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福建城拟

21931浏览    329参与
练盏青茶

细数鲤元梗

[图片]

其实找三明和泉州相关之间联系的时候,俺看看官方好像不单单有“三明的泉州”这个东西。

事先说一下个人恰友情向的(嗯)这篇只是鲤元归纳
[图片]

1、历史区划关联

大家玩闽拟的应该都晓得三明的大田在之前是属于晋江专区的吧(驻地在今天泉州)介个的话可以百度

2、2000年“三明的泉州”

因为呢段时间的泉州高速发展,反而1992年之前闽西北扛把子的三明就经济不太行了,这段时间的元元还真的挺迷茫的,这个时候一个沙县人站出来说要打造“三明的泉州”沙县,“泉州,泉州发展快啊”于是泉州就成了榜样,这时的三明也开始有了中心北移的年头

3、泉三高速

这个泉州—三明高速公路,2005年开...


其实找三明和泉州相关之间联系的时候,俺看看官方好像不单单有“三明的泉州”这个东西。

事先说一下个人恰友情向的(嗯)这篇只是鲤元归纳

1、历史区划关联

大家玩闽拟的应该都晓得三明的大田在之前是属于晋江专区的吧(驻地在今天泉州)介个的话可以百度

2、2000年“三明的泉州”

因为呢段时间的泉州高速发展,反而1992年之前闽西北扛把子的三明就经济不太行了,这段时间的元元还真的挺迷茫的,这个时候一个沙县人站出来说要打造“三明的泉州”沙县,“泉州,泉州发展快啊”于是泉州就成了榜样,这时的三明也开始有了中心北移的年头

3、泉三高速

这个泉州—三明高速公路,2005年开始动工,2009年3月开始通车,“十一五”时期投资最大的高速,这个高速在未来作用挺大的,山海合作全靠他

4、“山海联盟”

就是闽西南五兄贵(鹭,鲤,芗,罗,元)商量着搞点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有一说一吧,山海联盟不单单涉及元鲤,这个是五市一起的事情,不过山海联盟之后元鲤才开始正式合作

5、产业转移

简单的来说就是,2019的时候,泉州大手笔送设备给三明,三明这边还在梅列特地搞了一个,“泉三高端设备产业园”面积还挺大的,五千多亩的占地面积

6、“你若有难,我必支援”

前几年泰宁泥石流泉州过来支援,2020年泉州某家宾馆倒塌三明也过来支援(除此之外支援泉州的还有广州、福州、厦门、龙岩,具体先后顺序我不清楚,不过就是,帮助不需要先后,所以先后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真的还挺讲义气的

7、除官方大事记记录的事情以外的民情

在上个世纪五六七十年代,泉州、漳州闹饥荒,很多泉州人迁移到三明各个县市区,例如沙县高桥陈姓,清流有个地方的余姓。


寒假充值中

祭奠

是还没到清明,但是今年清明没办法扫墓了,就算是化身也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嘛,所以就提前啦(。)

有ooc

严应苜:福州女体

温沵:连江男体


“你来了?”严应苜半蹲着身体发问,手中的动作没有停,而一路踩着野草窸窸窣窣爬上来的温沵也只是从喉咙里短暂地发了一个气音,就当作应答。

等结束了当前的动作,瓜果糕点摆满了供桌,香点起,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这样沉默的为已逝千年的故人做着数年一次的仪式。

有雨吗?按道理来说是该下雨的,瓢泼大雨,让天地都盛满悲哀的灰色。可是这天不是清明,毕竟要以身作则嘛,严应苜注视着前方,目光飘忽,落不到实处,有时候温沵都忍不住疑心,疑心她这双眼睛是否真的能...

