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秋风

13981浏览    308参与
旅人
偶然,落日斜阳,惊鸿一瞥

偶然,落日斜阳,惊鸿一瞥

偶然,落日斜阳,惊鸿一瞥

la la la la
湖面的风吹的干草簌簌地响 周围...

湖面的风吹的干草簌簌地响

周围没有别的声音

心里也没有别的声音

湖面的风吹的干草簌簌地响

周围没有别的声音

心里也没有别的声音

AuXX7

秋已往

天已凉

(今日的喜欢在第七张)

秋已往

天已凉

(今日的喜欢在第七张)

D.C.A

风拂过的一片毛绒压过来抚上手的感觉,感到它们真的有生命地在跟我打招呼表示亲近😆☺️😌😌😌😌

风拂过的一片毛绒压过来抚上手的感觉,感到它们真的有生命地在跟我打招呼表示亲近😆☺️😌😌😌😌

笑醉山外

独立斜阳人又远

            别后不知多少晚,风雨疏帘, 独伫东望远。万事心安何以叹,凭栏无奈秋风贱。         

            犹记当时花正灿,谈笑湖边,争似人间燕。独立斜阳人又远, 依稀记得烟波浅。


            别后不知多少晚,风雨疏帘, 独伫东望远。万事心安何以叹,凭栏无奈秋风贱。         

            犹记当时花正灿,谈笑湖边,争似人间燕。独立斜阳人又远, 依稀记得烟波浅。



落霞孤鹜

🍂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

🍂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

jizhq185

醒着的梦呓——秋叶

醒着的梦呓——秋叶

 

老话说:一叶知秋。秋到来的标志,就是飘飞的落叶。

时下,又见落叶坠尘土,已是一年瑟瑟秋。

落叶,完成了春嫩夏荫托花盛的使命,又步入落地成土更护花的阶段。

不是吗?龚自珍曾有句道: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他说的是落花,而落叶岂不更是如此呢?

春时无叶不蕴蕾,夏至叶茵更催花。待得秋来叶落际,化作春泥更护花。

 

悠悠地、轻飏在那里,欢悦着摇曳和飞逸。

静静地飘落在那里,顺应着萧瑟和节气。

 

幽幽地、沉睡在那里,伴随着清风和雨滴

默默地沉寂在那里,融化成尘埃和灰泥。

 ...

醒着的梦呓——秋叶

 

老话说:一叶知秋。秋到来的标志,就是飘飞的落叶。

时下,又见落叶坠尘土,已是一年瑟瑟秋。

落叶,完成了春嫩夏荫托花盛的使命,又步入落地成土更护花的阶段。

不是吗?龚自珍曾有句道: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他说的是落花,而落叶岂不更是如此呢?

春时无叶不蕴蕾,夏至叶茵更催花。待得秋来叶落际,化作春泥更护花。

 

悠悠地、轻飏在那里,欢悦着摇曳和飞逸。

静静地飘落在那里,顺应着萧瑟和节气。

 

幽幽地、沉睡在那里,伴随着清风和雨滴

默默地沉寂在那里,融化成尘埃和灰泥。

 

多少沧桑化入了薄薄的躯体

用火红和金黄,替换了嫩绿和翠碧

多少岁月,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以枯萎和残叶,表述了成功和业绩。

 

不觉间、风霜雪雨几处秋,你坦然离去

就如同、春花夏雨七分月,你悄然的到

不曾有些许的声息

 

你的茵嫩,报告着春天的到来,

你的茂盛,烘托着百花的兴起,

你的火红,传递着收获的喜悦,

你的坠落,表述着蕴藏的信息。

 

虽然明天你还会回来

却再也不是昨天和今天的

你… 

 

黄四野秋,满山谷树枝柔

驱薄雾随起,叶落山泉向壑流。

池中光自暗,人忧笔下韵难筹。

飘零几片化泥土但待来春嫩岭头。

——七律·秋叶

 


jizhq185

醒着的梦呓——秋风落叶

醒着的梦呓——秋风落叶

 

四季皆有风来,冷暖更有风送,春秋风来挟祥润,冬夏风起藏暑寒。

有白居易《长恨歌》有据: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也有孟郊的《苦寒吟》为凭: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

更有杜甫的《阁夜》佐证: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时下为8月仲秋,秋风更有意蕴,留下文墨几句,叙说秋韵。

 

秋风

 

你来时、

总带着几分肃杀,

是要告之我冬寒的凛冽、

还是要搅起我的不安?

