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禁闭

6565浏览    62参与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練習]08圖的後續和一點突然出現的腦洞

一點年上噗噗和年下Lockdown。

[練習]08圖的後續和一點突然出現的腦洞

一點年上噗噗和年下Lockdown。

蟒蛇月球

1w5文章完结了!!!给大家分享歌

月卫一破产疯人院中心又月卫一一百二十天,谨慎观看

私信或者评论发全部

或者去看我同名大眼账号,有全文


1w5文章完结了!!!给大家分享歌

月卫一破产疯人院中心又月卫一一百二十天,谨慎观看

私信或者评论发全部

或者去看我同名大眼账号,有全文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08TFA]之前草稿的一點小延伸


其實還有中間閉姥爺獲得最後一份檔案的過程,但還沒畫完,之後就隨緣吧🤪

[08TFA]之前草稿的一點小延伸


其實還有中間閉姥爺獲得最後一份檔案的過程,但還沒畫完,之後就隨緣吧🤪

洋洋

[原创]试炼

压舌根有呕吐感

虐腹 腹痛 蜷缩 倒地

意识模糊  自残  自我矛盾


脑内自绘场景  逻辑感不强


房间很小,白色四壁冷冰冰的围住她,作为整个基地成绩最好的人,身手利落,头脑清醒。


最后一次试炼,拿基地所有人做赌注。


基地后面高台上,她被关在的房间里。3天时间,饥饿感挫着她的意志。今天若是过了这试炼,从此前途无忧。全年级的人被聚齐在基地中央,大门禁闭。几位身手了得的师傅站在一旁,其中一位看见人都到齐了,清清嗓,简述了规则。


她用温水送药片下滑,金属的...

压舌根有呕吐感

虐腹 腹痛 蜷缩 倒地

意识模糊  自残  自我矛盾


脑内自绘场景  逻辑感不强


房间很小,白色四壁冷冰冰的围住她,作为整个基地成绩最好的人,身手利落,头脑清醒。


最后一次试炼,拿基地所有人做赌注。

 

基地后面高台上,她被关在的房间里。3天时间,饥饿感挫着她的意志。今天若是过了这试炼,从此前途无忧。全年级的人被聚齐在基地中央,大门禁闭。几位身手了得的师傅站在一旁,其中一位看见人都到齐了,清清嗓,简述了规则。

 

她用温水送药片下滑,金属的短棍伸进她嘴里,猛压舌根,压的她全身酥软,三天没吃没喝,酸水翻江倒海,此时引爆导火索,便争先恐后涌上喉,恶心,想吐,腿软,但是短棍时宜的拿了出来,勾起呕吐的难受是唯一目的,确认药真的吃下去了以后,关上门锁上链子,2个小时的痛苦开始了。


房间没变,但总感觉比先前冷,惹得她寒噤不止,药效作用很快,腹痛绕后蔓延开来,偷袭了虚弱的她,她无力撑墙,倒在地上,嘴紧却又不得发出凄惨的呻吟,四肢已经没劲了,就连用力握拳来释放痛意的机会也没给,就这样随意瘫在地上,任由腹痛带来折磨。瞳孔慢慢逼近失焦,细汗让她的心里毛毛的,发慌,头发半湿的搭在憔悴的脸上,双唇惨白。真的没劲了,大口喘气扯的她隐隐作痛,但她却又总觉得缺氧,腹痛开始加剧,感觉一整条的腰腹即将撕裂开了,她又缩缩身子,泪水将她的脸色稀释成灰蒙蒙,也打湿了发丝,把她前面弄的乱七八糟。呻吟音量没有再大,这很耗费体力,最终在一片宁静中只剩下格外清脆的心跳和无助的颤音。但心里的声音在告诉她,绝对要挺过这2个小时。




不然,将会随机抽取4个人陪她一同贡献。



或有续集。

破灭魔龙兽的Master

利斧,禁闭迷弟,把自己改造得很像禁闭……

他特别期待的就是拿到救护车的赏金,然后把老救的武器据为己有。


某宇宙里回应了擎天柱的召集,跟其他虎子加入汽车人,一起躲避墓风部队,一有机会就出卖汽车人队伍给禁闭。(原来柱子的召集霸天虎也能收到的么?)

