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福华

1280.6万浏览    32463参与
nana

《室友七宗罪》

“算你走运!”几秒后Sherlock挣开室友的手臂,站起身大步走回墙边,再次一拳揍在犯人脸上,把他从短暂的晕阙中揍醒,“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你这颗愚蠢的脑袋就变成我壁炉上的另一个装饰品,当然在那之前你不得不先学会怎么用一百种方法恳求我批准你去死!”

“算你走运!”几秒后Sherlock挣开室友的手臂,站起身大步走回墙边,再次一拳揍在犯人脸上,把他从短暂的晕阙中揍醒,“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你这颗愚蠢的脑袋就变成我壁炉上的另一个装饰品,当然在那之前你不得不先学会怎么用一百种方法恳求我批准你去死!”

洝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nana

《风平浪静》

我转头看向窗外的鹅毛大雪,把冰冷的手揣进口袋,“不管那个拿雨伞的人想怎么改变我的想法或是改变你们的想法,回忆是我的不是别人的。就算什么踪迹都找不到,我要守住的东西我就会守住——”


坐在前面的梅丽听我突然没有说下去,就奇怪地看过来:“约翰?怎么了?”


“没……没怎么……”


在这一刻,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窗外的一切,好像色彩突然鲜明起来。


看着梅丽担忧地转过去,我终于慢慢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在她们视线的盲区里摊开拳头。


一颗小小的猫头鹰银质袖扣就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用一双晶亮的黑石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就像夏洛克每一次在月色下回头......

我转头看向窗外的鹅毛大雪,把冰冷的手揣进口袋,“不管那个拿雨伞的人想怎么改变我的想法或是改变你们的想法,回忆是我的不是别人的。就算什么踪迹都找不到,我要守住的东西我就会守住——”


坐在前面的梅丽听我突然没有说下去,就奇怪地看过来:“约翰?怎么了?”


“没……没怎么……”


在这一刻,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窗外的一切,好像色彩突然鲜明起来。


看着梅丽担忧地转过去,我终于慢慢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在她们视线的盲区里摊开拳头。


一颗小小的猫头鹰银质袖扣就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用一双晶亮的黑石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就像夏洛克每一次在月色下回头时的目光,清洌又坚定。

搪瓷鸽子

算是请个假

福华不拆不逆 想看什么类型的文可以在我任意一篇文章底下评论或者直接私信我

觉得我哪里写的不好的也可以说 我也很想进步 真的 假如有人能提出意见的话我真的很感激

等考完要是可以的话 写文应该会先写完丝带那篇(毕竟码了一小半了)


压力不是来自各位宝子

福华圈子很美好很温柔 我真的会落泪

下图是最近压力来源——我爸

[图片]

希望各位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福华不拆不逆 想看什么类型的文可以在我任意一篇文章底下评论或者直接私信我

觉得我哪里写的不好的也可以说 我也很想进步 真的 假如有人能提出意见的话我真的很感激

等考完要是可以的话 写文应该会先写完丝带那篇(毕竟码了一小半了)


压力不是来自各位宝子

福华圈子很美好很温柔 我真的会落泪

下图是最近压力来源——我爸

希望各位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nana

《Always》

“Sherlock,”他们俩同时说,“这是个女孩的名字。”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Sherlock,”他们俩同时说,“这是个女孩的名字。”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玫瑰&侦探

戏剧(一)

绿字的研究同人

福华 华生视角

剧透,未看过绿字的研究原文慎入

对克苏鲁不了解,可能ooc

非常鸽,更新很慢,可能一周才更

文笔烂预警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不喜勿喷

以下正文

一.作家

我相信,它巨大无比。它是潜藏于万物之下的庞然大物,是幽深黑暗的梦魇。

这不是我的胡言乱语,是我郑重地、全心全意地谱写剧本,是不为人知的真相,是不能公开的戏剧。

那时我还没遇见他,我还是个医生,军医,我在阿富汗服役。战争会带来必然的痛苦,尽管我对此早有准备,但是接下来所经历的那一切,还是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如此失控,超出常轨。我永远不会忘了那里曾经钻出过什么,就在那如明镜般的湖面...

