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秀晋

1100浏览    7参与
okcool
【彭昱畅✘刘昊然】 彭然心动?...

【彭昱畅✘刘昊然】 彭然心动🧡"我想和你传绯闻!”(aka. 畅然, 彭秀兵 魏晋北 提及)


请大家吃我用AE暴剪六小时的视频!

👉点我👈 

【彭昱畅✘刘昊然】 彭然心动🧡"我想和你传绯闻!”(aka. 畅然, 彭秀兵 魏晋北 提及)


请大家吃我用AE暴剪六小时的视频!

👉点我👈 

okcool
阿兵,这是你的城里老婆吗

阿兵,这是你的城里老婆吗

阿兵,这是你的城里老婆吗

久思jusin(随缘更新)

【秀晋】日辉

*彭秀兵x魏晋北 第一次写 就是满足我自己


魏晋北最近很爱喝普洱,是茶,连李绍群也一时半会接受不了魏晋北从知音的转变,而彭秀兵从一开始自以为是局外人,提到家乡的普洱茶他就能说出一段一千八百字的介绍,在看到魏晋北喜欢上普洱茶后非常开心,一整天都对着魏晋北问


“晋北,你喜欢喝普洱茶啦?”“一直都很喜欢”魏晋北说着又喝了一口彭秀兵刚泡好的普洱,彭秀兵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融入了,之前看他们讨论咖啡和远山树林的味道,他总是只能跟着举个手,却参不进去什么话题


李绍群煮了一杯咖啡,“魏晋北,你喝不喝咖啡?”“好”魏晋北喝完一口茶后起身打算去拿咖啡,走着走着,看书...

*彭秀兵x魏晋北 第一次写 就是满足我自己





魏晋北最近很爱喝普洱,是茶,连李绍群也一时半会接受不了魏晋北从知音的转变,而彭秀兵从一开始自以为是局外人,提到家乡的普洱茶他就能说出一段一千八百字的介绍,在看到魏晋北喜欢上普洱茶后非常开心,一整天都对着魏晋北问


“晋北,你喜欢喝普洱茶啦?”“一直都很喜欢”魏晋北说着又喝了一口彭秀兵刚泡好的普洱,彭秀兵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融入了,之前看他们讨论咖啡和远山树林的味道,他总是只能跟着举个手,却参不进去什么话题


李绍群煮了一杯咖啡,“魏晋北,你喝不喝咖啡?”“好”魏晋北喝完一口茶后起身打算去拿咖啡,走着走着,看书的魏晋北突然撞上一个背,“不是,彭秀兵你挡着干嘛”李绍群举着咖啡,看着眼前挡住魏晋北的彭秀兵


“我,嗯,我也喝口咖啡”“那行,这杯就给你了”彭秀兵接过咖啡,心里有些小确幸,要是让晋北喝了咖啡,说不定自己和他又没有话题了,魏晋北一直都看着自己手里的书,没要到咖啡后又坐去茶桌上喝茶


“魏晋北,你失眠就不要喝茶了”李绍群实在看不下去,对着还在喝的魏晋北说了一句,“你,晋北爱喝什么就喝什么!”彭秀兵一听李绍群居然要阻止,直觉说了一句


“彭秀兵!你再怎么也要为魏晋北着想一下啊!”李绍群冲着脑子迷糊的彭秀兵吼,彭秀兵却哽住了,的确是他没想好,他又不是不知道晋北在月黑时会醒来后坐起来望着窗外的月亮一发呆就是几个小时


魏晋北举着茶杯的手停住了,彭秀兵转过身看着他,被四只眼睛盯着的感觉可不好受,“那好,我不喝了”魏晋北认输的把茶放下来,彭秀兵心里满是苦涩,这种困难的选择他没有什么学历,心里就像起了一场雾


晚上睡觉,彭秀兵第一次失眠,看着浅睡的魏晋北,慢慢起身去外面的咖啡树园里坐着,望着皎洁的明月,突然想起小时候,阿娘问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而自己总说,喜欢可爱的王赛芬,彭秀兵陷入了沉思


想起魏晋北格子衫下的白色肌肤,有意无意扶起眼镜的手,中裤与长袜之间洗白的小腿,彭秀兵实话,自己硬过,想起魏晋北二话不说就和自己回黄路村,改变他的家乡,彭秀兵心里又是一阵暖流


还在纠结,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是魏晋北,他伸了伸懒腰,“是我,我吵醒你了吗”彭秀兵慌张的说“没有,而且本来这个时候我就会起来看看月亮”魏晋北拿起放在一边的茶壶和茶杯,飘香的普洱味漫开


彭秀兵闻着家乡的普洱,心里渐渐清明,自己想带回家乡,做媳妇在一起的,就是自己的合伙人好兄弟魏晋北


魏晋北望着渐渐褪去黑色的天空,心里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很黑,和半夜的天空一样,直到在跳楼前那只拽住自己的手,那听过的第一声朋友,雨夜里干爽的快递,都像是一缕缕阳光照进黑暗,让魏晋北看见光,而那个散发光的太阳,叫彭秀兵


他一直觉得那个医生说的没错,在云南他才活的像个人,或许换个说法,在彭秀兵身边他才活的像个人,望着彭秀兵,心里常觉得黄路村景色太美,人太好


彭秀兵小心接过魏晋北递给自己的一杯茶,一口闷完,“你有闻到,远山茶林的味道吗?秀兵”彭秀兵被突如其来的称呼惊讶,过了些许,他作出这一生比拉住跳楼的魏晋北有意义的第二件事,轻轻牵住魏晋北细嫩的手,而那只手也回握了他,温热在指尖交递


举起那只和魏晋北十指相扣的手,“有啊,晋北”彭秀兵笑了,太阳正好升起,落日余晖的风吹动了他们的衣角,也吹动了他们涟漪的心


日出日落,我陪君同看


这段情,有普洱的味道





Over.


:为什么一点就到家的秀晋是冷坑啊啊啊!












櫻

【彭秀兵X魏晋北】关于远山树林的味道

*秀晋

*基于电影剧情的二次创作,纯属虚构

*基友请我二刷强烈要求的粮,纯洁爱情,我尽力了


关于远山树林的味道


自从李绍群的普洱咖啡小有名气之后,三个人就谋划着建自己的厂牌了。讨论了半天,最后定下的名字叫“黄路牌”普洱咖啡。

彭秀兵觉得挺好,这名字一听就跟黄路村有渊源,普洱咖啡能销售出去也少不了黄路村乡亲们的帮衬,黄路牌咖啡,跟黄路村联系多紧密啊。

李绍群也觉得好,他爹以前因为他种咖啡树差点把他腿打断,现如今普洱咖啡名声在外,还嵌上了黄路村的名头,也算是让他爹看到了他的成果。

魏晋北感觉也不错,黄路村是普洱咖啡的产地,把名字跟普洱咖啡相结合会让人更加直观地了解普洱咖啡,这...

