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秋绫

25485浏览    176参与
是只会咕咕咕的择沧!

[秋绫]一天

·刀,是刀!

·短,巨短!

·ooc预警

·有的地方记不清了评论区欢迎指正

——

  鸣瓢秋人知道绫子每周都会去蛋糕店。

  阿秋,你现在在哪里?

  你身后

  鸣瓢放下手机,朝绫子宠溺的笑了笑。

  刑警大人今天提前下班了嘛?

  嗯

  回家吧,绫子还在家里呢。

  好

  鸣瓢爱绫子和椋。十分地、非常的。...


·刀,是刀!

·短,巨短!

·ooc预警

·有的地方记不清了评论区欢迎指正

——

  鸣瓢秋人知道绫子每周都会去蛋糕店。

  阿秋,你现在在哪里?

  你身后

  鸣瓢放下手机,朝绫子宠溺的笑了笑。

  刑警大人今天提前下班了嘛?

  嗯

  回家吧,绫子还在家里呢。

  好

  鸣瓢爱绫子和椋。十分地、非常的。

  

  鸣瓢推开门,让绫子先进去。

  绫子脱下鞋子,走入屋内。

  椋,我们回来了。

  爸爸也回来了?

  嗯

  爸爸,我今天在班级里拿到了第一名,以后也会的!

  嗯,椋会的


 椋以后想做什么?

 想成为像爸爸一样的警察!

 

  那是什么

  鸣瓢听到了朝椋的呼唤他吃饭的声音,点了点头,然后推开了那扇从未在家中出现过的门。

 

  鸣瓢推开门,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椋的脸型已经完全毁掉了,半块脑子还散落在地上。

  

  他看到自己,拿着妻子最爱的蛋糕,走到了浴室前。

  浴缸里绽放出大片的血色。


  椋还在那边和绫子欢快的说着话,仿佛没有看到这里,鸣瓢站在两个屋子的中间,不知道该去哪。

  

  鸣瓢秋人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纯白冰凉的天花板,还有墙壁上贴的照片。

  “酒井户,投入”

  i can  want to stay in the memory 

if.

——END——


①鸣瓢秋人的梦里任何人说出的话是没有双引号的,鸣瓢自己的说的话句末没有标点

②现实中的话是有双引号的

③文笔不好多担待

  

 

美国·圣地亚戈

[大概是剧透]广播剧里的鸣瓢家

BV1x54y1z7R9


现在有人贴了自己的翻译,下面的内容是我没有翻译之前写的


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

BV1x54y1z7R9

 

现在有人贴了自己的翻译,下面的内容是我没有翻译之前写的

 


 

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我是防剧透凑字线

 

 

 

1. 绫子是她们家三姐妹里的长女,二姐是个比较高冷的人酷女,三妹出生后不久母亲就去世了,所以很黏绫子,在秋人和绫子交往时也喜欢捣乱,然后秋人墙上的不少照片就是她在旁边“啪嚓啪嚓”地拍的

 

 

 

2. 秋人在结婚第二年的秋天升职成了刑警,绫子一边祝福他升职,一边露出了寂寞的笑容,秋人说自己抱歉自己可能会变得更忙了,然后绫子很要强↓

 

 

 

绫子:我不是在想我自己的事情,我更担心秋君你的身体(译注:指人身安全)。

 

 

 

秋人:啊……

 

 

 

绫子:真的要自己注意安全哦。

 

 

 

秋人:嗯,当然了。

 

 

 

绫子:但是,外面有很多棘手的人,也有坏人,加油啊,巡警先生,不对,刑警先生。

 

 

 

3. 椋⑨岁在三年级的运动会上得了第三(好像是?),但她其实想得第一名,13岁上初中时绫子问她目标是什么,她说得第一

 

 

 


(可以看得出舞城王太郎是真的很喜欢3,又是⑨=3×3,又是三年级,又是13岁,又是第三名,又是三妹,甚至本篇动画也是13集)

 

 

 

4. 我以为会是那种纯用对话和效果音做的广播剧,结果更像是朗读剧,N3日语也就听懂这些,太菜了可能有错不要打我

莫柯

「未 来」


p2表情包,后面有刀慎点

「未 来」


p2表情包,后面有刀慎点

神将阿飞

绫子居然是鸣瓢的姐姐?!!


