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私设

47711浏览    18309参与
混二次元的语萧
《变小的幼jomm出童话话剧表...

《变小的幼jomm出童话话剧表演《小红帽》的主角》


幼jomm是私设,大概六七岁


论观众席的各位如何,欢迎各位天才们在评论区踊跃发言(ntm


《变小的幼jomm出童话话剧表演《小红帽》的主角》


幼jomm是私设,大概六七岁


论观众席的各位如何,欢迎各位天才们在评论区踊跃发言(ntm


_剑华弓月
是se气的醉酒徐三儿。 私设他...

是se气的醉酒徐三儿。

私设他右腿因为一次意外而失去,现在的右腿是机关术义肢。

是se气的醉酒徐三儿。

私设他右腿因为一次意外而失去,现在的右腿是机关术义肢。

莲坞夏漪
虽然说是昨晚摸的但还是发下吧x...

虽然说是昨晚摸的但还是发下吧xxx

我爱煜美人 噗吡

虽然说是昨晚摸的但还是发下吧xxx

我爱煜美人 噗吡

十木

冒险故事的结尾

*记梗

*只写了一开始想要的结尾


审神者微微倾身,伸出手去,握在爱染捧着镜子的手上,巴掌大小的小镜子,刚好被覆盖住。

温度从被握住的手上传来。

真是拿你没办法,她小声嘟哝。

小小的如同萤火般的光芒升腾过后,她移开自己的手。

那伤疤一样的裂缝不见了,雕琢的美丽纹章又变得崭新。

“喔!?镜子被修好了!?主人!”红发的小少年惊叹出声,言语间的兴奋抑制不住。

“嘘……声音小点。”

“啊…”他立刻噤声。

“但是主人好厉害!真的就这么修好了么!真的假的!好棒!”他不住翻来覆去地看镜子,嘴里不停地说好厉害好厉害。

“哼哼,”审神者用力揉一把他乱糟糟的头发,“主人我是不会骗人的,这是...

*记梗

*只写了一开始想要的结尾


审神者微微倾身,伸出手去,握在爱染捧着镜子的手上,巴掌大小的小镜子,刚好被覆盖住。

温度从被握住的手上传来。

真是拿你没办法,她小声嘟哝。

小小的如同萤火般的光芒升腾过后,她移开自己的手。

那伤疤一样的裂缝不见了,雕琢的美丽纹章又变得崭新。

“喔!?镜子被修好了!?主人!”红发的小少年惊叹出声,言语间的兴奋抑制不住。

“嘘……声音小点。”

“啊…”他立刻噤声。

“但是主人好厉害!真的就这么修好了么!真的假的!好棒!”他不住翻来覆去地看镜子,嘴里不停地说好厉害好厉害。

“哼哼,”审神者用力揉一把他乱糟糟的头发,“主人我是不会骗人的,这是给勇敢孩子的奖励。”审神者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似乎意有所指。

“诶?”

“夜深了,该去睡觉了哦。”

那时候爱染突然福至心灵,意识到原来她一直都知道。

知道他们的冒失,知道他们的胆怯,知道他们傻乎乎的心意。

那一瞬间,盛放的龙胆花,指引方向的风,还有归处的烛火,似乎都有了解释。

本应是为了保护眼前的人不受其扰而进行的小小冒险,却在不知道的时候被对方守护。

这样相互的小小心意,这样无声的、温暖的、却又如此充满热意的心情,在彼此触碰到的瞬间,像是阳光与溪流交汇,又或像花火在夜空引燃——汩汩流淌着的水变成闪闪发光的样子,静寂的夜晚也要被无边的绚烂填充。

胸口的鼓动流淌到四肢百骸,心情都随之雀跃。

“啊…主人…!”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下意识的叫住了正欲转身离去的人。

“嗯?”

“那个…我…不是、我们只是想要,想要为主人做些什么……”短刀付丧神的心脏汇聚了一百种欢喜热闹的高兴,临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讲。

“我……今后也会一直守护主人的!以后会变得更强大来让你依靠的!总之——总之最喜欢主人了!”

“……………噗、哈哈哈哈,你可真是……哈哈哈。”审神者先是一脸惊讶,回过神来以后却是止不住地笑起来,她在爱染再度开口之前忍住了笑,也再度倾下身去,以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眼神对他说:“嗯,我知道的。谢谢你,爱染。我很高兴能被你们守护,世上恐怕没有比这再幸福的事了。今后可就仰仗你们了哦,我很期待。”

“噢!就交给我吧!”



