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福皓

7289浏览    21参与
几无.

臣妾来献丑了。tag是私心这对小情侣真冷。,,果然还是眯眯眼更有灵魂,下次再画。😇

臣妾来献丑了。tag是私心这对小情侣真冷。,,果然还是眯眯眼更有灵魂,下次再画。😇

朱黎不是猪梨

给两个宝贝设计了新衣服,朋友说福皓很适合中秋,我画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

中秋快乐啊宝

p滤镜 我的神@我就是屑 

给两个宝贝设计了新衣服,朋友说福皓很适合中秋,我画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

中秋快乐啊宝

p滤镜 我的神@我就是屑 

朱黎不是猪梨

来点,不要跟我讨论福来体型

来点,不要跟我讨论福来体型

带着动作走

提前儿童节快乐明天考试(躺)

提前儿童节快乐明天考试(躺)

千目之川

久违的来点福皓(…………?)

福来:我一拳能打十个孤心狼(错乱

本来是想画小甜饼的结果刚画了个福来的脑袋手就开始不受大脑的控制事态愈发严重结果………………(?)

久违的来点福皓(…………?)

福来:我一拳能打十个孤心狼(错乱

本来是想画小甜饼的结果刚画了个福来的脑袋手就开始不受大脑的控制事态愈发严重结果………………(?)

千目之川
这张我发过吗我没发过吗我发过了...

这张我发过吗我没发过吗我发过了吗(失去记忆)翻旧图混更的千目川是屑中屑

这张我发过吗我没发过吗我发过了吗(失去记忆)翻旧图混更的千目川是屑中屑

带着动作走

万年不更老福特

P2老黑历史了()

万年不更老福特

P2老黑历史了()

姜生

【福皓】梦境

*@千目之川 是空间说好的文!


    福来在那一刻被控制倒下之时,所最后的记忆是高傲曲腿坐在殿上的女孩,暗色而赤红的眸子早已不复当年虚弱而温柔的神色。


    国王抬起颤抖的双手用最后的力气使出身上仅存的奇力,微弱的金色光晕随着粒子逐渐汇聚,把另一个女孩推到不知名的世界。


    黑暗是虚无的,他却隐约看到了一抹亮橘橙,似是闪烁着温柔的火苗在空中摇曳摆尾。


    福来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千目之川 是空间说好的文!



    福来在那一刻被控制倒下之时,所最后的记忆是高傲曲腿坐在殿上的女孩,暗色而赤红的眸子早已不复当年虚弱而温柔的神色。


    国王抬起颤抖的双手用最后的力气使出身上仅存的奇力,微弱的金色光晕随着粒子逐渐汇聚,把另一个女孩推到不知名的世界。


    黑暗是虚无的,他却隐约看到了一抹亮橘橙,似是闪烁着温柔的火苗在空中摇曳摆尾。


    福来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选择跟随了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光明,抬手欲要触碰,火苗撺掇着化为虚无,即使半眯着双眼,也仍感受到了四周场景的突然变幻。


    光芒刺眼而突然,仿佛是一天推开窗帘所看到的早晨般感到舒畅与愉快,福来默默适应了这股突如其来的光,随之眼中所看到的景色令他十分熟悉。


    翠鸟相啄,清脆响起的鸟叫融洽般与阳光互舞,随着细风度过他的脸颊,牵动着每一片樱色的瓣叶,清晰的脉络透着日光茁壮绽放着属于生命的光彩,生机的律动是专属于大自然的温暖与希望,树枝苍劲有力,许是多年被保养的极佳的关系,十分盎然。


    他知道,这是初入奇猫国附近的樱树林。


    当他迷茫的走了几步时,转头入眸的便是一位女孩兴奋奔过来的活跃身影。


    “福来!”


    是那熟悉的亮色橙橘长发,灵活的用漂亮的红珠子细心束了起来,温暖的色彩与这阵春意融合在一起,柔软猫耳随着清风微微动了一下,她那灿烂的碧色双眸盈满了璀璨而温柔的笑意与欢乐。


    是皓月公主。


    福来显然有些高兴,他向她的方向同样招了招手,望着女孩逐渐与他接近的距离,他下意识便呼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皓月公——”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令他感到诧异的是,女孩穿透了自己的身影,往他的身后奔去。


    他低头才发现,自己此刻的透明度早已可见一斑,抚摸着花草,小草并没有为之所动,随着动作穿透了自己的手指,依旧伴着春风摇动着小小的身子,他发现自己本身并不是一个存在物。


    福来愕然的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掌,一张一合,触感倒是真实而柔软,却触及不了任何身外之物,绿草如茵芬芳随散,感受着温暖的大自然,伸手却又从掌间略过了飘落的粉尘。


    “福来!等很久了吗?”


