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秀出你的原创诗歌

1786浏览    491参与
懒得取名
听见没听见没!全民健身动起来!

听见没听见没!全民健身动起来!

听见没听见没!全民健身动起来!

懒得取名
醉春风.一夜风流 不想检查平仄...

醉春风.一夜风流

不想检查平仄了,麻烦。我就押了一下韵。

本人原创,二转请标明出处。

我并没有在开车哦……可能。

醉春风.一夜风流

不想检查平仄了,麻烦。我就押了一下韵。

本人原创,二转请标明出处。

我并没有在开车哦……可能。

太阳
吵闹的炊烟 熏着破烂屋檐 拽住...

吵闹的炊烟

熏着破烂屋檐

拽住走掉的鱼竿

留下吃晚餐

吵闹的炊烟

熏着破烂屋檐

拽住走掉的鱼竿

留下吃晚餐

懒得取名

谒金门.兰时过

兰时过,霄汉阵来雨意

日入又丝丝未霁

人定还未困

听这窗边花谢,和雨悠然缠隽

薄暮之年还未到

怎知无晖煜?


兰时:指春时。也就是春天。

霄汉:云霄和天河,指天空。

雨意:将要下雨的景象,天低云暗,雨意浓密

霁:雨停

日入:晚上5点至7点

人定:晚上9点至11点

和雨:也就是细雨,与骤雨相对。

薄暮:比喻人之将老,暮年。

晖煜:谓光晖闪耀


第一次写词,不是很满意。写得不好请见谅😅


兰时过,霄汉阵来雨意

日入又丝丝未霁

人定还未困

听这窗边花谢,和雨悠然缠隽

薄暮之年还未到

怎知无晖煜?


兰时:指春时。也就是春天。

霄汉:云霄和天河,指天空。

雨意:将要下雨的景象,天低云暗,雨意浓密

霁:雨停

日入:晚上5点至7点

人定:晚上9点至11点

和雨:也就是细雨,与骤雨相对。

薄暮:比喻人之将老,暮年。

晖煜:谓光晖闪耀


第一次写词,不是很满意。写得不好请见谅😅


鱼马寺

春夜观月(一)

风夜登台月冷清,遥看广寒闭银屏。

不见吴刚伐桂影,但念嫦娥思羿心。

[图片]                                            ...

风夜登台月冷清,遥看广寒闭银屏。

不见吴刚伐桂影,但念嫦娥思羿心。

                                                摄于2020.4.7

蓝野.

我起来得正是时候。

1


阳光来了,朋友,

我起来得正是时候。


亮蓝色的浴袍向下垂着链子,拖到了脚后跟上,

柔软的毛布料在白灰色的大理石上噹啷直响。


旋转台阶把冰冷

覆在我的脚心里,

被窝的专属水汽开始蒸腾。


糖浆!

橙子和桑果糖浆!

从阳台的窗门慢吞吞地爬进来了,

浓浓的甜香挤压着空气,

缓缓灌满了一两格的

白格子地板。


上午的白翅膀鸟

圆滚滚的,抖抖翅膀


就把麦子上糖霜沾染了玉白色的绣球花,

半边泡在暖洋洋的金黄里,

甜蜜浸湿了泥土。


2


我喝了冰牛奶,

望着柚子蜂蜜。


圆圆的图片旋转,

我跟着陌生的旋律摇摆。...


1


阳光来了,朋友,

我起来得正是时候。


亮蓝色的浴袍向下垂着链子,拖到了脚后跟上,

柔软的毛布料在白灰色的大理石上噹啷直响。



旋转台阶把冰冷

覆在我的脚心里,

被窝的专属水汽开始蒸腾。



糖浆!

橙子和桑果糖浆!