 

你来时、

总带着几丝萧瑟,

是要显示你的冷漠,

还是要见证我的孤单?

 

我知道、

四季总要更迭,...

醒着的梦呓——秋风落叶

 

四季皆有风来,冷暖更有风送,春秋风来挟祥润,冬夏风起藏暑寒。

有白居易《长恨歌》有据: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也有孟郊的《苦寒吟》为凭: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

更有杜甫的《阁夜》佐证: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时下为8月仲秋,秋风更有意蕴,留下文墨几句,叙说秋韵。

 

秋风

 

你来时、

总带着几分肃杀,

是要告之我冬寒的凛冽、

还是要搅起我的不安?

 

你来时、

总带着几丝萧瑟,

是要显示你的冷漠,

还是要见证我的孤单?

 

我知道、

四季总要更迭,

春的生发、

夏的旺盛,

必然跟随着秋的收敛

和冬的密藏。

 

我明白、

花不是为春而生,

不是为夏而放。

它的一生,

是为了秋的果、

和秋的香。

 

我更相信、

你虽然一掠而过,

可让我明了了自己。

惊鸿一瞥,

却看清了自己的方向。

 

或许是你的无意、

扫去我过去的陶醉;

或许是你的无情、

拂去我以往的梦幻。

 

秋,

是凉的开始,

风,

是冷的开端;

正是秋,

让我得到了收获;

正是风,

让我成熟坚强。

 

秋风起,落叶舞,吹起落叶片片,化作春泥护花。这便是秋风对春的奉献,也是落叶对秋风的报答。

真正是:

天涯远岫,凝目彤霄外。

落叶随风如展翅。

似与流云缱绻,翻卷翻飞逐天地。

 

瞬时里犹如陨星坠。

闯霁蔼,跌阴地。

恋春追夏敛秋冬弃。

命本安排,不曾犹豫,甘化春泥赴死。

淡黄柳——秋风落叶

 


笑醉山外

秋风又送斜阳晚

        五十年来心事懒,忽尔回眸,镜里青丝换。几许韶华浑似箭,秋风又送斜阳晚。

        莫问雁归何处惯,杨柳烟轻,楼外湖波软。云鬓低垂帘独卷,绿窗人静灯还暗。

        五十年来心事懒,忽尔回眸,镜里青丝换。几许韶华浑似箭,秋风又送斜阳晚。

        莫问雁归何处惯,杨柳烟轻,楼外湖波软。云鬓低垂帘独卷,绿窗人静灯还暗。

笑醉山外

秋风敲窗余悲声

            叶落高梧闻蝉鸣,

            万籁声寒动微云。

            青峰惆怅斜照外,

         ...

            叶落高梧闻蝉鸣,

            万籁声寒动微云。

            青峰惆怅斜照外,

            丹桂飘香无处寻。

            几家江畔藏渔火,

            可怜空山不见人。

            红尘自是多愁苦,

            秋风敲窗余悲声。

笑醉山外

秋风又送雁归骤

       昨夜南湖波影皱,蓦忽回头,枝上香棠瘦。些许韶光都过后,秋风又送鸿归骤。           

       且把闲愁抛不就,心事无端,付与桥边柳。独自倚栏凝望久,天涯何处寻情旧。


       昨夜南湖波影皱,蓦忽回头,枝上香棠瘦。些许韶光都过后,秋风又送鸿归骤。           

       且把闲愁抛不就,心事无端,付与桥边柳。独自倚栏凝望久,天涯何处寻情旧。


笑醉山外

人生何处无风露

            萧萧秋风在山川,

            瑟瑟水凉南湖边。

            一缕斜晖三万丈,

         ...

