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秀朱

50.9万浏览    1464参与
江九川

Biography of Flunky //鹰犬传

第七章:Chase Dark 


朱蒂终于还是没有回到那张小方桌 她被派到了镖客组负责直接向赤井秀一汇报进度


「所以 我们今天把掌握的信息汇总一下」降谷零大咧咧的说 


「汇总?」朱蒂端起桌上的咖啡问 Cato坐在她旁边腰板挺直 额头已经是细密的汗 朱蒂看到了他的样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又不吃人」


他指的是降谷零 


「她说的是事实 我和正常人类一样依靠谷物和果蔬以及常规肉类维持生命体征 汉尼拔毕竟是极少数」降谷零笑着看向Cato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传...

第七章:Chase Dark 


朱蒂终于还是没有回到那张小方桌 她被派到了镖客组负责直接向赤井秀一汇报进度


「所以 我们今天把掌握的信息汇总一下」降谷零大咧咧的说 


「汇总?」朱蒂端起桌上的咖啡问 Cato坐在她旁边腰板挺直 额头已经是细密的汗 朱蒂看到了他的样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又不吃人」


他指的是降谷零 


「她说的是事实 我和正常人类一样依靠谷物和果蔬以及常规肉类维持生命体征 汉尼拔毕竟是极少数」降谷零笑着看向Cato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传递出友好的倾向 然后又看向朱蒂「鉴于我的职务在你之上 或许你也可以叫我sir」


「哦 做梦」朱蒂白了他一眼 降谷零立刻垮下脸 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Sir.」Cato适时的出声 然后他在朱蒂和降谷零惊讶的眼神里恨不得咬舌自尽 该死 下意识给朱蒂解围仿佛已经刻在他的DNA里了 他脸上的悲愤太明显 降谷零笑出声 


「Cato 难怪赤井那么信任你」他再次拍了拍Cato的肩膀 自来熟的叫着他的名字 


「今天汇总信息 主要是你来交代你查到的信息」降谷零看着他们俩  Cato立刻有些震惊的看向朱蒂 他的确是和朱蒂偷偷摸摸查了一些东西 虽然他是被胁迫的


「Cato 如果你被俘虏 你不需要张嘴就可以让敌人从你的表情里套出无数情报」朱蒂平静的嘲讽  


「我面对敌人才不会这样」

「哦 是吗? 存疑」


两个人的唇枪舌剑落在降谷零的耳朵里宛如小学生吵架 好在赤井秀一的姗姗来迟终止了这场无意义的争吵 


「Sir.」朱蒂和Cato在看到赤井秀一时同时起身  他的身后是看起来极度虚弱的羽田秀吉


「坐 今天是私人谈话 不用太拘谨」赤井秀一示意他们俩坐下 后半句主要说给Cato听


「开门见山的说 这件事牵扯甚广而且时间久远 很危险 Cato这不是你的责任 你可以退出 没有关系」赤井秀一看着他认真的说 


他没有恶意 Cato看得出来 于是咧开嘴露出一排白牙笑着用大拇指指着朱蒂说「Sir. 我被她压迫这么久 现在就退出真的太亏了」


朱蒂忍住了在赤井秀一面前翻白眼的冲动 降谷零借着喝咖啡抬头的时候打量着Cato 眼里是颇有意味的赞赏 赤井秀一点点头 


「这是羽田秀吉 自己人 那么我现在问你们 有没有查到一个日本人的线索 」赤井秀一开门见山的问 


显然朱蒂和Cato对这个名字不是很熟悉 两个人静静的思考 


「那个!」Cato突然跳起来 然后激动的看向朱蒂


「还记得我们在纽约抓到的那个线人吗」


朱蒂脑袋微歪 抿着嘴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Which…?」


这不怪她 毕竟他们抓的人数不胜数 Cato也抿着嘴 如同面对拿着红步斗牛士的公牛一样 重重的用鼻子吐出了口气 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Not my answer. Reset. 你还记得在纽约的地下室那个被你打到胆汁都吐出来的五十多岁猥琐醉酒男吗」 

「Oh yes.  That one. Yeah. 」朱蒂点点头 她记得 


「他当时说 二十年前 有一个日本人偶尔会出现在Lorry喝酒 是一个酒吧 但是已经倒闭很多年了 这条线是顺着莎朗·温亚德查到的 我父亲的眼镜上留下了半个指纹」


朱蒂的话还没有说完 她不习惯在sir面前说不确定的事情 


「贝尔摩德」赤井秀一看着她「她在组织的代号 你没有错」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她呢喃着 但仅仅一瞬间 她便又恢复了神色 


「如果这个亚裔就是赤井先生的话…」Cato不知道要怎么问出他现在是死是活的问题 


「秀吉」赤井秀一看向羽田秀吉 


「父亲是应浩司哥的邀请来到美国 就是羽田家长子羽田浩司 我的义兄 当时有一个资本家是浩司哥的粉丝 Amanda Hughes 但是这个人被谋杀了 他死后不久 浩司哥也被杀害 浩司哥身上有一枚随身携带的将棋不知所踪」


「将棋?」Cato疑惑的询问 


「角行 也叫龙马 日本将棋中 最重要的是玉将和王将 类似于中国象棋里的帅 或者是西洋棋里的白王和黑王 接下来是龙王和龙马」羽田秀吉解释到


「羽田浩司的身上有防御伤 死前应该是有过搏斗 以他的能力和性格 如果想要逃避追杀一定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赤井秀一缓缓地说 


「他是故意的?」朱蒂问到


「根据我们在组织里得到的消息 那么这个角行很有可能指的就是组织的二把手」降谷零难得一脸正色 


「RUM」赤井秀一和降谷零同时说出口 


「我猜测当时羽田浩司应该是卷入了Amanda的案件 他知道了什么 有可能是RUM的身份 所以才被杀 本来在死亡现场他留下了角行器作为线索 但是凶手可能看出了他的意图 所以带走了这枚将棋」


