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科学圈

32.7万浏览    2114参与
Kacriswilski
维特根斯坦青年时期的外貌形态+...

维特根斯坦青年时期的外貌形态+中年时期的发型和面部轮廓

勉强算是上一个 的后续?

没想出来ins是谁po的,就…随便代吧…

【注:动作有参考】

5.20快乐

维特根斯坦青年时期的外貌形态+中年时期的发型和面部轮廓

勉强算是上一个 的后续?

没想出来ins是谁po的,就…随便代吧…

【注:动作有参考】

5.20快乐

厚冰与中微子
每晚,关于你的回忆都仿佛绳索一...

每晚,关于你的回忆都仿佛绳索一般垂下来,勒紧我的脖子。

每晚,关于你的回忆都仿佛绳索一般垂下来,勒紧我的脖子。

在20岁决斗
大家520快乐【气喘嘘嘘的赶上...

大家520快乐【气喘嘘嘘的赶上末班车】

山东开始期中考了,自认为题还可以,开心,遂画

还是索菲~不愧是您画的粮根本看不出来呢~~

还是老话,别创在下


大家520快乐【气喘嘘嘘的赶上末班车】

山东开始期中考了,自认为题还可以,开心,遂画

还是索菲~不愧是您画的粮根本看不出来呢~~

还是老话,别创在下


氐宿四(低浮上)
不竖任何纪念碑。且让玫瑰 每年...

不竖任何纪念碑。且让玫瑰

每年为他开一回。

不竖任何纪念碑。且让玫瑰

每年为他开一回。

如何让孩子爱上学习
有些时候学生们不得不面临一种情...

有些时候学生们不得不面临一种情况,即他们的导师比他们岁数还小。


嗯……忙完手头的事之后会整理整理主搞的一些人士……不能瞎搞,不能瞎搞

有些时候学生们不得不面临一种情况,即他们的导师比他们岁数还小。



嗯……忙完手头的事之后会整理整理主搞的一些人士……不能瞎搞,不能瞎搞

绿厅第十三花楚月

“前尘喑哑,我穿越千年烟霞,白衣无瑕,只为你今世风雅,听人说你名满天下,风流飒飒。”

P1老薛服装参考《天才简史》,P2是理想中的我(孩子洗洗睡吧)

“前尘喑哑,我穿越千年烟霞,白衣无瑕,只为你今世风雅,听人说你名满天下,风流飒飒。”

P1老薛服装参考《天才简史》,P2是理想中的我(孩子洗洗睡吧)

Apiaceae

(正在想象暑假自己用新iPad画画的样子

我最近有点上头

(正在想象暑假自己用新iPad画画的样子

我最近有点上头

一只咕咕子
是SSF爱因斯坦和我的梦女设...

是SSF爱因斯坦和我的梦女设

话说明天是我阴历生日哎😸

明天会有惊喜给大家

是SSF爱因斯坦和我的梦女设

话说明天是我阴历生日哎😸

明天会有惊喜给大家

Na2O 过氧化钠

团子!


先做了两个看看效果,以后会做更多。

团子!


先做了两个看看效果,以后会做更多。

ひまわり

玻尔的回忆(中)

十年后,哥本哈根。

玻尔和海森堡并肩走在研究所的树荫小道上。

“十年了啊!转眼之间.研究所已经成为世界物理学家的圣地,这里,是量子力学的产房,是全新的物理学的大本营,这短、短的十年啊!”玻尔叹道。

“哥本哈根学派,这是近年来刚出现的名词,不过最令我感到自豪的是哥本哈根精神,学术自由,宽容平等的精神。“海森堡微笑道。

“这是受到了恩师的影响。”玻尔喃喃。

“卢瑟福先生的确是一位优秀的导师。我都想去卡文迪许实验室了。”海森堡道。

“我们也不差好吧,伽莫夫,狄拉克.朗道他们以后一定都会成为优秀的物理学家,“玻尔翻了个白眼。

可别提狄拉克了,提起他我就来气。”海森堡皱着眉头。

“怎么了......

