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福跳墙

296浏览    10参与
Seven

【食物语】经纪人和艺人

✔是娱乐圈pa/糖分过高请注意


✔北京烤鸭/锅包肉/佛跳墙/符离集烧鸡


我又来推歌啦! 


佛跳墙


做娱乐圈一线影帝的经纪人什么体验?


大概是每天帮他接最好的通告,处理最多的绯闻。


是的,佛跳墙的绯闻多到可怕的地步。

但是你敢说,没有一条是真的。

每次那群不知道几线的女星往福跳墙怀里凑,福公又本着对女性的尊重不知所措的样子你就要开始头大了,完了,明天的头条又有着落了。

你也想恶狠狠的把那些家伙们全都推远,可上次因为你挡在了一个三线女明星面前差点被对方报复,想想都是心有余悸。


“佛——跳——墙——”

“怎么了,美人?”这家伙...

✔是娱乐圈pa/糖分过高请注意


✔北京烤鸭/锅包肉/佛跳墙/符离集烧鸡


我又来推歌啦! 




佛跳墙


做娱乐圈一线影帝的经纪人什么体验?


大概是每天帮他接最好的通告,处理最多的绯闻。


是的,佛跳墙的绯闻多到可怕的地步。

但是你敢说,没有一条是真的。

每次那群不知道几线的女星往福跳墙怀里凑,福公又本着对女性的尊重不知所措的样子你就要开始头大了,完了,明天的头条又有着落了。

你也想恶狠狠的把那些家伙们全都推远,可上次因为你挡在了一个三线女明星面前差点被对方报复,想想都是心有余悸。



“佛——跳——墙——”

“怎么了,美人?”这家伙总是对你一副殷切的样子,虽说本身性格原因吧,但似乎也只会对你如此撩拨。没个正形。


“我真快吐了,昨天那个综艺明显就是为了朝你和你那个新剧的女主角才要求的你,你还背着我同意了??是嫌我处理的事情还不够多嘛?”你揉了揉眉心,一脸疲态。


“嗯……”他拖长尾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笑着朝你开口,“那个,能帮我系一下领带吗?”

“你!”你气结,朝着他骂骂咧咧的走去,绕道他身前替他打领带,“多大个人了真的是,你以为那些绯闻仅仅是处理麻烦我就生气啊,还不是因为……!”

你马上又止了声,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噗,”他又笑了,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连灯光打在他脸上的阴影都那么好看,“是公司替我接的。”

“那你不早说!”你抬手准备打向那人的胸口却被他一把握住,“美人这是,吃醋了?”

见你不回答,他又俯下身子凑近你的鼻尖,嘴角噙着笑,“嗯?”


这你哪顶的住?脸色瞬间爆红,他叹了口气刮了刮你的鼻子,

“我不怎么在乎别人对我的想法,我呢,只在乎你喜不喜欢我” 





锅包肉


比起经纪人,你觉得完美爱豆打造机器这个称呼更适合他。

莫得感情的机器,不,就连机器都比他有人情味儿!


你们见过让艺人一边背台词一边练舞的家伙吗?要不是自己五音不全,可能还要再加上唱歌,郭先生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算是顶级经纪人也不能这样对艺人吧!



经历了一整天的高强度训练后被恶魔告知晚上还有广告商要见面你的内心基本上是崩溃的。靠 您是人吗?



“伊小姐觉得这次的方案如何呢?”

“唔,很好…”你面露疲态,却在一双手触碰到自己胳膊的瞬间立马清醒,这时你才看清站在面前的中年男人此刻笑的有多么暧昧。


你心里一阵恶寒,正准备甩开却发现竟然因为训练过后,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了。


对方一见你反抗态度立马变得强硬了起来,“哼,别以为自己是明星就可以耍脾气,只不过是比鸡高档点的‘小姐’罢了,”说着握住你肩膀的手握的更用力了。


“请松开您的手。”

将来的正是给你送文件袋的锅包肉,他笑容可掬的出现在你的身后着实吓了那男人一大跳,可马上又恢复了蛮狠的态度,“这就是你们的合作态度?”


