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离谱

7691浏览    2188参与
崽崽姓周
  好荒谬啊……我的米尖尖还能...

  好荒谬啊……我的米尖尖还能留不?

  好荒谬啊……我的米尖尖还能留不?

宣V宣

阿b你到底在推什么鬼广告😳

(图中的两个角色都不是intp!左边的是entp,右边的是enfp!intp也不是调停者而是逻辑学家!!调停者是infp!而且不管是infp还是intp都不占人口1.2%!)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阿b你到底在推什么鬼广告😳

(图中的两个角色都不是intp!左边的是entp,右边的是enfp!intp也不是调停者而是逻辑学家!!调停者是infp!而且不管是infp还是intp都不占人口1.2%!)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系统

  踏马的刚上线就看见这晦气玩意儿。

  对偷偷藏不住好感直线下转,对djx以及他的小迷妹雷死了😅😅😅

  踏马的刚上线就看见这晦气玩意儿。

  对偷偷藏不住好感直线下转,对djx以及他的小迷妹雷死了😅😅😅

信息港
女子买沙琪玛拿回家吃,放桌上看到生产日期当场无语:穿越来的?
女子买沙琪玛拿回家吃,放桌上看到生产日期当场无语:穿越来的?
seal

  网上没找到这个封面<(。_。)>

  网上没找到这个封面<(。_。)>

6味地黄玩
现实版蜘蛛侠,他真的可以随意荡秋千!
现实版蜘蛛侠,他真的可以随意荡秋千!
水木视讯
女子回上海发现未出租房门被反锁,找师傅打开后气懵:报警处理!
女子回上海发现未出租房门被反锁,找师傅打开后气懵:报警处理!
璃陌千惑

一些离谱的脑洞

这是我以前想的脑洞,非常离谱

不喜勿入,就当我在发疯,是发疯!


1.熊出没观影惊封(别问我是怎么想到的,我也不知道)

2.终炽穿越赛尔号(很离谱,对吧)

3.喜灰联动原神(不知道咋联动的)

4.米迦勒来到了凹凸世界(都是天使,应该……有大病?)

5.漫威里的超人(没错,是开心超人之类)

6.熊出没联动喜灰(目前比较正常?)


我认为挺离谱的,关键这些我还写了一部分,虽然是纸质的

或许还可以试试更离谱的?

这一篇就当我在发疯,下次想更离谱的

这是我以前想的脑洞,非常离谱

不喜勿入,就当我在发疯,是发疯!


1.熊出没观影惊封(别问我是怎么想到的,我也不知道)

2.终炽穿越赛尔号(很离谱,对吧)

3.喜灰联动原神(不知道咋联动的)

4.米迦勒来到了凹凸世界(都是天使,应该……有大病?)

5.漫威里的超人(没错,是开心超人之类)

6.熊出没联动喜灰(目前比较正常?)


我认为挺离谱的,关键这些我还写了一部分,虽然是纸质的

或许还可以试试更离谱的?

这一篇就当我在发疯,下次想更离谱的

RAIN
真的离谱( Ĭ ^ Ĭ )( ̄...

真的离谱( Ĭ ^ Ĭ )( ̄_ ̄ )

真的离谱( Ĭ ^ Ĭ )( ̄_ ̄ )

陨河 •P

“拜托你这笑话太好笑了😆”


“我真的失控了吗… 真的?”


@⭐️曼⭐️ @染雪永远不退Alan Becker  串场~~

“拜托你这笑话太好笑了😆”


“我真的失控了吗… 真的?”


@⭐️曼⭐️ @染雪永远不退Alan Becker  串场~~

去隔壁卖冰棍

涵坤_城中旧事

全文私设!!括号内不建议大家看,有点子离谱 其实文章设定本身就有点离谱(


//

这座城市送走了一代又一代人,故事延续下来,或许幸福,或许悲伤,但总会有共同点的,他们至少都相爱过。


所以相遇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呢?


是幸福,是永不分开,对吗?


