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科拉传奇

10983浏览    264参与
万水千山的w

散发真的很好看,混合气质美人,那种第一眼就很有特点很好看的,你说不清是靓女还是靓仔,在琢磨她外形的时候性别标签消失了,被记住的只剩下她本人。

散发真的很好看,混合气质美人,那种第一眼就很有特点很好看的,你说不清是靓女还是靓仔,在琢磨她外形的时候性别标签消失了,被记住的只剩下她本人。

万水千山的w
不是,这也太冷了吧,这还不到0...

不是,这也太冷了吧,这还不到0.25川,这在世界范围内也太冷了吧,转了一圈发现有也是加上asami的大三角……

不过也是经典问题啊!(盲目分析)对手还是队友!就像福华还是福莫!


不是,这也太冷了吧,这还不到0.25川,这在世界范围内也太冷了吧,转了一圈发现有也是加上asami的大三角……

不过也是经典问题啊!(盲目分析)对手还是队友!就像福华还是福莫!


万水千山的w

摸摸我老婆!!!老婆这就统帅八万铁骑跟我去扯证!!!

摸摸我老婆!!!老婆这就统帅八万铁骑跟我去扯证!!!

+ 暗星云 +

科拉这边的个人top始终是讲初代神通的那两集,接着上次的重绘,图二画了最喜欢的一张截屏!

科拉这边的个人top始终是讲初代神通的那两集,接着上次的重绘,图二画了最喜欢的一张截屏!

Warehouse

【Korrasami】如果這是個ABO世界 In Book3 EP12

寇菈還是被紅蓮會抓走了。


爬下飛天野牛讓琳等人接手攙扶過丹增之後,麻美立刻從塔諾拉克的表情查覺到這個事實,如海嘯一般捲走她才逃過生死一劫的喜悅。


他們到現在仍然不知道紅蓮會到底想要對寇拉做甚麼?是跟土國一樣,想要寇菈成為他們武器嗎?那麼一旦他們發現寇菈是Omega之後,紅蓮會又會對她做出甚麼事情……


「麻美。」


從塔諾拉克的呼喚中回過神,麻美後知後覺嘗出嘴裡的鐵鏽血味,她抬頭看向伸手搭上自己肩膀的塔諾拉克,兩人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了對寇菈的擔憂。


「我們會救回她的。」塔諾拉克低聲說道。


麻美點點頭,深吐一口氣。是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救回寇菈,慌張也無濟於事。...

寇菈還是被紅蓮會抓走了。


爬下飛天野牛讓琳等人接手攙扶過丹增之後,麻美立刻從塔諾拉克的表情查覺到這個事實,如海嘯一般捲走她才逃過生死一劫的喜悅。


他們到現在仍然不知道紅蓮會到底想要對寇拉做甚麼?是跟土國一樣,想要寇菈成為他們武器嗎?那麼一旦他們發現寇菈是Omega之後,紅蓮會又會對她做出甚麼事情……


「麻美。」


從塔諾拉克的呼喚中回過神,麻美後知後覺嘗出嘴裡的鐵鏽血味,她抬頭看向伸手搭上自己肩膀的塔諾拉克,兩人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了對寇菈的擔憂。


「我們會救回她的。」塔諾拉克低聲說道。


麻美點點頭,深吐一口氣。是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救回寇菈,慌張也無濟於事。


自願代替傷重的丹增接手操控歐奇的任務,麻美用雙手握住韁繩等待其他人爬上,她看向自己戴上電擊手套的右手,再一次握緊。


這一次,說甚麼都要救出寇菈。




就在找到御氣師所在地之後,前往的通道一被琳打通,不等其他人,麻美立刻衝過素音防禦用的土塊向前攻擊眼前所見的敵人,她沒料到自己卻會見到一名曾經見過的人。「你!」捉住哪名男子的衣領,麻美眼裡充滿驚訝,為什麼身為女王戴笠的他會在紅蓮會裡面?