是还没到清明,但是今年清明没办法扫墓了,就算是化身也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嘛,所以就提前啦(。)

有ooc

严应苜:福州女体

温沵:连江男体



“你来了?”严应苜半蹲着身体发问,手中的动作没有停,而一路踩着野草窸窸窣窣爬上来的温沵也只是从喉咙里短暂地发了一个气音,就当作应答。

等结束了当前的动作,瓜果糕点摆满了供桌,香点起,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这样沉默的为已逝千年的故人做着数年一次的仪式。

有雨吗?按道理来说是该下雨的,瓢泼大雨,让天地都盛满悲哀的灰色。可是这天不是清明,毕竟要以身作则嘛,严应苜注视着前方,目光飘忽,落不到实处,有时候温沵都忍不住疑心,疑心她这双眼睛是否真的能穿透阴阳,就像传说中死在南台,最后变成无常的那两位狱卒。

倘若能,那么也就证明了宛平他们只是活在另一个世界吧,晋安郡七县,最后也就只有他依然站在晋安身边了。

烧断的香变成了灰色,凌乱地掉在四周,气味愈浓。

“温麻。”严应苜突然开口,她向一旁让出一步,“你有什么话和他们说吗?”

说是他们,其实也不过只有两个而已,宛平、罗江。当年晋安郡七县,原丰、侯官、晋安、同安、新罗、宛平、罗江、温麻。原丰与侯官不必他们这样,福州府的双附郭无论怎样都不会有人忘记,可是罗江和宛平不一样,他们的来处已经将他们忘却,而这个归处却不能再这样了。

温沵露出了一个笑容,就像他寻常安抚孩童时候一样,“我们今年来早了一点,你们应该不会怪罪吧?今年的事情着实有点多,你们啊,也要注意一点自己,我就不求保佑了……”

“……罗江如果长到现在会和谁比较像呢?我真的挺好奇的,罗源和福安的结合体吗?”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猜了不猜了。”他的声音近乎叹息,“你那么沉稳,如果能好好的…,一定是非常大的助力吧。”

风轻轻吹拂他的头发,就像是有谁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温沵轻轻眨了眨眼,“是啊,你说得对,我已经长大了。”


罗江陪着温麻踏着沙滩,留下一串足迹,他的声音平静也温和,“温麻长大了,家主接下来就要交给你了。”

那一年,温麻得到了一块牌匾,以及一个承诺。

哪怕后来他易名连江,哪怕他已经不记得当初自临海而来的兄长到底生的一张怎样的面孔,但他会记得这句有些怅然,也带着肯定的话。

是啊,温麻长大了。


严应苜没什么好说的,她将酒洒在四周,料酒润入泥土当中,她轻轻阖上眼睛,片刻后睁开,其实又全无动摇。

结束之后,温沵帮她收拾好所有东西,严应苜看着他,语气温柔又平和,“今天给你放个假吧,你如果想见他们,就去吧,只有今天,你是可以哭的。”

温沵愣愣地看着严应苜,严应苜笑着将他抱住,虽然一米七几的个子没法像过去一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额头抵在严应苜的肩膀上,原本控制的很好的感情一下泛滥成灾。

“我想见他们。”他说,“长汀也好,南安也好……我想见活着的人。”

“那就去吧。”严应苜拍拍他的后背,“他们可以理解的。”

“…不,”他哑着嗓子,“他们已经不是同伴了。”

“那要跟在我身边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只有今天吗?”

“因为明天,你就是那个元老了,肩负起长辈的责任来啊,温沵。”家主无奈反驳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柔,“不过今天,尽情的撒娇吧,这是你应得的权利。”

你是一县二治的中心,你是海上福州的重要部分,你是晋,是唐,是那时以船屯立县,最终经过千百年依旧站在我身边的温麻。


褚幼安

非CP向,马/祖×福/州


最那句话是闽东话的文字,意思是,马/祖,欢迎转厝(回家)!


希望有一天能真正看到马/祖回家😔

非CP向,马/祖×福/州


最那句话是闽东话的文字,意思是,马/祖,欢迎转厝(回家)!


