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离别

14248浏览    2687参与
JS668

家乡甜枣

那一年,沈宁长大了,至少她的父亲是这么觉得的。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她,一直跟着父亲过着缺吃少穿的生活,母亲当年因为难产,很早就离开了他们。还好。沈宁的父亲是位伟大的父亲,每天起早贪黑的耕作,为了省下给孩子读书的钱,鞋是田边稻草晒干了织的,衣服是隔壁邻居用旧了的碎布缝的,看着就是一股心酸的感觉。但沈宁从来没觉得父亲的形象让她丢人过,她觉得她的父亲,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

上小学那会,父亲每天早上都会比她要早起上个把小时,又是煮早餐,又是帮着收拾收拾东西,弄这弄那的。那会沈宁最爱吃的,就是甜枣,乡里盛产甜枣,父亲每每煮早餐,就会加进甜枣烹饪。

学校在小县城,父亲想尽办法借了辆24寸的老式单车,...

那一年,沈宁长大了,至少她的父亲是这么觉得的。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她,一直跟着父亲过着缺吃少穿的生活,母亲当年因为难产,很早就离开了他们。还好。沈宁的父亲是位伟大的父亲,每天起早贪黑的耕作,为了省下给孩子读书的钱,鞋是田边稻草晒干了织的,衣服是隔壁邻居用旧了的碎布缝的,看着就是一股心酸的感觉。但沈宁从来没觉得父亲的形象让她丢人过,她觉得她的父亲,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

上小学那会,父亲每天早上都会比她要早起上个把小时,又是煮早餐,又是帮着收拾收拾东西,弄这弄那的。那会沈宁最爱吃的,就是甜枣,乡里盛产甜枣,父亲每每煮早餐,就会加进甜枣烹饪。

学校在小县城,父亲想尽办法借了辆24寸的老式单车,颠颠簸簸的就载着她一路骑出山去上学了。等到放学,沈宁一出校门,也总能一眼认出那辆大而陈旧的单车,和那个皮肤黝黑,笑容憨厚的男人。“妞子,该饿了吧,吃点枣,刚从家里做好的,热乎的。”父亲不知道自己能给予女儿什么,但她爱吃的,绝不会缺。



好不容易,沈宁挤破头地挤进了乡里的中学,放榜那晚,父女俩彻夜未眠。父亲心花怒放,而沈宁倒是忧心忡忡。中学第一天开学,隔壁邻居家就换了辆崭新的电动车,好生漂亮。沈宁见前一天,父亲在邻居家站了很久,也不知道做什么,只知道开学这天,他换了一辆稍有锈迹的蓝色三轮,送她上学,她再也不会被单车的后座压屁股了。当然,第一天上学,少不了的还有一包包的甜枣。父亲今早收拾的时候,给女儿的书包塞了好几包,并叮嘱到:到教室了记得分给新同学,这是我们乡的礼仪!

一晃而过的那几年,沈宁中学毕业了。身边的同学都有外出募工的计划,当然她也有想法,只是她兼顾的,远比别人要多。她发现父亲双鬓有些变白了,家里的田地里也感觉少了些什么。考虑了许久,她决定要南下募工,才能改善改善父女俩的生活。

离别那天,父亲用他攒了整个月的小钱,到县城里打了辆出租车,一起到了火车站。一路上,父亲的叮嘱就没停过,什么出门在外诸事都要小心,一个人也要按时吃饭,甚至是饭前洗手都嘱咐了个遍。父亲一个劲的说,沈宁也没觉得多烦,只是她知道,过了这回,可能要很久才能再听到父亲的声音了。

到上车的点了,火车停靠得稳稳的。

父女俩在原地站了很久,俩人都没怎么说话。父亲该叮嘱的叮嘱完了,女儿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时刻,沈宁终于挤出了一句:“爸,等过段时间,我就接你上去上面过日子。”说罢就费力地拖着行李箱,上了绿皮车厢。火车站挺吵的,也不知道父亲是否听清了,只知道火车开出去很久了,父亲还在原地杵着,开着车开出去的那个方向。



沈宁在车上惯例地检查了下行李,打开背包时,眼睛终于忍不住了。父亲今早收拾的时候,给女儿的背包塞了好几包甜枣,并写到:你爸年纪大了,以防万一我会忘记跟你说这事,我就提前写下来了。到单位了记得分给新同事,这是我们乡的礼仪!

