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种花兔

11709浏览    727参与
清风予酒
鹰酱:“兔子,给你一个和我一起...

鹰酱:“兔子,给你一个和我一起挣钱的机会,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兔子:“?滚!”

        用的是三柏牌模板,终于画好了来混个更

( ̄y▽ ̄)~*

鹰酱:“兔子,给你一个和我一起挣钱的机会,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兔子:“?滚!”

        用的是三柏牌模板,终于画好了来混个更

( ̄y▽ ̄)~*

方糖rrrrrrrr

p1p2魔 法 少 兔

p3大毛涂口红重绘

p1p2魔 法 少 兔

p3大毛涂口红重绘

一只翻船
迎接冬奥,法治同行 在私货里夹...

迎接冬奥,法治同行


在私货里夹了一点儿作业了属于是

*动作有参考

迎接冬奥,法治同行


在私货里夹了一点儿作业了属于是

*动作有参考

卡介螺旋升天

画不完了画你m

说来丢人p1画得最久的还是抠图(?)

画不完了画你m

说来丢人p1画得最久的还是抠图(?)

初夏落尘

【APH/那兔】我被耀君捡到了 ㈢

①本文无cp向!

②有黑塔和那兔。王耀是郭嘉意识体(黑塔的其他人同理),而兔子为共//产//党的意识体(那兔的其他角色同理。)

③本文为第一人称。第一次写穿越题材,部分史料由百度百科提供,部分是自己查书得来。

④因为写的史向,我也不知道有的能不能过审,敏感词可能会用拼音代替,然后发在评论区。


开始啦!


在还没正式红蓝合作前,我曾问过王耀。


“耀,现在的你会选择谁?”


王耀似乎早就知道我会问这个问题:“我是人民意志的体现,人民选择谁,我选择谁。”


“啊,老狐狸回答的真好。”


“宁,你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


“没有原因,我就是想知道...

①本文无cp向!

②有黑塔和那兔。王耀是郭嘉意识体(黑塔的其他人同理),而兔子为共//产//党的意识体(那兔的其他角色同理。)

③本文为第一人称。第一次写穿越题材,部分史料由百度百科提供,部分是自己查书得来。

④因为写的史向,我也不知道有的能不能过审,敏感词可能会用拼音代替,然后发在评论区。



开始啦!



在还没正式红蓝合作前,我曾问过王耀。


“耀,现在的你会选择谁?”


王耀似乎早就知道我会问这个问题:“我是人民意志的体现,人民选择谁,我选择谁。”


“啊,老狐狸回答的真好。”


“宁,你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


“没有原因,我就是想知道这个时候的你们是怎么想的。”


“嗯。”


“耀,军校秃子会让我去吗?”


“放心,到时候我们去就行了。”




次年元月,我在广州再次见到了教员和李先生等人,国父主持红蓝合作会,同时宣布了军校的事情。


我知道,四个月后踏出的那一步,决定了我剩下的生命。如果我选择逃避,我依旧能靠着那三脚猫功夫的历史知识苟且偷生。不过那有什么意思,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我为什么不做点梦寐以求的事呢?





那天,是黄埔军校开学的日子,和二十一世纪没什么不同,只是对了几挂鞭炮而已。


“宁,很兴奋啊。”


“嗯,这个学校出了这么多的功臣,英雄,虽然也有奸臣小人,但也只是廖廖。我能在这里学习是我的荣幸了。”


“中///国四万万人民,出点蛀虫倒也是正常。”王耀不愧是活了五千年的人,看的特别开。


从那天起,我和耀就在学校里学习理论知识和实战经验,我们还是住在一起,很“巧合”的是,我们被分到离兔子他们很远的寝室。






虽然在学校的时间紧,任务重,不过确实很充实。晚上的时候,头一靠到枕头就能睡着。

这里不像二十一世纪有寒暑假,我们的假期只有农忙和各种阖家团圆的节日假。不过我也没放过,毕竟我在这里的唯一一个亲人就是王耀,他在哪,我就在那。


“徐宁”王耀很少叫我的全名,大概是出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孙先生走了。”


“什么?”我愣在了原地,我突然想起,今年已经是1925年了,两年的时间一眨眼就已经过去了。


“过几天,我们去参加他的葬礼。”


“好。”




也许是天公不作美,这几天的天气都非常阴沉,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路上泥泞不堪,我一度怀疑那天我们能不能到场。


葬礼的那天,所有人都变得沉默寡言,会场里哭泣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感觉整个人落入了大海,压抑的我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王耀站在我的身边,我也许下一秒就能倒下。


“宁,还好吗?”


“不,不好。”


“走,我带你出去。”


“这样不会很不礼貌吗?”