「另外 浩司哥死亡的酒店房间里 有陶瓷碎片和镜子碎片 这是照片」羽田秀吉拿出笔记本 打开了相册「浩司案被列为机密 所以这些照片外部是拿不到的」


「这些碎片上的字母…」


「应该是故意剪下来的」羽田秀吉说


「CARASUMA 或者说是KARASUMA 乌丸」


「但是我不明白 为什么要用C而不直接用K」朱蒂有些疑惑 


「大概是因为方便 虽然酒店的陶瓷杯上确实有K 但是陶瓷的维氏硬度在1500以上 刚度最好 硬度最高 如果想恰到好处的留下K恐怕不太容易」降谷零说


「而且就算是玻璃 如果厚度太大 放在水里也不是那么容易剪碎 酒店的杯子有一定厚度而且上面的字母」赤井秀一指向笔记本上的照片「字母很密集 想要剪出合适的也不容易 何况 制造暗号最重要的就是让答案唯一 尽量避开其他的干扰因素 而这个镜子是当时现场里的唯一一块 这里面缺掉的字母才是暗号 如果是餐具恐怕会让人疑惑 羽田浩司应该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用了镜子」


「等等」Cato不合时宜的打断「谁是乌丸?谁是RUM」


朱蒂也看向赤井秀一和降谷零 她对于日本的情况也不是那么了解 


「乌丸莲耶是一名大富翁 乌丸家的家徽——是乌鸦样式的纹章 如果根据年纪计算 他在40年前“已年过百岁” 也就是40年前“已经死亡” 但是这个人 一手创建了组织 被称为“那位大人”」赤井秀一说


「至于RUM  组织内对他的外貌的描述多种多样 有人说是“身强力壮的男人” 有人说是“像女人一样的男人” 也有人说他“是个老人” 甚至有人说那些全部是他的替身 但有一个特征的描述是明确的——他的某个眼球是假的 GIN认为 只有“假眼”这个信息是真的 其它信息都是朗姆为了掩饰身份而放出的假情报」降谷零补充到 


「也就是说 二十年前羽田浩司就已经摸到了RUM 和你们说的那位大人 乌丸莲耶?他是怎么做到的?」朱蒂有些不敢相信 


「浩司哥 很聪明的」羽田秀吉挠挠头 只能用这么苍白无力的语言来形容 


「那么 赤井先生后来和我父亲相识 两个人一起查找组织 如果说 我父亲把所有资料都转移给了Joe 那么这个Joe 会不会就是赤井先生呢」


……


这场密会的信息量过大 以至于等到Cato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 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惊叹竟然有这样一个强大的黑色组织存在 他们各自被安排了任务 当下是要从Rudolf那里挖开口子 他的保卫被安排的密不透风 赤井秀一下了死命令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证Rudolf的安全 


「你还好吗」Cato看着身边的朱蒂问她

「什么?」

「你父母的事情 你还好吗」

「不错」朱蒂笑着说 

Cato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 眼里闪烁了质疑和凝视 


「朱蒂」赤井秀一叫住她 朱蒂立刻和Cato 用眼神打了个招呼 然后转身回到了最里面的办公室 


「Sir. 」她立在赤井秀一的桌子前站的笔直 


「送我回去」赤井秀一拿起衣架上的西装起身 朱蒂一愣 随之立刻跟上sir的脚步 



说是送他回去 可实际上根本不用朱蒂开车 司机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的马路 而她和赤井秀一坐在后座 关上挡板她甚至看不到司机 私密的后座只有她和赤井秀一两个人 


「听说你有两三天没有喝酒了」他坐在后座询问到

「是的」她严肃的回答「我在戒酒」


赤井秀一轻轻的笑出来 


「你并不成瘾 但总是喝醉确实不好」他转过头看她 朱蒂有些不自然的咽了口吐沫 眼神飘忽刻意的转向别的地方 


「最近还会做梦吗」他不在意她的躲闪 继续问着

「什么?」她有些惊讶

「做梦」

「噢」她有些讪讪的回答「很久没有了」


「朱蒂」赤井秀一正视着她的眼睛「这次你还会想逃吗」


没有不入流的刺杀 没有连轴转的工作 没有那个匆忙的吻


只有我 一个真心真意想要走近你的我 

你还会想逃吗


空中浮着男士烟的气味 浓郁的雾里夹杂轻微的苦涩 像盛夏天里白瓷碗中的冷茶 像南方湿润的雨悬在绿植上 欲坠末坠呛人又陌生


那场大火突然又在朱蒂的脑子里烧起来  那些无法抵抗的压力像潮水浓烟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 


她几乎置身被丢入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 因为压迫窒息而死  

她几乎处于火海浓烟的最底端 因为烟尘窒息而亡


有一瞬间的绝望 却突然感到一阵冰凉将她慢慢地拉出来 等到她失神的视线重新聚焦 看到的是握住自己手的另一双手  是赤井秀一


这一次 她没有逃 


她先是轻轻的 小心的 试探的动了动自己的手 

然后看着那双眼睛坚定的 勇敢的 反握住了那双手


她看似平静而美满(存疑)的生活只是个表象 就像一棵看似丰茂的柳树 实际上根部早已被白蚁吃空了 而这个表面勇敢坚毅的lady 却因为不愿意正视那些白蚁 连柳树都转眼不看 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 


她知道自己的问题 原本不愿意正视这些问题 就如同她原本不愿意正视自己七岁之后出现细密的裂痕一样 但是在五角大楼的那个抽丝剥茧的午后 在漫长的过去式叙事之后 横亘的沉默仿佛逼着她打开一道门 向内检视自己的内心 她逐件翻检从事实上擦去情绪化的雾气 剥除那些自己重重设下的障碍 就像清理一条淤积多年的河道 最后才得以溯源而上 看清问题的本质 如今泉水已经又开始汩汩涌出 虽然寒洌依旧 但清澈见底


长日尽处 你将看到我的伤疤 知道我曾受伤 也会痊愈

一只咩羊哎

www520贺文后续微博私信戳我

www520贺文后续微博私信戳我

玟♡︎

秀朱虐文

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写虐文,心血来潮的概念(⁎⁍̴̛ᴗ⁍̴̛⁎)                             ——————分界线———————             ...