*秀晋

*基于电影剧情的二次创作,纯属虚构

*基友请我二刷强烈要求的粮,纯洁爱情,我尽力了


关于远山树林的味道


自从李绍群的普洱咖啡小有名气之后,三个人就谋划着建自己的厂牌了。讨论了半天,最后定下的名字叫“黄路牌”普洱咖啡。

彭秀兵觉得挺好,这名字一听就跟黄路村有渊源,普洱咖啡能销售出去也少不了黄路村乡亲们的帮衬,黄路牌咖啡,跟黄路村联系多紧密啊。

李绍群也觉得好,他爹以前因为他种咖啡树差点把他腿打断,现如今普洱咖啡名声在外,还嵌上了黄路村的名头,也算是让他爹看到了他的成果。

魏晋北感觉也不错,黄路村是普洱咖啡的产地,把名字跟普洱咖啡相结合会让人更加直观地了解普洱咖啡,这对建立咖啡品牌印象是一件好事。

黄路牌普洱咖啡的宣传标语最出名的一条就是“远山树林的味道”,这是起初魏晋北第一次喝到李绍群的普洱咖啡时,李绍群和魏晋北两个人品出来的味道,去到哪个展会都要大肆宣传一番。话虽如此,普洱咖啡面世三年有余,彭秀兵还是没品味到所谓“远山树林”到底是个什么味儿。

这倒也不重要,反正做咖啡研发的主力是李绍群,魏晋北负责咖啡的销售和秀兵快递的运营,而彭秀兵的工作重心就是维持秀兵快递的日常工作秩序,三人分工合作,倒也算井井有条。

黄路牌普洱咖啡做的大了些后,三个人就把李绍群山上的那个破房子给翻新建了座两层的木质小楼,并取名为远山小筑,寓意着远山树林的味道源自于此,彭秀兵有些沮丧,成日说着远山树林,他根本品不出个所以然,这房子还叫远山小筑,远在哪啊。

远山小筑隔壁就是黄路普洱咖啡的研发基地,李绍群天天窝在这里研究咖啡,兴起了还把魏晋北拉上一起熬夜,彭秀兵熬不过他们,又不懂咖啡,只得一个人在远山小筑里睡觉,睡醒了给魏晋北和李绍群煮两碗面条,再刚下山去给秀兵快递站开门。


彭秀兵久不回家,他爹就念叨他了:“你也老大不小,事业也有了,也该是时候成个家了吧。”

彭秀兵说:“我这快递站才成立三年,要忙的事可多了,哪里顾得上成不成家。”

彭秀兵爹说:“反正你也是要留在黄路村的了,不如就近找个年轻姑娘谈谈,你这几年事业做得好,人家都看得上你的。”

彭秀兵总觉得心里不对付,晚上上了山,坐在魏晋北身边唉声叹气。

魏晋北说:“你怎么了?”

彭秀兵道:“我爸让我找个姑娘谈恋爱。”

魏晋北喝了口咖啡:“这不挺好的嘛。”又朝他伸手:“我快递呢?帮我拿上来了没?”

“哦,”彭秀兵拿起手边的快递盒递给他,“给你,你买的什么?”

“香水。”

魏晋北边说边拆,拿出了一个透明玻璃瓶。

彭秀兵惊道:“你还用香水?”

魏晋北说:“这不是很正常吗?香水也是社交礼仪的一部分,出去谈生意喷不喷香水其实也是两个效果,味道得当的话会让人觉得我从容真诚可信,味道是很重要的。”

彭秀兵第一次听说,似懂非懂地看着魏晋北试用喷头,在空中喷出一阵细密的水雾。

“嗯,不错,”魏晋北看起来很满意,“果然是远山树林的味道。”

李绍群也凑了过来:“木质香调,柑橘和蔷薇木的铺垫衬托出雪松的高雅,细微的花香跟树木区别开来,深沉的木香颠覆常规,很有森林的感觉。”

彭秀兵听李绍群说得晕乎,动着鼻子使劲去闻,怎么都觉得是一股呛人的生树叶子味。

“怎么这也能跟远山树林扯上关系,”彭秀兵道,“我怎么觉得就是臭叶子味……而且、而且你们在这里研究咖啡,喷香水不合适吧?”

魏晋北和李绍群哈哈大笑起来:“咖啡豆是醒鼻的,香水不会有影响。”

“哦。”彭秀兵有些尴尬地低下头,自己的知识盲区太多了,总是在这俩人面前出洋相。


彭秀兵的爹动作很快,没两天就在微信上发语音说给他找了个邻村的年轻姑娘,约好了时间到秀兵快递站看看,让彭秀兵注意不要放人家姑娘的鸽子。彭秀兵看了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快递红马褂,在远山小筑跟李绍群借了一身干净衣服,又问魏晋北:“你那香水能借我喷喷不?”

“嗯?”魏晋北低头记录着数据,闻言才抬眸看了他一眼,“你要干嘛?”

“我……”彭秀兵不知怎么的有点心虚,“我爹帮我相看了个姑娘,今天要来秀兵快递站跟我见面。”

“可以啊,”魏晋北笑出了虎牙,彭秀兵有点呆,什么时候魏晋北笑起来变得这么可爱了,他盯着魏晋北,又看到魏晋北嘴巴在动,好不容易才把自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的思绪拉回来。

他听到魏晋北说:“其实我建议你不要用。”

“啊?”

“这香水吧……感觉距离太远,商务社交还好,你要是用来跟姑娘相亲,人家怕不是会以为你在装逼。”

彭秀兵迷迷糊糊地,还是没懂,魏晋北又说:“你这样就挺好,香水不重要,真的。”

彭秀兵真就听了魏晋北的话,换了衣服就下山了。他爹看中的这个姑娘很朴实,认真地说在方圆几个村也算是长得出挑的相貌,但彭秀兵一点都提不起劲,脑子里全是魏晋北的笑。

魏晋北在笑啥啊,以前也没觉得他笑得这么好看啊。

姑娘对彭秀兵也挺有好感,按理说接下来的流程就该是彭秀兵带姑娘回家吃饭,见见家长,俩人再意思意思谈一段时间,这事就成了,彭秀兵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对姑娘说到我家来吃饭吧。

虽说魏晋北现在经常呆在远山小筑,但家里饭桌多窄啊,他要是带姑娘回家吃饭,魏晋北也回来了,魏晋北坐哪……不行不行,魏晋北的位置得留下,那姑娘怎么办呢……

正胡思乱想着,彭秀兵远远看到魏晋北走来的身影。魏晋北走得近了些,他那香水味也顺着风飘了过来。

好生奇怪,那香水喷在空气中明明呛人得很,魏晋北用起来无端却有一种温暖柔和,是雪松树上被阳光照射过的露水,混着一丝花香,根本没有魏晋北所说的什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魏晋北!”彭秀兵喊,“你怎么来了?”

