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种岛仁

1821浏览    10参与
望舒.

12.4仁王雅治生日快乐puri~

       是all仁(🤤就好这口) 我也想都写的,但是我的脑子宕机了👉👈

  关于双方的一些小爱好

  毛利寿三郎

  毛利在窗边摆放了一盆疗喉草和一盆紫色郁金香,每日精心照顾。

  会不时给仁王拍照片看,是约会时仁王买的。

  (其实更想带仁王到家里慢慢看。)

  会拍摄一些仁王的照片并攒成册,但不只一册。

  至于仁王知不知道,大概率是知道的,恋人的小癖好总是需要包容一下的。

  真不知道寿三郎到底是从哪里变出来的那么多照片puri。

  或许更喜欢抱着仁王一起睡觉。(仁王:我也不......

       是all仁(🤤就好这口) 我也想都写的,但是我的脑子宕机了👉👈

  关于双方的一些小爱好

  毛利寿三郎

  毛利在窗边摆放了一盆疗喉草和一盆紫色郁金香,每日精心照顾。

  会不时给仁王拍照片看,是约会时仁王买的。

  (其实更想带仁王到家里慢慢看。)

  会拍摄一些仁王的照片并攒成册,但不只一册。

  至于仁王知不知道,大概率是知道的,恋人的小癖好总是需要包容一下的。

  真不知道寿三郎到底是从哪里变出来的那么多照片puri。

  或许更喜欢抱着仁王一起睡觉。(仁王:我也不想逃训的,可是寿三郎拉着我耶。)

  —————————

  幸村精市

  部长大人的绘画功底是完全可以信任的!

  仁王雅治可以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偶尔会吐槽明明不需要模特却也要在旁陪伴,这种时间仁王选择闭眼倚靠过去,听着画笔与画布的声音摸鱼睡觉也不错。

  说到幸村的另一项技能园艺,仁王当然是选择躲在阴影下看着部长大人自己晒太阳啦!(仁王我啊,胆子可是大的很呢,puri~)

  仁王在立海大更加肆无忌惮了,实在不行的麻烦,还有恋人解决嘛。(仁王:这里的麻烦特指真田puri。)

  —————————

  平等院凤凰

  带着仁王一起训练。

  带着仁王一起训练。

  带着仁王一起训练。

  (仁王:pupina,放过我吧前辈…)

  沉迷于老父亲的角色,试图让仁王多吃一些。(虽然都是,并未成功。)

  会被仁王盯着刮胡子,接吻太扎了。(什?)

  仁王选择在平等院凤凰的球拍包上挂自制的小号玩偶,毕竟逃训的胆子是没有了,只能选择简单的破坏一下形象。(仁王:puri,仁王雅治特别版小号狐狸玩偶奉上~)

  —————————

  种岛修二

  种岛拉着仁王打游戏,但仁王并不感兴趣,拉着仁王骑单车,仁王仍然不感兴趣,游泳也是。(偶尔还是会满足种岛的愿望的,或许仁王只是不想变成种岛一样的巧克力色。)

  虽然种岛会多买饮料,但通常选择直接喝仁王手里的。(仁王:走着走着就会突然有一个棕白相间的脑袋出现在眼前呢puri~)

  恶趣味的前辈相当喜欢在仁王的白皮上留下印记。

  会靠近盯着仁王看。(其实是因为视力不好。)

  —————————

  这里解释一下选择的花花,是根据星座选择的。

  看了花语,疗喉草是热烈想念一往情深,紫色郁金香是无尽的永恒的爱。

  不过花语和我的选择没啥关系。👉👈

  然后爱好是根据百度,不得不说平等院凤凰你的喜好介绍呢可恶,就是不知道从哪个方面下手,但是重要的事说三遍突然就冒出来了。

  感谢友情出演的真田。(真是太松懈了!)

  最后,仁王雅治生日快乐。(=^^=)

白毛狐狸后援团

【种岛仁】教导者(终)

warning:OOC,拉郎,慎入。

————————————————————————

  15、


  是故意的,从去酒店开始,大概也打听了种岛的行踪,利用了原本就“图谋不轨”的“同学”。


  仁王毫无遮掩,种岛当然也明白。


  他不由得感叹小后辈的大胆和直白。


  如果一直显得被动,像是不想迈出那一步的人先往前走了,那注视着他靠近的,自以为的“教导者”,会因此而动容吗?


  种岛半靠在床沿。他从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裤子,又在口袋里摸出了烟和打火机。打火前他侧过头问:“介意吗?”


  仁王半阖着眼,声音沙哑:“什么牌子的?”


  种岛就把烟盒翻过来...

warning:OOC,拉郎,慎入。

————————————————————————

  15、


  是故意的,从去酒店开始,大概也打听了种岛的行踪,利用了原本就“图谋不轨”的“同学”。


  仁王毫无遮掩,种岛当然也明白。


  他不由得感叹小后辈的大胆和直白。


  如果一直显得被动,像是不想迈出那一步的人先往前走了,那注视着他靠近的,自以为的“教导者”,会因此而动容吗?