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写虐文,心血来潮的概念(⁎⁍̴̛ᴗ⁍̴̛⁎)                             ——————分界线———————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我免惊,我免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你,我知,我一直知,你永远不会来”赤井秀一念完最后一行,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明明知道她会那么天真,会为自己的假死而流泪,但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为了他的死而难过的自杀。“朱蒂!朱蒂!!,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说过我那个组织是就算牺性你我一定也要捣毁的,你就真的给我结束生命,我只是要跟你说!⋯⋯只是要跟你说⋯⋯要跟你说”他的声音从愤怒到懊悔,一切都来不及了“只是要跟你说,我只是要牺性我的表妹,才得以更深入的进入组织⋯⋯,就只有这样而已⋯⋯真的⋯·”                       他知道,无论怎么样,她的死都跟他有关,他有责任,是他才出现才会这样,他必须用他的能力捣毁组织,才对她有一个交代。                                                           一年后                                                                   秀一自己独自一人走到了她的坟墓 “已经一年了呢⋯⋯朱蒂⋯,如今我已捣毁组织了,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荣幸可以回到你身边呢?”                                                       最后人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以最美的姿势,躺在了血泊之中,手里还拿着朱蒂写的信⋯。                                                            —————————————————                        我不知道,我写的虐文有比甜文好吗?笑死,好吧我真的被传染了。我有写隐藏结局,记得去看(⁎⁍̴̛ᴗ⁍̴̛⁎)。              (結局是甜文)  

若小夕

“we miss you Jodie.” 秀朱

BE短篇   偏刀


“We miss you so much.”


————————————————————


烈日当空,大桥上人来人往,也有许多车辆。


一名男子来到这里,绿色的眼眸中闪过思念,双手搭在栏杆上。


“先生,请问你在做什么?”


他没有抬头,只是回答那名女子。


“没什么。”


“你是想跳下去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注视桥下的河水。


……


“你的父母不会担心你吗?一个人在这里。”


“……他知道我在这里。”


沉默了......

BE短篇   偏刀


“We miss you so much.”


————————————————————





烈日当空,大桥上人来人往,也有许多车辆。


一名男子来到这里,绿色的眼眸中闪过思念,双手搭在栏杆上。


“先生,请问你在做什么?”


他没有抬头,只是回答那名女子。


“没什么。”


“你是想跳下去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注视桥下的河水。



……


“你的父母不会担心你吗?一个人在这里。”


“……他知道我在这里。”





沉默了一会,女子说。


“你知道吗?刚从下面跳下去的时候,你会感觉很难受,就行从楼上摔下来一样。”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好像显得有点生气。


“事实上……我知道。”她慢慢靠过来。


这熟悉的气息与声音让他抬起头看她。


看到的那一刻……他震惊了。


他好像在打电话,在电话中激动的说“詹姆士!是朱蒂,我看到她了。”


他再次确认,却发现,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楞了好久,最后……望着护栏的方向看着……


那里是她的照片:一个金发女孩戴着黑框眼镜,灿烂的笑。


没错……在她28岁的时候,从这座桥上……


一跃而下。

玟♡︎

秀朱 -校园跟踪2

啊我忘了补充还有工藤新一,还有一些73原创或客串

宫野明美在这一篇里面已经死了,其余电灯泡差不多清除

没有之前的卧底时光,也没有组织,然后赤井已经跟朱蒂在一起了(如果我想到新的我会在开头再补充)


———————分界线————————

早晨


“呐呐,朱蒂⋯早上啰”秀一用他深沉的声音唤醒了朱蒂

“秀⋯⋯早上啦?”看着睡脸轻松的朱蒂,秀一的嘴角笑了一下“朱蒂搜查官!起来了哦,别忘了换上你的制服,我先去做早餐了”朱蒂突然想到了她现在已经是一位高中生了,为了捕捉连续骚扰女高中生的犯人,他们已经讨论了很久,最后才决定以高中生的身分进入校园。换好制服的她,站在镜子前面东瞧瞧西瞧瞧,看......


啊我忘了补充还有工藤新一,还有一些73原创或客串

宫野明美在这一篇里面已经死了,其余电灯泡差不多清除

没有之前的卧底时光,也没有组织,然后赤井已经跟朱蒂在一起了(如果我想到新的我会在开头再补充)


———————分界线————————

早晨


“呐呐,朱蒂⋯早上啰”秀一用他深沉的声音唤醒了朱蒂

“秀⋯⋯早上啦?”看着睡脸轻松的朱蒂,秀一的嘴角笑了一下“朱蒂搜查官!起来了哦,别忘了换上你的制服,我先去做早餐了”朱蒂突然想到了她现在已经是一位高中生了,为了捕捉连续骚扰女高中生的犯人,他们已经讨论了很久,最后才决定以高中生的身分进入校园。换好制服的她,站在镜子前面东瞧瞧西瞧瞧,看看自己的仪容。她走出房门,来到了饭厅,看到传统的日式早餐,不得不称赞赤井秀一点厨艺真的进步了很多。“哇~秀,你做的早餐看起来好好吃”“那还不是为了你才练习的”秀一小声的说。“秀?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到”“没什么啊,赶快吃上学要来不及了!”,他当然没说,因为说出来会让他的高冷包皮消失。他们一起出门来到了学校,赤井秀一走到老师办公室,就开始布置了他的座位,简简单单的。“朱蒂,等等跟着我一起走”“啊?为什么我要跟着你一起走?”“跟着我走就是了,朱蒂同学”听到他不带私情的声音,就知道他们的任务开始了。“是的,赤井老师!”                                    