//

冬季是冰冷的,风就像是刀刃一般划在脸上。有时还常常睁不开双眼,但原因不是阳光热烈,是寒风凛冽。


“哥哥,你卖报吗?”眼前孩子泪眼汪汪的对着童禹坤说。


“卖。”童禹坤并没有思索多久,头也不抬的就说道。


“这工作赚不赚钱。”孩子下一句说出来的话就使童禹坤极其疑惑了,他不是来买报的,想都没......



全文私设!!括号内不建议大家看,有点子离谱 其实文章设定本身就有点离谱(



//

这座城市送走了一代又一代人,故事延续下来,或许幸福,或许悲伤,但总会有共同点的,他们至少都相爱过。


所以相遇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呢?


是幸福,是永不分开,对吗?



//

冬季是冰冷的,风就像是刀刃一般划在脸上。有时还常常睁不开双眼,但原因不是阳光热烈,是寒风凛冽。


“哥哥,你卖报吗?”眼前孩子泪眼汪汪的对着童禹坤说。


“卖。”童禹坤并没有思索多久,头也不抬的就说道。


“这工作赚不赚钱。”孩子下一句说出来的话就使童禹坤极其疑惑了,他不是来买报的,想都没想就赶着孩子别让他来打扰自己。


坐下来刚打算休息一会就听见一些抽泣声,那个孩子莫名其妙的哭起来,使童禹坤有些不知所措,他从小就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一问才知道这小孩和家里人吵了架硬说没家人也可以赚钱活下去。


仔细想想,他刚才的声音就有些奇怪,童禹坤暗骂自己这么就没发现那么明显的事情。但那小孩确实来的巧,刚好赶上他心里不开心的时候,导致他对什么事情都不太会认真关注。


心中的刚萌芽的一丝怒火被一盆水浇灭,取而代之的是着急的神情。


愣是给孩子开导了10分钟的心灵。


等到孩子被父母找来接走他才知道那个孩子的名字。余宇涵,他叫余宇涵。


童禹坤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余宇涵每天都来找他,他就不得不放在心上了。可能在某一刻转身就会发现余宇涵在他身后,渐渐的他开始盼望着每天和他的见面。


虽然他一直在周边徘徊,但要找到一个人还是比较费劲的,这件事他等到长大以后才突然发觉。


那余宇涵当初是怎么找到的。


童禹坤一直没有朋友,余宇涵是第一位亲近他的,又或许说余宇涵的出现相当于一缕阳光照亮了童禹坤原本黑暗却又平淡的生活。


(但童禹坤又何尝不是余宇涵生命中的光呢。从这一刻起,你我皆为对方的救赎。道路似乎因你的来临而不再拥堵,迎接我们的是前方的大好春光)




//

入了夏季,燥热的季节使得心情似乎也会烦闷起来,但童禹坤烦的不止是闷热的天气,还有无止境的雨天。


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伞上,街上孤零零的好像只剩他一人,曾经他遇到下雨天只会躲在屋檐下,攒了好长时间才忍心买下一把伞,后来才发现雨天赶路的人不会停下脚步,空闲的人不会出门,谁又会喜欢雨天呢?


童禹坤不知道,但他实实在在的不喜欢。


撑着把伞漫步在雨中,或许这就是他难得的轻松时光,但是赚不到钱也会发愁。他有时也会在想,如果世间没有雨,只剩天晴,那他会不会很开心呢,也许会又也许不会。


听着雨声,他轻轻闭上了双眼,正打算好好休息一会便听见了声音。


“童禹坤!”不用去看就知道是谁,童禹坤并没有动,只是静静等他走过来。


脚步声与雨声交织在一起,倒是使生活的乐章平添了一丝丝的欢快。水溅起来,水珠落在早已湿透的地面,融入其中。


余宇涵到童禹坤身边的时候并没有着急说下一句话,陪童禹坤听了一会的雨声才开口:“你喜欢雨天吗?”


“你喜欢吗?”童禹坤没看余宇涵,只是听着雨声。话语融汇在雨点中,旁人听不见,只有你和我。


这是独属于你和我之间谈话,是我们一生的秘密之一。


“你喜欢我就喜欢。”余宇涵过了许久才回答。


其实,我喜欢有你的所有季节,不为别的,只为你。


(余宇涵看了童禹坤很久,从话题开始到结束,虽然童禹坤一直没有看他,但他也并没有不开心,也许童禹坤一回头他就不敢再看了罢。)





//

回忆,回忆,回忆,困在脑子里的只有回忆,回忆里的故人还回的来吗?