禁闭非常感激,从背后一枪崩了他😅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跟你用一样的杯子,穿一样的衣服,喜欢一样的东西……

怪不得禁闭最后一枪打死你😅

利斧,禁闭迷弟,把自己改造得很像禁闭……

他特别期待的就是拿到救护车的赏金,然后把老救的武器据为己有。


某宇宙里回应了擎天柱的召集,跟其他虎子加入汽车人,一起躲避墓风部队,一有机会就出卖汽车人队伍给禁闭。(原来柱子的召集霸天虎也能收到的么?)

禁闭非常感激,从背后一枪崩了他😅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跟你用一样的杯子,穿一样的衣服,喜欢一样的东西……

怪不得禁闭最后一枪打死你😅

破灭魔龙兽的Master

Cyber Missions果然还是我的禁救cp启蒙🤣

又双叒叕重温了一遍数字使命,

老救对禁闭是真的腹黑🤣


给人禁闭迷晕了,偷偷给人来一套选择性手术,偷偷检查禁闭机体内部🤣


说起来前面,你就想用emp搞禁闭火种了……

老救你还是蓄谋已久的么🤣


(只有我天天都在磕这些官方的怪东西)


Cyber Missions果然还是我的禁救cp启蒙🤣

又双叒叕重温了一遍数字使命,

老救对禁闭是真的腹黑🤣


给人禁闭迷晕了,偷偷给人来一套选择性手术,偷偷检查禁闭机体内部🤣


说起来前面,你就想用emp搞禁闭火种了……

老救你还是蓄谋已久的么🤣


(只有我天天都在磕这些官方的怪东西)


B

对不起了闭姥爷,但是你这个姿势很难不让人想到其他什么的嘛🤤

对不起了闭姥爷,但是你这个姿势很难不让人想到其他什么的嘛🤤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IG框練習]LOP

-OOC

標註一下,覺得他們兩個超可愛的👐

[IG框練習]LOP

-OOC

標註一下,覺得他們兩個超可愛的👐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萬聖節]變形金剛-LOP

這張其實是第一個畫好的,覺得其他份發一起會顯得奇怪所以乾脆都單獨發。🤪

2021.10.31

最後截圖一個最滿意的小細節www😇

[萬聖節]變形金剛-LOP

這張其實是第一個畫好的,覺得其他份發一起會顯得奇怪所以乾脆都單獨發。🤪

2021.10.31

最後截圖一個最滿意的小細節www😇

Ira

单行道

🌟《禁闭》三人组的笑话,désolée à Sartre...


伊内丝和艾斯黛尔是室友。很不幸,对于这位自己开学不出一星期就喜欢上的同窗,伊内丝也只能用“室友”这样无关痛痒的词语定义与她的关系。


追人要先从朋友做起,这个伊内丝清楚,但如果对方也是女生,这一层进度刷满之后更进一步便不那么顺理成章——不过她担心得有点早,她发现自己的心意时跟艾斯黛尔还远远没到密友那种地步,甚至可能仅仅是熟人而已。


于是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知是心诚则灵还是艾斯黛尔本就富有亲和力的缘故,第一学期结束时伊内丝已经进展到频频跟她一...

🌟《禁闭》三人组的笑话,désolée à Sartre...




伊内丝和艾斯黛尔是室友。很不幸,对于这位自己开学不出一星期就喜欢上的同窗,伊内丝也只能用“室友”这样无关痛痒的词语定义与她的关系。


追人要先从朋友做起,这个伊内丝清楚,但如果对方也是女生,这一层进度刷满之后更进一步便不那么顺理成章——不过她担心得有点早,她发现自己的心意时跟艾斯黛尔还远远没到密友那种地步,甚至可能仅仅是熟人而已。


于是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知是心诚则灵还是艾斯黛尔本就富有亲和力的缘故,第一学期结束时伊内丝已经进展到频频跟她一起光顾酒吧的程度了。初次受邀时伊内丝受宠若惊地转过头,而后盯着艾斯黛尔身穿的吊带小黑裙陷入呆滞:“嗨,老婆……啊不是……那个,我是说,我去会不会显得很土鳖?感觉我这么糙,不太配当你朋友耶。”


这倒也并不是个心血来潮的问题,伊内丝已然为此苦恼许久,抓掉的头发数目比学院某些老师头上的还多。艾斯黛尔精于穿搭,化妆也是一把好手,她自己却偏偏在这上面缺根弦,每每跟艾斯黛尔走在路上总要自惭形秽,觉得只是因为和她是室友才有这好运走在她旁边的,外人看来想必就是毫不搭边的两个人。


为了尽量与对方搭边,伊内丝作出了好些乱七八糟的尝试,譬如拿衣柜里的衣服随机搭配以力图效果惊艳,乃至一反常态地购入化妆品,对着网上的教程在寝室里捣鼓。二者都收效甚微,艾斯黛尔也从来没有撞见过这些场面然后进来手把手指导她。


“怎么会呢?”艾斯黛尔眨眨眼坦然道,“你就当你是我对象也行啊。对了你看我这个口红看着还好么?”