            萧萧秋风在山川,

            瑟瑟水凉南湖边。

            一缕斜晖三万丈,

            半轮心月几千年。

            不堪尽折伤心树,

            鸟衔落叶岂敢前。

            人生何处无风露,

            风渡天高云拂檐。

笑醉山外

那时日斜风寂

       千般思绪,百感何殊,三生梦醒谁识。纵是旧时,亦恐问伊无策。新愁旧怨浑似,怎忍它,泪落签湿。算此际,最难忘往事,几番回忆。

        故地尘缘重觅,尚记取,那时日斜风寂。弦断琴幽,远眺凭栏忧悒。红墙早成别绪,恁萧索,秋风渐急。念倦旅,空自怨,依栏伫立。


       千般思绪,百感何殊,三生梦醒谁识。纵是旧时,亦恐问伊无策。新愁旧怨浑似,怎忍它,泪落签湿。算此际,最难忘往事,几番回忆。

        故地尘缘重觅,尚记取,那时日斜风寂。弦断琴幽,远眺凭栏忧悒。红墙早成别绪,恁萧索,秋风渐急。念倦旅,空自怨,依栏伫立。


笑醉山外

独立高楼看日晚

            叶落满地去不回,

            空笑秋风扫斜晖。

            一片愁心随去远,

         ...

            叶落满地去不回,

            空笑秋风扫斜晖。

            一片愁心随去远,

            千条柔恨逐雁飞。

            可怜芳草空成泪,

            却是浮萍已化微。

            独立高楼看日晚,

            暮烟犹带离魂归。

笑醉山外

无奈独归楼外楼

            秋风声中万木稠,

            晚来叶落满汀州。

            枝柯不尽风前舞,     

    ...

            秋风声中万木稠,

            晚来叶落满汀州。

            枝柯不尽风前舞,     

            心情偏于物外游。

            天际暮云生远岫,

            江头残照挂寒流。

            最忆江南棠湖事,

            无奈独归楼外楼。

今日三丘
给秋风。 在所有季节里我最喜欢...

给秋风。

在所有季节里我最喜欢秋天。

给秋风。

在所有季节里我最喜欢秋天。

简逍喻

《秋风初起》

《秋风初起》


“二加五减三等于……?”长老在堂前授课,某人却在后面撇了撇嘴,百无聊赖地趴到了书案上。


“又是这些数字,加加减减的,麻烦死了……”骆时秋趴在书案上暗自呢喃道,却未注意到长老向他走了过来,用手中戒尺敲了一下他的背。


后背突然被人敲了一下,骆时秋顿时心中一惊,皱起眉头于心中暗道:“完了完了,又要被罚了。”


“骆时秋,这题你来解。”长老低头看着眼前的臭小子,随之便见他缓缓抬头,冲着他傻笑企图蒙混过关。


“嘿嘿嘿,这么好的表现机会,还是留给其它同学吧。”骆时秋装傻充楞,露出一脸天真无害的模样,就差直说我不会放过我了。


长老闻言回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秋风初起》


“二加五减三等于……?”长老在堂前授课,某人却在后面撇了撇嘴,百无聊赖地趴到了书案上。


“又是这些数字,加加减减的,麻烦死了……”骆时秋趴在书案上暗自呢喃道,却未注意到长老向他走了过来,用手中戒尺敲了一下他的背。


后背突然被人敲了一下,骆时秋顿时心中一惊,皱起眉头于心中暗道:“完了完了,又要被罚了。”


“骆时秋,这题你来解。”长老低头看着眼前的臭小子,随之便见他缓缓抬头,冲着他傻笑企图蒙混过关。


“嘿嘿嘿,这么好的表现机会,还是留给其它同学吧。”骆时秋装傻充楞,露出一脸天真无害的模样,就差直说我不会放过我了。


长老闻言回他一个“温和”的笑容:“你身为少掌门,理当给大家做个表率,来吧。”


这个臭小子,平日上课时经常浑水摸鱼,还以为他没看见?


