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秋月哥哥

223浏览    2参与
爱虐男主的伐木累

#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 #李宏毅# 虐剪 10-2:

秋月哥哥又倒了

小春花啊,我觉得这么点点纱裙好像止不了血吧~

#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 #李宏毅# 虐剪 10-2:

秋月哥哥又倒了

小春花啊,我觉得这么点点纱裙好像止不了血吧~

解语

01突然穿越,一脸懵逼

“唉,生活真是太无趣了。”女子托腮感叹,无精打采的整理着电脑文件夹,处理着聊天软件里千篇一律的商务对话。


电脑上弹出一个窗口:“感到生活无趣?感到日子乏味?你是否渴望刺激?你是否渴望冒险?你是否渴望拥有惊心动魄的爱情?”


“停!”女子喝道,“现在都9102年了,这是什么土味广告词啊!”她气吁吁的去拎鼠标点红叉,想着电脑该杀杀毒了,这都什么破软件也来入侵。


窗口却没有停,继续写道:


“你是否希望穿越到“春花秋月何时了”系统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女子怒吼:不要,谢谢,滚!


窗口弹出两个选...

“唉,生活真是太无趣了。”女子托腮感叹,无精打采的整理着电脑文件夹,处理着聊天软件里千篇一律的商务对话。

 

电脑上弹出一个窗口:“感到生活无趣?感到日子乏味?你是否渴望刺激?你是否渴望冒险?你是否渴望拥有惊心动魄的爱情?”

 

“停!”女子喝道,“现在都9102年了,这是什么土味广告词啊!”她气吁吁的去拎鼠标点红叉,想着电脑该杀杀毒了,这都什么破软件也来入侵。

 

窗口却没有停,继续写道:

 

“你是否希望穿越到“春花秋月何时了”系统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女子怒吼:不要,谢谢,滚!

 

窗口弹出两个选项键,第一个写着“确定”,第二个写的……还是“确定”。

 

女子:……。

 

呸,不要脸,还搞强买强卖的啊!

 

那我就不选了呗。

 

窗口右下角,赫然跳出一个倒计时,10秒!

 

不是吧喂!

 

10、9、8、7、6、5、4、3、2、1、0!

 

一阵夺目的光。

 

春花眼眸微微睁开时,首先入目的是一只玉白的簪子,莹润透亮。顺着视线看去,簪子的主人正坐在床头,饶有兴味的看着自己。

 

他长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眉尾微微上翘,优美中透着几分诡异妖娆。他却又偏偏穿着一身白衣,不染寸尘,清俊柔美的脸庞衬着两缕青丝,超脱的好似谪仙——这种妖与仙的气息同时存在,没有冲撞出一种违和的刺目,反而协调出一种不一样的光彩——亦正亦邪,亦妖亦仙。

 

此时此刻,春花却没有任何兴趣欣赏这逆天的颜值,脑子里只闪过一连串连珠炮的问题。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你们游戏的开发商是谁?游戏退出开关在哪里?怎么样才能退出?

 

还有最重要的问题——消费者协会在哪里,我要投诉你们,坑爹啊,不带这样强买强卖的啊!

 

然而一切问题都没来得及问出口——男子抬手轻敲她睡穴,她便又昏昏沉沉的往梦里去了。

 

醒来时,眼前又换了个人。

 

萧白温柔的目光投在春花身上,“姑娘,你醒了?”他周身都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气质,眉目温婉,脸颊却又英气俊朗,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似乎万事都有他在料理,他会肩负一切。

 

春花撑着身子坐起来。

 

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了,在这个坑爹游戏被正义的法律手段制裁之前,她还是在这个世界乖乖等着吧。毕竟来了一趟,也不算太亏,终归算是一段人生体验不是。

 

春花想,既然是玩游戏嘛,不如给自己立个人设,就那种“温婉知性,优雅迷人”的大小姐好了。于是她优雅轻柔的点点头,低眉抿嘴。

 

“医圣惨死,凶手下落不明,现场只剩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冷掌门,现在还不能轻易下判断。”萧白沉着道。

 

“会不会是——魔头上官秋月?”

 

上官秋月——春花隐约记得,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春花秋月何时了”,春花秋月……自己叫春花,那么秋月是自己的……妹妹?

 

了不得,自己居然有个混成魔头的妹妹!春花一拍大腿,欣喜过望,看来游戏给自己的是easy剧本,抱紧妹妹的大腿横扫天下,1秒通关有望!

 

谁料肩头突然横过来一把剑——“这女子有重大嫌疑!”

 

春花:???

 

春花:系统给我挖这么大的坑?说好的easy模式呢?