伊内丝更呆滞了,也忘了遵命朝艾斯黛尔的嘴唇看,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心花怒放。好样的,伊内丝,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


才怪呢,后来某一日艾斯黛尔压低声音羞赧地讲话时伊内丝缩在上铺自暴自弃地想。喜欢女生只好这样,指不定哪一天心上人就牵着个男生过来介绍说这是她对象,或者只是像艾斯黛尔现在一样,跟自己和其他室友倾诉起对男生的暗恋之情来,哪管她费了多少心思。


而伊内丝尤其没想到那个该死的男生是加尔森。


伊内丝认识加尔森十年有余,从小学上来只有高中不在一个学校,彼此可谓知根知底。但有一件事她搞不明白,那就是加尔森到底怎么换的那么多女朋友,如果说是情场大师的养鱼秘术也罢了,偏偏他每和一位发生矛盾还都要一脸委屈无辜地来找她当顾问。伊内丝自己都没谈过恋爱,满头黑线,还勉为其难地维持着这份友谊纯粹是靠加尔森请她吃饭出手痛快。


不愧为新时代高材生,带着受伤的心,颤抖的手,伊内丝还是即刻冷静地作出决定,离她那位情场得意的旧友能多远就多远,免得艾斯黛尔想多了反倒记恨起她来——这么想时她咬了咬嘴唇,觉得自己真可怜。


然而旧友显然对此番心理活动一无所知,从又跑来找她时的神色来看似是又与女友有了新龃龉。果不其然张口一句便是说这个,伊内丝憋了一肚子火,客气地回答说高数还有个作业没做完。这是实话,但伊内丝一时气急,忘了实话说出来也要有所选择,于是学电子信息的加尔森自信满满地说这还是可以帮她。最后伊内丝还是点头了——因为她确实不会做那个。


“所以你都每周跟你那学姐出去约会了,还要问我你女朋友为什么不高兴?”走出食堂时她以一种一般在做高难听力时才出现的困惑表情皱眉看着加尔森,“怎么,她们都是你的翅膀?”


“不是啊,”加尔森无力地辩驳,“我和学姐又没有在恋爱,这还是很不一样的吧——哦你没谈过可能体会不到……”


“我谢谢你啊,我是不像你年纪轻轻换了七八个。”伊内丝冷冷说道,随即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势要让背影潇洒孤绝地消失在夜色中。


“哎哎哎别啊姐,我错了……”加尔森连忙追上去,抓着她的袖子连声认错。这令伊内丝更加烦躁,于是她转过身来怒视他:“说白了你这不就是怂吗?你又不和你学姐断掉,又不去找你女朋友解释这些,在这跟我讲有什么用?”


她本来不该说下去的,但也许黑夜使人口无遮拦,导致她又不假思索地加了一句:“艾斯黛尔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种人?”


加尔森本来在嗓子眼酝酿辩白,被这句话生生堵了回去,换成了一个音调上扬的“啊”。


失言使伊内丝此前积攒的气势荡然无存,她只好梗着脖子一言不发。加尔森又问:“艾斯黛尔不是你那室友吗?”


“对。”她咬着牙生硬地补充,“她也是书法社的,前几天跟我们说喜欢你——加尔森你可真有福气。”


她没再说下去,以防语音语调太过失控,致使故友因争风吃醋反目成仇的剧情引来众人围观——然而仅仅这样也足够被人看在眼里了。


两日后难得清闲的周末夜晚,在某个大家都没出声的片刻,艾斯黛尔幽幽开口道:“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伊内丝觉得此时应该狂喜,但她出乎意料地很平静,只是竖起耳朵应了声:“哈?”


“我刚刚去社团,我学妹跟我说,她前天晚上在第三食堂门口看到加尔森了,跟一个女生在那儿拉拉扯扯的,可能就是女朋友吧,但那女的怎么说呢,往好听了说也就是形象朴素……”


前天晚上,第三食堂。伊内丝目若死鱼。


“我就不懂了,我有哪不行吗,他怎么就跟一个土鳖——”说这两个字时艾斯黛尔的声音被类似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扯薄,“在一起呢?”