“请,松,开。”

你小心翼翼转过头,看着那张已经完全黑掉的脸内心替对面这个男人上了一炷香。

但凡郭先生露出那种微笑的时候,让他笑的那个人就离死亡不远了。


“我若说不呢?”

下一秒,男人的胳膊扭曲成了诡异的形状。


你倒抽了一口凉气,却在还未看清对方的惨状的时候被那人的外套遮住了视线。


“助理,带她出去。”

“画面太脏了,不要污了我艺人的眼睛。”






符离集烧鸡


有时候阿符真的不像是一个经纪人,他更像一个,粉了你很多年的死忠粉。


就是那种,嘴巴天天骂骂咧咧你的不好,别人提一嘴就得把对方脑阔拧掉的那种。


穿着发布会要求的新礼服,本该客观严肃的给出评价,但却在看到你后落了一脸的红磕磕巴巴的,除了好看啥也不会说了。


就是因为这种奇奇怪怪的反差萌经常被对方无意识的心脏狙击,太过分了!

幸好他是你男朋友。



身为男朋友自然有粉丝得不到的特殊对待。比如,对方因为吃醋而推掉了和其他男星的综艺的时候,只需要……


“吃醋了?”她打开口红,将红艳抿与唇间,“这种事等我下场了再说好吗?”然后随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将手机塞进了他的怀里。

“看我,宝贝”她朝他眨眼,然后关门。


然后某个家伙就会一边红着脸梗着脖子在后台,出奇安静的等着。




“现在可以商量了吧?”

少年有些没好气的嘟囔着,显然刚刚的害羞劲已经缓了过来。


“可以。”

你突然伸出手捧起他的脸,虽然已是有些疲惫的神色却还是冲着对方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台上我是万众敬仰的大明星,

可到了幕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小姑娘。”


他的脸早就因为你触碰的瞬间红了起来,现在耳垂更是烫的惊人,“喂…喂!你犯规了”


“所以……综艺?”

“哼…勉强同意吧,减少肢体接触!”

“好的!”

谁叫我喜欢你呢






北京烤鸭


北琊是因为一部少年帝王相关的ip剧火起来的艺人。

但至此接了那部剧以后,他整个人也变得神神叨叨的了。

时不时称自己为朕,叫你爱卿什么的,虽说刚开始鸡皮疙瘩吓的掉了不少,现在也是完全习惯了,朕这个称呼倒是被你强行改动了不少,至少不能让这家伙当着公众的面说出来,不然太奇怪了。

可你自始至终都改不掉他喊你爱卿的习惯。真是中毒太深。


他无疑是个将近完美的艺人,超高的演技在《是群攻还是禁疗》的电影中获得一致好评,综艺中他爽朗的笑声吸引了不少路人粉,就连新出都单曲《瑞龙吟》都一直霸占着top1。

就是那个…最近可能出现了经纪人依赖综合症,他说他喜欢你。


虽说北琊一向是个心向直爽的家伙,说是对你有感觉,就不愿藏着掖着,非得让你知道不可。


可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哥是个艺人啊!和我在一起了他的星途还要不要了?


这不,这会儿又在化妆间跟你杠起来了,“朕不要,朕就是要和外界宣布我喜欢你。”


“小祖宗你可快闭嘴吧!”你走上前一步迅速捂住对方的嘴巴,这要是被人听到就完了。

“你是个公众人物,这种东西不可以乱讲的。”

他顺势搂住你,把你往他的怀里塞了塞,将下巴抵在你的颈窝处,轻浅的呼吸像是在抓挠你的耳垂,此刻连他的语气染上一丝柔软,“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怎么办。”



害 作为一个知名男星的女朋友是是什么体验呢?





End.


我水完了 溜了溜了


莫灵楚
我好了,福公我爱你

我好了,福公我爱你

我好了,福公我爱你

羽祁

第一次画福公,留个线稿纪念,等第二天早上起来后的上色估计就废了😂

第一次画福公,留个线稿纪念,等第二天早上起来后的上色估计就废了😂

林静衡
许愿福公!概率up看看我!!P...