梗概


短刀们因某种原因去后山冒险,但是后山这个“山”并不是一般的山,里边灵气充足,可能会有一些新生的精怪,审神者怕有危险就用纸片式神小人给与指引,暗中保护,这里的短刀们经验尚浅,而且纸片人灵力和他们同源,更加难以察觉。


后来经历了这样那样的险象之后,短刀们总算沿着石灯笼中烛火的指引回到了本丸。


爱染的镜子是审神者送的,算是一个护身符,可以为人抵去一次咒/伤害,上面的纹章很像萤丸的刀纹,他一直很珍惜。不过为了保护小夜爱染挺身而出,镜子又替爱染承受了一次山魅的小咒,所以裂了一部分,所以爱染回来有点低落。



我不是鲨虫

错 信白【中】

开始注意的那个男人的不寻常大概是李白作为特警的敏感――他们俩的作息时间太相似了。

工作性质特殊的他还从未见过有一个人的时间表与他如此相似。

他们总能在天刚蒙亮的时候同时站在巷口,也能在夕阳照进巷子里的时候同时到达巷口。甚至是有特殊任务时,披着星光回来,那张扬的红色马尾也会划破夜色。

他们不会对话,甚至对方连一个友善的眼神也不忍心施舍。

西装革履,从他面前昂首走过。

老巷子?太格格不入了吧。

韩信第三次站在窗前。

西装还套在身上没来得及脱下,手上拿着一副看似滑稽的军用望远镜。

时针指向两点。

但那个熟悉清瘦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在巷口。

韩信有些烦躁,却依然锲而不舍的望向巷口。...

开始注意的那个男人的不寻常大概是李白作为特警的敏感――他们俩的作息时间太相似了。

工作性质特殊的他还从未见过有一个人的时间表与他如此相似。

他们总能在天刚蒙亮的时候同时站在巷口,也能在夕阳照进巷子里的时候同时到达巷口。甚至是有特殊任务时,披着星光回来,那张扬的红色马尾也会划破夜色。

他们不会对话,甚至对方连一个友善的眼神也不忍心施舍。

西装革履,从他面前昂首走过。

老巷子?太格格不入了吧。

韩信第三次站在窗前。

西装还套在身上没来得及脱下,手上拿着一副看似滑稽的军用望远镜。

时针指向两点。

但那个熟悉清瘦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在巷口。

韩信有些烦躁,却依然锲而不舍的望向巷口。

对面楼有一对男女搀扶相拥着下来,走出老巷。

在转角时,似乎被什么人阻挡了一下。

那女人停下脚步,与来人有说有笑。

是张姐。

小几分钟后,熟悉的身影终于转进巷子里。

韩信见状赶紧将窗帘稍稍拉闭,只留下一道小小的缝隙。

昏黄的灯光便从那到缝隙透出,划破巷里的黑暗。

李白刚执行完任务,身心疲惫。

今天的任务危险万分,好几个同事都差点丧命。

那个神秘的组织头头叫什么来着?

哦,对了。

韩信是吧?

李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突然被巷里那道光吸引住了。

杪夏

贪恋

私设如山体滑坡,不上升真人


【贪恋】


我爱你


王一博第一次见到肖战是在自家楼下的书店,店长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孤寡老人,他说自己的儿子也没了,如果走了就把这家书店留给他,王一博也当他是在说笑,不过闲来无事时也会下去帮他收拾一下。散落在桌子上没有来得及合上的书本,随着风吹过,随意的翻来翻去,整个书店充溢着书本的清香。


随着时间的推移,靠在窗台的桌子上,洒下一片金光,立秋的午后带着些许温度,那时候肖战在那张桌子前,仔细的阅读着手中的书籍,他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体恤衫,领口随着他的动作,可以稍微看见里面雪白的皮肤。


或许是那个时候王一博的目光太过强烈,...