  种岛半靠在床沿。他从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裤子,又在口袋里摸出了烟和打火机。打火前他侧过头问:“介意吗?”


  仁王半阖着眼,声音沙哑:“什么牌子的?”


  种岛就把烟盒翻过来给他看。


  烟点起来了,种岛吸了一口,心情突然复杂起来。


  然后他的手被仁王拉了下来。


  仁王眉眼间还带着疲惫。他侧过身直接拉下种岛的手,也不坐起来,而是直接凑过去咬住了烟嘴。吐出烟气时他像是被呛到一样咳了两下,种岛便干脆收回手后直接将烟掐掉了。


  “不该教你这个的。”他温言道,“别学。”


  仁王嗤道:“这也不用你教。”


  房间里还有胡闹半晚上留下来的气味,身体上的疲惫和精神上的缱绻融合在一起。种岛在这样的气氛中低下头,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其实这两年我也有想过,如果说开了会怎么样。好的一面是会更进一步,坏的一面是或许会影响你的比赛。”


  “这种事……”仁王抬眼看他,“有必要担心吗?”


  “唔,如果真的影响到了比赛,那当然是我的责任啊。”种岛说。


  “所以呢?现在这么说,是打算到此为止的意思吗?”


  “……不。”种岛说完也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他又想去摸打火机了,但是最后也只是手指动了动,“是想要正式告白,又觉得太过唐突。”


  “就算是这样,不也说出来了吗?”仁王嘲笑一样,语气带着一点风凉气,“这么久没见,前辈变得懦弱了呢。如果前辈一开始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们的‘教导’关系根本不会开始,不是吗?”


  “会不会影响到比赛,只有我能给出答案。如果真的影响到比赛,那也是我个人的问题。”仁王说,“前辈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真可怕啊,说出这样的话。”种岛笑着道。


  他伸出手将仁王过长的发丝都理到脑后去,手指摸到的发丝柔软中带着硬度,“懦弱这个词,也可以换成‘成年人的妥协’吧?但是……”


  但是却听到了没预料到的话。


  是像刀一样直插核心的言语,和小后辈惯有的犀利。


  这样对比起来,他真是无地自容了。


  “但是啊……”他笑着,没有说下去,而是叹了口气。


  “但是,变成糟糕的大人了啊,前辈。”仁王接了下去。


  种岛嗯了一声。


  他放轻了声音:“那么,糟糕的大人的告白,要接受吗?”


  仁王“puri”了一声。


  他微微抬起头:“从来没人说过结束吧?”


  16、


  需要担心的事有很多。


  比如仁王回国有多久,之后的职业计划是什么。


  又比如在自己酒吧想要对仁王做什么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有没有后续的计划。


  还比如……他和仁王如果要维持这样的关系,需要彼此做出怎样的转变,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种岛夜里睡不着。


  他不是温吞或者优柔寡断的人,但仁王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关系开始得太早了,他又是最根本的“罪魁祸首”。或许是出于直觉和感到有趣的心情才做出了莽撞的举动,因此后来他总是有些微的愧疚。


  想要更小心翼翼一点,更周全一点。


  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小孩也长成了可靠又顶天立地的大人。


  而在那么多的担心,和繁杂的心绪里,他又忍不住想要确认一点。


  会主动迈出这一步,是仁王终于确认了,“喜欢到那种程度”了吗?


  他始终记得当时,在他试探时,仁王说“还没有喜欢到那种程度”的表情。冷淡的,带着一点厌倦和很轻的固执。


  但这时候,再去确认这一点,不是显得自己更像个糟糕的大人了吗?


  更应该主动去承担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就算仁王是心血来潮也好,说过了告白,也决定要将关系继续延续下去,那他便应该更主动去袒露自己的内心才行。


  说是前辈的固执也好,种岛总还是认为自己应当是做引导的那个人。


  17、


  仁王倒是睡熟了。


  他知道种岛会有万千思绪,但这也是他的目的之一。


  多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吧?


  他犹豫过的,左右为难的,为此而耿耿于怀的,种岛都得再尝一遍才行。


  18、


  仁王醒了以后换了衣服就去学校上课了,下课后接到种岛的电话。


  坐地铁来的人站在学校门口的路灯下等他,轻而易举就得到了路过的年轻男女们的瞩目。做惯了模特,哪怕在生活中也会带出街拍一样的气质。仁王从前没仔细观察过,此时觉得新奇,便多看了一会儿。


  种岛有些无奈地对他招手:“站在那儿看什么呢?”


