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秋电

2830浏览    19参与
D•A•Y--spn扩列大欢迎!

【电锯人】【秋电】痂不可以吃2

2 


↑只是很短小的更新,并没有进入mature级别的描写,不喜欢的话可以等之后多写了一点(?


“一瞬间所有东西都汇聚在了一起,他的愤怒、悲伤、他的嫉妒、疑问、他细碎的爱情;枪之恶魔、无能为力、短暂的生命;电次压抑的喘//息、咬住的下唇、发白的指节、紧闭的眼睛,嘴里发烫燃烧的烟味——交叠重影的视线,秋这才猛然感受到鼻腔深处的酸涩,他眨了眨眼,泪水在脸上滑下一道轻微的刺痒。

“电次——”他张了张口,身下人的名字呛在了他的喉咙里生生发疼。”


评论大欢迎的!

不如说写的过程中越来越被秋这个角色吸引了——(指的是我认为和理解的秋/OOC包含)



2 


↑只是很短小的更新,并没有进入mature级别的描写,不喜欢的话可以等之后多写了一点(?


“一瞬间所有东西都汇聚在了一起,他的愤怒、悲伤、他的嫉妒、疑问、他细碎的爱情;枪之恶魔、无能为力、短暂的生命;电次压抑的喘//息、咬住的下唇、发白的指节、紧闭的眼睛,嘴里发烫燃烧的烟味——交叠重影的视线,秋这才猛然感受到鼻腔深处的酸涩,他眨了眨眼,泪水在脸上滑下一道轻微的刺痒。

“电次——”他张了张口,身下人的名字呛在了他的喉咙里生生发疼。”

 

评论大欢迎的!

不如说写的过程中越来越被秋这个角色吸引了——(指的是我认为和理解的秋/OOC包含)


イセイセ気☆

逃避作业时产生的ooc涂鸦

逃避作业时产生的ooc涂鸦

D•A•Y--spn扩列大欢迎!

【电锯人】【秋电/抹布电】痂不可以吃1

抹布x电次(过去)秋x电次(现在)

爽文

秋→电次,注意单箭头

再次警告:有抹布情节,爽文。

私设、背景过去捏造存在。


爽文

“他听说这个眼睛曾经被卖掉,这让他下意识就想到了姬野前辈,她交出了自己的眼睛换来了幽灵恶魔的右手。电次呢?用这个眼睛换到了什么?几袋白面包?”


抹布x电次(过去)秋x电次(现在)

爽文

秋→电次,注意单箭头

再次警告:有抹布情节,爽文。

私设、背景过去捏造存在。


爽文

“他听说这个眼睛曾经被卖掉,这让他下意识就想到了姬野前辈,她交出了自己的眼睛换来了幽灵恶魔的右手。电次呢?用这个眼睛换到了什么?几袋白面包?”


御前
小小休息间隙

小小休息间隙

小小休息间隙

福來11235
秋的新能力,我可

秋的新能力,我可

秋的新能力,我可

柴。

那就写点脏脏的

早川秋揪住电次脖颈上的项圈,用咬穿喉咙的力道和他接吻,吻是黏糊的血味的,热的血和唾液混合在一起是古怪的味道。电次怎么可能被动接吻,他扼住早川的喉咙,红眼睛亮着光,闪着前辈的面瘫脸,心里说不出是要把这个男人掐死免得被玷污清白还是不服输地回吻,总之不能输,于是一双手就暧昧地流连在皮肤上,在突突跳动的血管前抚摸,用指甲刮过男性有的喉结。

他们抵死纠缠,像在相互撕咬的野兽,动作里看不出半点温情,可他们也确实在一起做爱,体液混合又蒸发,皮肤发红,皮肤发热,身上的疤痕都亮亮的,像星星落在地上,落在不会爱的人身上。电次的脑袋里一片浆糊,他也顾不得思考和一个男人做爱算不算梦想破灭,只觉得很好,很温暖,和冬夜里与...

早川秋揪住电次脖颈上的项圈,用咬穿喉咙的力道和他接吻,吻是黏糊的血味的,热的血和唾液混合在一起是古怪的味道。电次怎么可能被动接吻,他扼住早川的喉咙,红眼睛亮着光,闪着前辈的面瘫脸,心里说不出是要把这个男人掐死免得被玷污清白还是不服输地回吻,总之不能输,于是一双手就暧昧地流连在皮肤上,在突突跳动的血管前抚摸,用指甲刮过男性有的喉结。

