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秋伟

1811浏览    74参与
limpidbright

截图截到的阿伟,从镜头外看,依然那么纯情。花絮里的两个人都比戏里年轻了几个度啊hhhhh

截图截到的阿伟,从镜头外看,依然那么纯情。花絮里的两个人都比戏里年轻了几个度啊hhhhh

谢南风

【古辉】钮祜禄·子伟传1

本人写文以来开过的最猛的车。

无证驾驶,水平有限,大家将就着看吧。

国际惯例,链接在评论。


【提问,我从小一起长大视作亲弟的兄弟搞了另一个视作亲弟的兄弟该怎么办?】

【答: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本人写文以来开过的最猛的车。

无证驾驶,水平有限,大家将就着看吧。

国际惯例,链接在评论。


【提问,我从小一起长大视作亲弟的兄弟搞了另一个视作亲弟的兄弟该怎么办?】

【答: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亓佳柒是十四
畫完了一起發一下。井程,邵藍,...

畫完了一起發一下。
井程,邵藍,秋偉。

畫完了一起發一下。
井程,邵藍,秋偉。

谢南风

【古辉】钮祜禄·子伟传(脑洞)

——阿伟死咗嘞,我而家系钮祜禄·子伟。 

 突然的脑洞,话说我们子伟拿的不就是重生文里复仇女主的剧本吗?前世单纯可爱小天使,暗戳戳的喜欢苏建秋,结果苏建秋这个渣男不仅娶了老婆生了孩子还出卖消息给八面佛害死了自己。跳鳄鱼谭死亡后的子伟重生黑化,投奔了八面佛,然后回香港搅弄风云血虐渣男。可惜最后不仅没报成仇还把自己弄死了,心疼我阿伟三秒钟。

那咱就让子伟真的重生一回。

黑化阿伟死亡后重生回故事的起点,将剧情搅得乱七八糟顺带祸害其他剧组的大乱炖故事。

我要努力练习开车。

 以下正文:

张子伟死了,这是事实。

张子伟还活着,这也是事实。

总算...

——阿伟死咗嘞,我而家系钮祜禄·子伟。 

 突然的脑洞,话说我们子伟拿的不就是重生文里复仇女主的剧本吗?前世单纯可爱小天使,暗戳戳的喜欢苏建秋,结果苏建秋这个渣男不仅娶了老婆生了孩子还出卖消息给八面佛害死了自己。跳鳄鱼谭死亡后的子伟重生黑化,投奔了八面佛,然后回香港搅弄风云血虐渣男。可惜最后不仅没报成仇还把自己弄死了,心疼我阿伟三秒钟。

那咱就让子伟真的重生一回。

黑化阿伟死亡后重生回故事的起点,将剧情搅得乱七八糟顺带祸害其他剧组的大乱炖故事。

我要努力练习开车。

 以下正文:

张子伟死了,这是事实。

张子伟还活着,这也是事实。

总算老天开眼,让他重活这一回。

张子伟看一眼身旁无知无觉睡得正香的苏建秋,扯起嘴角无声的笑了。

二十一岁的苏建秋,风华正茂,俊美无俦,单一张脸就配得上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偏偏本人毫无察觉,警校四年风吹日晒,晒出一身巧克力色的皮肤,更加平添了诱惑的荷尔蒙气息。

就着窗外摇曳的灯光,张子伟盯着他线条完美的五官轮廓,舔了舔嘴唇,真是令人……心痒难耐啊。重活一世,没道理还要强迫自己忍,张子伟想,利落的翻身压到了苏建秋身上。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的张子伟胆子小,不敢一个人在家,苏建秋就经常过来陪着他睡。苏建秋不喜欢穿睡衣,常常光着屁股就和他钻在一个被窝里。后来张子伟对苏建秋起了不能说的小心思,便再也受不了和他坦诚相见。苏建秋扭不过他,只能穿上了睡裤。此刻却方便了张子伟。

张子伟蜻蜓点水的亲了下苏建秋的嘴角,犹如得到了最宝贵玩具的孩子,爱不释手的沿着他的肩部轮廓摸到胸前,然后在胸腹处流连画圈。指下的皮肤触感温热而有弹性,像是最纯的毒品一样令人着迷。

苏建秋仍无知觉的继续睡着。张子伟最恨他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徒留下自己伤心伤神。或许曾经的张子伟还会为他找种种理由开脱,但现在底子已经黑了的张子伟绝不会再伟大的任由他潇洒快乐。自己重生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里,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像以前一样日常的和苏建秋、马昊天聊天、相处,早就已经快逼疯他了。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根本不可能回到从前。曾经的张子伟确实纯粹而无私的爱着苏建秋,不求回应,但再被抛弃、背叛及死亡之后,现在的张子伟做不到了。为什么他要自己承受这一切,苏建秋却可以无知无觉的置身事外,甚至妻女双全。

从鳄鱼潭爬出来的张子伟按捺不住内心的阴暗,决定要搞点事出来。他恶劣的捏了一把苏建秋的乳*粒,然后将他的裤子扯了下来。


等我发车




 

