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离音

59334浏览    163参与
珂朵莉嘉

——火焰自开始燃烧的那刻起,就注定会消失了

——可是你看,星火留下的光,点燃了海面,那座岛屿何尝不是在延续你的火光呢?......


——火焰自开始燃烧的那刻起,就注定会消失了

——可是你看,星火留下的光,点燃了海面,那座岛屿何尝不是在延续你的火光呢?

                                            ——《烬夜韶阁》

我cp贴贴一周年快乐!

我是个简单的人201608

有空的时候我会画画 

有空的时候我会画画 

祝溯
我真的会i这个拍照功能 不会画...

我真的会i这个拍照功能


不会画画的我直接圆梦

我真的会i这个拍照功能


不会画画的我直接圆梦

是夭夭哟

一般青春校园文学(三)

前文预警戳合集


正文

当彼岸花坐在餐厅里时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青行灯在看过餐厅地址后意味深长笑了笑:“刚好今天我也要去那里,一起?”

临走前青行灯还一把拽住了正准备出门的彼岸花摁倒椅子上化妆。

“额……灯姐,这会不会太刻意了,我是去吃饭又不是相亲。”彼岸花皱眉道。

“见人不得要漂漂亮亮的吗?”青行灯撅了撅嘴,俯身帮她化妆。

而且……搞不好还真的是相亲呢!


现在,彼岸花一个人局促地坐在位置上。青行灯进店后就没影了,红叶也还没来,许久没穿过裙子的她此刻真的是坐立不安。

‘早知道就不听青行灯的了(ノಥ益ಥ)穿什么裙子。’

这么想着,彼岸花一抬头看见了走过来的红叶,突然...

前文预警戳合集


正文

当彼岸花坐在餐厅里时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青行灯在看过餐厅地址后意味深长笑了笑:“刚好今天我也要去那里,一起?”

临走前青行灯还一把拽住了正准备出门的彼岸花摁倒椅子上化妆。

“额……灯姐,这会不会太刻意了,我是去吃饭又不是相亲。”彼岸花皱眉道。

“见人不得要漂漂亮亮的吗?”青行灯撅了撅嘴,俯身帮她化妆。

而且……搞不好还真的是相亲呢!


现在,彼岸花一个人局促地坐在位置上。青行灯进店后就没影了,红叶也还没来,许久没穿过裙子的她此刻真的是坐立不安。

‘早知道就不听青行灯的了(ノಥ益ಥ)穿什么裙子。’

这么想着,彼岸花一抬头看见了走过来的红叶,突然觉得自己这打扮也算不上什么了。

红叶明显精心准备过,见到彼岸花后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好久不见啊,学姐。”

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红叶,彼岸花记忆里的只有那人穿着开叉制服裙灵活翻墙的样子。

“嗯,好久不见。”彼岸花回以微笑。


不远处,青行灯伸着脖子打量着情况,妖刀姬无趣地咬着吸管:“姐姐,你是来和我吃饭的还是来当月老的啊?”

“你自己订的les餐厅,我又不是你对象,来这里也不可能干什么正事啊。”青行灯说着,睨着妖刀姬微微一笑。

妖刀姬撇了撇嘴:“我就是好奇,les餐厅会是什么样的。”

青行灯忍住笑意:“嗯~只是好奇~”

这样的打趣在她们之间已经见怪不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这种打趣似乎慢慢变了味。二人谁都不敢多想,也都不敢确认,似乎进入了死循环。

“诶?”青行灯突然僵住了身子,“不知火?”


远处靠窗桌坐着两个人,赫然是紧那罗和不知火,两人交谈甚欢。

不知火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她打开一看。

八婆灯:你在干什么?

美丽吧唧火:吃饭

八婆灯:只是吃饭?

美丽吧唧火:?

美丽吧唧火:不然呢?

八婆灯:你回头

美丽吧唧火:?!

八婆灯:别和我说你不知道这是家les餐厅

美丽吧唧火:……还真不知道

八婆灯:你对面的妹子拉你进来的?

美丽吧唧火:嗯……

八婆灯:加油,你的春天要来了!

美丽吧唧火:gun


tbc


吧唧火生日快乐!

我该叫什么
离音再舞 (话说为什么紧那罗原...

离音再舞


(话说为什么紧那罗原皮不包括在摄像里😢)

离音再舞


(话说为什么紧那罗原皮不包括在摄像里😢)

树懒

一些贴贴,拍照真的好好玩哇 一堆风神大人——!(^~^

一些贴贴,拍照真的好好玩哇 一堆风神大人——!(^~^

是夭夭哟

一般青春校园文学(2)

前文预警戳合集


正文

change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您已通过了change的申请,现在可以聊天了


红叶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两行提示勾起唇角,随后就看见了上方跳动的对方正在输入提示。

change:红叶???

maple:怎么了

change:没事


“红叶同学!”一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打扰了,我是舞蹈社的社长不知火,想要请学妹加入舞蹈社,可以吗?”