绿字的研究同人

福华 华生视角

剧透,未看过绿字的研究原文慎入

对克苏鲁不了解,可能ooc

非常鸽,更新很慢,可能一周才更

文笔烂预警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不喜勿喷

以下正文

一.作家

我相信,它巨大无比。它是潜藏于万物之下的庞然大物,是幽深黑暗的梦魇。

这不是我的胡言乱语,是我郑重地、全心全意地谱写剧本,是不为人知的真相,是不能公开的戏剧。

那时我还没遇见他,我还是个医生,军医,我在阿富汗服役。战争会带来必然的痛苦,尽管我对此早有准备,但是接下来所经历的那一切,还是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如此失控,超出常轨。我永远不会忘了那里曾经钻出过什么,就在那如明镜般的湖面下面,也永远忘不了那东西是怎样用蛇一般用它的一部分缠住了我的脚腕,我永远忘不了那种直抵大脑的刺痛,和席卷全身的恐惧。

我知道我是怎样活下来的,我抽出手术刀切断了那死死捆住我的东西,然后连滚带爬的逃命。我是医生,也是军人,无论是杀人还是救人都免不了与鲜血打交道,但我平生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景象:一些粘稠的液体喷溅出来,是绿色的。

尽管很快便被更多的红色湮没,那绿色的血,成了我最深刻的梦魇。

我在这梦魇里挣扎,我曾经拼尽全力才做到活下来,而这恐怖的一切在我的脚踝上留下了永远的无可抹除的印记,肌肉灰白萎缩,虽然没有截肢,我也成了瘸子。我退伍了,收到了一笔可观的抚恤金,却远不足以抚慰我饱受摧残的身体与精神。有时我坐在镜子前,注视着自己金发中夹杂着的花白雪丝,有时我颤抖着拂过脚踝上的旧伤,就仿佛瞬间回到了那极为恐怖的时刻,有时我半夜里惊叫着醒过来,抓起枕边的手枪,寂静中只听得自己的心跳在回荡,有时候我用小刀划伤自己的手臂,注视着反复确认流出的血是否是红色的。不幸中的万幸,我还有最后的理智,可以让我作为一个医生,四处行医,维持生计。精神好些的时候,我就一跛一跛的去看我的病人,也许更多的时候,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对着空气一遍遍挥起手术刀,就是曾经把我从死亡的地狱里拖出来的那把。

后来,我就遇见了他,那一次见面的瞬间,我就明白,从前的一切都是序章,我真正的人生从那时才正式开始,对此,至今我仍深信不疑。

那时我去拜访一位客户,事实上就是他向我约了那天的诊疗,但是当我推门进入房间的那一刻,他忽然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一个健步冲过来把门关上并反锁了。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呆立在原地,注视着他在次坐回沙发上。这时我才发现这间屋子是没有窗的,唯一的门刚刚被稍显粗暴的反锁,我正待在一个全封闭的空间里。我敢说,如果他要在这里杀了我,绝对神不知鬼不觉,说不定那些苏格兰场的警察会在侦查后得出一个自杀的结论,但是我也没有一丝恐惧,不仅因为除掉一个年迈残疾的医生对任何人都毫无裨益,更是因为身处梦魇深处的我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不得不说,那个时候就算真的有人杀了我,我也应当感激他使我早日解脱而不是进行反抗。这样想着,我自嘲地笑笑,又把目光移到他身上,那是一个年轻人,身材削瘦,很高,发色乌黑,下巴轮廓很硬,显出几分坚毅,鹰钩鼻,一双灰色的眸子中闪烁着洞察一切的光芒,这时他正安静地抽着楠木烟斗,烟雾环绕着他,在他的面前缓缓升腾,更添了几分危险与神秘。显然,除了眼睑上的一些阴影和旁边桌子上喝了一半的咖啡昭示着作息不规律以外,他的身上看不出一点疾病的影子,甚至可以说,他十分健康,充满力量,相较之下,反而是我这个做医生的才应该接受治疗。“你好,我是华生医生,请问您……”我开口想询问他的目的,却被他强有力的声音打断了。

