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福尔摩斯探案

926浏览    19参与
氢氧化钾
《持家能手》《灰尘的作用》 你...

《持家能手》《灰尘的作用》

你可以永远相信华生√

《持家能手》《灰尘的作用》

你可以永远相信华生√

恶疾患者

2021年了还会有人看84版的福尔摩斯吗🤔

2021年了还会有人看84版的福尔摩斯吗🤔

山外小雨

平行世界

第二章

 “什么?”华生愣了愣,“日记?哦日记,等等,日记?”

  华生像个复读机一样说了好几遍,随后反应过来,“是说买新的日记本吗?但是同学...”华生说:“我从来没说过我要买日记啊。”

  就像刚刚他自我介绍他的名字时,他也没有说出他的兴趣爱好什么的,这个人怎么一针见血地说出他空闲时最常做的事?

  他耸耸肩,语气好像今天天气真好啊一样平常,“很简单,是你的手心与手背的交界处的墨水汁与中指凹陷告诉我你经常写东西,而且时间非常的长久,一天不落的,当然可能在特殊的的时候停笔。一个学生要是长时间地写东西那么要么是写作业...

第二章

 “什么?”华生愣了愣,“日记?哦日记,等等,日记?”

  华生像个复读机一样说了好几遍,随后反应过来,“是说买新的日记本吗?但是同学...”华生说:“我从来没说过我要买日记啊。”

  就像刚刚他自我介绍他的名字时,他也没有说出他的兴趣爱好什么的,这个人怎么一针见血地说出他空闲时最常做的事?

  他耸耸肩,语气好像今天天气真好啊一样平常,“很简单,是你的手心与手背的交界处的墨水汁与中指凹陷告诉我你经常写东西,而且时间非常的长久,一天不落的,当然可能在特殊的的时候停笔。一个学生要是长时间地写东西那么要么是写作业,要么是圣经,要么就是日记了。但你身上的衣服很是简单,至少穿了三年以上还有淡淡的油麦花的气味,这让我想起来在英国的特林斯坦地区,那里的油麦花特别多,不仅如此,那里多是畜牧业,那么你是一位农场主的儿子了。你不会去贫民儿童学校,但也没有去教区学校,你是在家自学,请问一个在家里学习的人哪里来的作业给他留?所以你不可能会写作业,那么只有日记了。”

  他的语速特别快,声音也很低沉,好像刚经过变声期,恰好他们坐在最后一排,不然让他说这么多话生物老师一定会发现他们两个没有认真听课。

  华生听的惊叹又惊奇,没错,他说的一点没错,不仅如此,还说出了他的父亲是个农场主,他的一家人就住在他说的特林斯坦地区,那里的油麦花的花香特别重,即使华生洗了这旧衣服不下三次这花香还是顽固的存留在上面。

  “呃嗯,是的,你说的一点没有错,”华生毫不吝啬的赞赏他,“但你怎么确定我没有写圣经呢?”

在全英国,几乎所有人都非常信仰基督教,这是在中世纪或者更长时期留下的宗教,贵族、平民都是传统的基督教教徒,抄圣经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他怎么这么确定他没有抄或者知道他从来没抄过圣经?

  他眉头皱了一点,看起来像个装作成熟大人的小孩子一样,语速又快了一点,“你身上没有一点基督教徒该有的东西,比如十字架的项链,或者领子上带有十字架图案的衣服,不是基督教徒,不信奉宗教自然没有抄圣经的意义。”

  说的没错,华生的母亲是基督教徒,但他却不是,更何况他前世是中国人,对西方的文化并没有很感兴趣。

  多么令人难以置信啊!他统统说对了,华生嘴巴微张,眼睛眨了又眨,“.....Well,amazing.”

  “什么?”他好像很惊讶。

  “呃,我是说....很厉害,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够通过细节就能知晓全概的人了,而且你还是个高中生!”华生真情实感地赞叹着,眼里看他都发着光。

  “...就这样吗?”他又问道。

  华生愣了一下,认为他的赞美可能太口头了,连忙解释道:“当然不仅如此,我都想拍手叫好,但现在在上课,会引老师注意的。我下课就给你鼓掌,你实在太厉害了。”

  “啊,对了,我叫约翰·华生,确实是从特林斯坦那里过来的。恕我冒昧,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同学眼神看着他,绿宝石般的眸底复杂地看着他,缓缓说出他的名字:“夏洛克·福尔摩斯。”

  在下课前华生便没有再和他的同桌说话了,原因是刚刚他们的谈话非常融洽(华生认为的)以至于他在上学第一天光明正大的不听生物课,笔记上一字没写,与他旁桌上密密麻麻的笔记相比,华生实在是汗颜,不敢再溜号了。

  但夏洛克完全不一样,华生在听课时是边写边抄边看,他是就跟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坐姿非常正确,眼睛看着桌子,差点让华生以为他旁边的是个雕像。

  下课后,华生果真给他厉害的同桌鼓了十秒钟的掌,但他还未说话,夏洛克便趴在桌子上了。

  华生:“...你是在生物课没睡好吗?”