今天,父亲和沈宁俩父女诚心邀请阅读文章的各位品尝一回家乡的甜枣,希望各位都能从中品尝出生活的甘甜!



倾心红发带

送行

“那我就不进去了,到了那边一切小心。”

人群的拥挤让他只能匆匆留下这一句,便被人群隔开。而我扶着手里的行李,回头喊了一句:“回去路上小心。”也不知,他听见了没有。

这样的分离总让人的心里空落落的,眼里热热的。

坐在候机室里,之前因为一系列手续而隐藏起来的情绪纷纷冒出头来。望着机场大大的落地窗外的晨曦,天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缕金色。

每次来机场都是早班机,每次都是在黎明尚未破晓时,每次都会在候机室里看第一缕晨曦。硕放机场站,这些年来来往往已记不清多少次,它从来不是我的目的地,但我总要途经它才能到达我的终点。它每日默默地吞吐着成千上万的形形色色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个位数。我也曾穿梭在它...

“那我就不进去了,到了那边一切小心。”

人群的拥挤让他只能匆匆留下这一句,便被人群隔开。而我扶着手里的行李,回头喊了一句:“回去路上小心。”也不知,他听见了没有。

这样的分离总让人的心里空落落的,眼里热热的。

坐在候机室里,之前因为一系列手续而隐藏起来的情绪纷纷冒出头来。望着机场大大的落地窗外的晨曦,天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缕金色。

每次来机场都是早班机,每次都是在黎明尚未破晓时,每次都会在候机室里看第一缕晨曦。硕放机场站,这些年来来往往已记不清多少次,它从来不是我的目的地,但我总要途经它才能到达我的终点。它每日默默地吞吐着成千上万的形形色色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个位数。我也曾穿梭在它密密麻麻的时刻表中,怀着憧憬和梦想,寻找我的班次,我的旅途。

而在这一场场的旅途中,我的背后总有他们,我的父母。

那天是在家的第四个月零十天,也是离开的日子,依旧是一个黎明未破晓。这一次与往常不同的是妈妈没有陪同,只有爸爸送我。

以往的送行,由于有妈妈,总是一路不停的嘱咐,爸爸不时地补充。而这次,便像被什么封印住了似的,一种淡淡的情绪飘在空气里。

我坐在后排,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黑暗仿佛被车子一点点擦掉,有些出神。爸爸在副驾驶,和开车的叔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两个父亲聊着彼此的孩子,很内敛,很“父亲”。

“这次应该是他们这辈子在咱们身边呆的最久的时候了。”

“嗯,以后少咯。”

父亲一向是个内敛的角色,他们会把那些情感外漏的语句自然地转换成一种悄无声息的表达,比如那一刻,我听见了他们话语里的复杂,不是简简单单的不舍。请原谅,那样的情绪,我在这个年龄无法用文字去叙述和描绘,但是看到这里的人大概都有类似的经历吧。

陶立夏的《分开旅行》里有这样一句,“从一个车站到另一个车站的路上,我开始对人世的离别,深信不疑。”我会对这样的送行更为感伤,因为离别,更因为送我离开的,只有一个人。从前的回家路上,爸妈两个人可以互相慰藉,伤感和不舍有人一起承担总会有些安慰,而那天,只有爸爸一个人回去了,我的心里涌上来一阵心疼,那是血缘里的疼,硬生生的。大概那一刻人的共情能力,由于有了血缘的加持而到了最大化,我知道那种疼痛来自我的父亲。