十年后,哥本哈根。

玻尔和海森堡并肩走在研究所的树荫小道上。

“十年了啊!转眼之间.研究所已经成为世界物理学家的圣地,这里,是量子力学的产房,是全新的物理学的大本营,这短、短的十年啊!”玻尔叹道。

“哥本哈根学派,这是近年来刚出现的名词,不过最令我感到自豪的是哥本哈根精神,学术自由,宽容平等的精神。“海森堡微笑道。

“这是受到了恩师的影响。”玻尔喃喃。

“卢瑟福先生的确是一位优秀的导师。我都想去卡文迪许实验室了。”海森堡道。

“我们也不差好吧,伽莫夫,狄拉克.朗道他们以后一定都会成为优秀的物理学家,“玻尔翻了个白眼。

可别提狄拉克了,提起他我就来气。”海森堡皱着眉头。

“怎么了?以你的性格也会有吃瘪的时候吗?”

“前几天不是过了30岁生日吗,刚回到研究所,就收到了来自他的祝福——“你已经30岁了,已经不适合再研究物理了。(1)”我真想用无铅汽油烧死他。”

“哈哈哈,他比你小好几岁,当然可以那么说,不过他真的是社恐吗?是社交恐怖分子吧!”

“唉,我很担心他会不会孤独终老。”

走到研究所门前,玻尔突然指着旁边的空地道:“我想在这里栽一棵梧桐。”!

“这里吗?正午时候正好可以挡住直射进我的研究室里的阳光。”

“德国的梧桐树品质很好吧?对了,你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好像……是吧。”海森堡心中一动,“我还是觉得这里更适合我。”

“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吧。”玻尔道。

“奥术在上。“海森堡弯腰行礼。

“玻尔先生,真得要在那里栽一棵德国梧桐吗?”办公室里,助手问道,“虽然他的才能很突出,您和他的关系也很好.但研究所很多人都认为您过于偏袒他了。”

“你了解海森堡吗?你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吗?”玻尔突然发问。

“他…很乐观,很活泼,和很多人都聊得来,是一个社牛患者。”

“你说得对,但你走进过他的内心吗?他虽然一直很“社牛”,但很少透露内心世界而只有我理解他,理解他笑中的孤独,他交友,但只是学术上的;他聚会,还跳舞,却不肯打开内心的大门。只有研究所,才是他真正的家,这里有梦想,有他的青春,有事业有伙伴,只有这里是他的精神依托,他不能离开研究所正如我们不能失去他。”

研究室里,海森堡正在利用计算机设置光学实验的种种参数.

轨迹修正。三维信息填充。图像失真修正。

海森堡聚精会神地计算.时而皱眉时而踱步,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到来的玻尔。玻尔静静地微笑着,一言不发。

随着暗室中移了一张威光相片的完成,海森堡长出一口气:

“终于完成了,那么大的信息量,真是考验脑力的工作啊!”

他小心翼翼地将相片放进厚厚的铅制保险箱,以防x射线穿透感光,转过身来.突然发现了玻尔,惊道: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来,”玻尔微笑道,“提醒大科学家该下班回家了。

“你下次应当敲门。”

“我怕打断你思路啊。”

“……”

“好吧.下次一定。来比谁先到楼下吧。”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你不会想再坑我一次吧?”海森堡起疑。

“我保证不使用‘时间囚笼”。“玻尔失笑。

“那你知道,没有什么比光更快了。”

“来试试啊。”

“喂,你抢跑……”海森堡赶忙使用光速方程。

玻尔嘴角上扬,口袋中,一点字符激发的微光闪烁了一下。

海森堡突然发现,即使自己以光速追赶但玻尔始终在自己的前方不远处:

“喂,你耍赖,你抢跑,然后再用光速方程,我肯定追不上你啊!”

可是我根本没用速度奥术啊。”玻尔狡黠一笑。

“这……”根据检测,玻尔确实没用速度类奥术,难道说,他用双腿跑过了光?海森堡难以置信。

“你停下,这不科学,我为什么还在你后面?”海森堡实在忍不住问。

“哈哈哈,你看这是什么?”玻尔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

“这是……”芝诺时间’?你!你竟然分割时间,不讲武德!这种骗术都用得出来!”海森堡气极败坏。

“好了,不闹了,早点回家吧,明天见!”

“呵,明天见!”

