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离任

1092浏览    12参与
冰砚非玉

离:任飘喵~?

任:是任飘渺!

(话说骚哥你自己的头饰还很像猫耳呢∑)


空雪:我们一起逃家干一番大事业吧!


空策,现pa

离:任飘喵~?

任:是任飘渺!

(话说骚哥你自己的头饰还很像猫耳呢∑)


空雪:我们一起逃家干一番大事业吧!


空策,现pa

十一为裘
猫猫贴贴 所以有饭吗家人们

猫猫贴贴

所以有饭吗家人们

猫猫贴贴

所以有饭吗家人们

审堂

两个小段子

好像还是离温/离任番外,无脑甜ooc。


其一

还珠楼,照例是躺椅温/床单骚的午睡时刻。

(咦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阿温还是没给阿骚准备椅子…)

“心机温A啊…”这是人未到声先来的狼主。

“zzzzz~”这是还在睡的骚哥。

“唉…”这是醒着的老温。

走近了才发现不止温A一个人在,小千雪很是体贴地眼神示意,小声询问要不换个地方或者改日再来。

老温:“无妨,你直说吧。”

千雪:“……好的,事情是这样的balabala”

于是他们从罗碧聊到了蛊毒,从蛊毒聊到了药材,又从药材聊到了凤蝶…期间小千雪有意无意看过骚哥几眼,发现对方毫无反应、睡相安详,便继续拉着老温唠嗑,兴尽方止。...


好像还是离温/离任番外,无脑甜ooc。

 

其一

还珠楼,照例是躺椅温/床单骚的午睡时刻。

(咦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阿温还是没给阿骚准备椅子…)

“心机温A啊…”这是人未到声先来的狼主。

“zzzzz~”这是还在睡的骚哥。

“唉…”这是醒着的老温。

 

走近了才发现不止温A一个人在,小千雪很是体贴地眼神示意,小声询问要不换个地方或者改日再来。

老温:“无妨,你直说吧。”

千雪:“……好的,事情是这样的balabala”

于是他们从罗碧聊到了蛊毒,从蛊毒聊到了药材,又从药材聊到了凤蝶…期间小千雪有意无意看过骚哥几眼,发现对方毫无反应、睡相安详,便继续拉着老温唠嗑,兴尽方止。

 
 

狼主走后,老温干脆拿起了书,假模假样读了一阵子,忽然开口:“你从狼主进门起,就一直在看我,是为何事?”

并未睁开眼睛的骚哥表示委屈:“我一直闭着眼睛,要怎样看你?”

 
 

老温“哈”了一声,继续看着手中的医书:“哎呀,这蛊毒的培养似乎缺了几味药材…”

“方才雪狼不是答应替你找了…”骚哥闭着眼随口说道。

“嗯?还说你没在看我?”懒得替好友纠正的阿温钓鱼成功。

 
 

“说到看,你一直盯着我下面,难道…”阿骚忽然睁开了眼睛。

嗯,根据两人的地形差,老温这个视线的落点,的确非常可疑。

“是想劫色没错啊。”阿温微笑道。

“?”阿骚眨了眨眼睛呆滞了两秒。

 
 

“哈,只是玩笑而已…”阿温反撩成功立刻恢复严肃神情,仿佛的确在专注研究医书。

“呼…”长出一口气的阿骚又抖出了一床小被几,把自己裹成了一团猫饼。

 
 

其二

深夜。

忽然惊醒的阿温发觉自己身旁多了一团,掌灯细看,是睡相甜美的阿骚。

于是头一次躺在自己床上气白了毛的阿温,啊不阿任,面无表情地抓住了对方的一绺头发。

骚哥翻了个身,揉了揉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任s。

 
 

对视了几秒,骚哥终于败下阵来:“我担心飘渺兄做噩梦,所以过来守着…”

噩梦?虽然不记得方才做了什么梦,但确实是惊醒了。任s信了几分,问道:“那为何躺在我身侧?”

“噢,抱歉…”骚哥熟练地收起了被几,挪到了床下的地板上。

 
 

“……我是说,你可以在外边。”任s提醒道。

“啊?外边有些寒冷…”骚哥又挪远了一点点,继续无辜地看着他。

 
 

“寒冷?”任s看了眼自己的外套,又看了看对方鼓鼓的被子,忽然注意到他一侧鬓角似是出了汗。

“哈。”任s扑灭了烛火,复又躺下。

骚哥放下心来,窝进了被几,正当快要入眠,背对他沉寂许久的任s忽然开口:“下次害怕,可以直接来我这里。”

 

审堂

离任梦会

是离温沙雕段子的番外,似乎可以独立观看。仍然是傻白甜ooc,私设如山,含莫离骚*元劫七亲情向。


时间线整理:

初见,二人梦境中误打误撞相遇,树上休息(围观)的骚哥被迫下场,交流剑术,任对其产生兴趣,并知晓其出身道域。

二人并未告知名姓,只知佩剑之名。


由此梦,任s冥冥中选择前往道域。

离任正式会面并友好切磋了几次。


第二个梦,发生在任s离开道域前夕。任s进入骚哥的梦境,对其剑道有了更多的认识。二人不自觉展现了各自的熟络,任s的弱化剑十三其实是一种对“冒犯”的报复以及对认可之人的小小玩笑。


任s离开道域,骚哥不久后知晓其住所在还珠...