他们抵死纠缠,像在相互撕咬的野兽,动作里看不出半点温情,可他们也确实在一起做爱,体液混合又蒸发,皮肤发红,皮肤发热,身上的疤痕都亮亮的,像星星落在地上,落在不会爱的人身上。电次的脑袋里一片浆糊,他也顾不得思考和一个男人做爱算不算梦想破灭,只觉得很好,很温暖,和冬夜里与波奇塔抱在一起取暖一样温暖,但要更甚,因为他正切实地抱着一个人类,一具活的躯体,他能听见早川秋的心脏怦怦跳,听见血液在血管里奔流,听见喘息。他觉得自己没准被爱了,是人生第一次,是和玛奇玛小姐给的不一样的爱,是项圈和锁链,但是是活生生的爱,是世界上最可怖的感情,但电次根本没在怕的,他想爱真好,我也想要爱,我也要爱。

于是男人和男人间的做爱就进行到尾声,他们仍贴在一起,两具汗津津的身体紧挨在一块儿,早川的头发搔到电次的脖子,被胡乱拨开,就力度而言说不准有被拔掉一小簇,电次安静了一会儿,就开始叫唤好热,叫唤翘辫男离我远点,电次大爷需要凉快的风快给我跪着扇风。早川慢腾腾地挪开,赤裸地坐在床沿上,为什么会和男人做爱?为什么会爱?他觉得电次热得烫手也灼心,他数次摸到电次胸口的线,异想天开地想捉住这条线是不是就能握住电次怦怦跳的心,是不是就能把他掌控在手心里。

燃起烟的早川秋觉得自己像蛾子,被光和热吸引的不自量力的虫子,冲着火扑过去,为了什么呢?为了爱吗?而天底下哪有火爱蛾子的道理,都是蛾子自欺欺人,想付出爱而已。电次讨厌烟味,嗅到了就用脚踹早川,也正好打断早川的理性思考,让他觉得去你妈的,谁是蛾子,我是人,烦死了,遂把烟头摁熄在电次的小腿上,用下一个灼热的吻让电次闭嘴,用再次上升的体温回答所有问题。

不要再想东想西畏手畏脚考虑半天了,就在当下,在现在,就做趋光趋热的飞蛾,为唾手可得的温暖献上一切,为能拥抱抚摸热的活的躯体感到快乐,为还确定活着的今天开最盛大的庆典。


柴。

死了活

前辈,你为什么哭?电次这样问,他半夜爬起来撒尿,在去厕所的路上被火光吸引,早川秋坐在客厅里燃着烟,烟头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垒成小山。电次迷迷糊糊地揉眼睛,趿着拖鞋去看早川,早川用手捂住脸他就趴下,就躺下,就誓不罢休,直到对方放弃抵抗任他看了了事。

早川不做声,他指间的烟只燃着,一口也不吸,垂着头让眼泪滴滴答答在毛线地毯上汇成深色的一洼。电次抓抓头发,说前辈,人总会死,可能饿死、被车撞死,也可能被恶魔杀死。那个呕吐女……我是说姬野前辈哈,她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活,想要让你活,那就没什么可难过的了吧?你懂个屁。早川这样回答电次,把烟摁熄在小山包上,再把烟头山加得更高,电次骂他臭屁翘辫男,说爷可走了,谁陪你...

前辈,你为什么哭?电次这样问,他半夜爬起来撒尿,在去厕所的路上被火光吸引,早川秋坐在客厅里燃着烟,烟头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垒成小山。电次迷迷糊糊地揉眼睛,趿着拖鞋去看早川,早川用手捂住脸他就趴下,就躺下,就誓不罢休,直到对方放弃抵抗任他看了了事。

早川不做声,他指间的烟只燃着,一口也不吸,垂着头让眼泪滴滴答答在毛线地毯上汇成深色的一洼。电次抓抓头发,说前辈,人总会死,可能饿死、被车撞死,也可能被恶魔杀死。那个呕吐女……我是说姬野前辈哈,她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活,想要让你活,那就没什么可难过的了吧?你懂个屁。早川这样回答电次,把烟摁熄在小山包上,再把烟头山加得更高,电次骂他臭屁翘辫男,说爷可走了,谁陪你在这儿娘们一样哭唧唧。

我不准。早川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电次觉得靠啊超痛,这个翘辫男要让我断手,同时开始大声喊痛,惹来帕瓦一声含混的超大声咒骂,大意是死gay快滚别烦帕瓦大爷睡觉!客厅又没开灯,只有昏黄的廊灯亮着,电次去看早川的脸,被吓唬地汗毛竖起再服帖,当机立断地道歉:前辈对不起,我想去撒尿,让我去。

早川还是不准,电次让眼白多眼仁少的眼睛瞪着,只好服软,把毕生说好话的功力都拿出来用上:前辈,这是我的道理嘛。你知道的,我没有朋友,什么人也不认识,就以现在的程度而言,别说是你,就算帕瓦死了我也不难过。