阿海的冻柠有点甜_

昨天整理🍬古辉1314的铜矿和糖🍬的时候考古到几张《扫毒》时期秋伟的靓照😋

昨天整理🍬古辉1314的铜矿和糖🍬的时候考古到几张《扫毒》时期秋伟的靓照😋

唐河落

跨年小剧场

2020你好


藏法

陈嘉豪身为一名认真负责的合格法医,年末的最后一天仍坚守岗位,虽然地藏对陈嘉豪这种“你是不是就是和尸体呆一块儿也不愿意跟我约会”的心理解读表示过强烈的不满,但陈嘉豪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 还是驻守在工作第一线,以人为本,抓凶手重要。地藏软硬兼施,工作狂陈嘉豪不为所动,地藏只好表示,人生嘛,总是起落落落落落落,能和小法医整个烛光晚餐也行。


在陈嘉豪手机里出现了三个地藏的未接来电后,卖猪肉的正直毒枭终于坐不住了,毕竟有santa的前车之鉴,大佬开车气势汹汹直奔陈嘉豪的法医工作室。


法医确认了最后一个人的死因,收工更衣准备下楼,终于接到...

2020你好




藏法

陈嘉豪身为一名认真负责的合格法医,年末的最后一天仍坚守岗位,虽然地藏对陈嘉豪这种“你是不是就是和尸体呆一块儿也不愿意跟我约会”的心理解读表示过强烈的不满,但陈嘉豪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 还是驻守在工作第一线,以人为本,抓凶手重要。地藏软硬兼施,工作狂陈嘉豪不为所动,地藏只好表示,人生嘛,总是起落落落落落落,能和小法医整个烛光晚餐也行。



在陈嘉豪手机里出现了三个地藏的未接来电后,卖猪肉的正直毒枭终于坐不住了,毕竟有santa的前车之鉴,大佬开车气势汹汹直奔陈嘉豪的法医工作室。




法医确认了最后一个人的死因,收工更衣准备下楼,终于接到了地藏打来的第八个电话。脾气好的小法医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地藏暴风雨般的絮絮叨叨,电话通了,地藏许久没说话,陈嘉豪喂了声后,电话那边传来地藏可怜兮兮的声音



“你幾時放工? 你地保安唔俾我入(你什么时候下班,你们保安不让我进去)”



“哈?”



整个跨年晚餐地藏都犹如受了多大委屈一般,搞得陈嘉豪一时不知道怎么哄,毕竟他实在没经历过作为大佬被保安拦了是什么感受。



“春節那日我一定由朝到晚陪住你,得唔得大佬。”



陈嘉豪转移话题,希望地藏开心一点儿把盘子里可贵可贵的菜先吃了。



“佢話我唔似好人…”地藏低头玩儿筷子,挫折太大了。



陈嘉豪终于憋不住了咯咯笑了两声,抬手遮住地藏的眼睛,


“我知你係邊個就得咯(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



地藏抬头顶起法医的手,重重叹了口气,



“明年要轉行了。”






秋伟



三人从泰国回来的第一个跨年夜。



都留了一身的伤,天哥也到了该退休的年纪,秋本想劝两人就此别干了,但按子伟的话说,“不做差佬还能做咩?”功过相抵,三人执意留在扫毒组,上面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三人官复原职,还在扫毒组做事。跨年夜收网抓人早就成了常事儿,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外面有人敲车窗户, 副驾驶举着望远镜的张子伟摘了耳机瞟了眼窗外,下车换了马昊天接着盯。  后座带着耳机专心致志看监视器的苏建秋撇了眼窗外, 看子伟没有来后座休息的打算,又收了目光盯着监视器。窃听器传到耳机里的声音还在闲聊,秋看了眼站在车旁抽烟的子伟,子伟还留着胡子,发型也是在泰国时的样子,他不再是跟在他和天哥后面的,说我从小到大拿你们当亲兄弟的小警察,他虽收起了那副伪装出来的玩世模样,可惜连同那份稚气也一并消失了。子伟说他原谅了他,秋有时候想,他还不如不原谅。



子伟手里夹着烟,好像注意到车里的秋看着他,敲敲车窗示意阿秋摇下来。凑到车窗边还没来得及说话,三人的耳机里骤然响起尖锐的枪声。



“干!”




子伟最先反应过来,拔了别在腰后的手枪直冲向枪响的地方,马昊天本想叫住阿秋,一回头看到他已经跟着子伟冲了出去,抓了对讲机叫增援,从泰国回来,他真的怕这两人再出事,扔了望远镜在一边也掏枪下车拔腿跟在两人后面。




苏建秋紧跟着张子伟,他毕竟多了个下车的时间,一直跟子伟差着段距离,眼睁睁看着前面的人跑进拐角小巷,紧接着里面就响起一声枪声,苏建秋骂了出来,短短几米的距离他感觉已经跑了一年,拐进巷子里还没来得及减速,阿秋险些摔倒,看到子伟背身对着他举枪而立的背影,来不及多想,苏建秋一手拔了枪出来一手推开子伟,几乎同时,被子伟挡住的人冲两人打出了第二枪,苏建秋首先抓着张子伟死死压在身下,剩下的时间来不及分析弹道,凭着职业本能闪躲,子弹擦着苏建秋的耳朵呼啸而过。与此同时后赶到的天哥枪也响了,对面的人直直倒了下去。




三人都呆在原地,马昊天首先上前检查那人的死活,苏建秋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举着枪的手还没放,张子伟也被他护在身下。




直到阿秋挂在腰上的对讲机响了,同僚报告成功收网的消息,子伟顺手抽了秋的对讲,回了句收到,拍了拍阿秋的胳膊示意他没事了。



苏建秋回过神来,忙起身拉起子伟。天哥已经收了那人的枪叫同事封锁现场,路过两人身边扬了扬手机“返屋企同我老婆煮飯, 新年快樂。”顺手拍了拍阿秋的肩。



“……”



“……”



“…天哥,天哥幾時结婚的?”