是离温沙雕段子的番外,似乎可以独立观看。仍然是傻白甜ooc,私设如山,含莫离骚*元劫七亲情向。


时间线整理:

初见,二人梦境中误打误撞相遇,树上休息(围观)的骚哥被迫下场,交流剑术,任对其产生兴趣,并知晓其出身道域。

二人并未告知名姓,只知佩剑之名。

 

由此梦,任s冥冥中选择前往道域。

离任正式会面并友好切磋了几次。

 

第二个梦,发生在任s离开道域前夕。任s进入骚哥的梦境,对其剑道有了更多的认识。二人不自觉展现了各自的熟络,任s的弱化剑十三其实是一种对“冒犯”的报复以及对认可之人的小小玩笑。

 

任s离开道域,骚哥不久后知晓其住所在还珠楼,遂追至。

离温会面,相逢不识,酣睡一场。

 

第三个梦,现实中离温相距咫尺。

这次骚哥没有剑,且白衣染血,二人不论剑,只谈心。任s最终接纳了对方。

 

二人暂别,各怀心事。

第二日清晨,飘渺峰上依稀重现二人梦中相遇之景。



 

 

 

是岁,风云碑重启,余应故友之邀留名其上,与古岳剑派旻月、天剑烟雨各一决,始知涅槃、重生之外,更有无剑之境,吾道不孤矣。

剑神既殁,余独坐观星,不觉入梦,见一异人。此后怪梦频频,心境难宁。秋,余往道域,得一友,观其形骸,肖似前梦中人,故记之。

 

 

第一个梦

缥缈峰,云雾缭绕,人迹罕至。任飘渺照例晨起,趁着太阳尚未透过云层,出门练剑。天气不算冷,雾却很浓,他脚步不变,循着记忆找到了平日练剑所在,林木环绕,杂草丛生间留出了一块平整的空地。

  破,空,飞,灭,虚,绝,真,玄。这最开始的八式,亦是一切变化的基础。任飘渺并未睁眼,只凭感觉出剑,剑招于他,类似温皇闲暇时所执的棋子,沉浸其中,虽不刻意去听,周边一草一木,仍是历历在前——剑声,风声,树声…一道锐利的剑气忽然射向某处,窸窸窣窣,树叶颤动的声音中夹杂了陌生人的呵欠。

 

来人倒也坦荡,合起书卷向他道了一声“早”,儒雅从容,不似寻常小贼。任飘渺收了剑,回了一句波澜不惊的“早”,问他:“方才剑式,你看到了多少?”

对方却有些为难似的,“这位兄台误会了,我昨夜睡得不甚安稳,方才还在补眠…”

若不是刚刚清晰地感知到了对方身上转瞬即逝的剑意,任飘渺可能真的会放过这个不请自来的小子。“拔你的剑,将你看到的都演一遍。”

“这样…”莫离骚终于露出了稍稍认真的神情,“见笑了。”

只见他后退两步,从书卷中化出持之不败,右手执剑,步法沉稳,手上却不慢,剑气带动四周树叶摇动,红白身影穿梭其中,亦有几分好看。

 

八式演毕,莫离骚收剑端立,恢复了微笑中带着一丝委屈的神色。

虽然神韵全然不同,招式更加利落明了,没有那么多变化,但的确是飘渺绝式。任飘渺也不怪他擅改自己的剑法,心道能在这短短时日之内学会剑八,算是奇才。

“我观你步法,似乎不是出自中原门派…”要是不知名,来我还珠楼未为不可。

“啊…在下的确出身道域,暂时在中原兼职。”莫离骚诚恳地回答。

“…你的佩剑似非凡品,敢问何名?”楼主不为所动,继续套话。

“持之不败。兄台的剑也是华丽张扬,锐不可当。”

 

持之不败…仙舞剑宗?一道刺目的光线忽然穿过树叶投射下来,任飘渺再睁眼,发觉原是院中的萤灯,天色将明,晨星点点,所见所闻清晰如此,竟是黄粱一梦。

不知那无缘再会的剑神,可有传人?