  “看你啊,前辈。”


  与其说是下定了决心,不如说是突然想这么做就做了。仁王自认为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心理煎熬。真要去追究,或许是他心里很清楚的,不管他表现出什么样子,或者作出怎样的决定,最开始看上去像个坏人,实际上却对他足够温柔和小心翼翼的前辈,总会配合他。


  他被偏爱着,所以有恃无恐。


  19、


  种岛给了仁王一个U盘。


  “昨天酒吧里的监控。”种岛解释道,“还有一些录音。”


  “Puri,法治社会呢。”仁王玩笑一样道。


  “保护好自己啊。”种岛就用带着埋怨的语气说。


  仁王眨了眨眼,不打算解释自己的后手和一些算计。他是具有冒险精神的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会追求刺激,所以那些算计就算解释也很难让人放心。


  从结果论来说,他不是没事吗?这就行了。


  “前辈会保护好我吗?”比起做出承诺或者解释,仁王像是无意一样侧过头对着种岛说。


  他比种岛矮一些,又习惯性弓着背,从下往上故意睁大眼睛地用无辜的口气说出这样的话时,种岛根本毫无办法。


  不,仔细算的话,从一开始,他就对仁王毫无办法。


  20、


  仁王不会在国内待太久。


  养好伤,处理好学业,他还会回去比赛。


  种岛会希望他成绩越来越好,希望他在职业的世界里获得自己想要的。


  实际上就算在两个人拉开距离的这段时光里,他也没有错过仁王的比赛。


  倒不会刻意去蹲守比赛的时间点,去看每一场公开非公开的赛事,种岛也不是这样的人。但时间赶得上时,或者突然有点想念小后辈带刺的言语时,种岛也会上网搜寻录像,或者看看比赛直播。


  他知道仁王曾经在网球上有过痛苦和迷惘,但在电视直播里比赛的仁王,永远是坚定又自由的样子。


  那很吸引人。


  21、


  “前辈就为我加油吧。”告别的时候仁王这么说。


  他们默认会有分别,仁王不可能停下脚步,种岛却更愿意驻守在原地。


  但这没什么不好的。


  只在有限的时间见面,没什么不好的,相处时多数在玩乐,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们或许看起来像是玩伴,但也会分享平安喜乐。这不是普适性的恋人关系,可他们原本就不是常规的恋人。


  “小鹰长成的话,就该让它自己飞才行。”种岛稍微和关心他来询问的君岛解释了他和仁王现在的关系。


  君岛眨了眨眼,难得露出迟疑地神色:“你这会不会太‘父爱’了?种岛,你们是恋人关系。”


  “我们只是都在做自己喜欢又想要做的事。”


  虽然“年长者的自觉和祝福”听起来很老派,但种岛确实是这么想的。


  当然,这样的比喻,被仁王知道以后……


  “换个形容词如何?”仁王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只是说,“用‘鹰’做形容,会让我想到三船教练的。”


  他稍微对后山的那群鹰有点心理阴影。


  种岛却像是得逞一样笑道:“那才是更要用这样的形容才对。”


  “Puri,‘友善的前辈’这个面貌,果然是假象吧?”


  但正因为种岛是这样的人,仁王才会始终记着,还有一个人信誓旦旦说着“试试”,说着“教导”,最终却毫不留恋一样默认分别。


  看透又看不透,能够确认心意却始终有无法估算的部分。


  “你不就喜欢这样的我吗?”种岛笑着道。


  明明那天口头上说得“忐忑”,转过头来又将“你喜欢我”表达得如此坦诚。


  “前辈也太自信了。”仁王忍不住道。


  但他知道种岛说的是实话。


    22、


  喜欢,执念,不服输,不甘心,挑战性。


  “可能那时候真的说开了,反而现在会真的分开呢?”仁王玩笑一样道,“但就是差一点,所以总是记着。”


  “这么直接,我也是会伤心的。”种岛笑着道。


  他顿了顿,却也承认:“但你说的没错,或许那时候说开,现在会真的分开也说不定。”


  “但世界上可没有如果。”仁王就又说,“所以厌倦之前,就麻烦前辈继续教导我吧。”


  成长为能将这样的话直接说出口的人了呢,真可怕呀。种岛这么想着,嘴上却温柔地应道:“那是当然的。”


  

——————————————————————————

感情戏收尾啦!

以及之前提过的可能会开的种岛仁长篇在海棠开了文案了,严格来讲不算纯粹种岛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XP的……嗯,对。

点梗进度(1/3)√

可乐(放假啦哈哈!)