“不,我想孙先生不会希望后辈们都沉浸在伤心中的,你们应该成为他。”


我就这样跟着耀出去了,外面的天气终于开始放晴。


在我们的面前有一条路,它既有平地,也有深坑,不过它们现在被雨水覆盖,但阳光终会将雨水蒸发,露出它真正的模样。


“宁,以后的路越来越难走了。”


“路本来就是人走出来的,我们会把它走平的。”


“那就走吧,向着光明的未来走去。”










第二年,也就是1926年,秃子就开始准备北上,我们趁着闲暇时间再次去找了兔子。


“耀,你们停在哪里?”


“大抵是南京,秃子已经在我面前叨叨很多回那里很重要了。你们呢?”


“上海,江西,湖南都有,很散。”


“多加小心,秃子里面很有意思,看他现在的状态,我不确定他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情。”


“我们会的,你和宁准备在南京待到什么时候?”


“不清楚,不过也不会太久,到了地方记得和我们联系。”


“好。”


王耀和兔子一同起身,兔子笑盈盈的看着我。


“徐宁,希望我们下次再见的时候你就可以超过我哦。”


什么嘛,还以为兔子要和我说什么大事呢。


“放心啦,我一定会比你高的,我有耀哥养着呢。”





————————————小声哔哔几句

我好拉,一个上午就搞出来这点(头秃),如果可能,下午会掉落一个长梗(就是内种写了开头没有后续的内种)



耶

procreate的连环画纸是什么奇葩…为了画质就有很大的色差,为了颜色就少一点画质…

procreate的连环画纸是什么奇葩…为了画质就有很大的色差,为了颜色就少一点画质…

耐 配 鸽

你真以为我吃素啊


P1.2都是兔妈,P3阴谋

你真以为我吃素啊


P1.2都是兔妈,P3阴谋

T家客栈

好主意

变态玩意,三观扭曲,普设,鹰酱疯子,兔子不死之身设定

隐藏结局里鹰酱不是疯子,算是甜文(大概?


鹰酱就是喜欢兔子对自己咬牙切齿时的模样。


他喜欢看兔子在极端的怒火下又不得不被迫弯下笔直的脊梁,向自己屈服的模样。


真是好看极了。


一只手抚上兔子的脸颊,金属色的枪管抵在死对头柔软的太阳穴上。


“别碰我。”兔子堪堪昂起头,勉强侧脸躲过鹰酱的爱抚,枪管一直抵在他的太阳穴上,不方便移动。


鲜明的厌恶,毫不掩饰。


鹰酱的手顿在半空中,然后顺势捏住兔子的下巴,像是为了缓解那一刹的空落,粗糙的指腹在他的肌肤上微微摩动。金属制品的硝烟环绕着两人,试图侵染兔子的气味。...

变态玩意,三观扭曲,普设,鹰酱疯子,兔子不死之身设定

隐藏结局里鹰酱不是疯子,算是甜文(大概?


鹰酱就是喜欢兔子对自己咬牙切齿时的模样。


他喜欢看兔子在极端的怒火下又不得不被迫弯下笔直的脊梁,向自己屈服的模样。


真是好看极了。


一只手抚上兔子的脸颊,金属色的枪管抵在死对头柔软的太阳穴上。


“别碰我。”兔子堪堪昂起头,勉强侧脸躲过鹰酱的爱抚,枪管一直抵在他的太阳穴上,不方便移动。


鲜明的厌恶,毫不掩饰。


鹰酱的手顿在半空中,然后顺势捏住兔子的下巴,像是为了缓解那一刹的空落,粗糙的指腹在他的肌肤上微微摩动。金属制品的硝烟环绕着两人,试图侵染兔子的气味。


“Honey,这么说可太伤感情了。”鹰酱是笑着的,可兔子注意到对方的指关节在微微发力,子弹随时可能飞出。


白发人双眸间划过一丝流光,他冷静道:“你知道光凭子弹是杀不了我的。”


“是啊。我当然知道。”鹰酱歪头,露出一个颇为乖巧的表情,然后又重新冷下脸,“但是会疼,不是吗?”


无聊。兔子翻了个白眼,修长的手指捏住枪管,用力向下按,直到准星直直的对准了他的喉管。


“如果你想要多给我点痛苦,这样更方便。”


鹰酱眯起眼,视线在喉管和枪支间移动,像是盯紧自己猎物的猛兽,警惕而高兴。


漂亮的枪配漂亮的人。


“好主意。”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于是,枪响了。


硝烟四起。雪白的头发晕染成一片漂亮的鲜红色,赏心悦目。


鹰酱哼着小调,凝望对方逐渐黯淡的眼眸,喜悦和爱意充满了他的全身。


真好看。

米茜格
感觉我反而很少画兔子,于是把昨...

感觉我反而很少画兔子,于是把昨天的摸鱼细化了一下,东野的军服还是挺好看的【打破tg刻板印象

感觉我反而很少画兔子,于是把昨天的摸鱼细化了一下,东野的军服还是挺好看的【打破tg刻板印象

嗷小黑

不  屈

P2血腥注意,心血来潮并进行了一个摸。

大概就是从晚清到抗战的一个,龙→兔子的转变。接下来上色随缘吧,爽就完事了√

不  屈

P2血腥注意,心血来潮并进行了一个摸。

大概就是从晚清到抗战的一个,龙→兔子的转变。接下来上色随缘吧,爽就完事了√

仇有才才子🐻🇷🇺
我赌我自己不会细化了 所以发了...