 

 

 

第二个梦

桃源渡口。莫离骚晃了晃手中酒壶,示意来人上船。说是船,其实不过小小竹筏,好在身负武功,不至于因信不过这摆渡人,心生退缩。

熟人愿做一回导游,感觉应也不差,除了邀他共饮的盛情,罢。

 

“我记得你丢过剑。”任飘渺看向他。

“惭愧,不但丢了,还找不回来。”虽无惭愧神色,倒是总算不再同酒壶较劲了。

 

“只是剑?”任飘渺追问。

“还是吾师遗物,三十余载相伴之情。”莫离骚倒了一杯酒,叹口气,把酒壶收了起来。

 

“剑为何物?”任飘渺继续问。

对方似是无奈,指了指背后,“这是剑,”

又顺手拨过一片落叶推入水中,所携剑气激起浪花,驱动竹筏行进了数尺,“这是剑,”

 

抛起杯盏,酒液四散,化作无数水滴,继而自然汇成一股,从任飘渺仍如霜雪般的眸前旋过,醇香却带着侵略意味的酒气钻入鼻尖。水流划过一道利落的轨迹,又迸溅开,分为细小的水滴相继撞上杯壁,依然汇成一股,稳稳落下。

莫离骚执杯手不动,面犹笑,“这也是剑。”

 

正当他等待任飘渺的回应,复拿起杯盏欲饮之时,忽地竹筏剧荡,再看人已退出丈远。振荡的由杯中酒、身旁苇,到耳侧风、脚下浪…瞬间滔天剑意从四面八方袭来,这真是,插翅难飞。

“作为——挑衅之回礼。”任飘渺负手立于江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远处隐约传来那人依旧温文的声音——“十年修得同船渡,唉,可惜了这好酒。”

“再会。”梦境轰然坍塌。

 

 

                       

第三个梦

月夜,循箫声往竹林,有一人独坐。身无剑意,白衣血染,腰间亦无书卷,桌上纸鹤数只,黑白两色。

好似是不应见之景,任飘渺却疾走近前,不等相邀便落座对面。

 

莫离骚放下排箫,抬眼看他,肩上鲜血又滚落几滴,顺着金线蜿蜒。“飘渺兄可会嫌恶?”
   “若是你说呢?”自己嫌恶反来问我,哈。

正襟危坐,四目相对,好似无声的嘲弄,然而对方视若无睹。


“我说不会。”不但笑,还闲闲地抬起了脚,这样乱搁,倒是有些像温皇平日的姿态。

任飘渺不觉也跟着笑起来,“因为何事?”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莫离骚笃定道。

想是已经习惯了这人时不时的惊人之语,反觉得他比一开始轻松了不少。


“温皇是温皇。”任飘渺提醒道。
“今日不比剑。”本也没带嘛。见任飘渺收回目光,转而拿起一只黑色纸鹤,他又补充道,“祈愿纸鹤,折给一位故人。”

 

于是那双看不出神情的眼眸又多停滞了一阵,任飘渺问出了自己从前绝不会讲的话:“也会有我的?”

月朗星稀,二人可清晰地在对方眼中看见自己的身影,原来并不需要什么酒,说起醉话的便不止一人了。

“若是飘渺兄也走在我前头,那也太寂寞了些。”

许是趁着这微妙的醉意,莫离骚讲起了故事,关于他第一次杀人和救人。

 

莫离骚的故事

那是莫离骚入府的第十六个年头,还在因为钓鱼和学剑的事跟老头争执不休的小胜雪,忽然就失去了母亲。师母病故,他便旷了几天的晨课,在房间里叠纸鹤——似乎是自己家乡的习俗——他终日练剑,接触的人也不多,用这种方式,算是替这个温柔的女子祈愿。

爱妻病逝,慕容烟雨事务繁多,性格也越发暴躁,几日不见这个徒弟,终于找着了空子,逮住他大大训斥了一番。莫离骚也不反驳,只在他骂累了歇口气的时候,劝他去看看小胜雪。慕容烟雨怒火更盛,说他不懂得生死,让他滚出去弄明白了再回来。

 

离开道域以来在慕容府宅了十几年的天之道,就这么出了门。他想起师父说过的“越远越好”,便一路向北,以“剑雅”的名号,在苗疆游历,虽见了更多的人,感觉却无甚稀奇,吃吃喝喝,权当换个地方睡觉,就这么到了塞外之地。

 

被打斗声吵醒时,莫离骚还在绿洲附近午休。他听见声音近了些,敏捷地弹了起来,抽出剑疾速地向喊声处掠去。在那伙人尚未看清的时候,落了脚,抓住幸存的一名半大少年,径直退了几步,横剑将他护在了身后。

 

贼人来势汹汹,叫嚣着让他放下剑莫管闲事、交出背后的孩子,莫离骚“怕是不能”四字尚未说完,面前的几个就倒了地,颈上切口平平整整,同伴再往地上细看时,才发现鲜血汩汩流出,浸透了黄沙。于是这群亡命之徒识趣地作鸟兽散,连“还会回来”之类的宣言也没来得及讲一句。

莫离骚也不追,转过身摸了摸少年的头——“没事了”,元劫七便神情呆滞地被这个人抱在了怀里。

 

日后回忆起来时,莫离骚盛赞了元劫七当时的冷静,说他劫后余生,在自己温暖的怀抱中,泪都没有流下一滴。哭包胜雪反问他是不是说坚强的人应该像这样,这位不靠谱的救命恩人说,没有,我在夸他克制守礼、没有打湿我的衣襟。