红叶眯起眼看了看:“呐……学姐知道彼岸花吗?”

不知火怔了怔:“我室友,咋了?”

“没事,我同意啦!”红叶嘿嘿一笑。

不知火:???

“红叶?”一个青绿发色的妹子从后面小跑过来。

红叶笑着一把揽住她:“正要去找你...

前文预警戳合集


正文

change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您已通过了change的申请,现在可以聊天了


红叶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两行提示勾起唇角,随后就看见了上方跳动的对方正在输入提示。

change:红叶???

maple:怎么了

change:没事


“红叶同学!”一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打扰了,我是舞蹈社的社长不知火,想要请学妹加入舞蹈社,可以吗?”

红叶眯起眼看了看:“呐……学姐知道彼岸花吗?”

不知火怔了怔:“我室友,咋了?”

“没事,我同意啦!”红叶嘿嘿一笑。

不知火:???

“红叶?”一个青绿发色的妹子从后面小跑过来。

红叶笑着一把揽住她:“正要去找你呢!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舞蹈社社长,不知火学姐。”语罢却感觉紧那罗的身子僵了僵。

“学,学姐好。我是音乐系的紧那罗!”

不知火勾唇,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略有耳闻,期待文艺节能有合作呀!”

“诶!是不是会和音乐社联动!”红叶突然意识到什么。

不知火点头:“对滴!”


宿舍,彼岸花坐在床上,生无可恋看着手机,许久直挺挺倒了下去:“她为什么不回我消息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行灯被吓了一跳:“花,你要学会矜持。欲擒故纵懂不?”

“然后和你一样,拖久了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彼岸花把枕头往脸上一盖,开始自闭。

青行灯叹了口气:“啧……怎么专捅人心窝呢?”

正在这时,彼岸花手机一震,她咻一下起身,看见屏幕上显眼的提示。

迟早是我对象:中午约个饭?~




碎碎念

本文无大纲,一切情节都是激情码出来的,所以估计bug会挺多而且无脑

不过大概率无刀啦~(*≧ω≦)

无解

kswl,kswl美女给我往死里贴贴!!

kswl,kswl美女给我往死里贴贴!!

安木

大概就是:

1图紧那罗遇见倾心许久的不知火,鼓起勇气朝着心仪之人走过去。

2图和阿离聊天的时候用手托起樱花瓣夸赞阿离比樱花还要美,阿离就有点害羞低下头

3图阿离给紧那罗跳了只舞

大概就是:

1图紧那罗遇见倾心许久的不知火,鼓起勇气朝着心仪之人走过去。

2图和阿离聊天的时候用手托起樱花瓣夸赞阿离比樱花还要美,阿离就有点害羞低下头

3图阿离给紧那罗跳了只舞

北冥浅星🌸

用用阴阳师刚看见的功能😍😍

用用阴阳师刚看见的功能😍😍

语尘子

给我贴贴!以及为什么小音的原皮不能拍照!

给我贴贴!以及为什么小音的原皮不能拍照!

你的CP全HE

乐子人自述

不定时更新

游戏:阴阳师 平安京(常用名:西点双皮奶) 百闻牌 花亦山心之月

是个被未成年时限困扰的可怜孩子,破京的号没有时限,可以来找我玩(菜且寡,不会上单)

原耽/言情(偶尔)

🆘雷xz/bjyx/饭圈/戒铜所抑郁症等烂梗 

CP很杂,拉郎也磕,一般不拆不逆

花果山主凌玉,世郡/晏宥/楚宣/夜逸/季世季/陵云也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吃不来乙女)

阴阳师主光切/修帝/离音/鬼使黑白,书弈/藻晴/夜蛇夜/狗崽/连若/御追/灯刀

易入冷圈体质,欢迎找我叭叭CP  私信看到就回,上线随缘  感谢每个为CP...

不定时更新

游戏:阴阳师 平安京(常用名:西点双皮奶) 百闻牌 花亦山心之月

是个被未成年时限困扰的可怜孩子,破京的号没有时限,可以来找我玩(菜且寡,不会上单)

原耽/言情(偶尔)

🆘雷xz/bjyx/饭圈/戒铜所抑郁症等烂梗 

CP很杂,拉郎也磕,一般不拆不逆

花果山主凌玉,世郡/晏宥/楚宣/夜逸/季世季/陵云也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吃不来乙女)

阴阳师主光切/修帝/离音/鬼使黑白,书弈/藻晴/夜蛇夜/狗崽/连若/御追/灯刀

易入冷圈体质,欢迎找我叭叭CP  私信看到就回,上线随缘  感谢每个为CP产粮的太太养活我,爱大家 (*˘︶˘*).。.:*♡

——————————

二编:

喜欢的动漫:风灵玉秀 xxxholic  魔卡少女樱

是住宿生,平时没什么时间拿手机,xdm节假日周末见




是夭夭哟

一般青春校园文学(影1)

前文和预警见合集

影可以看作支线

属于过去式的小甜点就是了QwQ


彼岸花靠着校门口的柱子眯着眼补觉。身为风纪委员,她不得不在校门口抓迟到。不过在平安学院里,会迟到的只有一个人,而且还会自己送上门来,用不着费心。

“嘿!风纪委员偷懒又被我抓到啦!”一只手从背后拍了她一下。

彼岸花唇角微翘,又很快压了下去:“某位同学迟到又被我抓到了哦。”

红叶啧了一声:“花姐姐,你不会要记我吧?”