 他们走到门口,赤井走了进去。

“咳咳!安静,你们班导去生小孩了,这学期由我代课!,还有你,进来!”秀一用他的帅气征服了他们班的女生。“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她叫 Jodie Starling,是从美国转来的新同学,她有不会的问题,要热情的教她喔!”朱蒂走上台,拿了一根粉笔“大家好,我是Jodie Starling,你们可以叫我朱蒂就好了!”男生们不经发出赞叹,毕竟他们班来了一个从美国来的美丽同学。“朱蒂同学,请妳坐在那个位子上!”朱蒂坐在那个位子上,东看看西看看,发现了桌子下早已放下摄像镜头,她心想:我还真的是来工作的,连镜头都帮我准备好了这是周到啊⋯⋯                            


下课


“ 诶诶,小兰 ,你不觉得那位新同学长得行好看吗?”园子问到“小心你老公转心喔~”园子开始跟小兰闲聊“园子!你在说什么啦,而且他才不是我老公啦!”小兰害羞的说。“还有你不觉得赤井老师长的很帅吗?是我的理想型欸!”园子兴致勃勃的说,“你已经有阿真了呢~园子!”                                                                    - 此时的男生。                            

“欸欸欸欸你们不觉得刚转来的新学生很美吗?”因为同学说到,“美是美啦,但不知道有没有比我家小兰还好看就是了”“要不要去搭话呢?”其中一个男生说“人早就不见了哩,大哥”。                                                          办公室里                                                             “朱蒂,如何,有找到了吗?”“哼!还早呢”。                                                    —————————————————                       真的很不会写文欸,请见谅😖真希望继续上网课,这样可以一天一更🌝,前提是要我半夜不睡。                                     未完待续,白白

毁灭吧我累了

别的圈没见那么多人私自盗用别人的稿子,你秀朱圈一抓一个准  

别的圈没见那么多人私自盗用别人的稿子,你秀朱圈一抓一个准  

玟♡︎

秀朱  -校园跟踪1(人物介绍)

人物介绍:

赤井秀一  帝丹高中二年B班班主任

朱蒂 帝丹高中二年B班学生

毛利兰/铃木园子 帝丹高中二年B班学生

詹姆斯 朱蒂的干爹

卡迈尔 帝丹高中校车司机

-

-

本人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

人物介绍:

赤井秀一  帝丹高中二年B班班主任

朱蒂 帝丹高中二年B班学生

毛利兰/铃木园子 帝丹高中二年B班学生

詹姆斯 朱蒂的干爹

卡迈尔 帝丹高中校车司机

-

-

本人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

写不出甜文的古川遗爱

一篇夹带私货的水帖,没有兴趣直接划走就好~

嘿,你好啊。

这是一篇,关于我和秀朱的种种,(不是同人,单纯是交友?或者倾诉内心的水贴?可以划走)如果有兴趣听我一言,希望你有耐心看完♡


我,古川遗爱(贴吧微博同ID,lofter:写不出甜文的古川遗爱),大二学生,英语专业,辅修日语。秀朱的多年追随者之一。

我从2015年开始萌上秀朱。早期是赤井秀一单粉,还不知道有秀朱,但那个时候看见他身边总有个美女搜查官,觉得很般配。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赤井秀一死了,尽管也有不少人看出了红黑篇的疑点,众说纷纭,但始终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那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是:银色子弹,请你一定平安归来。

2015年4月绯色篇在日本上映了,通过网络上的资源,好不容...

嘿,你好啊。

这是一篇,关于我和秀朱的种种,(不是同人,单纯是交友?或者倾诉内心的水贴?可以划走)如果有兴趣听我一言,希望你有耐心看完♡


我,古川遗爱(贴吧微博同ID,lofter:写不出甜文的古川遗爱),大二学生,英语专业,辅修日语。秀朱的多年追随者之一。

我从2015年开始萌上秀朱。早期是赤井秀一单粉,还不知道有秀朱,但那个时候看见他身边总有个美女搜查官,觉得很般配。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赤井秀一死了,尽管也有不少人看出了红黑篇的疑点,众说纷纭,但始终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那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是:银色子弹,请你一定平安归来。

2015年4月绯色篇在日本上映了,通过网络上的资源,好不容易才看到,也是那时候知道的秀朱,并且萌上他们。后来去补了前面的剧情,才知道原来两个人有过那么多的曾经,公车篇,满月篇,与组织再会,红黑篇,银行抢案,商场重逢,赏樱陷阱……尤其是看到赤井假死时多少次朱蒂都一个人掉眼泪,我每次都跟着她一起哭。我后来几乎变成了朱蒂单粉,现在可能也是比较偏重朱蒂这一边。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恨过赤井秀一,觉得他冷心冷情,不顾他人感受。但成年之后再重新审视这段感情,才明白,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爱情只是人生中众多体验的一种,人生还有更重要的追求。

曾经也为他们写了许多的同人,买过很多周边。那时候我的草稿纸上时常会出现一个赤井秀一或是朱蒂的人头。那时候我宿舍的墙壁上贴的是秀朱站在一起的柯南全家福。连我的同桌,我的室友,她们全都知道了秀朱,并且坚定的支持我。