“……”



“我啱啱想問你, 要不要一起食飯。”(我刚刚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吃饭?)张子伟专心致志打扫身上的灰,扫了一眼快熟了的苏建秋。



“啊?”



“走?”




“走走走”




天哥:呵,男人







邵蓝



少爷是被他蓝哥一胳膊抡醒的。




蓝博文平日睡觉时老实的跟没气儿了一样,甚至邵志朗有时早上醒来都会偷偷去探他的鼻息看对象儿还活着没,昨天晚上折腾到太晚,邵志朗本来就睡的沉,蓝博文猝不及防把胳膊抡到他身上差点抡出内伤,少爷迷迷糊糊睁开眼去看阿蓝,大佬面朝着他睡的正香,呼吸均匀的一起一伏,胳膊搭在少爷胸口,对旁边的人正盯着他看丝毫没有反应,看起来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少爷单方面觉得阿蓝这一杵子是在报复他昨晚的暴行。




邵志朗不想弄醒身边酣睡的小朋友,轻手轻脚扯了枕头旁边的表看了眼时间———原本定的九点一起去买菜做元旦晚餐,结果现在已经睡过了一个小时。蓝博文哼唧了一声,似乎不满他胳膊下的垫子不老实。邵志朗不敢动了,虽然他不想今年最后一天在床上渡过,但蓝博文用胳膊封印住了他,起不起来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了。




少爷起又起不来,动又没法动,只能侧过头看阿蓝的睡颜。蓝博文眼睛里有星星,星星后面是整片宇宙,他的小宇宙藏在眼睛里,里面是博仔的记忆,也是蓝爵的记忆。他此时闭着眼睛,他的八面玲珑,他的意气风发,他蛰伏的孤独,他的凉薄和沸腾的情义都被隐藏了起来,蓝博文躺在邵志朗旁边,毫无戒备之心,睡的像个孩子,小宇宙休息时,他甚至带着一丝奶气。邵志朗仔细打量蓝博文,他觉得新的一年,他们会更好的走下去。




蓝博文大概感觉到有人盯着他看,缓缓睁开眼睛,对上邵志朗一脸宠溺的看着他的脸,又缓缓闭上了眼,搁在少爷胸口上的手往上摸索到对方英俊的脸。




少爷任由他在自己的脸上乱摸,直到蓝博文重新睁开眼,睡意消散了许多,他的小星星又亮了起来,




“新年快乐,少爷。”



“新年快乐,阿蓝。”




井滔



井进贤已经无比克制了,他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发火,而程滔还在他冲进叶志帆办公室抢人的边缘疯狂蹦迪。



保安部警司井进贤长官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阿Dee和他师父就坐在一面玻璃相隔的房间内有说有笑,呵,刑事情报科做事,保安部有理由干涉,虽然理由是让对象儿快点收工回家跨年有点儿说不过去。井进贤的脸越来越黑,他不太明白聊什么工作能聊这么开心,甚至开始腹诽他的阿Dee香港大学学士学位和中七毕业的师父有什么可聊的。




保安部阿sir一副即将发火的架势,叶志帆明明瞟了他好几眼,偏偏还不放程滔走,CIB其他警员很怕井进贤下一秒砸了情报科。




井进贤频繁看表,眼睛在叶志帆办公室门和手表之间来回徘徊,终于在不知第几次自以为不经意的瞟向办公室后迎来了门开的时刻。程滔先走出来,叶志帆跟在身后。井进贤迅速站起迎过去,程滔看井进贤又拉着一副驴脸,心知肚明他又吃醋了。井进贤04年在O记做事,后来升到重案组,16年调到保安部,两人就算任督察都是一个在西九龙一个在港岛区,他们三十年未见,同是警察却没有交集,即使现在相认相知,哪怕同住同行,两人都默契的选择不在同一部门,同为警察,就有警察的责任和信仰,井进贤从不过问程滔份内的事,即使程滔在CIB,他也极少过来找他,他不能坏了规矩。虽然他经常吃叶志帆的醋,也难为他一年也就那几个节赶上程滔下班晚井sir回来CIB等一会儿,偏偏还被叶志帆截胡了。




程滔玩笑般叫了声“井sir”拎着手里的文件夹顺手轻戳了一下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人。



“做嘢?”井进贤敷衍着点头同叶志帆打招呼




程滔不知不觉又被这俩人怼在了中间,井进贤宣誓主权般把胳膊搭在他肩上,他们俩完美的身高差让井进贤这个动作行云流水般熟练连贯,程滔实在没兴趣看井进贤在本年度最后一天怎么阴阳怪气的和他师父说话,故意看了眼表,用文件夹拍了拍井进贤的领带


“一陣趕唔切喇, 我去執野即刻收工(一会儿来不及了,我去收拾东西马上下班)”