彼岸花心道:这不良大姐大怎么还会撒娇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下不为例!”她摆了摆手,伸了个懒腰准备下岗。不曾想某人从背后一把抱住她。

“嘿嘿……”红叶低声道,“花姐姐最好了。”

好像有什...

前文和预警见合集

影可以看作支线

属于过去式的小甜点就是了QwQ


彼岸花靠着校门口的柱子眯着眼补觉。身为风纪委员,她不得不在校门口抓迟到。不过在平安学院里,会迟到的只有一个人,而且还会自己送上门来,用不着费心。

“嘿!风纪委员偷懒又被我抓到啦!”一只手从背后拍了她一下。

彼岸花唇角微翘,又很快压了下去:“某位同学迟到又被我抓到了哦。”

红叶啧了一声:“花姐姐,你不会要记我吧?”

彼岸花心道:这不良大姐大怎么还会撒娇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下不为例!”她摆了摆手,伸了个懒腰准备下岗。不曾想某人从背后一把抱住她。

“嘿嘿……”红叶低声道,“花姐姐最好了。”

好像有什么湿湿凉凉的东西在脖颈上碰了一下,直到晚上洗澡的时候彼岸花才在镜子里看见那抹淡淡的口红印。

压抑的,无法言表的爱欲。

彼岸花:所以我顶着这个印子逛了一天?!

(前文有说彼红高中属于姬恋直)


“小音你过来!”红叶一手拿毛巾擦着头发,一手拿着手机,水珠滴在屏幕上模糊了画面。

紧那罗凑了过来:“怎么了?”

“这个舞蹈的配乐是花姐姐做的诶~”红叶兴奋地看着节目简介里熟悉的名字。

紧那罗随便瞟了一眼,又抬手抹掉水渍:“嗯……这个跳舞的小姐姐不错。”

《离阁》

配乐合成:彼岸花

演出:不知火


青行灯站在跑道边上望着100米的终点线,在冠军产生的那一刻,她飞奔上去一把拦下。

“同学你好,我是新闻系的青行灯,能不能借用点时间做个采访。”她语速飞快,表情却是十分冷静。

被拦下的少女愣了愣:“好。”

青行灯掏出小本本准备开始采访:“请问你是?”

“体育系,妖刀姬。”


一切都早有预谋,一切都命中注定。


正文慢慢来,每次更新都不会很长

大概会和挤牙膏一样

orz

隔壁家的梧桐树

【离紧/铃紧/紧刀】汇千缘

  这篇咕了非常久所以时间线跨度很大,大概是铃彦姬刚出来时的脑洞了,一个紧那罗CP大杂烩,不过写的不那么露骨,当闺蜜情看也完全可以。


        “呀,紧那罗大人,您不是去找不知火大人了吗?怎么抗了个人回来,这是不知火大人吗?”

  看到紧那罗回藤原府,垢尝立马就跑了出来想接过她抗着的人,藤原道纲本来在屋里看书,听到垢尝的声音,也走了出来。

  但紧那罗并没有把人交给垢尝。“她不是常人,你要是碰到会被伤到的”但抗了一路,她实在撑不住了,把人放在了客厅休息一下。

  哪想到几乎是放下的同时,那人的身边...

  这篇咕了非常久所以时间线跨度很大,大概是铃彦姬刚出来时的脑洞了,一个紧那罗CP大杂烩,不过写的不那么露骨,当闺蜜情看也完全可以。


        “呀,紧那罗大人,您不是去找不知火大人了吗?怎么抗了个人回来,这是不知火大人吗?”

  看到紧那罗回藤原府,垢尝立马就跑了出来想接过她抗着的人,藤原道纲本来在屋里看书,听到垢尝的声音,也走了出来。

  但紧那罗并没有把人交给垢尝。“她不是常人,你要是碰到会被伤到的”但抗了一路,她实在撑不住了,把人放在了客厅休息一下。

  哪想到几乎是放下的同时,那人的身边就燃起了火焰,将身下的榻榻米都烧的有些焦黑。紧那罗只好再次将她虚抱起靠着自己。

  “你从哪里捡来的醉鬼?大江山的吗,大江山的妖鬼还能喝醉?”