    耳边是温柔又是轻笑般女孩的话语,距离并没有多远也能听得十分清楚,她眨着漂亮灵动的绿眸望着另一个人。


    明明念的是自己的名字,为什么皓月会穿过自己身子往他身后奔去呢?……


    转过头,瞳孔立刻因惊恐而缩小了间距。


    “没有,我也才刚来。”


    少年暖橘色的短发在灿烂的光晕下显得温暖而舒柔,微微卷曲的发型尾边灵活的翘起小弧度,柔软的同色猫耳与他十分相称,似是早已习惯般仍是眯着双目带着温柔的笑意,金环镶嵌着绿珠在脖子围了一圈,草绿金边的衫子衬着白袖倒也适合他的身材。


    他望着皓月兴奋的模样,嘴角的笑容依旧带着宠溺般的柔和。


    模样与服饰,很明显,那是福来,也就是他自己。


    女孩望着他便一拍手掌,像是带着期待的惊喜般从兜里掏出一个早已熟透了的苹果,她理解般递给对方:


    “你肯定饿了吧,这个苹果是我特地给你拿的。”


    少年显然有些高兴,他带着笑意接过她的苹果,亮红色带着摇摇欲坠的透彻水珠在日光下隐隐闪烁着微光,明显是刚冻过的样子,女孩十分了解他的喜好,自然而然递了给他。


    他笑道:“谢谢你,皓月公主。”


    “不用谢,姐姐应该快到了,我们一起去秘密基地等她吧!”


    皓月依旧展露出温柔的微笑,她轻笑望着男孩捧着苹果的模样,青眸眼底似有流转着心动。


    那个苹果,本来是给他的。


    福来看着不远处的男孩,明明样子与他一模一样,他的心底总有一种不舒服的发慌感,明显感到一阵冷颤与自然而然的害怕,复杂的心绪弥漫交织,随之转变为委屈而恼怒。


    他迈开停顿已久的脚步,紧皱的眉头带有恐惧的情绪伸出手臂,踩着实体的草坪尽力向前面的两人奔去,从喉咙下意识喊出的是那个女孩:


    “皓月公主——!”


    隐约望见女孩像是注意到什么一般,正与男孩聊天之时顿住转过头来,碧眸似已瞥见他的身影。


    福来扑了个空。


    跌倒在地面并没有预想中的痛苦难耐,他咬牙抬手站起身来,发现四周并没有花蝶飞舞与巧鸟歌唱,盎然繁华的苍劲树枝早已消失了身影,恢复了原有的黑暗。


    他拍了拍身子,环绕望了几眼幻境,依旧是一片漆黑没有尽头,也没有那个女孩的身影,更失去了那抹橙亮色的光明。


    向前毫无去向走了几步,有些留恋般挤出了两个字:


    “公主…”


    她不在自己身边,自己也不能陪伴着她。


    抬手望着自己的手掌,是与黑暗融入的透明,自然清楚这是所谓的幻境。福来只记得现实中那只狼通红的单眼,深邃而又令人害怕,随着漩涡逐流,他便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接着便来到了这虚无的黑暗之中。


    也不知道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福来,你觉得呢?”


    吓了一跳般抬起头来,他再次惊讶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树林并不似刚才那般有力,显然早已因阳光的并不充足而导致有些枯萎,纹理因多年损坏的原因掉落了干枯的树皮,底下是生命流动的枝干,漆黑般皱成了一团。


    福来望向声音来源,皓月紧握着身旁姐姐的手臂,贴着的两人感到的是紧张与谨慎,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是疑惑而犹豫不决。


    所处的面前是不知名的入口,那仿佛有着十分吸引人的东西在诱惑着路人的进入。


    “我……”


    他动了动唇,看着女孩的模样努力回想着这个环境所给他的熟悉感。


    “还是进去吧!”