你们都死了,那我就有义务替你们去杀那个枪恶魔混蛋,杀完我要笑,我会说天啦前辈帕瓦你们看!大爷我做到了!给我笑啊!电次截住话头,去瞟早川的脸色,奈何灯光太暗,怎么看都像是他下一秒要把自己切片处理。于是电次干脆开始撒泼,说翘辫男你再不松手爷就尿地铁上啦!这次早川松开手,轻声细语地让他滚蛋,而电次也如蒙大赦地滚开去上厕所,在厕所里轻声细语地把早川秋骂一万遍。


柴。

关于喜欢和接吻

电次蹲在削苹果的早川旁边讨一片苹果皮吃,突兀地问:前辈,喜欢是什么啊。早川把削得又薄又好看的苹果皮塞进电次嘴里,说:喜欢?大概和你对玛奇玛小姐的看法差不离。

那我肯定不喜欢你了,前辈。胡乱咀嚼两下把嘴空出来的电次含混地讲,完全不会读空气的本人根本没注意苹果兔子上被一扎到底的牙签,只把注意力挪到削好的水果上继续说:和玛奇玛小姐做爱是我的梦想啊,虽然我决定为了达成梦想拼命工作,但和前辈做爱又不是。早川捂住脸,觉得和毫无常识的电次争论做爱并不能衡量是否喜欢毫无意义,又觉得自己对喜欢的解释太固定化——至少是针对无脑电次的解释太固定。他嗯嗯嗯嗯地敷衍想要跳过这个话题,但电次不乐意,松开扒着厨房柜台的手站起...

电次蹲在削苹果的早川旁边讨一片苹果皮吃,突兀地问:前辈,喜欢是什么啊。早川把削得又薄又好看的苹果皮塞进电次嘴里,说:喜欢?大概和你对玛奇玛小姐的看法差不离。

那我肯定不喜欢你了,前辈。胡乱咀嚼两下把嘴空出来的电次含混地讲,完全不会读空气的本人根本没注意苹果兔子上被一扎到底的牙签,只把注意力挪到削好的水果上继续说:和玛奇玛小姐做爱是我的梦想啊,虽然我决定为了达成梦想拼命工作,但和前辈做爱又不是。早川捂住脸,觉得和毫无常识的电次争论做爱并不能衡量是否喜欢毫无意义,又觉得自己对喜欢的解释太固定化——至少是针对无脑电次的解释太固定。他嗯嗯嗯嗯地敷衍想要跳过这个话题,但电次不乐意,松开扒着厨房柜台的手站起来,几乎和早川鼻尖对鼻尖。

早川秋一动不动,面无表情,明白和电次沟通带脑子是赢不了的,所以他冷哼一声:那你想证明什么?电次眼睛亮亮的,说我们来那个吧,那个。只要接吻我就清楚了,前辈也会清楚的。

于是早川去吻电次,吃到苹果皮的涩味,舐到尖锐的犬齿。电次拧着眉头率先退开,一边吐舌嫌早川秋嘴里一股子烟草味让他想起以前为了一百日元吃一根烟,一边念叨和男人接吻真的恶心。所以呢?你清楚了吗?早川叉起一块苹果吃掉,也不知道是为缓解什么。但电次做出惊愕的表情:前辈还不懂吗?即使我觉得和男人接吻很恶心,但我想和前辈接吻,因为我想和前辈接吻啊。

滚啊,你的说法好恶心。早川把苹果核丢出去,电次狗一样扑过去接住了,嘴里碎碎念说这个东西还有营养,你好浪费,我要吃。


福來11235

沒什麼看頭的冬裝(其實根本沒怎麼畫衣服吧!)

純粹是手機沒電玩不了別的的產物


沒什麼看頭的冬裝(其實根本沒怎麼畫衣服吧!)

純粹是手機沒電玩不了別的的產物


福來11235
扳回一城 (和上一張是連起來的...

扳回一城


(和上一張是連起來的)


剛剛把上一張當成這一張充滿自信地發了出來,我好蠢喔)

扳回一城


(和上一張是連起來的)


剛剛把上一張當成這一張充滿自信地發了出來,我好蠢喔)

福來11235

我覺得這兩人誰攻誰受兩種都很好吃⋯話說他們的cp是不是沒有名字啊喂


p2是嘼化!!!


p3小兔子蘋果是秋君的溫柔

我覺得這兩人誰攻誰受兩種都很好吃⋯話說他們的cp是不是沒有名字啊喂


p2是嘼化!!!


p3小兔子蘋果是秋君的溫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