“你从阿富汗来。”他说。

我吃惊得差点跳起来,事实上我做不到,如果一定要跳的话,脚踝上的伤只会让我整个人摔在地上。

“太神奇了!”我说。

“这没什么,从你走路的姿势可以看得出你脚腕受过伤,而且是十分特别的伤,你皮肤黝黑,显然常常遭受曝晒,广袤的土地上,只有阿富汗能让你遭此折磨,你有军人的派头,又显露出医生所特有的怜悯”他说,“因此你曾经在阿富汗服役,你是一名军医。”

“这太简单了!”我说着就大笑起来,耸耸肩说,“谁都看得出我是个瘸子。”

他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理表现出丝毫不悦,相反,他冲我得意地笑了下,然后又拿起他的烟斗,吹出一阵雾来。

“那么请问……”这次没有被打断,我却主动停了下来,突如其来的谈话让我脑袋发懵,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请问你哪里不舒服”这种话这时问出来恐怕有些好笑了。

“海滨剧团,”他突然地说,“你知道吗?”

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最后又犹豫的点了点头,这个名字我是听说过的,虽然现在我是一名剧作家,但是那时我刚从阿富汗回来时,除了在屋里一个人精神崩溃发疯外,没有任何娱乐活动,更不可能去看任何戏剧,我敢说,剧目开场前的黑暗绝对会使我感到恐慌并且尖叫出来。

他向我这边扔过来一张单页,我没有接到,从地上捡起来,那张纸有些旧了,上面用低劣的油墨粗糙地印刷着一些东西,我大致浏览了下,有关海滨剧团的荣誉介绍以及新剧的门票贩售广告。

“怎么,你请我?”我打趣地说。

“哈!”他笑了一声,用那双灰色的眼睛注视着我说,“我是那儿的演员,你做我的剧作家。”

“哦?我们合作对吧,我来写你来演,我们能赚到很多钱对吧?”我那时觉得这样的提议简直太荒唐了,就故意顺着他的意思这么说,“那么演员先生,我能有幸得知你的姓名吗?”

“雪利弗尼特,”他说,“我亲爱的医生,违心的肯定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心里一震,内心的想法被戳穿了使我感到十分尴尬。我清了清嗓子,尝试岔开话题。

“需要我写什么样的剧本?我一模一样的兄弟汤姆?”我念出广告上的一个剧目名字。

“比这个要更为惊奇。”他说。

“卖紫罗兰的小女孩?”

“更悲壮。”

“古神降临?”

“更接近真相。”

我想我的思维一定被他用某种手段控制住了,我就这样答应了他,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献了出来。那个叫雪利弗朗尼的的年轻演员成了我最亲密的也是唯一的朋友,我成了他的剧作家。后来我才明白,那时他把我锁在封闭的屋里,不是为了杀我,相反,他给了我新的生命和活力,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开启我的一生,作为剧作家的一生,作为人的一生。从那时起,我开始渐渐地一步一步地理解,戏剧和演出的真正含义,并且当我写下这篇戏剧时,我要说,那确实更惊奇,更悲壮,更不为人知,逼近真相。

当我再次我紧手术刀的时候,那绿色的液体,不再仅是恐惧的象征。

我感受到我的血液在身体里沸腾,热烈,鲜红。

在他的策划、指引与陪伴下,我将亲手终结这场梦魇,我期待着,绿血染满世界,而后,彻底消灭。

TBC

小英花
是夏洛克能幹出来的事 彩蛋原图...