希望有一天能真正看到马/祖回家😔

褚幼安

画完了,自家阿延(南平),虽然是全闽唯一的小姑娘,但她是全闽最攻的那一个(bushi) 可御可软,大部分时候和普通女孩没啥区别,戏精一号,鬼主意巨多,和她哥一样能文能武、才智双全,从某种意义来说是榕(福州)的军师【狗头军师bushi】


设定上是芝(建州)的妹妹,外貌和芝有七分像,但性格意外更像榕而不是芝,和蕉(宁德)是幼驯染,干啥啥不行,欺负(调戏)蕉蕉第一名👍


因为是家里唯二的女孩(以前还有个湾湾),所以算是家中半个团宠🤔


阿延:蕉蕉~娇娇~蕉美人😎


画完了,自家阿延(南平),虽然是全闽唯一的小姑娘,但她是全闽最攻的那一个(bushi) 可御可软,大部分时候和普通女孩没啥区别,戏精一号,鬼主意巨多,和她哥一样能文能武、才智双全,从某种意义来说是榕(福州)的军师【狗头军师bushi】


设定上是芝(建州)的妹妹,外貌和芝有七分像,但性格意外更像榕而不是芝,和蕉(宁德)是幼驯染,干啥啥不行,欺负(调戏)蕉蕉第一名👍


因为是家里唯二的女孩(以前还有个湾湾),所以算是家中半个团宠🤔


阿延:蕉蕉~娇娇~蕉美人😎




省城拟及地方爱好者提供资料库
囤货补档,两广兄弟and江苏资...

囤货补档,两广兄弟and江苏资料

万历《广西通志》,土革

明代广东市舶太监研究

江苏扬州

附带朝拟囤货

提取码:1878 

囤货补档,两广兄弟and江苏资料

万历《广西通志》,土革

明代广东市舶太监研究

江苏扬州

附带朝拟囤货

提取码:1878 

褚幼安
是自家阿延(南平)还没画完,不...

是自家阿延(南平)还没画完,不会画女孩子……阿延头发画的我半死不活的.._:(´ཀ`」 ∠):_ ...

和上次的蕉蕉算是情头?如果还有画其他人的话就是团头了( '▿ ' )

是自家阿延(南平)还没画完,不会画女孩子……阿延头发画的我半死不活的.._:(´ཀ`」 ∠):_ ...

和上次的蕉蕉算是情头?如果还有画其他人的话就是团头了( '▿ ' )

省城拟及地方爱好者提供资料库
福建《闽小纪.闽杂记》这次是个...

福建《闽小纪.闽杂记》这次是个比较小的文件,闽家习俗

提取码:qsa3 

福建《闽小纪.闽杂记》这次是个比较小的文件,闽家习俗

提取码:qsa3 

褚幼安

画完了,自家蕉(宁德)一个每分每秒都在散发热量的小太阳,没心没肺(非贬义)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有点人来疯,戏精二号,一流的作死选手,日常在榕(福州)发飙的底线上跳踢踏舞👍

因为蕉家算是畲族大户,所以设定上是个能歌善舞的畲族少年🎧,家里最像普通人的城,打游戏、玩滑板、喝奶茶,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男孩毫无区别

蕉的日常“Timi!”😎

衣服参考了畲族服饰改良的,以前里面打底的是白色中衣,现在与时俱进变成了白衬衫😏

以及头发后面其实还有一小撮辫子(不是大粗辫是细细长长的那种),但是因为是正面照所以被挡住了😷


画完了,自家蕉(宁德)一个每分每秒都在散发热量的小太阳,没心没肺(非贬义)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有点人来疯,戏精二号,一流的作死选手,日常在榕(福州)发飙的底线上跳踢踏舞👍

因为蕉家算是畲族大户,所以设定上是个能歌善舞的畲族少年🎧,家里最像普通人的城,打游戏、玩滑板、喝奶茶,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男孩毫无区别

蕉的日常“Timi!”😎

衣服参考了畲族服饰改良的,以前里面打底的是白色中衣,现在与时俱进变成了白衬衫😏

以及头发后面其实还有一小撮辫子(不是大粗辫是细细长长的那种),但是因为是正面照所以被挡住了😷



褚幼安

是蕉蕉,他好可爱我好爱!!!小天使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P2是我的魔鬼草稿

是蕉蕉,他好可爱我好爱!!!小天使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P2是我的魔鬼草稿

寒假充值中
是钢琴之岛,是白鹭栖息之地,是...