“我得去市里走一趟,咱们的普洱咖啡好像符合市里的扶贫政策,市里建议我们交材料申请项目。”

“哦、哦,”彭秀兵应道,“你喷了香水……”

“好歹也算是个应酬,”魏晋北说,“总要有点形象。”

“魏晋北,”彭秀兵说,“你的香水味真好闻,远山树林……是这样味道吗?”


姑娘到底是没跟彭秀兵回家吃饭,彭秀兵光顾着跟魏晋北说话,又调度了一辆快递车送魏晋北,车里的快递又要按片区分给不同的快递员,一溜忙下来,姑娘脸色也不好看了,任你是这十里八乡最有名的乡村企业家,也没有道理晾着自己的相亲对象,还没结婚就这样,结了婚不得更过分。

彭秀兵看出来姑娘心里是没想法了,他乐得轻松,又安排了摩托把姑娘送回家,便坐在秀兵快递站里等魏晋北。

快递员张大贵送快递回来,跟彭秀兵说隔壁村也想种咖啡树,让他来问问黄路咖啡能不能派个人过去教一教,彭秀兵在这种事情上热心得很,在三人群里说了一通,另外俩人也没意见,不过李绍群和魏晋北恰巧都有工作安排,彭秀兵便自告奋勇,远山树林的味道他是品不出来,不过怎么种咖啡树,他再熟悉不过了。

张大贵听他应了下来,面上也挺高兴,连连道:“谢谢,谢谢。”

彭秀兵笑得憨厚:“都是应该的,我知道你姑娘嫁去邻村了,你让她也来听我讲怎么种咖啡树,种得好了,能发财的。”

“哎,哎,”张大贵乐得抽出了自己的水烟斗,又动了动鼻子问,“这是什么味道?”

魏晋北的香水还有一丝香气残留在空气中,彭秀兵仔细嗅了嗅,说:“这是香水味。”

“彭老板还用香水?”张大贵惊讶,“我闻着像是木头味,怎么这木头还能有香味……”

彭秀兵干笑:“香水很复杂的,反正就是香味。”又摆摆手说,“都是一条村的人,别叫我老板了,多见外。”

“哎,那不行,”张大贵说,“一个村里出个能耐人不容易,还是带领大家致富的老板,一个都少见,咱们黄路村,有三个!”张大贵说着,用手比了个三,“就算再怎么乡里乡亲,这仪式感啊,不能少!”

彭秀兵愣了愣,感觉张大贵说的话跟魏晋北的异曲同工,只是这道理连张大贵都懂,他怎么就想不透呢?


转天彭秀兵就去了邻村开讲座,露天小操场里满满当当全是慕名而来的村民,彭秀兵让工作人员给大家分发了泡好的咖啡,用一次性杯装着,端起自己手里的那杯,学着魏晋北和李绍群的样子用力闻了闻,开口道:“有没有闻到远山树林的味道?”

一片寂静。村民们端着咖啡呆呆地望着他,前排几个大叔耿直地摇了摇头。

有个年轻小伙子举手发问了:“我闻不出来,远山树林是个什么味道啊?”

有人开了头,底下的村民也此起彼伏地问起了远山树林是什么味道。

彭秀兵抓了抓脑袋,他跟魏晋北和李绍群出去参加展会,用的都是这个开场白,那俩人能把咖啡味道的层次说得天花乱坠,彭秀兵却只学了个皮毛,面对乡亲们直白的提问,他根本解释不出个所以然。

“远山树林……”彭秀兵艰难道,“就是沾了露水的木头味。”

沾了露水的是魏晋北,不是远山树林。

可彭秀兵解释不出来,便只好回忆魏晋北的味道。

魏晋北在黄路村几年,从来不喷香水,上山下地干活流汗,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浑身酸汗味,魏晋北是个正经的城里人,味道干净得像天上的云,出了汗顶多也就是带点潮。

喷了香水的魏晋北像是穿上了更迷人的外衣,彭秀兵不喜欢香水味,但魏晋北身上的香水味……

彭秀兵自己想着,蓦地红了脸。


讲座好不容易结束,彭秀兵满脑子的魏晋北。他去远山小筑找魏晋北,才知道魏晋北和李绍群临时出去考察了,最近他们在考虑扩大咖啡树的种植面积,不只是邻村,还想要辐射周边地区,带动大家一起脱贫致富。

远山小筑里也残留着魏晋北身上的香水味,彭秀兵坐立不安,自己忍不住跑到山下去了。他给魏晋北发微信,问魏晋北回不回家吃饭,家里给他留门。魏晋北算是习惯很好的,看到消息都会及时回复,但这一次,魏晋北直到第二天也没回他消息。不但没回消息,连人都彻夜未归——当然了,李绍群也一样。

彭秀兵又回了远山小筑,魏晋北要是回来了,肯定会先来这里的。他没等太久,早晨天才蒙蒙亮,魏晋北和李绍群果然回来了。彭秀兵打着瞌睡,隐约间听到了响动,他便迷迷糊糊地喊:“魏晋北!”

带着淡淡香气的人影走近了,说:“彭秀兵,你怎么在这睡。”

彭秀兵睁开了眼睛:“我等你们呢。”

魏晋北挂着两个黑眼圈笑:“这有什么好等的。”

彭秀兵不说话。他看着一夜没睡的魏晋北,那人一夜没倒腾,胡茬都冒出青色来了,脸色也不好看,只有身上的香水味依旧。

魏晋北看他不说话,便问:“你相亲那事怎么样了?我还没来得及问你。看你好像不大高兴,是不是没成?”

彭秀兵不置可否:“唔。”

魏晋北安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事。”

彭秀兵便问:“魏晋北,你想过谈恋爱吗?”

魏晋北说:“我?大概先不考虑了吧,好不容易在风口飞起来,我可舍不得放弃这次成功。”

彭秀兵说:“那我也不谈了,黄路咖啡和秀兵快递还没发扬光大,我不能分心。”

李绍群走进门来,就听到彭秀兵在说傻话,忍不住笑他,魏晋北也笑:“彭秀兵,咱们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

魏晋北说:“你想做的事做成了,不一定要拧巴在这。”

李绍群也说:“就是,你犟啥,你爹可急了。再说了,魏晋北是没那个心思。”

彭秀兵不乐意了:“反正魏晋北不谈我也不谈。”

魏晋北说:“彭秀兵,你傻啊。”

“傻就傻,我想拼事业,怎么了?”

