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561浏览    242参与
御想

星海有眼,我眼中都是你哟💜

xxj文笔凑合康康吧

(我和她都系女孩纸,不喜欢的话就不要进欧,写的都是我和她的真实故事)


我第一天见到她是在宿舍里,闷热的夏天可真是令人 不爽啊。

我站在门外看看门口贴着的名字,默默记在心里。

宿舍走出一位高挑的女孩,我看了看,估计了一下我大概比她矮5厘米罢了。没事没事,我迟早会长高的。我默念着。

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四目相对,wow,我喜欢的星辰,我喜欢的大海,我终于找到了!!!

我一直做着一个梦,我盼望着找到属于自己的星辰大海,是她吧~

我和她这时也不太熟,我又特别慢热,我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好烫啊,尴尬死了,小心翼翼从她身边走过,刚离开她一米没到就拼命跑回教室。...

xxj文笔凑合康康吧

(我和她都系女孩纸,不喜欢的话就不要进欧,写的都是我和她的真实故事)


我第一天见到她是在宿舍里,闷热的夏天可真是令人 不爽啊。

我站在门外看看门口贴着的名字,默默记在心里。

宿舍走出一位高挑的女孩,我看了看,估计了一下我大概比她矮5厘米罢了。没事没事,我迟早会长高的。我默念着。

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四目相对,wow,我喜欢的星辰,我喜欢的大海,我终于找到了!!!

我一直做着一个梦,我盼望着找到属于自己的星辰大海,是她吧~

我和她这时也不太熟,我又特别慢热,我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好烫啊,尴尬死了,小心翼翼从她身边走过,刚离开她一米没到就拼命跑回教室。

……

经过一番无厘头的自我介绍和班委竞选,不知为何我当上了学习委和科学课代表,而她却是我们班的班长。不就是自我介绍写了张纸拿上去读吗?我才不需要,这不我照样还是学习委(但我的成绩是真的烂,怀疑这是老师的新型教法→_→)

……

“接下来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候--换座位。”我听着老师如此激动地说完,噗嘶,我成功喷水了,在线尴尬。

你们肯定会jio得我和她分在一起吧,没错,我和另一个女孩纸分在一起了(我的星辰,我的大海,呜呜呜)

这个同桌,emmm,我第一眼看上去就像大熊熊🐻,就叫她大熊熊了,不愧是我。

“五分钟看谁认识的同学更多”还是老师。我脸上笑嘻嘻,心里emmm……不管过程如何,我和那位“大熊熊”成功相识。

……

自习    她身为班长坐在讲台上,我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她。挺瘦的,腿挺长,就是脸上挺多痘痘,还有龅牙,我偷偷躲在书后面笑了笑,不过还挺好看的。她竟然看到我了,慢慢走过来。我连忙转过头对“大熊熊”说:“要不要换个位子。”只见“大熊熊”一脸懵,递给我一颗口香糖,让我给班长。我看着她一步步走来,心一横,把口香糖塞她手里,轻轻说了一句“大熊熊给的”(事后,“她不知道大熊熊是谁啊”我突然醒悟),她倒是直接放进嘴巴里,对我说:“自习不要发出噪音欧”我点点头,一脸乖巧的盯着她的眼睛。

……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我第一次碰到她的手,也是那么的尴尬,哎呀,我会继续更的,第一次发文,开熏,顺便表白一下我老攻~嘻嘻)

(阔以的话考虑点个小心心和关注呀)

元ღ瑾

周瑜打野棒棒哒

白瑜配合天衣无缝啊ღゝ◡╹)ノ♡

周瑜打野棒棒哒

白瑜配合天衣无缝啊ღゝ◡╹)ノ♡

A Believer今天又咕咕了呢

       online...


       onlion...


       你们真是可以哦😯

       online...

      

       onlion...


       你们真是可以哦😯

清风兼明月
呃呃呃左边女孩子,右边女孩子...

呃呃呃左边女孩子,右边女孩子

(咳咳不是男女关系)

练舞练到好久,这个男孩子,爱了爱了

呃呃呃左边女孩子,右边女孩子

(咳咳不是男女关系)

练舞练到好久,这个男孩子,爱了爱了

winter dumplings

王者生涯中手速最快的一次,我菜。。。勿喷鸭

王者生涯中手速最快的一次,我菜。。。勿喷鸭

winter dumplings

我这个四杀拿得莫名其妙,就喜欢这种谁贴脸杀谁的感觉

我这个四杀拿得莫名其妙,就喜欢这种谁贴脸杀谁的感觉

winter dumplings

貂蝉基操,吃技能一打二
我这么优秀,队友永远都不知道推塔支援清兵输了能怪我吗?