    耳边是自己的声音,却并非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的。


    说出口的,依旧是身旁半眯着眼带着暖心微笑的他,对皓月的迁就与怂恿,温柔而令人治愈。


    可是他并不是自己。


    福来惊恐地向后退了一步,他错开那个并不熟悉的自己,从心底依旧升上来的是害怕和恐惧,明明带着的是自己常用的微笑,可寒冷席卷了福来的自身,他不禁抖着身子,警惕的看着那个自己。


    皓月抿了抿唇,接着便是信任般坚定的点了点头,看着对方的是相信与毫不迟疑,迈开脚步便与姐姐踏入入口的黑暗。


    福来这才想起来,那天明日正是在此时进入了传说的禁地,打破了弥漫着黑气的巨大能量,她感到危险后便向皓月用力一推,从此黑暗吞噬了本性善良温柔的明日,性情大变而沉醉于权利与高贵的地位。


    他顿时清醒过来,迅速抬手欲要拦住两个女孩的步伐:


    “等等——”


    两人悄然穿透了自己的手臂,环抱在一起向眼前的神秘之物无畏走去。


    他再次扑了个空,画面随着黑暗逐渐变得模糊,身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随之便转为一团雾,朦胧而不知名的恐怖,消失在无边的黑际中。


    “皓月公主…你们……”


     福来失落而不甘般软了双腿,不禁跪倒在地面上,他颤抖着手臂狠狠锤了一把虚幻的黑暗,但依旧无济于事。


    若是在那一刻自己伸手拦住就好了,若是选择站在前头保护她们就好了,哪怕最后不能陪伴在皓月身边,他也希望能够见到她的身影,还有她那总是活泼而善解人意的笑容。梦境是虚假的,却又真实存在脑海内。


    他愤怒于自己的懦弱与渺小,但又只能选择背后默默的保护,期待于对方的温柔,又害怕于对方的失去。


    也许骑士本就不能与公主在一起。


    福来神色忧伤,无尽的黑暗令他感到恐慌。幻境也许是需要自己的欲望去触发,他多次在角落中似是朦胧的看到女孩依旧轻笑着转过头,一笑泯千愁般带有着独特的琉璃色彩在微风间徐徐温暖过他的心头,接着便化为粒子在尘风中抹去了存在。


    他伸手欲要去触碰时,便穿透了他的指尖,那娇小的身影悄然飘散了过去。多次的打击不禁令他感到的心脏狠狠被勒紧一般喘不过气来,他咬牙捏紧了膝盖,即使疼痛也掩盖不了悲伤。


    福来看到了许多景象。


    奇花镇之时皓月迫使从高空丢下,他迅速攀着藤蔓接过她那小小的身子,女孩兴奋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冰雪镇肆虐北风,他特意把衫子披在正搓着手掌哈气的皓月背上,她惊喜的转头对他表示感谢。


    流沙镇水源并不充足,他忍着干渴尽力把半瓶水塞到了皓月手中,强撑着身子对关心他的女孩道自己没关系。


    水灵镇的居民身体越来越虚弱,他总是贴心的陪在皓月身边,扶着她那疲累的身子,为她揉肩膀,女孩笑着说力度刚刚好。


    可那个他并不是福来。


    那个能够陪着皓月,体贴皓月的自己,并不是福来,他只是使着虚假的温柔对女孩做出关心,单单只是表面上的温暖罢了,也许他用行动暖了皓月的心,但依旧感动不了黑暗与恐怖。


    “皓月公主…!”


    福来麻木的喊着女孩的名字,但本身早已虚弱,梦境用虚幻吞噬了他的希望,用磨练夺走了他的耐心,他跌下了黑暗,眼底是无尽的害怕。


    暴露的虚梦终究使他再无意识,躺倒在一片漆黑内。


    ——再次睁眼回到现实时,他梦中的记忆已被迅速的格式化。


    醒来再次被灌输的记忆,是皓月披散着深沉而漂亮的橙橘长发,挑染着代表黑暗的冷红,正如当日那只狼绷带下所揭露的那般熟悉的深红色彩,眸色同样变得恐怖的漆红,是陌生的冷眼望着世界越渐变得黑暗与沉闷,不复记忆中甜美而温柔的存在。


    隔阂距离越来越大,福来的恐慌感与害怕感也随之越来越深……


    交织梦境与现实,他多想陪伴在皓月身边。


    END

千目之川

虽然很水但是终于画完了(?)上次只画了p1后来才补的p23所以勾线的笔换了(无逻辑)

七夕粮哪怕只有我一人我的cp也必须拥有姓名(泣)