玻尔微笑着转身,面前,残阳如血。



(1)确有此事

在20岁决斗

慎入

并不是很适合画画,以后还是吃史料好了

只想产个粮,别创

慎入

并不是很适合画画,以后还是吃史料好了

只想产个粮,别创

第四轴_ict

【信塔Ⅰ】仿生幻影 Imitation life (3)

“高塔直冲天际,信息由此奔流”

                                ——《信塔》卷首语

[图片]

【上一章节传送门】 

【从这回到第一章】 

观前提示不在此赘述了(鞠躬)


(5)Communication ...

“高塔直冲天际,信息由此奔流”

                                ——《信塔》卷首语

【上一章节传送门】 

【从这回到第一章】 

观前提示不在此赘述了(鞠躬)



(5)Communication 

》whatever he is…


香农和克里斯托弗从信塔里出来,径直往数学部本部走去。


一路上克里斯托弗几乎一句话也没说,连香农都觉得尴尬起来了,虽然走在自己前面的这个人有那么 一 点 点 的可疑……


但要是真是自己错怪了人家,多想了怎么办?


思及此,香农小跑两步,和克里斯托弗并排而行,率先挑起话题:“你和图灵先生很熟?”


克里斯托弗侧头看了香农一眼,微笑着说:“嗯,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哦——”,香农眯起眼睛点了点头,“图灵先生的性格似乎有些内向,能交到像你这样的好朋友不容易吧?”


这句话听得克里斯托弗微微皱眉,不过他还是笑着回答:“能和艾伦这样优秀的人成为朋友,我也很不容易。”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德尔斐吗?”


“不。”克里斯托弗微妙地转变了语气,“在中学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这下香农倒是被惊讶到了:“一直都是好朋友?”


“嗯……事实上,我来德尔斐来得比较早……”


英年早逝。


看来两人分开了很久啊,直到图灵也来德尔斐了两人才重逢。香农默默地想,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同情之感。


“你呢?”


克里斯托弗突然问。


“你和图灵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在德尔斐?”


“不……比那早一点吧。”香农挠了挠头,“不过那时候也就是点头之交而已。”


克里斯托弗挑了一下眉。


两个人边聊天边走到了本部门口。看见数学部的玻璃门,香农又略带警惕地瞟向克里斯托弗。不过克里斯托弗倒表现得十分平常,步伐自然地走进本部。


香农远远地看着克里斯托弗轻车熟路地到主机处报到,又申请了三天的假期……连拐到招待处捎几颗糖果的动作都那么流畅!!!


香农不禁抽动了一下嘴角。


这如果是冒牌货真有点说不过去吧?!


仔细想想,这个星球除了德尔斐的同事,本来就没有别人啊?


说冒充,也得有人来冒充吧?自家的人也根本没有冒充同事的必要吧。


香农苦恼地撇了撇嘴。


但是他在沙漠里的表现……


……失联了五天,发现他的时候身上什么随身物品也没有,他却不渴也不饿。况且由于信息折损的缘故,那片地区已经被物理部搜了个底朝天,怎么没把他搜到?


香农越想越觉得奇怪。他总觉得这一切是有方法可以解释的,但是他一时想不出来那根能串起这些矛盾的线。


正当香农想得入神时,克里斯托弗办完了所有程序,向香农这边走来。


“香农。”


“……哦……啊?”


一颗糖果被塞进了香农衣服的口袋里。


“谢谢你陪我来报到。”克里斯托弗向香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哦,应该是没了。”香农被这么一出弄得有些脸红。


克里斯托弗翘着嘴角冲他摆了摆手,向宿舍楼走去。


香农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糖果,仔细端详了一番,随手丢进嘴里吃了。


嗯,招待处的糖果还是挺甜的。



(6)Library

》…it is too dangerous.


“信息折损自己恢复正常了?!”


冯诺依曼刚走到图书馆门口就接到了希尔伯特的通讯。根据最新消息,得索山脉的信息传输已经恢复正常了。


“真是太奇怪了……那个从山里带出来的人肯定有问题。”


冯诺依曼一边往前走,一边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语着。


“冯诺依曼先生?”一阵声音轻轻飘过。


“……怎么想那个人都有问题,越想越不对劲……”


“冯诺依曼先生!”