姐弟恋?????

绫子居然是鸣瓢的姐姐?!!


姐弟恋?????

菊花猹
那时,微笑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那时,微笑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因为饿所以对着动作素材瞎画了一个

上色风格模仿动画

孩子饿快给孩子来点粮吧

那时,微笑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因为饿所以对着动作素材瞎画了一个

上色风格模仿动画

孩子饿快给孩子来点粮吧

一杯陈皮茶

[秋绫]Safe And Sound

//绫子第一视角

//内容概述如题

————————————————————————

“绫子……绫子……”

是谁?阿秋吗?

“为什么……”

你在说什么,阿秋?

“不要离开我啊……”

什么?我不会离开你啊,阿秋。你在说什么啊?

“是你们离开了我啊……”

阿秋,你在哭吗?为什么要哭呢?

“妈妈……”

……椋?

“见到你了……”

椋……为什么妈妈看不到你的脸?

“爸爸会孤独吗……”

这是什么意思……不,不,椋,为什么,为什么你的脸……

“妈妈不也很糟糕吗?”

什么?

是镜子。

那是……我?

为什么……这么苍白……

我手腕上是什么?是文身吗?

不是啊。...

//绫子第一视角

//内容概述如题

————————————————————————

“绫子……绫子……”

是谁?阿秋吗?

“为什么……”

你在说什么,阿秋?

“不要离开我啊……”

什么?我不会离开你啊,阿秋。你在说什么啊?

“是你们离开了我啊……”

阿秋,你在哭吗?为什么要哭呢?

“妈妈……”

……椋?

“见到你了……”

椋……为什么妈妈看不到你的脸?

“爸爸会孤独吗……”

这是什么意思……不,不,椋,为什么,为什么你的脸……

“妈妈不也很糟糕吗?”

什么?

是镜子。

那是……我?

为什么……这么苍白……

我手腕上是什么?是文身吗?

不是啊。

红色。

血?

血。

血!

我……死了吗?

阿秋。

阿秋?

阿秋!!!

 

 

 

我猛地睁开了眼。一片漆黑的静谧中,我自己急促而紊乱的呼吸声格外突出。

有人正抱着我。

“阿……秋?”我听到自己带着哭腔。

“别怕,我在,我在。”秋人的手抚上我的前额,擦去了那里的一片汗珠。“做噩梦了吗?要不要开灯?”

“唔……嗯。”

窸窸窣窣,睡衣与床单摩擦的声音传来。我感觉到秋人在床头摸索着。

“啪嗒”,开关转动声响起。

我眯起了眼,微微偏头向床的另一侧看去,目光正好与秋人相对。因为刚刚醒来,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些迷蒙,瞳色好像也变得浅淡,成了柔和的淡绿色。他是那么专注地看着我,眉眼间满是关切。

“呐,现在就不那么害怕了,”我看着秋人慢慢移开他遮蔽着床头灯的手,让屋子里一点点地亮起来,“阿秋的眉皱得好厉害呢。”

“刚刚出了很多冷汗啊,真的没事了吗?”秋人看起来还是很担心。

“嗯……梦里真的很害怕。不过,看到阿秋就没事了。”

“呼,”秋人出了一口气,拨开我脸侧的长发,在那里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亲。随后,他揉了揉睡得乱蓬蓬的头发,浅笑着问:“那么,是什么让绫子小朋友吓得差点哭鼻子了呢把恐怖的东西说出来会好一点哦。”

“噗,阿秋才是小朋友呢,”我不禁笑出了声,用手指轻轻点了点秋人的鼻尖,“唔……我说了,阿秋可不许笑我胡思乱想哦。”

“好。”

“嗯……我梦到,自己在一个地方——没有阿秋的地方。我能听到你的声音,但是看不到你在哪里。还有……椋。女儿她和我在一起……她的脸……呜……阿秋,我梦到自己离开了你,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死了……我好害怕好害怕,很大声地叫你,可是你不在……”

“绫子,喏,看着我。”秋人的话将我从对梦境的回忆中抽了出来。

我看着他。他将前额抵上我的额头。

“绫子,我就在这里,永远都在。如果你找不到我,那就只是梦而已。记得醒来就好,嗯?”