童禹坤思来想去,他看着指针停在了11:24,微微张开嘴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忆是一个牢笼,折磨的人意志渐渐不清晰,一心只想回到过往。


他并不奢求太多,余宇涵的出现足矣满足他那小小的心愿,以前从未有人陪伴他的。那次深夜他们走在街上说说笑笑,童禹坤还在疑惑晚上他爸妈为什么乐意放他出来,一听解释就知道他又是偷跑出来的,劝回过无数次,这次余宇涵却是怎么也不听,他并没有过多的情感流露在眼神中只是看着童禹坤微微道:


“哥,我想和你单独待一会,夜晚人少。”


听到这话的童禹坤愣了一下,初见似乎就在昨天,余宇涵还是那个傻乎乎的小孩,他也还没长大,但是时间溜走的总是很快,一直抓不到它的身影。


“行。”童禹坤应了。


在街边走了许久,但却没说多少话,眼睛明明只想看向远方,但却慢慢往余宇涵那移动了。


仔细想想,你应该就是我心中的远方吧。


(但也仅仅埋藏于心中。)


我们都在某一刻长大了,所以我们迫不及待地去证明我们相爱过,但是呢,我们没有未来。我用第三人称视角找寻着秘密,找寻我们是否留在对方的未来计划里。


我没找到任何线索,从以前到现在。


回忆被画上了一条分割线,在那个夜晚之后。


(那个夜晚是失去勇敢的天堂,我们不应该被困在那里,但未来是未知的我们无法知晓未来的情况,进退两难。后来就没有后来了,选择是限时的,你犹豫以后会由命运来选择。)




//


是秋季吗?


在童禹坤的印象中秋季是一个凉爽的季节,他喜欢落叶,喜欢和余宇涵一起走在街道上,喜欢秋季的每一天。可能因为秋季并不似夏季燥热,也不似冬季凛冽。对他来说是柔和的,愉快的。


但仔细想想,如果没有余宇涵,秋季对他来说可能也是枯燥乏味的吧。


(树叶片片飘落,记录的回忆伴随着树叶腐烂,埋藏于大地之中。可悲的是,来年树叶能重新长出来,你我之间的回忆却是无法延续。)


从哪一刻开始的呢,明明从小相伴在对方身边,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渐行渐远了,我们都不太主动,所以我们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对吗?


小时候随便挑起的一个话题都能聊很久,如今我鼓起勇气说的一句话你却像是在敷衍,一眨眼它就没了后续。


还是说我们的关系变了,变的和往常不一样,变得我们谁都不敢开口说话。


今年的秋季走的很快,像风一样。


我们的感情随着秋季离开了,但它没逃出去,它被冰封在了冬季,有时我幻想着幻想着春季来临,冰雪融化,我们也能回到从前。


新年又一次到来了,从前我们不需要心惊胆战,会在一起放烟花,拍照,跨年。这一次连新年快乐都似乎难以说出口,鼓起勇气还是发出这句话,旁边延生的话隐藏的很好,只有我自己知道。


看了千遍万遍的是回忆,记在心底的是回忆。


他们说他们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第三人称说他看懂了,这是互相逃避的故事,因为爱,仅此而已。


但从某方面来讲,我们都勇敢过了,故事外的人看懂了,故事内的人直到离别才反应过来,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分别那刻才明白的爱用尽了毕生的勇气,我还是喊出来了,只不过你没听到而已,仅此而已。



//

这十几年来童禹坤从认识余宇涵开始就是巧合,巧合的相遇,巧合的陪伴,巧合的爱,巧合的离开。时间一长,走的人越来越多,还留的住吗。街道上的灯在夜晚永远亮着,那无数次在街上走过的人却还是分别了。物是人非。