  藤原道纲警惕的看着旁边醉成一滩的女人和她靠着的紧那罗,像是在等一个解释。

  “我和阿离分别后本来想直接回来的,但在路边巷子里看到了她,这么晚了她一个喝醉了的人在路边上不安全,所以把她带回来了,而且我感觉她身上.....似乎有神明的味道”

  藤原道纲的眼睛望了一眼被烧焦的地板“不安全?算了,你喜欢多管闲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亏你能从这一身酒气里闻到神明的气息,罢了,等明天她酒醒了再问吧,我让下人去收拾间客房,或者让垢尝去也行”

  “交给垢尝就好了!我这就去。”垢尝原本想帮紧那罗搬人,但紧那罗没给,之后他也一直没帮上忙,这下突然被点到名显得十分积极。

  然后他就被紧那罗拦住了。

  “不了,就让她和我睡吧,她身上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力量,随情绪而动,我一直在用澈来让她平静下来”确实,刚刚一离开紧那罗,她身上的火就燃了起来,看来如果不想一觉醒来看见房子都被烧了,只能这样了。

  铃彦姬在彻底放弃神格了之后,整个人都闲了下来,雪幕不会再收缩,她也就跟着缘结神出来走走。

  缘结神忙着回她那个小神社,让她在平安京自己玩,玩完去找晴明就好,她已经和玉藻前讲过了,把晴明家的地图给铃彦姬之后就跑没影了。

  外面的世界真好玩啊,和雪域完全不一样。吃的有好多没见过的,就连酒都比雪域的香醇许多。

  她就像当初第一次下山那样,玩的不亦乐乎,最后直接醉倒在了路边。模糊中,她仿佛看到了大祭司。

  这次醒来,我还能看见你在我身旁留下的伞吗?

  这一觉,她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还是被紧那罗喊醒的。

  “大祭司,让我再睡会嘛,下午再练舞也不迟”铃彦姬本能的不想起,但很快她想起来大祭司早就回高天原去了,自己也不在神宫里,那现在她睡在哪?

  她猛然坐起,和正俯下身看她的紧那罗撞了个头对头。两个人都抱着头喊疼。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凑这么近”这一撞把铃彦姬撞清醒了,她昨晚好像是喝醉倒路边了,怎么换了地。不应该啊,喝醉了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火,连大祭司都无法近身,上一次她喝醉倒了,大祭司直接把她丢山下睡了一夜。

  她忍不住偷瞄刚刚撞到她的少女,虽然是第一次见,铃彦姬却感觉少女身上有一种她很熟悉的味道,是什么呢。

  有点像大祭司身上的味道,也有点像缘结神身上的味道,就如同在冰天雪地里,感受情绪和神格一起消散时灌入鼻腔的冷风。

  对了!是神的味道!

  “你.....是高天原派来抓我的神明吗?”

  “诶?”

  紧那罗有点在状况外,她没想到铃彦姬会突然问这个。

  “你误会了,昨天晚上我看你一个人睡在路边上不安全,所以就自作主张把你待会来了,而且我并不是高天原的神明”

  说完,她看到铃彦姬很明显是松了口气,小声的说“吓死我了,还以为因为我抛弃神格,高天原那帮子神追到平安京来了”

  “什么?”紧那罗没有听清。

  “没什么,我叫铃彦姬,来自雪域,你叫什么名字?这是你的神社吗?你怎么把我带到这的啊”确定了自己的安全之后,铃彦姬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我叫紧那罗,这里是道纲家,昨天晚上你醉倒在路边上,我就把你带回来了,你怎么就直接躺在路边上啊,多不安全”昨晚,她看到巷子里竟然有个睡着了的人,生生给吓了一跳。

  “为什么会不安全?”

  “会有坏人啊。”

  “坏人?可我身上没有带着鸡鸭”

  “为什么坏人要鸡鸭?”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见了疑惑。

  “坏人不都是偷鸡偷鸭吗?曾经我在雪域神宫的时候,村民经常会押着坏人来让我或者其他神官处置”

  雪山族远离尘嚣,且民风淳朴,铃彦姬从没见过什么穷凶极恶之人,有次某个村民偷了邻居一头牛,就已经算是大案了,事情严重到最后是她和大祭司一起处理的犯人。

  “坏人可不单单只偷那些小东西啊,你也是很珍贵的宝物,要是被坏人带走卖了怎么办?”紧那罗拉着铃彦姬的手,眼神里透露着担心。

  “诶?!可是、可我那个”不知道为什么,铃彦姬感觉自己的脸似乎有点烫,而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啊对,想起来了,我不会遇到危险的,如果我不控制我的情绪,那我就会被心火吞没来着,说起来我刚刚问你是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也是好奇这点呢,难道我现在不需要去控制自己的情绪心火也不会出来了?”

  “对哦,好像确实没有人能伤你,你那火可厉害了!昨天晚上把道纲的地板都烧焦了,我一直用羽·澈让你平静下来,火才收敛了”紧那罗想起了昨晚铃彦姬烧焦的那块地板,也不知道垢尝能不能把它复原。

  “这,这样啊。”竟然把人家的地板给烧焦了,这下要赔多少钱啊,铃彦姬赶忙鞠躬道歉“对不起!地板我一定会赔的,虽然我现在身上的钱可能不太够,可以等我回雪域然后把钱托晴明带给你吗?”

