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离萱

1127浏览    5参与
诺奈峰曦(缓更)

心恋三十七、离萱

      不久前看了《扬名立万》,好几天都挺难过的,从头至尾都是悲剧,总忍不住感慨那个时代的黑暗,像齐乐山这种本该是一番好作为的勇士,没有死在保外祖国的外乡,却死在了用命保护的家乡,影片中每个人都有着内心的苦楚,看似无情却都是满满的情义,最后的真相很残酷,可夜莺一袭白裙上了车不正是踏上了未来之途,不管何时,活着是人们对心中人最深沉的祝愿。


      看到尹正忍不住想起还是陆警官时的模样,陆离和吴文萱也一直是意难平。...


      不久前看了《扬名立万》,好几天都挺难过的,从头至尾都是悲剧,总忍不住感慨那个时代的黑暗,像齐乐山这种本该是一番好作为的勇士,没有死在保外祖国的外乡,却死在了用命保护的家乡,影片中每个人都有着内心的苦楚,看似无情却都是满满的情义,最后的真相很残酷,可夜莺一袭白裙上了车不正是踏上了未来之途,不管何时,活着是人们对心中人最深沉的祝愿。



      看到尹正忍不住想起还是陆警官时的模样,陆离和吴文萱也一直是意难平。



      陆离是吴文萱的英雄,而吴文萱是陆离的白月光。



      他们第一次相见时,正是吴文萱杀害了自己的养父母,那天其实破绽百出,可偏偏所有人都在为吴文萱撒谎,甚至陆离也做了隐瞒。吴文萱本身是个悲剧,陆离的身份、生活、性格也是,可偏偏这两个人相遇了,黑夜中的那一眼,分不清到底是谁拯救了谁。



      那天,吴文萱见到了陆离,他就像一束光照进了她原本灰暗的世界,他就像一个英雄一样向她伸出手;那天,陆离遇见了吴文萱,尽管自己骨血里刻着原罪,可他还是将她从泥沼中拉了出来,拯救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破损的灵魂。



      他们在彼此痛苦的时候相识,变成彼此最重要的人,相爱后也成为了夫妻。可对于吴文萱来说,陆离从来都是她的光,从他问她名字的那刻起,他就是她一生中唯一的光亮,是初见时的一眼万年,也是后来的义无反顾。她是受害者可亦是凶手,尽管那束光离自己那么近,可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毁了那束光的凶手,既然如此,不如任自己独自在绝望与黑暗中挣扎。



       吴文萱不知道的是陆离那么不爱笑的人,却在她面前那么活泼那么话唠,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陆离父亲的事一直都是陆离心头的刺,也因为这件事他在吴文萱面前始终会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她,明明是爱却又不得不放手。



      彼此都是对方最深爱的人,彼此都希望对方能有更好的生活,可能拯救对方的只有彼此。两个明明相爱的人,却为了对方好,艰难的独自生活,甚至以为永远都不将改变,甚至觉得没有能力改变,其实更害怕改变。



      在审讯室,池震一直逼问着吴文萱,那是第一次见陆离那么疯狂,在见到陆离的时候,吴文萱露出了笑容,就算满脸是泪她还是对着他笑。



      吴文萱是陆离的白月光也是软肋,医院分开的手、最后的一面,久久无法平静。如果他出现了早些,如果他们能更早的相遇,也许她还不会走到那一步,都说有些相遇是最好的安排,也许更早的遇见反而会两个迷茫的人更迷茫,只是明明温暖彼此的人就此变冷了真的很难过。

β

【陆离❌吴文萱】 原生之罪

  【你就不要想起我】

虽然剧播完了很长时间 但奈何我现在才学会剪辑😓

一直想给这对意难平剪一个视频

这一个作品 剪了整整两天 重新感受了当时的悲欢离合☺

剪的不好 但我真的很用心🥰

希望大家喜欢(视频最后也有内容哟)

BGM:你就不要想起我 by张杰

封面来源:我会PS的盆友 日童

素材来源:原生之罪 

视频剪辑制作:me😀(署名β) 

【陆离❌吴文萱】 原生之罪

  【你就不要想起我】

虽然剧播完了很长时间 但奈何我现在才学会剪辑😓

一直想给这对意难平剪一个视频

这一个作品 剪了整整两天 重新感受了当时的悲欢离合☺

剪的不好 但我真的很用心🥰

希望大家喜欢(视频最后也有内容哟)