私设如山体滑坡,不上升真人


【贪恋】


我爱你



王一博第一次见到肖战是在自家楼下的书店,店长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孤寡老人,他说自己的儿子也没了,如果走了就把这家书店留给他,王一博也当他是在说笑,不过闲来无事时也会下去帮他收拾一下。散落在桌子上没有来得及合上的书本,随着风吹过,随意的翻来翻去,整个书店充溢着书本的清香。


随着时间的推移,靠在窗台的桌子上,洒下一片金光,立秋的午后带着些许温度,那时候肖战在那张桌子前,仔细的阅读着手中的书籍,他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体恤衫,领口随着他的动作,可以稍微看见里面雪白的皮肤。


或许是那个时候王一博的目光太过强烈,肖战抬头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对着他笑了一下。就像落在书桌上的残阳一样耀眼,王一博揉了揉自己发热的耳朵,抬手想要打招呼,肖战却已经继续低头看书了。王一博只能尴尬的揉了揉脑袋,转身继续去收拾书架。


‘可以帮我拿一下飞鸟集吗?’


声音很好听,是在跟自己说话吗,回头看去,肖战还是挂着那个微笑,用轻柔的声音对他说着,‘在你的左边,可以帮我拿一下吗?’


‘可以。’王一博抽出飞鸟集,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把书放在他的手中。


‘我很喜欢泰戈尔先生的一句话,用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句话,他说的很温柔,洒在他身上的残阳如同圣光,恰当时机的微笑,让王一博一下子晃了神。肖战如同一个坠落人间的天使,在立秋时节的午后,照亮了他整个人生。


晚上回去之后,王一博躺在床上想着那张干净的脸,还有那个牵动他身体的声音,禁闭的房门内,不时响起低沉的喘息声……


第二天王一博同样的时间出现在书店里,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再次走到那个窗台的对面,肖战还在那里翻看着飞鸟集,嘴角的笑容依旧没有消失,他……真的很美好啊。


‘又见面了。’还是那个轻柔的声音,王一博点了点头,‘嗯,又见面了。’


‘你在这里工作?’


‘对。我……我叫王一博,请多指教。’少年慌乱的伸出手做着自我介绍。脸上明显的升起红晕。


肖战轻笑一声,‘噗,情窦初开的小朋友吗。’这句话轻轻带过,掉落在一片绿洲,在王一博心中荡起一片涟漪。


他们相识了,王一博在那天之后,正式在书店工作下去,只为了每天午后坐在窗台前的男人,肖战比他大了六岁,但是这个男人笑起来一点也不像。他问过肖战的工作,但是被他拒绝了,转而王一博开始研究他的习惯,习惯撑着下巴,抚摸他左边嘴角下的痣,很小一点,在那张会一直微笑的嘴唇下方,很可爱,很想……吻上去。


王一博在这个秋天,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他关注着肖战的一举一动,会每天买一杯星巴克放在那张书桌上,因为肖战喜欢。会把折下来的枫叶做成书签,放在肖战经常看的飞鸟集里。就像肖战说的,他也很喜欢泰戈尔的一句话,「你微笑地看着我,不说一句话,而我知道,为了这个,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每天忙碌的工作只是为了那个笑容,如果有一天,那个笑容不见了,王一博感觉自己一定会疯掉。


在一场忽而降临的大雨之后,店长在那天晚上住进了医院,再也没出来过,王一博一个人蹲在书店的门口哭了起来,店长没留下什么,只是声明,书店留给了他。那天之后,肖战再也没来过,那是王一博第一次体验到了心疼,他每天期待的,放在心里的人,不见了。


他开始到处寻找肖战,询问之后,知道他在那个没日没夜都会亮着霓虹灯的地方工作,王一博借了一辆摩托车直接飞奔过去,他在里面找了很久,直到在一家酒吧门口,他看到了自己的光,那个干净的,放在自己心头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紧身吊带衫,披着一件近乎透明的外套,摇摇欲坠的搭在肩膀上,下身是一条紧身的黑色牛仔裤,贴着他修长的双腿,勾勒出身体最完美的曲线。那长总是戴着金丝边眼镜,挂着微笑的脸,此时化上浓厚的烟熏妆,眼镜也被拿掉了,换上一双深棕色的隐形眼镜,他的指尖不再是翻看书籍,修长的指尖夹着香烟,嘴角也不在是温柔的笑容。


王一博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肖战,哪个穿着干净的纯白体桖衫,喜欢看飞鸟集的男人。王一博攥紧双手,慢慢走到男人的面前,拿掉他手中的香烟,扯着他的衣领吻了上去。


肖战一把推开了他,用手背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吐出了因为嘴角被咬破而流出的血水,‘小朋友,你在干什么。’


小朋友……王一博跟他说过自己名字的,但是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叫过,他说自己还是个小朋友,情窦初开的小朋友。