井进贤虽然很想把叶志帆晾在这儿和阿Dee一起过去,但程滔明摆着让他和叶志帆说说话,只能放下胳膊放程滔回办公室。




“呷醋呀?”叶志帆倒是无所谓,他本就年长两人十二岁,看小别胜新婚的俩徒弟跟看儿子似的,他原本护犊子的很,但他知道程滔深藏不露,他表面办事越界又一副笑嘻嘻的孩童样,实际上程滔比井进贤更不需要他护着,反而井进贤生人勿近的样子,也只有程滔能补了他不愿示人的疤,两人相互成全,叶志帆看在眼里,权当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哈?”井进贤打着哈哈,快速头脑风暴有什么工作可聊的。




“得喇, 新年快樂。”叶志帆拍拍井进贤的肩,好不容易诓了某人注意安全收网后回家做饭,他并不想在这儿看井进贤就差呲牙咧嘴冲他吼一嗓子程滔是他的。




"新年快樂, 師父。"井进贤倒是从来没想过叶志帆会冲他的阿Dee下手,他就是单纯看不惯阿Dee身边有别人,男的女的都不行。下次观察观察谁身边还有电灯泡的,一定撮合一下。叶志帆懒得告诉他他已经有电灯泡了。




井进贤头脑风暴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在年终总结都做完了还有什么适合讨论的工作,估摸着程滔也快收拾完了,不如新年快乐完就去门口等。




“阿井”



叶志帆及时叫住井进贤,“百年好合喽”




“一定,多谢。”井进贤藏不住的嘴角疯狂上扬,正巧程滔回来,抬手和叶sir告别,井进贤再次揽过阿Dee的肩,像小时候一样。








Jimmy×飞机(为啥这对儿连个cp名都莫得)



飞机叼着烟坐在不远的沙发上擦枪,极其认真。




李家源摊着张报纸在手里,已经偷瞄了飞机好几眼,想插句话进去还不知如何开口,他想等飞机下一次掸烟灰时说,飞机偏偏擦拭的极其仔细,烟蒂差不多快掉下来。




“喂,好似今日係今年最後一日喇喎。”李家源当话事人,他做过不少狠事,偏偏没放过狠话,退化的连家长里短都说不出口。



飞机把快垮了的烟蒂弹到烟灰缸里,看了眼李家源,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李家源尴尬的放下报纸,拿起桌上的小礼盒递给飞机。




“張表好襯你(这块表很衬你)”



飞机放下枪,把抽完的烟按灭在缸里,说了声谢谢。



黑道好压抑,我要不要转行。李家源一句新年快乐都快出口了又被生生噎了回去。




“你想點過?”



“…唔知”李家源想去冰箱翻两罐啤酒,他没什么仪式感,他想今年最后一天喝完酒搂着对象睡觉。




“去拿酒?”



“嗯”




“喂”




“嗯?”




李家源打开门,整整一冰箱的花




“新年快乐”



“……”




“点嘛”




“新年快乐”



和联胜话事人回头看飞机,他笑起来真好看,话事人再回过头看一冰箱的花,




我不是话事人吗?新的一年我为什么有被包养的感觉。




飞机:你感动吗




李家源:不敢动不敢动





2020年,故事在继续,古先生,张先生,各位,平安喜乐,诸事顺意


mua

【古辉宇宙】后来的我们(新年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381755

今年最后一个古辉视频啦~也叫大型分手现场【不是】

古辉太好,今年最开心的事就是入古辉,我爱他们。

【古辉宇宙】后来的我们(新年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381755

今年最后一个古辉视频啦~也叫大型分手现场【不是】

古辉太好,今年最开心的事就是入古辉,我爱他们。

亓佳柒是十四

考試是第一生產力(確信)。
貓貓阿偉和狗狗阿秋。
兔兔阿滔和小狼阿井。
黑貓阿藍和金毛少爺。

考試是第一生產力(確信)。
貓貓阿偉和狗狗阿秋。
兔兔阿滔和小狼阿井。
黑貓阿藍和金毛少爺。

mua

还有个b站的: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353012/

瞎jb剪,剪不出古辉万分之一好,我的错。

古辉宇宙:井程 邵蓝 秋伟 Jimmy飞机 邦辉 酷泽 新生【汪新元X许立生】

我爱古辉。


还有个b站的: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353012/

瞎jb剪,剪不出古辉万分之一好,我的错。

古辉宇宙:井程 邵蓝 秋伟 Jimmy飞机 邦辉 酷泽 新生【汪新元X许立生】

我爱古辉。


谢南风

【古辉拉郎】校园爱情故事

如果古辉AU的大佬们都来演校园偶像剧

 看韩剧《偶然发现的一天》的脑洞产物。

多CP向。

             正文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古辉第一高中十分热闹。...

如果古辉AU的大佬们都来演校园偶像剧

 看韩剧《偶然发现的一天》的脑洞产物。

多CP向。

             正文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古辉第一高中十分热闹。

泽西小天使背着自己粉红色的小书包走进了校园,一路遇见的都是疯狂尖叫的女生。

啊啊啊啊是3H的蓝博文,蓝师哥好帅啊,他冲我笑啦,阿伟死了啊啊啊!

阿伟小天使看看姐姐啊,姐姐帮你拿书包,滚开不许和我抢啊!

