就带到了南城来。

他其实不喜欢南方潮湿的天气,尤其是回南天的时候,整个人都不舒服。

可胳膊拗不过大腿,十岁的孩子,并没有太大的选择权利。云约没有办法,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抗议——

逃学。

那年代,经商的家庭终是少数。十岁的孩子穿的光鲜亮丽在街上窜,出手还挺大方,云约一下就被那些同样逃学的混混们盯上了。

被围在小巷里,云约觉得自己可能要完了。结果就听到有人在巷口喊了一声。

“你们干什么!”

这是云约第一次听到白竟的声音。

混混们从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仗着人多势众,混混们就向白竟围了过去。

那天白竟很帅的,撂倒了所有人。

他吓得愣在原地,连跑都不知道。后来也是白竟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脸,他才惊而回神。

白竟是什么样子呢。

十五岁,一头红毛,嘴里还叼着根烟,刚刚经历了一场混战,他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看起来尤其吓人。

他看到这个样子的白竟,瞬间就缩了一下。

结果白竟却没多想,只是安慰他:“好了,没事了。”

看出他跟那些人不是一个路数,他哇地就哭了出来。

谁想白竟当场就慌了。

他那天也真是吓怕了,一直哭一直哭,白竟蹲下来给他抹眼泪,怎么哄都哄不好。

哄到最后,他也没办法了,说:“你别哭了,我刚刚被警察追了几条街,我都没哭呢。”

听到这话,他当时是吓到了的。

毕竟警察对于他来说,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在家乡的时候,爷爷奶奶就总喜欢看那些法制电视剧,听到他被警察追,他立刻就联想到他是什么通缉犯。

他缩了一下,颤颤地说:“我……我不哭了,你别杀我。”

可想而知,白竟当时就笑了出来。

后来白竟就给他解释,自己其实是想引他问自己为什么被警察追,然后说个笑话哄哄他。

然后,白竟就把自己想说的笑话,给他说了一遍。

“这个笑话是这样的。有一天两个男人去银行取钱,出门的时候A就觉得没那么冷,就没戴手套,结果到了银行,摸到了ATM机,就觉得好冷。但是他没和B说,等B去取完钱,他笑嘻嘻地凑上去问了句:‘动手么’,结果就被正好运钞的特警给用枪指着,吓了他们一跳。”

知道自己弄错了,他也有点无语,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见他没了事,白竟就把他送回了家。

云约也因而得知,两家是邻居,而他就读的中学,就在他小学的隔壁。

他从此像个跟屁虫一样黏着这个救下他的哥哥,看着他走出叛逆期,大学,就业。

二人的关系很好,偶尔还会用一个关键词“冻手”提起这个笑话,然后发出旁人无法理解的笑声。

但,一切也中止在了去年。

聚会的作家们一瞬间揪心了起来,问他怎么了。

云约笑了笑,“他订婚了,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未婚妻,从此,这就不再是只有我和他懂的笑话了。”

众人一阵叹息,过了会儿,有个女孩子双眼亮亮看过来,低低问:“云约,听你的语气,你不会是喜欢这个白竟吧?”

座位上的作家编剧们立刻就抬了头看过来。

云约扫他们一眼,懵了一下,笑:“你们不会以为这个故事是真的吧?都说了用一个题目编故事,白竟当然也是我编的啦。”

转了转指尖的铅笔,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别以为用第一人称就是真的,我可是以第一人称写作出名的。”