是钢琴之岛,是白鹭栖息之地,是闽南的小公主

是钢琴之岛,是白鹭栖息之地,是闽南的小公主

褚幼安

通商组之榕鹭,设定点这:通商组 有人吃这个组吗,六人随机组成cp我都行✊✊


比别人家的小孩是邻居更惨的是什么?

这样的邻居有两个

鹭:金融课总是垫底不是我不努力是对手太变态(卑微.jpg)

长期争第一的沪、港:?


画完才发现流海反了,正确的在P2,但是太丑了┭┮﹏┭┮

之前说要在4月前把通商组全部画完,结果只画好榕鹭的我是屑,下一波不出意外应该是穗港,但甬沪也不是不可能,好纠结.._:(´ཀ`」 ∠):_ ...


通商组之榕鹭,设定点这:通商组 有人吃这个组吗,六人随机组成cp我都行✊✊


比别人家的小孩是邻居更惨的是什么?

这样的邻居有两个

鹭:金融课总是垫底不是我不努力是对手太变态(卑微.jpg)

长期争第一的沪、港:?


画完才发现流海反了,正确的在P2,但是太丑了┭┮﹏┭┮

之前说要在4月前把通商组全部画完,结果只画好榕鹭的我是屑,下一波不出意外应该是穗港,但甬沪也不是不可能,好纠结.._:(´ཀ`」 ∠):_ ...


省城拟及地方爱好者提供资料库

之前搞到的老囤货放在石墨里

全是榕榕的

https://shimo.im/docs/PGjjRgC9K9TqQxKq/ 《(万历)福州府志.卷之七.與地志七.土风》,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https://shimo.im/docs/Dr8RjP8VdgXJKGct/ 《(乾隆)福州府志.卷之七十四.祥异》,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https://shimo.im/docs/9QGDHPpJPXYQrjQC/ 《(乾隆)福州府志.卷之一.星野》,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

之前搞到的老囤货放在石墨里

全是榕榕的

https://shimo.im/docs/PGjjRgC9K9TqQxKq/ 《(万历)福州府志.卷之七.與地志七.土风》,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https://shimo.im/docs/Dr8RjP8VdgXJKGct/ 《(乾隆)福州府志.卷之七十四.祥异》,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https://shimo.im/docs/9QGDHPpJPXYQrjQC/ 《(乾隆)福州府志.卷之一.星野》,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https://shimo.im/docs/06bJYg42rsUWRYFx/ 《榕城考古略[残卷]》,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Entropy

@琼的配图。

“你是白鹭栖息之地,理应得到更美好的祝福。”

泉州X厦门

火烧云和沙滩就简化成这样吧反正我也是个辣鸡。

说白了我就是想看鲤鱼精的骨科和洛丽塔情结(大雾

@琼的配图。

“你是白鹭栖息之地,理应得到更美好的祝福。”

泉州X厦门

火烧云和沙滩就简化成这样吧反正我也是个辣鸡。

说白了我就是想看鲤鱼精的骨科和洛丽塔情结(大雾

寒假充值中

(闽越二都)最后的告别

史向,有私设,有ooc,慎入


  “你知道他只是在利用你。”东冶说。

  古粤躺在废墟之中,身上鲜血淋漓,烧伤、剑痕、还有自己为了保持清醒捅出来的刀疤。

  城市的死亡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在那之前,有的会在在痛苦中徘徊,有时候晕过去反而是个好选择,但是古粤并不愿意这么做。

  他在等待。

  而他等到了。

  “我知道。”古粤哑声回应。

  “你并不懂帝王之道,不过余善也不懂。”东冶轻声道。

  “他之于我,如先王之于您。”古粤的眸光有些涣散,但是他依旧努力的打起精神来应付东冶。

  其实他们本不必这样的。

  “他不如闽越君,你不如我。”东冶平静地回答,她撩起...