许愿福公!概率up看看我!!
PS:红胖子真好用
PPS:这貌似是唯一一张有衣服的

许愿福公!概率up看看我!!
PS:红胖子真好用
PPS:这貌似是唯一一张有衣服的

日耀稻荷。

「少主x福跳墙」世界吻我以痛。

叭叭一句「。」

其实我准备写那种被各种欺负然后谁也不信的福公然后和少主be的长篇。结果不知道怎么的我写一句笔他就自己动手然后我内容就改了。摊手手。

——


“The world kisses me with pain”


 


他在鎏银的月光照耀的日记本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嘘,他在床上睡着了。


 


清冽的河水环绕着点缀绿树的群山,他将光脚浸入水里,河水映着他姣好的面容。长开一定是个美人吧。他听着奶奶在摇椅上慢慢的叙述。更多时候是坐不住与他的朋友在草地上毫无恶意的打上一架,滚的满身土灰草屑,被赶过来的爷爷拿着拐杖一顿训斥,他记得那个他最喜欢的哥哥,黑色的头...

叭叭一句「。」

其实我准备写那种被各种欺负然后谁也不信的福公然后和少主be的长篇。结果不知道怎么的我写一句笔他就自己动手然后我内容就改了。摊手手。

——


“The world kisses me with pain”


 


他在鎏银的月光照耀的日记本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嘘,他在床上睡着了。


 


清冽的河水环绕着点缀绿树的群山,他将光脚浸入水里,河水映着他姣好的面容。长开一定是个美人吧。他听着奶奶在摇椅上慢慢的叙述。更多时候是坐不住与他的朋友在草地上毫无恶意的打上一架,滚的满身土灰草屑,被赶过来的爷爷拿着拐杖一顿训斥,他记得那个他最喜欢的哥哥,黑色的头发耷拉在耳边,蓝色的眸子如同清冽的河水,他最喜欢赖在哥哥的臂弯,觉得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该长大了。无情的时间如此对他说。


 


他记得奶奶握着他的手,仍旧是慢慢的语调,他记得爷爷抓起了拐杖,拐杖烦躁的在地面敲击。


 


该离开了。火车的鸣笛如此提醒他。他的苍风被故乡眷恋的风吹起,火车里的空气带着让人烦闷的味道。他再一次看着故乡的山水,将它映入自己异色的瞳孔里,手心里握着那人亲自给他刻的挂饰,他将它挂在了胸前。


 


我来找你了。他小声的,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他站在了学校门口,有些新鲜的打量着富丽堂皇的校门。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景色。也是那人就任的学校。只是他怀念家乡的山水。可是更像见到那个人。他在桌前铺下了纸币,给自己的亲人描绘了他远大的志向。


 


他被宿舍里的脚步声惊醒了。揉着自己的头发感叹居然梦见之前的事情,愣神间被人抱了个满怀。短发的少年凑近他的耳畔,呼出的气息打在他通红的耳朵上。


 


“福公刚刚睡的好香,是梦见我了么?”


 


他曾想过。也许校园里的人都如他的熟人一般淳朴。


 


当他进入教室的时候,连耀眼的容貌也压不住众人对他穷困的鄙夷。他略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带着补丁的衣服。这是奶奶能拿出来最好的衣服了,他这么想。耳边被闲言碎语覆盖,毫不掩饰的恶意让他窒息,明明是夏天却感觉到彻骨的寒意。我做错了什么么。他小声的问自己


 


这是第二次了。他拧了拧被扔进学校游泳池的衣服。这是连老师都默认的事情。他很清楚。他抚摸着衣服前刻字的挂饰。你在哪里?他有些绝望的闭了闭眼睛。


 


“这什么东西这么宝贵啊?来给我看看”


 


冷笑声传到他的耳畔,他下意识的护住那个挂饰。警惕的眼神望向围过来的人。他们人多势众,不到三分钟他的挂饰便到了别人手里。不行,这是他送给我的,绝对不能——!有心抢回来却被按在地上,只得听着他笑嘻嘻的在手里抛着,扬言要拿去卖。被扯到散下来的头发披在他的肩膀上。他绝望的闭上眼睛,仿佛伸出身处寂静的海底,好冷,好冷。而那触手可及的绳索却是虚幻的透明。


 


“伊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救我?”