BGM:你就不要想起我 by张杰

封面来源:我会PS的盆友 日童

素材来源:原生之罪 

视频剪辑制作:me😀(署名β) 

飞天小盗

软肋

>写写吴文萱姐姐,谢谢她成为陆离生命里的一束光。


被送去医院的路上吴文萱昏厥过几次,前几回是被陆离强行叫醒的,最后一次在医院,医护人员唤醒了她。

那之前,她做了一个相当漫长且真实的梦。

梦里她被沉进盛满冰水的巨大的玻璃鱼缸,手脚都上了沉重的镣铐,以至于连挣扎着逃离的余地都没有。蜷缩成团又浸泡在一缸水里和重回母胎有些类似,只是母腹之中充盈的是温暖的羊水,还有脐带连结为胎儿输送营养物质与氧气。而泡在冷水里是什么感觉呢?从前有一回陆离说休假时想带她往北边走,去四季分明的华国看雪,还能体验冬泳。两人到了机场,正准备登机,情绪高涨,陆离却被一通电话急匆匆召回市...

>写写吴文萱姐姐,谢谢她成为陆离生命里的一束光。

 

 

被送去医院的路上吴文萱昏厥过几次,前几回是被陆离强行叫醒的,最后一次在医院,医护人员唤醒了她。

那之前,她做了一个相当漫长且真实的梦。

梦里她被沉进盛满冰水的巨大的玻璃鱼缸,手脚都上了沉重的镣铐,以至于连挣扎着逃离的余地都没有。蜷缩成团又浸泡在一缸水里和重回母胎有些类似,只是母腹之中充盈的是温暖的羊水,还有脐带连结为胎儿输送营养物质与氧气。而泡在冷水里是什么感觉呢?从前有一回陆离说休假时想带她往北边走,去四季分明的华国看雪,还能体验冬泳。两人到了机场,正准备登机,情绪高涨,陆离却被一通电话急匆匆召回市局。旅行不了了之,说好一起看雪也再没看成。吴文萱本来不太高兴,但她哪有理由发脾气呢?说到底还是命运作怪,偏要叫他们聚少离多。吴文萱想,冬泳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

鱼缸被封了顶,黑乎乎的,像是钢。吴文萱屏息往外看,几架探照灯朝她的方向投下强光,光束照出一团银光辉映的雨雾,她忽然反应过来,外边在下雨。陆离穿了一身白色制服,撑着把黑色的大伞,隔了层厚厚的玻璃面无表情地看她,像在水族馆隔着透明罩子看一条鱼。她想说些什么,却筋疲力尽,连做口型的力气都没有。

“这样也很好。”吴文萱真切地感觉到体温下降,砭骨的冷意使血液循环放缓,脑供氧不足的结果则是意识徐徐从躯壳脱离。濒死之际她对那条消瘦苍白的人影勉强挤出个温软的笑,暗想:“他站在一边看我比起他替我受苦总要好得多。”

至少,她终于不再是他的软肋了。

 

先前董令其拿她威胁陆离,他用枪戳着她的后腰,让她乖乖坐上车。

“陆离天不怕地不怕,硬梆梆的,像块石头。但他这个人啊,非常重感情。你,就是他的软肋。”董令其说这句话时很得意,吴文萱被他拿腔拿调的做派恶心坏了,又从后视镜窥见他眉飞色舞的神态,更觉得不堪忍耐,便扭头往窗外看去。视线越过鳞次栉比的楼房建筑,远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云层裂开一道细长的缝,光线从缝隙间照射下来,空气在光照下显得很混浊。云朵呈现出瑰丽的桔黄色,是即便闭紧双眼也会烧灼视网膜的亮闪闪的桔黄。厚厚的积云蕴含着热气,迅速升提起空气的温度,吴文萱后知后觉地发现背上湿了一片,冰冷的。

董令其说的话叫人不乐意听,但事实的确如此。陆离走到今天,早就没了可畏惧的,他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怕的呢?原有世界的发展轨迹早被陆离摸得很熟,凡事皆在掌控之中,一切事物如列车循着轨道往前行驶,一直开到时间尽头。可吴文萱是一个意料之外,她从她的世界坠入他的世界里,而他恰巧接住了她。他接下了,就要对她负责到底。