  “我没睡觉。”夏洛克转身,左手示意华生看他的右耳,“我在测试声波在固体传播的准确度,你在自我介绍时打扰我了。”

  “....给你添麻烦了。”

  受教了,头一回听到学生趴在桌子上除了睡觉还有这种理由。

  静默一会儿,华生又开始找话,“你不记笔记可以吗?”

  夏洛克:“你是说刚刚的幼儿知识吗?我三岁就学完了。真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要在快成年的时候才教这么幼稚的东西。”

  “......”华生感觉自己被鄙视了。

  “顺带一提,那个站讲台上自以为是的男人在离下课还有一分钟前说的孩子为什么像父母的融合说里的“某种液体”根本是错误的,卵细胞和精子的融合才是答案的前身,可是可恶,该死的,卵细胞和精子不过是媒介,里面有什么东西的相融才是真相!”

  夏洛克完全忘了刚刚固体中声波的实验,自顾自地说话直接把他的新同桌晾在一边。

  华生眨眨眼,“也许你说的是对的,请原谅老师的失误吧,毕竟他也不过是个将伟大科学家研究出来的东西传给我们的....媒介。”华生斟酌用词表现自己的尊重师长。

  相比之下夏洛克一点也不留情,“或许吧,但是在他并不是在为了与一个有夫之妇约会不迟到才在最后教错学生的情况下,他才勉强有当媒介的资格。”

  “....不可能吧,威廉先生看起来很温柔的。”

  夏洛克不赞同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用看起来很温柔就直接定义他是一个好好先生了?所有内心腐败之人他们最会的就是伪装自己成一个好好先生了,否则一个盗贼凶悍的在外惹事就算苏格兰场的警察是个饭桶至少不是瞎子。”

  “......”他一个小时之内骂了几个人了,有没有把他骂进去?

  ”那好,你是怎么看出来威...他在与有夫之妇约会?”

  夏洛克惊讶地看着他,“哦天啊什么?你与他一同站在讲台上的时候你离他那么近竟没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吗?”

  “香水味?不,可能是我身上油麦花的气味更重所以覆盖掉了。”

  现在是下课期间,华生的新同学并没有跟他打招呼,看着他的眼神仿佛在看正与大魔王打斗的武者,眼里充满着敬佩与同情。

  教室没有老师镇压,开放的西方孩子直接到了操场玩去了,独留他与夏洛克讨论别人见不得光的隐私。

  大魔头夏洛克:“他身上的香水品牌是新出的,价格不菲,而且专为妇女使用,说明了他不仅勾搭的是个妇女,甚至还是个贵妇,哦或许你认为可能其他的快要结婚的小姐也会买这款,但想想他的发尾和他的西装吧。”

  华生努力的想,“呃,他身上的是灰色的西装,看起来很旧...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不仅如此,还很少打理,因为他连胸口的黄油渍都未洗净,如果他有未婚妻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在五十多名学生面前丢脸的。他的发尾处有一小截蕾丝边,那个蕾丝边的布料是用黑珍珠粉染洗的,他认为自己的发色同为黑色就能放松警惕了吗?哼。”

  伴随着“哼”的尾音,夏洛克的左眉微微抬起,青涩的五官张扬活力,他像是看到了一个正在伪装成鹤的蠢鸡一样,眼里充满讽刺。

  哦天啊,华生想着。

  他的同桌一定是个天才。


山外小雨

平行世界

第一章你马上要买新的日记本了


   世上的一切东西都可以出现,同理,世上的一切事件都可以发生。

  包括穿越这种俗套了的东西。

  直到现在,约翰·华生都在感慨这件事,然后面无表情地辅导他儿子的作业。

  哈尔克在三岁时就表现出来和他父亲一样的天赋了,他至今都觉得交朋友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我写不出来,妈妈。”哈尔克生无可恋地说着,面前是一张张空的草稿纸。

  “可这是你的作业,哈尔克。”约翰说,“我不想再从你的老师...

第一章你马上要买新的日记本了

 


   世上的一切东西都可以出现,同理,世上的一切事件都可以发生。

  包括穿越这种俗套了的东西。

  直到现在,约翰·华生都在感慨这件事,然后面无表情地辅导他儿子的作业。

  哈尔克在三岁时就表现出来和他父亲一样的天赋了,他至今都觉得交朋友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我写不出来,妈妈。”哈尔克生无可恋地说着,面前是一张张空的草稿纸。

  “可这是你的作业,哈尔克。”约翰说,“我不想再从你的老师口中说你的作文有些论文了。”

  “我又不擅长抒情,我从来没有和朋友来过一次初遇,因为我没有朋友。”

  作文的题目是《和朋友的初遇》,题目清晰,典型的记叙文,这本该是上周交完的作业,但哈尔克硬是把它写成论文,里面写满了对人类之间需要友谊的批判和客观说明,让他的老师忍无可忍向他告状。

  “你可以上网看他们怎么写的,然后你再跟着模仿,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哈尔克假装没听见,“妈妈,你和爸爸是怎样初遇的?”

  “这....”约翰右手撑着下巴,手肘倚在桌角旁,想着在不误导小孩子的前提下讲出来。

  “当年妈妈十五岁,刚转入市高中,老师让我这个转校生坐到最后一桌,啊,这不是老师故意的,只是因为我错过了开学的时间,位置早就分好了。”

  “后面共有三个空位,我选了周围最空旷的位置。”

  “我右桌的男同学一直在睡觉,我也没有为我是他同桌的事强逼他起来来自我介绍,所以我在认真地听生物学课的时候,他突然像僵尸猛弹跳的样子真是吓我一跳。他说...”