他吻上我的唇。温热,柔软。

我闭上了眼。

我们的呼吸声混在一起。

“嗯。”我以一个模糊的鼻音回答。

我们的嘴唇分离。

我忽然想起,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也是像这样在梦中唤着秋人的名字醒来。那时的他是那么慌乱无措,一个劲地安慰我,在我反复强调自己没有做噩梦后才放了心,紧紧地抱住我,生怕我消失不见似的。

就像现在一样紧紧地抱着。

还是那个温暖的怀抱,还是那个我爱着的人。

我把脸颊贴在秋人的胸膛上,听着那颗心脏有力地跳动着。

他在这里,我知道。

那个在第一次拥抱后耳根通红的大男孩,那个在我煮番茄牛腩汤时从背后环抱我的馋嘴猫,那个环着我的腰、在我耳边念着“我爱你”的帅男人,那个在我抱着椋出院时有点紧张地搂着我过马路的新爸爸,他一直都在。

以后也会一直在,我相信。

“阿秋。”

“嗯?”

“我好爱你。”

“我也是,绫子。”

我们重新在床上躺下。秋人伸出手,关上了床头灯。世界又黑暗下来。我闭上眼,听着秋人的呼吸声,在脑海中描摹他的眉眼。

“晚安,绫子。”

“晚安,阿秋。”

 

 

我又做梦了。这次,是个美梦。

 

 

END.

舒予予予予_

在女鹅面前秀恩爱的鸣瓢秋人是屑(确信)

哎呀被自己画的甜到了❤️ 

话说我真是能鸽善舞 第一张是早在异度侵入第10集的时候画的 当时只画了鸣瓢和椋 现在才把太太补上 顺便画了小甜饼~

第一张大概会上色吧

在女鹅面前秀恩爱的鸣瓢秋人是屑(确信)

哎呀被自己画的甜到了❤️ 

话说我真是能鸽善舞 第一张是早在异度侵入第10集的时候画的 当时只画了鸣瓢和椋 现在才把太太补上 顺便画了小甜饼~

第一张大概会上色吧

少女A
“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我希望...

“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我希望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快乐健康平安

椋能顺利地完成学业、找到好的工作、我们不能陪在她身边的时候也希望有个温柔的人能够照顾她

而我与你、共白头

——

p2被我砍掉了

“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我希望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快乐健康平安

椋能顺利地完成学业、找到好的工作、我们不能陪在她身边的时候也希望有个温柔的人能够照顾她

而我与你、共白头

——

p2被我砍掉了

菊花猹

How amazing it would be if I can stay in the memory.

How amazing it would be if I can stay in the memory.

凡花🌻

【秋绫】绫子不聪明了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妖怪paro

被刀太多了来个异世界的糖

有腻歪情节

(原本是想用儿童文学画风gh来着(//∇//))

521的末班车总算还是赶上了(╥﹏╥)

————————————————————————


绫子是一只妖怪。她在几百年前突然出现在这片森林里,没有妖怪认识她,就连为什么管她喊“绫子”也没有哪只妖怪说的上来。


好在绫子性格好,还是只漂亮妖怪,她出现没几天众妖怪就习惯了她的存在,全森林的妖怪都很喜欢绫子。他们在森林里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几百年。


但最近绫子变得很奇怪。白天在森林里寻不到她身影,晚上回来脸就失常红着,在一边坐着捧着脸发呆傻笑。


众妖怪认为绫子这是种了捉妖人...