这么多年的一次次送行,我发现我成长了好多。还小的时候,总会为自己伤感。离开父母的不舍,前路的坎坷,各种担心······但是慢慢的,我发现我最大的伤感从对自己改变为对父母,那两人送我离开后,依旧要转身回到处处有我的地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去适应我的不存在。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的适应能力在下降,我不知道这次,他们又需要多久·······

父母用前半生将孩子融入骨血,又要用后半生习惯他的不存在。父母这辈子啊,不过是一场送行,送我们走,等我们回······

Aprilrain

都过去好几个月了,其实Y都没认真想过她离开的真正原因。那晚她从图书馆出来,看见路灯映出纷扬的雪花,她就想到了高中时L老师推荐的木心文集,其中有一句:我是一个黑夜中大雪纷飞的人啊,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顺着想到高中有个很喜欢甚至Y觉得他活成了木心的同学,然后其他人......还有这个“下雪”......Y也只能理解成沮丧失望这层,自然而然,几个月前的去别再次回到了Y的脑海,如果不是失望积累过阈,哪会那样轻易转身?

所以Y在微博随手打下几行:

离开的原因

除了攒够失望暂时想不到别的了

黑夜中兀自行走的人呐,已经下雪了


尽管如此,Y也只是觉得大抵如此,未曾言喻彻底。

其实Y之前对其他...

都过去好几个月了,其实Y都没认真想过她离开的真正原因。那晚她从图书馆出来,看见路灯映出纷扬的雪花,她就想到了高中时L老师推荐的木心文集,其中有一句:我是一个黑夜中大雪纷飞的人啊,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顺着想到高中有个很喜欢甚至Y觉得他活成了木心的同学,然后其他人......还有这个“下雪”......Y也只能理解成沮丧失望这层,自然而然,几个月前的去别再次回到了Y的脑海,如果不是失望积累过阈,哪会那样轻易转身?

所以Y在微博随手打下几行:

离开的原因

除了攒够失望暂时想不到别的了

黑夜中兀自行走的人呐,已经下雪了


尽管如此,Y也只是觉得大抵如此,未曾言喻彻底。

其实Y之前对其他人也有不同期限的骤离,然后治丝益棼地从头梳理因果。对此现在的Y常以第三人称的口吻嘲讽着那几个蓦然掉头的Y。

Y在进入大学之后,因为周遭人物变换,一开始无所适从,甚至她开始疑惑在以前建立的所有关系,那段时间Y一头撞向了极端偏执,她觉得或许由头来过会更加明了。于是Y选择了接二连三的暂别。沉寂过后,当Y试着探向当初她不辞而别的人,彼时方觉,自己丝毫未曾感同当初对方的惊愕失落,Y在自责并承诺弥补之余,也有些许暗中庆幸自己在对方心中的轻重。

只是并非能够回收所有......至少Y已经很久不知道对方的生活如何了。倒不是Y不愿意,只是对方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如果单是从旁人探听,就失去了Y的本意,空留几分情切。

再后来Y和对方有了交谈的机会,Y在慎语之余,现在品味过来,也是含了些许欣喜的。甚至知道对方学业高升的时候,她越过了对方的怀疑,先在心里祝贺起来。

只是啊,当简短的交流结束后,五味杂陈一下充斥了Y。Y可以理解陌生人、点头之交的谎言,可对方,是和自己有过融洽真诚相处的。如此巨大的反差让Y痛惋,平息之后,又想到对方也许需要交流的一阶?或者他已忘却自己对Y的闭门,而纯粹认为Y对他是厌恶的?

如果是这样,Y在交谈间也应该澄清了吧。所以Y等了两天时间,想着如果自己可以重新进入,就开始自己的补偿。

两天过后,仍是一道白线。

戚戚笑过,Y想到对方可能在让Y补偿和同感之间选择了后者。只是Y意想不到罢了,是她自己自信过头也说不定。于是Y理所应得地再次扭身而去。

在Y的世界里,但凡进入、驻足过的,都会留下独一无二的痕迹,自然离开也会遗出同样的空洞来,再用其他如何填补也无法完璧。索性任它时刻提醒,Y不知道自己能否不蹈覆辙,抑或强大到再经受几个。但Y学会了事先心受充分而身行,思全并纳入随后所有。

陆宴儿

赠别离

雨下了

草挥了挥手

路远渐渐迷蒙

雾落了

拐个弯分界

花红慢慢消散

遥望,嗔怪

细数只剩走好路

绿再肥红再瘦

又问几度春秋

且盼,且盼

离人未归处

…………………

“你说的来日相见。”

“来日是何日?”