XP

去微博搜:可乐wkf

用了镜面反转都被屏了

我对老福特的有病再刷新了一个认知

去微博搜:可乐wkf

用了镜面反转都被屏了

我对老福特的有病再刷新了一个认知

白毛狐狸后援团

【种岛仁】教导者(下)

warning:OOC,拉郎,慎入。

——————————————————————

海棠和凹3走起。

看不到的就当做脑子里看过了哈。其他地方真的放不了。爱发电现在什么都放不了呢。

不想找其他地方了,反正海棠和凹3是非常稳定的不用一直搬家,真是搬累了。

warning:OOC,拉郎,慎入。

——————————————————————

海棠和凹3走起。

看不到的就当做脑子里看过了哈。其他地方真的放不了。爱发电现在什么都放不了呢。

不想找其他地方了,反正海棠和凹3是非常稳定的不用一直搬家,真是搬累了。

白毛狐狸后援团

【种岛仁】教导者(中)

warning:时间很长了所以设定上会有切割感,是拉郎,OOC慎入。

——————————————————————————

  8、


  几年后的仁王,再想起那个虽然有阳光,但因在深秋还是显得阴凉的午后,便只记得拉了一半的窗帘,和种岛温热的体温。


  种岛身上总是暖的。按照老人们的说法,就是“火气旺盛”。


  夏天一起出海去玩的时候,贴得近了都觉得像靠着火炉。冬天这种温度就友善得多。


  事实上他们当时见面,通常会选择可以玩闹的场合,比如游乐场,射击俱乐部,对外开放游览租用的游轮等等。种岛在网球上教导了他很多,在玩乐上也同样。高中就开始兼职模特的人,人脉很广,像是走...

warning:时间很长了所以设定上会有切割感,是拉郎,OOC慎入。

——————————————————————————

  8、


  几年后的仁王,再想起那个虽然有阳光,但因在深秋还是显得阴凉的午后,便只记得拉了一半的窗帘,和种岛温热的体温。


  种岛身上总是暖的。按照老人们的说法,就是“火气旺盛”。


  夏天一起出海去玩的时候,贴得近了都觉得像靠着火炉。冬天这种温度就友善得多。


  事实上他们当时见面,通常会选择可以玩闹的场合,比如游乐场,射击俱乐部,对外开放游览租用的游轮等等。种岛在网球上教导了他很多,在玩乐上也同样。高中就开始兼职模特的人,人脉很广,像是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可以带着他吃吃喝喝。


  这反而凸显出那次在U17训练营宿舍里的见面。


  没有咖啡点心,也没有可以玩乐的项目。


  只有两个人,架子床,和很安静的空气。


  他们亲吻过很多次,但没有更进一步了。


  种岛每次都开玩笑一样说,怕做的过分了会被记恨。


  显然种岛还记得最开始仁王“暗恋着某个人”的设定,并且似乎认为最开始是自己的“逼迫”而一直抱有一种愧疚的情绪。


  也太温柔,太温吞了。


  仁王好几次想说,如果他真的有喜欢到那种程度,那么一开始就不会答应种岛那荒谬的要求。无非是青春期时的情绪变化,碰上了一点很难说清的暧昧躁动。而不知不觉间,那样的躁动似乎转移到了种岛身上。


  种岛本人倒一无所觉。


  显然种岛还没有那么了解仁王。


  而仁王每次话要说出口,也还是犹豫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好像并没有到一定要说出口的程度,他总是这么想。


  包括那个午后。


  最终也还是沉默的仁王,和温和地包容了他一些刻薄话语的种岛。


  说是约会,最后也只是靠在一起聊了聊。


  甚至连亲吻都没有,也不知道种岛当时拉什么窗帘。


  那之后的记忆在仁王脑海里很淡了。


  他高中后两年去游学过一段时间,继而签约了国外的俱乐部,一边尝试打职业网球,一边不想放弃功课。


  种岛是不会坐飞机去海外的。


  两人只剩下手机联络以后,联系渐渐也变少了。


  像是从某一刻开始,突然就断了联络。虽然彼此都还留在通讯软件的好友列表里,偶尔也会在发表状态时给对方点个赞,但更私人的交流逐渐就消失了。


  其实最开始也没有说过要交往的话,因此要说这算是分手也很勉强。


  但仁王还是有一种烦躁和失落。


  分明最开始说“和我试试”的人是种岛不是吗?


  至少给个交代?


  但他又觉得,这样什么都没说的状态,或许是最好的。


  没有结果,也就拥有无限可能。


  9、


  二十四岁这年仁王因伤暂停了全年的比赛。


  并不是特别麻烦的伤,只是需要休养时间,因此仁王没有选择留在国外的疗养院,而是回国去处理他的学业。


  虽然游学时将学籍挂在了海外的高中,但最终高考时还是考了国内的大学,因体育上的成绩也拿到了特招的名额。


  当然,算起来他现在也延毕三年了,他不想再延毕下去。


  难得去听了几节课,又补了几门的考试,准备和今年的毕业生一起论文答辩因此也选了论文题。


  忙了几天以后,仁王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


  他在东京租了一套公寓,夜里在这些天认识的几个同学的邀请下去了一家club.


  实际上以他的身份,随便和还不算很熟的人一起去club并不是什么好的决定。仁王一开始也是打算拒绝的,直到他听到了这家club的名字。


  很耳熟。


  确认过地址,也很熟悉。


  是许久没见的人在东京开的店,当时拍了不少照片,他还给那条代表着club开业的动态点了赞。


  心情有些复杂的仁王,在注意到邀约的同学中有些情绪带着违和感的前提下,还是答应了邀约。


  他打算钓鱼。


  但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理由了吗?