勇敢伊内丝不怕困难,伊内丝只是想起不知何年她问“我会不会很土鳖”的时候艾斯黛尔信誓旦旦地说“怎么会呢”的声音,悲伤地裹紧了被子。

清和六阳

萨特《禁闭》

《禁闭》是法国作家萨特所创作的戏剧,戏中讲述地狱中的三个人之间畸形的三角关系。

  男人加尔散在战争中鼓吹和平主义,做了逃兵,婚内出轨;女人伊内丝是同性恋,抢走了表嫂害死了表哥;另一个女人奥斯黛尔是色情狂,出轨溺婴,气死情夫。地狱中三人相遇。加尔散执着于伊内丝,伊内丝爱慕奥斯黛尔,奥斯黛尔纠缠加尔散,三人之间形成畸形的三角关系,相互折磨,无法自拔。

  伊内丝强势毒辣,她看人透彻,她认清了加尔散懦弱、逃避的本质,也知道奥斯黛尔是朵带刺的玫瑰,可是她偏执,歧视,极端的感情让她明知故犯,知法犯法,最终与表嫂同归于尽。

  加尔散作为...

《禁闭》是法国作家萨特所创作的戏剧,戏中讲述地狱中的三个人之间畸形的三角关系。

  男人加尔散在战争中鼓吹和平主义,做了逃兵,婚内出轨;女人伊内丝是同性恋,抢走了表嫂害死了表哥;另一个女人奥斯黛尔是色情狂,出轨溺婴,气死情夫。地狱中三人相遇。加尔散执着于伊内丝,伊内丝爱慕奥斯黛尔,奥斯黛尔纠缠加尔散,三人之间形成畸形的三角关系,相互折磨,无法自拔。

  伊内丝强势毒辣,她看人透彻,她认清了加尔散懦弱、逃避的本质,也知道奥斯黛尔是朵带刺的玫瑰,可是她偏执,歧视,极端的感情让她明知故犯,知法犯法,最终与表嫂同归于尽。

  加尔散作为逃兵却拒不承认自己的逃避软弱,他为他固执的体面想要得到伊内丝的认可,为自己的可笑的自尊而迫切的渴望伊内丝的认同。

  奥斯黛尔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她看似脆弱无能,因为她的滥情而显得卑微,加尔散认为她只会依附于男人,是个臣服于欲望的色情狂。但是她又因无情而蔑视众生。表面看她的感情盲目泛滥,好像被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但男人在她的眼中又一视同仁,没有分别。看似是她的感情被人踩在脚下,但其实是她先把自己的感情踩在脚下,放低姿态引人上钩,这样但凡另一方对她有一丝一毫的感情,都只是被她耍。

  相比于其他两个人,奥斯黛尔可以说是一个高位者姿态。而加尔散应该是最卑微的一个,为了他可笑又可怜的男人的尊严,他抛开一切说服别人,完全跟着他人的观念跑。伊内丝虽然看着强势,但当她对男人有了极端的偏见对女人有了极端的爱意的时候,她也是受制于人的,她的观念限制了她。所以加尔散有极端的偏执,伊内丝有畸形的成见,只有奥斯黛尔在感情上有孑然一身的潇洒。

  戏剧最后,加尔散感叹:“原来这就是地狱,他人即地狱。”

  他人即地狱。

  所以其实,加尔散被自己的执着禁锢,伊内丝被自己的成见禁锢,奥斯黛尔被自己的身体禁锢。

默竹

HOW.(一)

雷区预警/角色碳基化/角色复活

电影设定/如有漏洞烦请指正

主双波/微威红及红声


    红蜘蛛费力地张开光镜,小声骂了句赛博坦脏话,然后抬手轰开扒在自己头雕上遮挡视线的脏兮兮的秃鹫。挥手的幅度明显有点大了,红蜘蛛听到了一声闷响,然后随着身下各种油漆桶的崩塌被冲下去。

    “炉渣的……”红蜘蛛低声嘟囔了一句,用力笨拙地撕开缠绕在自己机体上褴褛的破布。这些烦人的针织物怎么在威震天身上就飘逸得像片塑料,在自己身上就比80根加油管缠在一起还乱?红蜘蛛胡思乱想着直起身,所幸这片废弃的巷子还算安全宽敞...