史向,有私设,有ooc,慎入




  “你知道他只是在利用你。”东冶说。

  古粤躺在废墟之中,身上鲜血淋漓,烧伤、剑痕、还有自己为了保持清醒捅出来的刀疤。

  城市的死亡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在那之前,有的会在在痛苦中徘徊,有时候晕过去反而是个好选择,但是古粤并不愿意这么做。

  他在等待。

  而他等到了。

  “我知道。”古粤哑声回应。

  “你并不懂帝王之道,不过余善也不懂。”东冶轻声道。

  “他之于我,如先王之于您。”古粤的眸光有些涣散,但是他依旧努力的打起精神来应付东冶。

  其实他们本不必这样的。

  “他不如闽越君,你不如我。”东冶平静地回答,她撩起长裙的一角,坐到古粤的身边,伸手抚平了裙上褶皱。

  古粤注视着东冶,眼神逐渐远去,他回忆起他刚刚诞生的时候,坐拥百姓朝拜,因此也敢亲率人马去攻南越,而那城只是张扬的笑。

  他说:“你不如她。”

  东越国非闽越国,只是闽越之一,与瓯越本与闽越同根而生不同。

  古粤眼中的光逐渐淡去,烧伤的痛楚也渐渐从他的感知退去。

  他想,他或许应该要死了。

  风也沉寂,鸟也停驻,呼吸声悄悄的,东冶坐在断壁残垣上,不详的黑色沾染了她的裙摆。

  她伸手为古粤阖上了眼睛。

  这是最后一个了。

  东海,瓯越,东越。

  东冶回首,平静地看着汉庭派来看守她的军队,数十人的队伍站在古粤城的残躯边缘看着她。

  “走吧,送我归‘冶’。”东冶的声音一如既往,只是又轻了些,透着股疲惫。

  

  倘若他们所处非这种局面,他们大概不会是这样的结局,在数十年的沉寂中,东冶曾经这样想过,这是什么局面呢,是二王并处,是二都共存,是野心勃勃,也是生不逢时。

  古粤并着剩余五座卫城,是郢时期就筑造的澎湃野望,只是后来郢和余善玩脱了,汉命繇为王,繇并无那叛汉的雄心,于是古粤就成为了承载他们野心最好的道具,他们试图将“冶”之名赋予他,让他当名正言顺的闽越冶都,可惜失败了。

  山高水远,东冶与越繇无法插手东越的事情,她只能从旁人细碎的言语中编织出古粤的模样,越人后期寡亲缘,而这几乎也被东冶全模全样的继承了,东冶那时候还未曾见过会稽,但她听过,从玉那里。

  玉口中的会稽是越国最好的都城,凌厉、善战、善隐忍、智多近妖。

  越人断发雕额,闽人椎髻卉裳,而闽越呢?实越人种罢了。

  

  东冶拈花赠君王,彼时那位未来的东成侯还只是个孩子,不知道成不成大气的孩子,冶都与她的最后一位王相视而笑。

  “东冶,想见古粤吗?”幼年的居股问,而看上去与他同样年幼,却也约莫百岁的东冶眨了眨眼睛,“那居股,想见余善吗?”