雨下了

草挥了挥手

路远渐渐迷蒙

雾落了

拐个弯分界

花红慢慢消散

遥望,嗔怪

细数只剩走好路

绿再肥红再瘦

又问几度春秋

且盼,且盼

离人未归处

…………………

“你说的来日相见。”

“来日是何日?”

陈语冰

离愁之死。

拖着拉杆箱走出通道,步上月台。入口到车门数十步间,塑料涂层在砂石地上轧出辘辘声响,就有早被时代弃置不顾的离愁借此还魂。

——快车航班让驾中马上的离愁别恨无声无息消亡了,不再有三亭十里的古道相送,回头一望也看不见故里:所见者惟荒草蔓生的铁轨废道,连天不是芳草,是遮天缆线、弃屋长台。

感伤保质期太短。过期的感伤,却又成就新的感伤。变质新生,如原子于人间世颠沛寻来生。其间万事休,惟颓废纠缠着生生不息。

火车沿着狭长的轨道驶出城市,一地白月在滚滚而去的锈蚀铁轮下碾碎、飞溅,而火车从不回头。就像多年前一纸离奇调令载我来此地,义无反顾,不见犹豫。

命运何曾见离愁,我又何曾信命运。

拖着拉杆箱走出通道,步上月台。入口到车门数十步间,塑料涂层在砂石地上轧出辘辘声响,就有早被时代弃置不顾的离愁借此还魂。

——快车航班让驾中马上的离愁别恨无声无息消亡了,不再有三亭十里的古道相送,回头一望也看不见故里:所见者惟荒草蔓生的铁轨废道,连天不是芳草,是遮天缆线、弃屋长台。

感伤保质期太短。过期的感伤,却又成就新的感伤。变质新生,如原子于人间世颠沛寻来生。其间万事休,惟颓废纠缠着生生不息。

火车沿着狭长的轨道驶出城市,一地白月在滚滚而去的锈蚀铁轮下碾碎、飞溅,而火车从不回头。就像多年前一纸离奇调令载我来此地,义无反顾,不见犹豫。

命运何曾见离愁,我又何曾信命运。

是星星梦呀~

你会记得我吗?你会留下来吗?

我不敢结交任何的新朋友 我会猜想我拥有的会不会都是有期限的 在某一天就会被命运收走 什么都不给我留 

这也许是你带给我的光 留下了痕迹 也许是我贪婪想捉住这抹光 反而被刺眼的光芒闪到了眼睛 留下不可逆的伤害

在那天到来的时候 没有任何的防备 霎时间 拥有的都变成了回忆 甚至让我去怀疑 你到底有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

为什么我好像不曾感受到你的存在 就已经到了期限 

也许 在说第一句话开始 ...

你会记得我吗?你会留下来吗?

我不敢结交任何的新朋友 我会猜想我拥有的会不会都是有期限的 在某一天就会被命运收走 什么都不给我留 

这也许是你带给我的光 留下了痕迹 也许是我贪婪想捉住这抹光 反而被刺眼的光芒闪到了眼睛 留下不可逆的伤害

在那天到来的时候 没有任何的防备 霎时间 拥有的都变成了回忆 甚至让我去怀疑 你到底有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

为什么我好像不曾感受到你的存在 就已经到了期限 

也许 在说第一句话开始 命运就以捉摸不到的 看不见的速度 演变好了未来所经历的所有 甚至轻轻地用笔 在生命中的日历上划上了结束的日期

我不懂 既然有期限 那为什么还要给我 给予我的意义是什么呢?