我赌我自己不会细化了 所以发了💦

那兔中朝

爹和北棒右眼的星星都是单片眼睛

爹的是半透明的 北棒的是实心的💦(那为什么不直接带眼罩?)

我赌我自己不会细化了 所以发了💦

那兔中朝

爹和北棒右眼的星星都是单片眼睛

爹的是半透明的 北棒的是实心的💦(那为什么不直接带眼罩?)

S.T.

兔熊非爱情向

“看那只鹰酱就是逊啦”(指指点点jpg.)

乖,就看到1P吧


如果你抑制不住小手往下翻了,那么听我说:

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那兔史时向「进行时」Ⅰ

——————————————————

2P 加了滤镜

我没有发刀的意思哈,

但究竟是沉浸怀念悲拗过去还是抓住曾经携手将来,

就要看自己的理解啦\( ̄︶ ̄)/

感觉细节啥的还是有的,文案剧情给大佬递笔!

来源自:捏咔

兔熊非爱情向

“看那只鹰酱就是逊啦”(指指点点jpg.)

乖,就看到1P吧



如果你抑制不住小手往下翻了,那么听我说:

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那兔史时向「进行时」Ⅰ

——————————————————

2P 加了滤镜

我没有发刀的意思哈,

但究竟是沉浸怀念悲拗过去还是抓住曾经携手将来,

就要看自己的理解啦\( ̄︶ ̄)/

感觉细节啥的还是有的,文案剧情给大佬递笔!

来源自:捏咔

T家客栈

鹰兔普设,鹰酱精神问题(疯批应该?


冰凉的刀锋架在脖颈上,一点点向下用力,侵入血肉。

受制于人的猛兽蓄势待发,眼里映衬出使刀人的身影。他微微扬起头,好使自己的呼吸更加轻松些,让自己不至于太快就去见耶稣。

“恨?”

使刀人面色冷淡,只在听到问题后忽然发出一丝冷笑。他仿佛听到什么滑稽之事,以至于没有控制住表情,出了声。

“难道这是爱吗?”他反问道。

闻言,男人弯弯眉眼,仿佛为这句话本身感到愉悦。

“当然。”这是疯子间的爱。

鹰兔普设,鹰酱精神问题(疯批应该?


冰凉的刀锋架在脖颈上,一点点向下用力,侵入血肉。

受制于人的猛兽蓄势待发,眼里映衬出使刀人的身影。他微微扬起头,好使自己的呼吸更加轻松些,让自己不至于太快就去见耶稣。

“恨?”

使刀人面色冷淡,只在听到问题后忽然发出一丝冷笑。他仿佛听到什么滑稽之事,以至于没有控制住表情,出了声。

“难道这是爱吗?”他反问道。

闻言,男人弯弯眉眼,仿佛为这句话本身感到愉悦。

“当然。”这是疯子间的爱。

过 氧 化 氢

深夜发图,是亲友要死要活点的兔鹰(?)原图放礼物那里了!

p5是参考动作,p6是跟亲友的一点吐槽(?),笑死,我画风多变到我自己都害怕


我非常喜欢唠嗑!可以的话喜欢大家多多评论!也可以私聊找我玩(?)我流国拟都是无性别的——,性别只是外表(?)

草我发现我每次发作品都会叨叨一堆,大家无视这段就好(?)非常感谢喜欢我的作品!点图有空就会画!

快到春节又要赶新年贺图了(泪目)明明感觉国庆才刚过去没多久

深夜发图,是亲友要死要活点的兔鹰(?)原图放礼物那里了!

p5是参考动作,p6是跟亲友的一点吐槽(?),笑死,我画风多变到我自己都害怕





我非常喜欢唠嗑!可以的话喜欢大家多多评论!也可以私聊找我玩(?)我流国拟都是无性别的——,性别只是外表(?)

草我发现我每次发作品都会叨叨一堆,大家无视这段就好(?)非常感谢喜欢我的作品!点图有空就会画!

快到春节又要赶新年贺图了(泪目)明明感觉国庆才刚过去没多久

米茜格
兔子带小队参与调兵,由山东北上...

兔子带小队参与调兵,由山东北上,为即将开始的辽沈战役做准备……她到达时受到了当地驻守军团的欢迎,还被发放了新的军服,与最高指战员同待遇。

不过兔子最终将它退了回去——“不必优待我,我和其他战士穿一样的就好。”她留下了这样的纸条。

兔子带小队参与调兵,由山东北上,为即将开始的辽沈战役做准备……她到达时受到了当地驻守军团的欢迎,还被发放了新的军服,与最高指战员同待遇。

不过兔子最终将它退了回去——“不必优待我,我和其他战士穿一样的就好。”她留下了这样的纸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