邵爷竟然来学校啦,我磕到真人啦,偶像我爱你啊啊啊!

苏建秋!苏建秋!阿秋阿秋我爱你,永远永远不分离!!!

……(此处省略三千字尖叫)

肤浅。

泽西不屑的撇撇嘴,继续万分无奈的在群情激愤的女生群体缝隙中艰难求生。

啊,我也好想成为主角啊。泽西盯着旁边几人头上金光闪闪的男主标志,难以克制内心的柠檬,流下了羡慕的泪水。

“你这是什么眼神?”阿酷看到泽西萎靡的窝在走廊角落里,忙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大佬。”泽西抬头,可怜巴巴的狗狗眼看着阿酷,“我也想当主角。”

“为什么突然想当主角啊。”阿酷纵容的摸摸他的头发。

“我不想老当搞笑角色嘛。我也想像大佬你,和可人在漫天钞票中起舞,又浪漫又拉风。”泽西懊恼的不行,明明是同一个剧组,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啊。

额,阿酷顺毛的动作僵了一下,默默的扫了一眼泽西头顶黄色的小字——“搞笑担当,再次安抚性的摸了摸毛。

“我记得待会儿有你的戏份。”

“嗯,女主登场第一幕,等着吧,没我可不行。”泽西再次活力满满,踌躇满志。

话音刚落,大门被推开,走廊外的光倾泻而出,灯光已经就位,坐等演员登场。

皮鞋敲击地板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三位主角逆着光健步走来。

一步当先的是风靡全校的3H的领袖Jimmy李家源,传说中制霸全国经济的家族的继承者,一个莫得感情的霸道总裁,C位男主。

左边的是蓝博文,学生会主席,也是一位总裁,只见他一身蓝色条纹西装,挂着温柔和煦的笑容,非常符合暖心男二的人设。

右边的则是冷着脸的苏建秋,另一位总裁之子。(毕竟我们是偶像剧,除了女主,全员总裁。)只见他步履风流,上身的白衬衣解开了四颗扣子,就差裸奔。(没办法,为了硬拗花心人设,苏建秋也是拼了。)

BGM适时响起,三人踏着少女的尖叫缓缓走来。阿酷被那刺耳的声音吵得皱起了眉头。泽西则十分欢快的加入了人群,准备搞事。

事故发生在一瞬。

本来在走廊走得好好的飞机被一股莫名的大力狠狠推向了前方,然后不负众望的扑到了最前面的Jimmy身上。

Jimmy被当场扑倒在地。全员寂静。

飞机恼怒的试图回头找到推自己的人,谁知脑后再次伸出一只黑手,压着他的脑袋亲到了Jimmy的唇上。

Jimmy和飞机都是一僵。

Jimmy最先反应过来,伸手揽住了飞机的腰。飞机伸手推他,想要起身,谁知膝下一滑,再次扑到Jimmy怀里。

飞机的耳朵以惹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哦,蓝博文领头发出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惊呼声。苏建秋扫了一眼,无动于衷,专注在人群中寻找张子伟。人群中的张子伟乖巧的对他笑了笑。泽西功成身退,抓紧跑到阿酷身边寻求庇护。

Jimmy和飞机在众多意味不明的人的注视中站了起来。飞机恶狠狠的擦了擦嘴,然后转头瞪了泽西一眼,就打算离开。Jimmy抓住他的手,清峻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丝红晕,他摸了摸唇,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得罪了我就想走?”

飞机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冷冰冰丢下两个字,“放手。”

“我总觉得飞机想砍人。”泽西小小声凑到阿酷耳边吐槽。

知道你还添乱。阿酷无奈的看着泽西。剧本上可没有接吻这一段,你又乱加戏。

嘿嘿,泽西傻笑。

那边,硝烟弥漫。“我身上这件衣服卖了你也赔不起。”Jimmy上下打量着飞机,语气矜贵而冷傲,他把目光从飞机的细腰上转移到脸上,加重了警告的语气,“你最好不要惹我发火。”

飞机才不怕他,一巴掌打开他的手,就想继续走。谁知Jimmy却上前两步,拦住了他的路,飞机不爽的抬头怒瞪他。

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几乎让Jimmy看直了眼。飞机等不到Jimmy的让步,暴脾气一上来,谁挡砍谁,出手干脆利落的将 Jimmy压在了过道走廊上,一手的钉子抵着Jimmy的命门,“别烦我。”

蓝博文看闹这么大,忙上前拉住了飞机的手,“和你开个玩笑嘛,怎么还真生气了。”

飞机看到是蓝博文,默默的收起了钉子。

蓝博文上前拉住他的手,“走,邵爷带了零食,我带你去吃。”

飞机看了Jimmy一眼,最后还是不说话的跟着蓝博文走了。

Jimmy直起身子,看着飞机的背影,陷入了沉默。

第一幕,cut。

中午午休,众人聚在一起。

“太过分了,当我是什么?促进男女主感情的工具人吗?我也想要拥有姓名啊!!!”泽西再次抱怨起了自己的戏份。“怎么看我都比飞机那个只知道砍人的冷面煞神更像女主吧,为什么选他不选我啊,不公平,是不是Jimmy趁机搞py交易。”