“!!……什么?!”


冯诺依曼吓得猛地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图书馆里,希帕蒂娅隔着柜台颇为恼火地盯着他。


“请小声一点……”,希帕蒂娅双手抱胸,撇着嘴说。


“对不起……”,冯诺依曼低声道了个歉,“我来是要查看档案室的研究员名单的。”


他打开终端向希帕蒂娅展示授权证明。


希帕蒂娅扫了一眼。确认过证明没有问题后,她在柜台主机上操作了几下:“好,地下一层左拐第二间谢谢。”


冯诺依曼向希帕蒂娅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电梯。


 ——————————————


图书馆的地下一层和地上的风格完全不同。地上的图书馆按中世纪欧洲的风格装饰得富丽堂皇。


地下的图书馆则像是钢铁监狱一样,周围的金属墙壁泛着冷冷的光泽。


冯诺依曼感觉到一丝寒气——尽管这里并不冷。


这里有很多房间,但大部分门都是关上的。只有柜台的主机能够控制它们。


左拐第二间。


冯诺依曼看见那唯一一扇开着的门,房间内漫出冰蓝的冷光。


冯诺依曼走进那个小小的房间。书柜是钢制的,移动起来哗哗作响。冯诺依曼仔细地查找着数学部本部的研究员名单。


“克里斯托弗 默卡……”


冯诺依曼不断地把书柜摇开,翻找着当年入学的人名。


“……”


“……”


“……”


查无此人。


冷汗从冯诺依曼的脸颊划过。他心里升起一种紧张的感觉,这种感觉在逼仄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


他收起书柜,转过身想要赶紧离开。



霎时,他对上了一双黑色的眼睛。


克里斯托弗静静地站在门口,面色平淡地看着冯诺依曼。


冯诺依曼心中警铃大作。


他下意识拿起终端想要通知希尔伯特,却发现刚刚还正常的终端此刻却黑着屏。


克里斯托弗没有动作,似乎在等待冯诺依曼确定他逃无可逃。


“我不会伤害您的。”,克里斯托弗的面色又柔和下来,“您是艾伦的朋友。”


“既然你也是艾伦的朋友,一定也会希望艾伦可以快快乐乐的吧。”


冯诺依曼警惕地盯着克里斯托弗。


“我只是希望您能在这里小憩一会儿。这里隔音很好,听不到外面吵闹的声音,最适合休息了。”克里斯托弗退到门外,声音柔和。


“你要干什么?”


克里斯托弗没有回答。他把手放在房门上,细微的电线从他的手中伸出。


冯诺依曼瞪大了眼睛。


那些电线钻进墙和门之间的缝隙中,不一会,那门像是接到了讯号一样,缓缓地要合上——


“你——等等!你要对图灵做什么——”


门关闭了最后一丝缝隙。


冯诺依曼冲到门前死死扣住门想要扒开它,但是无能为力。


冯诺依曼手中凝聚起一层淡淡的蓝光,想要利用科学强行修改门的运行参数。


却发现门不仅被关上了,而且还被卡住了。


“该死。”


冯诺依曼用拳头狠狠砸了一下门,却反被门撞得作痛。


地下档案室是德尔斐安保设施较完善的……但是再完善也是靠着电路运行的。再说了,有「科学」的存在,再安全的系统也会被黑。


冯诺依曼叹了一口气,挨着墙角坐了下来。


————————


克里斯托弗从电梯里上来,冲着希帕蒂娅温和地笑了一下。


“今天来看资料的人真是多。”希帕蒂娅眯着眼睛,笑着对克里斯托弗说,“你在下面看到冯诺依曼先生了吗?他也拿着希尔伯特先生的证明,要看的东西和你的一样”


“哦,我看到他了。”克里斯托弗肯定地点了点头。


“他还说他会看得久一点,而且不希望别人打扰他,可以吗?”


“当然,这没问题。”


希帕蒂娅甜美地笑着。



》To Be Continued ……



绿厅第十三花楚月

尝试模仿一下普朗克,然后失败了

P1是百度,P2是暖暖(有参考)

尝试模仿一下普朗克,然后失败了

P1是百度,P2是暖暖(有参考)

一只咕咕子
荣格x我,但是SSF荣格和我的...