  入夜以后,种岛开着车来了自己的店。


  他本来是没有看店的计划的。作为club的老板,他完全可以在家里等着数钱,而不是在店里做看板郎,还得客串调酒师,用自己的美色吸引顾客。


  “可是老板,你在的话生意比较好啊。”招来做财务的耿直小哥这么说道。


  总而言之,在员工们的坚持下,种岛会隔几天就来店里转一转。


  他本来就人脉很广,才能在这种地段开店。偶尔来店里也算是应酬和维护人脉的一种方式了。


  这天不是他会到店的时间。


  然而他这几天心情一直有些微妙。


  是从网络的状态里得知了某个小后辈回国的消息,知道小后辈开始补学分和课时,开始补考,开始写论文。


  多累啊?不出国不是轻松多了吗?


  但他又想起在电视上看到小后辈时骄傲的心情。


  种岛复杂地想,我到底为什么对那家伙那么上心?


  心情不好,干脆喝点酒吧。


  去其他地方喝酒,还不如去自己的地方喝酒。


  至少不会被人赚走酒水提成。


  种岛心血来潮就这样开着车去了店里,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没想到会在店里见到的人。


  他愣了一下,溜溜达达去了吧台。


  “老板。”调酒师打招呼。


  种岛侧头用下巴点了点角落里的位置:“那桌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半个小时以前吧。”


  种岛沉默了几秒后,打开了吧台的门。


  调酒师:“那么老板,我今天先下班?”


  “不,你留着,我今天不调酒。”种岛坐下来,托腮看着店里的各个卡座,“我就坐着看看。”


  试探和恭维让人不耐。


  如果不是余光看到了种岛,仁王或许会忍不住起身离开。


  但种岛的到来让他多了一点耐心。


  而他的耐性也得到了回报。


  发现约他出来的同学试图往他酒杯里撒药粉时仁王几乎笑出来。


  这种古老的手段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应该是直接找记者在窗户外拍几张构图很难说清楚的照片吗?


  还是认为,只是照片和舆论并不能真的伤害到他,而选择更直接的方式?


  仁王不知道这药是什么。


  如果是违禁品就糟糕了,他还不打算从休养变成禁赛。


  他假装自己喝了酒,其实只是避开人的视线,让酒洒在了地上。


  整个酒吧都带着酒气,就算将酒浇在地上也很难被发现。


  十几分钟后那个同学佯装无事地去了洗手间,和一个与他关系很好的一起。


  仁王稍微有些意外。


  然后他就没等来这两个约他出来的同学了。


  来的是种岛,脸上带着怒色。


  他很难得在种岛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


  是发生了什么吗?


  “仁王。”种岛走到他面前,弯下腰,咬着牙,“你怎么敢来这种地方?”


  “这不是前辈你开的店吗?”仁王笑道。


  种岛的声音顿了顿:“那你知道,和你一起来的人,打算对你做什么吗?”


  “做什么?”仁王是真的有些好奇。


  种岛想起刚才听到的只言片语。


  像是只有电视剧里才出现的情节,自认为是“仁王的粉丝”的人,却给仁王下药。


  仁王没有听到种岛的回答。


  而他也不在意这个了。


  将酒杯放在一边,仁王抬起头,耳语道:“不如前辈教教我吧。”


  “说好的‘教导’,可不能虎头蛇尾就结束了。”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种岛被这句话拉回了理智。


  他用有些惊讶的目光看着仁王。


  在和仁王视线交汇的瞬间,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


  10、


  不会感觉不到的。


  在当时,小后辈的轻微的变化。


  种岛对这方面太敏锐了,不这样也不会发现仁王的“秘密”。


  但这样的改变和自己相关时,种岛也会变得犹豫。


  这几年里,种岛开始庆幸当时小后辈什么都没说。


  但偶尔他也觉得可惜。


  像是有一种可能性,被他们两个默契地掐断了一样。


  他感受到的到底是真的吗?还是他自己心情变化才产生的错觉?


  种岛很少有这样犹豫的时候。


  但现在,此时此刻,他确认了一点。


  没有人在自作多情。


  

——————————————————————————

翻出来看发现前两段写的太文艺了。

然而我只是想用这个设定开车而已啊……所以猛地拐弯。

下章准备走海棠了!

至于什么时候……这几天吧,因为要顾着隔壁的日六所以每天只能写一点。

当然在我脑中里已经呜呜呜呜开了很多了。

可乐(放假啦哈哈!)