冬季的夜晚,一般都很冷很冷,没人会乐意在外面待很长时间,但那次机会偏偏被童禹坤逮着了,本已经散场的家庭却突然出现,吵闹的声音回响在耳边,逼得无奈他出了门。


这个时候余宇涵应该出现安慰他的,他这么想。


冷风呼呼吹过耳边,他站在桥上望向远方,隔江的那座城市是否会有和他一样的人呢,他也不知道。


他靠了许久才离开,幻想出来的许多事物让他心好受了点,但也仅仅存在与幻想之中,我们的故事是舍弃不去,却又不得不尘封的记忆。


走着走着遇到一群卖报的小孩,他们跑来跑去,却总有一个小孩落在最后面,他们像是没有看见这个人一般,嘴里说着一些童禹坤听不懂的事情。似乎是好不容易看见了人,孩子们有点激动的问他买不买报。


他并没有着急回答,倒是后面那个小孩和他小时候有点相似之处,第二次关注孩子,但也只是专属于那个小孩的。怔愣的看了那边许久,可小孩们早就走远了。


“我买。”他轻轻说了一句,可孩子走远了又怎么听得到。


他曾经在和他喜欢的人离别之际说出了封藏在心底的话“我爱你”,可是风没能将这句话吹给他所思念的人听。


(我连曾经自己的期望都无法做到,又能将谁留在我身边。)


我们终要分别,早晚罢了。



//

回忆纷纷浮现在眼前,却变得模糊了,我不喜欢记录点点滴滴,我认为我们会有很多个明天,但是我赌错了。


所以相遇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呢?


相遇的结局是与爱的人不再见面,是所谓的承诺化为泡影,是我们的记忆渐渐模糊。是不能在一起,也不曾在一起。


我们有过幸福,有过彼此之间的浪漫。


“我爱你!”


你听到了吗?




END.






//一些个甜甜的小番外


又下雨了,童禹坤撑着伞漫步在雨中,一切似乎都与小时候不同,他长大了,曾经的爱人也离开了。


“你喜欢我就喜欢。”


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并没有太久。回荡在眼前的是少年开朗的笑容,是那快要忘却的脸庞。


雨声渐渐掩盖了口中说出的话,留下的也仅仅只有那一句。


“我也是。”


我喜欢有你的所有季节。你也是的,至少从前的你是的。


我心很疼,疼了好长时间,我搞不懂没有为什么没有冲突却渐行渐远,找不到理由,也没人会解释。


曾经你我无数次走过道路的灯不再亮起,本想找方法使其再照亮你我,后来想想也罢了,我不过在乞求它能多亮一会,总会坏的,再次见到或许已经改头换面,照亮的也不止从前的我们。


总会离开的,对吗?



番外版---END.

一坨香蕉

书比学校,屑屑你(危啸

我们学校疯了吧?!明天开学??我才初中哎哥哥,合着我们寒假比别人要少两个多星期咯?那我放了个毛线???!!!!哇服了书笔学校

靠北那我今天要赶完6张卷子和一篇1200的作文,还得准备你那离谱的分班考?屑屑你啊

我们学校疯了吧?!明天开学??我才初中哎哥哥,合着我们寒假比别人要少两个多星期咯?那我放了个毛线???!!!!哇服了书笔学校

靠北那我今天要赶完6张卷子和一篇1200的作文,还得准备你那离谱的分班考?屑屑你啊

水木视讯
男子餐馆吃烩菜一份,两人吃完后却要收90元:不给钱就不让走
男子餐馆吃烩菜一份,两人吃完后却要收90元:不给钱就不让走
琴的爱犬

关于我做梦梦见优菈复刻这件事

就挺离谱的,前天做梦梦见3.5优菈复刻我在歪到老婆的同时出了优菈,真就梦里啥都有  

就挺离谱的,前天做梦梦见3.5优菈复刻我在歪到老婆的同时出了优菈,真就梦里啥都有  

星期二领读

【宇宙再生】2

 *预警❗️


1 科幻,但不科学


2 这是一个大致模型名称等和我们的宇宙一样的世界,但不是我们生活的世界


3 文中出现跳过或英语字母代替的部分是作者无能不会写


4 文中出现的看似科学的理论模型等等皆为作者个人臆想,切勿当真


5 综上,钢筋和接受不了不科学者慎入!!


——————————————— 

  

//


  “黑屏了。”塔台的无力的苍白的宣布。


  我们所有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我们土星机组有三组殒命的消息。...