因为我在贴吧写的一篇分析贴,被吧主猫小咪邀请进群,也在那里结识了许多的好朋友。卡斯比诺,闪闪,布子,琉璃,三色堇。即使很多人聊的不多,ID也全都熟知。每次出图透等着柚子翻译,竹子是coser,琉璃是虐文写手(我曾看她的文哭了三天),咪诺是cp,闪布是cp,我和三色堇也是cp。每次搬运动漫的“大哥”,水日常的“耳朵”,那时候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领域。

2016年白色情人节的官方糖,群里直接炸锅了,一两分钟就有几百条消息,全都在刷“秀朱发糖了!”2017年,送平板一话也让这个冷了许久的圈又了热闹一次。像小咪姐说的,我们一直兢兢业业,维持着和平与自足。

2018年,新年访谈,作者一句“两个都喜欢,留在心里的是xx”把所有人打入地狱。群解散了,官博注销了,后来我也因为要高考放手这段感情。我删除了贴吧里发过的所有同人文,只留下第一次写的文《还记得》。

几年后再回来,当时的老人儿都不见了。回来的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还是会经常刷到秀朱的剪辑,数次流泪后觉得,这始终是我割舍不下的一片天地。所以,就让我重新开始吧。

今年由于疫情课业相对宽松,写了两个长篇一个中篇。剪辑了两个视频,写了一两个分析贴,漫画倒是截的不少。之后还会努力勤更的。毕竟有关他们都漫画和TV,都在这七年里被我咀嚼过无数遍,每个细节都还有想要表述的点。至于我写的甜文比较少,也许和我的生活经历也有些关系。没有体会过,也实在脑补不出幸福恋人该有的状态。况且秀朱的爱情本就是伟大而悲壮的,怕会ooc,所以……不过今后会尽力多写些甜的吧。

时间过去这么久,其实最后的结局是怎样对我来说都不再那么重要了。就算没有最后的复合,我也希望赤井秀一,朱蒂斯泰琳,都能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也值得被爱。

其实,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们在一起。

这是我的执念,也是我在漫长枯燥的学习和生活中的一点光亮和支撑。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不愿在把时间花在纠结秀朱还是秀m秀a更或是秀某某。那些都与他们没有关系,这里,只是属于秀一和朱蒂的小小天地。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不需要更多的无关人员参与其中。所以希望其他党不要来我这里自找牙疼,跟我杠。最后的结果也只会有两种,我不理你,我说“你说的都对”。就像有人非要说1+1=3,那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好说你是对的罢了。

其实能够喜欢这种,为了世界和平与正义而一直奋斗着,即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角色,是我的荣幸。我从不磕禁忌之恋,也不磕三观歪曲的cp,这也是我对组织有关的那些提不起好感的原因。秀朱珍贵的相知相守一直温暖着我,也激励着我,使我有勇气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努力成为和他们一样优秀的人。以及,在这过程中,所熟识的,无话不谈的朋友,知己,都是我一生的宝藏。

也许我还会再坚持个十年二十年,那又怎么样呢。“无论何时始终相信,那不曾改变的感情。”

本人QQ:377925489

秀朱官方群:960672717

我自己是比较喜欢交朋友的人。

官方群也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剧情及cp走向,群文件中有各种珍贵影音资料及同人文图,希望能够给各位同好一片愉悦的天地。

写不出甜文的古川遗爱

秀朱住在家门口?!

秀朱住在家门口?!

一只咩羊哎
www现在发还不算晚吧 后文我...

www现在发还不算晚吧

后文我会更的!

www现在发还不算晚吧

后文我会更的!

若小夕

刀死你(后记)

他低着头不说话。


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墓碑上,他惊慌失措的擦着墓碑,一遍又一遍的擦。


“你离开了,我怎么办。”他无奈的笑了。


这时……他感觉雨点已经没有落在他身上了,一抬头,看见一把伞撑了许久。


难道说……


他猛的站起身,眼前的人渐渐浮现出容貌。


是她。


她微笑着……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没开口,泪水就模糊了。


不……他不能哭,他这样是看不见的,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她。


她伸出手,指尖划过他的眼角,抹去他的泪水。


这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她从未离开过。


他想抱住她,可是一伸手,却穿过她的手。


他......

他低着头不说话。


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墓碑上,他惊慌失措的擦着墓碑,一遍又一遍的擦。


“你离开了,我怎么办。”他无奈的笑了。


这时……他感觉雨点已经没有落在他身上了,一抬头,看见一把伞撑了许久。


难道说……


他猛的站起身,眼前的人渐渐浮现出容貌。


是她。


她微笑着……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没开口,泪水就模糊了。


不……他不能哭,他这样是看不见的,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她。


她伸出手,指尖划过他的眼角,抹去他的泪水。


这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她从未离开过。


他想抱住她,可是一伸手,却穿过她的手。


他震惊的看着她。


她还是笑笑不说话。


最后消失在雨里。




……




詹姆士赶过来时……只看到,赤井撑着伞,站着。


但是,他出门时没有带伞,这附近没有商店可以买伞……

若小夕

我就不信刀不死你(二)

自从找古川拜师后(擅自做主的别当真),我就不想写甜了(被打)。


本来想写的520,521贺文也没灵感了…


————————————————


我心中的雨从未停过……


大雨磅礴……


最后还是停了,与我的生命一同。


你似乎从未来过,如同那雨一样……


突然就停了。


……


“放开!”他甩开她的手。


“大君”(全程护眼,快!)mm低着头,想试着挽留。


“我叫赤井秀一!”


他说完 ,迅速追上朱蒂。


……


“你追上来干什么!”朱蒂......

自从找古川拜师后(擅自做主的别当真),我就不想写甜了(被打)。


本来想写的520,521贺文也没灵感了…



————————————————










我心中的雨从未停过……


大雨磅礴……


最后还是停了,与我的生命一同。


你似乎从未来过,如同那雨一样……


突然就停了。





……






“放开!”他甩开她的手。


“大君”(全程护眼,快!)mm低着头,想试着挽留。


“我叫赤井秀一!”