  小少年皱了皱小鼻子,使劲摇头,东冶见状也露出一个有些惆怅的笑容。

  “我和古粤呢,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轻声说,如果可以,谁不愿意多一个友人呢?可是他们不可以,东越和越繇不可以,他们信奉的是不一样的法则,要走的也是不同的路。

  “如果真的到我和他见面的那一天,或许是诀别吧,”东冶忍不住笑,声音还是轻飘飘的,就像是一股风就能够吹散一般,“毕竟王不见王嘛。”

书青

就问问你这小傻瓜为森莫又去赌博呢。。【为什么锁我难道就因为s/b这个词?】

p1南平市组【延平x建阳】

 p2武夷山市【南平市团宠噗】

p3延平x福州民国解放的时代【别人的设】


就问问你这小傻瓜为森莫又去赌博呢。。【为什么锁我难道就因为s/b这个词?】

p1南平市组【延平x建阳】

 p2武夷山市【南平市团宠噗】

p3延平x福州民国解放的时代【别人的设】



寒假充值中

鲤鹭亲情向,短打

烂漫的火烧云席卷了整片天空,海浪拍打着沙滩,一层一层地涌上,继而退回大海,成熟男音一遍遍地哼唱着故乡的歌谣,在他身后不远处是看上去已经荒芜已久的土地,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年幼的孩童。

黑发,黑眼,有些玲珑的可爱稚气。

只是孩子的脸上没有血色,显得有几分空洞吓人。

泉州轻柔的抱着这个孩子,目光投向看不见的远方,海浪从那里来,希望也从那里来。

怀中孩子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冰凉了,于是他停下了哼唱的声音,俯下头,轻柔的在孩子额上印下一吻,

“晚安,思明。”

失去使命的少年城灵回归了他的土地,等待着下一次与兄长的重逢。

从南宋的嘉禾屿到如今的思明州,下一次你的诞生,又会被冠...

鲤鹭亲情向,短打

烂漫的火烧云席卷了整片天空,海浪拍打着沙滩,一层一层地涌上,继而退回大海,成熟男音一遍遍地哼唱着故乡的歌谣,在他身后不远处是看上去已经荒芜已久的土地,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年幼的孩童。

黑发,黑眼,有些玲珑的可爱稚气。

只是孩子的脸上没有血色,显得有几分空洞吓人。

泉州轻柔的抱着这个孩子,目光投向看不见的远方,海浪从那里来,希望也从那里来。

怀中孩子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冰凉了,于是他停下了哼唱的声音,俯下头,轻柔的在孩子额上印下一吻,

“晚安,思明。”

失去使命的少年城灵回归了他的土地,等待着下一次与兄长的重逢。

从南宋的嘉禾屿到如今的思明州,下一次你的诞生,又会被冠上什么名号呢?

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不再有如此屈辱如此无能的意义,你是白鹭栖息之地,理应得到更美好的祝福。

斯惑

尤溪人好少啊,只能自食其力了〒_〒

尤溪人好少啊,只能自食其力了〒_〒

寒假充值中

厦门女体:陈振鹭

漳州男体:陈璞

汀州女体:元临汀,字归云

台湾男体:林瀛

福州男体:邹常虹

泉州女体:王源澜


陈振鹭不喜欢陈璞。

              ——假的。


谁会不喜欢曾经把自己牢牢护在身后的人呢?更何况陈璞又不是真的带不出手,他在福建内部一众温和型男体之间,也是少有的风流型人物,那种浪子的气质往往是最为吸引人的,吸引未经世事的少女。

年少的陈振鹭如出鞘的利刃,手腕翻转之间就是四溅的血花,她高昂着头,脖颈纤长又漂亮,她从不轻易低头,她和邹常虹家的小潭先生一样,最初都是为了战火而生的,所以她才轻而易举地挑动了那个少年放肆的精神,因为他们本就是一类人。

但...

厦门女体:陈振鹭

漳州男体:陈璞

汀州女体:元临汀,字归云

台湾男体:林瀛

福州男体:邹常虹

泉州女体:王源澜


陈振鹭不喜欢陈璞。

              ——假的。


谁会不喜欢曾经把自己牢牢护在身后的人呢?更何况陈璞又不是真的带不出手,他在福建内部一众温和型男体之间,也是少有的风流型人物,那种浪子的气质往往是最为吸引人的,吸引未经世事的少女。

