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私心tag

786浏览    109参与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因为炭治郎偷亲之后气哭(x)的...

因为炭治郎偷亲之后气哭(x)的善逸


第一次茶绘,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纸绘QvQ

手爪子一点也不好使

因为炭治郎偷亲之后气哭(x)的善逸









第一次茶绘,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纸绘QvQ

手爪子一点也不好使

Edicius_Arahc

因为语文抄写好句的作业激发了我的反驳欲(?

做人当低调,不矫揉造作、不故作呻吟、不招人嫌、不招人嫉。

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度日如年。


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的耸立云端;

——也不影响炮弹从天而降,将层峦叠翠夷为平地;

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

——也不影响垃圾成堆涌入,将碧海清波染成灰黑;

根基坚固,才有繁枝茂叶,硕果累累;

硕果累累,惹得采摘者喜爱,最后空余残破树干在寒风中结冻枯萎;

低调做人,才能智慧人生,一生无憾。

一生无憾,终不免飞来横祸,最后只剩孤独嘲讽在脑海中无限回荡。


人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我肯定是招人恨的那个。

fufufufufu.

做人当低调,不矫揉造作、不故作呻吟、不招人嫌、不招人嫉。

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度日如年。


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的耸立云端;

——也不影响炮弹从天而降,将层峦叠翠夷为平地;

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

——也不影响垃圾成堆涌入,将碧海清波染成灰黑;

根基坚固,才有繁枝茂叶,硕果累累;

硕果累累,惹得采摘者喜爱,最后空余残破树干在寒风中结冻枯萎;

低调做人,才能智慧人生,一生无憾。

一生无憾,终不免飞来横祸,最后只剩孤独嘲讽在脑海中无限回荡。



人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我肯定是招人恨的那个。

fufufufufu.

Edicius_Arahc

说说自己的感受。

意识流码词语。

因为最基本的语言表达能力已经没剩多少了。


允许。意外。

不允。亲切。

烦躁。熟悉。

愤怒。利益。

悲哀。抹杀。

疯狂。喜悦。

郁闷。适应。

恐惧。刺激。

怨恨。动力。

自卑。内在。

自满。违心。

焦虑。常客。

伤心。麻木。

厌倦。好意。

孤独。享用。

乖僻。标识。

悔恨。压抑。

自责。习性。


公平。所谓。

不公。真实。

温驯。伪装。

微笑。压抑。

自信。不安。

平静。假象。

留恋。斩杀。

悠闲。逃避。

得意。赋闲。

坦然。软肋。

快乐。无存。...


意识流码词语。

因为最基本的语言表达能力已经没剩多少了。


允许。意外。

不允。亲切。

烦躁。熟悉。

愤怒。利益。

悲哀。抹杀。

疯狂。喜悦。

郁闷。适应。

恐惧。刺激。

怨恨。动力。

自卑。内在。

自满。违心。

焦虑。常客。

伤心。麻木。

厌倦。好意。

孤独。享用。

乖僻。标识。

悔恨。压抑。

自责。习性。








公平。所谓。

不公。真实。

温驯。伪装。

微笑。压抑。

自信。不安。

平静。假象。

留恋。斩杀。

悠闲。逃避。

得意。赋闲。

坦然。软肋。

快乐。无存。




                                                                                ——by Edicius.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情人节快乐(✪▽✪)

        我流学院pa,人鱼病哦(´-ω-`)

        少女文学(?)

        人物非常ooc,雷点慎入!!!!


        不知道从那一天起,我妻善逸发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离不开身边的好友。...


        我流学院pa,人鱼病哦(´-ω-`)

        少女文学(?)

        人物非常ooc,雷点慎入!!!!









        不知道从那一天起,我妻善逸发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离不开身边的好友。


        他的好友都是特别有趣的人,或者是痴迷于野猪头套,又或者是奇异的长男理论,都带给他这个无用的人非常美好的情感。


         最一开始,先认识的就是灶门炭治郎,后来又认识了伊之助,最一开始并不是说不认识,天天在门口查岗(?)自然是见过面的,但是在炭治郎来之前,这个学院里并没有我妻善逸的朋友。


         我妻善逸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吧,毕竟除了这个废物(大哥语)很少有人能发出那么肮脏的高音。灶门炭治郎是个温暖的人,像个小太阳一样,各种方面上是最温柔的池面(善逸:他就是个石头脑袋的笨蛋!)。嘴平伊之助呢?是个美人(善逸:他怎么会是美人!?他就是个野猪妖怪!!)可以好好的一个帅哥怎么就会说话了呢(bu)