是夏洛克能幹出来的事


彩蛋原图

私心HW

是夏洛克能幹出来的事


彩蛋原图

私心HW

Sherdon.Unknown
地铁玫瑰花,放个局部草稿(那个...

地铁玫瑰花,放个局部草稿(那个花是给约翰的),顺便发个疯:

马上,马上,马上就可以考完马上就可以马不停蹄没羞没燥没停没歇把自己画死掉啦早上画晚上画一直画趣你的流体力学这个学期学完我就跟您白白啦我就是天地间一阵黑旋风走四方路迢迢水潺潺我曾经暗恋的人白白啦我不爱你了我爱上画画啦都别来找我玩我要画画我马上就可以跟我的挚爱团聚啦祝福我啊好运来考完我立马给大家表演狗叫三连当晚不睡觉爆肝连更你们爱看什么我画什么生活太美好啦

地铁玫瑰花,放个局部草稿(那个花是给约翰的),顺便发个疯:

马上,马上,马上就可以考完马上就可以马不停蹄没羞没燥没停没歇把自己画死掉啦早上画晚上画一直画趣你的流体力学这个学期学完我就跟您白白啦我就是天地间一阵黑旋风走四方路迢迢水潺潺我曾经暗恋的人白白啦我不爱你了我爱上画画啦都别来找我玩我要画画我马上就可以跟我的挚爱团聚啦祝福我啊好运来考完我立马给大家表演狗叫三连当晚不睡觉爆肝连更你们爱看什么我画什么生活太美好啦

昵称(冰刃)

从未安心(01)

●我累极了,年纪的上长让我逐渐力不从心,就连肩上和腿上的旧伤也随着身体的衰弱而变得更加疼痛,难以承受。

●有时候我真的希望福尔摩斯的身体差一点,并不是我怀有什么罪恶的心理。只是他的身体太好了,好到我跟不上他的步伐,你们所知道的,他总是喜欢东跑西跑,可他已经很老了,七十八岁的年纪承受不住他的精力充沛。

●福尔摩斯经常跑着,但乡间的小路并不像伦敦大街上那么平坦,他总是会摔倒……因为石子,因为坑洼,因为杂草……因为很多很多。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他要服老一点,但他总是在我没说完话之前就再次跑开。我对他无可奈何……

●我拄着拐杖在他后面慢慢走着,我们离得越来越远。“福尔摩斯……”我喊了一......

●我累极了,年纪的上长让我逐渐力不从心,就连肩上和腿上的旧伤也随着身体的衰弱而变得更加疼痛,难以承受。

●有时候我真的希望福尔摩斯的身体差一点,并不是我怀有什么罪恶的心理。只是他的身体太好了,好到我跟不上他的步伐,你们所知道的,他总是喜欢东跑西跑,可他已经很老了,七十八岁的年纪承受不住他的精力充沛。

●福尔摩斯经常跑着,但乡间的小路并不像伦敦大街上那么平坦,他总是会摔倒……因为石子,因为坑洼,因为杂草……因为很多很多。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他要服老一点,但他总是在我没说完话之前就再次跑开。我对他无可奈何……

●我拄着拐杖在他后面慢慢走着,我们离得越来越远。“福尔摩斯……”我喊了一声,他并没有回头。我们离得太远了,我的声音大不起来,他也有些耳背。

●我又喊了几声,他终于回头了。我看不清他的容颜,我们离得其实并不太远,但我总要面对现实,因为我老了,我甚至比福尔摩斯还要大上两岁,我必须承认这一点。

●福尔摩斯停在了原地,而我尽量加快速度走过去,他就像变成了小孩子一样,每次在我可以挽住他的手臂时就笑着跑远。

●我看着欢笑的他有一些恍惚,福尔摩斯得了老年痴呆,这在旁人眼里是不可能的,但它确实是一个事实,我知道他不想被别人知道这件事,于是我带他搬到了更偏远的小村。

●晨间的散步最后因为福尔摩斯的饥饿结束。他从很远的地方跑回来,早上换得干净的新衣服现在已经变得很脏,他的脸庞也沾上了泥灰。福尔摩斯坐在我旁边坐下,我太累了,所以让他自己去散心,我坐到长椅上休息。