妖怪paro

被刀太多了来个异世界的糖

有腻歪情节

(原本是想用儿童文学画风gh来着(//∇//))

521的末班车总算还是赶上了(╥﹏╥)

————————————————————————


绫子是一只妖怪。她在几百年前突然出现在这片森林里,没有妖怪认识她,就连为什么管她喊“绫子”也没有哪只妖怪说的上来。


好在绫子性格好,还是只漂亮妖怪,她出现没几天众妖怪就习惯了她的存在,全森林的妖怪都很喜欢绫子。他们在森林里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几百年。


但最近绫子变得很奇怪。白天在森林里寻不到她身影,晚上回来脸就失常红着,在一边坐着捧着脸发呆傻笑。


众妖怪认为绫子这是种了捉妖人的诡计,被摄走了灵识!


这可大不妙!


妖怪们决定明天偷偷跟着绫子去会会那个混蛋捉妖人。


第二天天蒙蒙亮,绫子就到湖边去打扮自己。绫子本来就与人神似,不看她手腕上的那朵一年四季如真花般花开花谢的樱花图案,保准看不出来她是只妖。


绫子用妖力给自己一身衣物换了好几个模样,最后选了一套浅粉的连衣裙———薄纱覆着裙瓣,樱花绣其上,开的烂漫。


绫子满意的转了几个圈 迫不及待的小跑出森林。


“绫子太可爱了。”众妖怪们想着。


妖怪们紧随其后,丝毫不敢怠慢。


它们看到一朵粉色云团似的东西在山脚下河岸边飘来飘去。走的在近点发现“云团”是个人样的东西,再走近发现果然是个人,姑且就叫这个人为“云团”好了,“云团”看见了我们绫子可真是两眼发了光,像阳光穿过云层似的。过一会儿,“云团”的脸红的像着了火,应着他那头粉毛——啊,火烧云。


“云团”的脑袋跟着他那乱转的脑袋晃来晃去的,看起来还挺可爱……


“不对!绫子脸也红了!他们又在傻笑,完了完了,中计了!这狡猾的混蛋捉妖人!笑笑笑,笑什么笑!嘴角都长到太阳穴上去了!要看就直视这看,偷瞄算什么?不怕看成斜视啊?


气死妖了!得个那混蛋捉妖人一点颜色看看……”妖怪们说道。


会遁地的土块妖怪冒着变成稀泥巴妖怪的风险潜进河中。它在水里“奸笑”着吐泡泡,想象自己猛的像哥斯拉一般伸出手去拉“云团”的衣摆,混蛋云团没反应过来,还真被拉水里去了。


土块妖怪已改行为稀泥巴妖怪,一边阴笑沉入河底,一边看着“云团”落入水中,还牵了个绫子。


“???怎么可以牵手?在人界牵手不是只有情侣才可以有的吗?可恶!这丫的不仅是个混蛋还是个流氓!话说绫子为什么也下来了?想玩水可以去森林里的湖里去的说……”土块妖怪在心里呐喊着。


主动牵了手的是绫子,准确的说是抓住了对方的手。土块妖怪的手伸出呵面时已经成稀泥巴了啪嗒的往下掉了,“云团”和绫子本不会落水,无奈云团踩到了土块,不,稀泥巴妖怪的稀泥巴,脚滑了才掉水里的。


我此行前来只为吃瓜,这些妖怪果然不会让我失望。


啊?你问我是谁?我是“众妖怪”之一的四叶草妖怪,妖力平平但能读心。嘿嘿。


对,我是在得意,没有我,哪来的这些东西给你看?


咳咳,失言还望见谅。


绫子和“云团”从水里出来时都湿透了,咱不说我从芽看到妖的绫子,那位“云团”……这就是湿身诱惑吗?爱了爱了。


咳。众妖怪们没有感到不大对劲,他们好几百年才和人类接触一次,对性别没有概念。所以当他们看见“云团”小心将绫子拢到怀里时,并没有什么感想,却是假装很懂的在那分析,说,这是在摔跤。


晨光打在两人身上,波光粼粼的河轻缓的淌着。二人以最温柔的方式相拥,看似疏离却又缠绵至极。


你问我为什么要抱在一起?哦,那是在烘干。


“云团”不是人啊,我没说过?啊,十分抱歉,我没有在骂他。他确实不是人,他是诞生在晚霞中的,妖?是不是妖我不清楚,这连“云团”自己都不清楚。还有还有,“云团”有名字,叫鸣瓢秋人。


绫子的裙纱都要被烘燃了两妖才分开,我想到了一个词,“藕断丝连”。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懂我想表达的感觉,我表达能力一向不大好。


换成“拖泥带水”会不会更好一些?


