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秃兔

31785浏览    178参与
拂风w
  秃兔在08之后的一次见面(...

  秃兔在08之后的一次见面(三通)然后去逛街

  最近翻历史书有感的,对比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关系,再想想如今的情况,可真是讽刺。

  注:海基会和海协会是在改善关系时成立的,一个是台的,一个是陆的,然后他们之间才达成了“九//二//共识/”,不过现在那位省长不承认,这个原因是两//岸/关/系/破裂的根本原因之一(可能。

  

  秃兔在08之后的一次见面(三通)然后去逛街

  最近翻历史书有感的,对比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关系,再想想如今的情况,可真是讽刺。

  注:海基会和海协会是在改善关系时成立的,一个是台的,一个是陆的,然后他们之间才达成了“九//二//共识/”,不过现在那位省长不承认,这个原因是两//岸/关/系/破裂的根本原因之一(可能。

  

拂风w

那年秃兔……(2)

亲情向,请谨慎观看。

  上一篇那年秃兔(1) 

  正文

  这几天,秃子的书桌上总是莫名多了很多信封,而这几天,秃子也莫名忙了起来。

  每当秃子秘书来的时候,总是会很惊讶的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然后惊掉下巴。

  要知道,自己这老板可是出了名的忙。

  甚至连房间也忙到没时间打扫。

  他曾经也劝老板雇一个保姆,但总是被老板拒绝。

  然后毫不留情的给他一个背影。

  “真是的……”

  -

  一个星期后……

  兔子拉着笨重的行李箱从船上下来,她快步走进岛屿,想要去寻找她的亲人。

  宝岛街道车水马龙,由于是夏季,使得兔子的汗水一点点的打湿了她的刘海...

亲情向,请谨慎观看。

  上一篇那年秃兔(1) 

  正文

  这几天,秃子的书桌上总是莫名多了很多信封,而这几天,秃子也莫名忙了起来。

  每当秃子秘书来的时候,总是会很惊讶的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然后惊掉下巴。

  要知道,自己这老板可是出了名的忙。

  甚至连房间也忙到没时间打扫。

  他曾经也劝老板雇一个保姆,但总是被老板拒绝。

  然后毫不留情的给他一个背影。

  “真是的……”

  -

  一个星期后……

  兔子拉着笨重的行李箱从船上下来,她快步走进岛屿,想要去寻找她的亲人。

  宝岛街道车水马龙,由于是夏季,使得兔子的汗水一点点的打湿了她的刘海。笨重的行李箱,以及不属于本地人的装扮,引得周围人频频回头。

  兔子擦了一下自己的汗水,将照片对照面前的建筑看了好几眼,确认无误后进入了居民楼。

  -

  “叮……”

  秃子反射性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快步走向门口。

  突然,她放慢了动作,极为小心的把猫眼打开。

  “秃子!”兔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确认是兔子后,秃子迅速将兔子人带行李全部拉进家,随后快速的关上门。

  “怎么了……”兔子还没反应过来,秃子就接手了她手中的行李箱,指了指猫眼,示意她看猫眼。

  兔子做了,但她从猫眼里看外面没什么异样。

  怎么了……

  难道秃子真的被监视了?

  想到这,兔子的心跳到更厉害了。

  “看到了吗?”秃子悠闲的将装有茶水的一次性塑料纸杯递给了兔子,看着兔子将茶一饮而尽。

  “所以你都是这么过的?”兔子装作要不在意的样子说着,小心的往外望去。

  “是啊。”秃子笑了笑,然后在兔子想要去看猫眼的动作之前,将猫眼关了。

  “别看那些倒胃口的东西。”秃子的语气中有些不屑。

  她爱国,但不代表她可以无底线的当那群人的走狗。

  “你来这里还没吃饭吧……”

  “嗯,怎么了?”兔子下意识的回答。

  “客厅有电视,我房里有电脑,你看你想用什么来打发你现在的时间。”

  秃子一边说着,一边围上围裙。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

  从此以后兔子常常来秃子家蹭饭,偶尔秃子被蹭的不耐烦了,偶然会警告兔子。

  “死兔子,你信不信你再来的话,我下一秒把你丢出去。”

  秃子满脸黑线的看着面前的兔子。

  “亲,我们在加强两//岸//的关系呢。”

  兔子笑着对上秃子怨恨的眼神。

  “拿你没办法……”

  -

  但这些,全在七八年后,全毁了。

  --

  这章的时间线是在2008年后,兔子因为太想秃子而一个人跑过来找秃子了。

  然后将工作扔给了自己家的兔子。

  

清清烟岚

  本来想让情怀组开车车,但不敢写,所以就成了沙雕搞笑向……斯密马赛!