  “You need to buy a new diary,是吗,妈妈?”

  “啊...”约翰惊讶,“你怎么知道?”

  “在爸爸装案子的最底下,一共有十五本日记和三百零五张信纸。第七本日记的第一页就是那日记的主人说的在新学校的事。”哈尔克眼睛看着她,“妈妈,你是那日记的主人吗?还是你随便糊弄我的?”

  约翰不知该说什么,是该感叹哈尔克的记忆力和他父亲一样强,还是惊讶他竟然一个不落地收集了他在十二岁开始写的日记,最后,他终于反应过来,“既然你知道了,那么...”

  “快去写作业吧,哈尔克。”

  “.....切。”

  夏洛克·福尔摩斯从英国的另一边回来的时候,手中还紧抓着在另一边的坟墓上的泥土,他脸色严肃,嘴上神神叨叨地“哦....快啦快啦,为了让里面的微生物能不被憋死我可是从未放下过...嗯,应该放在那里好呢……嗯,还是骷髅旁吧,要不在哈尔克床边也可以....”

  哈尔克:“我不介意把它扔进厕所里实验。”

  夏洛克回头看他一眼,又翻起客厅找看起来大一点的培养皿,“哈尔克,这是你第三次被老师打电话写作文了,还有,被随便碰我的装有案子的档案...奇怪,我的培养皿呢?”

  哈尔克边写边说:“那就请不要再把人的眼珠子装进我的水杯里了,我也不想要别人随便乱碰我的东西。....昨天妈妈清洗完的培养被她塞进沙发底下了。”

  “好孩子,”夏洛克随口夸赞一下,然后找培养皿了。

  “等等,”夏洛克转身,“你身上的灰尘告诉我你看了我的日记。”

  哈尔克眼神鄙视地看着他,“那是妈妈的日记,爸爸,你没有在妈妈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她的日记私自藏起来的权利。”

  “噢,”夏洛克不在意,他耸耸肩,“没关系,他会原谅我的,或者说他不会在意的。”

  哈尔克眼神游离了一下,“果然世上的初遇什么的最难以捉摸了。”

  

  “约翰·华生先生,请到后面选一个位置吧。”

  在众目睽睽之下,十五岁的少年华生向前慢慢地走,最后走到其中的一个位置,放下书本后,华生听到了非常明显的抽气声和更加明目张胆的目光。

  “...真是难以置信,三个空位里就选这一个。”

  “我敢打赌他肯定做不了五天。”

  “五天太长了,格丽娜只坐三天不到便要求换坐了。”

  “哦,那个怪胎...”

  .....“安静。安静。”老师拍着讲台,“既然这样,华生,那里就是你的位置了,请坐。”

华生听着心里有点胆战,又有些不解,但他并没有换位置,因为剩下那两个空位又隔了两排的位置,要走过去还得绕一大圈,华生不想引人瞩目,便迟疑的坐在了那里。

  他旁边有一个正在趴桌子睡觉的男同学,头发微微打卷,看起来杂乱又整齐。

  这位置是在最后一排,但没关系,这里的学校是贵族学校,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图书馆,游泳馆,学科的实验室统统齐全,就连教室的布局都是扇形的层次阶梯结构,一阶更比一阶高,不用担心有像中国学校一样在后面看不到的尴尬情况。

  华生深呼一口气,缓解心中的紧张。从近到远看到周围密密麻麻的五颜六色的后脑勺,看到前方白人种教师口中标准的英文口音,心里一片恍惚。

  竟然真的考上了。

  这入学考试难的要死的贵族学校—公校。

  感谢他的那么努力的考上大学的前世,让他能在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知晓一点点未来的东西。

  “请大家拿出生物书....”

  华生回过神,然后掏出刚刚拿到的生物书,手随便拿着一只笔听着老师讲课。

  挺无趣的,因为那些是中国初中交给学生的知识。但这是目前英国最好的一种学校了。

  在英国的维多利亚时期,共有三种学校。

  第一种是贫民儿童免费学校,那里专收贫民、酗酒、罪犯,以及继父继母的孩子。那里的孩子能免费得到教育,学好字后便要求阅读抄写圣经。当然了,教育深度也是非常低的。

  第二种便是教区学校,教区济贫院是为那些没能被送出去做学徒的孩子们提供教育的,然而这项职责并没有被充分地履行。一些济贫院为达到要求,将儿童送往伦敦郊区为贫困儿童设立的“伦敦中心地区学校”。

  第三种便是最好的贵族学校—公校了。这里的学生全是他们那些精英的父母送进去的,既有教育深度,又有非常广泛的学习空间。华生也是很恍惚自己竟然真的考进去了。

  正当华生愣神之际,那旁边的男同学突然像僵尸一样跳起吓了华生一大跳,嘴里的惊叫硬是被他塞进喉咙里。

  他的后脑勺微卷,前额的也是微卷,但刘海下有一双浅色的眼睛,眸色随温柔,但是个倒钩的鹰眼,被他盯上仿若被当作猎物一般心里震颤。

  他从华生的头顶看到鞋底,最后停留在他手中的笔,说:“You need to buy a new diary.”