「又見面了,非御者。」男子低笑道,「只可惜,我想你是來遲了。」


麻美眼神一暗,「她在那裏?」


「誰知道,可能正在某人身──啊啊啊!」


用遲來的一記電擊打斷他的話,麻美花了好大的力氣才終於壓抑下直接電死這名男人的衝動,但她的眼色依然受到影響而變得更為幽暗,鼻下濃郁的花香也是她逐漸控制不住自己憤怒的表現之一。


「麻美。」琳突然嚴厲地出聲道。「冷靜點,這裡還有其他人在。」


侵略性與敵意過強的氣息,這是傷重的人們所最不需要的東西。琳的提醒也讓麻美恍然想起有幾位御氣師是Omega的事實,連忙著急地往旁拉開距離。「抱歉…我……對不起。」她咬住唇,很快因為愧疚而拉回理智抑制住自己的情緒。


「我知道寇菈人在那裏。」解開鎖的吉諾拉起身說道。


塔諾拉克點點頭,「很好,琳你們帶所有人離開這裡,我去幫寇菈。」


馬可立刻說道,「我們跟你一起去,先生。」博林也點點頭。


情感上麻美也很想一起跟過去,但明白若是遇到紅蓮會等人,自己有電擊手套也不會是對手,只會拖累到他們,麻美只能壓下那股衝動,點頭表示自己會遵從塔諾拉克的指揮,她相信他們一定可以救出寇菈。


麻美卻沒想到,等到她再次見到寇菈時,她的情況幾乎讓麻美心痛得感覺自己心彷彿是被硬生生撕裂成兩半一樣。


必須用雙手緊緊捉住自己的胸口才能壓抑衝向寇菈的衝動,麻美想不起自己上一次如此痛心疾首是在甚麼時候,是她親眼目睹她母親死去的時候?還是她發現自己父親居然想殺死的時候?眼看寇菈躺在塔諾拉克懷中垂了下手,她終於無法抑制地踏出步伐。


不,不,她不能失去寇菈,她已經無法再承受失去重要之人的傷痛。


「○藥是金屬組成的,你可以救她。」


吉諾拉的聲音制止了麻美的動作,她看著素音越過自己跪到寇菈身邊,內心也同樣升起希望。


與眾人在一片寂靜中度過可說是人生最漫長的數分之後,親眼見到○藥抽離寇菈身體的那一刻,寇拉一重新恢復意識,麻美忍不住紅了眼眶。在水族父女的相擁之後,她也低下頭輕輕地擦去自己眼角淚水,卻突然感覺到馬可從旁用手肘輕撞她一下,示意她看向前。


一抬頭,只見到塔諾拉克與寇菈不知何時已經鬆開擁抱,一起用他們那近乎一致的水色雙眼看向自己。


「麻美。」


看見寇拉帶著虛弱的微笑朝她輕微地舉起手,麻美再次流下眼淚撲向她,但盡管她的動作極為激動,在真正地碰觸到寇菈之前,麻美的動作又變得小心謹慎,只是跪坐在寇菈身邊,用雙手握住寇菈的一手,輕輕抱在自己胸口前。


嘴上壓不下的笑容,眼中的淚水卻也停不下來,心想自己這時的又哭又笑的表情大概不會是自己最好看的樣子,麻美凝視寇菈那雙倒映自己的那雙眼睛,用她最溫柔的聲音輕聲說道。


「歡迎回來──」

「寇菈。」

御市里友仁
Girlfriend 好謝謝我...

Girlfriend 好謝謝我嗑到了😋

Girlfriend 好謝謝我嗑到了😋

Warehouse

【Korrasami】如果這是個ABO世界 In Book3 EP10

「放開她!」


不顧拉扯手上鎖鏈可能傷到自己,麻美使盡力氣只為讓自己能更向前幾公分的距離,但顯然計算過的長度仍令她被迫停留在原地。「我發誓,如果你敢對她──」


「我不會對她怎樣。」無視麻美散發出的敵意與威嚇氣息,那名戴笠撇了麻美一眼後又把目光落回尚未清醒的寇菈,她身上那些束帶與刑具確保神通即使清醒也毫無解脫的可能,「至少現在是。」他伸手托起寇菈的臉,揚起笑,語氣輕佻,「真想不到阿,鼎鼎大名的神通居然是名Omega……」指腹停在寇菈臉上摩娑幾下後察覺身後的敵意又加深幾分,戴笠轉頭看向麻美,語氣裡是十足的鄙視,「不過是個不會御術的普通人。」


「妳真以為妳有資格擁有她?」


麻美...