亲吻

ooc前提,已交往前提


平等院凤凰

“平等院前辈~”仁王笑嘻嘻的跟平等院打了个招呼。

“小孩,既然来了,那就走吧。”平等院放下手机,上面显示着和仁王的聊天界面。

“前辈不要这么冷淡吗,我可是翘了跟比吕的见面来和前辈约会的,puri~”仁王鼓起脸,佯装不满道。

“所以呢?”平等院显然十分了解仁王,一点都没信。

“我要奖励啊,奖励!”仁王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的前辈。

平等院看着小孩充满期待的眼神,伏下身,亲上了小孩的唇。


种岛修二

“小雅治,这里这里!”种岛一抬头就看见了仁王,赶忙招呼他过来。

“种岛前辈~”仁王在寻找种岛说的约会地点的时候也听见了他...

ooc前提,已交往前提






平等院凤凰

“平等院前辈~”仁王笑嘻嘻的跟平等院打了个招呼。

“小孩,既然来了,那就走吧。”平等院放下手机,上面显示着和仁王的聊天界面。

“前辈不要这么冷淡吗,我可是翘了跟比吕的见面来和前辈约会的,puri~”仁王鼓起脸,佯装不满道。

“所以呢?”平等院显然十分了解仁王,一点都没信。

“我要奖励啊,奖励!”仁王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的前辈。

平等院看着小孩充满期待的眼神,伏下身,亲上了小孩的唇。



种岛修二

“小雅治,这里这里!”种岛一抬头就看见了仁王,赶忙招呼他过来。

“种岛前辈~”仁王在寻找种岛说的约会地点的时候也听见了他的声音,慢慢走了过去。

“小雅治,你怎么这么慢,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吗?!”种岛一开始还挺正常,到后面声音就逐渐提高。

“什么事都比前辈重要。”仁王随便敷衍了一下种岛。

“什么吗,我要补偿,补偿!”种岛的声音又提高了八倍。

说完,不等仁王反应过来就抱住他的头,对着仁王的唇吻了下去。






念念碎

高中生组!本来还打算写个毛利仁的,可凰仁是亲,种岛仁是吻,毛利仁插不进去啊。

今天这一篇是赠送给大大的,因为去看文的时候发现大大说种岛仁的文好少就把这个写了,算是看文的费用吧。(希望大大不要嫌我写的不好)

@喵喵喵~ 

你们要感谢大大。

如果有想让我写的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能写的我就写,不能写的以后在写。

(要不我在写一篇种岛仁是送给大大?)

可乐(放假啦哈哈!)

脑洞

我有了一个大胆的脑洞,可是太黄/暴了,绝对过不了审

我想写

已经想好一些了

比如小雅治的初次/承/欢/,已经确定是凰仁了

比如和种岛前辈的道/具play,还有军师的偷/窥

比如小雅治发现那天军师看着之后的主动勾/引

比如和真田打着打着就做了起来

比如小雅治和幸村的吃醋play等等等等


车车它不香吗?


我有了一个大胆的脑洞,可是太黄/暴了,绝对过不了审

我想写

已经想好一些了

比如小雅治的初次/承/欢/,已经确定是凰仁了

比如和种岛前辈的道/具play,还有军师的偷/窥

比如小雅治发现那天军师看着之后的主动勾/引

比如和真田打着打着就做了起来

比如小雅治和幸村的吃醋play等等等等


车车它不香吗?


白毛狐狸后援团

【种岛仁】教导者(上)

warning:双方都有点渣,OOC,且设定很放飞的文。慎入。

——————————————————————————————————

1、


仁王收到信息时刚从浴室回来,头发还在滴水。他随手拿了放在床架上的毛巾捋了一把自己凌乱的白毛,点开屏幕,在看到种岛姓氏时抿了抿唇。


“明天见个面吧。”


是这种看上去没什么的话,但仁王却能准确读到潜台词。


他回复道,“你的大学生活那么闲吗。”


短信回复来的很快。


“我好歹也算是国家队正式队员了,去青年候补选拔训练营里帮个忙也不算不务正业吧。”...


warning:双方都有点渣,OOC,且设定很放飞的文。慎入。

——————————————————————————————————

1、

 

仁王收到信息时刚从浴室回来,头发还在滴水。他随手拿了放在床架上的毛巾捋了一把自己凌乱的白毛,点开屏幕,在看到种岛姓氏时抿了抿唇。

 

“明天见个面吧。”

 

是这种看上去没什么的话,但仁王却能准确读到潜台词。

 

他回复道,“你的大学生活那么闲吗。”

 

短信回复来的很快。

 

“我好歹也算是国家队正式队员了,去青年候补选拔训练营里帮个忙也不算不务正业吧。”

 

仁王扯了扯嘴角,把手机丢回桌上,抖了抖手上的毛巾开始认真擦头发。他眼睛盯着台灯的灯光,发呆的时候想起一年前走廊上的事。

 

说是人生黑历史也不为过了,在当下的反应也未免太过偏激。不过那家伙在那个场合那个语气说出那样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学校收保护费的威胁意思。又或者只是他自己太敏感。

 

仁王自嘲地啧了一声,把毛巾挂起来,捋了一把还湿着的发尾,打开抽屉去找发绳。

 

前一天又断了一根,所以他在网上下单买了好几种花样,现在都没到,只能用黑色基础款凑合凑合。

 

同理,他和种岛,也算是凑合凑合。

 

2、

 

一年前的时候种岛找他聊天。

 

说我那么一说你就真的答应了?也没那个必要。

 

他那时候怎么想的呢?