他说完 ,迅速追上朱蒂。




……






“你追上来干什么!”朱蒂转过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他一时支支吾吾的。


她转过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旁咖啡厅的小兰园子,无奈地看着赤井。


柯南在一旁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出咖啡店,一把拉过赤井。





……





她……还是撑不住了吗?





……




今天的夜晚很美。


请与我……再一同观赏吧。


我想你了……


没时间了。


真的对不起,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我已经不想在这样一个人瞎起哄了。


安静的夜……却只有我一个人珍藏



挽月⋆☽︎︎·̩͙
摘下朱蒂せんせい的眼镜! (这...

摘下朱蒂せんせい的眼镜!

(这段我能get秀朱🤫)

摘下朱蒂せんせい的眼镜!

(这段我能get秀朱🤫)

写不出甜文的古川遗爱

玫瑰到了花期

写在前面:大家一直催我写甜文,我这次终于没写虐。嗯,虽然不算很甜吧,但是是happy ending~为了弥补大家在《在一起》和《坏女孩》受的伤,我写了两千多字的车车😈但是实在是,发不出来啊!宝贝们微博私信或者QQ找我要好嘛(σ′▽‵)′▽‵)σ

文中涉及原剧情,时间线为绯色篇赤井复活之后,与当前柯南时间线一致。


又在下雨了。

每到早春时节,这个城市的雨水就像是河流,源源不断般从天边泄下。

窗外是隆隆作响的,阴沉的天空。冷风吹过,窗台上橙黄交错的玫瑰花,伴着空气里泥土的味道不停摇曳着。

[图片]

曾经也是这样的一天,那个男人向她提了分手。而她,也没有再挽留。

她伸出...

写在前面:大家一直催我写甜文,我这次终于没写虐。嗯,虽然不算很甜吧,但是是happy ending~为了弥补大家在《在一起》和《坏女孩》受的伤,我写了两千多字的车车😈但是实在是,发不出来啊!宝贝们微博私信或者QQ找我要好嘛(σ′▽‵)′▽‵)σ

文中涉及原剧情,时间线为绯色篇赤井复活之后,与当前柯南时间线一致。


又在下雨了。

每到早春时节,这个城市的雨水就像是河流,源源不断般从天边泄下。

窗外是隆隆作响的,阴沉的天空。冷风吹过,窗台上橙黄交错的玫瑰花,伴着空气里泥土的味道不停摇曳着。

曾经也是这样的一天,那个男人向她提了分手。而她,也没有再挽留。

她伸出手指触摸玻璃,冰凉的触感在一瞬间刺入她本已平静的心。她收回手,看着玻璃外的雨滴。晶莹剔透,如泪珠一般,在黄昏时刻的光线下透出别样的色彩。

我至于你,究竟算什么呢。

她将窗台上已掉落的花瓣悉心收好,存在罐子里。玫瑰的芳香不停触及她的嗅觉,却将某种不可名状的痛苦放大,直到泪水滴落。

明明决定要放弃,却还是将他送来的玫瑰奉于内室。然后每一日,看残红渐落,犹如他们难以挽回的爱情,万艳同悲。

朱蒂斯泰琳,你还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道。

“咚咚咚!!!”

剧烈的砸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向门口走去。

“谁?”

“是我。”

低沉又富有磁性的男声那么熟悉。

她开了门。

只见一个背着来福枪,湿淋淋的他。

他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浑身冒着冷气。不停有水从他身上滴落下来,从帽子上的边缘顺着脸颊滑下来。脸颊,嘴角,几处擦伤的血迹。刘海都贴在脸上,那么狼狈的样子。

“哎呀,快进来……”她把他扯进屋里,关上门。“给你,穿这双拖鞋吧……把衣服换下来,不然会感冒的。”她急急地去衣柜里翻找。

他把上衣脱下来,扔在椅子上。

“不用找了,你那些裤子,我肯定穿不了的。有浴巾睡袍的话,给我一条吧。”

“好。”她找到一条长浴巾给他。

“你真是,怎么弄成这样啊?”

“别提了,”他忿忿地抹去嘴角的鲜血。“波本那小子想搞死我。”

“他就这么恨你?到底因为什么啊。”

“一个误会,不提也罢。”

“我看看伤哪了。”她心疼的捧起他的脸。“上点药吧?”

“没事,擦伤而已……我能,借用下浴室吗?”

“嗯……去吧。”

他转身关了浴室的门,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她拿了他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窗外,雨还在落。

从上一次他躲在车后座救了她之后,他们又开始了那样的关系。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他对她很好,处处替她想得周到。替她做了许多的工作,她的邮箱总是不定期的出现她喜欢的小食,却都没有姓名。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会那么了解她的喜好。单独见面的时候,似乎也总有些暧昧的气氛,他看她的眼神很温柔,眼里的那种爱意是骗不了人的。可是在单位及所有的公共场所,他都保持着该有的冷静,仿佛他们只是普通同事而已。

她会觉得欣喜,也有不甘。

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呢。

他很快地洗完走出来。

“吹风机在那,自己去把头发吹一吹。”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冰冷一些,不掺杂一丝柔情,来掩饰她多日以来的思念和爱意。

她用余光轻看他。他的身材很好,八块腹肌很结实,古铜色的皮肤。他甩甩头发上的水,身上还有粘着的水珠,湿漉漉的。

她只觉得心跳得很快。他还活着,那不是梦。吹风机隆隆作响的声音,她知道那是真的。即使是没有迈出那一步,知道他还活着,心里还是有了那一丝浅浅的甜蜜。

“怎么来找我?”她问。

“一路被追杀到这才……放心,我躲过他们了,不会牵连到你。”

“嗯,等收拾好了就走吧。”

“我这样怎么出去啊?”