王一博用力拽着肖战把他带到摩托车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家里,他把肖战带到浴室,想要扯掉他的装扮,然后拿出自己的体恤衫想要套在他的身上,他的光,不应该是这样。


肖战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你发什么疯。’


脸上还带着刺痛,王一博一把抱住他,失声痛哭起来,但是他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把肖战紧紧的抱在怀里。


肖战感受着少年温热的怀抱,泪水已经浸透了少年套在自己身上的体恤衫,他抬手抱住少年的腰,把头窝在王一博的肩膀上,这个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男孩,会默默的记住自己的喜好,会害羞的送给自己亲手做的书签,会悄悄的在他的飞鸟集中夹上一封信,「战哥,你是我的光,我喜欢你。」


肖战抽了抽鼻子,闷闷的说着,‘王一博,你不该来找我的,我不是你的光,你喜欢的干净温柔,都不会在有了。’


那一个晚上,他们都没有在多说一句,第二天肖战离开了,王一博也没有挽留他,直到防盗门被关上,门锁扣上的声音,像是一声枪响,打在王一博的心上,他直接冲了出去,才发现肖战并没有走远,他坐在书店的门口,身上还是穿着那一套黑色的衣服。


王一博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经过一场大雨,空气都被净化了许多,风吹过他们的发梢,远处想起不知道谁家风铃的响声,‘店长走了。’


‘嗯。’肖战把头埋进膝盖里。


‘他把书店给我了,我以前以为他是在说笑的。’王一博侧着身子,把肖战的脸抬了起来,用拇指擦拭过他脸上的泪痕,笑了笑说道,‘我现在一个人忙不过来,你要不要帮帮我。’


肖战愣了愣,半天没说出来话。王一博抵着他的额头,吻了吻他的眼角,‘肖战,过来帮我吧。’


‘嗯。’


自那以后,王一博做起了书店的店长,他还是喜欢走到靠在窗边的书桌旁,在桌子上放上一杯星巴克,然后坐下来,听着他的爱人用轻柔的声音,念着飞鸟集,‘我还是很喜欢泰戈尔先生的那句话,用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他辞去了酒吧的工作,换回了纯白色的体恤衫,戴着金丝边的眼镜,对着他的少年微笑。


我爱你,贪恋你的温柔,贪恋你所有的一切


……………………………………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这就是哥哥1

吹萧弄鈺

《坠》1.7

日常更新,天哪我太难了(๑•́ωก̀๑)@困困 @时咕咕只想睡觉 

————————————————

  林溯面前的小哥摘下墨镜伸出手向他们问好。

  “老胡早上好啊,林溯小朋友?”

  林溯点了点头。

  “走吧,这里不适合说话,上车说。”

  林溯被突然不知道从何吹来的冷风冻了个机灵,一股脑便钻进了车中。车内开足了暖气,林溯才渐渐放松下来。

  “林溯,我给你介绍一下,邓彧,大你四年的学长,这次他主要是找你有事的。”...


日常更新,天哪我太难了(๑•́ωก̀๑)@困困 @时咕咕只想睡觉 

————————————————

  林溯面前的小哥摘下墨镜伸出手向他们问好。

  “老胡早上好啊,林溯小朋友?”

  林溯点了点头。

  “走吧,这里不适合说话,上车说。”

  林溯被突然不知道从何吹来的冷风冻了个机灵,一股脑便钻进了车中。车内开足了暖气,林溯才渐渐放松下来。

  “林溯,我给你介绍一下,邓彧,大你四年的学长,这次他主要是找你有事的。”

  老胡招呼着邓彧在路边下了车,车上的林溯不知道这时在想些什么,只是呆滞的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男子高瘦而熟悉的背影。忽然,那男人开口道。

  “那个,你应该已经见过武离了吧,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他的。我……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旁边的那户人家吗?那就是我们家……”

林溯摇摇头说。

  “记…记不太清了,似乎是有个叫什么飏的大哥哥,好像还有一个姓武的老爷爷……那个就是你们家吗?”