 *预警❗️


1 科幻,但不科学


2 这是一个大致模型名称等和我们的宇宙一样的世界,但不是我们生活的世界


3 文中出现跳过或英语字母代替的部分是作者无能不会写


4 文中出现的看似科学的理论模型等等皆为作者个人臆想,切勿当真


5 综上,钢筋和接受不了不科学者慎入!!


——————————————— 

  

//

 

  “黑屏了。”塔台的无力的苍白的宣布。

 

  我们所有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我们土星机组有三组殒命的消息。

 

  飞船内安静的可怕。好久没有听见我自己大脑中的白噪音了。

 

  蓑若摊在了地上,转过头来无助的看着我。

 

  我没做任何思考,机械似的缓缓打开麦克风。

 

  “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我很艰难的停顿了一会儿。“报告第三第五机组方才已将其全部数据资料转发至我处。我现在将数据转发给……第一机组和塔台。重复。第三第五机组方才已将其全部数据资料转发至我处。我现在将数据转发给第一机组和塔台。”我开始操作。


   “塔台收到。塔台收到。”

 

  “不,冯爱。不要发给我。我们这里信号太弱了。发不过来的。帮忙代转一下给塔台。”耳麦里琑泽说。


   “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报告土星第一机组信号太弱不适宜多线联系及转发数据资料,联系困难。”


   “塔台收到。”

 

  此时塔台的画面里,那几十号监测员似乎在窃窃私语。尽管我捕捉不到他们的对话,但从他们的表情很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在为三个机组的落难悲伤,和为剩下还能执行任务的两个机组做安排。我可以看出有些人似乎觉得继续这个计划没有必要了。监测组长与三个副组长和秘书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琑泽听很长时间没人说话问我:“冯爱,他们在干什么?”

 

  这可叫我怎么回答!“呃……他们没有明说……但显然他们在悼念落难的三个机组……还有些人他们可能在考虑我们两个机组继续执行任务没必要了。监测正副组长和秘书在讨论些什么。这是我的猜测。”

 

  “放弃执行?这怎么可能!!我们土星机组训练了十多年了,在太空也呆了20年了,这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收集数据最多、检测最完善的机组。我们现在大半个机组都无法执行任务我们剩下两个难道不正应该继续呆着,把他们的那份也完成吗?!”琑泽越说越气,他的音调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对,我也这么觉得。但你先冷静,啊,检测组长来讲话了,好好听。”我又转头,“蓑若!开到火地中间去。”

 

  “好的副组。”

 

  “这里是土星机组天眼监测塔台。这里是土星机组天眼监测塔台。土星第一第二机组,听到请回答。土星第一第二机组,听到请回答。”

 我打开麦克风:“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土星第一机组与我们取得单线联系,但无法直接参与多线联系。此时第一机组在听。”

 

  “塔台收到。我们对牺牲的三个机组的成员表示深切悼念。经过刚才的商讨,我们监测组这边认为宇宙的环境已经不适宜继续进行开发或者探索,建议暂时终止土星计划,两组成员可以自行返航。两机组有什么提议吗?”


   “冯爱,帮我接通过去。”琑泽在耳麦里着急地说。

 

  我感到疑惑:“我记得没这个功能?我试试看啊。”操作一番后我发现我真的没法将耳麦和多线连接起来。这耳麦是专门用于单线连接的,前面海王星被陨石击中的时候我随便抓了一副,就是这副单线连接的。


   “喂程琑泽!琑泽,我这副耳麦连不上去。”

 

  “那你同声一下。麻烦了。转达一下。”

 

  “好的。”我说着开了多线的麦克风,“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这里是土星第二机组。这里转达第一机组的想法。”

  

  “塔台收到。请开始。”

 

   “接上了。开始吧。“我对琑泽说。

 

   “这里是土星第一机组。这里是土星第一机组。”

 

   “这里是土星第一机组。这里是土星第一机组。”

 

   “我强烈要求任务继续执行。拒绝就此返航。在外任务中出意外是难免的,既然其余四架已不具备继续执行任务的可能,第一、二机组必定接手,将任务执行到底。这是每个航天人,每个土星机组成员的誓言,若定要返航,必将以死试验。”

  

  塔台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十秒,“塔台收到。”

  

  塔台的麦克风关闭,我的麦克风和琑泽断了线。取而代之的是检测副组长的声音:“冯爱?我是吴天。”这是检测组长。“我是邹霖丽,你好啊爱!”这是检测组秘书。其实我觉得邹霖丽和吴天能力不相上下配合也最默契,我猜因为夫妻关系他俩才没有正副组长搭档。“行了行了,别闹。”对,他俩就是夫妻关系。“冯爱,你整一副多线的,迁到一那里。我要和程琑泽说两句。你们都可以听。”“啊……好。”


    我把单线换下来,接上一副多线的。


    “测试测试。琑泽?”