 

春花:去你的“温婉知性,优雅迷人”人设,老娘就是威武英明、机智勇敢的戏精本精。穿越有三宝,又哭又闹失忆好,不就是“不知道”“不记得”“不认识”三连吗,看我表演,走你。

 

……


好不容易通过影帝级别的演技让那帮人信了自己是个失忆的无辜弱女子,无辜的出现在了案发现场,无辜的在尸体堆中睡了一觉,无辜的活着度过了凶杀案,无辜的让凶手都不忍心灭口——真滴是好无辜呢。春花走出了那个让她生闷的“停尸房”,不知不觉来到后院竹林。

 

竹林当空,悠悠鸟鸣,黄昏的余光穿过林叶错落的打在男子身上。男子衣袂飘飘,轻悠悠的躺在一根长绳之上。

 

春花想,屋子里那帮正派人士是没指望了,自己去打听上官秋月相当于狼人自爆,直接出局的那种。眼前这位男子倒更像一个合适的打听对象,死马当做活马医嘛。

 

还没开口,春花突觉身上软软滑滑,身子被箍的紧紧的,似乎有什么活物缠了上来,手上也多了一种冰凉的触感。直到眼底出现一抹绿色,一对豆大的小眼睛与她对视——

 

“啊!!!!!”春花的吼叫响彻云霄。

 

长绳轻荡,白衣飘然而至,男子双臂轻轻拖住了她惊恐的身子,柔声道:“别怕。”

 

男声温润,似有一股暖暖的细流敲开了心扉。春花的睫毛微微震动,眼皮却裹的紧实,似乎再也不敢目睹刚刚那个吓的她灵魂出窍的画面了。

 

“别怕,睁眼。”又是一声轻柔的男声。

 

她睁开眼,便看到了那张既妖娆婉转又清然脱俗的脸。

 

居然是第一眼看到的那个白衣NPC。

 

既然已经决定认真玩游戏了,春花又扫了他几眼——不得不说,他长得真是妖孽啊。这似笑非笑的嘴角,这波光流转的双眸,这垂直的青丝,这轻飘飘的身形,谁能够把持得住不被勾引啊?

 

春花:……。

 

春花:DBQ,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可惜啊,根据她多年的古装剧经验,白衣NPC这行头,这人设,这奇奇怪怪的做事风格,一定是个反派。跟着反派混,那不是成炮灰了吗?不是要被主角的正义之剑斩于马下吗?

 

春花的脑回路一秒钟切回了正事:现在应该尽快找到自己的魔头妹妹,帮助她千秋万代一统江湖,想想还有点小兴奋!

 

于是乎,春花从男子的怀里探出来,小心翼翼问道:“这位白衣仙小哥,你认识上官秋月吗?”

 

===

(作者懒,跳情节,辛苦各位自己串联HHH)

 

春花伸出双臂搂住了秋月的身子,缱绻旖旎:“哥哥……我要轻薄哥哥……”

 

秋月轻笑,柔声道:“哥哥给你轻薄。”

 

春花闻言,贴住了他冰冰的身子,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过瘾,她双手一拉,将秋月毫无防备的身子拖到了床榻之上,紧接着跪坐在床上,双臂撑于他的身侧。

 

秋月短暂的一愣,随即眉眼弯起,偏头低低一笑道:“妹妹纵然是失忆了,行为举止却跟以前一样大胆呢。”

 

春花掰过他的脸,与他对视着。

 

没办法,看到那张过于妖孽的侧脸她会心软,冷静,现在是清算时间。

 

她皮笑肉不笑,咬着牙问:“哥哥,我们在竹林遇见时,那条青蛇是不是你放的?”

 

秋月闻言眼眸一抬,对上了春花含有愠气的双目。


眼前佳人如玉,明眸皓齿,顾盼生辉。只是这位佳人生气了,薄怒浮于腮边,似乎要哄哄呢。

 

他嘴角勾起一个微微向上的弧度,双臂一伸,就要把春花往怀里带。

 

谁料春花手臂撑的死紧,不仅没被往回带,还顺势挣脱了他的怀抱,坐到了床榻尾部。

 

秋月慢悠悠的半撑起身子,偏着头笑哄道:“哥哥只是跟妹妹做一个小游戏,妹妹不喜欢吗?”

 

“玩游戏?你这是玩命呢,差点吓的我灵魂出窍你知不知道——”春花愤怒的控诉。

 

秋月扁着嘴:“那条青蛇没有毒,也不会咬人,而且它的身体冰冰凉凉,哥哥瞧着妹妹夏日怕热,以为妹妹会喜欢呢。”

 

春花将信将疑:“真的?”


上官秋月慵懒的撑着头,半抿着嘴,垂首抬眸,目光盈盈流转,无辜的点了点头。


春花:……


上官秋月这个坏东西,装委屈一点都不像,虽然扁着嘴,但是满脸都写着”我就捉弄了,你来打我啊“的神情,啧啧啧,真是太没有诚意了。

 

秋月:“妹妹不喜欢,哥哥以后一定不做了,哥哥都听妹妹的。”

 

春花(画外音):……算了算了,我大发慈悲原谅你了。 


==(作者的话)=

(作者的话):我其实是激励型作者嘤嘤嘤,所以走过路过的看官哥哥姐姐们要不点个喜欢推荐留个言,鼓励一下本小菜鸟蓬勃的创作心,谢谢谢谢给您递茶给您看座(●'◡'●)本合集共有9篇文章,您感兴趣的话欢迎您接着往下点哈(●ˇ∀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