●“华生,你没有陪我……”他的语气有些幽怨,我一时间难以回答,我不知道福尔摩斯是否能看出我眼中的难言晦涩,我只能扯出微笑,然后握住他和我一样满是皱纹的手说:“我有在陪你的,我一直在陪你的。”

●“你没有!”福尔摩斯语气见有些愤怒和委屈……我看着他的眼睛,瓦蓝的眼睛现在已经浑浊了,我知道我的蓝色眼睛也是一样。

●我低声说道:“抱歉,福尔摩斯。可我真的太累了……你知道我已经老了,腿上和肩上也很痛……”

●“可是我的华生不会老的!”

●“人总是要变老的,福尔摩斯……我们总得在岁月面前服老一点。”

●福尔摩斯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他挣脱开我的手,然后朝家的方向跑去。我费力起身想要追住福尔摩斯,可是他跑的太快了,就算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路上跌倒了好几次,我也依旧无法追住他。

●“福尔摩斯!”我提高声音想要喊住他,但他却一直跑着,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住。他一直跑着,我眼里感觉酸涩……我亲爱的福尔摩斯啊,明明是你没有陪我等我……

羊桃冰沙*

占tag致歉

抱歉打扰大家了】🌹


最近有点无聊想扩一些同好一起玩🥺


我是超蝙 ec 福华 德哈 拔杯铜仁女🥺

hp/神夏/dc 各类美剧英剧粉快来找我玩!!!


vx  nihaowoshijigu qq 2608197382


抱歉打扰大家了】🌹


最近有点无聊想扩一些同好一起玩🥺


我是超蝙 ec 福华 德哈 拔杯铜仁女🥺

hp/神夏/dc 各类美剧英剧粉快来找我玩!!!


vx  nihaowoshijigu qq 2608197382


酒肆里

用不同方式打开欧美圈CP

锤基


晋江:《穿越到地球后我和弟弟打了一架》

起点:《奥丁之下》

海棠:《哥哥的锤↑子》

名著:《封神演义》


韩剧:《奥丁的后裔》

日剧:《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艺片:《王冠》

恐怖片:《闪洛基》

悬疑片:《找不到的弟弟》

纪录片:《阿斯加德编年史》

灾难片:《匕首与肾脏》


盾冬


晋江:《注射血清后我受转攻了》

起点:《星条旗帜下》

海棠:《金属臂的正确佩戴方法》

名著:《冰柜梦》


韩剧:《请回答1941》

日剧:《复联双龙》

文艺片:《爱在布鲁克林》

恐怖片:《洗脑》

悬疑片:《谁吃了最后的六个李子》

记录片:《超级血清的...