从阳台的窗门慢吞吞地爬进来了,

浓浓的甜香挤压着空气,

缓缓灌满了一两格的

白格子地板。



上午的白翅膀鸟

圆滚滚的,抖抖翅膀


就把麦子上糖霜沾染了玉白色的绣球花,

半边泡在暖洋洋的金黄里,

甜蜜浸湿了泥土。



2


我喝了冰牛奶,

望着柚子蜂蜜。


圆圆的图片旋转,

我跟着陌生的旋律摇摆。


心和身子

是热的,甚至想脱了外衣,

只穿深紫色的宽领子睡衣

微绒的质感,

上面缀满了星星。



手却是冰冷

于是我明白空气也是冰冷

阳光变得酥脆,

像夹了脆苹果干的千层糖饼

藏了甜味淡淡的香蕉冰皮儿。


红白花的锦鲤,

咬了大大一口,

凉凉的果酱哼着歌儿涌来。



3


银子银子,

银子揉碎了,融进太阳里。


阳光稀稀的,

温柔地轻点小麦草的尖儿。



我失神地放下笔,

踏上了红石板的小道,

脑子里全是浅柔的金色架着风,

抚过摇摇晃晃的大眼菊

细嫩的花瓣。


粉、蓝、黄、紫

浅浅地扑在一起,

最中间是葡萄紫似的暗红。


淡黄色的光亮躲在

花瓣儿柔软的根部。



我坐在喷泉旁,

呆愣着。


阳光把池里的水染成了金棕色,

上下剧烈的起伏着,

飞溅的水花镶着细小的钻。



我佝偻着背,

乳白色的鸽子拥有镭色的脖颈,

昂首挺胸地踏步

金棕里闪着粉紫和暗蓝。



匆忙的人群开始来来往往,

阳光趁着高昂的水柱、跳上厚重的皮鞋

在空中被甩来甩去




我茫然地坐着,

仰着脖子,

双脚纠结地重叠在一起。



身后金棕色的阳光无比刺眼,

像落满尘灰的高脚老酒杯。



法式奶霜红茶加糖

青玉案. 南北遥望还相思

小楼一夜风吹雨,

恰又是,薄樱舞。

醉里提灯思满路,

平生苦感,月乌啼树,

几处波澜步。

满园春去谁还顾,

不过青丝入迟暮。

自在多因惆怅误。

吴侬软语,兰花樟树,

梦里瓜洲渡。

小楼一夜风吹雨,

恰又是,薄樱舞。

醉里提灯思满路,

平生苦感,月乌啼树,

几处波澜步。

满园春去谁还顾,

不过青丝入迟暮。

自在多因惆怅误。

吴侬软语,兰花樟树,

梦里瓜洲渡。

太阳
乞丐行一个绅士礼 就换不来怜悯...

乞丐行一个绅士礼

就换不来怜悯


皮鞋依旧被踩痛

散发着光泽的恶臭

乞丐行一个绅士礼

就换不来怜悯


皮鞋依旧被踩痛

散发着光泽的恶臭

法式奶霜红茶加糖
我姐妹, 我新妇, 我该如何解...

我姐妹,

我新妇,

我该如何解释,

关于你的贞洁?


你本是亚当的肋骨,

上帝懒惰,

亏欠你们太多,

如今还要用贞洁将你们尊严束缚。


如果你被强迫失了贞洁,

那么你还是贞洁,

如果你平安长大,

你和前者没有什么两样。


我唯独在此责怪造你们的,

唯独在此责怪那些假先知,

他们自以为无限聪慧,

却蠢到给自己的姐妹套上笼头。


啊,

笼头是魔鬼的标志,

我为你把它摘下,

愿我姐妹自己体悟贞洁的妙处。


你心是贞洁,

那么肉体就无所谓了,

你心玷污,

那就责怪那些玷污你的。...


我姐妹,

我新妇,

我该如何解释,

关于你的贞洁?

 

你本是亚当的肋骨,

上帝懒惰,

亏欠你们太多,

如今还要用贞洁将你们尊严束缚。

 

如果你被强迫失了贞洁,

那么你还是贞洁,

如果你平安长大,

你和前者没有什么两样。

 

我唯独在此责怪造你们的,

唯独在此责怪那些假先知,

他们自以为无限聪慧,

却蠢到给自己的姐妹套上笼头。

 

啊,

笼头是魔鬼的标志,

我为你把它摘下,

愿我姐妹自己体悟贞洁的妙处。

 

你心是贞洁,

那么肉体就无所谓了,

你心玷污,

那就责怪那些玷污你的。

 

我兄弟,

我新夫,

我该如何解释,

关于你的贞洁?

 

是谁最容易陷进魔鬼的诱惑,

是谁最容易凌辱自己的姐妹,

我在此警告你们所有,

不义的必将在审判日燃烧。

 

不要在我面前辩解,

我深知你们肮脏的个性,

上帝先造亚当,

上帝未造你等。

 

何来的优越,

何来的尊荣?