貂蝉基操,吃技能一打二
我这么优秀,队友永远都不知道推塔支援清兵输了能怪我吗?

winter dumplings

你家队友抢了你的蓝,你把气撒到对面身上的故事

你家队友抢了你的蓝,你把气撒到对面身上的故事

九泠安

万物皆可美人鱼×2

我是黑坤,ikun别进来看,看完别在评论区跟我叭叭了个叭叭的(暴躁)

您家鲲“血洗”B站,往幻电投律师函结果投进宽娱的时候您咋不跟我叭叭?


安布罗修:“蔡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

蔡徐坤:“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别害怕。”

安:“我们是黑粉,我们不会怕。”

蔡:“我刚才,被UP主鬼畜了。”

安:“UP主……是哪一位?”

蔡:“不是哪一位,就是做视频的UP主。”

齐娜岚(画了个UP)

蔡:“呃,不是字母。”

齐(画了个UFO)

蔡:“呃,不是飞碟。”

齐(画了个小电视)

蔡:“是个人啊!”

安(拿过纸笔,给小电视画了个身子)

蔡:“UP主啊!...

我是黑坤,ikun别进来看,看完别在评论区跟我叭叭了个叭叭的(暴躁)

您家鲲“血洗”B站,往幻电投律师函结果投进宽娱的时候您咋不跟我叭叭?


安布罗修:“蔡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

蔡徐坤:“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别害怕。”

安:“我们是黑粉,我们不会怕。”

蔡:“我刚才,被UP主鬼畜了。”

安:“UP主……是哪一位?”

蔡:“不是哪一位,就是做视频的UP主。”

齐娜岚(画了个UP)

蔡:“呃,不是字母。”

齐(画了个UFO)

蔡:“呃,不是飞碟。”

齐(画了个小电视)

蔡:“是个人啊!”

安(拿过纸笔,给小电视画了个身子)

蔡:“UP主啊!B站有没有刷?就是那种会画画会翻弹曲子还喜欢开箱的UP主啊!”

安:“明白了,您继续说。”

蔡:“他们疯狂地鬼畜我,说鸡你太美,试问谁不知道啊?然后把我绑架,就在球场那一带,全是UP主,还带着篮球,篮球啊!

直接手起球落扔给我让我打,还准备拍视频,然后我就唱跳rap了,我当时很帅可是……”

乔:“噗嗤。”

蔡:“你笑什么?”

乔:“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蔡:“什么事情?”

乔:“我开过坦克。”

安:“噗。”

蔡:“你又笑什么?”

安:“嗯,我也开过坦克。”

蔡:“你们开的是一样的坦克?”

乔:“对,对,对。”

安:“啊不是。我们开的是同一辆坦克。”

蔡:“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乔:“对,对。”

安:“hhhhhh”

安:“我们言归正传。你刚才说的这个UP,他,好看吗?”

蔡:“他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很特别的那种。她的眼睛像榴莲,鼻子像包菜,牙齿黄黄的,很吓人。遗憾的是那天太生气,律师函寄错了公司……”(没错我在说乔碧萝殿下)

乔:“hhhh”

蔡:“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啦!”

乔:“我开过坦克。”

蔡:“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乔:“蔡先生,我们受过很严格的训练,不管多好笑呢我们都会笑。除非忍得住。”

安:“不如这样,蔡先生,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旦发现那个视频我们就去三连。”

蔡:“行,你们赶紧的,多带点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嚯嚯嚯”

(鲲鲲探头)

蔡:“恩?”

乔:“蔡先生你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鲲鲲缩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嚯嚯嚯嚯(安酱拍桌o(*≧▽≦)ツ┏━┓)”
(鲲鲲伸头)
安:“又被鬼畜啦?”

(鲲鲲转身离去)


*玩家蔡徐坤已退出游戏*

九泠安

万物皆可美人鱼

严重ooc预警

只是为了好玩,不涉及任何原剧情

涉及人物:叶修,苏沐秋(私心伞哥活着),喻文州(这个家伙ooc爆了),黄少天


苏:“喻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能帮到你?”