  本来想让情怀组开车车,但不敢写,所以就成了沙雕搞笑向……斯密马赛!

一囚
嗯 怎么就回不去了呢🤔🤔

嗯 怎么就回不去了呢🤔🤔

嗯 怎么就回不去了呢🤔🤔

积极向上

  玩梗玩到疯🌚,有些表情过不了审

  玩梗玩到疯🌚,有些表情过不了审

积极向上

来了,不咸不淡的粮,肝了好久🌚🌚

来了,不咸不淡的粮,肝了好久🌚🌚

积极向上

表面是熊兔,实际上是秃兔🌚✌

注:手机里是鹰酱恶搞过的录音🌚

表面是熊兔,实际上是秃兔🌚✌

注:手机里是鹰酱恶搞过的录音🌚

阿凡爱咕咕

短篇大杂烩 上

短小块,文章没有营养可言,角色ooc不是国设

沙雕


1【破镜重圆后的第一个拥抱】鹰兔

  自从上次分开后,是多久没有聚一聚了呢?

鹰酱拿着手里的的机票,陷入了沉思,一年前俩个人不欢而散后,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在他以为俩个人关系或许就这样到头了的时候,却很及时的收到了兔子的消息。

“什么时候回来。”

“这就回来”

怀揣些许愧疚,不安,鹰酱下了飞机。

那个少年依旧和记忆里似乎不曾有多大变化,阳光下,兔子低垂着眼眸,不笑时候的他一直都有着一种让人望而却步的感觉,下一秒,兔子抬起了头,楞了一下,随后那青涩的脸庞迸发出的笑意,是开心的,直到身体被紧紧拥抱住后......

短小块,文章没有营养可言,角色ooc不是国设

沙雕


1【破镜重圆后的第一个拥抱】鹰兔

  自从上次分开后,是多久没有聚一聚了呢?

鹰酱拿着手里的的机票,陷入了沉思,一年前俩个人不欢而散后,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在他以为俩个人关系或许就这样到头了的时候,却很及时的收到了兔子的消息。

“什么时候回来。”

“这就回来”

怀揣些许愧疚,不安,鹰酱下了飞机。

那个少年依旧和记忆里似乎不曾有多大变化,阳光下,兔子低垂着眼眸,不笑时候的他一直都有着一种让人望而却步的感觉,下一秒,兔子抬起了头,楞了一下,随后那青涩的脸庞迸发出的笑意,是开心的,直到身体被紧紧拥抱住后鹰酱才从那笑容回过神来。

“别一声不吭的走了,好吗?”

“嗯”

鹰酱闭着眼回抱了回去。



2【俩个人趴在床上一起玩游戏】大毛x兔子

  兔子第一次来到大毛的卧室的时候,拘束的不行,站着在椅子边一副流泪猫猫头的样子,大毛汗颜,一把把兔子拽到身旁,递上一台小霸王,没一会,兔子拘束的形象彻底土崩瓦解,兔子的腿放在大毛的肚子上,骂骂咧咧的打着游戏,大毛撇撇嘴,上前索吻不成,恼羞成怒,和个八爪鱼一样黏在兔子的身上。

“起开!我这关打不过!”

大毛不语,只是手有些不老实了,摸得兔子直乐呵。

得,兔子也没兴致继续打游戏了,把小霸王丢一边,和大毛腻歪在一起了。

兔子的手指在大毛的手掌上慢慢滑来滑去,像写字,又不知道在写啥,痒痒的,大毛舒服的闭着眼。




3【抽到了特别丑的盲盒,对方直接笑趴了】秃兔

  兔子和秃子周末在逛商场时,俩人脑袋一热买回来了许多盲盒,大大小小的盲盒装了俩个大提袋,兔子左手一个冰淇淋右手抓着秃子就回家了(当然是我们的秃子展现男友力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年那兔那些事》 限定盲盒周边嘛?”