这算甜 还是苦呢?

也许是甜的罢 也许是苦的罢 

但在那段小有遗憾的时光里 我是迎着光的 这 便是万物所给予我的 柠檬味的甜.

SLR.秦平旭

情诗(云的下半截)

云走了

楼颓废了

不在望天

只是深深的低下头

任风吹雨打日晒


一只鸽子飞过

说云快回来了

楼看看那锈迹斑斑的身躯

没有笑

只是又充满信念


用力的摇晃着身躯

只愿有人来修它

努力抬起头望向远方

期待云的归来却又想它慢点

好见云时,又是神清气爽的站在那


云,蹦蹦跳跳的回来了

在远处向楼招手

云依旧停在上空保护着楼

愿云不哭

那样就不会知道我已经千疮百孔


云走了

楼颓废了

不在望天

只是深深的低下头

任风吹雨打日晒


一只鸽子飞过

说云快回来了

楼看看那锈迹斑斑的身躯

没有笑

只是又充满信念


用力的摇晃着身躯

只愿有人来修它

努力抬起头望向远方

期待云的归来却又想它慢点

好见云时,又是神清气爽的站在那


云,蹦蹦跳跳的回来了

在远处向楼招手

云依旧停在上空保护着楼

愿云不哭

那样就不会知道我已经千疮百孔


SLR.秦平旭

记录的情诗

你说

我一个小时对你说过的话

比跟你上三年学

所说的话都多

哪有

我的心里一直在跟你说话

你不知

我想说的话

全记录了

只等

时机成熟

便都送给你

你说

我一个小时对你说过的话

比跟你上三年学

所说的话都多

哪有

我的心里一直在跟你说话

你不知

我想说的话

全记录了

只等

时机成熟

便都送给你

SLR.秦平旭

情诗

我不愿是树呀

只因你是风沙

我不要阻挡你

到我这里来


如果

我依旧是树

我愿做千年洪洞大槐树

在这里 

与你相约

我不愿是树呀

只因你是风沙

我不要阻挡你

到我这里来


如果

我依旧是树

我愿做千年洪洞大槐树

在这里 

与你相约

SLR.秦平旭

情诗

我想做一个很高很高的楼

只因你是云

你飘过

只守护我

我努力

眼望着你


你要飘走了

我呼喊道

请把外面的世界带给我

再回来的时候说给我听

云啊,你哭了

你的泪滴在我身


走吧 走吧

只愿你再回来

我还是那座屹立

等你回来的

我想做一个很高很高的楼

只因你是云

你飘过

只守护我

我努力

眼望着你


你要飘走了

我呼喊道

请把外面的世界带给我

再回来的时候说给我听

云啊,你哭了

你的泪滴在我身


走吧 走吧

只愿你再回来

我还是那座屹立

等你回来的

【双王】安小灰

【双王·迷迭新生】2020.5.12

主笔:墨小王

春风萧瑟友人散,沦落天涯无处寻

树连天梢云藏匿,山接雾阴草遍花

[图片]
 @【双王】墨小王  @Kris Cheung 


主笔:墨小王

春风萧瑟友人散,沦落天涯无处寻

树连天梢云藏匿,山接雾阴草遍花


 @【双王】墨小王  @Kris Cheung 



SLR.秦平旭

悲伤的小九

从前

你和地平线的太阳

一起到来

现在

你和夏日的暴风雨

总使性子

迷恋

看夕阳侧颜

欣慰

看灯下孤影

未觉时

月亮还是月亮

觉然时

月亮缺一道身影


从前

你和地平线的太阳

一起到来

现在

你和夏日的暴风雨

总使性子

迷恋

看夕阳侧颜

欣慰

看灯下孤影

未觉时

月亮还是月亮

觉然时

月亮缺一道身影


小范的园子
伊莉妮丶王
DeviantArt,诞生于2...