锤基


晋江:《穿越到地球后我和弟弟打了一架》

起点:《奥丁之下》

海棠:《哥哥的锤↑子》

名著:《封神演义》


韩剧:《奥丁的后裔》

日剧:《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艺片:《王冠》

恐怖片:《闪洛基》

悬疑片:《找不到的弟弟》

纪录片:《阿斯加德编年史》

灾难片:《匕首与肾脏》



盾冬


晋江:《注射血清后我受转攻了》

起点:《星条旗帜下》

海棠:《金属臂的正确佩戴方法》

名著:《冰柜梦》


韩剧:《请回答1941》

日剧:《复联双龙》

文艺片:《爱在布鲁克林》

恐怖片:《洗脑》

悬疑片:《谁吃了最后的六个李子》

记录片:《超级血清的配制方法》

灾难片:《西伯利亚的列车》



铁虫


晋江:《我爸爸他人傻钱多》

起点:《庆年龄差》

海棠:《我和爸爸的性福生活》

名著:《不沉默的彼得》


韩剧:《机智的实习生活》

日剧:《先生,我可以喜欢你吗》

文艺片:《Sir》

恐怖片:《蛀牙与甜甜圈》

悬疑片:《三个蜘蛛侠》

纪录片:《托尼·史塔克自传》

灾难片:《未成年》



德哈


晋江:《向死对头表白后我成了救世主》

起点:《斗破格兰芬多》

海棠:《迷情剂的正确使用法则》

名著:《疤痕》


韩剧:《HP两个世界》

日剧:《花样少年》

文艺片:《纸鹤》

恐怖片:《青苹果味儿的迷情剂》

悬疑片:《白鼬》

纪录片:《马尔福家族——首位混血族长夫人》

灾难片:《魁地奇与摄魂怪》



GGAD


晋江:《和冤家结成血盟后我后悔了》

起点:《血盟》

海棠:《意乱情迷》

名著:《纽特的葬礼》


韩剧:《盖勒特即地狱》

日剧:《霍格沃兹-从此刻起,大家都是阿不思的哀悼对象-》

文艺片:《戈德里克山谷》

恐怖片:《谁是邓布利多最喜欢的学生》

悬疑片:《格林德沃的名单》

纪录片:《霍格沃兹一段校史——阿不思·邓布利多》

灾难片:《消失的纽特》



EC


晋江:《瘫痪之后我被卖废铁的捡回了家》

起点:《X的命名术》

海棠(詹一美亲笔):《**/***/*/**》

名著:《皮特罗漂流记》


韩剧:《吸铁男子埃里克》

日剧:《我命中注定的小钢盔》

文艺片:《海滩》

恐怖片:《头发》

悬疑片:《棋局》

纪录片:《悬浮体育场中的牛顿力学》

灾难片:《三建金门大桥》



ME


晋江:《分手后我解开了室友的表白代码》

起点:《代码之神》

海棠:《*****》(已被马总永久删除)

名著:《穿兜帽衫的男人》


韩剧:《孤独又傲慢的人:马克》

日剧:《近距离分手》

文艺片:《加州夜雨》

恐怖片:《夏令营》

悬疑片:《杀死肖恩》

纪录片:《你不知道的Facebook由来史》

灾难片:《马克的第10086个笔记本》



福华


晋江:《我的冤种室友今天复活了吗》

起点:《贝克街21号》

海棠:《囚禁医生》

名著:《思想殿堂》


韩剧:《听见你脑子里的声音》

日剧:《非自然复活》

文艺片:《烟斗与猎鹿帽》

恐怖片:《福尔摩斯一家——五福临门》

悬疑片:《雷斯垂德的真名》

纪录片(华生医生编剧):《胡子的生长过程》

灾难片:《苏格兰场平静的三个月》



CA


晋江:《所以和六千年的对家结婚了》

起点:《堕神》

海棠:《天使炖肉》

名著:《伊甸园》


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恶魔》

日剧:《天堂奇妙物语》

文艺片:《翅膀》

恐怖片:《寿司店已打烊》

悬疑片:《恶魔与天使接吻会烫嘴吗》

纪录片:《人类起源》

灾难片:《拒绝交流的天使》



亚梅


晋江:《作为一个不想翻身的奴隶我被主人压在了身下》

起点:《圆桌骑士之主》

海棠:《亚瑟王的剑↑鞘》

名著:《梅林》


韩剧:《当魔法师恋爱时》

日剧:《到了30岁还是处男,似乎会变成魔法师》

文艺片:《岛》

恐怖片:《格温的崛起》

悬疑片:《霍格沃兹究竟是怎么成立的》

纪录片:《亚瑟王》

灾难片:《小莫德雷德的体重》

                                                              