山外小雨

平行世界

神探夏洛克

简介:他曾经是一名中国人,高中时报考了理科,成绩一列前茅,考入优秀的理工大学,期间发表了许多卓越的论文,但不幸的是,他得了遗传性心脏病,去世了。

一睁眼,便发现自己竟然出生在英国的维多利亚时期,工业大革命的鼎盛时期……

可惜那里没有电脑,啊,还有手机。

约翰·华生“......”


神探夏洛克

简介:他曾经是一名中国人,高中时报考了理科,成绩一列前茅,考入优秀的理工大学,期间发表了许多卓越的论文,但不幸的是,他得了遗传性心脏病,去世了。

一睁眼,便发现自己竟然出生在英国的维多利亚时期,工业大革命的鼎盛时期……

可惜那里没有电脑,啊,还有手机。

约翰·华生“......”


西可纳特

英语考试写得快,后面剩了一节课时间,在卷子上为新脑洞写了一段对话——


"—I just cannot figure it out. Why would she—"


"Calm down,brother mine. She’s not as smart as she was,that’s the whole thing ,and I ...

英语考试写得快,后面剩了一节课时间,在卷子上为新脑洞写了一段对话——


"—I just cannot figure it out. Why would she—"


"Calm down,brother mine. She’s not as smart as she was,that’s the whole thing ,and I have to say it’s better."


"Being a goldfish?"


"A Holmes Goldfish. You should let your friend write it down—you know—in his 'stories', as another confusing case. People will love it."


"I’m not joking.”


"Me neither. Now, go to act a nice big brother. You see, Eur—Enola admires you so much.Go on."


"—sometimes I find it really hard to communicate with you ."


"Gald to know."


就,根据tag猜剧情,😂

白桃

复活⑧【福华约会?】

“这个东西说来话长,是内阁制定的,且不可修改,里面涉及了几乎全伦敦的所有职业,如果这个东西,被有心之人偷盗后果不堪设想。”葛莱森虽然有一些迟疑,但还是告诉了福尔摩斯。

“您需要我的帮助吗,警官先生。”

“如果您能帮助我们,那就再好不过了。”

“搞得像我第一次帮您似的,您放心,既然这个情报如此重要,那我一定不会让它落入有心之人的手里。”

“有福尔摩斯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仅代表警方向您表示感谢!”


第二天。

华生刚刚起床就得知福尔摩斯一大早就出门了。

于是,

他在国王街道的咖啡店喝咖啡时看到了福尔摩斯。

刚刚开始他还不敢认出来:福尔摩斯穿了英式的粉色公主裙,他将他的脸易容...

“这个东西说来话长,是内阁制定的,且不可修改,里面涉及了几乎全伦敦的所有职业,如果这个东西,被有心之人偷盗后果不堪设想。”葛莱森虽然有一些迟疑,但还是告诉了福尔摩斯。

“您需要我的帮助吗,警官先生。”

“如果您能帮助我们,那就再好不过了。”

“搞得像我第一次帮您似的,您放心,既然这个情报如此重要,那我一定不会让它落入有心之人的手里。”

“有福尔摩斯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仅代表警方向您表示感谢!”


第二天。

华生刚刚起床就得知福尔摩斯一大早就出门了。

于是,

他在国王街道的咖啡店喝咖啡时看到了福尔摩斯。

刚刚开始他还不敢认出来:福尔摩斯穿了英式的粉色公主裙,他将他的脸易容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不得不说福尔摩斯的易容术真是高超极了,半点看不出来他以前脸的痕迹。

可是华生看见福尔摩斯那双眼睛,那眼睛中含有一些莫名其妙谁也说不清的特质,是专属于福尔摩斯的。

福尔摩斯的眼睛算不上大,但是像刀子一样锐利,而且眼神十分坚定,像是他什么都无法改变的意志力,无人可以模仿,无人可以超越。

华生只需一眼就知道,那一定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但华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去打扰他,福尔摩斯一定是在跟踪莫里亚蒂。

于是华生只一边喝咖啡,一边继续看着他的报纸。

两个小时后。

“先生,您的对面有人吗?”声音悦耳动听,是专属于少女的清脆,他的报纸旁也出现了粉色的裙摆,华生抬起头,欲拒绝。

“抱歉……福尔摩斯?!”