仁王不太记得了。

但那个时间点正好处在他整个人很烦躁的状态。烦躁于和另一个人很难把握好的距离,也烦躁于不算如意的国家队比赛的表现。

 

前辈说要教导的话,就都试试看吧。

 

种岛便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

 

我还什么都没做,你这样就像是我已经把你怎么样了似的。

黑皮肤的青年鼓起腮帮子说话时带着委屈的语气,又刻意拖长了音,让这委屈变得十分刻意起来。仁王听得浑身都不对劲,转身才想起来,他自己也总是用这种语气去噎别人的。

 

日本队拿了冠军的那个晚上,国家队在酒店餐厅开庆功宴,包括来澳大利亚的非国家队成员也来了。

仁王端着没有酒精的果汁觉得气闷,就一个人跑去酒店天台透气,十分钟后种岛也上来了,说你这么不合群可真让人头疼。

仁王眨了眨眼,却连无辜的表情也做不出来。

 

他很累,没有理由的。

 

“是因为我吗?”种岛凑近了,虽然是谈笑的问法,却还带一点关怀的。

仁王忍不住想,这时候你又跑来问我。

 

“是怎么看出来的?”他问。

 

种岛伸出一只手在他脸侧碰了碰,食指点了点他的唇角:“你是说这个吗?”

 

“……puri.”

 

“这就是我需要教导你的事了,对吧?”种岛笑出声。

 

他们在那个天台上有了第一个吻。虽说是被种岛称为“教导”,但仁王也不至于太落下风。他恍惚着想,这是什么没道理的争锋相对的战争啊。

 

3、

 

其实也没怎么约会。

不过提早确认了大学提前录取的种岛,几天就会来神奈川一次。

 

他也不避讳被立海大的正选们拉去当陪练,只会在所有训练结束后拉走仁王。

柳有一次感叹,说仁王,你和种岛前辈关系真好。

仁王愣了一下,含糊地应了。

 

他总不可能说,他们这只是在实践“约会”吧?

 

反正项目也就是种岛把他拉去网球俱乐部再做点什么“特训”,就好像这个前辈认下了“教导”这个词以后真的兢兢业业做起了教导者。

托这位“热心善良”的前辈的福,他的网球技术确实在很短的时间里突飞猛进了。

 

迹部财团所属的网球俱乐部就算是神奈川的连锁店也足够豪华,仁王和种岛两个人挤在同一个洗澡隔间也不觉得逼仄。

仁王在水雾里盯着白瓷砖贴片,有过那么几次想问种岛到底想要什么。

 

不管从哪里算,到目前为止,他都被特别关照了。

 

“当前辈上瘾吗?”

 

种岛对这样的问话,报以这样的回答。

“你说话带刺的样子也很可爱。”

 

仁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4、

 

现在仁王坐在自己宿舍的床上,反手锁了门的种岛则在窗前的位置站了一会儿。

 

深山里的秋天,温度要更低一些,就算太阳从窗外照进来也没有太多暖意。

窗外正对着的树上蹲着一只说不上品种的鸟,自顾自梳理着羽毛。

 

“别看了,快点吧,下午还有训练。”仁王说。

 

种岛啧了一声:“下午训练也是四点后,还早。”

 

但他还是抬手拉起了窗帘。

于是房间暗下来,室内温度仿佛也降了两个摄氏度。

 

仁王给坐到床沿来的种岛让了一点位置。

 

“我像是一个工具人。”种岛语气里带着抱怨。

仁王轻哼了一声,嘴角带着讽刺的弧度:“是你说要见面的。”

“每次都这么凶……”

 

带着关西口音的句子沉下去,带着茧子的手指拂过还带着水痕的后颈。

仁王被按在自己贴着墙放的被子上时觉得有些头晕。他抬手勾住种岛的肩膀,几秒后突然道:“你是不是胖了。”

 

“……哈?”

 

“国家队的训练这么轻松吗?”

 

种岛忍不住抬起头:“你整天到底在想什么啊。”

 

“puri.”仁王吐了吐舌头,难得有些心虚。

 

5、

 

他们其实是会谈心的。

 

比如种岛总旁敲侧击地问仁王打不打算表白。

 

第一次仁王还以为种岛是在嘲讽自己,直接就冷了脸。第二次他就琢磨过来,种岛是真的在撺掇他告白。冷言冷语了两次后,第三次听到相似的问句的仁王,终于能冷静地回答种岛的问题了。

 

“我如果打算告白,一开始也不会答应你了。”

 

“那就打算暗恋到底吗?”