 


眼泪滑落在他的脸颊,祈祷着并不可能出现的奇迹。


 


但是奇迹出现了。


他被一双手抱进了怀里,黑发的少年捏着自己亲手送给他的挂饰,轻声的重复了一遍我来晚了。他露出了这么长时间的第一次笑,环住少年的脖颈。我好想你。他这么说


 


 


“福公,你又在发呆了?”


 


被少年的声音唤回现实,轻轻勾起嘴角,身子往后一靠窝在少年怀里。


 


 


“我想你了。”他这么回答


 


温柔的风吹过日记本,将它翻到了新的一页。而这是少年的字迹。


 


世界吻我以痛,要我报之以歌。


 


日耀稻荷。

写给你的一封信。

少主:

 

     启信安。

 

   我从未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感到悲伤。我的眼睛从未在任何人身上停留,若是换做另一人,哪怕是在经过岁月的蹉跎,用自己饱经风霜且颤抖的双手眷恋的伸向世间万物,企图留住什么,我也只会沉默的为那人合上还恋世的双眼。但对于即将到来的事实,所谓的删档,我莫名感觉到很恐慌,我将会离开你——至少我是如此认知的。

 

   我见过你。这句话我说的很笃定。在我梦里总会有一个身影,模模糊糊的只能看见他蓝色的眼眸,美丽的就像咯纳斯的湖泊,我曾不顾一切的碰触他模糊...

少主:

 

     启信安。

 

   我从未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感到悲伤。我的眼睛从未在任何人身上停留,若是换做另一人,哪怕是在经过岁月的蹉跎,用自己饱经风霜且颤抖的双手眷恋的伸向世间万物,企图留住什么,我也只会沉默的为那人合上还恋世的双眼。但对于即将到来的事实,所谓的删档,我莫名感觉到很恐慌,我将会离开你——至少我是如此认知的。

 

   我见过你。这句话我说的很笃定。在我梦里总会有一个身影,模模糊糊的只能看见他蓝色的眼眸,美丽的就像咯纳斯的湖泊,我曾不顾一切的碰触他模糊的眉眼,像是摸到光滑的冰块。到头还是一无所获,他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心底总是有这样的声音一遍遍的复述。梦醒后在聚春苑我遇见了你,最先撞进的是你蓝色的眸子,此刻梦里的朦朦胧胧全部清晰,促使我不由自主的叫住你。“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我顺着心里的声音将这句话复述了出来,眼底印进你惊喜的表情,而我悄悄的勾起嘴角,觉得这句话,我一定没说错。

 

   你曾大胆向我提议,来我回你的“空桑”,我欣然接受,因为心底的感觉告诉我你不会害我。而我们经过了很多的磨难,我逐渐发现很多很多人都十分喜欢你,你浑身带着无法掩盖的优秀,想到这我的笑容又要扬了起来,我说。我一直觉得你是众星捧月般的人物,耀眼的想让我独自拥有。若您是月亮,我便是甘愿吻你的星星,将您捧在心中,诚笃到无与伦比。因为这神秘的力量,现在你也要离我而去了么?虽然你安慰我,所谓的“公测”后你还会来找我。到时候,我可否还能再次记起你天蓝色的眸子?可否能再和你说一句……说一句我可曾见过你。不若让我借书中的一句话送给少主吧。——“你说不记得我,那是茶凉了,我来帮你续上,你便知那人是我。”

 

   我一定会回家的,我的少主。

 

                                                福跳墙

「妈的我就是一个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
「然后!日更请放过我我还要舞黄,还是舞福公的黄。神速不清醒发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