“难道你还想留在我家不成?”

“不可以吗?”他调笑着。“我们以前也是那样的啊。”

简单的话语却触到了她脆弱敏感的神经。

她看着他脸上的笑意,眼神变得漠然。

“以前?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是你提的,我没有。”她冷冷地说道。

他看着严肃起来的她,愣住了。

“你为了那个任务提了分手,我没有半句怨言地成全你。现在任务结束我就要自动回到你身边吗?你把我当什么?我不是你避难所。”

“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吗,”她轻笑一声。“你以为你时常出现在我身边,施舍些若有若无的好我就会感动?你很享受这种暧昧啊?我不会。”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他看见态度转变如此之快的她,第一次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宫野明美才死几个月,你不好好给她守丧,到跑来跟我搞暧昧了?”

她的话狠狠地刺痛了他。

“你说什么?”他的眉毛都拧在一起。

“你是不是觉得我就应该为你付出,爱你爱得无可救药?”她看着他的眼睛。“赤井秀一,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第二次。”

碧蓝色的眸子里,是痛苦与决绝。

她一边说着,将一件外套丢在他身上。

“这是你从前落在我那的,我一直存了五年,现在我把它还给你。你可以走了,从今以后就一心为你死去的女朋友报仇吧。”

“够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忍怒火。

转过身去,走向窗口,在看见自己送的玫瑰的一瞬间,心里有了着落。他点燃一只香烟。

许久,他把抽剩的烟蒂扔在窗台。

“你一口一个女朋友,不就是觉得是我背叛了你,我爱上别人,我对不起你,对吗?朱蒂。你真的,不懂我做的这一切吗?”

“你想说什么,又有什么可说的。”

“我以为我们这么多年,你会懂我。”他凄然地笑。“你如此,不就是因为我没有正式的向你提出复合,不明不白的跟你维持这段爱,也没有公布于众,是这样吗?你难道真的不懂,我是在保护你啊。”他咬牙说着每个字。

“保护我?你省了吧,这种冠冕堂皇的说辞,我听得恶心!我从7岁就没有父母了,我一个人躲避追杀排除艰难险阻成长至今,我并非弱不禁风,不需要你的保护。”

“不需要?你也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你看看詹姆斯和卡梅隆的爱人,你看看宫野明美,就知道作为FBI恋人的下场!”他吼着,青筋都暴起来。

她想起,许多年前,詹姆斯的爱人被组织当成人质,最后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连全尸都没有留下。卡梅隆的家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样,在被组织发现的第二天就付之一炬,妻子,儿女,全在那场火中灰飞烟灭。

“你难道不懂,一旦被那个组织知道你是我的恋人,我们之中任何一个都可能成为组织要挟对方的人质。朱蒂,你和我有相似的童年经历,你不会不明白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我一生失去的人太多了,因我而死的人也太多了,我满身罪孽,我赎不清……”

他紧握着拳头,绿色的眸子颤抖着,痛苦仿佛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更何况,做我们这一行的,哪个不是有一天活一天。每次的任务,若逃的出命便能苟且偷生,若逃不出,也再正常不过。生死不过是一瞬的事。黄泉路上的人那么多,不缺一个你我。一无所有的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明白吗?!”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在此之前,她从不知道,他坚硬的外壳下也藏了那么多的情愫。五年里,她一直在哭,他的心也一直在痛,他们还真是傻的可以。

“朱蒂,你细想想,这几年以来,我有没有让你做过一次危险的任务。满月之夜,送水无怜奈回组织,我孤身一人去见她,还有我不告诉你假死,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都是为什么。但凡有生命危险的任务,有哪一项我没有揽过来,即使是用那么极端的,让卡梅隆打晕你的方式,我也绝不允许你去做。我已经承担不起失去你的风险了,你不明白吗……”他的声音哽咽了。

“更何况,我做过一点对不起你的事吗……连去卧底都选择了我的表妹陪我演戏,从始至终我的心都没有离开过你,你真的不明白?那三年里的每一天我都生不如死,都在想什么时候能快点解决掉这个组织,然后飞奔回来,回来见我那么重要的你,我明明是那么的,那么的……”

他想说,我明明是那么的爱你啊。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他站在她面前,只能紧紧盯着她,沉默。

“不要说了……”她低下头,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其实,他所说那些,她全部都知道。连他和宫野小姐的亲缘关系也是。只不过,是她一直在赌一口气,赌她在他心里的位置。她知道她赢了,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面对如此的情真意切。

“朱蒂……”他伸出手去想要揽住她。

她躲开了,转过身向门口逃去,因为再多一秒他就会看见她的眼泪。

他冲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她。

她再也忍不住,泪水汹涌而下。她转过身扑在他怀里,她哭的很惨很惨。

“你知不知道我那时候以为你死了啊……”她狠狠捶打着他的胸膛。“你真的好坏……好坏……让我为你流那么多眼泪……我的眼泪都要流尽了……我那么心痛的每个夜晚,你赔的起吗……”她哭的嗓子都哑了,在他怀里不住的颤抖。

他只能紧紧抱住她,不停地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心疼地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

“不哭了,不哭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从你身边离开了,好吗,我保证……”尽管他深觉语言的苍白,却还是尽力地向她承诺着。他知道,她想听的不过如此。

她在他怀里哭了好一会儿。


她抬起脸,看着他。她的鼻头和眼角都还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泪花,那么可怜可爱的样子。他仔细打量着她。雪白的胸脯挤在赤色的吊带睡裙中,在蕾丝花边衬托下若隐若现。他抱着,感受着她丰满柔软的xiong bu,心跳也快起来。她轻启的双唇,那么伤感又破碎的眼神。他有种莫名的冲动。殷红曼妙的身姿是种甜蜜的诱惑。