“天哪,我亲爱的华生,你居然认出我来了,看来我的易容术是退步了。”福尔摩斯笑了笑,半开玩笑的说。

“哦,我的老天,你快坐下吧。”

“谢谢,先生。”福尔摩斯小心的扶住裙摆,坐在了华生对面。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华生怕福尔摩斯还在跟踪莫里亚蒂,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俩能听见。

“哦,没事儿,我今天已经成功跟他混了个脸熟,今天的目标已经很圆满的完成了,看见了你,想跟你一起喝杯咖啡而已。”

“哦,我的老天,福尔摩斯,你果然从不让人失望。”

“先不说这个了,waiter,来一份你们家的招牌烤土豆,加少许黄油,谢谢。”福尔摩斯招了招手对服务员说。

“你吃土豆干嘛?”华生疑惑不解,在他看来,福尔摩斯的每一步都是精打细算的,根本不会出现逻辑外的事,也根本不会干一些意义不大的事情。

“怎么?吃个土豆都要惊讶吗?他们家土豆很好吃的。”

“不,我亲爱的,只是这样的你很少见。”

“哦,华生如果人生中每件事情都是按部就班的,那岂不真的太无趣了吗?我热爱侦探工作,但仅仅代表我热爱它,虽然热爱,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们得学会发现生活中的小确幸,比如说贝斯叔叔家新进了烤松饼,TEMU阿姨家的红茶很好喝,还有Rohm他们家的炸鱼薯条,而你所在的咖啡馆烤土豆最富盛名,我亲爱的,你得学会放松。”

“哦,我亲爱的福尔摩斯,不做侦探时的你真的不一样,但很好。”

他们说话间烤土豆已经上来了。

“你要来点吗,亲爱的?”

“不了,谢谢。”

服务员上完烤土豆之后还没有走,而是恭敬的问了一句:“今天情侣打八折,只要再来一份甜点,你们就可以拥有了哦。”

华生和福尔摩斯一时都有些哭笑不得。

华生抢先说,“不……”

华生还没说完,福尔摩打断道:“那就再来一份草莓蛋糕,谢谢!”

华生一脸懵“福尔摩斯你……”

“难道不好吗?省点钱挺不错的。”福尔摩斯笑道。

“好是挺好的,可……”

“也不能糟蹋了我这一遭易容术吧,就当是回本了。”

华生这下真的无fuck可说了。








白桃

复活⑦【重要情报】

“人命?”华生疑惑道。

“伦敦只要是大点儿的命案,几乎全都是他在背后指使。”

“而且像他那种性格,你觉得他现在可能不去做坏事吗?坏人是不可能轻易金盆洗手的。”福尔摩斯肯定的说。

“他不是已经得到了米娅楠小姐吗?”

“他和那个蠢蛋伯爵不一样,那个蠢货重欲,而他对女人一点欲望都没有,撩拨米娅楠小姐只不过是顺手。”

“顺手?”

“对,要不就是为了他们家的权势,我曾经在调查莫里亚蒂的时候了解过他,他对做一些犯法的事跟我对做侦探一样,是深深的执着与畸形的热爱。”

“可是伦敦最近很太平,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所以说这不正常,我们必须得提前他一步,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华生很疑惑,...

“人命?”华生疑惑道。

“伦敦只要是大点儿的命案,几乎全都是他在背后指使。”

“而且像他那种性格,你觉得他现在可能不去做坏事吗?坏人是不可能轻易金盆洗手的。”福尔摩斯肯定的说。

“他不是已经得到了米娅楠小姐吗?”

“他和那个蠢蛋伯爵不一样,那个蠢货重欲,而他对女人一点欲望都没有,撩拨米娅楠小姐只不过是顺手。”

“顺手?”

“对,要不就是为了他们家的权势,我曾经在调查莫里亚蒂的时候了解过他,他对做一些犯法的事跟我对做侦探一样,是深深的执着与畸形的热爱。”

“可是伦敦最近很太平,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所以说这不正常,我们必须得提前他一步,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华生很疑惑,开始一样一样的排查,“金钱?权势?女人?”

“他对金钱没有欲望,权势吗?他根本不需要,他可以做掉任何一个高官,权势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福尔摩斯冷静的分析。

“那怎么办?他完全就像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一样。”华生迷茫了。

“不,他喜欢一些刺激的东西。”

“刺激?”

“亲爱的,拍个电报给警方,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比较重大的情报。”福尔摩斯仿佛想到了什么对华生说。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

“请进……格莱森?”

“是的,我亲爱的福尔摩斯,晚上好。”葛莱森摘下了礼帽,微微的鞠了一躬。

“您有什么事吗?”

“有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关于伦敦今后十年的发展,涉及经济,军方,内阁,还有警方,还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关系,,最新情报,已经有一股神秘的组织盯上了它,我是专门请您保护它的”

福尔摩斯转头向华生,“听见了吗?我亲爱的,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什么曹操?”葛雷森疑惑问道。

“没什么,警官先生,哈德森太太今天买了新鲜的鳕鱼和嫩兔肉,您介意一起吃个晚饭吗?”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福尔摩斯先生。”

“好的很,华生,请帮忙和房东太太说,就说我们来了一个客人,请她再准备一份晚餐。”

“好的,我亲爱的。”

饭桌上。

“哦,我亲爱的华生,你难道不觉得今天的炸鱼薯条真的很好吃吗?”福尔摩斯惊喜的说道。

“是的,我亲爱的福尔摩斯,嫩兔肉也很不错。”华生一边夹了一块嫩煎兔肉,一边评论道。

“恕我直言,伦敦的餐饮真是糟糕透了,哈德森太太算是全伦敦做饭最好吃的房东太太了。”福尔摩斯笑道。

“我亲爱的福尔摩斯,您把我留下来应该不止是吃饭吧?”葛雷森道。

“当然,我亲爱的先生,我想向您请教一件事情,那封情报主要内容到底是什么?”