“拼啥事业啊,咖啡有我跟魏晋北,秀兵快递也成型了,你分个心谈恋爱能要你命还是咋的,你不想谈也别把原因赖在魏晋北身上啊。”

“凭啥就你说了算,”彭秀兵不乐意了,“远山树林我不懂就算了,这也要高我一头?”

魏晋北和李绍群算是听出来了,彭秀兵就是找事。

李绍群不客气地道:“什么时候我想高你一头了,远山树林不懂就不懂了,也没让你非得品出个一二三四来啊,咱们咖啡做大做强靠的又不是远山树林几个字。”

魏晋北拍了拍炸毛的李绍群,对彭秀兵说:“别纠结远山树林了,有合适的姑娘谈一谈也挺好。”他又说,“我跟李绍群饿一晚上了,能给我们煮碗面吗?”

彭秀兵只得委委屈屈地去了。


从远山小筑下来彭秀兵一夜没睡着觉,他在意的是远山树林吗?他只是想成为魏晋北目光的焦点,想和魏晋北一眼谈天说地聊理想人生,而不是张嘴就只能说我有个客户曾经说过云云。

眼界和阅历是他和魏晋北之间的天堑鸿沟,是他和魏晋北哪怕成为了最佳合伙人也跨不过去的坎。

他开始嫉妒李绍群了。

彭秀兵从没试过对一个人抱有这样明显的负面想法,自己也很不适应,又怕被那俩人看出来,每天都别别扭扭地躲着魏晋北和李绍群,甚至都不回李绍群的微信,魏晋北同他说话也权当没听到,上山除了草喷了药下山就睡在秀兵快递站里。魏晋北最近忙着跟单,也懒得理他,没了魏晋北的宽慰,快一星期了,彭秀兵自己还没调整过来。

彭秀兵见魏晋北不理他,每天都在远山小筑忙到深夜,自己反倒想魏晋北想得紧,他回家悄悄在桌上偷走了魏晋北那瓶香水,放在秀兵快递站自己临时搭建的床的枕头底下,每天都枕着浓郁木质香调入睡,没两天就感觉到头有点疼——他实在是习惯不来这样的香气。

可彭秀兵从没这样想过一个人,就连对王赛芬也没试过如此牵肠挂肚。


魏晋北这天终于来秀兵快递找他了。

“彭秀兵你看到我那瓶香水没?”

彭秀兵慌了神,他没撒过谎,但不得不瞒着魏晋北,没事拿一个大男人的香水天天闻这叫什么事,说出去他都没脸。

“没、没看到。”

魏晋北狐疑地看着他涨红的脸:“你脸怎么了?”

“天……天太热。”彭秀兵汗都快下来了。

“最近十几度挺凉爽啊?”

“我……搬快递热的!”

“这味儿……”魏晋北在秀兵快递店头站了几分钟,就觉得不对,这味道不就是自己的香水味吗!

“你喷我香水了?给放哪儿了,我待会要出差,得把它带上。”

“出差?要去哪?”

魏晋北笑:“北京。”

北京是彭秀兵心里的一根刺,星雀收购的事让三人闹了个不愉快,魏晋北当天气得回了北京,三人的关系险些裂得修补不回来。虽然魏晋北没过多久自己回来了,也说要留在黄路村,还把咖啡和快递事业弄得风生水起,但在彭秀兵心里,黄路村没有魏晋北的根,他飘在黄路村,迟早也要飘走。

“我、我跟你一起去!”

魏晋北皱眉:“你去干嘛呀,我跟北京一经销商谈生意,如果顺利的话我们的咖啡能铺开北京的大半个市场,你留在这帮李绍群卖咖啡啊,秀兵快递哪能少了你。”

“李绍群李绍群,全是李绍群。”彭秀兵嘟嘟囔囔,“要我留在这就是为了他的咖啡,你们情投意合,那我算什么?”

魏晋北没搞懂他怎么就抱怨起来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怎么就叫为了李绍群?咱们仨不是合伙人吗?分工合作太正常了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要说情投意合,我跟钱最情投意合,你别在这跟我闹小情绪。”

“你们都懂远山树林,就我不懂,你们都知道要怎么做生意,我只知道送快递,你们从天黑忙到天亮,我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也会不舒服啊魏晋北,我也想跟你聊远山树林,我也想理解你的那些远大理想……但我什么都不懂……”彭秀兵伤心极了,从来没这么感觉被魏晋北排斥过。明明带魏晋北来黄路村的人是他彭秀兵,怎么魏晋北就跟李绍群好上了呢……

魏晋北狠狠地叹了口气:“你是觉得被我们俩排挤了?彭秀兵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对!我就是有病!”彭秀兵急了,从魏晋北大喊,“我特别嫉妒李绍群能跟你说咖啡说一晚上,我怕我影响你们我还自己下山回来睡,结果你都不稀得找我……我特别想你……见不到你的人我还不能闻闻你的味道吗!”

话一说完,彭秀兵自己傻眼,魏晋北也傻眼了。

“彭秀兵你什么意思?”魏晋北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彭秀兵呆道:“哪个意思?”

“你要气死我!”魏晋北一跺脚,转身走了,走之前留下一句话:“香水我不拿了,你留着慢慢闻吧,什么时候你自己搞清楚了你什么时候来找我!”

彭秀兵半张着嘴目送着魏晋北远去,抓了抓脑袋,自己刚刚都说什么了?

我特别想你?

见不到你的人……味道……

彭秀兵感觉自己被雷劈了。


彭秀兵愁啊。魏晋北去北京好几天了,还真就一点消息都不给他,彭秀兵鼓起勇气去问李绍群,李绍群说魏晋北在北京事情办的挺顺利,要回家看看家人,得要一段时间才能回黄路村。彭秀兵更愁了。

他苦着脸坐在远山小筑,那脸垮得活像是喝了五杯黑咖啡,李绍群就见不得他这蔫样,忍不住赶他:“去去去,有事做事,别在我面前膈应我。”

彭秀兵梗着脖子:“我不去,我想魏晋北。”

李绍群动作一顿,随即又骂道:“你想他就给他打电话,不要在这烦我!”

彭秀兵说:“你不想他啊?”

李绍群气得翻白眼:“我没事想他干嘛?他是美过王赛芬还是星雀亚太副总裁啊。”

彭秀兵醍醐灌顶:“!原来你喜欢星雀那个副总裁!!”

李绍群真要动手赶他了:“你懂不懂什么叫做欣赏!土鳖!”

“我不懂!”彭秀兵大声说,“但是我懂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挺会说,”李绍群斜着眼看他,“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你倒是跟魏晋北说去啊。”

“??!?!”