 

   “爱。”

 

   “吴天要和你说两句,我给你迁过去……”

 

   “吴天??检测组长??”“啊对啊……”“我去这货终于想起我来了。啧啧啧,和邹霖丽结婚后我们几十年的友谊就岌岌可危。终于想起我来了。咳咳,”琑泽转回正经的态度,“把我迁过去吧。”

  

  我把三个站点连接在一起。“吴天,程琑泽,我连好了。”我打开免提,蓑若凑到我身边。

 

   “程琑泽,”“吴天,”“你是土星机组组长,”“你是检测组组长,”“别闹!”“好的不闹。”

 

   呃。我和蓑若对视一眼。

  

  “程琑泽,你是土星机组组长。”“嗯。”“我们是有在考虑停止任务的。毕竟本来六个机组,只剩你们两个了。你等等,先听我说,”琑泽那边传来想要争辩的声音,吴天立马打住他,“ 我们这边数据刚收到才开始分析为什么突然出这么些事故,我们现在猜测是“新纪”超新星和“新元”中子星的磁场有异常,新元受新纪影响很有可能发生异常坍缩,新纪继而爆炸,二者形成两个黑洞,其力量足够扭曲宇宙时空……刚刚那些都是新元异变产生的大规模星际影响。”

  

  “可这不符合中子星的变化规律!它永远处于白矮星和黑洞二者之间的状态,其密度之大,产生异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新纪的爆炸应该和新元形成的原因一样……”

  

  “不要低估新纪的内核质量。新纪的原质量远超太阳,它爆炸以后的遗留,绝大概率是一个超质量的内核,这个内核必将形成黑洞。而它的外壳爆炸后,其中分散出的射线暗物质,将促进新纪、新元的异变,由此新元中子星产生异变,幻化为黑洞。这两个黑洞的质量之大,联系之密切,无法融合,只有相互吸引、排斥,再吸引、再排斥……按照相对论来讲,时空扭曲就产生了。”


    吴天那边陷入沉默。琑泽没有回答,我们的船内安静的可怕。

  

  “然后呢?”

  

  “然后啊……这个宇宙覆灭,另一个宇宙形成。”

 

  我咬着嘴唇。覆灭了?无法挽回吗?

 

  “有办法……”“无可挽回。”邹霖丽打断我。

  一声叹息。一阵沉默。

  

  “我把线切回去了。我们再商量商量,后天给你们结果。”

铁馍馍

  鼓起勇气来发自己的创人同人了,平行世界里的磁场癫佬还挺可爱

  (屁,这俩IP是怎么联系到一块的啊!)

  P1 快乐小海虎

  P2 千军武藏小两口(?

  P3 明月

  P4,5 黑暗

  P6 早期天道和电眼

  P7 克猫猫

  P8 狂风和天尊

  P9 黑眼仔

  P10 无 敌 大 贱 马(?

  

  其实我画的磁场小马已经攒了四十多张了,但是技术又渣人又懒,先挑几张完成度能看的发(不并不能看)

  鼓起勇气来发自己的创人同人了,平行世界里的磁场癫佬还挺可爱

  (屁,这俩IP是怎么联系到一块的啊!)

  P1 快乐小海虎

  P2 千军武藏小两口(?

  P3 明月

  P4,5 黑暗

  P6 早期天道和电眼

  P7 克猫猫

  P8 狂风和天尊

  P9 黑眼仔

  P10 无 敌 大 贱 马(?

  

  其实我画的磁场小马已经攒了四十多张了,但是技术又渣人又懒,先挑几张完成度能看的发(不并不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