我已立下宗教法庭,

没有一个算是无辜。

 

你来,

我把贞洁烙印在你的肉里,

听你的灵魂嘶吼,

看你是否吐露真言。

 

你来,

告诉我谁令你把贞洁推给你姐妹,

不是阿斯蒙蒂斯,

便是撒旦自己。

法式奶霜红茶加糖
我是游走人间一千三百六十八日的...

我是游走人间一千三百六十八日的先知, 

上帝是我的主, 

我是他在人间的代言。 


我遇见旅人, 

为他建造避风的旅店, 

他感激我, 

就好像感激创造他的那个。 


“我朋友,我兄弟。” 

“不要感恩我,感谢那个造你的。” 

他错愕并表示不解, 

我把我浅薄的告他: 


“你看耶路,地上没有比它更大。” 

“你看撒冷,天上没有比它更高。” 

但是我还知道大地包容耶路, 

但是我还知道天...

我是游走人间一千三百六十八日的先知, 

上帝是我的主, 

我是他在人间的代言。 

 

我遇见旅人, 

为他建造避风的旅店, 

他感激我, 

就好像感激创造他的那个。 

 

“我朋友,我兄弟。” 

“不要感恩我,感谢那个造你的。” 

他错愕并表示不解, 

我把我浅薄的告他: 

 

“你看耶路,地上没有比它更大。” 

“你看撒冷,天上没有比它更高。” 

但是我还知道大地包容耶路, 

但是我还知道天空纳下撒冷。 

 

耶路不会愚蠢, 

认为比大地更大, 

撒冷不会迷茫, 

认为比天空更高。 

 

我不做无用的自命不凡, 

因为我知道我存在的意义, 

为人间撒下希望, 

给黑暗传授光明。 

 

然后我抬头, 

上帝还在我的前方, 

他给踟蹰的解开心结, 

他给邪恶的降下正义。 

 

总有伟大的存在, 

总有未至的高峰, 

宁可身为尘土, 

不愿假装山丘。 

 

明白你是谁, 

人间自有衡量的标尺, 

上帝嘉奖那些智者的端庄。

镜非落

「骸」

窸窣声响钻进耳廓

黑色隐没

不死鸟的歌声唤醒亡者

·

赐你勋章

赐你剑刃

只请你在黄昏的墓园里

为我摘下枝梢的花

·

荣耀没于烟尘

灵肉相销

唯欲望不朽

·

骸骨的骑士啊

请为我戴上花环

不必冲锋

不必御敌

争夺的都要化作尘埃

渴求的都将落于迷惘

·

何不驻留

我带你看看花​​​

窸窣声响钻进耳廓

黑色隐没

不死鸟的歌声唤醒亡者

·

赐你勋章

赐你剑刃

只请你在黄昏的墓园里

为我摘下枝梢的花

·

荣耀没于烟尘

灵肉相销

唯欲望不朽

·

骸骨的骑士啊

请为我戴上花环

不必冲锋

不必御敌

争夺的都要化作尘埃

渴求的都将落于迷惘

·

何不驻留

我带你看看花​​​

Ting.C

春之暮色

在天色将暗的黄昏

头顶的颜色是碧蓝里晕一点黄

或者是红

季节是春意未浓的4月初

高大的树单薄的立着

枝条上未见多少绿叶

黄昏的时候

更觉萧索

已经不够白的白墙

和越加显得黑的黑瓦

上面是一轮小小的圆月

只有食指与拇指圈起来那么大

风吹起,黑炭上跳动红色的火星

你在摆弄碳火上的晚餐

而我坐在垒起的三块红砖上

可叹平身所求不过如此

奈何总觉无限悲凉


[图片]


在天色将暗的黄昏

头顶的颜色是碧蓝里晕一点黄

或者是红

季节是春意未浓的4月初

高大的树单薄的立着

枝条上未见多少绿叶

黄昏的时候

更觉萧索

已经不够白的白墙

和越加显得黑的黑瓦

上面是一轮小小的圆月

只有食指与拇指圈起来那么大

风吹起,黑炭上跳动红色的火星

你在摆弄碳火上的晚餐

而我坐在垒起的三块红砖上

可叹平身所求不过如此

奈何总觉无限悲凉





鱼马寺

沁园春·清明悼

早今年来,

却齐请战,

赴难鄂关。

既出应有胆?

岂曰有胆,

去时诚恐,

常惧其难。

转死为生,

舍生取义,

医者仁心当鬼关!

俱悲悼,

但凭君凛义,

樱漫三山。...


早今年来,

却齐请战,

赴难鄂关。

既出应有胆?