“没办法,现在观众就喜欢看男女主角相爱相杀嘛。”蓝博文回答道。

“为什么我一定要扮演花心公子的戏份,古仔又不是没有风流成性的角色。”苏建秋对此十分不满,他本来的人设就有够讨厌的了,明明是官配却在各种同人文里被绿被嫌弃,都这么惨了为什么还要背这种黑锅。张子伟安慰的拉住了他的手。

“这不是为了凑齐偶像剧男主的人设嘛。你有戏份就已经不错,我和奀仔刚才可是一直混在人堆里充当路人甲呢。”程滔抓紧时间又朝嘴里塞了一口吃的,别的不说,剧组盒饭还是很好吃的。

切~~,邵志朗撇嘴,他很早之前就想吐槽了,“别当我没看见啊,你和井Sir刚才是不是又偷亲在一起了,不要以为摄像机拍不到就尽情的秀恩爱撒狗粮。”

“怎么,你羡慕阿,羡慕也没用,”程滔才不管邵志朗的吐槽,“来,奀仔,尝尝这个。”

众人投去谴责的目光。

邵志朗持续主力输出,可见他真的不满很久啦,“别吃了,看看你和阿蓝,明明是一个剧组出来的,你都胖了多少了。”

井进贤把人朝怀里又揽了揽,笑着接下了程滔的投喂,“没关系,胖一点手感好。”

邵志朗一脸“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证据”的表情,“辣眼睛,没眼看,终于知道为什么不要你们俩出演了,要不然好好的校园偶像剧肯定被你俩糟蹋成动作片。”

程滔无所谓,笑得春/意盎然,“我们等了彼此那么久嘛。”

蓝博文:“房间在那边,你们俩随意。”

“阿蓝,我们也去嘛。”邵志朗立刻化身舔狗,凑到蓝博文身边疯狂发qing,“为什么偏偏你是男二啊,我也想和你有对手戏。”

蓝博文随手玩着一个魔方,“也许因为我是个总裁。”

众人:我竟无言以对。

邵志朗还是不满,“那我算什么?”

蓝博文歪头想了想,“霸道总裁的傲娇少爷。”

众人点头,精辟。

邵志朗不开心了,翻开自己的剧本,果然看见一行,“……家庭贫困,曾是蓝爵教育基金的资助者,后出道成为风靡全球的影星。”

摔,这是什么破剧本。

蓝博文捡起剧本,“话说你怎么这么闲,电影拍完了吗?电视剧台词背了吗?代言广告拍完了吗?杂志封面拍完了吗?”

泽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有钱了?博仔你是不是就是靠压榨邵爷走向人生巅峰的?”

蓝博文给他一个你真聪明的眼神。泽西忙兴奋的向阿酷炫耀。

邵志朗更加怨念了,“一提起这个我就气,我为什么是偶像人设啊,话说真的会有火成我这个样子的偶像还会回学校上学的吗?”

蓝博文看了他一眼,低头查起了他的工作日程,“你不是喜欢演戏喜欢作嘛,好呀,这次让你一次过个瘾。”

我哪有演戏哪有作。邵志朗用眼神抗议。

你还不够演戏不够做。同一个剧组的井进贤都看不下去了,回给他一个眼神。

“那阿蓝你也不用给我接拍的全是偶像剧吧,我每天都在不同的剧组假装谈恋爱真的很心累阿。”

蓝博文不知可否,“偶像剧赚钱阿,还有你不就是偶像的人设吗,难道去拍喋血警匪片?”

邵志朗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垂下了头,小声的说,“那倒不必,能和你在一起安静的生活就已经很好了。”

蓝博文表示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

“哎哎哎,你们快来看,好像外面那两位又打起来了。”泽西一边捧着盒饭一边指着外面大呼小叫。

阿酷用手抹掉他站在嘴角的米粒,提醒他“淡定啦,那两人不吵才奇怪了,飞机下手有数,不会真的伤到Jimmy的。”

“哎,主角就是辛苦阿,你看大家都休息了他们俩还得继续赶戏份。”程滔感慨,在井进贤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尸。

“还不是那两人太难搞,要不是有我助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完偶像剧安排的剧情。”泽西继续凑在窗户边看热闹,阿酷就在他旁边不离不弃的守着,俨然一颗望夫石。

此时外面不知道Jimmy和飞机演到了那里,只见Jimmy一个怀中抱妹杀,就吻住了飞机的唇。

“亲了,亲了,终于到吻戏了。”泽西兴奋的声音高声响起。

众人转头看着那边程滔和井进贤相拥而眠的姿势,淡定的继续吃饭。亲个嘴算啥,旁边那俩狗男男已经无数次在各种地方祸害过他们的眼睛了。

扣工资!

“我也想要吻戏。”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地藏看着那边的两人,默默掏出了“狗粮”。

“你就羡慕着吧,只有官配才有吻戏,拉郎角色不配拥有。”邵志朗趁蓝博文不注意,偷得香吻一枚。

蓝博文注意到地藏,挑了挑眉,“你怎么进来了?待会儿不是有你戏份吗?”

地藏叹气,“导演说他们俩难得状态好,想把剩下的甜宠戏份先拍了,要不然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机会。”

“所有你这个反派就用不着了。”苏建秋赶忙护住了自己怀中的张子伟。

地藏看了一眼乖巧缩在苏建秋怀里的张子伟,羡慕的发出一声长叹,“我的官配CP在哪里阿?”