 

莫离骚记不太清少年那时絮絮说的身世和冤仇,甚至忘了对方惨死的父母姓甚名谁,只依稀记得,找到亲人的尸身时,少年张大了嘴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很久。

大概这就是老头所说的死亡吧。

 

他们一起掩埋了这些尸体,准确地说,元劫七挖坑元劫七埋,莫离骚负责立碑刻字,入土前,再放上几只不知何时折的纸鹤。黄沙滚滚,挖起坑来挺容易,就是尘土飞扬,莫离骚远远地站着,吹起了他那支排箫。

轮到那几个贼人的,元劫七说什么也不肯动了,他便自己运掌,把这些剑下亡魂的尸身摞了起来,不知是凑巧还是有意,沙尘吹得渐渐大了起来,再睁开眼,尸体已埋在了黄沙之下。

不知晓姓字,莫离骚就刻了个“匪帮帮众”在上面,也不知是否会有同伙来寻。

“喂,你这么懒,怎么肯帮贼匪立碑?”元劫七不解。

“人都死了,便是一样的。”少年泪已流过了,累得再去想那许多,只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远处的天。

 

“你知道哪儿有吃的吗?”莫离骚问道。

少年嫌弃地看了这个没怎么出力气却先喊起饿来的人一眼,“没有吃的,只有酒。”

“酒也行,我这人一向好说话。”跟着少年疾走,果然在某处树下找到了两坛酒,莫离骚也不客气,拿起酒便掀了盖子,嗯,在这种地方,也不赖。

“喂!你别光顾着喝,剩下的那些人,怎么办?”望着这个靠在树上似是已经安心享受起来的人,元劫七忍不住出言提醒。

“我不会替你报仇。”少年闻言欲夺回他手中的酒坛,被莫离骚挥袖挡住。

他饮罢一口酒,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少年,不紧不慢地说:“你往南去,渡过巴水,有个天剑慕容府,去找一个叫慕容烟雨的老头。他脾气很坏,心肠、剑法却很好,拜他为师,学好了,你就能报仇。”

 

 

 

最终元劫七还是黏住了这个人,像一条小尾巴,一路跟着他回到了慕容府。

“你说的这个慕容烟雨,剑法真有那么好?”

“嗯。”

“比你还厉害?”

“嗯。”

“你同他很熟吗?”

“不算太熟。”

“他酒量跟你一样差吗?”

“或许吧。”

“喂喂!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打不过,所以才让他来教我报仇!等我学会了,到时候认你做小弟!”

“……你拜了师,记得要改口,叫我师兄。”

 

故事结束了,江湖的确是这般老套的。任飘渺想,或许自己真的有些疲倦,或许这个人真的不会讲故事,竟恍然看见了一只稚嫩的,挣扎着飞离血海的蝴蝶。

莫离骚念起口诀,纸鹤带着星光轻轻抖动,渐飞渐远,似点点流萤,亦似传信的青鸟。

 

待任飘渺回头看时,却见那人已不知何时伏桌睡去,暗笑他怎会嗜睡到做起梦中之梦来,摇了摇仍未见动静,索性自己也学着枕手阖眼,心道:“任飘渺是任飘渺。”


 

以下为坊间传闻版故事梗概。

1.无妄之灾?某男子声称自己清晨补觉却遭晨练大爷袭击,经查案发地点为对方私人地产,苗疆铁军卫已对其碰瓷行为予以拘留处罚。


 2.端午佳节,两男子结伴出游,因一杯雄黄酒大打出手,人仰船翻。《慕容府小报》提醒诸位读者:人妖殊途,男男有别,务必谨言慎行。

 

3.套路得人心?某男子潜心研读九界知名写手飞渊所著《恋爱宝典》,千里追夫,示敌以弱,夜半上演苦情戏码,终抱得美人相偎。

 

审堂

阿骚爱上阿温(下)

磨叽了很久,这个傻白甜故事算是到这里结束啦。后边的离任梦会,应该会以任s的视角,给这个故事不同的诠释?


第二日清晨,飘渺峰。

专注练剑的任s忽然注意到附近的树上似有若无的目光。

随意放出几道剑气,树上果然有了动静,只见骚哥垂下腿,伸了伸懒腰,拿着他的书卷跳到了任s面前:“早。”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令任s对他的厚脸皮再次无言,看着对方闪烁着期待的眼神,也回了一句毫无波动的“早”。

“天朗气清,我猜飘渺兄一定想寻我练剑,便一早起来在此等候了。”说着从书卷里拿出了他的剑。

还顺便补了个觉…等等,这里出现了一个盲点——“你如何知晓此地?”

“啊,我一走到附近便觉得熟悉,好似曾经走...

磨叽了很久,这个傻白甜故事算是到这里结束啦。后边的离任梦会,应该会以任s的视角,给这个故事不同的诠释?