彩蛋是以上cp的bgm正确打开方式~

Шерлок.Холмс

《便条风波》相关注释及一些皮下声明

①关于俄文字母“m”和“y”,如下图:

左边是印刷体大小写,右边是手写体大小写,文中提及单词“wait”、“boy”以及“yours”都是小写。

[图片]

②每一贴会尽量按照故事中的时间线发出。譬如文章写“早晨八点”,就会在北京时间的八到九时之间发出。没有按照伦敦时间或莫斯科时间发出是因为我吃不消()

③参照苏版,福尔摩斯的情商和共情能力都会比较高,所以福的内心戏我写到比较伤春悲秋(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而苏花是个娇娇怪大家没意见吧?如果觉得ooc请留下评论,会考量意见综合整改。

④日后的语c都会按照以一个合集为单位的小故事发出,此外会增设一些互动环节。

⑤有谁愿意c苏花?(我.........

①关于俄文字母“m”和“y”,如下图:

左边是印刷体大小写,右边是手写体大小写,文中提及单词“wait”、“boy”以及“yours”都是小写。

②每一贴会尽量按照故事中的时间线发出。譬如文章写“早晨八点”,就会在北京时间的八到九时之间发出。没有按照伦敦时间或莫斯科时间发出是因为我吃不消()

③参照苏版,福尔摩斯的情商和共情能力都会比较高,所以福的内心戏我写到比较伤春悲秋(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而苏花是个娇娇怪大家没意见吧?如果觉得ooc请留下评论,会考量意见综合整改。

④日后的语c都会按照以一个合集为单位的小故事发出,此外会增设一些互动环节。

⑤有谁愿意c苏花?(我是一个独行侠,不加群亦没有亲友)如果有意愿c苏花或者有什么推荐人选的请评论告知。

Шерлок.Холмс

不知是不是我深夜忧郁的琴声打扰到他安眠,我走向早餐桌时,华生早已经裹着他的晨衣、抱着他的小茶杯坐在他的麦片粥前面了。他盯着盘子里那一摊惨绝人寰的白色糊状物出神,一看见我就像受惊的幼鹿那样耸了一耸,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

然后他不自在地挪开了视线,颧骨上红得烫人,活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我一看便知,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张糟糕的便条是我留下来的了——说实话,他只要稍微留神一下那垒俄文文件,他就能马上发觉那个“对我的字迹有所了解的恶趣味俄国人”就是我本人。

我向来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到他的对面,心不在焉地开始折腾盘子里那一摊麦片粥。

——你们看,甜麦片粥,糟糕透顶的......

不知是不是我深夜忧郁的琴声打扰到他安眠,我走向早餐桌时,华生早已经裹着他的晨衣、抱着他的小茶杯坐在他的麦片粥前面了。他盯着盘子里那一摊惨绝人寰的白色糊状物出神,一看见我就像受惊的幼鹿那样耸了一耸,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

然后他不自在地挪开了视线,颧骨上红得烫人,活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我一看便知,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张糟糕的便条是我留下来的了——说实话,他只要稍微留神一下那垒俄文文件,他就能马上发觉那个“对我的字迹有所了解的恶趣味俄国人”就是我本人。

我向来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到他的对面,心不在焉地开始折腾盘子里那一摊麦片粥。

——你们看,甜麦片粥,糟糕透顶的英式早餐,就像往嘴里灌进去一盘子黏腻的浆糊。而且,它为什么要装在盘子里呢?它们在扁平的盘子上溜来溜去,用勺子把它们舀起来送进嘴里就是我每天要面对的第一个挑战——为什么不把它们放进一只碗里呢——我之前难道从来不曾注意到这件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吗……

“歇洛克。”华生突然喊我。

甜麦片粥!但我还在想着,心烦意乱地挠了挠脑袋。

“歇洛克!”他又叫了一声。于是我终于毫无底气地抬起头来看他,同时挤出一个尽量真诚的笑容。

“歇洛克。”他飞快地看我一眼就再度低下头去,捻着他的勺子越说越小声(上帝啊,他可爱极了),“我想说……”

“什么?”