众人连声吁他,觉得刚刚自己的叹息都喂了狗。

招呼着主持的作者妹子叫下个人,大家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下个说故事的人身上。

云约握着本子听,手里的铅笔却在纸上写出了“白竟”两个字。

故事当然是真的,白竟也是存在的。

他喜欢白竟很多年,白竟订婚那天,他听他未婚妻说出他们才懂的“动手”两个字,有些失态。

订婚席上他喝了很多酒,就做了错事。

他把白竟叫到走廊,强吻了白竟。

白竟当时的反应,是一把把他推开,可他不知好歹,居然在酒意之下,表了白。

白竟那时的脸色他还记得,惊诧,排斥,不可置信。

面对这样的白竟,他酒意壮的胆子总算回了原形,仓皇而逃。

他离开了南城,在外游荡,一边旅游一边写书,离开了两年多。

他曾打电话给白竟的妈妈,悄悄问起白竟。

白竟母亲声色喜人,说白竟买了婚房,和女朋友感情很好。

他再不敢打电话去,过了一年,他在云城买了房,定居在了这山水宜人的南方。

又过了一年,他从共同的朋友那听说,白竟要结婚了。

他想,他应该是不会再回南城了。


回忆三十题训练

4.只有我们懂的笑话

by饮烛为火




接上

聚会结束,他收拾好,就准备回家。

等走到书咖门前,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雨倾盆而下。

入冬前的雨,冷得人禁不住瑟瑟发抖。

他把围巾紧了紧,拿出手机,准备叫辆车,就看见了一辆运钞车从自己面前经过。

在以前,看见运钞车的时候,白竟都会问他:“动手么?”

“动手么?”

现实和回忆重叠,他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拉进怀里。

熟悉的大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他抬头,看见白竟,下意识想躲,就被白竟抓进了怀里。

“被找到了就别想跑了知道么?小兔崽子。”


回忆三十题训练

4.只有我们懂的笑话

云约x白竟

by饮烛为火



饮烛为火

回忆三十题训练·翻出来的旧照片by饮烛为火


今天是付冷四外公下葬的日子。

作为四外公生前最喜欢的孙子,付冷继承了他留下的所有遗产。

包括四外公生前一直住着的老楼。

老楼在老西巷里,小小的一幢旧楼连着小小的院子,院里种着棵有了些年头的桂花树,眼下正是三月,桂花香溢满了院子,甜腻腻的。

付冷站在院子里,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钥匙,朝老楼走去。

四外公姓顾,是他外公的四哥。年轻的时候参军,被打仗耽搁了婚事,等战争结束,他回来找未婚妻的时候,却得知他喜欢的女孩为了保护收留的女同志不被敌人玷污,被一刺刀捅死在了这小楼的院子里。

他也不知道四外公当时的想法。只知道外公在世的时候,有人想高价买了小楼,外公没有卖。

民国时期的建筑,价格可让人眼...


今天是付冷四外公下葬的日子。

作为四外公生前最喜欢的孙子,付冷继承了他留下的所有遗产。

包括四外公生前一直住着的老楼。

老楼在老西巷里,小小的一幢旧楼连着小小的院子,院里种着棵有了些年头的桂花树,眼下正是三月,桂花香溢满了院子,甜腻腻的。

付冷站在院子里,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钥匙,朝老楼走去。

四外公姓顾,是他外公的四哥。年轻的时候参军,被打仗耽搁了婚事,等战争结束,他回来找未婚妻的时候,却得知他喜欢的女孩为了保护收留的女同志不被敌人玷污,被一刺刀捅死在了这小楼的院子里。

他也不知道四外公当时的想法。只知道外公在世的时候,有人想高价买了小楼,外公没有卖。

民国时期的建筑,价格可让人眼红。

这不,他外公早上刚下葬,这晌就有人发了消息,问他卖不卖这楼。

——他卖么?

外公交到他手上,肯定知道他的答案的。

走进房间里,他从床底下搬出一个匣子。

打开,那是一沓旧照片。

上面人影已经开始模糊,也没有半点彩色。

照片里是一群男女,或笑或闹。

他擦了擦其中一个脸上的灰,就依稀看到了四外公从前的影子。

他记得他第一次翻出这个照片的时候,问外公的话。

——外公,这些人是谁?