“干嘛,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这点破心思啊?”

彭秀兵愣了半晌,才问:“你都知道,那魏晋北……是不是也知道?”

“我怎么知道他不知道,”李绍群不耐烦了,自己又不是居委会大妈,这一个两个能不能自己解决一下成年人的感情问题,“你不跟他说你怎么确定他知不知道。”

“他肯定不想见我,”彭秀兵沮丧地说,“微信都不给我发一条。”

李绍群忍耐到了极限:“那你不会自己先找他啊傻子!”

彭秀兵说:“他要是拉黑我了怎么办?”

“你怎么这么唧唧歪歪!”李绍群从没被彭秀兵这么气过,“在他拉黑你之前先有点表示啊,万一他回家他爹妈也给他整了一个相亲对象……”

“那不行!”彭秀兵蹦了起来,“魏晋北说过他会回来的!”

彭秀兵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自己想了无数遍的电话,刚一接通,魏晋北还没说话,彭秀兵就喊:“魏晋北我喜欢你!你别跟别人相亲!”

“啊?”魏晋北被他一嗓子整懵了,“谁要相亲?你说什么呢?”

“我、我是说,”彭秀兵鼓起勇气,“你快点回来吧,我想你。”

“……”魏晋北沉默了会儿,“你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意思了吗?”

“我想跟你搞对象,不想把你让给别人。”彭秀兵认真地说。

魏晋北这回沉默得更久了,久到彭秀兵以为魏晋北是不是要被自己吓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回黄路村——既然这样那就得去把魏晋北找回来,抓也得抓回来——啊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魏晋北一定不喜欢自己这么霸道吧——

“这样啊,”魏晋北笑了,“真是败给你了。”

“啊?啊??”彭秀兵有点迷惑,魏晋北这是什么意思呢?

“你搞懂远山树林是什么味道了吗?”魏晋北问,“不钻牛角尖了?”

“不懂,”彭秀兵很耿直,“但是对我来说远山树林就是魏晋北的味道,从遥远的山飘来的叶在我的土地上扎根,”彭秀兵说,“魏晋北,你不能走,我做你的根。”

魏晋北又笑:“我不走,不过暂时回不去,我爸搁这儿给我罚跪呢,听说我要跟个男的谈恋爱都快气死了。”

“啊?”彭秀兵又呆了,魏晋北怎么动作比他还快,“那、那我去找你!”

“别了,”魏晋北说,“你来怕是要挨一顿打,在黄路村等我吧。等我爸气消了,我带他来黄路村看看。”

“那……”彭秀兵犹犹豫豫地说,“那你要回来。”

电话那头的人依旧是笑。

“当然,我的根在黄路村呢。”


End.

南风知我意

【一点就到家】失恋太少

没有失恋哈哈哈,是小魏回北京前后

彭秀兵&魏晋北


  魏晋北走后第二天,彭秀兵骑着电摩托送快递路上被乱跑的黑猪仔别了车,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他本想拍拍屁股起来,一仰头看见顶上飘着几朵云,活像要哭不哭的丧样。彭秀兵一开始看着有意思,想着拍下来回去给魏晋北看看,正要拍忽然想起魏晋北昨天连夜买票走了,现在没准已经到了北京有了新朋友。他一想就心里发堵,手抖拍了张巨糊的照片,就跟老天哭花了眼一样。彼时彭秀兵还有点乐观心态,觉得这事可能就跟小时候他和李邵群吵架一样,第二天就能勾肩搭背了,于是想再拍一张,就这一瞬间犹豫,刮来一阵狂风,把云吹散只留下一片湛蓝天空。他忽然感觉,魏晋北可...

没有失恋哈哈哈,是小魏回北京前后

彭秀兵&魏晋北


  魏晋北走后第二天,彭秀兵骑着电摩托送快递路上被乱跑的黑猪仔别了车,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他本想拍拍屁股起来,一仰头看见顶上飘着几朵云,活像要哭不哭的丧样。彭秀兵一开始看着有意思,想着拍下来回去给魏晋北看看,正要拍忽然想起魏晋北昨天连夜买票走了,现在没准已经到了北京有了新朋友。他一想就心里发堵,手抖拍了张巨糊的照片,就跟老天哭花了眼一样。彼时彭秀兵还有点乐观心态,觉得这事可能就跟小时候他和李邵群吵架一样,第二天就能勾肩搭背了,于是想再拍一张,就这一瞬间犹豫,刮来一阵狂风,把云吹散只留下一片湛蓝天空。他忽然感觉,魏晋北可能不会回来了。


  彭秀兵有点难受,无心去送快递,扶着车一脚深一脚浅地回了家。


  他近来大部分时间只在两个地睡,一是后山咖啡园,二是秀兵快递站,这还是这月头次回家睡。彭秀兵到家时,他爸妈还在地里,家里没人,他在家里走了一圈,回应他的只有脚踏木板的砰砰声。这是他们云南特色民居,踩上去能踩出鼓点来,听的彭秀兵心里也空落落的,他最后还是随便找了地大字摊开,身上的泥点和草叶都没扒拉下去。


  他爸妈回家的时候,彭秀兵还跟个大字一样瘫在那动都没动,等饭熟了才挪到桌前。彭秀兵活这二十来年了无兴致的时候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如今他在那垂头丧气不由引起他爹的注意:“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搁那干嘛呢?”彭秀兵打了个哆嗦,立刻起身端饭,他爹在后面和他说:“小魏不来吃啊?”


  彭秀兵一听顿时泄了气,端饭过去埋头苦扒。


  他爹酷爱饭前一根烟,此刻正敲着烟斗对他训话:“怎么着,你跟人吵架了?人小魏懂得多,脾气好,你丫跟个榆木脑袋似的,别天天一根筋,看着点脸色……”话没说完,彭秀兵噌把碗放桌子上了:“别提他,烦死了。”他爹没成想他顶嘴,手一抖,烟灰全磕到桌子上了,顿时火上来了,撸袖子就要脱鞋跩他,一抬眼看到彭秀兵梗着脖子眼眶发红嘴唇哆哆嗦嗦,强压火气问:“怎么了,跟你爹说说。”


  彭秀兵瞪着眼不肯说,他爹一烟杆就敲他手上了:“跟你爹置气?”彭秀兵收回来手,哼哼唧唧把之前那点事说了一通,他此前还觉得魏晋北有点小题大做,话一说出口想起魏晋北甩门走前深深望他的那一眼,顿时难受起来了。他长这么大加起来也没这么难受过,心里像堵了块石头一样,不想魏晋北空虚,想魏晋北就后悔,他攥着筷子在那想自己当时说的什么话呢。他故事讲的乱七八糟的,他爹听的云里雾里,最后只能拿出过来人做派:“有些人就是不适合做一辈子的朋友。”