岂曰有胆,

去时诚恐,

常惧其难。

转死为生,

舍生取义,

医者仁心当鬼关!

俱悲悼,

但凭君凛义,

樱漫三山。

                                          

谨以此词纪念在抗疫前线中献出生命的伟大的英雄,致敬所有英勇抗疫的勇士

                                                  ——2020.4.4

太阳
安居 我住在 不认识的布偶熊里...

安居


我住在

不认识的布偶熊里

它一定脏脏的

因为

棉花也是黑黢黢


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

闪光

是魔法师来送食物了

要悄悄的

不能被发现


安居


我住在

不认识的布偶熊里

它一定脏脏的

因为

棉花也是黑黢黢



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

闪光

是魔法师来送食物了

要悄悄的

不能被发现


不多言的小号
或许应该叫《言之无物》 一份自...

或许应该叫《言之无物》

一份自我吐槽


写个屁

倒进马里亚纳大海沟

左右不起浪

太臭,又太腥

或许应该叫《言之无物》

一份自我吐槽


写个屁

倒进马里亚纳大海沟

左右不起浪

太臭,又太腥

黎明

迥途

当世界被浪潮淹没


水花破碎成晶体        成就了人


街市被淋成灰白        墙的颜色


面对面的人们都将不想再看穿


森林是透明的      浇上了一层红色的糖霜


嚼碎了     伸出被染红咸咸的舌头


有人站在在别人的心上      ...

当世界被浪潮淹没


水花破碎成晶体        成就了人


街市被淋成灰白        墙的颜色


面对面的人们都将不想再看穿


森林是透明的      浇上了一层红色的糖霜


嚼碎了     伸出被染红咸咸的舌头


有人站在在别人的心上      


 刻出 ×××到此一游



这是 空灵 嘶哑的荒野


有千千万个纷呈的地方


你又被困在哪里







博客名称

纸与墨

墨迹在纸上炸开

小小的一朵

却夺走了人们所有的注意

人们愤怒的斥责


透明的水滴高高飞起

落下

纸上的墨点越来越多


路人甲从人群中走出

试图擦去那不知所谓的黑

墨水随他而动

覆盖更多的白

也攀附而上


艺术家随意挥了几笔

赞赏的话语化作潮水

穿过无足轻重的纸

将他淹没

一拨人追随他而去


书法家写下几个大字

数不清的夸赞涌来

推开了纸

人群散去


空留满身脏污的纸

墨迹在纸上炸开

小小的一朵

却夺走了人们所有的注意

人们愤怒的斥责


透明的水滴高高飞起

落下

纸上的墨点越来越多


路人甲从人群中走出

试图擦去那不知所谓的黑

墨水随他而动

覆盖更多的白

也攀附而上


艺术家随意挥了几笔

赞赏的话语化作潮水

穿过无足轻重的纸

将他淹没

一拨人追随他而去


书法家写下几个大字

数不清的夸赞涌来

推开了纸

人群散去


空留满身脏污的纸

法式奶霜红茶加糖
在塔楼失眠的夜晚, 偶尔看着窗...

在塔楼失眠的夜晚, 

偶尔看着窗外稀疏的灯火, 

今晚都为你点亮。 


炼金术和宝石? 

我只想能用魔法, 

变出一丛草莓味儿的五水硫酸铜, 

就好像北爱尔兰海边起伏的波浪。 


送给你, 

不是迷情剂解决的问题, 

我只许愿一分钟的幸运, 

让我可以把守护神释放。 


那是一朵跳动的布偶猫, 

晃动她可爱的脚丫, 

在空气间奔跑, 

从不把美好记忆遗忘。 ...


在塔楼失眠的夜晚, 

偶尔看着窗外稀疏的灯火, 

今晚都为你点亮。 

 

炼金术和宝石? 

我只想能用魔法, 

变出一丛草莓味儿的五水硫酸铜, 

就好像北爱尔兰海边起伏的波浪。 

 

送给你, 

不是迷情剂解决的问题, 

我只许愿一分钟的幸运, 

让我可以把守护神释放。 

 

那是一朵跳动的布偶猫, 

晃动她可爱的脚丫, 

在空气间奔跑, 

从不把美好记忆遗忘。 

 

塔楼太孤寂, 

我聆听来自幽灵的私语, 

有关一个森林里的宝藏。 

 

我在梦里, 

听魔药咕嘟冒泡, 

心情依旧滚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