 

挨枪子不好受,吴文萱每每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都感到一阵隐痛。她回忆起陆离有一次受伤后安慰她说的话,他说痛才好,痛说明真实存在,不痛不痒了才糟糕。她听见那话以后冲他发脾气,以前陆离是孤家寡人一个,不爱惜自己也就算了,既然和她在一起了,就要为她考虑考虑——他要是受伤,不单单只痛在他一个人身上,她心里也会难过。说完以后她就后悔了,万一陆离再也不让她知道自己负伤,从此全都独自扛过去,那不是更糟?

尽管疼痛,她中枪后仍睡过去好几次。陆离手里握着方向盘,目光在正前方与副驾驶座上的她之间徘徊。他不许她闭眼,怕她一觉睡过去便再也醒不来。他要她想想陆一诺,她那么可爱、那么淘气,她不能抛下陆一诺,她不能让陆一诺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没了妈妈。于是她想着她和陆离的女儿,一个念头冒出头——陆离怎么不让她想一想他呢?大概是因为他们离了婚,现在两人之间的纽带只有一个和他们都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了。

思维跳跃得没逻辑,她又想她今天怎么偏偏就穿了一身白,血染上去格外显眼,不好看,也不好洗。她记得她和陆离第一次相见时自己似乎也穿着白色的T恤衫,好像一个命中注定的呼应。

 

吴文萱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灵动,干净,黑白分明,眼珠漆黑似墨,在稍强的光照下还能看出带了丁点褐色。

那天吴文萱就坐在路灯下用那双小鹿般的眼睛看着陆离,眼角眉梢之间都写着楚楚可怜,面庞上还依稀能看见一点泪痕。陆离同她对视了片刻,或许是三秒,或许是两秒,相当短暂的一番相互凝视之后他从她双眼中读出惶然。吴文萱宛若一只所栖地遭天灾毁得一干二净却毫无自保之力的初生小兽,失措地逃窜,却陷在沼泽里,亟待拯救。

实际上倘若将她眼神探索得再深一些还能窥得几分恳求。陆离自然看了出来,即便稍纵即逝的对望后她垂下头别开目光,他仍然敏锐地捕捉到那丝似有若无的哀求。

他看着吴文萱,对方眼里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他看吴文萱,莫名觉得像极了照见自己。

没人留意到陆离在吴文萱和他目光相交的一瞬间微微耳热,他想自己大概是英雄病发作,竟无端萌生出一阵浓烈的欲望,想要把眼前的人从泥沼里拉上来,再将她干干净净放在身边。可他这样一个骨血里都刻着原罪的人,有什么资格去拯救另一个破损的灵魂呢?于是他试图用理智釜底抽薪,令一瓮沸腾的热血缓缓冷却。

几番较量,他终于败给了自己。

命案现场从来都不是适合说爱谈情的场所,但陆离不论多少遍回忆起那夜与吴文萱的初遇,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合时宜地对那个女人生出了复杂的同情,那同情里被掺入少许怜悯、少许责任、少许排斥,极度接近于爱情。

 

血液从创口往外静静流淌,生命似乎也从肉体的破口一丝一丝缓慢地抽离。吴文萱感觉很恍惚,就像是服用了过量的迷幻药,电灯突然明灭不定,噪音也轰鸣,好像躺在所有的蝉齐声鸣叫起来的仲夏夜的密林里。她看着医院被刷得雪白仿佛一张银幕的天花板,缠绕她十余年的绝望又回到她身旁陪伴她,纠缠她,搅扰她。

她回想她和陆离的相遇相知,过往如同尘封已久、终于重见天日的电影底片,而她的一遍遍回想则是对底片进行了清洗,调光、调色……一重又一重修饰、美化。

原本暗无天日的光阴里微弱的一豆烛光被放大成足以照亮一切阴暗的太阳,可她终究要将那束光从生命里剥离,重新回到黑暗里了。

 

吴文萱记得第一次接到陆离的私人电话那天正在医院查房。四周弥散着消毒水的气味,她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名字有些惊诧,心跳陡然加速,还以为东窗事发了。但陆离说话时尾音带着颤,比她还要慌,小心翼翼得像是小学生上主席台做演讲,显然不是质问的语气。他说,吴小姐,周末有时间可以一起吃个饭吗?