“等…等……等于六……”骆时秋吞吞吐吐,于心中盘算了半晌,最后说出了连自己的不确定答案,不过看到长老的脸色一绿,大概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长老听到他的答案,随即倒抽了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等于六?!”


骆时秋虽然是少掌门,但骆天成也了解他的品性,知道平日里顽劣难教,也为了能让他和其它弟子们之间平等,故而准许了长老们替他代为管教。


“要不……等于七?等于八?等于……”骆时秋眼见长老要发飙了,试图补救的说了一堆错误答案,要不是被已经气急的人打断,估计还能一直顺下去。


“出去站着,算不出来不许回来!”长老气的吹胡子瞪眼,但又着实拿他无法,打也不怕骂也不管,只得将他赶了出去。


“知道了。”骆时秋随意地答应着,而后抬脚走了出去。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他也不在乎。


骆时秋来到学堂外面,找了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双手抱胸靠到墙上撇了撇嘴:“我要是想学,肯定很快就能学会了!”


嘴上这么说着,骆时秋偷偷看了一眼堂中人,见他又继续授课不管自己,心里暗自窃喜了一下。


他才不会乖乖在这里站着呢!算数题有什么意思,当然是山上更好玩一些啦!


想到这里,骆时秋是走就走,趁着正在教课的长老不注意,快速地溜了出学堂,跑到了后山上玩耍。


“嗯——”骆时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了看眼前的山水,高兴道:“终于可以出来玩了!”


可是,先干点什么好呢?


骆时秋正于心中琢磨着,恰巧一只野兔蹦到了他面前——不如……就从抓兔子开始吧!


兔子坐在地上,舔了舔自己的前爪,而后开始洗脸,但正在此时骆时秋蹲身下来,吓得它动作忽然一顿,竖起耳朵听了不到片刻,便立马拔腿就跑。


骆时秋扑了个空,见兔子逃走便立刻起身,快步追了上去。


最后兔子跑到了一块布满树叶的空地上,骆时秋见状也随之放缓动作,试图慢慢地靠近面前的兔子,没承想,待他过去时兔子却又跑了,而脚下的地也因他的体重塌陷,令他整个人都掉了下去。


“哎呦!”骆时秋一屁股坐到地上,呼疼出声后紧接又道:“谁挖的陷阱,疼死我了。”


骆时秋心中不满,抬头往上看了看,好在这陷阱只是用来捕捉小型猎物的,所以并不是很深,貌似也就两米左右的样子。


骆时秋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心想这陷阱不高,以他的身手应该能爬上去,便走到墙边开始攀爬。


也就如他所想的一样,手脚并用倒也没有多难爬,只不过爬到一半时,恰巧有人走了过来,忽然大喊道:“喂!”


原本正在认真的攀爬,但突然听到声音把骆时秋吓了一跳,心惊之下脚踩了个空,顿时又摔坐回了陷阱之中。


“谁啊!没看到我正在爬墙吗?!”骆时秋揉着被摔了两次的屁股,十分不满的喊道。


“本来想问你需不需要帮忙的。”一个小姑娘探头看向坑底,见骆时秋一脸不气愤模样,还用手揉着自己的屁股,皱了皱眉道:“看来是不需要了,你慢慢爬吧。”


骆时秋闻言抬头,急忙喊道:“哎!别走啊,赶紧把我拉上去。”


言闭之后,过了半晌骆时秋也没见人回来,又生无可恋的继续喊道:“救命啊~”


“别喊了。”小姑娘来到陷阱旁边,将找来的藤条扔了下去:“把这个绑在身上,我拉你上来。”


“好嘞!”骆时秋笑了笑,将面前的藤条系在自己腰间,而后双手抓住藤条接力攀爬。


这次有了外力帮忙,确实轻松了许多,不一会儿便爬了上来。


“你叫什么名字?”骆时秋解着腰间的藤条,看向眼前的小姑娘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可还记得方才某人态度恶劣,差点破口大骂的事呢。