         三人成为密友,直到升入大学,没有在同一个校区,也是极好的朋友。


         忘了是从哪一天开始,我妻善逸与灶门炭治郎的距离有些太近了,两人却都没有注意到,中学毕业的谢师宴上,我妻善逸趁着没人注意的机会,就着酒劲偷偷的亲了一下醉的不省人事的炭治郎,第二天,在自家床上一团乱的起来之后红了脸又飞快的白了下来。


        已经是大二了,炭治郎的课不多吗?我妻善逸看着从远处跑过来的灶门炭治郎,又不是很久没见了,至于这么开心吗?真是的……笑得太耀眼了。“你跑来干嘛?太着急了吧?真是的,笑得这么耀眼,可恶,你一过来女孩子们都在看你了!池面什么的太讨厌了。”


         “呼,呼,咳善逸,久等了。”灶门炭治郎刚下课了就急急的跑出来,连围巾都还没围好。“因为我想快点看到善逸啊,善逸不也是想快点看到我才在这里等的吗?”


         这就太犯规了啊!这个人!这个人!!我妻善逸在心里哀嚎,忍不住偏过脸不去看这个只会打直球的笨蛋长男,红着耳尖嘴里应付着,“才不是,都是因为这边的小姐姐比较多,如果晚来的话,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我才不要!”


        炭治郎深吸几口气,空气里是冬日暖阳晒过新雪的气味,他想要的可不止是这些,还有从那边暖融融体温蒸腾出来的独特的银杏的甜。我就再吸一口!炭治郎又走近了一步,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呼哇,果然是好甜,太可爱了!


        我妻善逸被炭治郎脸上的笑容镇住了,把脸往围巾里缩了又缩,盯在脸上的视线太过于热烈。呜哇,心脏跳的好热烈,真是的,炭治郎太过分了,我妻善逸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听着对方心脏稳定的跳动突然加快一点点,带着欢喜特有的韵律,脸上也掩盖不住的憋出笑脸。


        两个人就这么在甜点店门口站着傻笑,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两个人才反应过来,红着耳朵走到了店里。


        “なな!你知道吗?那个病。”邻桌的小姑娘神秘兮兮的压低嗓音,这对于听觉极好的善逸并没有什么用。


        “什么啊,这么神秘?”另一个小女孩似乎是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因为是好友提出来的,勉勉强强低下头去问道。


        “就是,就是那个人鱼病啊!你不知道吗?!”小姐妹你冷静点哇,我妻善逸被勾起兴趣,挖着香蕉船悄悄吐槽,你这样不冷静谁都能听见啊。


        “……假的吧,怎么可能有这种病啦,不是都市传说吗?”另一个小姐妹抬手摁了摁对面小姑娘的头顶,示意她小一点声音。


        “但是,但是就是咱们学院的高杉学长啊,他不就是吗?就是喜欢隔壁班远山同学的那个!”都说了冷静点嘛。所有人都看过去了。


        总算知道是谁了,两个小姑娘一个扎着高马尾戴着眼镜一脸无奈,另一个梳着可爱的波波头红着脸不停鞠躬。


        “……我不都说了吗?小点声啦!你可真是…”好吧,声音倒是很合适。


        “……善逸,善逸?…………我妻善逸!”


        “唔…………呼呼………嗯嗯,恩?!”被突然靠近面颊的温热手掌吓了一跳,我妻善逸一抬眼就是炭治郎靠近的面庞,眼睛亮闪闪的含着担忧看过来。


        “善逸?你还好吗?”炭治郎叫了善逸好几声都没得到回答,眼见着对方的视线一次次飘到邻桌的两个女孩身上,虽然知道这是常态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让对方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这里。想到了就要做,理智的长男抛掉了理智,憋着一股气伸手去触碰对方,被对面人眼角的笑纹吸引,本来要搭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一偏,触摸在对方脸上,软乎乎的凉凉的。爱照顾人的长男还想着下次不能让善逸点那么大的香蕉船了,等回过头来,遮掩在碎发后的耳尖又发起烧来。


        “!!!噫!……啊,对,对不起!”好了,这下子道歉的成了自己了,善逸哭丧着脸站起来向被自己突然站起来吓到的顾客们道歉,坐下之后忍不住抱怨,“都怪炭治郎,呜呜,真是的,突然靠得这么近,呜哇,完了完了,我在小姐姐们眼里的形象要被毁掉了,都怪你啦!”