“我想说,”他又看了我一眼,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我想说,很抱歉,关于昨天的事……”

我保持着一贯的温和与镇定看着他,天知道我的心脏蹦跳得像一只发了情的母兔子。“哦,你不必道歉,我本不该用那样的把戏让你受惊……”

“不,歇洛克。”听到我这样说,我的医生终于不再像个小姑娘那样躲闪着不肯看我,而是直视着我的眼睛,无比清晰地对我说道:“我要谢谢你的好意,歇洛克。但是我想,也许我不需要刻意的浪漫。”

他眨眨眼睛:“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足够啦。”

于是我像个呆头鹅那样愣住了几秒钟,然后在顷刻间释然了,同时陷入到不可自拔的感激与倾慕之中去。

我为我的幼稚感到深深地愧怍。

而我的约翰……他是一个怎样体贴宽容、忠诚善良的朋友!他如若再对我微笑一次,毫无疑问,我会立即为他神魂颠倒。

我想我一定是极尽夸张地笑起来了,也许我的嘴角咧到了耳朵边,没准我还笑出了声。

谁知道呢?

我只知道我们把那张便条丢在随便哪里,然后一起愉快地吃完了早餐。


//便条风波fin. 

池鱼
Sherlock 你 好 开...

Sherlock 你 好 开 心


(到底谁结婚

Sherlock 你 好 开 心




(到底谁结婚

goldfish.金鱼

【福华】黑猫夏利(1)

#在百度福华吧上看到的梗,以猫的视角写同人文

#你以为写猫实则写人哈哈哈

#一如既往地可能ooc

—————————————

hi,我是一只黑猫,黑猫夏利。

我本是一个凶手的猫,不过夏洛克·福尔摩斯把那凶手送进了警局,然后又收养了我,把我叫做夏利。

以他的话来说:当做纪念。

而至于为什么我会打字,这还得是夏洛克的功劳,他闲着没事时会教我打字,我觉得他多多少少有些精神不正常。

刚来到221B的时候,夏洛克一个人住,我每天看着他在房间里踱步,思考,可能也见过他“发疯”。

后来,一个叫约翰·华生的人进来了。

我听他们说约翰是夏洛克的室友,呵呵!拜托,我...

#在百度福华吧上看到的梗,以猫的视角写同人文

#你以为写猫实则写人哈哈哈

#一如既往地可能ooc

—————————————

hi,我是一只黑猫,黑猫夏利。

我本是一个凶手的猫,不过夏洛克·福尔摩斯把那凶手送进了警局,然后又收养了我,把我叫做夏利。

以他的话来说:当做纪念。

而至于为什么我会打字,这还得是夏洛克的功劳,他闲着没事时会教我打字,我觉得他多多少少有些精神不正常。

刚来到221B的时候,夏洛克一个人住,我每天看着他在房间里踱步,思考,可能也见过他“发疯”。

后来,一个叫约翰·华生的人进来了。

我听他们说约翰是夏洛克的室友,呵呵!拜托,我们猫没那么傻,我可以看出来他们多多少少有点问题!

约翰不在时夏洛克会疯的,他会紧紧抱住我蜷缩着坐着,等他时又睡倒在沙发上,这种情况我会给他拉个被子,要不然会着凉的。

约翰在时嘛……也好不到哪去。夏洛克这个高智商(直)反社会(男)人类总会惹约翰生气,他还会搞恶作剧,比如故意把约翰灌醉然后压到床上,这时刺激的就来了!我总会饶有兴致地坐在旁边看着他们,欣赏着,如果这场景值得欣赏的话。

约翰来时夏洛克总想把我的名字改成约翰尼,但是在约翰的“压迫”下也没再说什么。

——夏利就夏利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