  紧那罗被铃彦姬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忙把铃彦姬拉起来“没事没事,只是一小块地方而已,说不定垢尝已经把那块刷干净了”

  “真的吗!”铃彦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本来就是出来玩,要是还没玩尽兴就要回去,真的是太不划算了。

  正在这时,垢尝来敲门了,他来叫紧那罗大人下去吃早饭随便帮她打扫下房间。

  “呀,这位奇怪的客人醒了啊”铃彦姬拉开房门和垢尝来了个大眼瞪小眼。“大叔早就在下面等着啦,早饭都要冷了你们快去吃吧,打扫就交给我”

  大叔?厨师吗?平安京的大小姐用餐都要厨师在旁边候着?带着疑问,铃彦姬被紧那罗拉到了餐厅,餐厅里面跪坐着一个年轻男子正在桌边品茶。

  “道纲!和你介绍一下我的新朋友。这是铃彦姬,是从雪域来的;铃彦姬,这是藤原道纲,我的契约人”

  “你这朋友交的也是真的快,下来这么晚看来你们已经聊过了,所以能把情况和我聊聊吗?”

  铃彦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自己的事情。

  “原来如此,是来玩的晴明的朋友啊”

  “嗯,给你们添麻烦了”

  紧那罗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吃了几个寿司,听铃彦姬说起要找晴明,忙咽下了那口寿司。“铃彦姬要去找晴明吗?正好我等会也要去晴明那边找人呢”

  “啊,好啊!我还担心我一个人找不到路呢嘿嘿。”

  一个时辰后,晴明家门口。

  “来了来了”敲门声惊飞了庭院树上的鸟儿,小白跑着过来开门。“是紧那罗大人啊,呀,铃彦姬大人怎么也来了,还是和紧那罗大人一起?”

  “说来话长,就不说了,晴明在吗?”

  “晴明大人他们去踏青了,铃彦姬大人若是有要紧的事的话,小白可以让小纸人去找晴明大人”

  “专门去找就不用了,不是什么急事”

  “那紧那罗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打扰了,妖刀姬在吗?”

  “妖刀姬在后院,小白带您过去吧,铃彦姬大人先去客厅坐会,等小白回来就给您倒茶。”

  铃彦姬正四处打量着晴明的庭院,这是一座可以说是非常漂亮的庭院,看的出主人平常对它的爱护。

  被小白一喊铃彦姬回了神“诶!等等我我和你们一起。”可能是一起睡过一晚的原因吧,她对紧那罗好感挺高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更愿意粘着她。

  “妖刀——”妖刀姬正在擦拭自己的刀刃,听到紧那罗的喊声,放下刀对她鞠了一躬,接着,她看到了紧那罗身后的铃彦姬。

  “这位是.....?”

  “是我才认识的朋友,也是晴明的客人,名字叫铃彦姬。”紧那罗介绍完,将一件漂亮的新衣服塞进了妖刀姬的手里“来来来,这次我可特别给妖刀你带了件新衣服,快换上,我们再一起去找御馔津”

  妖刀姬向铃彦姬也鞠了一躬,算是问好,铃彦姬不知怎么回礼,便也鞠了一躬,抬起头便看见紧那罗不知从哪掏了一件衣服出来,当场懵在了原地。

  多啦a梦的异次元口袋??

  “怎么了,铃彦姬?我们等会要一起去稻荷神社学神乐舞你要一起来吗?不难学的。”

  “我觉得还是挺难学的,虽然我会。你刚刚那个虚空取物是什么阴阳术吗?还是神法?可以教教我吗?好方便的样子”

  “咦?你会跳神乐舞?”不怪紧那罗惊讶,毕竟应该没有人能把铃彦姬和神职人员联系起来,她看起来像个来着雪域的自由牧羊女,有种不被束缚,无忧无虑的潇洒。

  听到紧那罗的质疑,铃彦姬并没有立刻反驳,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我看起来不像是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人是吗?也确实,如果不是大祭司逼着我学,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去主动学吧”

  她少有的深沉的眼神让紧那罗有些触动,她没有再问下去。

  事实证明紧那罗的审美还是很不错的,给妖刀的衣服非常的合身,虽然平常妖刀一般都穿深色系的衣服,但这身粉色的裙子穿在身上也毫无违和感,倒是像一名世家淑女。

  妖刀姬头一次穿这么精致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这个颜色是不是有些太亮了?”

  “不亮不亮,非常合适!”