虽然很水但是终于画完了(?)上次只画了p1后来才补的p23所以勾线的笔换了(无逻辑)

七夕粮哪怕只有我一人我的cp也必须拥有姓名(泣)

千目之川

p2福皓小条漫(有后续但没啥人想看的话就不想画了好累x

p3大帅

p4拼了一下图,我推世界第一可爱👍🏻👍🏻👍🏻

p2福皓小条漫(有后续但没啥人想看的话就不想画了好累x

p3大帅

p4拼了一下图,我推世界第一可爱👍🏻👍🏻👍🏻

千目之川

p1是黑组(…)之前猜错剧情然后将错就错搞的if线,福来是最终boss(?(不是孤心狼!!不是孤心狼!!!

p1是黑组(…)之前猜错剧情然后将错就错搞的if线,福来是最终boss(?(不是孤心狼!!不是孤心狼!!!

室内温度

好想告诉她/他〖福皓/喜美〗第二章

  羊村边境,群山延绵百里。


  此地鲜有人迹,深夜却有微光渗出。


  是一栋住宅。


  拂开门帘,一个脖子上系着铃铛的白发男孩正翘着小腿,一面面吐苦色,一面手指在屏幕上滑动。


  月光透过玻璃,斑斑点点地洒在木制地板上,椅子上,脸上。


  白毛小孩盯着屏幕上那行状态栏。


  “对方正在输入……”


  “明天应该好好教教美羊羊怎么打字了。”白发小孩一边想着,一边别过头看山下那栋小屋。


  ————— ——


  早晨,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去学校的路上,白毛小孩看见了美羊羊,飞快地跑到她跟前,大声极了地:“早——”说完还不忘...

  羊村边境,群山延绵百里。


  此地鲜有人迹,深夜却有微光渗出。


  是一栋住宅。


  拂开门帘,一个脖子上系着铃铛的白发男孩正翘着小腿,一面面吐苦色,一面手指在屏幕上滑动。


  月光透过玻璃,斑斑点点地洒在木制地板上,椅子上,脸上。


  白毛小孩盯着屏幕上那行状态栏。


  “对方正在输入……”


  “明天应该好好教教美羊羊怎么打字了。”白发小孩一边想着,一边别过头看山下那栋小屋。


  ————— ——


  早晨,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去学校的路上,白毛小孩看见了美羊羊,飞快地跑到她跟前,大声极了地:“早——”说完还不忘敞开自己的怀抱。


  “早。”美羊羊意识到喜羊羊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自己应该保持距离。所以…在前往学校的路上相见,也得正经地打招呼,不能像以前那样,直接扑上去。


  但喜羊羊就不明白小女生的心思,他只是单纯的认为:完蛋了。


  喜羊羊敞开的怀抱也僵在那里,美羊羊悄悄点了点喜羊羊的胸部,说“你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注意点形象。”喜羊羊这才缓过神来,摸摸头,忽然不太好意思:“我知道啦…”


  —— —— ——


  鸟儿掠过树梢,响起一片哗啦声,这正是夏季的独有特色。


  那黄发女孩微扬嘴角,眼神坚定。


  福来用手试图抓住那女孩的手,却直直的透了过去。


  “是梦。”福来睁开双眼,用手撑着床板坐了起来,“她是谁?”


  “起床了?”黄发女子一手推开房门,一手端着面包牛奶。“嗯。”


  福来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女人的长相,就别过头了:今天的妈妈好像有点特别…怎么穿着学生服呢…


  一直到女人靠到福来面前,福来才看清,这是皓月!!不是自己的妈!


  天哪福来第一次除了聊题靠皓月这么这么近!!福来条件反射的往后靠,但是后面是床啊!他就这么躺了下去后又条件反射的抓住了——盘子。


  盘子上的面包和牛奶很自然的躺在福来身上,牛奶透过衣服露出了…小肚腩。咳咳,福来特色。


  “抱歉,打扰你休息了吗?”皓月说,“阿姨说这个时候你都在睡觉的,我想进来把早餐端来放在桌上。”


  “不是你倒是先说为什么我妈不见啦~~!”福来坐起来后被奶呛了好几口,也算缓过神来。


  “我是出来兼职的,听阿姨说你需要补补学习,我想啊,在学校给你补,补不了多少还浪费时间还没钱,那我不仅在学校补还给你到家补,不是很棒吗?又有钱你又赚到了知—识—…”仿佛说到了皓月的萌点,她忽然津津乐道起来,什么兼职的故事啊,什么人什么事啊,都想赶紧给福来抖露出来。


  可说到一半,福来就打断了:“我不想听你兼职打故事…我这身衣服…”福来指了指自己那已经湿透的衣服。皓月意识到挡着去卫生间的道了,赶紧就让开一条路来:“真是抱歉…”


  ——— ——


  已经一千字了!