        “不会的,善逸这么可爱…”后面那一句一定会有很多小姐姐喜欢你的这句话却无论如何都不想说出口,顿了顿,炭治郎无意识的皱了皱眉,还是就着动作把手在善逸头发上拍了拍。“我很喜欢善逸哦,不会有坏印象的。”


          真是的,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这一脸勉强是怎么回事啊,真是的,心脏跳动的节奏都乱了一点唉,善逸在座位上往下又缩了缩,炭治郎的视线一直盯着他,那是一直以来的温和的鼓励的带着希望的眼神。心里转过了那么多的念头,善逸也不过是嘟囔着,“炭治郎什么都不知道,爽朗池面什么的太讨厌了,炭治郎太狡猾了…”


        空气突然沉默下来了,两个人心思乱飞,邻桌的声音飘了过来。


        “好了嘛,不要再说我了好不好,利兹最好了嘛~”呜哇,是可爱的声音唉。


        “真是的,希美每次都这样,这是第几次了嘛!”带着点小愤怒的声音,但是心脏的律动确实担忧又宠爱的声音。


        “我就知道利兹最好了!なな我继续哦,就是,你知道的嘛,人鱼病,得不到爱意就会变成人鱼哦!”


        “是骗人的吧,变成人鱼什么的。”


        “我才没有骗人啦,最一开始是渴水,不久后就是会失声,然后渐渐的开始不能行走,变成人鱼的样子。”


        “………唔,听起来不妙唉。”


        “是啊是啊,但是如果可以得到心爱的人的表白和亲吻就可以解决了呀,这不是很浪漫吗?!”


        “……但是啊,希美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个人不喜欢病人呢?”


        “啊……那……”


        不知不觉已经把这个话题听完的善逸,飘忽的眼神突然定住了,忍不住顺着话题去想,是啊,如果对方并不爱你呢?要怎么办呢……还是不要说出口了吧……一定不能暴露的,那个长男一定会愧疚的吧。


        善逸的心思完完全全被乱七八糟的想法占据了,明明是好久都没有见面,和炭治郎两个人也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晚课要开始了,炭治郎先说了再见,我妻善逸就站在一盏路灯下,看着对方挥手后跑远,路灯的光在炭治郎身上明明暗暗,那个人影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最后一转眼就消失在了拐角。


         善逸抬起头看着路灯昏黄的光,还有几只小虫子在刺骨的冬季寒风中苟延残喘。嘴里呼出的气体出口就成为了水雾,向着天空飘过去,脑子里空荡荡的,心里空荡荡的,脑子里又回荡着女孩子带着甜味的嗓音,“那如果那个人不喜欢他呢?”恰巧吹来的冷风顺着脖颈间的缝隙溜了进来,冻的善逸打了个哆嗦,善逸低下头看着刚才炭治郎塞给他的一小盒布丁,转过身来往自己校区走去,难得的,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随着风吹来的开始夹杂着雪花,冷气冻的他面颊泛起不自然的红,手里是还带着温度的布丁,也许今天晚上盖上被子也不会太暖吗。


        “喂,善逸?你还好吗?”同宿舍的村田带着惊讶问他。


         “?我很好啊?怎么了?”善逸放下喝完水的杯子被问得一愣,原本要瘫在床上的姿势又坐直,毕竟那个心音很严肃了。


        “你这两天喝了好多水唉,这么下去身体不会搞坏吗?!那可是三升的水桶哦!现在就剩一点点了!!”村田试探着去问他,毕竟善逸从那天回来之后有点情绪不好,虽然这两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哭哭啼啼没什么大变化,但是这个喝水量确实是很吓人了。


        “恩?是吗?我…”脑子里突然响起女孩子的声音“一开始是渴水…”顿了顿,善逸笑着开口,“我没事,就是这两天太渴了,之前也差不多,只不过之前是饮料喝得多吧。”


         脸色都白了,真的没事吗?村田看善逸不想说的样子,开口道:“那好吧,你不要勉强自己,水中毒很难受的。”


         善逸笑着应下,还转过头来做鬼脸吐槽村田,这件事就过去了。只有善逸自己知道,撑在两侧的手掌心全部见了血。


        仅仅两天,善逸看着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样子,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很惶恐。任何一个人早上突然起床之后就发现突然无法发出声音都会觉得很恐怖吧。今天村田回家去了,宿舍的另外两个人结伴去登山,现在的屋子里,只有我妻善逸一个人。