  彭秀兵低头看碗,尔后忽然说道:“他就我一个朋友,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曾经跟李邵群这么说过,当时倍儿有底气,现如今说起来却有点打鼓,他不敢看他爹,起身把碗和筷子拾到一半,瓮声道:“我去后山。”


  他电摩摔瘪一块,打算明天拿去修理厂修,只能开着送货车去,彭秀兵屁股刚落到坐上,余光扫到副驾驶座有点后移,于是顺口说道:“魏晋北你别天天躺……”他话没说完,戛然而止。彭秀兵有点怅然若失,他这个人说实话比较轴,认定的事肯定一路走到黑了,认定的人也是。虽然就在一块三年,他先前也质问魏晋北难道不想回北京吗,但是打心底说,他真没寻思魏晋北会走。魏晋北待过的痕迹像张网一样笼罩着他,严丝合缝一样渗入他生活,电摩是他俩挑的,车座是魏晋北专属车座,连魏晋北的碗还好好放在他家橱柜。


  彭秀兵叹了口气,从车上下来,在牛圈里扒拉出一辆破旧自行车,骑着一路歪斜上了后山。这一道没个等,彭秀兵又心不在焉,路上走岔好几个路口,凌晨两点才推开李邵群的门,当初李邵群怎么把他吓了个半死,他如今就把李邵群怎么吓了个半死。


  李邵群拉灯给他泡了个茶。


  彭秀兵瓮声道:“要咖啡。”


  李邵群抬眼看他:“你会喝吗?”彭秀兵啪一拍桌子:“怎么了,就魏晋北能喝,我就不能喝啊?”李邵群一愣,没理他。提起魏晋北,彭秀兵就委屈,他瞪着李邵群:“你这么待见他,你怎么赶他走?”


  这他妈就叫颠倒黑白,李邵群本来已经去给他拿茶叶了,听了这话立马杀回来,问道:“彭秀兵,你是不是有病啊?”彭秀兵顿时蔫了,趴在桌子上,过了很久才说:“李邵群,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


  李邵群说:“是,是。”


  彭秀兵长叹一声:“我感觉我得了魏晋北那病。”


  起初还是李邵群对彭秀兵说的,这还是在他仨在树上睡了一晚后,李邵群把他拽去一边,小声跟他说:“魏晋北可能有病。”魏晋北正站在趴在栏杆上眺望远方,早霞给他镀上玫瑰金的华贵薄膜,整个人看着条顺盘靓且温柔多情。彭秀兵盯着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病灶来,于是吐了三口口水,骂道:“呸呸呸,你咋还咒人呢?”


  李邵群说:“真的。”


  彭秀兵见他如此确信的样子,狐疑道:“可他睡着了啊?”


  李邵群一时间不知道和彭秀兵怎么解释这事,他想了好几种比方,但一看彭秀兵瞪着俩大眼看他顿时失去兴趣,只能简明扼要道:“盯着他点。”彭秀兵虽说与李邵群敌对多年,但对这哥们兄弟的才华还是认可的,尤其是事关魏晋北,他没法不上心。


  晚上魏晋北睡他旁边,彭秀兵早早反身过去假装睡着了,听身后没翻腾的声音后小心翼翼翻过去,盯着魏晋北看,瞅着半天也没觉得他除了好了的失眠有什么毛病。魏晋北的失眠不算治好了,他只是能睡着了,但是睡眠质量很差,时常在噩梦中惊醒,随后又陷入了失眠之中。一晚上林林总总也就能睡两三个小时,这搁彭秀兵身上恐怕第二天拖都拖不起来,但是于魏晋北来说已经是救命稻草了,至少他此时开始就很少青天白日下眼冒金星了。


  问题就在于彭秀兵对于盯着他点的理解就是目光死死跟着,像个钢钉一样楔在魏晋北身上,魏晋北从噩梦中醒来,立即感受到了彭秀兵的目光。魏晋北此时还以为彭秀兵是梦游,生怕惊扰到他,于是双眸紧闭,内心数羊,可惜彭秀兵目光灼灼,有点猫大晚上盯着猎物的味儿了。


  魏晋北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说:“你看什么呢?”彭秀兵傻乐,魏晋北有点无奈扒拉他想去透透气,结果起太猛直接撞桌子上了。彭秀兵吓一跳,拉灯叫全家人找药,回头看魏晋北,他看向自己,露出一个释然的轻飘飘的笑。


  大晚上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彭秀兵睡到十点才起,魏晋北因为脑袋上缠了厚厚一层纱布也被勒令在家陪着彭秀兵了。彭秀兵一起来,正正好看到魏晋北坐在桌子旁喝茶,被子都来不及收拾,裹着就坐到了魏晋北对面。


  “我昨晚就觉得你不对劲。”


  彭秀兵摸摸头:“啊,有、有吗?”


  他这人不会说谎,一说就四处乱瞟,魏晋北递给他一杯茶:“你客户有没有跟你说过诚信是成功的秘诀?”彭秀兵闻言掏出自己的小本本,翻了半天确信道:没有。魏晋北指了指自己:“那你客户现在说了。”彭秀兵把魏晋北的话奉为圭臬,自然从桌下抽屉里拿了根笔奋笔疾书,魏晋北见他记下来了,问道:“现在能说了吗?”


  彭秀兵犹犹豫豫:“李邵群让我盯着你,他说你可能有点病。”


  魏晋北啊了一声,随即舒了口气,他看向窗外,露出线条分明的侧脸。彭秀兵觉得他就是默认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情急下开口就是:“明明,明明我是你唯一的朋友,你怎么有事不告诉我?”