对不起各位我是xxs

  

室内温度

好想告诉他/她〖福皓/喜美〗(1)

7/3日

夏季。

学校总算要放暑假了,在这几天毕业的节骨眼学生们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暑假对于他们也变得十分重要。

本来应该开心的,

但为什么我不是很开心?

“美羊羊,你在写什么啊?”喜羊羊拿着一张被揉捏的不成样子的纸趴在美羊羊的课桌上,“哟,是送个谁的情书啊?”

“这这不是情书!!!”美羊羊一面辩解,一面把东西收回抽屉里。

“就给我看看嘛~”喜羊羊一边把头探下去,一边骚里骚气的说着。


其乐融融

————————

福来总是坐在窗户旁,这是最容易不被老师注视的地方,他在这可以好好欣赏皓月专心做题的样子。

福来成绩不好,对题很烦躁,皓月是班上的学霸,科科考第一。

福来总是...

7/3日

夏季。

学校总算要放暑假了,在这几天毕业的节骨眼学生们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暑假对于他们也变得十分重要。

本来应该开心的,

但为什么我不是很开心?

“美羊羊,你在写什么啊?”喜羊羊拿着一张被揉捏的不成样子的纸趴在美羊羊的课桌上,“哟,是送个谁的情书啊?”

“这这不是情书!!!”美羊羊一面辩解,一面把东西收回抽屉里。

“就给我看看嘛~”喜羊羊一边把头探下去,一边骚里骚气的说着。


其乐融融

————————

福来总是坐在窗户旁,这是最容易不被老师注视的地方,他在这可以好好欣赏皓月专心做题的样子。

福来成绩不好,对题很烦躁,皓月是班上的学霸,科科考第一。

福来总是拿“请教”来近距离的观察皓月,看看那瞳孔,清澈地映照着…呃…题目。

皓月几乎没怎么正面注视过福来,甚至不了解福来他的喜好,没与他正面谈些处题以外的东西,就连现在她主动找上福来讲题一样,除了题,不聊别的。

福来倒是不在乎,这样也好,有更多时间观察皓月,还不用被班上其他什么人说变态什么的。

福来还是没能按捺住好奇,在与皓月回家的小路上,他问皓月:“你为什么要主动来给我讲题?”其实福来心里蛮清楚的,要么是皓月闲的,要么是老师派的,皓月就算别有用心也绝不会表露出来。

但是福来就是相信奇迹,万一,万一皓月别有用心且主动表达出来呢?就算皓月并不是想与福来同上一所高中,他也能用自己的言语原回去,继续维持着这像模像样的好友关系。

“老师说,你不能影响学校的升学率。”皓月说。

虽然平平淡淡,但福来的内心倒是有点破碎。

福来强装淡定说:“嗯…你明天还来教我吗?”

皓月咬下一块包子:“教。”

安心了不少…

——————

觉得自己好帅啊:“美羊羊你遮遮掩掩的干啥,我都看见了。”

喜羊羊在羊q上问到。

觉得自己好帅啊:“有喜欢的人了是吗,恭喜”

觉得自己好帅啊:“方便透露一下?”

屏幕外,喜羊羊屏幕上自己的输入栏那行“其实我喜欢你”,始终没有发出去。

喜羊羊一直做着一些特别的事情引她注目,比如什么故意嘲讽人家什么的,奇奇怪怪一大堆。

美羊羊不敢回复,她不知道怎么回复,说她喜欢她吗?那太直接了吧。

她只好简简单单的回复一个“算有了。”

好久不见美羊羊回复,喜羊羊激动到手一滑,删除点到了发送,惨了,没等喜羊羊撤回,美羊羊迅速截下屏幕,在输入框里慢慢打到“我也是。”

可美羊羊还没发送,喜羊羊就眼疾手快的发出“发错了。”

原来是误会吗…

美羊羊删除了输入框里的那句话。

——————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鞠躬

千目之川

看完昨天更新画的一点福来相关()

原创动力你没有心,把我按进地里都想不到我的cp竟然是假的,可恶别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嗑他们了!!!🤧🤧🤧🤧🤧

看完昨天更新画的一点福来相关()

原创动力你没有心,把我按进地里都想不到我的cp竟然是假的,可恶别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嗑他们了!!!🤧🤧🤧🤧🤧

酸菜板栗

45集预告(•̀ω•́ 」∠)_


就福来让皓月用奇力结果皓月因为黑暗之力影响奇力失控....感觉福来可能是故意的....