她和桦城警察局的小陆警官能有什么牵扯什么关联?无非一个是一场灭门案的受害者家属,另一个是负责人员;一个是护士学校的在校学生,另一个是刚进市局的小警察;一个女,一个男。陆离和她接触过几次,从头至尾都公事公办,寻不出毫厘私情。吴文萱握着手机回想头一回见到陆离的那个晚上,她记性不错,很快眼前便勾出一个办事干练利落的轮廓,和以往见惯了的那些贪色的多情好欲之徒怎么看都搭不上边。因此她有些难以置信地问:“您打错电话了吗?我是吴文萱。”

“吴小姐,我确实是找你……”

电话那头忽然多了些许杂音,吴文萱一听就知道陆离从一处安静的角落走到了人来人往的办公室,她曾经去那里做过笔录。吴文萱没听清陆离后半句话说了什么,他越往后说声音越小,好像是害羞,拉不开脸邀请一位女性同他共进晚餐。她走去一边,找了个信号好的地方耐心听他往后说。

“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当我这通电话没有打过吧。打扰你了。”

“我有时间。”吴文萱脸上显出暖色,急匆匆发声堵了他退缩的路,用无名指将脸边垂下的几缕发丝撩到耳后,“现在我在医院实习,刚刚查完房。周末不来医院,应该有空的,只是不知道我们见面具体是什么时候。”

 

 

彼时她还不知道,那通电话是她经历噩梦般的长夜后迎来一段短促的好时光的起始,就像是长长的隧道尽头明亮的出口。

陆离处在工作状态时目光总是凌厉的,像是锋利的尖刀,能从被审视的人身上生生剜下几片肉。可陆离和她在一起从来不用那种眼神从头到脚地扫她,他看她时总带着笑,和煦如熏风,温柔得就好像那个如刀的陆离从来不曾存在过。他在吴文萱面前总是一张不拉紧弦的弓。他每次和吴文萱约会都会带上一份小而精致的礼物,却从来不刻意献殷勤;他气场强,却从来不会让吴文萱感到受压迫。陆离把满身利刺收得很好,他原本是一枚棱角锋利的石子,被吴文萱那只蚌包裹进壳里,时间长了,圆润光洁得好像珍珠,可他从来都是石子。家的概念早在陆离上警校时无意从报纸上看见陆子鸣就是当年那个丧心病狂的连环杀人犯那个时间点起便消解了,存在于世的只是一间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留有许多陈旧记忆的房子,以及与自己有着切不断的血缘关系的父亲母亲。而吴文萱让他在这个冷漠无情、精于算计且缺乏诗意的社会里重新拥有了一个家。

 

桦城每日必临的一场雨连地上的泥泞都冲不干净,遑论罪孽。吴文萱有时低头看自己那双手,能看见不论怎样用洗涤剂搓洗也去不掉的血污。

吴文萱想陆离也许知道她做过什么,只是装作一无所知。她杀了人,却在法网下侥幸逃过惩戒。原本她应该对陆离的庇护感到庆幸,可吴文萱宁肯陆离果真被她蒙骗过去,她情愿陆离是真的一无所知。她杀了人,却从来不后悔,唯一自责自咎的只有一件——她不该把陆离拉到她的世界里,哪怕是他先敲响了那扇门。

 

再一次几乎要昏迷时吴文萱迷迷糊糊想起陆离的搭档,那个叫池震的男人。他把陆离的枪口扳向他的方向,对陆离吼了一句“你已经放弃过这个女人一次了,你不能放弃她第二次”。

那时她被董令其挟制着,一颗心悬在半空,怕陆离对池震开枪,又怕他不开枪。

于她而言,陆离当年如一束光照进她的生命里,已然是她意料之外的一生之幸。即便说“放弃”,也是她不愿再连累陆离了,总归是她放弃了他。

她有什么可畏惧的呢?她是孤儿,本就无父无母,养父养母又恶待她,这些客观现实令她对于亲情二字极度缺乏认同。说来说去,她这一辈子,除了陆离和陆一诺叫她难以割舍,还有什么舍不下?