 

“也不至于。”仁王的语气很冷淡,“没有到那种程度。”

 

6、

 

喜欢,和想要在一起,是两回事。

喜欢,和暗恋,也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仁王并不是很高尚的人,所以“为了你好我不会做什么”的这种觉悟他也嗤之以鼻。

 

虽然看上去,他和种岛的关系,像是他被种岛威胁以后才想太多而被迫做的决定,但并不是那样的。

 

就是“凑合”罢了。

 

7、

 

“我没有那么喜欢他。”仁王说,“前辈也知道的吧。”

 

“不,倒不如说,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单纯一些。”

 

仁王皱起眉,想这到底算是夸奖,还是讽刺。

 

——————————————————————————————

很复杂的两个人,和不太走心的关系。

没解释清楚的后面会解释清楚的,因为要换视角和跳时间线就先停在这里了。

白毛狐狸后援团

【种岛仁】教导者(序)

warning:种岛仁,设定剑走偏门且OOC,不喜慎入。先放个序,后续慢慢写,中篇,上中下的那种中篇。

————————————————————————————————


种岛在中午一点推开了2202宿舍的门。


午休的时间段,走廊很静。种岛数着自己的脚步声,在停在2202门口时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他没有打招呼,直接拧开了门,进去后又反手上了锁。


房间里只有仁王一个人在,靠着床头拿着手机,见他进来掀了掀眼皮。


“你一个人?”种岛明知故问道。


仁王把手机丢到床上。

他完成上午的训练后种岛来和他打过招呼,因此...

warning:种岛仁,设定剑走偏门且OOC,不喜慎入。先放个序,后续慢慢写,中篇,上中下的那种中篇。

————————————————————————————————

 

种岛在中午一点推开了2202宿舍的门。

 

午休的时间段,走廊很静。种岛数着自己的脚步声,在停在2202门口时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他没有打招呼,直接拧开了门,进去后又反手上了锁。

 

房间里只有仁王一个人在,靠着床头拿着手机,见他进来掀了掀眼皮。

 

“你一个人?”种岛明知故问道。

 

仁王把手机丢到床上。

他完成上午的训练后种岛来和他打过招呼,因此他吃过饭去浴室冲了个澡,此时头发还是湿的,水痕从后颈一路蔓延到纯棉白T恤的领子里。

 

“puri.”

 

这大概是不想废话的意思,种岛自顾自猜测着。

他往前走了两步,坐在了床沿上。

 

一个月前种岛接到了黑部教练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回U17训练营做一个限时的特殊训练。好不容易是国家队休息期,他原本不打算接受邀请的。但接到电话的那个夜晚,他倚在窗边看到了窗外一束被雨打湿的野蔷薇。他突然就想起了仁王。

 

他们其实去年才认识。

 

同为U17国家队的一员。

 

高中生,和国中生。

 

如果不是那场双打,他也不会意识到训练营里有这样一个矛盾的人。

 

某种雷达让种岛发现了什么,而这种猜测,在世界杯的进程中逐渐加深。

 

他不怀好意地把仁王堵在澳大利亚的酒店角落,想要琢磨出一个既不伤人过头又能打破什么的问句。问“你是不是暗恋那谁谁谁”?这是不是太过分了?问“你也喜欢男孩子吧”?这又有点太上赶着了吧?三秒的思考时间过后,他对着挑眉的仁王扬起一个自信阳光被给他拍照片的摄影师夸过的灿烂笑容:“要……和我试试吗?”

 

话刚出口他就露出了懊恼的表情。

 

不,这不是他想说的,他其实是“不怀好意”的。

 

然后他对上仁王诧异的目光。

 

同样有着一头银发的少年平时挺沉默寡言的,表情也算不上丰富。虽然被称为“欺诈师”,但在国家队也很少露出活跃的一面。只有在捉弄人时才会连眼神里都透露出愉快。

鬼曾经和他说过,“那个叫仁王的孩子和你有点像”。他当时啧了一声说“鬼你是当长辈当上瘾了吗也就大三岁叫什么孩子”,一边反驳“不是所有头发颜色一样的人都是相似的”。

但他还是因为那句话而对仁王有了关注。

继而在此刻不受控制地说出了这句过了线的话。

 

要找个什么弥补的说法呢?

 

“你也喜欢男孩子吧。”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被他两分钟前才评价为“脑子进了水才会讲出口”的话。

 

仁王勾起唇,带着一点嘲讽的意味:“前辈的教导吗?”

 

种岛眨了眨眼:“没错。”

 

这太尴尬了,种岛想等面前这个小狐狸崽子拒绝他就马上走,当做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然后他听到了仁王的回应。

 

“好……吧。”

 

……诶?

 

 ————————————————————————————

仁王有暗恋对象。

排雷一下,暗恋对象是柳生。

柳生直男,感情纠葛和他没有关系。这篇文还是纯粹的种岛和仁王的感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