妖怪们的脑回路很是清奇,刚刚说这俩在摔跤,看到衣服干了和两人熟透的脸,得出了“这混账捉妖人竟饥渴到如此地步?”的结论。


我怀疑我没摘眼镜,不然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句话泛着黄?


我们尾随了他们俩一路,隐身是妖怪的必备技能。


早上后两人没了什么肢体接触,仅是肩总是在走路时相碰;为了避让“车辆”绫子被鸣瓢圈在了臂弯中;互相喂食章鱼小丸子,被“人群”相撞到对方怀里……仅此而已。


这些妖怪其实都是职业助攻吧?


最后终于回家了,两人在今日见面的地方一步三回头的告别,鸣瓢好像想说什么,上步去喊住绫子。然后,葡萄妖怪“正巧”从那里路过,超“不小心”地将藤蔓圈在了鸣瓢脚边,鸣瓢向前走时被藤蔓绊倒,然后,绫子在鸣瓢的“诶?”的惊吓声中回头,鸣瓢不小心压倒绫子,第一个接触的地方貌似是嘴,但我总觉得实际上是门牙,因为我总觉得听到了很清脆的碰撞声。


有趣极了。那群妖怪没概念,不代表我这个常年混人间的小天才也没有。


我都听见他们娃叫什么了。


叫,liang?哦,鸣瓢椋。


那俩傻在那儿,在那儿亲着没动,我怀疑他们被幸福冲昏了头,当然也有被疼的半天没反应过来的可能性。


鸣瓢总算反应过来,不自禁的赞叹了一下这美妙的触感后飞速滚开了。


磕到了牙没有关系,我们妖怪血厚。但绫子自在鸣瓢磕磕巴巴的道歉声中被拉起后,整只妖除了“嗯”就什么也不会说了。这下是真的傻了。正式道别后,同手同脚的上了山,一头栽到土里,扭的像条蛆。


这可把我们妖怪伙计吓得不轻,全跑出来把绫子又吓了一大跳。他们一个二个说着什么:“不就碰了一分钟嘴嘛,没啥关系的,我们看得可仔细了,你不会有事的!”绫子被感动的哀嚎起来。


众妖怪拿她没办法,一起把她抬上了山,与她排排坐好,安慰她把他们今天的约会绘声绘色的复述了一遍,又跟她说:“我们真的看得很仔细,没事的!”


绫子着实被感动的不行,又哀嚎起来,随即躺在地上装尸体,脸红的像山上的花儿。


众妖怪大喊不妙,命我放出通缉令,分头去找鸣瓢。


还在沉底的土块妖怪在河底邂逅了鸣瓢——鸣瓢就躺在它旁边,压到了它的腿。


土块妖怪紧忙报告情报,说这混蛋摄走了绫子的灵识,正在河底消化!众妖怪飞速赶来把鸣瓢给绑了,又飞速把他给拖进森林。


绫子看到了被绑来的鸣瓢,脸更红了,可把妖怪们担心的,于是恶狠狠的对鸣瓢说:“把她的灵识给还回来!”


鸣瓢觉得这群妖奇奇怪怪的,跟它们说自己没摄走绫子的灵识。他不知道如何还更不知道怎么摄。


一些超爱绫子的小妖怪在地上撒娇打滚说:“你摄了你摄了你就是摄了,快还给姐姐!你看她都不聪明了!”


嘛,虽然说变得不聪明是坠入爱河的的必然体现之一,但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我坐在树上愉快的看着戏。


“好吧,你们说…摄,摄了就是吧……你们要我怎么还?”鸣瓢自知妖怪灵识没这么好摄取,他莫名镇定起来。嗯?


“怎么摄的怎么还!”葡萄妖怪立刻说,他好像觉得这场悲剧是它造成的。


“你的嘴和她的嘴在那个时候碰到了一起,就是在那个时候摄走的!所以,”葡萄妖怪说。“嘴碰嘴,还回去!”