“我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知道名字怎么报?”骆时秋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


“不报。”小姑娘言闭转身,准备离开这里,骆时秋见状便也跟了上去。


“你就告诉我嘛。”骆时秋紧跟着眼前人,吵得某人实在没了法子,只好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楼满风。”小姑娘停下脚步道。


骆时秋闻言傻笑了一下:“满风姐。”


“谁是你姐。”楼满风本来就是男儿身,扮成女装自然要比寻常女儿家高些,难免让人误会他比同龄的小姑娘大,骆时秋也就自然而然地将他当成了比自己年长的姐姐。


“那叫你什么?”骆时秋询问道。


“反正不许叫姐。”早知道就不救了,在耳边叽叽喳喳的,跟个麻雀一样,好吵……


“妹妹?”骆时秋歪头看向楼满风。


楼满风闻言勾了勾唇,询问道:“你想回坑里吗?”


骆时秋见眼前人生气,顿时抿紧双唇不再言语。楼满风见他被自己吓老实了,便又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只是没想到他还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楼满风无奈回头,再次询问道:“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我在保护你啊,女孩子在山里很危险的!”骆时秋说得认真,却见眼前人轻声笑了出来。


“我可没有掉入陷阱。”楼满风嘲笑道。


楼满风自小在无情谷中长大,而无情谷中不容男子,他便从小就被扮成了女子,穿着打扮、言行举止皆为女子模样,常人确实难以分辨。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会傻到说出这种话。


骆时秋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傻笑道:“刚才是不小心,其实我还是很厉害的。”


“哦~”楼满风假装相信地点了点头。


本来是不想理他的,但楼满风发现,他还挺好玩的?


什么嘛,一看就是在调侃他嘛!骆时秋在心里说着,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又开口问道:“对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


“偷跑出来玩啊。”小时候不懂,但懂事之后楼满风就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好奇,所以也偶尔会偷偷跑出来玩,看看其他男子的言行。


骆时秋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开心,就好像找到了同伴一样:“原来你也是偷跑出来的。”


楼满风也不知道他在穷开心个什么劲,不过反正也没事干,不如就陪他玩玩。


“你叫什么?”楼满风问道。


“骆时秋,时间的时,秋天的秋。”骆时秋这般说着,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人……


楼满风见他盯着自己发呆,而且眼神还有一点奇奇怪怪的,便随即开口询问道:“看着我干嘛?”


“啊?”骆时秋闻声回过神来,笑了笑回道:“好看啊,你比我小师妹还好看哎!”


虽然这话是在夸他没错,但楼满风听着还是有些无奈,他一个男扮女装的男孩子,竟然被别的男孩子当成了小姑娘,还夸他比女孩子好看……


不过从小到大都被当成女子,楼满风也已经习惯了,而且……看着这小子犯傻还挺有意思的。


所以楼满风并不打算告诉他,其实自己是男扮女装的事,看他能傻到什么时候。


“这还用你说。”楼满风得意一笑,将伪装进行到底。


从见面到现在,聊了这么多,楼满风终于不像方才那么冷漠了。骆时秋看着楼满风破冰的笑容,询问道:“你渴不渴?我去给你摘个桃子吧?”


“不……”楼满风刚要回答,结果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见跑向了远处的桃树。


方才掉入陷阱丢了面子,骆时秋想趁着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一下,于是不等他回到就跑到了桃树下面,手脚并用三两下就爬了上去,摘了一个桃子对走过来的楼满风道:“接着。”


骆时秋扔的力气大,桃子直冲楼满风砸了过去,好在楼满风身手也还不错,闪身的同时伸手接住了飞来的桃子。若是换个揉弱的小姑娘,他这可就要玩砸了。


楼满风看了看手中的桃子,而后放到嘴边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抬头看向树上的骆时秋:“你平时就对女孩子这么暴力吗?”