荣格x我,但是SSF荣格和我的梦女设

这次是真·表情包

荣格x我,但是SSF荣格和我的梦女设

这次是真·表情包

ひまわり

玻尔的记忆(上)

本文是本人好友,某物理奥赛生闲着没事搞出来的同人文,分享出来希望大家喜欢!


史向,有一定奇幻色彩,“奥术”“脑力”均是物理学家的魔法武器,如有错误欢迎指正请勿较真。


“今日起,哥本哈根奥木研究所正式成立,为王国的荣誉而战吧!用全新的装备和武器(1)!摧毁这腐朽的死板的秩序吧!挣脱电子轨道的束缚,我们无处不在!”玻尔斗志昂扬地说。


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学会使用知识战斗,用你的脑子,你的钢笔,用计算打败对手!说着,玻尔挥手写下了薛定谔波动方程,那一行钢笔字逐渐浮到空中,发出耀眼的金光,“现在,支配它,让科学为你所用!”话音刚落,玻尔突然消失了,如同量子跃迁般毫无预兆。......


本文是本人好友,某物理奥赛生闲着没事搞出来的同人文,分享出来希望大家喜欢!


史向,有一定奇幻色彩,“奥术”“脑力”均是物理学家的魔法武器,如有错误欢迎指正请勿较真。



“今日起,哥本哈根奥木研究所正式成立,为王国的荣誉而战吧!用全新的装备和武器(1)!摧毁这腐朽的死板的秩序吧!挣脱电子轨道的束缚,我们无处不在!”玻尔斗志昂扬地说。



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学会使用知识战斗,用你的脑子,你的钢笔,用计算打败对手!说着,玻尔挥手写下了薛定谔波动方程,那一行钢笔字逐渐浮到空中,发出耀眼的金光,“现在,支配它,让科学为你所用!”话音刚落,玻尔突然消失了,如同量子跃迁般毫无预兆。



“记住,不同的公式会有不同的效果,”玻尔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起,“没有无用的公式,只有垃圾的奥术师!



“基础奥术,“△”,这是加热,运用得当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如果利于地形和“△”,可以制造出龙卷风!不过你的能力取决于你掌握的奥术和脑力,脑力越强,施法越快,脑力越大,法力越多!”



“所以……学习去吧!在这个世界,知识就是力量!”

……



“哇,好厉害,刚才那是顶级奥术薛定谔方程吗?”



“对啊,可是听说消耗脑力很大呢,我光构造分布状态就会脑力枯褐。”一名新生艳羡地说。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我们的目标。”海森堡微笑道。



对了,你是哪个大学的毕业生,怎么看着比我还年轻?”一名新生好奇问道。



“你猜啊。”海森堡狡黠地笑道。



“海森堡教授,玻尔先生叫您去战斗室交流奥术。”一名助手匆匆赶来。



“好的,我这就去。”海森堡一笑.随手捏出一个“(2)”,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向前方奔去。

“怎么又是顶级奥术师,说好的“我们”的目标呢……”新生在风中凌乱。



战斗室中玻尔早有准备,海森堡刚冲进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了一面镜子:



“喂,你偷袭!”



话未说完,海森堡就被反射向一堵墙。



“单个光子的能量是hv!”



海森堡轻轻地落在墙上了,同时大声叫道:“你知道有多危险吗!要不是我化身光子,就以1/2mc2的动能撞到墙上了!”



“反正又打不死你。”玻尔笑着说。



“你……”海森堡目眦欲裂。



来试试我的新奥术,原子中核外电子在几个能级轨道中运转,原子吸收能量,电子就会加速从而跟过到下一条轨道,这样,我就可以吸收你的攻击奥术,转化为高能电子流了!”