张子伟发问,“医生呢?”

众人将视线对准地藏,地藏被誉为古辉宇宙的拉郎之光,平时配套CP除了【藏伟】,就属【藏法】这一对最热门了。

“别提了,医生被洪文刚那个终极大反派以看病为由勾搭走了。”接连损失两个CP的地藏十分不爽。以前都是他绿别人的,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众人纷纷幸灾乐祸。

“许会计或者许教授呢?怎么着也分我一个CP呀,别拿反派不当人啊,同样是反派,洪文刚怎么待遇这么好。“地藏委屈,而且一定要说出来。

“可能作者爬墙了吧。”张子伟小天使默默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那你赶紧的吧,许会计设定上是我爸,总裁中的总裁,昨天我在家里,发现他和许教授强强联手玩得可开心了,你们再不出现,骨科就要磕起来了。”蓝博文透露隐藏剧情。

“汪新元是抢jie犯,咱这是校园题材,身份不好安插进来呀。”邵志朗说出自己的担忧。

“地藏和洪文刚可是地地道道的反派,不是一样混进来了。”苏建秋抗议,他就是看地藏不顺眼。

“地藏那是因为剧情需要一个小混混充当临时反派,至于洪文刚,你问苏建秋。”蓝博文可是一个看过全部剧本的男人。

“洪文刚设定上是我爸,将会逼迫我娶阿秋,然后生下孩子为他提供健康心脏。”

“不是吧,咱这不是校园偶像剧吗?剧情这么xue腥真的能通过shen查吗?”泽西看够了现场直播,重新回到发言队伍中来,当然阿酷也随之回归。

蓝博文摆手,“没办法,阿伟小天使拿到的剧本就是这么凄惨。”

“我怀疑作者是不是看多了台湾苦情戏,所有故意想要为难阿伟。《扫毒1》的剧情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出xing转版的苦情大戏。”阿酷合理分析。

众人都觉得有道理,难免都同情的看向张子伟。

张子伟被这么多人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笑着摆摆手,“没关系啦,我看了这次的剧本,我好像是女二,有阿秋和阿蓝护着,应该问题不大。”

众人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纷纷把目光投给地藏。

地藏躺着中枪,“看我干嘛,这是校园剧,没有我发挥的条件。”顺便看了一眼在苏建秋怀里就无比乖巧可人的张子伟,可恶,明明在和我对戏的时候就没有这么软萌可爱。

“你什么设定?”蓝博文总觉得不放心,地藏和洪文刚是唯二两个他不能完全掌握的男人,洪文刚是因为智商太高摸不着底,地藏则是因为太疯,完全无法用常理揣度。

“飞机的大佬,后期会逼着飞机离开Jimmy,强行给两人增加误会延续剧情。”地藏一头雾水。他出场费很高的,分分钟百万上下,要不是看在大家都在的份上,他还不一定接这个角色呢。

“那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蓝博文叹了口气,明明是个男二的戏份,却操着编剧和导演的心,累啊。

邵志朗握住了他的手,蓝博文回以一笑,还好我们在一起。

泽西则凑到阿酷耳边,“大佬,你到底是什么角色啊?”

“和你一起跑龙套咯。”阿酷圈住他的腰,点了点他的鼻尖。

“不是吧,让大佬你和我一起跑龙套,那不是太屈才了。”泽西抗议,他大佬可是赌侠哎。

阿酷还是无所谓的笑,“导演和我说,最后完结的时候可以和你一起在满地鲜花中跳舞。”

“啊,”泽西高兴的蹦了起来,“那我不是要好好练习一下。”

“我教你啊。”阿酷牵着泽西的手走远了。

苏建秋看着张子伟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许下诺言,他好像也对后续的剧情产生了不信任感,“阿伟,别怕,无论后续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

“嗯。”张子伟则是完全信任着苏建秋,在泰国的五年他都熬过来了,除了阿秋,没有什么可以伤到他。

远处的程滔和井进贤相拥睡得正熟,正午的阳光经过玻璃和窗纱的反射照到两人身上,留下温暖的光晕。

窗外加班的飞机和Jimmy也终于牵手走在了草地上,散步谈心。

一个人的地藏愤怒的摔下了这多份超标的狗粮。

妈的,劳资想搞事。

tbc

随缘更新。

谢南风

【古辉拉郎】独占

一切都是为了搞阿伟小天使。

上联:【秋伟官配不动摇】

下联:【藏伟锄头挥的好】

横批:【当然选择原谅他】

                  正文              

    1.     ...

一切都是为了搞阿伟小天使。

上联:【秋伟官配不动摇】

下联:【藏伟锄头挥的好】

横批:【当然选择原谅他】

                  正文              

    1.           