第二日清晨,飘渺峰。

专注练剑的任s忽然注意到附近的树上似有若无的目光。

随意放出几道剑气,树上果然有了动静,只见骚哥垂下腿,伸了伸懒腰,拿着他的书卷跳到了任s面前:“早。”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令任s对他的厚脸皮再次无言,看着对方闪烁着期待的眼神,也回了一句毫无波动的“早”。

“天朗气清,我猜飘渺兄一定想寻我练剑,便一早起来在此等候了。”说着从书卷里拿出了他的剑。

还顺便补了个觉…等等,这里出现了一个盲点——“你如何知晓此地?”

“啊,我一走到附近便觉得熟悉,好似曾经走过,循着记忆就来了。怪了,刚刚躺的那根树杈,都似曾相识。”骚哥陷入了沉思。


任s看着他,心里叹了口气,正打算进一步提醒,忽然被对方“恍然大悟”地打断:“对了,昨天我去还珠楼拜访,你去了哪里?”

逐渐失去耐心的任s使用了一键换装技能。目睹全过程的骚哥呆滞了几秒。

“飘渺兄…这身打扮确实华贵不凡,别有气度…”可能是为了追求时尚?骚哥脑内自动连上了逻辑链,断定对方只是不好意思被人看见,故而装做不认识,如今坦诚相见,说明已经接纳了自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己怎能介意?


阿温摇了摇扇子,表达了对赞美之词的欣悦,心道不管他误会了什么,总之来日方长。

“时候不早,你随我回还珠楼…那边两位,也是一起?”


不远处的草丛

飞渊:阿云你看,书上写的果然是真的!

霁云:飞渊姐姐,师父在看我们……

飞渊:啊啊!(探出脑袋)我叫飞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江湖儿女,无需言谢!


今天的还珠楼,似乎异常热闹。

或许今后,也会是同样的热闹。


以下依旧是二人不靠谱的恋爱故事

关于年龄

任s一开始以为骚哥年纪小,心想:这天赋!一定要带他回去鞭策一下剑无极!(剑剑:啊啾!)

后来——居然比我小不了两岁吗?算了已经习惯了。

再后来这位老父亲就被啄了(?)


关于婚事

其实当他们确定关系的时候,骚哥有认真想过该向谁提亲的事。老温以诚待人,表示自己父母双亡,惟有一位早年结拜的大哥、名唤万恶罪魁藏镜人。

后来骚哥终于辗转见到了盖头盖脸的,藏•天地不容客,心想自己的内力怕是扛不住对方一掌——我现在赶回道域借天师云杖还来得及吗?

罗碧:任飘渺嫁人…该我什么事?!

(当然后来罗碧还是被闻讯赶来的小千雪拖去送了贺礼)


关于儿女

任s看到听墙角的飞渊霁云二人,第一反应是:你孩子都这么大了吗?幸好没问出口,就被飞渊的一惊一乍打断…

天道好轮回,后来骚哥在还珠楼见到了探亲的剑蝶,看色系立马认出这是飘渺兄的崽。于是夸赞兄妹俩长得还蛮像的,并热情地给他们一人递了一个红包。

剑剑刚想解释他们是一家的,就被老温强行制止,于是小两口被迫分居,而阿温多了个便宜儿子……

当然我们的天才剑者也如愿受到了骚哥的指点。(剑剑:不,我不想!)


关于亲属

阿温那边亲属的大致情形已经说过,让我们来看看慕容府——

慕容宁:大哥当年相中的这个任娃儿,竟然是徒弟媳妇?

丁凌霜:二当家,要成亲,是好事,得庆祝。

元劫七:大师兄那么疼我,我得帮他瞅瞅新娘子怎么样…啊?!

慕容胜雪:……哼(ノ=Д=)ノ


关于出身

定居还珠楼后,阿骚颇受小姑娘们欢迎,对此阿温往往以扇掩面笑而不语,让人怀疑他是幕后主使。

妹子们的叽叽喳喳:听说你在道域的时候,是那个什么仙舞剑宗的噢?

骚哥:如果我没记错,是这样的。

叽叽喳喳*2:那你一定会剑舞吧?(原来楼主真的喜欢这样的耶)

骚哥:?

老温:(喝茶,今日份快乐1/1)

审堂

整理离任时的瞎叭叭之一

大概是对比分析武学风格?受限于剧情进度,很可能会打脸,但是不管了,搞同人可以瞎叭叭(?

【打角色tag是希望能有补充和讨论…感觉信息还是太少了】


任s对骚哥感兴趣的点,当然在剑术上。以我目前所见,骚哥的剑法,从剑宗仙舞剑诀而来,以综合当时四宗武学自创的行令剑围为形,意则源于已故的老爷子。


平A体现了剑宗轻、快的特点,已知这人常常打着打着就歪头、侧身、弓腰,身形灵活,可以用游刃有余来形容。


这里我认为是他实战经验丰富,指剑术切磋的那种实战。从他新剧打架的几次可以看出来,他常常并不拔剑、只以剑鞘相格,或是以掌代剑,用剑柄击...