年少的陈振鹭如出鞘的利刃,手腕翻转之间就是四溅的血花,她高昂着头,脖颈纤长又漂亮,她从不轻易低头,她和邹常虹家的小潭先生一样,最初都是为了战火而生的,所以她才轻而易举地挑动了那个少年放肆的精神,因为他们本就是一类人。

但她做这些从来不敢让陈璞知道,哪怕她清楚在陈璞眼里她已经无所遁形。那时候王源澜搅动着咖啡杯提醒她,

“漳南道巷还在漳州古城。”

阿姐深褐色的眼睛犹如梦境,令人沉醉不愿苏醒。


元临汀,元归云。当陈振鹭捧着奶茶杯站在二十六楼的玻璃幕墙边时,她突然又想到了这个名字,大约是因为今天的云彩染着红霞,像极了故事里会出现的那种,透露着一种悲怆的苍凉美。

元临汀,元临汀,陈振鹭曾经见过她,在民国时候,那时候的元临汀没有随波逐流削去那头漂亮的长发,而是将头发整齐在脑后绾好,白色的旗袍上面点缀着尚未完全绽开的山茶,她那时候正在和陈璞谈天,言谈笑语之间散去了萦绕的清冷味道。

那是一个有着漂亮气质的女人,哪怕她的容貌称不上绝色,但是她拥有一种包容的、沉静的气质,亭亭玉立于人间。

“这是我家小妹。”陈璞那时候这么向元临汀介绍她,爽快而直接,“就是那个思明。”

元临汀微微一愣,然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含笑朝她点了点头,率先伸出了手,“久闻大名,振鹭小姐。”

也许这个久闻大名她可以细细的问一下,但是如今她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被黑夜遮盖的红霞就像是被汀江水带走的元临汀,只是一晃神的时间,斯人不在。


陈振鹭的名字也不知是谁给起的,意思是振翅高飞的白鹭,恰和了她受到的重视,邹常虹曾说她是第二个特别市,是闽南的中点,是与林瀛打交道的最佳选择——他们当年都以为林瀛会承这份情。

瀛之一字意为海洋,也意为那座曾经独立于大陆之外的仙岛,但是在后来,他却几乎没有展露过风平浪静的温柔给他们,哪怕身处落魄困境,他依旧不曾改口,他的眼中翻滚着血与火。

陈璞曾经陪她去见林瀛,然后她就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人吵了起来,好吧,她抚平裙角的褶皱,喝了口刚刚上的茶,润好喉之后用力拍了下桌子,桌面上摆放的茶杯都轻轻震动了一下。

“我说,林先生——”她咬死了那个林字,杏眼里面是藏不住的凉意,“在鹭岛,您是不是太随心了一点,主随客便也不是这么来的吧?”

“陈小姐,”林瀛笑了一声,“我可不记得你说过会带其他人来。”

“陈璞又不是其他人。”陈振鹭无谓地说道,“还是说林先生见了陈璞就谈不了事情?上次小潭先生带了邹常虹去,我记得您可没说什么?”

陈璞正捉起她的手腕,观察她的手掌是否被桌面留下了痕迹,比方说因为用力过度拍红了手掌什么的,听到自己的名字也没有抬头再给林瀛一个眼神,他本着过完嘴瘾就乖乖闭嘴的心态,让陈振鹭省了很多事。

林瀛淡淡地扫过对面的二人,换来了陈振鹭双手支腮的挑衅笑容,她偏长的头发在尾巴卷了个漂亮的弧度,微蓬的空气刘海笼住了她的额头,陈振鹭向来是福建最为引人注目的,她轻轻张了张口,“如果林先生还打算继续谈下去,而不是再跑一趟的话,那不妨我们现在开始?”

林瀛选择默许,陈璞适时笑了一声,换来了身旁人一个果断的斜眼。

“阿噗,”她微微一笑,“如果这壶茶水还不能让你闭嘴的话,那就再去要一壶。”

“知道了,”陈璞给了她一个懒洋洋的笑容,“给你面子。”

陈振鹭和陈璞交换了一个笑容,而他们对面的林瀛只觉得没有正餐都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