        善逸抖着手打通了炭治郎的电话,很久都没有接通,也许是在上课吧。善逸白着脸放下手机,把自己团在被子里。摸摸自己的喉咙,开口无声地说,没关系的我妻善逸,睡一觉就好了,睡一觉就好了。


        明明害怕的后背上都是冷汗,善逸却一点眼泪都没有。


        浑浑噩噩的睡着了,迷糊间似乎是手机振动,善逸周了皱眉头又陷入了黑甜的梦想。

        


——这是善逸委委屈屈睡着了的分割线——



      “善逸,善逸?醒醒,醒一醒?!”唔,炭治郎的声音?不会吧,他没有时间来的。


       “善逸?起来先吃点东西好吗?”不要了,炭治郎,我好辛苦哦,我想睡觉。


        “善逸,你,你再不起来,我就要让祢豆子离开了!!”祢豆子!!!那怎么行?!!!我妻善逸突然睁开眼睛,把身前端着碗的炭治郎吓了一跳。


        “啊,善逸,你醒了啊,果然祢豆子这一招很管用嘛。”炭,炭治郎,你的心声可不是在笑啊。善逸突然一抖,想开口解释,出口的却是气流穿过喉咙的嘶哑声。


        两个人都愣住了,炭治郎赶紧放下碗,抓住善逸的肩膀急声问:“怎么回事?善逸?你还好吗?”


        善逸被突然抓着肩膀,吓了一跳,看着眼前这张写满了焦急担心的脸,白着一张脸笑了笑,做口型,没,事的,炭治郎,我,只是,上火了。


        “不行,我不信!善逸,我们去忍小姐哪里去看看吧,好不好。”这样子说话,还发出这样的声音,这样炭治郎我怎么能拒绝得了啊。所以,被池面之光闪瞎了眼的善逸毫不犹豫的点了头,至于去了之后会不会被揭发病情什么的,完全没有考虑呢。


        一路上被嘘寒问暖的善逸恨不得掐死那个点头点的毫不犹豫的自己。被人一说就跟着走了,我妻善逸你能不能长点脸啊,身为学长你的自控力你的尊严呢?!看起来善逸因为某些原因连脑子都乱掉了呢。


        等到了蝴蝶忍小姐的医疗室,善逸委屈巴巴团在病床上,眼睁睁看着检查完症状的忍小姐挂着美丽的笑脸带着炭治郎出了门。此时,我妻善逸满脑子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恩,是这样的,要好好沟通一下呢,那边的抽屉里有笔和纸哦,你们先交流一下吧。”温温柔柔的声音带来的却是属于我妻善逸的噩耗。


        我妻善逸忍不住整个人都哆哆嗦嗦缩在被子里,露出一点小缝隙偷偷看着炭治郎面色复杂的走了进来,拿好了笔和纸离自己越来越近。啊,是死亡的气息吗?


        “……………善逸…………”为什么叫了我的名字又不说话!!!!你说句话啊,炭治郎!我害怕。善逸把自己缩的更紧了。


        “善逸已经知道了吧,人鱼病。”炭治郎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抱住这团被子,紧了紧手臂开口,“善逸一定已经知道了吧,抱歉。”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不要抱上来啊笨蛋!我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啊啊啊!


        “我……得了人鱼病…”炭治郎紧紧抱着怀里软乎乎温热的让他安心的气味,开口就是一道天雷。“善逸之前已经听到了吧,那两个女孩子。”


        唉?等等?!怎么回事????炭治郎?等一下啊,不要抱得这么紧,唉?唉?!??!!!


        不等善逸有什么动作,炭治郎提前紧了紧手臂让人不能动弹,“那善逸也一定知道,这个病要怎么才能治好对吗?接下来的话,可能会给善逸造成困扰,但是,忍小姐说了,无论如何都应该让你知道。”


        什么?我知道啊,炭治郎你只要找到你所喜欢的人,去表白亲吻就好了…为什么要对我说呢?炭治郎你知道吗?我不想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善逸,忍小姐说了,我们是一样的……所以,我妻善逸您可以嫁给我吗?!”炭治郎深吸一口气,一把把被子掀开然后握着对方肩膀闭着眼睛大喊。


        噫!等?!善逸猝不及防被炭治郎从“壳”里挖出来,又被人握着肩膀,恍恍惚惚之间就被炭治郎突如其来的大声表白敲昏了头,整个人炸成一朵烟花,定在原地。


        唉?!等一下?唉???嫁给你是什么意思?!炭治郎?????灵魂都从耳朵飘出去了。


         “善逸………”看着炸成一团的人,红着脸摇了摇他,看到对方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一下推到最远处还差点从床上掉下去,炭治郎脸上的红晕刷的一下消失了。


