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秀恩爱

9722浏览    1536参与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有人有急救包吗?这样或许能活久...

有人有急救包吗?这样或许能活久一点儿……


@UNIQ-王一博(甜崽) 

有人有急救包吗?这样或许能活久一点儿……





@UNIQ-王一博(甜崽)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其他東西不再重要


假如你是一棵仙人掌,我也願意忍受所有的疼痛來抱著你


愛上你,不是因為你給了我需要的東西,而是因為你給了我從未有過的感覺


@UNIQ-王一博(甜崽) 我爱你!

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其他東西不再重要



假如你是一棵仙人掌,我也願意忍受所有的疼痛來抱著你



愛上你,不是因為你給了我需要的東西,而是因為你給了我從未有過的感覺



@UNIQ-王一博(甜崽) 我爱你!

帕尔帕庭的猫

Gravity

       无影灯下,一台手术正在紧张进行,医生护士们用聊天缓解着气氛,本来家长里短的讨论不知道被谁带偏到桑迪身上。

       “听说那家伙帮着我们干掉不少坏蛋,也算是为她自己赎罪了。”

        “还不是凭着她那虚无缥缈的巫术,没这本事早死了。”

        “不过就是不稳定...

       无影灯下,一台手术正在紧张进行,医生护士们用聊天缓解着气氛,本来家长里短的讨论不知道被谁带偏到桑迪身上。

       “听说那家伙帮着我们干掉不少坏蛋,也算是为她自己赎罪了。”

        “还不是凭着她那虚无缥缈的巫术,没这本事早死了。”

        “不过就是不稳定,我听说上面是打算让她生下跟她一样拥有巫术的孩子,这样可以更好的为我们所用。”

        “就不怕西迪厄斯回来报复?”

        “他才不会理你,是桑迪离家出走,再说那老头已经很久没出现了,不会死了吧。”

        手术室里的灯光突然闪了闪,所有人噤声,手里的动作也放轻了许多。“该不会她听见了吧……”

         伴着咔嚓一声,手术室顿时陷入无边的黑暗,过了几秒墙上的应急灯打开,也只能让周围亮起来,手术是肯定不能进行了。  

        “去联系一下,让技师修一下……你,”主刀医生抬头看着另一个人。“找一下手电筒,先把手里的活收个尾。”

       “电话也没信号……”应急灯突然忽闪一下也熄灭了。

        “见鬼。”

        “先把手术做完。”

        就在所有人都紧锣密鼓进行着缝合时,手术室的门被人用力推了一下。里面的人没有说话,手中的动作倒是轻了不少。门再次被外面的无名氏推了推,之后便陷入死寂。

       “外面是谁?”护士小声问着。

        突然,外面发出令人惊惧的撞击声,护士被吓得叫出声,随即自己捂住了嘴,但外面的无名氏只撞击了这一下。

       “关灯!”医生小声喊了一句,其余人心领神会,手术室陷入一片黑暗。

        “有信号了,”有人低呼。“我们有援兵了。”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敲门的声正是CRV独有节奏。

        “这么快?好像一停电他们就知道出事了。”

        “那我去开门。”护士说完正要向前去,被主刀医生拉住。

        “为什么门外只有一个人?如果真是CRV,起码得三个人。那么来的这个人是谁?”

        在场所有人的心又提起来,外面的敲门声还是那样沉稳有力。


        当CRV的专员赶来时,手术室的门大敞着,里面毫无生机。派出去搜查的人回来报告说,只有桑迪不在。

        糟糕!千防万防还是出事了,他们决定先去负三层检修发电机。

        本来要去睡一觉的教官被叫起来,说是修道院出了大事,他听完汇报决定亲自指挥这队人。

       他不敢排除是桑迪作恶,所以他派了另一只小队去她的病房查看。

       视角摇晃着慢慢移动到地下三层,周围除了脚步声安静的可怕,本以为打开门会遇到什么怪物,但有惊无险,小队队员只需要面对一地噼里啪啦跃动的电火花。

        “像是,人工破坏的,”教官思索着。“是谁呢?”他需要与另一小队进行沟通,却发现对面只有电流声无法联系,甚至在地底的那队,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无法听清。