说着,玻尔笔下一道道公式浮现,反反两点之间,就织成了复杂的圆形护盾,上面还环绕着高速旋转的电子。



“去!”顿时一道细细的电子流直射出去,电子流无声无息,但海森降仍然传借侦查奥术“电磁空间”感知到了其带来的磁场变化,随手捏出一个中级奥术“匀强磁场”,将电子流方向偏转,根根轰击在了玻尔的原子盾上。



“你这个顶级奥术不行啊,我一个中级更术就化解了。”海森堡轻笑道。



“不管怎样,你都打不破我的盾!”破尔轻哼一声,凭借吸收的能量又放出一道电子流。



我相信多打几次一定会超过限度的!”海森堡信誓旦旦,甚至增加了“电磁吸引”,使电子流以更大的能量轰击回去。



随着几次攻击,破尔的原子盾周围电子终于能量过大,摆脱了原子核的控制。



“你的吸收效果没了吧!”



“嘿嘿,你还没注意到吗?”



“怎么?”



“你已经被等离子体包围了!”



“什么!”海森堡震惊.“这些电磁效应,我以为是电子流轰击过程中将空气电离的产物,只会稍纵即逝,没想到你一直让它们停留在周围,而稳定的场是不会产生电磁波的,所以我的“电磁空间’并没有发现它们。”



“没错,哈哈,承你认我的厉害了吧!我用电子流打出导离子体,为了使其均与身分布还特意多次变成发射路径.现在,如果我激发它们,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你现在无法用磁场来约束它们吧?”玻尔大笑道。



“可惜你没听过一句话。”海森堡突然道。



“什么?



“反派死于活多啊,”海森堡狡黠一笑。“就在刚才,我分心与你谈话,其实顺手做了一点计算,为什么电子一定要在轨道上运行呢?宏观世界的一套在微观世界同样适用吗?我分折了你吸收能量时放出的光谱线的频率和振轻幅,通过程阵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牛顿力学在微观世界存在局限,电子运动遵循薛定锷方程!③”



话刚说完,玻尔的原子盾应声而碎,等离子体也因失去能量而变回气体。



玻尔若有所思:“嗯,你说的对,你为物理学带来了一个广阔的天地。”



“所以呢,认输吧!玻尔!我终于可以赢你一次了!”



“唉,可惜了,你高兴得太早了,我当然知道它的局限性,并通过薛定谔方程找到了正确的模型,你以为我用过时的理论忽悠你吗?只不过没想到你又为量子力学开创了一门分支。”



“什么意思?”



“根据薛定谔方程,我们可以得到电子云横型,即电子像云一样,是无处不在的。”



“无处不在……无处不在?无处不在!”



“所以,吃我一记超距波动拳!”



空间中,电子流突然从“云状态”坍缩为现实状态,击向海森堡的身体,海森堡大惊,但无法再次施展“匀强磁场”,只得大喊一声“(2)”。光遁而去。



哈哈,你终于用这招了,‘时间囚笼’!”



玻尔拿出早已写好的 t=to* √(1-v^2/c^2)  (4),瞬间,海森堡停滞在了玻尔的面前。



“哈哈.我该怎么处置你呢?”玻尔拿出早已难备好的化妆盒,趁持续时间没到,给海森堡化了一个美妆。



“啊,没想到你这样还挺漂亮的,干脆给你女装得了,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啊!”



海森堡:我要是能说话,直接一个奥术轰过去了啊!



于是,玻尔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女装(海森堡:你果然是密谋的!)动作极其娴熟地穿在了海森堡身上,拍下照片后趁着持续时间没到赶紧逃之夭夭。



“玻尔!”海森堡一恢复,立刻感到腿同一阵凉风,……不管了,当务之急是要回照片,然后粉碎玻尔!



于是乎,那天研究所的人都看一个年轻貌美的好在追杀“抛妻弃子的前夫”(薛某谔原话),可是,为什么那个 人那么像玻尔老师呢?







(1)指量子力学

(2)即光速(方程打不出来了hh)

(3)此处为海森堡修正玻尔原子理论,他通过矩阵创立了量子力学,被称为矩阵力学,与薛定谔创立的波动力学合称量子力学,成为量子力学的开创者。

(4)相对论时间。to是物体静止时的时间流逝的快慢,t是物体的运动时的时间流逝快慢,v是物体速度,c是光速。由此可知速度越大,物体时间走得越慢,当物体以光速运动,物体的时间就不再流逝,从而时间停止。即海森堡的一秒钟,相当于玻尔的好几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