        “………啊,抱歉,我,吓到善逸了,是吗……”炭治郎攥着手,笑着站起来,对着眼前还不在状态的人道歉,忍不住背过身想要离开这个房间。“………我,我先走了,善逸好好休息啊,我去看看忍小姐…”


        唉?!!等!炭治郎!!!!不要走!!善逸看着炭治郎面色苍白,背过身要走,忍不住扑过去抱着他。我说不出声音,你能不能好好看看我啊啊啊啊啊!这时的善逸也没时间纠结了,一口咬在眼前的人身上。


        刚刚被拒绝,想要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房间,又被喜欢的人扑在后背上一口咬在耳朵上,让炭治郎从头到脚打了个寒颤。“疼!善逸?”


         善逸看着眼前红红的带着他的口水和牙印的耳朵,红着脸把人拽过来按在床边,拿起笔和纸恶狠狠的写着,“你!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最后几个字都被写破了。


        看着眼前散发着害羞恼怒气味的人,炭治郎忍不住坐直腰板规规矩矩的回答了善逸的问题。


        原来,炭治郎得上了人鱼病,身上开始出现鳞片,只有心爱的人才可以救他,而忍小姐告诉他,他们两个是一样的,善逸也喜欢他,所以炭治郎头脑一热就告白,啊,不是,应该说是求婚了。


        从炭治郎解释完之后,两个人就面面相觑红了脸。炭治郎小心翼翼的嗅了嗅善逸的味道,得到了害羞和肯定的味道后红了脸,善逸听着对方不安期待的心音也后知后觉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从头红到尾。


        善逸先沉不住气,磨磨蹭蹭凑过去,吧嗒一口亲在炭治郎嘴上,然后试图快快的离开。


        炭治郎看着善逸憋着气凑过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嘴上温热的触感挑断了理智,只会一把抓住试图逃走的炸毛麻雀。


        “……善逸,你刚刚…”炭治郎压着嗓子开口,还没等说完就被变成粉红色的小麻雀捂住嘴巴。


         “…你!不要说!”发出的声音虽然是嘶哑的,但是我妻善逸的喉咙确实发出了声音。


         善逸压在试图开口的炭治郎身上,领口因为刚才的动作四敞大开,因为害羞,那些害羞的粉色从面颊一直蔓延到胸口,炭治郎的角度看的清清楚楚。而善逸,轻易就能看到平时爽朗健气的青年被自己床咚,红着耳朵被自己捂着嘴吧,衣服被自己弄的不如之前整齐。


        好了,不用看了,两个人一动也不动,全部都定在原地,憋着气。


        蝴蝶忍推门的声音让两个人一个赶紧坐直,另一个被吓的直接缩到被自己。蝴蝶忍看了看屋子里的情况,“阿拉阿拉,看样子你们已经解决了?”


        善逸被炭治郎从被子挖出来,两个人顶着同样红透的耳朵,盯着蝴蝶忍,炭治郎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帮助他捅破这张纸的忍小姐大声回答:“是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万分感谢!!!”


         被声音震了一下的蝴蝶忍,头上暴着青筋,“啊,那真是太好了,那么请你们不要占着床位了好吗?”


        两个人哆嗦一下齐齐的站起来回答,“是!”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东西,头上冒着热气,尽量不要碰到对方。


        临走之前,蝴蝶忍叫住炭治郎,“你最好今晚就做哦,虽然善逸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要快一点了哦。”


        我妻善逸在路上黏黏糊糊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炭治郎只是红着耳朵憋气告诉他说回去才可以。


        “好了嘛,都已经是在家了,可以告诉我了吗?”我妻善逸瘪着嘴挂在还红着耳朵的炭治郎背上,磨蹭蹭对方红透的耳朵,调笑着抱怨出口。


        “呼…善逸,你知道人鱼病要怎么解决吗?”炭治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抱住怀里温热的身体。


        乖乖被刚出炉的恋人抱住,善逸甚至还向炭治郎怀里又蹭了蹭,“唉?唔嗯,我记得是亲吻和心意相通?”


        炭治郎深吸一口气,脸更红了,然后把善逸搂紧,在对方敏感的耳边说出了正确答案。


       “唉?唉?!唉?!!!!!!!!!”看样子善逸的嗓子确实已经恢复了呢。“等等?!那我是?”