白桃

复活⑥【莫里亚蒂还活着】

回到了公寓。

华生终于忍不住了,又问了一遍。

“怎么,就许我活着,不许他命大吗?莫里亚蒂还活着很正常。”

“可是他手上还沾着那么多的人命,上帝难道不会收了他去吗?”

“你以为上帝真的像电影里面说的那样吗?正义有的时候,会迟到很久,而上帝本人却很爱看悲剧。”

“可是福尔摩斯,这样的话你就很危险了,谁知道他想不想再杀你一次”华生已经被福尔摩斯上次的死吓到。

“既来之则安之,不必担心我。”

“那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米亚楠……”

“很显然我亲爱的华生,莫里亚蒂像格鲁纳男爵对维奥莱特·德·梅尔维尔一样用爱控制住了米娅楠小姐。”

“真是不幸”

“女人就是...

回到了公寓。

华生终于忍不住了,又问了一遍。

“怎么,就许我活着,不许他命大吗?莫里亚蒂还活着很正常。”

“可是他手上还沾着那么多的人命,上帝难道不会收了他去吗?”

“你以为上帝真的像电影里面说的那样吗?正义有的时候,会迟到很久,而上帝本人却很爱看悲剧。”

“可是福尔摩斯,这样的话你就很危险了,谁知道他想不想再杀你一次”华生已经被福尔摩斯上次的死吓到。

“既来之则安之,不必担心我。”

“那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米亚楠……”

“很显然我亲爱的华生,莫里亚蒂像格鲁纳男爵对维奥莱特·德·梅尔维尔一样用爱控制住了米娅楠小姐。”

“真是不幸”

“女人就是这样,最容易被爱这种奇怪的精神力量捆绑,明知前方多么危险,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向危险走去。”

“我们要帮那个可怜的女人吗?”

“爱这种东西最难斩断了,上次格鲁纳男爵是因为实在十恶不赦,所以最后梅尔维尔小姐才会跟他退婚,可是莫里亚蒂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米娅楠小姐的事,而且我的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老天收走呢。”

“那我们怎么办?上次您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再经历一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莫里亚蒂的手里可有许多条人命呢。”



白桃

复活⑤【莫里亚蒂?】

那是一栋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的别墅,米亚楠在大厅殷勤地接待了华生和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本来对房子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兴致缺缺地扫了一眼,但好像看见了某样东西,表情突然变得奇怪。

“福尔摩斯先生,不知……”

“莫里亚蒂不是什么好人,亲爱的女士。”

米娅楠吃了一惊,“您……”

“莫里亚蒂不是好人,您应该清楚,应该慎重的对待这段感情。”

米亚楠恢复了镇定,只笑了笑说:“可是我爱他。”

“他是谁,背后代表了什么,我猜你应该很清楚。”

“那又如何?”

“既然您如此执着,那么抱歉,我不再接您的案子了,您……珍重。”

“安妮,送客!”

米娅楠变了变脸色,脸上出现了不耐。

华生听见莫里...

那是一栋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的别墅,米亚楠在大厅殷勤地接待了华生和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本来对房子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兴致缺缺地扫了一眼,但好像看见了某样东西,表情突然变得奇怪。

“福尔摩斯先生,不知……”

“莫里亚蒂不是什么好人,亲爱的女士。”

米娅楠吃了一惊,“您……”

“莫里亚蒂不是好人,您应该清楚,应该慎重的对待这段感情。”

米亚楠恢复了镇定,只笑了笑说:“可是我爱他。”

“他是谁,背后代表了什么,我猜你应该很清楚。”

“那又如何?”

“既然您如此执着,那么抱歉,我不再接您的案子了,您……珍重。”

“安妮,送客!”

米娅楠变了变脸色,脸上出现了不耐。

华生听见莫里亚蒂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鬼知道他听见这个名字有多震惊,他永远不会忘记得到福尔摩斯死去时的心疼与绝望,他对于福尔摩斯已经是一种习惯,而福尔摩斯对于他又何尝不是一种习惯?

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个朋友。

很长的一段时间,华生都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总会不自觉地想起福尔摩斯。而在刚刚得到福尔摩斯逝去的消息时,以前被子弹打断胳膊时,皱都不皱一下眉的华生眼眶不自觉地就湿润了。

导致现在一听到莫里亚蒂这个名字,心脏就不自觉地抽动,甚至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他本人想马上就问福尔摩斯,可是场合不对,什么都不对。

于是他忍了下来,一出别墅的大门,华生终于忍不住了,声音微微颤抖的问道:“福尔摩斯,莫……”

福尔摩斯仿佛知道华生想要问什么,“回公寓再说。”声音甚至可以说是严厉。


白桃

福华长篇同人【复活】①【安宁平静】

【第一次尝试写长篇】

【就想到了福华】

【文笔是真渣】


又是一天阳光明媚的清晨。

这些天伦敦很是安静,没有出任何的岔子也没有任何的大案子,顶多有些小偷小摸,警属的那些人虽然处理大案子子不行,但是这些简单的案子还是可以的,并不需要福尔摩斯的智慧发挥作用。

福尔摩斯闲着无聊,整日整日的坐在他的椅子上,依靠吗啡与大麻保持自己的清醒,华生本来以为这样福尔摩斯会健康的长一些肉,结果却恰恰相反,福尔摩斯一日一日的瘦了下来,甚至比他忙那些大案子不吃不喝的时候瘦的更快。

“哦,我亲爱的华生,再这样下去我的脑子怕是要退化了,真令人难熬,伦敦不该这么太平的,那些人怎么会甘于寂寞,而不去做一些有...