台风过境,晴空如洗。

张子伟抬头盯着湛蓝的天空,心底的雀跃就像雨后疯狂蔓延的枝桠在体内横冲直撞,急切的想要破体而出,冲着天空呐喊发泄。

他要结婚了。

他和苏建秋要结婚了。

只要想到这个,他就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像个小傻子一样抱着苏建秋转三圈。但是今天不行,今天他是新郎——阿秋的新郎,他要端庄得体,要在所有人的羡慕和祝福中完成婚礼才行。但他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将目光透过窗户黏在户外的苏建秋身上。阿秋身上是和他同款的黑色西装,高挑挺拔,平时总是严肃正经的脸也在周围花束的衬托下多了几乎和颜悦色。

这是他的阿秋。张子伟想,情不自禁的又笑了起来。

正在招呼宾客的苏建秋似有所感,转过头来,正对上张子伟的视线。偷看被正主抓包的张子伟慌乱而羞涩的闪躲了一下目光,却又忍不住再次偷偷打量苏建秋的反应。苏建秋眼角眉梢都是绽开的喜悦,他走出人群,对着他的方向站立,嘴巴开合,似乎对他说了什么,但距离太远,又隔着玻璃,只能摇摇头表示自己听不见。苏建秋对他竖起一个拇指,于是张子伟知道他在夸奖自己,于是也回以一个拇指。苏建秋的拇指朝他的方向弯了弯,指向自己的心口。张子伟也随着他一起弯了弯手指,指向自己的心口。苏建秋又用手指做出一个走的动作,张子伟于是也随着他做。

苏建秋摇了摇头,正打算继续做动作,马昊天却杀了出来,一把拦住了苏建秋的肩,并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张子伟,那边张子伟看到他,连忙一脸傻气的冲他摆手。

马昊天把目光转到苏建秋身上,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不是吧,就这么一会儿都要黏在一起亲亲我我,让我这种孤家寡人怎么活呀。”

苏建秋没理他的抱怨,目光直直盯着那边的张子伟,看着他终于舍得转身朝自己这边走来。

“阿秋,天哥。”张子伟跑到两人身边站定,乖巧的叫人。苏建秋自然而然的伸手,将他揽进自己怀里,一只手放在他的腰上,语气是腻死人的温柔,“跑这么快做什么。”

马昊天看见两人的黏糊样,十分嫌弃的摇了摇头感慨道:“哎哎哎,真是弟大不中留,以前明明都是先叫天哥的,现在就知道阿秋。” 

张子伟被马昊天说得脸都红了,小声的辩解,“天哥你又胡说,以前不也这样。”

“知道你从小就喜欢阿秋行了吧。”马昊天忍不住笑出了声。

“天哥。”张子伟羞得不行,连忙出声抗议,带着不自觉的撒娇语气,令人心软得一塌糊涂。“行了行了,不逗你了。准备的怎么样了?”最后一句话是冲着苏建秋问的,张子伟是孤儿,婚礼事宜都是苏建秋操办的。

“都准备好了,就差到时间行礼了。”苏建秋紧了紧放在张子伟腰上的手。

“那就好,那就好。”马昊天满意的点点头,再看张子伟,莫名有一种老父亲看着女儿出嫁的惆怅心情。

三人这边正聊着,婚礼入口处却传来了骚乱。 

2.

一言难尽。

3.

总之。

这一天,尽管状况百出,尽管群狼环伺,张子伟还是如愿嫁给了苏建秋,嫁给了他梦想中的爱情。

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而张子伟的幸福却没有那么容易。

新婚第一天的早晨,苏建秋起床给他的爱人做早饭,收拾衣物时,发现了那件胸口写着地藏Louis的结婚礼服。

TBC

下章预警稿【洪张】,【人妻伟】什么的最适合搞事情了。

鼹鼠de故事

【秋伟】May I kiss your wound

For sale, baby shoes never worn.

严肃狗血文学(狗头保命)

秋伟给我冲鸭!!!


For sale, baby shoes never worn.

严肃狗血文学(狗头保命)

秋伟给我冲鸭!!!



洋洋💫yy

嘿嘿,剧透行为,我属实想把平行宇宙变成坑😂

嘿嘿,剧透行为,我属实想把平行宇宙变成坑😂

jm_supertardis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忘记传lof..  嗯   我心里永远的古辉TOP1——秋伟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忘记传lof..  嗯   我心里永远的古辉TOP1——秋伟

areuthere

【古辉】官配组 · 明知注定了深爱着你是死罪

我又来了,发现大家都有摸鱼所以我也摸。

突然对秋伟zqsg,双视角。


又要劳驾大家移步。

https://b23.tv/av76941656

我又来了,发现大家都有摸鱼所以我也摸。

突然对秋伟zqsg,双视角。


又要劳驾大家移步。

https://b23.tv/av76941656

尖沙咀段坤。

Butterfly Kiss .

“当两个人靠很近的时候,双方的睫毛互相刷拂对方的脸颊,像是轻柔的蝴蝶们在相互亲吻。”

P2摸了个小霸王。ooc慎

晚安。

Butterfly Kiss .

“当两个人靠很近的时候,双方的睫毛互相刷拂对方的脸颊,像是轻柔的蝴蝶们在相互亲吻。”

P2摸了个小霸王。ooc慎

晚安。

柒栗子

 两款背后抱

“少爷,唔好喊啦。”

“你可唔可以留低。”


后两张设定是混血始祖→吸血鬼←狼人的△故事 


【我真的好喜欢画拥抱啊


 两款背后抱

“少爷,唔好喊啦。”

“你可唔可以留低。”


后两张设定是混血始祖→吸血鬼←狼人的△故事 


【我真的好喜欢画拥抱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