“很暴力吗?”骆时秋咬了一口手中的桃子,垂下眼帘想了一下,平常他是这样的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师兄妹们都会武功,经常互相扔东西玩的,而且他也没使多大力气啊。


不对……楼满风刚才快速闪身,还轻松的接住了他扔的桃子……


骆时秋想到这里,猛然抬眼看向楼满风,询问道:“你也会武功?”


“算是吧。”楼满风又咬了一口桃子:“谢谢你的桃子,还挺甜的。”


骆时秋闻言得意地笑了笑:“那当然,我挑的肯定好吃。”与此同时纵身一跃,从桃树上跳了下来。


“自恋鬼。”楼满风在心里给他翻了个白眼,就没见过他这么自恋的人,三句话不忘夸自己一下。


刚才跳下来耳边有风,隐约听见楼满风在说话,可是没有听清楚,等落到地上站稳之后,骆时秋转头看向身旁人,眨了眨一双人畜无害的大眼睛:“啊?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在说他坏话,没听见那就算了。


楼满风露出十分温和的笑容,敷衍道:“夸你帅。”


骆时秋闻言高兴地询问道:“真的?!那你当我媳妇吧!”


当……媳妇?


本来楼满风正啃着桃子,听到这话后差点被呛着,咳嗽好几声才缓过来,看向一脸认真的人:“为什么?”


“你好看啊。”骆时秋咽下嘴里的东西,又继续说:“你当我媳妇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不好吗?”


听到这里,楼满风差点又笑了出来,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笑意,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每天都给我弄好吃的。”


“没问题!”骆时秋闻言喜笑颜开,立马就答应了楼满风要求,并且抬手握起了一个拳头,摆到了她的面前说:“一言为定!”


可是楼满风哪里懂这些东西,他根本就不知道骆时秋在干嘛,所以一直觉得别人傻的人,此时也发起了愣来。


骆时秋见她看着自己的拳头一动不动,心急地将她的手拉了起来,然后把她的手握成了拳头,又和自己的拳头撞了一下。


“长大以后我一定娶你!”骆时秋这般说着,突然看到了快落山的太阳,双眼猛地一瞪道:“糟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要是被长老发现他偷跑出来,肯定又要向他爹告状,那他可就惨了!


骆时秋扔掉手中啃了一半的桃子,转身便要往山下去,楼满风看着他一惊一乍的样子,脑子里已经被他搞的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明天申时在这里等我,我给你带好吃的。”骆时秋言闭一溜烟便跑没影了,留楼满风一个人在那里愣愣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骆时秋的快乐楼满风不懂,不过和他在一起很轻松,毕竟他脑子里也没什么复杂的想法,甚至在楼满风看来有一点傻……


第二天楼满风按照约定来了,可他不知道骆时秋回家被他爹罚了,被关了好几日的禁闭,所以根本就没等到他。


“时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楼满风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满天繁星。


一转眼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他没有等到骆时秋,却没想到几年后被骆天闻带回了攻墓派,而现在他们都已经长大了。


“当然记得。”骆时秋轻笑,随之后仰躺到了地上。


禁足结束之后,他还去山里找过楼满风的,但是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所以后来也没不了了之了。


“那你说的话还算数吗?”楼满风转头看向身侧之人,轻挑了一下眉头。


“你还好意思说!看到你男装的时候我都傻了。”骆时秋想想就来气,自己的漂亮媳妇就这么没了!


楼满风想起当时他看见自己的情景,那一副震惊又不可思议的模样,光是想想就好笑。


“谁让你那么傻,不是都跟你说了,不要叫我姐吗?”楼满风轻笑出声,随着言语后仰,躺到骆时秋旁边。


天空中挂满闪耀的星辰,只是某人已无心观赏,暗自不满地吐槽身侧之人道:“我哪里傻了?你扮成那样谁能想得到?!”


然而相比之下,楼满风兴致倒是十分不错,观星赏月非常偃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