       电流杂音中掺杂着惊呼,求救,咒骂和惨叫,修道院放佛是人间炼狱,而另一端,因为不知对面情况,没有任何动作。

       杂乱的屏幕似乎在翻转着,磕到了地面,整个指挥室也安静下来,在场的每一个人放轻了呼吸,等待着未知。当屏幕再次恢复正常,视频里的那张脸分外熟悉。

       桑迪眨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若不是脸上被溅了血,还以为她只是偶然路过。

       “桑迪?”他努力保持声音平稳。

       “嗯?”她没有开口,声音模模糊糊的,她拍打着镜头,似乎正在用最原始的方法修理着。镜头被高高举起来,被用力摇晃着。教官闭上眼睛不去看让人头晕的画面。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桑迪就站在不远处,他惊讶的四处张望原先周围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说过,我会让你赎罪,”她靠在桌子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记录本翻看着。“嗯~还是那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南星,我觉得应该这样称呼你最好,”教官双臂抱胸。“别忘了是谁最后救下你,又是谁答应成为我的肃清者。”

       “你的?”南星笑了一声。“果然是你的阴谋,杀了校长,而你作为继任者,逐渐掌控CRV。”

       “他罪孽深重,你也是看到的,我可是还记得你当时那愤怒的小表情。”

       “眼见不一定为实,”南星轻飘飘说出这一句。“那次我才意识到这是你的阴谋。”

        她合上记录本,抬眼看着对面的男人。

       “那时候,跟西迪厄斯做生意的不止你一个。”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跟他交易,他是敌人……看来你叛逃的时间比我知道的更早。”

        南星没有管那人,“我有没有背叛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那次任务我没完成。”

        “什么?那你带回来的?”

        “西迪厄斯,”她那黄色眸子渗着恐惧和死亡的气息。“那家伙倒不是十足十的反派,起码还知道给CRV留下点老本。”

        她咬了一下手指头,“嘶---你不是也跟他做了交易吗?表面上嫉恶如仇,实际上不过是借他们的手来为你平步青云。”

        “不过是老东西糊弄人的鬼话。”

        “鬼话?”她向前一步。“那你为什么要杀掉我?只是因为那天踏进了西迪厄斯的酒吧?你发现我私底下也在跟他做交易,害怕事情暴露?”

        “但你知不知道,这一切的主动权都在他手里,不在你。”

        她从另一张桌子抽出本子唰唰记录着什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收留我的那一刻?那时候西迪厄斯找到你,不管以何种方式是何目的,你发现他是个无所不能的商人,只要给予他想要的……借着外人之手除掉异己。”

        “但是呢?”她语速缓慢,就像复读着老师话语记笔记的乖学生。“你的行动超出了他的预估,他不喜欢那样,他喜欢……”

        南星突然抬起头,眼里流露出爱意,但是那黄色的眸子让人分外违和。“掌控一切。”

        “西迪厄斯应该知道,我也掌握着他的秘密……”他的话被打断。“不要提他了,现在坐在与你交易的是我。”

        “什么意思?”

        “难道你的情报……哦哦想起来了,我没告诉你西迪厄斯已经离开这里了,”她挠挠头,恍然大悟般捂着脑袋。“所以,麻烦你醒醒。”

       “什么?”教官被这没头没脑的话搞得一脸懵。“我一直醒着。”

        “没有呢,”她凑过来,鼻子几乎都要蹭到他的脸上,眼对眼。“眼见不一定为实。”

        “我说过的。”

         她在笑,就像遇到一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仓鼠知道消息赶回来的时候,南星正用温热的湿毛巾擦着手,微风吹拂着她的碎发,安静极了。

        “你,你干了什么?”她声音颤抖。

        “我把他们送去该去的地方,”南星扔掉毛巾。“坐,我给你买的奶茶,尝尝,我还记得你的口味呢。”

        “我不喝谢谢。”虽然这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了,但是空气中充斥血腥味与焦糊味足以让仓鼠想象到这里发生过什么。