大概是对比分析武学风格?受限于剧情进度,很可能会打脸,但是不管了,搞同人可以瞎叭叭(?

【打角色tag是希望能有补充和讨论…感觉信息还是太少了】


 

任s对骚哥感兴趣的点,当然在剑术上。以我目前所见,骚哥的剑法,从剑宗仙舞剑诀而来,以综合当时四宗武学自创的行令剑围为形,意则源于已故的老爷子。

 
 

平A体现了剑宗轻、快的特点,已知这人常常打着打着就歪头、侧身、弓腰,身形灵活,可以用游刃有余来形容。

 
 

这里我认为是他实战经验丰富,指剑术切磋的那种实战。从他新剧打架的几次可以看出来,他常常并不拔剑、只以剑鞘相格,或是以掌代剑,用剑柄击退,挑起其他的物件等等。这绝不是生死相搏悟出的剑法,而是世家有心培养和不断切磋的经验所致。

 
 

所以骚哥的平A是破招的那种实用,不是招招致命,也不是变幻莫测,相反很好测——是为了拆解嘛。

 
 

再看任s,他的平A其实是任意组合,由基础八式产生的不同演化,既像风,又像水,总之是无定形。带着“炫技”式的华美,以及不凡的杀伤力。属于飘渺剑法的平A,大概是粲然而致命,每一次出手均不同,每一招都蕴含着种种变化,以及天然的精妙衔接,看起来毫无破绽。如果说骚哥的剑法中平A体现了简,那么任s的就是繁。

 
 

骚哥的大招读条挺长,甚至需要掐诀,或许是道域特色,兼具了星宗术法和学宗之字。剑围起,可以是困,也可以是范围清场,在剑围中实际发挥作用的是字而非剑,剑是施法的载体。所以理论上读条可以被打断,读条完成后剑围既成,剑可以入鞘——这也是他第一次出场背着剑不动手,只迈步子能清出来一条路的原因。

 
 

行令剑围难学,难在底蕴、门槛,并非每一个剑者都懂得字与术的融合,何况四宗不再交流武学多年。是以招留剑宗,三十余年习得之人却寥寥无几,更不必说精通。

 
 

同样是剑阵,任s的是杀阵。飘渺剑阵壮观、磅礴,常人难以驾驭,非要说它追求什么,或许只是极致二字。从剑九开始,每一式均是极致与不断的突破。与其说是境界上的提升,不如说是从99%到99.9%再到99.99%、99.999%…直到无限接近于一的这种臻于完美的过程。(因此我以为剑十一剑十三并非衡量实力的标准,而是对剑道的理解。仅论威力,显然就算只练剑十,十年后的剑十之威与十年前也大不相同,当然也会止于剑十。)

 
 

飘渺剑法之难,则难在看似微小的每一点突破和领悟。正如温皇吐槽,他悟出飘渺绝式需要十年,凤蝶学会它却不需要十年。

 
 

最后是意。前面或多或少还有原作支撑,到这里就是想象和揣测更多了。任s的以剑十三论,那么大约是抛弃具体剑形,万物皆可为剑意之载体,从有形到无形上又近了一层。这种变化类似于大爷改用木剑,却仍能发挥剑法之威,虽无招,亦能制敌。剑意在有无之间,正如庄周说道在瓦甓,剑十三捻指万物,其意或近于道。

 
 

骚哥的剑,暂时现了雅剑三绝中的两式以及行令剑围与仙舞剑诀,总体来看,走的是融会贯通。他会的剑式或许非常多,但能用出来的,均是属于自己的,这是对不同招式的记忆和判断带来的触类旁通。是剑,却也不仅仅是剑,猜测如此发展,其实他倒也不一定非要用剑。倘若他失剑、折剑确有用意,那我想应是驱使他突破具体兵器限制,或许竹简亦能成剑——这也与其师之道相合。

 由上不难得出,这两人的剑法风格相差甚远,仅从已展现的部分来看,莫离骚的剑,相比任飘渺的剑,更为有迹可循。假如用一个不甚恰当的比喻,骚哥可能是世家才俊,坐在茶楼酒肆同数人过招而不败的从容侠士,任s可能是隐士高人,鲜少见他出剑,出则令人毕生难忘的江湖传奇。但从意或者说剑道的角度,或许二人会殊途同归,不论繁简终成无。

记得我曾同朋友开玩笑,设想假若二十年前的任飘渺按捺不住去寻慕容烟雨,然后被拐回慕容府的情景。江湖上会失去还珠楼主,失去一个令人生畏的天下第一毒,但说不定天剑慕容府会多了一位号剑隐,除了剑什么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的三当家?届时不知面对比自己年纪略小入门却早了不少,某种意义上是同病相怜的大师兄,任s又会作何感想?