俩个人回到家后,兔子看着盲盒的眼睛开始冒起了星星,最后经俩人商议,一人拆一个。

兔子温柔的把盒子撕得粉碎,忽略掉他那鲨人般的嘴脸和青筋凸起的手臂还是很温柔的,把里面的手办拿了出来。

很“幸运”的是居然抽到了脚盆鸡,秃子一口水喷了出来。

兔子:(*^ω^*💢)我一会回来

5分钟后厨房一阵咚咚咚的巨响过后,回来时却不见了手办。

秃子:我也不敢问啊😭





4【口口声声说不会离开的人却先离开了】熊兔

  夜灯下,毛熊的眼镜里闪着点点泛黄的灯光,灯光里,是小兔子泛着泪光的明亮双眸。

“老师…”

兔子没有多言,只是轻声低喃着,毛熊听在心里,微微有些苦涩,多惹人怜爱的家伙。

毛熊叹了口气,把兔子轻轻的拉到身旁。

眼睛里的灯光被兔子的面庞遮挡。

兔子说他不想我走。

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把怀中的人揉的更紧了些。

“老师不走,不走。”

风卷起了一片桦树叶,轻轻的落在兔子的鼻子上,兔子回过神来。

“茶都凉了,老师又骗人了。”



【以下是预告】


5被外人评价情商低的家伙却温柔的替自己恋人擦眼泪。




6认定对方是要相守一生的对象时,对方却逃离了这段关系。




7俩个口嗨怪第一次开房却连眼神都不敢对视。




8口是心非说着伤害的话,背地里难受的不行


积极向上

《好哥哥与他的乖弟弟》

建议看一下彩蛋

终于搞本行了(?)


《好哥哥与他的乖弟弟》

建议看一下彩蛋

终于搞本行了(?)


立志要吃仰望星空派的南芊

<浅峡>短打——食言

“哥,你食言了……”


这是第一次。


1926年,4月12日,多少多少万的生命倾刻间血染大地,是拼命的冲过去,却只见一具具尸骸,与天幕上大片大片抹开的、深不见底的黑色,那般阴郁,令人窒息。


“哥,你食言了……”


这是第二次。


1946年,6月26日,政协决议的碎片纷纷扬扬洒了一地,是抬眼望去,已然不是1937年那个在淞沪会战上奋力扛起枪怒视着向前行步如飞的身影


“哥,你食言了……”


这是第三次。


如今,窗外灯火通明,一朵烟花平地跃起,一家子围在圆桌旁,笑语欢声,饭菜飘出阵阵香。是独自低头叹气一声——“亲啊,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我吃饺子...

“哥,你食言了……”


这是第一次。


1926年,4月12日,多少多少万的生命倾刻间血染大地,是拼命的冲过去,却只见一具具尸骸,与天幕上大片大片抹开的、深不见底的黑色,那般阴郁,令人窒息。




“哥,你食言了……”


这是第二次。


1946年,6月26日,政协决议的碎片纷纷扬扬洒了一地,是抬眼望去,已然不是1937年那个在淞沪会战上奋力扛起枪怒视着向前行步如飞的身影




“哥,你食言了……”


这是第三次。


如今,窗外灯火通明,一朵烟花平地跃起,一家子围在圆桌旁,笑语欢声,饭菜飘出阵阵香。是独自低头叹气一声——“亲啊,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我吃饺子呢。”






4444

《辫子和她的两个冤种妹妹》

虽然是女性称呼但是我的拟人其实是没有性别的)


《辫子和她的两个冤种妹妹》

虽然是女性称呼但是我的拟人其实是没有性别的)


清清烟岚
战后。 “以后不许再那么莽了,...

战后。

“以后不许再那么莽了,你先逼我抗日的,不许还没胜利就挂了。”

战后。

“以后不许再那么莽了,你先逼我抗日的,不许还没胜利就挂了。”

积极向上

p2是学霸题数欧洲地理🌚

摸鱼

p2是学霸题数欧洲地理🌚

摸鱼

Helen.红鸾君.

【那兔同人】寒春的黎明(七)

兔秃兔,本是建党100周年的贺文。

乡下大哥兔和军阀少爷秃,可腐可不腐,秃子第一视角。 


——————


从最高的楼层上望下去,四周光华璀璨,成了灯的海洋;而这光华由近向远逐渐褪去,直到零落的几点星星。


呼,一块区域突然黑了下来,好像水晶盘缺了一角似的。分区停电开始了,没有电,“飞龙”的电台就成了睁眼瞎。


呼,又是一块区域。电报足够长——我们估算了一下,那么多的信息,至少也要十分钟。


呼。看来也不在那里。仅剩的区域好像表盘上最后几个数字,拿捏着胜负分晓的倒计时。


呼,呼,呼。“这次能捉到‘飞龙’,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我一定向上峰报告,给你请功!”站在...