        “善逸没事哦,但是我有事!”炭治郎一下一下亲吻着善逸的嘴角。


        “等?!唉?!!!”我妻善逸被炭治郎锁在怀里,没法动作,现在脑子不转的他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所以啊,善逸,不可以逃哦。”炭治郎把所有的占有欲和欲望明明白白写在行动力。


        之后发生的事我们并不知晓,只是炭治郎和善逸又多请了三天的假期。


Edicius_Arahc

感觉自己又进了冷坑(ーー;)

最近突兀粉上鬼鬼(youtuber,不是明侦的那位)

然后发现两位的tag混在一起

可能会给翻tag的人带来不便

所以极其不要脸的试图给鬼鬼开个新tag(鬼鬼Phan)

试图产粮失败我枯了

(鼓不起勇气来写文或是画画……)

最近突兀粉上鬼鬼(youtuber,不是明侦的那位)

然后发现两位的tag混在一起

可能会给翻tag的人带来不便

所以极其不要脸的试图给鬼鬼开个新tag(鬼鬼Phan)

试图产粮失败我枯了

(鼓不起勇气来写文或是画画……)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继续摸鱼,我啥也没有


枯了


先看P6再看P7,我整错了(捂脸)

继续摸鱼,我啥也没有


枯了




先看P6再看P7,我整错了(捂脸)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元宵节快乐,是旧图


回头把狐妖花魁善逸整完在说

元宵节快乐,是旧图





回头把狐妖花魁善逸整完在说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P1 炭只狼突然亲亲但是被小葵看到了

      善:炭只狼是木头脑袋的大笨蛋!

P2 我:吃胡萝卜吗?

P3 猜猜看梳头发的手是谁的?| ू•ૅω•́)ᵎᵎᵎ

P4 表白后互换信物(羽织),一起出任务等待时睡着了的善逸

P5 祢豆子最喜欢哥哥他们了

P6 我妻善逸=蒲公英!

P1 炭只狼突然亲亲但是被小葵看到了

      善:炭只狼是木头脑袋的大笨蛋!

P2 我:吃胡萝卜吗?

P3 猜猜看梳头发的手是谁的?| ू•ૅω•́)ᵎᵎᵎ

P4 表白后互换信物(羽织),一起出任务等待时睡着了的善逸

P5 祢豆子最喜欢哥哥他们了

P6 我妻善逸=蒲公英!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我想问一下

像我这种天天摸鱼,不写文章的人,是不是很让人讨厌。


但是真的是不想写东西(开始自闭)

最后一张是自过年以来摸的鱼

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十页了哈哈(缩脖子)

我想问一下

像我这种天天摸鱼,不写文章的人,是不是很让人讨厌。







但是真的是不想写东西(开始自闭)

最后一张是自过年以来摸的鱼

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十页了哈哈(缩脖子)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明天画炭!(大概)


突然发现有一张炭治郎的名字没写全(缩脖子)

明天画炭!(大概)







突然发现有一张炭治郎的名字没写全(缩脖子)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是摸鱼!(振声)


我永远喜欢小男孩!


可可爱爱可可爱爱wwww


(我永远都不记得给炭涂头发QvQ)

是摸鱼!(振声)



我永远喜欢小男孩!


可可爱爱可可爱爱wwww


(我永远都不记得给炭涂头发QvQ)

卡森
抽到了东海的小卡。开心。

抽到了东海的小卡。开心。

抽到了东海的小卡。开心。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曾经答应过的花魁狐妖善


我已经死了。゚(゚´Д`゚)゚。

太难了

为什么我要照着照片画啦

QvQ


画的不好的话不要打我๐·°(৹˃̵﹏˂̵৹)°·๐


不要打我

曾经答应过的花魁狐妖善






我已经死了。゚(゚´Д`゚)゚。

太难了

为什么我要照着照片画啦

QvQ


画的不好的话不要打我๐·°(৹˃̵﹏˂̵৹)°·๐



不要打我

憨批冰糖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称号      全场最屑      

我:不愧是我!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称号      全场最屑      

我:不愧是我!

柒不让七变柒

被细菌大王控制的灰叔我真的可以!!!

被细菌大王控制的灰叔我真的可以!!!

(空心骰子)鱼蟹鹧鸪

是私心Tag


对不起我不会画猪猪(捂脸)

是私心Tag


对不起我不会画猪猪(捂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