        “真累啊。”南星走到窗边,靠在床沿上。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行为会导致什么后果吗?为报一己私仇。”

        南星抬眼看着她,夕阳撒在睫毛上,阴影遮盖了她的眼神,“是啊,如果我从未拥有过原力,说不定现在我在修道院已经怀上了教官的种……不对,或许我就不明不白死在安全区外,成了他的垫脚石。”她随手把远处的一摞资料扔给仓鼠。

       “拜他光辉计划所赐,我现在肚子还隐隐作痛。”

        “那里面记录了我曾经干的所有事情,也是教官如何一步步走到高层的记录。”南星转身望向窗外。

        静谧的会议室里只有书页翻动的响声,整个CRV只有两位活人。仓鼠看着每一页都无比熟悉的照片,不敢相信这十多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南星,南星就像是掀开了遮盖腐肉的破布,将CRV的丑恶完完全全暴露在她面前。

       “你是说,CRV与西迪厄斯长期以来一直是合作关系?”

        “没错。”

        “你杀了这些人?一个没留?”

         南星顿了顿,“没错。”

         “那我们?”仓鼠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是牺牲品而已,这一切都是笑话,我们自认为是扫除黑暗者,却不知道是黑暗操纵着我们。”

         “我不信!”

         “我知道你想说是西迪厄斯的阴谋,但现在无法查证我也不想查证,毕竟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这里的虚伪。”

        “你怎么可能无法查证呢?你不是说原力无所不能吗?”

        “西迪厄斯死了我怎么查?”南星突然转身。“多亏了他现在才给我的记忆,他知道我冲动,等到一切时机成熟再告诉我。”

       “他?死了?”她一脸不可思议望着还气呼呼的南星。

       “他救了我,又每天教我东西,慢慢的,慢慢的,我俩之间有了更多更复杂更加让人难以琢磨的东西,”南星眼神迷离恍惚。“现在回想起来,哪怕只是深夜我俩的喘息声,也让人留恋。”

        “你们俩!你疯了!”

        “现在我有点后悔了,”南星捏捏自己的肚子。“我不该让他那么克制的。”

        “喂!我想让你回来,而不是南星回来,”仓鼠上前一把揪住衣服。“正好那家伙死了,没人会找你的麻烦,我希望你留下来,看着我的份上,帮一把CRV。”

        南星慢慢挣脱,“回来?有些路走了就不能回头,咱俩人殊途不同归。”说完便头也不回离开会议室。

        离开之前,她放下了一只录音笔。

        “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她停在门口。“还有一件事,桑迪早就死了,死在表彰大会那天,那天对她口诛笔伐的人,今天也都死了。”



        我不喜欢打破平衡,无论哪一方实力过大都不是什么好事,先前削了那群坏蛋,之后几乎灭了CRV满门。自己并不担心那些家伙因此一蹶不振,CRV里那些活着的人也不会记得我的善心,或许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东西。

       校长肯定是回去了,我都能想象的出仓鼠见到他是多么开心,毕竟因为我的“疏忽”他得以从地牢里逃出来。

        未来几天那些我假借教官名义支出去的队伍回来看到他们的老统领,估计更开心呢?

        嘶---我这样子是不是让他成为个英雄了?烦人,我懒得管了。

        西迪厄斯可真的个十足十的反派,那年是算是我俩把校长抓了扔到地牢里。唉,我这个叛徒的帽子被西迪厄斯死死扣在头上了。

        我恶狠狠骂了一句脏话,反正他也听不到了。

        恨归恨,但是他突然走了,心里有些失落还有点……

        “今天酒吧开门吗?”楼下一位恶棍路过。“天天在坐在房顶吹风,信不信有人从后面一脚把你踹下去!”

        “开个屁开,心情不好不开,滚滚滚。”我站起来,随手指向路的尽头。

        那人骂骂咧咧离开了。

        我又坐回去,认真回想着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感觉西迪厄斯真的离开了,如果他死了?能杀死他的人一定很厉害,那他或者他们,来找我怎么办?