外公答:是我的朋友。

他当时还小,只知道平常没有几个人来找外公,就说:“外公骗人。你明明没有朋友。”

可四外公并没有介意,听到这话,他只是笑了笑,把照片放回匣子,就带他去买玩具了。

直到后来他渐渐长大,才知道,那是外公的朋友,也是外公的战友。

其中一个,还是他外公的未婚妻。

而他们,都死在了战争里。

当年家国飘摇,大风大浪冲击着这艘名为“中国”的大船。

帆破船摇,一群读书的年轻人,没有想太多,脱下学生服,就换上了军装。

四外公在战争里丢了两根指头,一只眼再也看不见,左耳至死也听不见声音。

他的未婚妻,为了保护执行任务的女同志,最终被刺刀捅死,永远留在了二十三岁。

而他的同学、朋友、战友,为了筑起他现在生活的这片盛世,也长眠于炮弹之下。

百人怀热血去,归来却只剩他一人守在这旧小楼。

“卖么?”

“当然是不卖的。”

把号码拖进黑名单,付冷把照片收拾整齐,放回匣子。

最后将小楼拖洗,付冷将小楼的门锁好。离开时,看到院子里那颗桂花树,他脚跟一并。

敬礼。


回忆三十题训练·第3题

翻出来的旧照片

by饮烛为火



饮烛为火

回忆三十题训练·饮烛为火

#回忆三十题(三十题素材来源于网络)

1·睡觉时突然听到你的声音。


丽诺和唐德已经结婚十年了,上个月,唐德和丽诺离了婚。

唐德婚内出轨,小三年轻漂亮,美得让唐德不顾一切,甚至愿意净身出户以求和丽诺离婚。

丽诺和他吵了很久,一边哭,一边跟他数这些年她有多辛酸。

丽诺跟唐德在一块的时候,唐德还是个穷光蛋,丽诺的家人觉得丽诺跟唐德在一起没有未来,可丽诺还是偷了户口本和他结了婚。

唐德很有骨气,娶到丽诺后发愤图强,没两年就有了一笔不菲的入账。

在收到这笔钱后,唐德就让丽诺在家当起了家庭主妇。

从此,丽诺家就变成了唐德在外工作,她在家里一心一意操持。

但这样总是有...


#回忆三十题(三十题素材来源于网络)

1·睡觉时突然听到你的声音。


丽诺和唐德已经结婚十年了,上个月,唐德和丽诺离了婚。

唐德婚内出轨,小三年轻漂亮,美得让唐德不顾一切,甚至愿意净身出户以求和丽诺离婚。

丽诺和他吵了很久,一边哭,一边跟他数这些年她有多辛酸。

丽诺跟唐德在一块的时候,唐德还是个穷光蛋,丽诺的家人觉得丽诺跟唐德在一起没有未来,可丽诺还是偷了户口本和他结了婚。

唐德很有骨气,娶到丽诺后发愤图强,没两年就有了一笔不菲的入账。

在收到这笔钱后,唐德就让丽诺在家当起了家庭主妇。

从此,丽诺家就变成了唐德在外工作,她在家里一心一意操持。

但这样总是有点无聊的。

丽诺想要个孩子。

也就是那时,唐德被查出生育无能。

唐德崩溃,而丽诺却想:有没有孩子无所谓,有他就行了。

可是最后她连他都失去了。

离婚的那天,唐德跟小三就消失了,她找都找不见。去小三家里,了解到的,不过又是一个她自己。

叹了口气,丽诺握紧了手里的喷壶,揉了揉肩。

中午的太阳烈得让人睁不开眼,更让人困倦。

扫了眼院子里的长得正好的花花草草,丽诺想,这一时半会儿,浇不浇水都不要紧,就回了卧室。

坐在床边,丽诺又揉了揉肩。

长期做家庭主妇就是会生出脊椎肩周的问题,想一想,以前唐德在的时候,都是唐德帮她按摩解决的。

但是现在唐德不在了。

丽诺有些落寞,脱掉拖鞋,她疲惫地爬进大床中心,把自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困意渐渐来袭,合上双眼,丽诺突然听到唐德在喊她。

——“丽诺。”