「放開她!」


不顧拉扯手上鎖鏈可能傷到自己,麻美使盡力氣只為讓自己能更向前幾公分的距離,但顯然計算過的長度仍令她被迫停留在原地。「我發誓,如果你敢對她──」


「我不會對她怎樣。」無視麻美散發出的敵意與威嚇氣息,那名戴笠撇了麻美一眼後又把目光落回尚未清醒的寇菈,她身上那些束帶與刑具確保神通即使清醒也毫無解脫的可能,「至少現在是。」他伸手托起寇菈的臉,揚起笑,語氣輕佻,「真想不到阿,鼎鼎大名的神通居然是名Omega……」指腹停在寇菈臉上摩娑幾下後察覺身後的敵意又加深幾分,戴笠轉頭看向麻美,語氣裡是十足的鄙視,「不過是個不會御術的普通人。」


「妳真以為妳有資格擁有她?」


麻美咬牙,「誰都不擁有她,她只屬於她自己。」


「她是Omega。」或是麻美的怒意反而娛樂到他,男人挑釁地一邊看著麻美,一邊低頭靠近寇菈的喉嚨,「所以我只要在這裡輕輕咬一口──」鎖鏈擺動的聲音再次激烈地響徹在整間牢房內,讓男人的嘴笑得更開,「她自然會是我的。」


「我們已經標記過了。」


「無知的人。」男人故作憐憫地搖搖頭,「科技的進步反而讓你們遺忘掉許多偉大的古老技藝。」鬆開寇拉走到麻美面前,這名男人將雙手藏入袖內,站姿就和其他所有戴笠一樣。「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所謂的永久標記。」他揚著頭,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睥睨麻美,「等回到永固城,我們有的是辦法洗掉妳的標記,而在這之後──」他揚起令麻美感到噁心的笑容,回頭看向寇菈,「至高無上的女皇自然會將神通賞賜給她手下最優秀的Alpha.」


他的話讓麻美有如掉入一座冰冷至極的湖水之中,瞬間蓋去所有的憤怒,給她留下瀰漫至全身的寒意,「你們不會得逞的,丹增、烈火國──還有南北水族,你們這是在跟整個世界作對。」


「但如果我們擁有了神通,那我們又還有甚麼好怕的?」男人低笑,「好好享受妳擁有她的最後一夜,非御者Alpha,到了明天──」


「神通將會屬於我們偉大的土國。」







「麻美,妳還好嗎?」


安撫好聞到味道就衝來找她的娜嘉之後,注意到麻美從送走土國士兵後有些恍神,寇拉關心地伸手搭上她的肩膀。「是路上剛才撞到哪裡了嗎?」


悄悄按住自己仍在不自主顫抖的手臂,麻美搖搖頭,對寇菈露出一抹淺笑,「我沒事,走吧,我們得想辦法跟其他人連絡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聽見艦長稱讚她有個好腦袋時,她卻莫名想起前晚那名捉住她與寇菈的戴笠,而且,為什麼那位戴笠沒有跟他們在同一艘船上……


聽麻美說到這個,寇菈縮起肩膀,說起話的語氣有些害怕,「妳覺得我打電話回去皂阜之後,琳會罵我多久?」


麻美無奈一笑,安撫地用手輕順過她的後背,「我會跟妳一起挨罵的。」兩人一起走往最有可能借到電話的餐廳,完全沒料想到,本來會在電話另一頭把他們罵慘的人竟然直接站在她們眼前,而且──很好──寇菈的父親也在。


身為敏銳的Alpha,塔諾拉克伸手擁抱寇菈的同時絕對會發現自己女兒有與麻美一模一樣的氣息,麻美有點忐忑地等待他之後的反應,但不知道是不是琳已經事先提過,給他做好心理準備的機會,在寇菈稱讚多虧有麻美她們才能從沙漠中回來時,塔諾拉克只是眼神溫和地看了她一眼,給予一個表達感謝的低頭。


等到短暫地相互與烈火王引見完,在寇菈與塔諾拉克和烈火王蘇科對談的時候,琳悄悄走到麻美的身邊。


「塔諾拉克知道妳們只是暫時標記。」


「謝謝妳先告訴他,琳。」麻美對她感謝地一笑,半開玩笑地說到,「救了我的小命。」任何人都知道,所有護短的人中最不能惹的就是生出Omega女兒的Alpha,護子心切加上Alpha本能裡對Omega保護慾,千萬不能隨意小看。


「但我想只是多延長一陣子而已,不是嗎?」琳意有所指地說道,如果最終麻美與寇拉真的會結為伴侶,她總有一天還是得正面迎接岳父對其女兒伴侶天生自帶的嚴重吃醋。


麻美沒有接續這個話題,只是裝作沒有聽懂琳的話,默默地再次看向站在她父親身邊的寇菈。


「琳,我有個問題我想你一定知道得比我多。」

「永久標記這個說法,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祁蓝

六一福利

人生十幸

灯侑是原作者仲谷鳰的临摹

科拉传奇是不知名画手的临摹

elsanna是国外建模大神的建模进行的板绘绘制

火纹是游戏截图的板绘改编

凉薇是官方贺图的临摹

剩下四张皆为真人写生板绘。

[图片]