        这可怎么办?虽然我对外宣称已经都学会了,但我是知道自己水平的,连西迪厄斯都打不过,我更没戏。

       我随手扣了一块外墙皮扔了出去,如果他们不知道有我存在,那酒吧怎么经营?那些原料我该去哪里找?西迪厄斯并没留下有关的任何东西。


       我从二楼跳下来,无聊的沿着路边走着,自己的所干的事情,让两边都容不得我,估计西迪厄斯还在的话一定会骂我蠢货。

       但他一开始没阻止我,或许……

       我无法揣测他的想法。

       这一切像个局,好像一开始他就准备好了就这样发展。

       算了不去想了,酒吧还是要经营的,等到没酒卖的那天,估计自己真的要闯进安全区里打家劫舍了。


       一切都没了,除了那个酒吧。

改名

北河沿岸,三月下旬

小花小草小蜜蜂,还有小小的一只你

@不想改名 


ps:滦南县好歹有个AAA级景区了,祝贺下下,欢迎大家来玩。

北河沿岸,三月下旬

小花小草小蜜蜂,还有小小的一只你

@不想改名 


ps:滦南县好歹有个AAA级景区了,祝贺下下,欢迎大家来玩。

飘雨桐
侨侨侨侨。
我要, 给大家看我的憨憨对象。...

我要,

给大家看我的憨憨对象。

她怎么这么可爱。

@云飖 

我要,

给大家看我的憨憨对象。

她怎么这么可爱。

@云飖 

改名
开了滤镜像一个人的手,真是太般...

开了滤镜像一个人的手,真是太般配了

开了滤镜像一个人的手,真是太般配了

绿鲤
论一个能说得天花乱坠的人为什么...

论一个能说得天花乱坠的人为什么对恋人浪不起来。

论一个能说得天花乱坠的人为什么对恋人浪不起来。

UNIQ-王一博

战哥,看了看这世界,才发现,重庆的夜景,伊犁的草原,新疆的雪山,海南的大海,都没有你眼中的万千星辰好看。

爱你,战哥。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战哥,看了看这世界,才发现,重庆的夜景,伊犁的草原,新疆的雪山,海南的大海,都没有你眼中的万千星辰好看。

爱你,战哥。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UNIQ-王一博

豆糕姐今天玩疯了😂😂😂

恕总评论区里面

一条一条的回答

我的天

😂😂😂😂

[图片]
[图片]
[图片]hhhhc


豆糕姐今天玩疯了😂😂😂

恕总评论区里面

一条一条的回答

我的天

😂😂😂😂



hhhhc


UNIQ-王一博

To:战哥

我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这个手不做过多解释自己想吧……

To:战哥

我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这个手不做过多解释自己想吧……

UNIQ-王一博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

(这个手我也不知道p白了多少……)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

(这个手我也不知道p白了多少……)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UNIQ-王一博

战哥~@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嗯,下次这种图私发我就好😏😏😏👍🏻👍👍🏼👍🏽👍🏿

战哥~@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嗯,下次这种图私发我就好😏😏😏👍🏻👍👍🏼👍🏽👍🏿

X玖少年团小赞DAYTOY

马铃薯和土豆,西红柿和番茄,你和我喜欢的人@UNIQ-王二博 笔芯笔芯

(。・ω・。)ノ♡


(发这个主要是因为大哥太秀了)

马铃薯和土豆,西红柿和番茄,你和我喜欢的人@UNIQ-王二博 笔芯笔芯

(。・ω・。)ノ♡




(发这个主要是因为大哥太秀了)

UNIQ-王一博

战哥,我想带你回我家,带回去,藏起来,顺便再砸了那些个拍你这些照片的人的手机照相机,giao!这样的照片给他们😭😭😭😭😭😭😭呜呜呜,你不单独拍给我看😭😭😭😭😭😭哭唧唧

战哥,我想带你回我家,带回去,藏起来,顺便再砸了那些个拍你这些照片的人的手机照相机,giao!这样的照片给他们😭😭😭😭😭😭😭呜呜呜,你不单独拍给我看😭😭😭😭😭😭哭唧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