  邓彧听到这儿惊讶的笑了笑,说道。

  “那我就跟你讲明白好了,武离这小子痴,又顽固,之前我怎么劝他上学他都不肯。我知道他是在到处找你,也没办法了,又想到了我高中时的胡老师。谁知你刚好在他班上,真是‘好巧不巧’了。”

  林溯点点头。

  “其实你们家搬到城里去了之后,我们的父母就离异了,我妈带着我又在村里呆了两年,而我的父亲却把武离带到了城里。我不知道他在城里对他干了什么,但有次他竟把我那混蛋老爹的电话偷拿了,自己悄悄地打给我。你也知道,农村那个小木房子嘛,能有多大。他抽泣的一声一息,那无比可怜的恳求语气,我们一家听得清清楚楚。我妈差点没哭昏过去。也就是那次,我进了城,那年我才刚十七岁,武离才十一。鬼晓得他遭了什么罪……我一进城就拿了两百一十二,风风火火的去找了那个混蛋老爹。但等我到那里时,警方已经先我一步了。我觉得事情不太对,果然如我所料,那个混蛋死在了讨债的枪口下。但是……”

  “但是,你没找到武离,对吗?因为他已经被吴荣救了,被吴家收养了。”

  “哦?你知道这些?”

  “嗯,还有就是他十四岁的时候逃出了吴家,吴川峰也没追回他。也就是说,在吴川峰眼里,武离已经没用了,你怕他会伤了他?”

  “不仅如此,我更怕他会冲动,毕竟说不定那连脑子都不过的人忽然单枪匹马杀过去,这也说不准啊。”

  “嗯…我会试着让他慢慢接受的,毕竟,我有应尽的义务嘛!”

  “是嘛,谢谢你,林溯,你是他值得寻找五年的人。”

  林溯有些惊讶,喃喃道,

  “五年么,居然还记得,真是……哎……”

  林溯招呼着下了车,他被老胡支到了超市去采购一些回头上课会用上的教具。

  邓彧看着林溯进了超市,喃喃道。

  “武离,你下一步棋会怎么走呢,你的局,明明已经定了啊。”

…………

NAH白川

abo私设

劣质O装优O

abo私设

劣质O装优O

天笙是个猫猫头子
好久以前画的鬼狐大人[私设]...

好久以前画的鬼狐大人[私设]

啊啊啊啊!耳朵和尾巴看起来好软,毛茸茸的超可爱!想犯罪啊!( ๑‾̀◡‾́)σ»

好久以前画的鬼狐大人[私设]

啊啊啊啊!耳朵和尾巴看起来好软,毛茸茸的超可爱!想犯罪啊!( ๑‾̀◡‾́)σ»

WIND北北

是私设流的刀客塔,设定在P3

微炎博向

(有关于炎客与博士的初识,但太长了还没画完哈哈哈)

后5p是草稿……

是私设流的刀客塔,设定在P3

微炎博向

(有关于炎客与博士的初识,但太长了还没画完哈哈哈)

后5p是草稿……

快乐贩卖机.

从前有座灵剑山衍生

是剧版的衍生

私设众多

可能弃坑

-----

傍晚,一位身穿青色罗裙的姑娘手拿一把折扇轻轻的来的王柒的房前,她扣了扣门,刚准备开口。

“客服服务就不需要了。”

“…在下易九木,兄台可是王柒?”

王柒闻言皱了皱眉,起身开门。

“有事?”

“在下易九木,枫茵国人士,我想问问王兄是如何得到准入券的。”

“与你无关。”

“……”

随即,她默默的把门关上了。只留易九木一人在外渡步。片刻,她又打开门,调笑般说:“如果你答应做我一天仆人的话,我就答应你。”

易九木愣了愣,然后微微点头。王柒就直接把人拉进去了。

之后便是一段添油加醋无中生有的讲话。

(此处省略n字)

易九木郑重...

是剧版的衍生

私设众多

可能弃坑

-----

傍晚,一位身穿青色罗裙的姑娘手拿一把折扇轻轻的来的王柒的房前,她扣了扣门,刚准备开口。

“客服服务就不需要了。”

“…在下易九木,兄台可是王柒?”

王柒闻言皱了皱眉,起身开门。

“有事?”