  魏晋北看他:“没有。”


  彭秀兵凑过去言辞凿凿:“诚信是成功的秘诀。”魏晋北被反将一军,哑然失笑:“真没什么事。”他见彭秀兵紧张兮兮的模样,心里一软,抬手揉了揉彭秀兵因早起乱蓬蓬的头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最后一次赔了八十九万。”


  “那时候真挺难受的,就觉得我这辈子就是一个大写的失败。我天天想这事,想我失败的历次投资,想我怎么鼓起勇气又怎么被击败,想我同学们如何劝我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魏晋北看向他:“真的,彭秀兵,我那时候算过,我一次投资不做,买套楼当个包租公,现在都发了。”


  “但我不甘心,我想成功……”


  他话没说完,彭秀兵一把攥住他的手,就像当初把他从天台上拽下来一样:“我觉得你特好,特成功。”彭秀兵本来有一本子心灵鸡汤,此刻却觉得那句话都配不上魏晋北,他又没说华丽辞藻说出来,于是干巴巴的说:“没你我根本走不到今天,我特喜欢你……我有个客户说,能让人喜欢也是种成功。”


  这话八成是那个泡大款的妞说的,放魏晋北身上一点都不合适,可是彭秀兵的手又热又有力,像是团火一样,听的他身心一热。魏晋北眼眶一酸,他回握彭秀兵,低声说道:“好。”


  其实彭秀兵压根不知道魏晋北有没有病,又有什么病,他之后晚上也总起来看魏晋北,发觉这人真的睡一晚上后,也就把病不病的抛之脑后了。如今都过去两年多了,魏晋北走后的第二天,彭秀兵忽然想起了这事,一脸苦闷地问向李邵群。


  魏晋北走这事,李邵群也有点膈应,虽说时间拨回至两天前他还是不会签合同,但是闹到这个场景他也没想到。他事后回想,好像这场争执到了最后完全成了魏晋北和彭秀兵的二人戏了,李邵群甚至觉得魏晋北负气离开和合同无关,单纯气的是彭秀兵说他本就是外人。他闭目沉思,算着这事挽回余地还有多少,一阵鼾声传入耳中,李邵群一时无语,心道有病个屁,吃得好睡得好的。


  第二天彭秀兵蹲在地上看李邵群煮咖啡,忍不住问道:“我天天这样,是不是有病啊。”


  李邵群纠正他:“你吃的好睡得好还能嚷嚷自己不开心,屁事没有。”


  彭秀兵颓然,李邵群无奈:“他当时怎么好的啊。”彭秀兵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去:“他说因为我,但我什么也没说啊……”李邵群一点都不像理他了,抄着记录的本下了地。


  彭秀兵与李邵群讨论“医学知识”的第三十四天,老朋友坐着公司员工的电摩托回到了黄路村,彭秀兵听闻此事,快递也不送了,车扔一边狂奔回去,恰好在秀兵快递站看到了正下车的魏晋北。彭秀兵一身汗和土,擦都不及擦,百米冲刺一样扑向魏晋北,魏晋北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撞到地上,当即激起一片尘土。


  魏晋北被呛的止咳,还不往捧起彭秀兵的脸上下打量,彭秀兵嘴被他捏成一个O,说话瓮声瓮气的:“咋了?”


  魏晋北说:“我听张叔说你病了,看不出来啊?”


  彭秀兵起身扑扑土,拉起来魏晋北:“我之前天天的心里头可难受了……”他说着摸摸自己心口,发觉不闷不涩,扑通扑通十分有力,他一乐:“好了,你一来药到病除。”



END

南风知我意

【一点就到家】黄路村婚姻规定法

cp名都不知道写什么

乡土风味@十一酒 (  •̆ ᵕ •̆ )◞♡

彭秀兵&魏晋北

 


  魏晋北二十八岁那年,黄路村回来个女大学生,叫彭春燕,算来还是彭秀兵远房亲戚。


  彭秀兵起初还兴致勃勃把女大学生介绍给魏晋北,字里行间都有种祖坟冒青烟的自豪感,处着处着就觉得不对劲了。女大学生学的食品工程,即懂食品质量安全又懂食品包装美观,瞬间打入李、魏二人之中,反观他这个远房堂哥倒是个多余的了。


  某天彭秀兵把李邵群叫到一边严词拷问:“你不会对我堂妹有意思吧,怎么天天和她在一起?”


  李邵群一心只爱...

cp名都不知道写什么

乡土风味@十一酒 (  •̆ ᵕ •̆ )◞♡

彭秀兵&魏晋北

 


  魏晋北二十八岁那年,黄路村回来个女大学生,叫彭春燕,算来还是彭秀兵远房亲戚。


  彭秀兵起初还兴致勃勃把女大学生介绍给魏晋北,字里行间都有种祖坟冒青烟的自豪感,处着处着就觉得不对劲了。女大学生学的食品工程,即懂食品质量安全又懂食品包装美观,瞬间打入李、魏二人之中,反观他这个远房堂哥倒是个多余的了。


  某天彭秀兵把李邵群叫到一边严词拷问:“你不会对我堂妹有意思吧,怎么天天和她在一起?”


  李邵群一心只爱咖啡豆,哪有空观赏女大学生长得是否标致,断然摇头。彭秀兵正松一口气,听李邵群说:“她喜欢晋北吧?”


  他说的还是模棱两可的疑问句,话刚出口,那边彭秀兵跟个兔子一样蹿了出去,一边跑一边高喊魏晋北。


  魏晋北正与彭春燕商量新包装,一打眼就看到彭秀兵蹿过来拽着自己往外走。彭秀兵找了个没人地,开口叫到:“魏晋北。”


  魏晋北看着他,彭秀兵开始犯嘀咕,这玩意怎么说,能因为李邵群质问他自己不是唯一的朋友吗,还能因为自己远房堂妹质问?万一这人蹦出一句那是女朋友,自己不是傻眼了吗?


  魏晋北见他不说话,循循善诱:“怎么了?”


  彭秀兵嘟嘟囔囔:“我们这朋友不能和自己姐妹儿谈恋爱。”


  这话就是放屁,彭秀兵他爸跟他叔还娶了一对姐妹呢。魏晋北生、长在北京,就他哥儿一个,爹妈也跟老家几乎断绝往来了,根本不知道这茬,还真以为是云南乡土民情,于是问道:“真假?”


  他那时甚至还不知道彭秀兵说的是他与彭春燕,还以为说的是李邵群和哪个不知名姑娘。想着这有点麻烦啊,彭是黄路村大姓,攀亲带故真就五百年前都是一家。


  彭秀兵被这么一问,心里打起退堂鼓,一咬牙一跺脚脖子一横:“知道为什么村子还有一半种普洱吗?”


  这倒简单,一是他们得了财政拨款,把咖啡地以黄路村为核心辐射至整个镇,二是村中种茶的那些都是老人平日两头帮忙,到不必非得铲平茶地。魏晋北看着彭秀兵的样,觉得似乎有隐情,于是老实回答:“不知道。”


  彭秀兵答:“这就是传统,传统就得尊重。”


  魏晋北一乐,问:“这又是你哪个客户说的?”


  彭秀兵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和我妹处对象。”


  这次魏晋北愣在原地,想了半天:“你哪个妹妹?”


  彭秀兵十分震惊,指着魏晋北你你你了半天,他在北京送快递期间倾听许多客户的感情史,心想这不是完美符合海王吗。他看着魏晋北,挺单纯善良一张脸,怎么就成了海王了:“我哪来的那个多妹妹?”