  “蝴蝶结我帮你带上吧,再给你编个好看点的发型”玄相在紧那罗的指尖被召唤了出来,音符化为了数只纸鸟,衔住了被紧那罗分开的发丝。

  铃彦姬也帮忙编起了一缕头发。

  不多时,她们为妖刀姬带上了最后的蝴蝶结。

  “真好看,就是说妖刀姬小姐平常也要多穿些亮色的衣服嘛”神社内,御馔津倒了两杯茶给紧那罗和妖刀姬。

  铃彦姬明明说好和她们一起来学神乐舞的,结果都走到神社外面了,看到坐在那的御馔津立马窜到旁边的墙后躲了起来。

  妖刀和紧那罗正想问她怎么了,只见铃彦姬疯狂摆手,直到御馔津把她们喊了进去。

  御馔津:“让你们在门外的朋友进来吧,不知道是哪位大人,都不进来喝我一杯茶”

  “啊,抱歉哈。因为一些事我现在对高天原的人有些心情复杂”铃彦姬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呵呵,能理解,天钿女大人身居高职,高天原的神们必不会让您在人间太久的,不过现在看来,您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看见御馔津和铃彦姬聊的还算愉快,紧那罗也放下心来。

  “既然误会解除了,那就快些训练吧,不然时间可就晚了”

  “好啊”御馔津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三只神乐铃给递给妖刀姬,又将刚刚放茶的小茶几端到了旁边。

  “我就不用了,我的随身法器就是神乐铃”铃彦姬拒绝了妖刀给的神乐铃,她的法器一直挂在腰间,作为装饰到也没有违和感。

  “天钿女大人会跳神乐舞吧,您可以跳给我看一下吗?正好我一个人教两个人还是有些勉强”

  “叫我铃彦姬就行,不过我跳的不是很好,见笑了”

  初听这句话御馔津还以为她在自谦,但两分钟之后,她终于知道了铃彦姬口中的跳的不是很好是个什么样子了。

  “一振铃,右滑步,二振铃,然后转身,跳”

  “六振铃,低手,转腕,好,归位,结束”

  “怎么样怎么样?”铃彦姬期待的看着御馔津。

  “.....很不错呢,就是有些出乎意料,您可以陪紧那罗大人她们一起练练。”

  “好耶!大祭司你看到了吗,我的神乐舞已经可以教别人了!”

  虽然不知道她口中这位大祭司是哪位同事,但御馔津着实有些替他心累。能给神乐舞编套口诀出来,跟着口诀还有错的,也不知道该说她真是有悟性还是没悟性....

  “好啦,天色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来喝口水”下午来时招待她们的茶水早就冷了,御馔津又去重新倒了壶热的,大家都猛喝了两口茶。

  紧那罗往榻榻米上一躺“啊~,活过来了。”

  在紧那罗的旁边,铃彦姬也瘫了下来“果然这舞无论跳多久都很累啊”

  妖刀姬坐在她们的旁边,有些格格不入“给您添麻烦了,御馔津大人”

  “对了,御馔津,我今天可以住在你的神社里吗?有些事情想请教下你”铃彦姬突然撑起半个身子,看着御馔津。

  “可以啊,神社有多余的房间。”

  “铃彦姬不和我们走吗?那我们就下山了?”紧那罗累的快好的也快,刚刚还瘫在地上,现在就又精神起来了。

  “下山小心一点。”御馔津叮嘱道。

  “好。”妖刀姬和紧那罗向御馔津鞠了一躬算做告别。

  在山脚下妖刀姬和紧那罗也分开了,晴明家和藤原家并不顺路。

  紧那罗在街上走着,她并没有直接回藤原家,而是在挑东西,她给妖刀姬送了一套衣服,也想给阿离和铃彦姬挑一点小礼物。

  “铃彦姬的话,这串铃铛手链挺适合她;阿离要送什么呢?这只带流苏的扇子簪挺好看的,可那个蝴蝶耳坠也不错.....”

  不知火在空中出现,悄悄的走到紧那罗的身边,在她耳边低语道:“在选首饰?为什么不问问我,这些小东西我可熟悉了。”

  “阿离?你怎么在这?”紧那罗被吓了一跳。

  “刚刚遇到了妖刀姬,我猜你应该还没到家,就来找你了,毕竟藤原家有结界我进不去。我看看,你要带的话这只青绿色的百合就很合适”

  说着,不知火将那只百合夹子给紧那罗带上了,果然,很合适。

  “嗯!不错,老板,这只夹子帮我包了。”

  “啊,谢谢你,阿离,可我并不是在给自己选饰品,我想送给你”

  “那你选到了吗?”

  紧那罗摇了摇头“阿离实在太美了,无论什么饰品,被带在阿离身上也会黯然失色。”

  “小音......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会一脸无辜的说出一些惊人的话”

  “嗯?有吗?”