兔秃兔,本是建党100周年的贺文。

乡下大哥兔和军阀少爷秃,可腐可不腐,秃子第一视角。 


——————


从最高的楼层上望下去,四周光华璀璨,成了灯的海洋;而这光华由近向远逐渐褪去,直到零落的几点星星。


呼,一块区域突然黑了下来,好像水晶盘缺了一角似的。分区停电开始了,没有电,“飞龙”的电台就成了睁眼瞎。


呼,又是一块区域。电报足够长——我们估算了一下,那么多的信息,至少也要十分钟。


呼。看来也不在那里。仅剩的区域好像表盘上最后几个数字,拿捏着胜负分晓的倒计时。


呼,呼,呼。“这次能捉到‘飞龙’,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我一定向上峰报告,给你请功!”站在身边多时的处长拍了拍我的肩。我摇摇头:“多谢处长厚爱,可属下还是……”“哎。”他摆摆手,“我知道,你还是想上前线,是吧?年轻人嘛,谁不想杀敌立功,扬名立万呢?我还是那句话,莫说是枪炮无眼,就是依着委员长命令的‘攘外必先安内’,你在哪里不是为党国做贡献哟?”


有个人走过来,在处长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那和蔼可亲的笑容瞬间一变,急匆匆地去了。


我回去睡了一觉。一大早我就接到消息,道是段仁办事不力,还诬告我们情报出了问题。城已经封了,“飞龙”已是瓮中之鳖,可这茫茫人海,上哪找去?


那时年轻,只想着赶快结了案子,好上战场打鬼子去。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醒过神一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窗帘拉开了。我正自嘲,越急越饿,结果脑子转到馄饨上去了;忽地,一个想法伴随着模模糊糊的记忆,电流般一闪——


昨晚看时,夜色如墨,哪里有李三的踪迹?


后来的事情意外地顺利。本想碰碰运气,不料歪打正着,虽然不知是不是“飞龙”,但那李三果然有问题。


彼时,我还没有亲眼见过共产党;立刻便有些兴致。走在通往审讯室的路上,手下人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述着抓捕的经过:进餐馆的时候,那李三正从后厨出来,见了带枪的,鬼鬼祟祟想跑。“他个瘸子还想往哪逃?妈的,并着同伙抓了三个,可惜折了我们几个兄弟!”


我忍住恶臭,透过走廊边巴掌大的铁窗朝里望去。那李三浑身血污,蓬头垢面地趴在茅草里,铁链在手脚上缠了不知几圈。但这不是我管辖范围内的事,所以我也就只是跟着一起到审讯室里,旁观一番。


屋那头的破椅子上坐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家伙,头上稀拉拉几根黄毛,一双眼睛四处乱转,凭衣服可看出他还没有受刑。据调查,这家伙是个外来的,刚进城不久。我端起茶杯,身边人已经开始了:“再问你一遍,说不说?”


那黄毛哆嗦着:“说……说啥?长官,额真的啥也不知道呀!”


“别装糊涂!你是谁,你的上级又是谁?”


“额,额是来奔亲戚的呀!北边……”


外面的哀嚎声戛然而止,不一时,有人进来报告,说是有个死活不招,结果没扛过去,刚刚咽气了。审问的两人交头接耳一番,其中一个换上一副笑容:“你看,兄弟,人生苦短啊。你今天说了,明天就能出去,往后跟着兄弟们混,大把的票子还不是唾手可得?开洋车,抽洋烟,吃香的喝辣的,想干什么不行?也不用说多少,一点点就够了。这一本万利的买卖,再上哪找去?”


这红白脸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把戏,不过对付黄毛这种低级小卒绰绰有余。不出所料,黄毛咽了咽口水,眼里有几分动摇。


“你还年轻,正是成家立业的时候。还没娶老婆吧?孤家寡人一个,怪可怜的不是。何必白白扔到乱葬岗上喂野狗呢?”


黄毛还在犹豫,另一个猛地一拍桌子:“不说是吧?很快就轮到你!拖出去!”


几个人一边去捉他,门也开了。远远瞅见那死尸,黄毛就杀猪般挣扎起来,口里大喊大叫:“段黎科长!段黎科长!饶命啊!”


为了与段仁区分,下级们往往叫我段黎科长,准是被这家伙听去了。


“秃哥!秃哥救我!咱们小时候一起玩过啊!秃哥啊!”


我心里一惊,赶忙叫他们停下。黄毛满头大汗地瘫在地上,我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想起来了——


“那你也是因为没饭吃,所以掉头发的吗?”


那个小孩如今依旧头发枯黄稀疏,而我早已是一头浓密的乌发。千种情绪涌上心头,我屏退众人,问了最想知道的问题:“兔子哥呢?”


黄毛喘了口气,突然爬起来,扑向旁边的铁窗。空旷的走廊将他的声音无限放大:


“兔子哥!兔子哥!你醒醒呀!秃哥来救咱们啦!”


我的脑袋轰然炸裂!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