【第一次尝试写长篇】

【就想到了福华】

【文笔是真渣】



又是一天阳光明媚的清晨。

这些天伦敦很是安静,没有出任何的岔子也没有任何的大案子,顶多有些小偷小摸,警属的那些人虽然处理大案子子不行,但是这些简单的案子还是可以的,并不需要福尔摩斯的智慧发挥作用。

福尔摩斯闲着无聊,整日整日的坐在他的椅子上,依靠吗啡与大麻保持自己的清醒,华生本来以为这样福尔摩斯会健康的长一些肉,结果却恰恰相反,福尔摩斯一日一日的瘦了下来,甚至比他忙那些大案子不吃不喝的时候瘦的更快。

“哦,我亲爱的华生,再这样下去我的脑子怕是要退化了,真令人难熬,伦敦不该这么太平的,那些人怎么会甘于寂寞,而不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华生有些好笑,“我亲爱的福尔摩斯,你难道不希望伦敦太太平平的吗?”

“不,我希望太平,可是没有哪个地方会是一直太平的,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太平与安宁,人的本能就是爱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否则人生会多么无趣啊!”

“我亲爱的福尔摩斯,你肯定是以前忙的太狠了,形成了一种习惯,您现在需要改掉这种习惯了,您的岁数已经不小了,不是个小伙子了。 ”

“我亲爱的华生,别说了,如果你愿意把柜子上的吗啡递给我,我会感谢你的。”

华生知道犟不过他,只得照做,“给你,说真的福尔摩斯,大家都需要安宁,没有多少人愿意惹事的,再说了,您这么出名,在伦敦城几个人不知道您,做事儿也得掂量掂量吧,而且大案子又不是天天有,安静几天也很正常。”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说实话,华生我也希望伦敦一直太平,毕竟我又不是特别缺钱,乐趣嘛,也可以找其他的,但这可能不太可能,你是个医生,精通人的身体结构,却不太了解人的本性。”

“那我拭目以待了。”



【第一次写福华同人】

【也是第一次尝试长篇的同人文】

【多有不足,望多指教。】

【关注不迷路】

【卑微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啊啊啊啊】




肯黎

书摘 /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1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1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译本

《血字的研究》

以前就看过了,再看一遍还是觉得整个探案的过程十分巧妙,福尔摩斯在郊外独栋公寓的行为和反应也一直停留在记忆里,他敏锐的洞察力和细致的观察力让人难以忘却。所以这次看的时候除了赞叹之外,又多了分亲切感。

>>>

1.日光底下无新事,都是前人作过的。

2.在平淡无奇的生活纠葛里,谋杀案就像一条红线一样,贯穿在中间。

3.福尔摩斯说:“一个人如果要想说明大自然,那么,他的想象领域就必须像大自然一样的广阔。

4.一个逻辑学家并不需要亲眼看见或者听说过大西洋或尼加拉瀑布,从一滴水上他就能推测出它...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1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译本

《血字的研究》

以前就看过了,再看一遍还是觉得整个探案的过程十分巧妙,福尔摩斯在郊外独栋公寓的行为和反应也一直停留在记忆里,他敏锐的洞察力和细致的观察力让人难以忘却。所以这次看的时候除了赞叹之外,又多了分亲切感。

>>>

1.日光底下无新事,都是前人作过的。

2.在平淡无奇的生活纠葛里,谋杀案就像一条红线一样,贯穿在中间。

3.福尔摩斯说:“一个人如果要想说明大自然,那么,他的想象领域就必须像大自然一样的广阔。

4.一个逻辑学家并不需要亲眼看见或者听说过大西洋或尼加拉瀑布,从一滴水上他就能推测出它的存在性,所以整个生活就是一条巨大的链条,只要见到其中一环,整个链条的情况就可推断出来了。推断和分析也像其他技艺一样,只有经过长期耐心的钻研才能掌握。人们虽然耗尽毕生精力,也未必能够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5.“我已经对你说过,凡是异乎寻常的事物,一般都很直接反映问题,它们都是一条直线上的结儿,解开一个下一个也迎刃而解。在解决这类问题时,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能够用推理的方法,一层层地回溯推理,寻找真相。这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本事,不过,人们在实践中却不常应用它。在日常生活中,向前推理的方法用处大些,因此人们也就往往容易忽略往回推理这一层。如果说有一百个人能够从事情的各个方面加以综合推理的话,那么,能够用分析的方法推理的,也就一两个人而已。”