他不自觉地吻了上去。

他环着她的腰,左手抚摸着她的脸,轻吻着。

她有些抗拒地推开了他。

她的眼神很复杂,爱意,伤感,心碎,全部都混杂在一起,无措地站在那里,望着他。

他再次把脸凑近了。两双含情的眸子彼此凝视望着,他用鼻子触碰她的鼻尖,轻轻地蹭一蹭她。

她垂下眼去,不敢看他。他感觉心跳得很快,她亦然,此刻他们仿佛听到彼此心灵的祝祷。


(这里有两千字的“精彩内容”,实在发不出来……我昨天被吞了几十次,宝贝们私信找我要好嘛)


“朱蒂。我认真地考虑过了,不如……我们的关系就公开一点吧,这样对你也公平。至于组织……我会拼上性命保护你的。”

“还是算了……其实,只要秀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又怎么会计较那些……”

“嗯。”他紧紧抱着她。

“你知道,昨天你说那么重的话我都不肯走,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

“因为我看见窗台上我送的玫瑰。它们还都完好地在那里。玫瑰的花期很短,是你精心呵护的结果。如果你心里没有我,又怎么会把它置于内室悉心呵护。”

“所以,你送我花是这个目的?”

“你不懂花吧。橙色的是果汁泡泡,代表着幸运和祝福。白色的是芬得拉玫瑰。它的花语是‘只对你一人钟情’。”

原来,是这样啊。她心里想着,却只是依偎在他的怀里,手调皮地摸一摸他的喉结,还有天生的卷发。

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两声。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饿了吧。昨晚到现在都没吃,我去给你做点早餐啊?你家冰箱里有吃的吧。”

“嗯。”

“正好我也饿了……那个,我的衣服还没干吧,在这之前,我可是没办法出门,只能赖在这里咯。”耍赖的他,很可爱。一头黑发,绿色的眼眸,很帅气的样子。她想起,当时喜欢上他,好像也是因为这些。他吻一吻她的额头,起身向厨房走去。

她望着他的背影,很甜蜜,很幸福地笑了。

呐,赤井秀一,我这一辈子,可就跟定了你啊。

她翻了个身,继续享受爱人留下的余温。

窗台上,橙黄交错的玫瑰开得正艳。


玫瑰到了花期,我又想你。


若小夕

刀死你(一)

大雨在窗外轰轰烈烈的下着,疯狂地浇灌在大地上。


她轻轻的关上窗,趴在桌上,眼神飘向远方……


……


决战过后,他们在组织的囚室里找到了mm(护眼)。


现在……他应该在她身边吧……


虽然任务结束,但是因为此次任务,总部为他们开了半年休假。


在这之前,忘掉他吧。


心中的雨无时无刻的提醒:杀父之仇已报,放过自己吧。


她看着mm(护眼):她在赤井身边一直说着什么,赤井好像很不耐烦。


朱蒂现在满脸没有显现出所谓“温柔”的表情信号。


眼睛滚落出一颗颗珍珠她马上低下头,尽量不去看。


“老师……”小兰把这些看在眼里,望了望园子,与......

大雨在窗外轰轰烈烈的下着,疯狂地浇灌在大地上。


她轻轻的关上窗,趴在桌上,眼神飘向远方……






……


决战过后,他们在组织的囚室里找到了mm(护眼)。


现在……他应该在她身边吧……


虽然任务结束,但是因为此次任务,总部为他们开了半年休假。


在这之前,忘掉他吧。


心中的雨无时无刻的提醒:杀父之仇已报,放过自己吧。


她看着mm(护眼):她在赤井身边一直说着什么,赤井好像很不耐烦。


朱蒂现在满脸没有显现出所谓“温柔”的表情信号。


眼睛滚落出一颗颗珍珠她马上低下头,尽量不去看。


“老师……”小兰把这些看在眼里,望了望园子,与她同步安慰老师。


打湿了文件。





……

詹姆士开心地眯着眼睛:这些天,朱蒂为了她的父亲,将组织掀了,老朋友啊,你看见了么?我们,为你复仇了。


将朱蒂送来的文件打开,文件的右下角皱皱巴巴,还有一些已经形成的颗粒。


盐的结晶。




第二天,她不再将眼镜戴在身上,也不需要了。


噩梦该醒了。





“朱蒂。”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赤井抽手抓住她的右手。


“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

……


争吵一阵后,赤井慢慢败下阵来,朱蒂趁着他还愣在原地,赶紧在mm(护眼)到来之后,离开了。





——————————————————————


猜猜最后是BE还是HE~


我记得我在qq的群里就当面设过框架。


你们是不是没想到我真的写了🌚❓


mm(护眼)那两个字,我字母屏蔽了,还用小括号标了护眼。


我承认写虐文是种罪过,不过先刀后甜嘛~

秀朱卡坦精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林椰

limJ≠A

极限惹人遐想

去心邻域内无限接近 

但至始至终无法取到那一点

极限惹人遐想

去心邻域内无限接近 

但至始至终无法取到那一点

asdfghsu
画点我cp() 复习红黑篇反复...

画点我cp()

复习红黑篇反复磕到😢

画点我cp()

复习红黑篇反复磕到😢

岱山煙鬼

冬在二二年制作神迹:金赤弹铗,弹落二零年日屑为夏日友人。


 @冬祈女 

 @Zhen_Mu  @Starshot 


冬在二二年制作神迹:金赤弹铗,弹落二零年日屑为夏日友人。


 @冬祈女 

 @Zhen_Mu  @Starshot 


写不出甜文的古川遗爱

我一直都在啊,在一刻不停地看着你啊。

无论何时始终相信,那唯一不变的感情。

我一直都在啊,在一刻不停地看着你啊。

无论何时始终相信,那唯一不变的感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