  “呵呵,有的呢,既然要给我选饰品,那小音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不知火揉了揉紧那罗的小翅膀。

  实的。

  看来以后送东西不能送耳环,没地方带。

  “嗯.......阿离给我的感觉啊,火红,热情而又温柔,是个很好的人呢”

  边说她边在饰品店里挑挑拣拣。阿离在旁边看着她时不时对着自己比划一下。

  “阿离,阿离你看这个红风信子耳坠,是不是很适合你”

  红色的风信子花如同火焰一般,但不伤人,反而因为是不知道是用玛瑙还是什么玉石磨成的,入手有些温润。

  “那小音,你帮我带上吧”说着,她把头稍微偏了一点。

  既然是带耳饰,免不了碰到耳垂。因为怕弄疼阿离,紧那罗的动作十分轻柔,耳坠带好后,两人心里都有些养养的。

  “不愧是小音挑的礼物,真好看,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不知火在镜子前反复打量自己。

  “下次要是有时间就来海边找我吧,我带着这只坠子再为你跳一支舞,你要给我伴奏哦。”

  说着,她在紧那罗的脸颊轻轻一吻,化为火蝶,消失在了夜空中。

  饰品店门口,只剩下了脸红的像苹果一样的紧那罗,和她留下的支付那支绿百合夹子的银两。

  “我回来了”和往常一样,垢尝早就在门口等她回来,藤原道纲坐在屋内,听到她回来了就让下人布置晚饭。

  “新买的夹子?很适合你。”看到坐在自己面前的紧那罗,他顺口夸了一句。

  哪想紧那罗不仅没有像平常一样对他笑笑,反而气鼓鼓的看了他一眼,三下两下吃完晚饭,回房间去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藤原道纲一脸懵的望着紧那罗离开的方向。

  “大叔就是大叔,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思”虽然垢尝也不知道紧那罗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但一定是大叔的错!

(完)

一些灵感来源

紧那罗送妖刀的衣服,是妖刀姬的花合战。无论是漫画还是插画都很甜,当场入股。

不知火送紧那罗的夹子是花见之约系列紧那罗所代表的百合花。

紧那罗送不知火的耳坠是花见之约第二弹不知火的耳坠。


是夭夭哟

一般青春校园文学

主:

破镜重圆彼红

从零开始离音

暧昧不明灯刀

副:

已确认关系童缘

可能会有另外的!


tag只打主cp的哟~


占tag致歉


ooc警告

xxs文笔警告

剧情bug警告


“舞蹈系那个新来的妹子,太太太好看了!”缘结神一把推开门,拎着还没来得及放回社团教室的招新物品冲进寝室。

寝室内,不知火正在试刚到的口红色号,青行灯拿着两条连衣裙在镜子前面比来比去纠结不定。一旁的床上,被子鼓成一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还在睡懒觉的彼岸花。

此时缘结神一番动作,直接把彼岸花从睡梦中惊醒:“所以,你要干嘛?”她揉着眼睛强行直起身子问道。

“额…”缘结神察觉到自己的...

主:

破镜重圆彼红

从零开始离音

暧昧不明灯刀

副:

已确认关系童缘

可能会有另外的!


tag只打主cp的哟~


占tag致歉


ooc警告

xxs文笔警告

剧情bug警告


“舞蹈系那个新来的妹子,太太太好看了!”缘结神一把推开门,拎着还没来得及放回社团教室的招新物品冲进寝室。

寝室内,不知火正在试刚到的口红色号,青行灯拿着两条连衣裙在镜子前面比来比去纠结不定。一旁的床上,被子鼓成一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还在睡懒觉的彼岸花。

此时缘结神一番动作,直接把彼岸花从睡梦中惊醒:“所以,你要干嘛?”她揉着眼睛强行直起身子问道。

“额…”缘结神察觉到自己的出现很不是时候,“那个…你想要美女vx吗?”

“不要。”彼岸花挺尸一般倒下,砸在枕头上。

缘结神抓了抓头发:“真不要?人家还问我认不认识你呢!”

“嗯?”彼岸花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要不你看看照片?”缘结神忙道。

“行。”彼岸花掏出手机,“发我。”

“花姐春天来了?”青行灯终于决定了穿蓝色的那条,换上后又开始化妆。

不知火试完一遍,挑了支橘红的涂上,抿了抿唇:“或许吧…不过花姐一看就是直的嘛。”

“我去…”彼岸花看着缘结神发过来的图片心猛地一惊,“这特么我前任。”

“你还真是弯的?!”全寝室都懵了,毕竟彼岸花一直以来展现的就是“床性恋”的样子。

“emmm……”彼岸花叹了口气,“也不算实际意义上的前任,只是比较亲密暧昧的学妹罢了,在她表白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会是弯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了……”

“那你到底…”三双眼盯着发型乱糟糟的彼岸花看。

“后来发现我其实是喜欢她的,只不过那时候要毕业了,拒绝了之后我一直躲着她,也就错过了。”彼岸花讪笑道。

“你好逊哦……”三人鄙夷道。


时间有限先激情码一段

后续应该是三线同时进行哒!