DeviantArt,诞生于2000年8月7日,长眠于2020年5月20日

Rest In Peace,终将成为回忆……

——以幽灵之名

DeviantArt,诞生于2000年8月7日,长眠于2020年5月20日

Rest In Peace,终将成为回忆……

——以幽灵之名

你跑不掉的.

【一个人】

离别是为了更好地重逢…


重逢是为了下一次离别…


再长久的人也终究伴不了一生…


一个人来到世上总是孤孤单单…


不要怀念什么…


因为当下发生的一切可能会是下一个怀念…


就天真地埋进时间…


换回执念…


不断努力遇到更加美好的人…


他们会是下一个离别…


也会是下一个再见…


离别是为了更好地重逢…


重逢是为了下一次离别…


再长久的人也终究伴不了一生…


一个人来到世上总是孤孤单单…


不要怀念什么…


因为当下发生的一切可能会是下一个怀念…


就天真地埋进时间…


换回执念…


不断努力遇到更加美好的人…


他们会是下一个离别…


也会是下一个再见…



SLR.秦平旭

送给你的情诗

春天的和风挤进书页间,

夏天的黄昏浮着花草香,

秋天的月色停在路灯下,

冬天的细雪敲打玻璃窗 ;

见过你之后,

风花雪月都暗淡无光。

像月光无踪入云影,

像岗岚不紊绕山巔,

像一个散句离开了一首情诗,

你像任意美好,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即使冬雪化泥,春雨无期也不会放弃。

我爱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走的路要人声鼎沸。

我爱你,只要你闪烁一下,我的世界火花飞舞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你是我的虚妄真实

你是我的第十四行情诗。

春天的和风挤进书页间,

夏天的黄昏浮着花草香,

秋天的月色停在路灯下,

冬天的细雪敲打玻璃窗 ;

见过你之后,

风花雪月都暗淡无光。

像月光无踪入云影,

像岗岚不紊绕山巔,

像一个散句离开了一首情诗,

你像任意美好,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即使冬雪化泥,春雨无期也不会放弃。

我爱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走的路要人声鼎沸。

我爱你,只要你闪烁一下,我的世界火花飞舞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你是我的虚妄真实

你是我的第十四行情诗。

SLR.秦平旭

写给你的情诗

不是玫瑰或烈火

玫瑰会枯萎,烈火灼人

看久了就燃烧就熄灭

连同带的刺,毁坏

扎手后扎心,反而

更看不出感情


不是冷月或冷雨

冷月如霜,冷雨冰凉

容易让我大病一场

我也不把它煮得滚烫

热烈之后归于沉寂

往往还会受很严重的伤


不是东南枝,

不是苦相思,

是心悦君兮,

问红豆知不知,


是温柔,

在你笑的时候更相信时光

是静待,

在你离开时也尽量不悲伤


是半首情诗,

一半张扬,一半静默

一半虔诚,一半罪过

是半首情诗,

从不热烈从不炽手

无关承诺无关誓言


送你半首情诗,若以后再相遇,念给你听下半首


不是玫瑰或烈火

玫瑰会枯萎,烈火灼人

看久了就燃烧就熄灭

连同带的刺,毁坏

扎手后扎心,反而

更看不出感情


不是冷月或冷雨

冷月如霜,冷雨冰凉

容易让我大病一场

我也不把它煮得滚烫

热烈之后归于沉寂

往往还会受很严重的伤


不是东南枝,

不是苦相思,

是心悦君兮,

问红豆知不知,


是温柔,

在你笑的时候更相信时光

是静待,

在你离开时也尽量不悲伤


是半首情诗,

一半张扬,一半静默

一半虔诚,一半罪过

是半首情诗,

从不热烈从不炽手

无关承诺无关誓言


送你半首情诗,若以后再相遇,念给你听下半首



SLR.秦平旭

你给我的那股风

小仔子:

愿你学习蝴蝶,一再的蜕变,一再的祝愿,既不思虑,也不仿徨;既不回顾,也不忧伤。

野蛮生长


怀念你给我的特殊的礼物

小仔子:

愿你学习蝴蝶,一再的蜕变,一再的祝愿,既不思虑,也不仿徨;既不回顾,也不忧伤。

野蛮生长


怀念你给我的特殊的礼物

年年

树 红

2019年的最后一天,你离开我了,你去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地方。

  是否是年纪大了,你没有坚持下去,你没有跨过这2019年。上天还真是狠心,明明还有一天就是新年了……你陪我跨了17年的年,唯独以后就没有你了……

  你说,你会好好活下去,活到我上大学去带你环游世界;

  你说,你会好好的保护好自己,一直到我工作,结婚,有孩子……你要做世界上最开心的外婆……

  你说,你要活到一百岁……

  你说了好多……

  我说,我会把工作的第一份工资给你买礼物;我会带你去旅行...

2019年的最后一天,你离开我了,你去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地方。

  是否是年纪大了,你没有坚持下去,你没有跨过这2019年。上天还真是狠心,明明还有一天就是新年了……你陪我跨了17年的年,唯独以后就没有你了……

  你说,你会好好活下去,活到我上大学去带你环游世界;

  你说,你会好好的保护好自己,一直到我工作,结婚,有孩子……你要做世界上最开心的外婆……

  你说,你要活到一百岁……

  你说了好多……

  我说,我会把工作的第一份工资给你买礼物;我会带你去旅行,去好多好多地方,吃好多好吃的,就像我小的时候你带我那样。

  可是,你没有等到我上大学,没有等我工作……明明已经是高三了,明明很快就可以实现了,你却那么迫切的去天堂找外公。就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你就这样离开我了……

  我现在非常后悔,或许和很多人一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想想上一次见你,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从一年前你病了,就没怎么去过哪里,身体也不如以前,你每天就这样待在那个小屋里,我不敢想象没有我的时候,你一个人是怎么度过的。

  照片是初中的时候照的,想来,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合过影了,以前喜欢和你一起拍照,看你被美颜变成另一个样子,然后调侃你是个老仙女;还喜欢和你一起去旅游,因为在这漫长的路途中,你会耐心的听我讲着我那不着边际的话。累了,就枕着你的腿睡觉,醒了,就和你一起玩我们自创的游戏,就这样,我们走过了几千公里的路程。

   自从你生病以来,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出去过了。记得小时候,就是喜欢和你一起去赶早街,然后学你的样子买菜,做菜。或许许多人都憧憬城市的生活,但那个时候的我,觉得有你在的小村庄,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你生病的时候,会记不起我的名字,会拿不住筷子和勺子。我也曾悄悄去医院看过你,虽然当时只是听了一遍你的房号,但很幸运的是我找到你了!看着你新剪的短发,我挺心疼的,谁还不爱美呢?记得当时你还在熟睡,在看了你一两分钟后,你仿佛察觉到我,睁开了眼睛,看见我时,你开心的哭了,像小孩子一样抓着我的手……我现在还想再要一次,你可不可以再牵一次我的手……

  2019年12月31日下午,爸爸来学校接我,跟我讲起了你的情况,听见的时候,一时间仿佛某一根神经断了似的,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之后便是断了线的珠子,不记得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只是冷静下来的时候,手中的校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来到了你家门口,我迟迟不敢进去,对,我在逃避,逃避没有你的现实。曾经的我以为自己很坚强,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就是我的坚强。

  爸爸说,你是早上七点左右离去的,我不敢想象,那个时候的前几分钟,你是否痛苦,你是否在想我,是否在呼唤着你唤了十七年的那个爱和你斗嘴,瞒着妈妈带你吃零食,炸鸡,带你荡秋千的你的小孙女嘉怡,我真的不敢去想。

  今天傍晚,我趴在你边上,我来看你了,但你却一直紧闭着双眼,如同上次我悄悄跑去医院看你一样,但是这次,你没有睁眼,我看了你半个小时你都没有睁开……

   明天早上,你要去一个叫火化场的地方,那是我送你的最后一程。你以前总是很怕热,希望明天的火不会让你很痛苦。

  走好,外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