穿白衣裳的吴文萱永远不会是绵软的砂糖,她是焰火烧化了的玻璃。两者看起来都是白晃晃的,却是天差地别,后者状似滚烫的浓汤,却能在短时间内冷却、坚硬。她不愿意成为陆离的软肋。像她这样的人,就该孤零零地来到这个世界,再孤零零地离开,死在董令其枪下姑且也算是杀人偿命,她怕陆离不朝池震开枪,中弹的就是陆离了。他要是负伤,不单单只痛在他一个人身上,她心里也会难过。

 

她是陆离的软肋。事实的确如此,却又不只是如此。

 

 

后记

小陆生日快乐。现在是陆局长了,好威风。就不祝你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了,讲这种话是折辱,我看诸事顺遂平安喜乐就蛮好。

吴文萱姐姐是我非常喜欢的角色。她和陆离本质上是一路人,表面看确实是陆离在保护她照顾她,但往深了想其实这种保护是相互的。在她面前陆离可以变回小朋友,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姐姐把他护得很好!她的庇护更多时候都不动声色,像是含着沙砾的一只蚌。

陆离过生日还是想搞得温情一点,他受过的苦太多,打算写写爱他的人。好像写到最后跟一开始的念头差别很大,但吴文萱的确爱他爱得很认真。观剧时不爱带着池陆西皮滤镜,但陆离和吴文萱之间的氛围给我的感觉更多还属于相拥取暖的范畴,彼此相爱是必然的,不过成分很复杂,用爱情二字去概括还是草率了。她是陆离的软肋,也是盔甲,是爱人,也是友人亲人。

让小池出来露了个脸,毕竟真的也很想他嘞,而且陆离一直在等他呢!

 

 


明明如月

关于离萱的一些想法

 
* 最戳我的画面是吴文萱脸上挂着眼泪,勉强抬起戴了手铐的手去给陆离擦泪。

*陆母和喷漆写字的大叔争执时,吴文萱捂着一诺的嘴牵着陆离一直走,大叔注意到他们之后她赶紧把两父女带走。在电梯口说“我保证不会让咱妈受委屈”“等我回家吃饭”

*吴文萱一直是笑着对陆离,眼神非常温柔。她知道陆离遭受过怎么样的苦难,她也能感同身受,所以她一直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抚陆离。

*吴文萱在以前的家庭中并不是作为女儿存在的,而是以扭曲的奴仆的身份服侍着那一家贱人。在这种环境下她对他们的态度会变得偏执而充满攻击性,杀意日渐增大;同时,她也会因为自己与简单快乐的同龄人不同而感到难过受伤。嫁给陆离之后,受到...

 
* 最戳我的画面是吴文萱脸上挂着眼泪,勉强抬起戴了手铐的手去给陆离擦泪。




*陆母和喷漆写字的大叔争执时,吴文萱捂着一诺的嘴牵着陆离一直走,大叔注意到他们之后她赶紧把两父女带走。在电梯口说“我保证不会让咱妈受委屈”“等我回家吃饭”




*吴文萱一直是笑着对陆离,眼神非常温柔。她知道陆离遭受过怎么样的苦难,她也能感同身受,所以她一直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抚陆离。




*吴文萱在以前的家庭中并不是作为女儿存在的,而是以扭曲的奴仆的身份服侍着那一家贱人。在这种环境下她对他们的态度会变得偏执而充满攻击性,杀意日渐增大;同时,她也会因为自己与简单快乐的同龄人不同而感到难过受伤。嫁给陆离之后,受到陆母与陆离的爱护,吴文萱终于能在一个温馨的家庭中当一个普通而正常的人。这能使她感觉到摆脱了以前的噩梦,于是加倍的爱现在的家人,也就是陆离。




*吴文萱说陆离是个英雄,原因之一是陆离负责她养父母家的案子,结束了她以前的噩梦。陆离在她眼里是正义的化身。所以在审讯室里,当陆离挣扎着要不要说出“正式逮捕你”的时候,她一直笑着用眼神鼓励他说;在被董令其挟持的时候,她不愿让陆离杀了池震,主动表示“我是个杀人犯,让他(董令其)杀了我吧。”这也是因为她不愿意看到陆离违背内心去杀人,或者说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再陪着陆离,因此自己牺牲也没关系,只要陆离的兄弟池震还在,还能陪他走下去。





妈的为什么两对官配全是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