谢谢喜欢💕


滑跪orz

我永远喜欢不知火

离音

第三章 戏幕起

三人尴尬地走向外面,远远就看见一位红发还有几撮黑色挑染的男子,在车外张望,似是在找什么人,

看到他,铃彦姬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把车窗降了下来,吆喝(不是,调侃)道:“帝释天,人家都找上门了,你不下车来看看吗?”

紧那罗突然意识到,刚让她进后台的好像是她爸爸的姐姐的儿子,应该算,堂哥?这算不算走后门啊?要不要和阿离说呢?这样她会不会觉得我…

“小音,上来!”不知火在车上叫她,紧那罗赶紧上了车。

帝释天下车前给不知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知火也不客气,直接让司机把车开走了,留下帝释天一人愣在原地。

准确来说,是两人,还有他那形影不离的小跟班...

第三章 戏幕起

三人尴尬地走向外面,远远就看见一位红发还有几撮黑色挑染的男子,在车外张望,似是在找什么人,

看到他,铃彦姬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把车窗降了下来,吆喝(不是,调侃)道:“帝释天,人家都找上门了,你不下车来看看吗?”

紧那罗突然意识到,刚让她进后台的好像是她爸爸的姐姐的儿子,应该算,堂哥?这算不算走后门啊?要不要和阿离说呢?这样她会不会觉得我…

“小音,上来!”不知火在车上叫她,紧那罗赶紧上了车。

帝释天下车前给不知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知火也不客气,直接让司机把车开走了,留下帝释天一人愣在原地。

准确来说,是两人,还有他那形影不离的小跟班。

还刚说完你不是舔狗呢?你就过来了?帝释天见他不说话,只好他来打破沉默:“你,来干什么?要不找地方坐会儿?反正老板刚给我放假。”

“我,来找你。好…”阿修罗支支吾吾地说,犹豫半天,从身后拿出一大束…莲花。“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以前看有粉丝送你了莲花,就…希望你能喜欢。”

WOC?这能保湿住?别人是送几支,你这…帝释天沉默.

见他不说话,阿修罗还以为他不喜欢,手一点点往回缩,在他完全收回之前,帝释天一把接过了花,“谢谢,要抱一下吗?”

阿修罗还沉浸在刚刚手指接触了的激动中,还得反走过来,就一下被莲花香给包围了,瞬间脸涨成了红苹果。

这一边两人畅谈甚欢,另一边却充斥着尴尬两个大字。

车上。

不知火正在后悔自己刚刚怎么就冲动抱了她呢?这下好了,她又开始害羞了。

疏不知紧那罗的心里活动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刚刚女神抱我了啊,现在不会反应过来发现我不配了吧,哎,下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哎哎哎哎。(小音你是复读机吗?)

铃彦姬丝毫没发现后座的安静,兀的开口,“你过几天就要进剧组了,虽然大女主戏,但岂码认识一下其他人,免得让别人尴尬。”

不知火草率地应和着。

不一会儿,车就停了下来,紧那罗恨不得化作贴纸,黏在车上不下来,但想了想,还是不要在女神面前丢脸了。

见她磨磨蹭蹭不下去,不知火疑惑问道:“开错了?我要这司机有何用!”

“不,不,不,就是这。”紧那罗连忙说,但又不知怎么再多和她呆一会儿。

“那我送送你吧。”紧那罗连连点头,心里暗自高兴。

两人都走到了宿舍楼下,也没说几句话,又要分开了,不知火想了想,开口道:“你有什么困难,或者什么难过的事情,给我发微信就行,我可能不能第一时间看见,但也会尽快回你。”

紧那罗红着脸,连连点头。

“行了,不早了,上楼吧,晚安。我看着你上去。”

“嗯,晚安。”紧那罗磨磨蹭蹭的上了楼,最后只在楼上看见了一个不知火的背影。

紧那罗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反复回想着她说的话,痴痴的笑了半天。

    缘结神疑惑的看着她,八卦的问道:“我们校花要被猪拱了吗?”

紧那罗反驳道:“她才不是猪呢!你才是猪,全家都是猪。”(鬼童丸:你礼貌吗?)

缘结神震惊地盯着她,说:“小音,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就要这么结束了吗?你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这么对你的好宝贝,没爱了,嘤嘤嘤。”

“谁说是男人了。”紧那罗小声嘟囔。

“啊嘞啊嘞?你说什么?真动心了呀,啧啧啧,恋爱中的女人呀,哎,谈恋爱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哼哼。”(难道不是摔跤的速度吗?臭弟弟,别打我[doge])

在小缘的叨叨中,措不及防的熄了灯。

“喂喂喂,什么情况呀?大小姐,你不会是T吧?那我可要保护好我自己。”铃彦姬调侃道。

“什么是T?放心,肯定看不上你。”谁要跟老板抢女人啊,呵呵。

一瞬间,铃彦姬就忘记了自己本来要问的问题,和不知火怼了起来。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夜幕越发深邃,不知火还没睡个好觉,就在太阳刚露出一点微光时,被叫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