审堂

阿骚爱上阿温(中)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沙雕段子要分上中下…ooc预警,恋爱脑出没。

傍晚,被山风吹着悠悠转醒的阿骚伸了伸懒腰,伸手捞过一旁石桌上的茶杯。

“诶~客人怎可不问自取…”就着萤火看书的老温从毛毛中发出声音。

“抱歉,我一时口渴。”才注意到旁边有人的骚哥并没有归还的意思。

“哈…”阿温似乎感到了几分趣味,也放下书微微坐起身子,取了另一盏茶来饮。


“这般天色,还不见飘渺兄归来,莫非他迷路了?”

骚哥回忆起了来时弯弯绕绕的机关和阵法。

“非也…他曾来过,见你酣睡不忍打扰,又离开了。”老温发动了糊弄孩子的技能。


看着阿温真挚的神情,对自己感知力颇有自信的阿骚不禁产生了一丝动摇。周围的确空无...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沙雕段子要分上中下…ooc预警,恋爱脑出没。


傍晚,被山风吹着悠悠转醒的阿骚伸了伸懒腰,伸手捞过一旁石桌上的茶杯。

“诶~客人怎可不问自取…”就着萤火看书的老温从毛毛中发出声音。

“抱歉,我一时口渴。”才注意到旁边有人的骚哥并没有归还的意思。

“哈…”阿温似乎感到了几分趣味,也放下书微微坐起身子,取了另一盏茶来饮。


“这般天色,还不见飘渺兄归来,莫非他迷路了?”

骚哥回忆起了来时弯弯绕绕的机关和阵法。

“非也…他曾来过,见你酣睡不忍打扰,又离开了。”老温发动了糊弄孩子的技能。


看着阿温真挚的神情,对自己感知力颇有自信的阿骚不禁产生了一丝动摇。周围的确空无一人…啊,是了,或许今天飘渺兄状态不佳,不欲同我比试剑术,又因有客在此心生羞涩,匆匆见我一面便离开了。

“既然如此,我明日再来。这位…兄台,再会。”阿骚深情地看了一眼阿温——背后的躺椅,转身离去。

(?奇怪,难道他又看上了我?)觉察到对方诡异目光的阿温眯起了眼睛。


而回到慕容府的骚哥不出意外地在厨房门口碰到了小胜雪。

“好巧。”骚哥敏捷地避过小胜雪推开了房门。

“不巧,大师兄这么晚了才回来却直奔厨房,想来那神蛊温皇没有留你吃晚饭,可怜啊。”跟阿温同款色系的小胜雪吐了吐烟,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


“我劝你善良”正欲脱口而出,骚哥忽然反应过来——“你说的谁?还珠楼主不是飘渺…”

“好险没有问我为何知道你去了还珠楼。你今日所见之人,正是神、蛊、温、皇。”

迅速得出小胜雪又派人跟踪自己还弄错了自己心仪之人名字的结论,骚哥无视了小胜雪探询的目光,并优雅地吃完了茶点。


闪身想摸摸小胜雪的头却被发冠阻碍的骚哥拍拍了小师弟的肩:“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用管。”

背后是府主一点也不稳重的“呸”声。


今天的慕容府/还珠楼,或许是个不眠之夜。



以下是不负责任的“婚后”段子:

睡前。

躺椅上的老温忽然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勉强睁开眼发现是骚哥。

“飘渺兄莫要误会,我是来提醒你睡觉不卸妆不利于养生…”

“噢?”

从此骚哥担起了给老温散发卸妆的重任。(第二天是不是他先醒了帮散发温梳头就不得而知了)


睡中。

有老温的仇家上门闹事,吵吵嚷嚷。

骚哥警觉地爬了起来,忽然出现在了来人面前。

“你谁呀?快让神蛊温皇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想见他,须先问过我的剑。”

于是老温安逸地在花园里睡了个好觉。


吃饭。

“这道菜欠些火候,应可以再细些…酒嘛,不如试试我藏的解金貂…”

“不错…我相信你的品味!”

想必有这两位大爷精致而专业的挑剔,厨子们的手艺会不断提升,就是不知道还珠楼不开张够挥霍多久…

(小胜雪:啊啾!谁在打我的主意?)


日常。

两人可以从容躺着,整天阖着眼睛——

"你饿吗?"

"不饿,再躺会儿。"

"那谁先起来谁做饭?"

"好的。"

然后他们又躺过了一天()


关于信任。

老温:“唉,我一向以诚待人啊。”

众人:(怀疑)…

骚哥:“不错,我能为飘渺兄担保。”

众人:???


做饭。

大家都怀疑这二位信奉“君子远庖厨”,从来养尊处优,生存技能里大约并不包含做饭这一项。

然而闲极无聊,做饭也未必不能是件雅事。

“这道拼盘上遗留的剑气,似是同时从八个方向发出,切痕深浅一致,飘渺兄对剑气的控制果然不凡。”

“哪里,肉片大小相同、骨上无半分刮痕,不过一瞬,二者相分而不断,这刀工才令人叹为观止。”

被冷落的无双/随心不欲:幸好不是拿我们切菜…那边的砧板兄,你还活着吗?