  魏晋北掰着手指数:彭秀春、彭春丽、彭丽娜……


  彭秀兵一听脑袋都大了:“什么玩意,我哪来的那么多妹妹,尤其彭丽娜,那是我远方表姑。”魏晋北哦了一声,他三年前来黄路村就被一群小姑娘趴着桌子看,如今进了咖啡地,还有一群小姑娘假借彭秀兵姐妹之名扒着栏杆看他,他起初被盯得瑟瑟发抖,如今到也能坦然在群人中走过了。


  彭秀兵想起最初魏晋北被人盯着看,心里明白了大概,顿时心情愉悦,垫脚拍了拍魏晋北肩:“村里年轻人走了七七八八,小姑娘们这样也正常。”


  他们仨这三年谈钱谈咖啡谈梦想谈未来,还倒是头一次谈感情,魏晋北看着彭秀兵装出的老成模样,有点好奇:“你是不是喜欢谁,你之前说的那个……你和邵群都喜欢的?”


  彭秀兵回:“她早嫁人了。”半点难过样子也没有,魏晋北有点狐疑,他还记得彭秀兵和李邵群十年了还为这事大打出手,而彭秀兵此人就没表情管理一说,心里藏不住事,如今这样,倒真让魏晋北为难了。他琢磨不出彭秀兵是伤心到麻木还是假装无所谓,只能拍拍彭秀兵:“天涯何处无芳草。”


  彭秀兵嘿了一声:“我快递公司没开大,不能谈恋爱。”


  此时李邵群正好路过,听到彭秀兵豪言壮语,嗤笑一声:“就你?”彭秀兵一听急了:“李邵群你什么意思?”说着就追了上去,一时间鸡飞狗跳,满村都是他俩的叫嚷声。魏晋北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乐了,想回去继续说包装袋的事,走着走着就想彭秀兵这到底什么意思呢,难不成他真就喜欢自己堂妹?


  思及此,魏晋北打了个寒颤,看堂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高深。


  李邵群研究出了个新的烘焙咖啡豆的方式,尝着与之前的不分伯仲,于是喊着魏晋北去后山品咖啡,难得三人共处的时间,彭秀兵本想跟着过去,没成想隔壁村要新建快递站点出了点问题,得求助他这个创业先锋秀兵老大哥。彭秀兵热心肠,一听撸起袖子就走了,车开出二里远又赶回来扯着嗓子冲魏晋北嚷:“晚上咱仨喝个酒啊!整点串,老张家新栽的黑猪肉看着特好……”话被说完,就被大爷骑着摩托拽走了,尾气和土糊了他一嗓子。


  李邵群过滤咖啡的手都因为他这一嗓子抖三抖:“他指定有点毛病。”


  魏晋北端着杯子,沉重的点点头。李邵群把咖啡递给他,有点好奇:“怎么说?”李邵群好奇的其实不是彭秀兵,彭秀兵在他眼里就是脑子缺根筋,整日窜上窜下,干什么都实属正常。但是魏晋北就不一样了,魏晋北虽说也算个活泼性子(尤其是和彭秀兵一起打趣他的时候),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三人间的调和剂,头一次与他一起损彭秀兵。魏晋北接过杯子,忧心忡忡道:“哎,不好说。”


  说着端起杯子喝了口,这次咖啡要更苦更醇一点,喝起来更像初春的山林露珠的味道,仔细品来还有点清甜。魏晋北点头:“各有千秋,难分高低。”李邵群喝了口自己的:“确实,要不拿着给彭春燕尝尝。”彭春燕算是村里除却他们二人唯独会喝咖啡的了,给她喝无可厚非,魏晋北却皱起眉头:“邵群啊,黄路村有说朋友不能和姐妹结婚一事吗?”


  “哈?”李邵群一愣:“村里就这么几口人,难不成翻山越岭找媳妇?”他看向魏晋北:“谁告诉你的?”


  魏晋北没说话,看着神色更愁闷了。


  过了几天魏晋北有同学结婚,回了北京参加婚礼,临走前提着一袋咖啡去看心理医生,这次他看着那马又有点忧郁了,正所谓相由心生,他三顾茅庐,总算信了这茬,喃喃自语:“我搁这忧郁什么呢?”老大爷依旧看报纸,抬头看他一眼,故弄玄虚道:“忧人之忧,人亦忧其忧。*”此话放在这实属不联系上下文,魏晋北愣是琢磨出来了点什么,问老爷子:“我有个事,不知道跟谁说。”


  老爷子但看报纸不语,实则支棱起耳朵。


  魏晋北说:“就……我一朋友吧,他好像喜欢他表妹。”


  老爷子手一颤,说道:“有句话听过没。婚姻是座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魏晋北正洗耳恭听,忽然听老爷子话音一转:“城里的人真会玩。”魏晋北一时无语:“您这……”


  老爷子摘下眼镜看着魏晋北:“你说我这把老骨头了,都能看开爱情跨越一切,你这么年轻这么这么封建呢?”魏晋北多年来奔走投资一线,也算是风口弄潮儿了,还是头一次被人说封建。魏晋北叹了口气,心想好像是和他没关系,但他想着彭秀兵想和堂妹谈恋爱心里就不是味。


  回去路上,他看着同学朋友圈晒的美娇娘和俏郎君,脑内自动把彭秀兵和堂妹头P上去,心中一阵恶寒。彭秀兵接到他信后,去村口接他,魏晋北一阵打量,彭秀兵莫名其妙:“我脸上有个啥?”


  魏晋北开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


  彭秀兵打哈哈道:“我一客户说: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魏晋北笑了:“别扯,霍去病是你客户?”彭秀兵虽然没读过几年书,说书还是听过的,霍去病三字如雷贯耳,他摸摸头憨笑一声。“我想着等咱事业做大再说。”


  魏晋北心想你什么时候谈和你痴心不痴心堂妹有什么关系,遂引导道:“你总得有个想找的类型吧。”彭秀兵想了会儿:“我没啥文化,得找个有文化的。”堂妹大学毕业,算是有文化。彭秀兵继续说:“性格好,好看。”审美这事一人一看法,堂妹虽不是他喜欢的长相,但未必不是彭秀兵喜欢的,又中一条。魏晋北听着心里膈应,依旧劝他说下去。


  “还得会管账,拿主意。”


  魏晋北哑然失笑:“你这找合作对象呢?”


  彭秀兵说:“你这样的就挺好。”


  魏晋北哈了一声,彭秀兵看着他,不觉这话有什么不妥,重复道:“你就挺好。”魏晋北脑内忽然出现那句城里人真会玩,抬手要糊彭秀兵后脑勺,他一挥手正与彭秀兵双目相对。


  那眼里都是真切情谊。


  “你丫这什么玩意。”魏晋北把座椅背往下一放,倚在上面忽然笑了出来。

END

  *白居易《辨兴亡之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