6.“你要知道,我认为人的脑子就像一间空空的小阁楼,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装进去。只有傻瓜才会把他碰到的各种各样的破烂杂碎一股脑儿装进去。这样一来,那些对他有用的知识反而被挤了出来,或者,和其他东西掺杂在一起。因此,在用到这些知识的时候也就会有困难了。所以一个会工作的人,在他选择要把一些东西装进他的那间小阁楼似的头脑中去的时候,确实是非常仔细小心的。除了对工作有用的工具以外,什么也不能带进去,而这些工具又样样具备。如果认为这间小阁楼的墙壁弹性不错,可以任意伸缩,那就错了。请相信我的话,总有一天,当你增加新知识的时候,你就会忘掉以前所熟习的东西。所以最要紧的是,有用的知识一定不能被无用的知识挤出去。

《四签名》

福尔摩斯本人的人格魅力我觉得在这本书里得到较为深刻的描画,他无疑是骄傲的人,当然他的智慧是大多数人无法比拟的,他对侦探事业的热忱让人敬佩和惊叹。

案件本身其实巧合颇多。和《血字研究》类似,《四签名》里的犯罪动机也是复仇。

>>>

1.我也不贪功,我的名字不会出现在报纸上。我的快乐来源于这样的工作能让我特殊的精力得到发挥,那就是对我最好的酬谢。

2.用不着动脑筋,我就活不下去。除了这个,生无可恋了。

3.英雄无用武之地,活着还有什么劲儿呢?犯罪是平常之事,人生在世也是平常之事,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平常之事,还有什么呢?

4.不要让一个人的特质影响你的判断能力,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委托人,对于我仅仅是问题里的一个因素。感情作用会影响清醒的理智。

5.法国谚语‘鄙俗为罪恶之源’是很有道理的。

6.我们已经习惯,有些人偏要挖苦那些自己不了解的事物。

7.一个人的真正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能够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8.换换工作,是最好的休息。

9.比如,你无法预知一个人的个性,但却能明确知道人的共性。个性不同,共性却是永恒的,统计家们也这么说……

10.但是爱情是属于情感类的东西,和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冷静思考是有矛盾的。我永远不会结婚,以免影响我的判断力。

11.上帝只造成你为一个人形,原来是体面其表,流氓其质。

《冒险史》

这本书收录的是短篇侦探故事。由于我小学的时候看过根据福尔摩斯探案集编写的画册,所以看这本书的时候总有往事浮现,感觉既奇妙又熟悉,原来我对侦探小说的兴趣一部分源于小时候看的画册。比较喜欢的短篇有《波西米亚丑闻》《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歪唇男人》《斑点带子案》。

>>>

1.只有一个女人——就是已故的艾琳·艾德勒,还能存在于他那模糊的、问题重重的记忆中。

2.在了解事实之前就妄加推测,那是最大的错误。有人会无形中把事实扭曲来适应理论,而不是用理论来适应事实。

3.为了探知新奇的事或获得完全的配合,我们必须深入生活,而生活本身总是比任何大胆的想象更富有冒险性。

4.他说:“老兄,生活本身比人们想象的何止要奇妙千百倍;那些普通生活中存在的平凡的事,我们连想也不敢想。

5.毫无疑问,司空见惯的东西其实是最不自然的了。

6.对一个理想的推理家来说,一旦有人向他指明了事实的一个方面,他就不仅能从这个方面推断出引发这个事实的各个方面,还能推断出将会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7.一个观察家如果已经透彻了解了一系列事件中的一环,就应该可以正确地说明前后的所有其他环节。

8.但歇洛克·福尔摩斯却是这样一个人:如果心中尚存有待解决的问题,他会连续数天、甚至一个星期,废寝忘食,反复思考,重新梳理掌握的各种情况,并从各个角度对问题加以考查,直到水落石出,或深信自己搜集的材料还不过分,才肯罢休。

9.妒忌能奇妙地改变人的性格。

10.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恼,命里注定的。

11.我记得有一句古老的格言说,当你排除了不可能的情况后,其余的情况,尽管多么不可能,却必定是真实的。

12.“一个为艺术而艺术的人,”歇洛克·福尔摩斯将《每日电讯报》的广告专页扔在一边说,“常常从最不重要和最平凡的形象中得到最大的乐趣。

13.我观察每一件事情都一定要和自己探讨的特殊问题联系起来,这是我的性格应该受到诅咒的一个方面。你看到这些星星点点散布于树丛间的房屋,它们的秀丽景色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看到它们心里涌现的唯一想法,是觉得这些房子互相隔离,会使那里可能发生的犯罪行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一声号角
一声号角
一声号角
一声号角
inner
福尔摩斯就是这样叭哈哈哈

福尔摩斯就是这样叭哈哈哈

福尔摩斯就是这样叭哈哈哈

兰瑟家的小Nina

为无聊而漫长的暑假找点事干

    秋是个高三党,即将高考并迎来三个月的暑假。最近看到微博上的一个大大愿赌服书抄了本史记……暗搓搓手痒的我(分明就是抖M)决定,截止到2018年高考完这条……博客(?原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怎么称呼……)点赞(热度)超过2018个,我就抄福尔摩斯探案英文原著

    #圈小不怕#

    秋是个高三党,即将高考并迎来三个月的暑假。最近看到微博上的一个大大愿赌服书抄了本史记……暗搓搓手痒的我(分明就是抖M)决定,截止到2018年高考完这条……博客(?原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怎么称呼……)点赞(热度)超过2018个,我就抄福尔摩斯探案英文原著

    #圈小不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