等官方抽我脸😫😫


p2摸了一下黑化皓月..

45集预告(•̀ω•́ 」∠)_


就福来让皓月用奇力结果皓月因为黑暗之力影响奇力失控....感觉福来可能是故意的....


等官方抽我脸😫😫



p2摸了一下黑化皓月..

千目之川
男人,你逐渐失去了我对你的信任...

男人,你逐渐失去了我对你的信任(?)虽然最新几集的福来还是百分百被空手救皓月,但我逐渐尝不出甜味了orz这福来怎么有点芬里芬气的(要是被打脸当我没说,但是黑的福来也挺香的(?)


昨天非常闲搞的,嘴型很不流畅(还很糊()

男人,你逐渐失去了我对你的信任(?)虽然最新几集的福来还是百分百被空手救皓月,但我逐渐尝不出甜味了orz这福来怎么有点芬里芬气的(要是被打脸当我没说,但是黑的福来也挺香的(?)


昨天非常闲搞的,嘴型很不流畅(还很糊()

阿仙pu

团圆(这集喜美吹爆upup)

[图片]灰叔一如既往护妻儿

[图片]福来也是一如既往护皓月cp感嗷嗷嗷
[图片]
[图片]村长受伤了🤕️(这道具副作用有点多嗷)

[图片]大家一起肩并肩作战
[图片]
[图片]
[图片]喜爷护妻狂魔救的及时不然美爷直接被打飞
[图片]右边对波必没的阿沸
[图片]还真没了
[图片]班长接的好!
[图片]灰叔一如既往的强 不愧狼王
[图片]!!这个镜头给的这两人我磕了!!!
[图片]大家一起齐心协力作战!!
[图片]喜儿这里的手有伤痕受伤了害...
[图片]可能是视角问题我怎么感觉你不是想安慰村长而是想摸一下安慰喜儿??心疼村长诶..这么大个人还承受这么大的力量
[图片]这里表情鲜明对比 前面高兴 ...

灰叔一如既往护妻儿

福来也是一如既往护皓月cp感嗷嗷嗷

村长受伤了🤕️(这道具副作用有点多嗷)

大家一起肩并肩作战


喜爷护妻狂魔救的及时不然美爷直接被打飞
右边对波必没的阿沸
还真没了
班长接的好!
灰叔一如既往的强 不愧狼王
!!这个镜头给的这两人我磕了!!!
大家一起齐心协力作战!!
喜儿这里的手有伤痕受伤了害...
可能是视角问题我怎么感觉你不是想安慰村长而是想摸一下安慰喜儿??心疼村长诶..这么大个人还承受这么大的力量
这里表情鲜明对比 前面高兴 后面难过
喜儿跟美爷对视什么的太甜了吧!!懒儿跟阿沸怎么回事一脸震惊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这个镜头有被甜到!!!我直接鸡叫
很细节嗷这里就看到手上伤痕 受伤啦
这是村长的视角
这两镜头都是村长的视角 村长应该挺愧疚吧动手打了孩子们
这俩同款笑容哈哈哈 哦哦哦!沸懒也对视了!!!
你有沸羊羊强壮就好了哈哈哈
大家真的很宠村长!!呜呜呜是之前村长说要吃的蛋糕 天使!!
⚠️这里喜儿先转身
接着是大家
灰叔辛苦啦!这个站位不得不说我又磕到了!!!
久违的场景阿!!!落泪
哼哼哼喜儿挑食可不好
被村长抓到了吧
你看这个表情这滴汗这个嘴
但你还是要吃
呜呜呜好温馨
这些都是村长回忆啦
回忆
???村长你是带了美瞳吗??
看这镜头村长恢复记忆啦
大家在一起就是开心有说有笑的
这是算彩蛋吧?
懒儿直接抱jio了哈哈哈 终于一家团圆啦!!

大营救第40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