审堂

阿骚爱上阿温(上)

沙雕脑洞,瞎拉郎的产物,即兴产出OOC傻白甜段子。


入了离任邪教的我:

楼主快来啊这里有拿剑的boss!

旻月三年后才会回来不要惦记她了、阿骚才是你的当下!

骚哥对饮食起居的要求跟你一样苛刻了解一下!

随身携带床单随时随地随便躺!

骚哥还会煮饭阿温一定不会饿死!

你们俩一个快剑平A长读条大招一个短读条AOE起手开大可以相互学习!

都是八岁背井离乡芳龄四十保养得当!

骚哥佛系耿直正是你喜欢的老天使不要辜负了大爷的期望!

快来道域看看他!!!


然后冷静下来的我思考了一下他们见面可能出现的情形:

红紫两个仙男拿着剑从天而降(用谁的bgm就不知道了)。

楼主非常不耐烦地听完了骚哥冗长...

沙雕脑洞,瞎拉郎的产物,即兴产出OOC傻白甜段子。


 

入了离任邪教的我:

楼主快来啊这里有拿剑的boss!

旻月三年后才会回来不要惦记她了、阿骚才是你的当下!

骚哥对饮食起居的要求跟你一样苛刻了解一下!

随身携带床单随时随地随便躺!

骚哥还会煮饭阿温一定不会饿死!

你们俩一个快剑平A长读条大招一个短读条AOE起手开大可以相互学习!

都是八岁背井离乡芳龄四十保养得当!

骚哥佛系耿直正是你喜欢的老天使不要辜负了大爷的期望!

快来道域看看他!!!


 

然后冷静下来的我思考了一下他们见面可能出现的情形:

红紫两个仙男拿着剑从天而降(用谁的bgm就不知道了)。

楼主非常不耐烦地听完了骚哥冗长的诗号保持造型;骚哥被无双的仙女飘带吸引视线,心想这难道是——天师云杖…的孪生姐妹!


 

觉察到对方不善的目光,骚哥从脑补中回归开始客套:“这位…你叫什么来着?”

“秋水浮萍任飘渺。”


 

(骚哥内心:秋水浮萍——望穿秋水身世浮沉…任飘渺——随波逐流飘渺无踪…他叫,什么沉流?)


 

好了接下来是友好的剑术切磋和互相吹捧环节。


 

二人满意地结束了约架(相亲)并说好下次见面。


 

第二次,骚哥非常谦逊地伸出友谊的小手:“沉流兄台久候了,今日惠风和畅,不知秋水兄台是否愿来我剑宗小坐…”


 

任:???(剑意迸发)


 

骚:(可能他相比在花园坐着喝酒更喜欢打架)好,漂萍兄此兴在下定当奉陪——(?为什么随心不欲忽然拔不出来了)

浪飘萍:啊啾!

                     ……

任:剑十一—涅槃

骚:(!这个剑式…是)“飘渺…”


 

任:(?我们已经熟到可以直接喊名字了?这个挑衅我收下了)剑•十三…


 

……今天的骚哥仍然在挨打。


 

时光飞逝,虽然我们的阿骚挨了无数次打,但他固执地认为是飘渺兄(时间让他记住了任s的名字)性格内向,习惯用比剑的方式来表达友谊。为了不辜负对方的热情,骚哥打听到了他的住处(此时任s已结束工作不堪其扰离开了道域),并昼袭还珠楼。


 

还珠楼花园。躺椅上午睡的阿温忽然感受到一丝特殊的气息,他缓缓睁开眼,对上了阿骚正直诚恳的卡姿兰大眼睛。

骚:“请问兄台这里可是还珠楼?”

温:“不错。”(表面温和凶芒毕露)

骚:“那,不知飘渺兄在何处?”(毫无察觉但退后了一步)

温:……“他出去了。”(阖上眼睛)

骚:“啊!也不知他何时能回,既然还珠楼是飘渺兄的家,那我就在此等候吧…”(发现周围没有凳子)

温:(拿书盖上眼睛)“兄台请自便。”

骚:“多谢。”(随即掏出床单铺上,愉快地躺下了)


 

       zzzzz~

      zzzzzz~

今天的还珠楼跟往常一样安静。


小禾妖妖
离任 从容自若笑相对,委屈求全...

离任

从容自若笑相对,委屈求全我不会。
随心率性功成遂,从此以后笔墨随。
闲暇无事听风雨,舞文弄墨体能配。
笑看人生之百味,我自归隐细体会。
此后南北各相对,认清本质向梦追。
清风拂面钢枪随,三月军旅江湖会!

离任

从容自若笑相对,委屈求全我不会。
随心率性功成遂,从此以后笔墨随。
闲暇无事听风雨,舞文弄墨体能配。
笑看人生之百味,我自归隐细体会。
此后南北各相对,认清本质向梦追。
清风拂面钢枪随,三月军旅江湖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