喻:“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苏:“我们是职业选手,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喻:“我刚才,被一个话痨给追了。”

苏:“话痨是哪一位?”

喻“不是哪一位,是说起话来能逼疯你的话痨。”

(灵魂画手叶开始作画)

叶:“这个?”

喻:“不是!”

(灵魂画手叶继续作画)

叶:“这个?”

喻:“不是!他是个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还有颗虎牙!”

(灵魂画手叶持续作画)

喻:“虎牙啊!”...

严重ooc预警

只是为了好玩,不涉及任何原剧情

涉及人物:叶修,苏沐秋(私心伞哥活着),喻文州(这个家伙ooc爆了),黄少天




苏:“喻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能帮到你?”

喻:“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苏:“我们是职业选手,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喻:“我刚才,被一个话痨给追了。”

苏:“话痨是哪一位?”

喻“不是哪一位,是说起话来能逼疯你的话痨。”

(灵魂画手叶开始作画)

叶:“这个?”

喻:“不是!”

(灵魂画手叶继续作画)

叶:“这个?”

喻:“不是!他是个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还有颗虎牙!”

(灵魂画手叶持续作画)

喻:“虎牙啊!”

(灵魂画手苏抢过纸笔开始画)
喻:“……话痨啊!JJC有没有遇见过?就是那种一说话满屏幕都是文字泡的话痨明白吗”

苏:“明白了。你继续说。”

喻:“他疯狂地追求我,说我很帅。试问谁不知道啊?然后使劲追我,撵着我跑了大半个一线峡谷。一路都在说话,整整一路。他还是个剑圣,剑圣。”

喻:“他一边说话一边跟着我到处跑,他拿起剑,一个手起剑落,砍断了一棵树,趁着他被砸,我就赶紧跑……”

叶:“噗。”

喻:“你在笑什么。”

叶:“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喻:“什么高兴的事情?”

叶:“我要结婚了。”

苏:“哈。”

喻:“你又笑什么?”

苏:“我也要结婚了。”

喻:“你们的婚礼是同一天?”

苏:“对,对。哈哈哈。”

苏:“啊……不是。我要跟他结婚。”

喻:“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叶:“对,对。哈哈哈哈。”

喻(敲桌):“喂!”

苏:“那个……你刚才说的这个话痨,他,帅吗?”

喻:“他不是帅不帅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

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样,虎牙尖尖的,很可爱。遗憾的是那会儿我太慌,没能看清他的表情……”

叶:“噗。”

喻:“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叶:“我要跟他结婚了。”

喻:“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叶:“喻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不管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的。除非忍不住。”

苏:“不如这样,喻先生,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进展就第一时间通知你。”

喻:“好。你们赶紧去找,很危险的多带一点人知道吗。”

(文州出门)

苏&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州进门)

苏:“喻先生,你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文州出门)

苏&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沐秋拍桌o(*≧▽≦)ツ┏━┓)

(文州进门)

叶:“喻先生?”

(文州不想和你说话)

星沉海底

2019.5.19

脑海里忽然闪了两个画面。

一个是从我的裙子想到了在烟台夜里的海边,我们赤脚在沙滩上接吻。

另一个是在济南芙蓉街旁边的路上我们吵架又和好。在酒店里他下去给我买姨妈巾,顺便带回了一盒草莓。

2019.5.19

脑海里忽然闪了两个画面。

一个是从我的裙子想到了在烟台夜里的海边,我们赤脚在沙滩上接吻。

另一个是在济南芙蓉街旁边的路上我们吵架又和好。在酒店里他下去给我买姨妈巾,顺便带回了一盒草莓。


酱紫猪
剪发的时候,最怕理发师跟我聊房...

剪发的时候,最怕理发师跟我聊房价-食品卫生-加班-职业病这种话题。我只是进来做一个可能会变漂亮的梦的,哪怕你能给我的梦境有限,不打扰我做梦也是一种体贴。(*^ω^*)

剪发的时候,最怕理发师跟我聊房价-食品卫生-加班-职业病这种话题。我只是进来做一个可能会变漂亮的梦的,哪怕你能给我的梦境有限,不打扰我做梦也是一种体贴。(*^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