众妖怪十分赞成,很坚定的点了头。


我险些又被空气呛死。这是群什么机灵鬼?不愧是你们。


绫子的脑中还在回放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甜蜜片段,没注意到妖怪们说了什么。


鸣瓢可听的清清楚楚,他又有变身成火烧云的征兆。


在众妖怪的威逼之下,鸣瓢托起绫子的脸,在她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空气有点粉,可惜妖怪们不会读空气。


绫子回过神,又愣了一下。她看着鸣瓢认真的脸,睁大了眼睛。


“有效,你快多碰几次!”某小机灵鬼说着。


鸣瓢捧着绫子的脸,又吻了下去,贴的久了一些。


后来鸣瓢在妖怪们的“逼迫”下又吻了好几次,脸还是红的,但动作稳了,每一次都吻的很认真。


妖怪们看着这俩,它们很满意二位如此认真。


“好像逐渐没有什么效果了,这是……产生了抗体?”板蓝根妖怪不愧是传统中药材。


“嗯……也许是接触面积不够充分?”


哦?我眼睛亮了亮,像个变态。


“是的,互动不够,不够深入,这样传输速度有限,进展自然慢些,”玫瑰妖怪很懂的样子。“喂,你,伸个舌头试试?”


我笑得岔气,扭得像条蛆。


为了不让这篇打上R18的标识,我决定略过某些心理活动。


经验不足的两只妖在众目睽睽又被“逼迫”下,动作极其小心生涩。鸣瓢终于大胆的A了上去之后碰到了对方的唇舌,双方都微微一颤,后慢慢有所回应。一点点扫过,后交缠在一起。他们好像忘了还有其他妖怪存在,深陷进去。


这一吻也不知吻了多久,只知道最后绫子跨坐上了鸣瓢的腿,某位妖怪手止不住在对方背上撩拨琴弦似的,惹的绫子有几次发出了些呜咽声。


待他们终于停止,暧昧的丝拉长落在嘴角,亮晶晶的。


“两百年前,两百年前我就喜欢你了。”鸣瓢将绫子抱进怀里,低声说。


绫子愣了一下,对他说:“我以为我喜欢你会更久一点……”


我可真是只体贴的妖怪,早在绫子还没坐上去的时候,我就以“聚众的妖怪太多会影响恢复效果”为由将众妖怪支走,考虑到某些妖怪的能力,我又威胁它们“不想惹出什么幺蛾子就干净地退到两百米以外的地方去”。我则以我能读心可以监督为由留了下来。可不要笑我什么“只准官兵放火,不允百姓点灯 ”,我要走了,你们哪来的后续看?


哈,后续?后续就是两只妖请不能自已又亲起来,然后在绫子终于感觉到眼前妖的某些反应后,脸红的跟番茄一样迟疑地指了指不远处自己住的树屋。


鸣瓢轻声问她可以吗一边讲她横抱在怀中,绫子将她的脸埋在鸣瓢的颈窝里,点了点头,随即而来的又是缠绵的吻和略显急躁的步伐。


关了门后,鸣瓢还不忘施了个屏蔽障。


于是后来树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无 从 知 晓了:)


几百年了难得有件喜事,估摸着不久还能添一只名叫“椋”的小妖怪吧。


也不知一枝花和一朵云能生出来个啥。


          fin.














蓝青忍冬

整两个意识流。

意识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画的是什么玩意儿。

整两个意识流。

意识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画的是什么玩意儿。

逸天天天天_

⚠️cp全为id中bg!请注意!

p3是之前群里太太发的别的作者的服务员(?)瓢

p4是高中时期的秋绫

⚠️cp全为id中bg!请注意!

p3是之前群里太太发的别的作者的服务员(?)瓢

p4是高中时期的秋绫

少女A

p1-2  ⚠醉酒秋人ooc⚠

震惊!某男子在公司聚会上竟然……

空间看到的视频觉得很有趣就代了一下

p3-5 宝石pa

p1-2  ⚠醉酒秋人ooc⚠

震惊!某男子在公司聚会上竟然……

空间看到的视频觉得很有趣就代了一下

p3-5 宝石p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