“在下易九木,枫茵国人士,我想问问王兄是如何得到准入券的。”

“与你无关。”

“……”

随即,她默默的把门关上了。只留易九木一人在外渡步。片刻,她又打开门,调笑般说:“如果你答应做我一天仆人的话,我就答应你。”

易九木愣了愣,然后微微点头。王柒就直接把人拉进去了。

之后便是一段添油加醋无中生有的讲话。

(此处省略n字)

易九木郑重的点了点头,像是听懂了的样子。

额,王兄的思路好特别啊…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想到的,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小海啊,这个王柒编故事的能力倒是不错啊!”王陆把头靠在海云帆的肩窝,呼着气说。

海云帆转头轻轻一笑,道:“比起你当年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陆夸张地皱了皱眉,圈住了海云帆的腰,娇嗔道:“小海你有在夸我嘛~”

“废话,也就这样自恋的人会这么想。”

王陆被人打断和媳妇儿的卿卿我我,顿时冒出来一团火,他愤怒地转头,看到王柒倚在窗口边懒洋洋地抱臂看着他们这对狗男男,易九木则站在她身后拿着折扇打量着他们。

“诶,我说,你们偷听也认真一点好不好,抛个隐身啊隔音啊有那么困难吗??而且你们撒狗粮也要有个度吧?!官配就可以这么放肆么??”

(这里的“官配”指的是这个衍生世界的,非原剧)

王陆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呀~官配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呢~”

王柒翻了个白眼:“你的face还在吗?我看你也别叫‘九州第一仙王’了,干脆叫‘九州第一骚王’算了。”

海云帆和易九木看着战事愈演愈烈,赶紧上去,异口同声道:“王兄别生气了。”

又是几乎同时的:“小海/易,我没事。”

王陆和王柒的眼睛又对上了,海云帆连忙说:“王兄,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无相峰吧。”

王柒也默默地把窗户关上。

“小易啊,我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觉得……?”

“王兄!”易九木脸颊微红地喊道。

可这对饱经风霜的王柒根本没用。

王柒:没错!小爷我就是软硬不吃,就吃小易~

作者:柒爷你透露剧情了诶!

王柒:哦~下次注意。

作者:你的敷衍已经透出屏幕了你知道吗啊喂!

王柒用手指勾了勾易九木的脸,“小易你想哪里去了啊~我是觉得我有点困了,你先回去吧。”说完还打了个王陆同款wink。

易九木的脸更红了,她结结巴巴的道了晚安,就跑回房了。






这里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易九木初见王柒并在不知道她是女的的情况向能放下一点防备去问她关于准入券的事:

1.她初来乍到,需要知道这里的风土人情之类的方便适应,而当时王柒自报门户的时候她正好去多瞧了一眼,那么她就锁定人选了。

2.在这个镇子只有一张准入券的情况下能半天就找到,这个人必定是有机缘之人,况且此人看似有些玩世不恭,但遇事其实都有些头脑。

3.王柒的实力在第一天就已经崭露头角,让这样一个人带着她闯关能事半功倍。所以拿准入券当噱头就不错。

4.好奇宝宝知道吗?

5.不这样怎么开启主线??




顾無鱼🐟
这边也丢一张🏃💨💨 策划...

这边也丢一张🏃💨💨


策划让俺发的预告


我想扩列+++

这边也丢一张🏃💨💨


策划让俺发的预告


我想扩列+++

阿狼不才

这里阿狼

最近发现一件事

就是我二儿子和别人撞设定了

在这里我深感抱歉<(_ _)>

之前的也会删掉

如果这给原作者带来了困扰的话

我在这里郑重道歉

非常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

如果有那位知道那位创造者的话

麻烦告知谢谢

二儿子的新设定会尽快出来

抱歉占tag

这里阿狼

最近发现一件事

就是我二儿子和别人撞设定了

在这里我深感抱歉<(_ _)>

之前的也会删掉

如果这给原作者带来了困扰的话

我在这里郑重道歉

非常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

如果有那位知道那位创造者的话

麻烦告知谢谢

二儿子的新设定会尽快出来

抱歉占tag

Mikey YA
(累死👴了,第一次用iPad...

(累死👴了,第一次用iPad 画画


是古神诺登斯哒!(虽然可能没人知道,不过第一个竟然画的是诺诺还是有点小惊讶厚

薛定谔的触手,直接放线稿了,累

下一次就该画狂草流表情包了呢呵呵呵呵

PS:我永远喜欢克苏鲁神话

(累死👴了,第一次用iPad 画画


是古神诺登斯哒!(虽然可能没人知道,不过第一个竟然画的是诺诺还是有点小惊讶厚

薛定谔的触手,直接放线稿了,累

下一次就该画狂草流表情包了呢呵呵呵呵

PS:我永远喜欢克苏鲁神话

丫巧在天上飛飛飛

ㄚ都是cp圖🌟💓

都是sans x sans 

ㄚ都是cp圖🌟💓

都是sans x san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