雷区预警/角色碳基化/角色复活

电影设定/如有漏洞烦请指正

主双波/微威红及红声




    红蜘蛛费力地张开光镜,小声骂了句赛博坦脏话,然后抬手轰开扒在自己头雕上遮挡视线的脏兮兮的秃鹫。挥手的幅度明显有点大了,红蜘蛛听到了一声闷响,然后随着身下各种油漆桶的崩塌被冲下去。

    “炉渣的……”红蜘蛛低声嘟囔了一句,用力笨拙地撕开缠绕在自己机体上褴褛的破布。这些烦人的针织物怎么在威震天身上就飘逸得像片塑料,在自己身上就比80根加油管缠在一起还乱?红蜘蛛胡思乱想着直起身,所幸这片废弃的巷子还算安全宽敞,至少容得下几个大型的机子。

    易拉罐正好砸在红蜘蛛头上,“你小声点还不至于死在这里。”禁闭在阴影里翻了个身,似乎挤到了激光鸟的翅膀而被扇了一把,但是谁都没再说话。

    红蜘蛛踢开了附近的汽油罐,重重地坐下来。禁闭开了罐新油,喝了一口递给红蜘蛛,后者看了一眼,侧着身子接过来。

    “说实话,你这套机体也太丑了。”

    红蜘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倒三角型,“能飞就行…毕竟这是地球,不是赛博坦。”

    “我还以为你会极其怀念当初的机体。”禁闭干干地笑了两声,“噢……我还挺爱那种配色的。”

    事实上红蜘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激光鸟就吧脑袋从翅膀中抽出来,准确来说,是抽了一半。

    “你们他渣的能不能睡觉?”

    还有一会儿天才能亮。红蜘蛛再次鄙视了一下地球的时间分配,然后靠在墙根,闭上嘴,无聊地看着墙上的阴影慢慢后退。

    



    “我们的代表三点就会开始同博派交流协商,”阿尔玛将手机上的视频通话投屏到显示屏上,卢萨整理了一下西服外套,敲敲休息室的门。

    “我们将开始协商了,先生?”

    里面很快传来皮鞋落地的哒哒声,卢萨掐准时机开门,开门的时机他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了,而对方显然也很满意这样尊贵的招待。

    “寇尼尔博士?”阿尔玛向沙发做了个手势,矮小的啤酒肚男人摇摇摆摆地走过去,阿尔玛和卢萨恭敬地站在一边。

    “问问声波,他那边准备好了没有。”卢萨小声嘱咐了阿尔玛一句。后者甩了甩层层叠叠垂下在胸口的鬈发,用漂亮的蓝眼睛瞪了她的搭档一眼,走到离他们稍微有些人远的大厅另一扇落地窗前。

    “风情万种啊。”寇尼尔浑浊的眼睛盯着阿尔玛酒红丝绒下包裹的翘tun和胸部。

    “对,风情万种。”卢萨看了寇尼尔一眼,伸手去倒了一杯香槟。阿尔玛挂了电话但没过来,只是对卢萨招招手。

    “失陪。”卢萨·科诺小步跑过去,把香槟留在寇尼尔博士紧挨着的小桌上。还有十分钟零二十七秒与博派关于能源改进的协商就要开始了,卢萨揽住阿尔玛纤细的腰,阿尔玛伸手推开那扇落地窗。

    “祝您顺利,博士!”

    显示屏终于爆炸了,火焰与气浪喷出这一层的窗户,带着爆破的玻璃与燃烧的纸张。阿尔玛的逃生索封到了最长,她用高跟鞋把卢萨踢到地上,然后跳下来,脱下那双高定的价值不菲的鞋,只穿着丝袜开始狂奔。

    “跑!”

    卢萨也跟上去。通讯器里有人在说话。

    “左转第三个路口,震荡波在那里等着你们。”

    “声波给的是什么炸药?我以为只是普通的C4!”阿尔玛尖叫着躲开混乱的车辆与人群。

    卢萨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至少那家伙已经死了!——下一个路口……震荡波!”

    “噢,老天。”阿尔玛停下脚,警车与救护车的笛音纠缠在一起从她身后呼啸而过,她看着来人,将柔顺蓬松的金发甩到脑后。

    “希望下次声波能派个说话的来接。”阿尔玛喘着气,高傲地扬了扬头,把高跟鞋塞到卢萨怀里。

董多多

俺来啦!!!

官漫里惊讶脸的禁闭超可爱,忍不住复刻了个头像٩(๑> ₃ <)۶ (P2是原图)

俺来啦!!!

官漫里惊讶脸的禁闭超可爱,忍不住复刻了个头像٩(๑> ₃ <)۶ (P2是原图)

dare.deer

毕姥爷和条子的相爱相杀 p2solo版

毕姥爷和条子的相爱相杀 p2solo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