丽诺眼睛动了动,翻了个身。

茅木

昙踪

第九章

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却不想,旭凤竟然没有死,当润玉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终究什么都留不住。
以前他不争不抢,一人一兽行走天地之间,如今他倾天覆地,依旧只有这一人一兽。看着锦觅为了救旭凤挡在自己和旭凤之间而香消玉殒的时候,他第一次觉得后悔。或许彦佑说得对,即使自己大仇得报,终究什么也无法挽留,换来的只会是万世的孤独和清冷。这天宫,也就成了自己的囚笼。
那场仙魔大战之后,他与旭凤不谋而合,签订了永不再战的契约,只是那天他带去的东西,除了这一纸协定之外,还有一叠厚厚的图稿,那上面反复临摹的,只有一只奇形怪状,长得像乌鸦的凤凰。
润玉起身离开魔界时说道:“...

第九章

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却不想,旭凤竟然没有死,当润玉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终究什么都留不住。
以前他不争不抢,一人一兽行走天地之间,如今他倾天覆地,依旧只有这一人一兽。看着锦觅为了救旭凤挡在自己和旭凤之间而香消玉殒的时候,他第一次觉得后悔。或许彦佑说得对,即使自己大仇得报,终究什么也无法挽留,换来的只会是万世的孤独和清冷。这天宫,也就成了自己的囚笼。
那场仙魔大战之后,他与旭凤不谋而合,签订了永不再战的契约,只是那天他带去的东西,除了这一纸协定之外,还有一叠厚厚的图稿,那上面反复临摹的,只有一只奇形怪状,长得像乌鸦的凤凰。
润玉起身离开魔界时说道:“这些本就应该属于你。”
“不知道天帝为何忽然这般大方。”
“这不是作为天帝给你的,而是……兄长。”
一道白光闪现,瞬间没了润玉的踪影,旭凤看着被风吹得页脚翻飞的画卷,心中一阵哀默。这场千年的闹剧终于收场了,茫茫天地之间,谁又能称得上是赢家呢?
润玉独坐在庭院之中,似是决定了什么一般,命人唤来缘机仙子问道:“你的天机命盘之中,可能寻得世间众人。”
缘机知道润玉口中所指,这几年,天界早已遍布昙花,天帝之心人尽皆知,此时却也是无可奈何:“还望陛下见谅,缘机手中的命盘只能决定凡间的因果,却无法窥探神魔仙灵的命理。”
润玉眸子暗淡了下来,挥了挥手,命缘机退下。临走时,缘机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说道:“陛下不妨去问问斗姆元君,天机命理,万世皆在轮回之中,倘若有心,又何苦不能再相见呢。”
“你退下吧。”
“是。”
是啊,若是有心,又何苦不能再相见呢?于是润玉当即登门拜访斗姆元君,只为一解其惑。
斗姆元君坐在莲台之上,缓缓开口道:“陛下所寻之人早已不再六界轮回之中,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至于陛下能否参透其中,皆看你二人是否有缘了。”
“多谢斗姆元君赠言。”
话虽如此,可润玉却依旧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寻找安容的踪迹,不过,他最不缺的,便是时间,纵使天地茫茫无边,要花费数百万年的时间,他也定要找到安容,问问她,当初说要陪伴自己一生,是否还能应诺。
他还是喜欢去司星台小坐,原本以为来这里是因为留有自己和锦觅的回忆,可仔细一想,原来自己从未带她来过司星台。可叹即使没有陨丹,自己也和锦觅相差无几,亦不清楚心中所爱。
他侧身躺倒在司星台上,褪去一身天帝玉袍,依旧着那身素色白衫,缓缓合了眼。
往事在脑海中浮现,所有的爱恨情仇终于落下了帷幕,他的脑海中再无生母的哀嚎,天后的怒斥,亦无锦觅的悲泣,旭凤的质问,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他终于可以安稳地睡上一觉了。
安置在心口上的内丹忽然明灭闪动,自己飘了出来,悬浮在润玉的上方,细看之下,这颗淡蓝色的内丹之中,竟然盛放着一朵洁白的昙花。
司星台依旧寒冷刺骨,云烟缭缭,满天星河深处,不知何人轻轻唤了一声:仙上。




(全文完,共计14065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