人生十幸

灯侑是原作者仲谷鳰的临摹

科拉传奇是不知名画手的临摹

elsanna是国外建模大神的建模进行的板绘绘制

火纹是游戏截图的板绘改编

凉薇是官方贺图的临摹

剩下四张皆为真人写生板绘。

Warehouse

【Korrasami】如果這是個ABO世界 In Book3 EP8

與寇菈等人成為朋友之後,到現在,麻美已經很少會在意起自己是非御者的身分,是的,她不會御術,就算她的武術練得再好,一旦遇上實戰,她與御師還是有段很難彌補的實力差距,科技的幫助只是縮短差距,仍然很難達到完全公平,她完全明白,而她也瞭解到每一個人都有其的長處與短處,她或許是非御者,這並不代表她沒有辦法幫上寇菈、馬可、博林他們的人,她的頭腦、她對機器的熟悉與掌控、還有她所擁有的資源──

然而,這一次,她還是不自覺地痛恨自己甚麼忙都幫不上。

寇菈仍坐在哪兒與艾偉和琳談話,從她的動作看來,麻醉藥對她產生的效果尚未完全消逝。

握緊搭在膝蓋上的雙手,麻美低頭閉眼,努力想抑制自己體內萌生的憤怒與自責,她痛...

與寇菈等人成為朋友之後,到現在,麻美已經很少會在意起自己是非御者的身分,是的,她不會御術,就算她的武術練得再好,一旦遇上實戰,她與御師還是有段很難彌補的實力差距,科技的幫助只是縮短差距,仍然很難達到完全公平,她完全明白,而她也瞭解到每一個人都有其的長處與短處,她或許是非御者,這並不代表她沒有辦法幫上寇菈、馬可、博林他們的人,她的頭腦、她對機器的熟悉與掌控、還有她所擁有的資源──

然而,這一次,她還是不自覺地痛恨自己甚麼忙都幫不上。

寇菈仍坐在哪兒與艾偉和琳談話,從她的動作看來,麻醉藥對她產生的效果尚未完全消逝。

握緊搭在膝蓋上的雙手,麻美低頭閉眼,努力想抑制自己體內萌生的憤怒與自責,她痛恨這種無力感,就像當初必須親手將自己父親送進牢裡時一樣,到至今,她無時無刻都不在想,如果,如果她能夠更早發現失去妻子對她父親的影響,是不是,佐藤弘(Hiroshi)就不會成為平等會的支持者,不會成為犯罪者,不會離開自己──

「麻美。」

隨琳聲音落下的還有她按在肩膀的手,麻美回頭望向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背後的琳,有點無措地給出一聲回應,臉上的神情就像是偷做壞事而被大人發現的孩子。

「妳還好嗎?」

琳的問話也立刻引來身旁兄弟的關切,博林瞪大雙眼,「妳受傷了嗎?」他的大嗓門也引起寇拉注目,同樣快速地從對面看向麻美,「麻美?」

「不…我沒事……」麻美鄭重地向在場眾人保證,「真的,我沒有受傷。」她對寇拉還有博林與馬可回以一笑,然後抬頭看向琳,給予一個表達感謝的點頭。「謝謝妳的關心,琳,我沒事。」

琳收回手,默默地看了她幾秒,然後又一同看向坐在沙發椅上的三人,「我不確定查希爾他們今夜會不會回來,但為預防萬一,今晚能不能請你們輪流看守──」

「不需要。」

出乎意料,寇拉和艾偉都同時出聲說道,兩人相望一眼,在神通的禮讓之下,站在那兒的艾偉咳了一聲後開口道,「我已經加強了警衛的戒備,不必擔心。在今晚的混戰之後,我想各位都需要一個安靜的休息。」他低頭看向寇菈,「不過神通的房間可能需要做些調整……可否請她暫時稍等一下,我這就去吩咐人整理出一間客房。」

「她可以和我一間房。」

衝口而出後發現大夥兒都用有點微妙的眼神看著自己,麻美解釋時不由得結巴起來,「我─我的房間──有兩張床──而且琳說的對,我在旁邊要是有甚麼動靜也比較……」忽然想到自己沒了電擊手套後根本幫不上甚麼忙,麻美眼神稍微黯淡下來,「好抓緊時間出去警告其他人。」

琳挑了挑眉,「寇菈?ok嗎?」

「甚麼?」寇菈似乎是聽見琳叫她時才突然回神,「當然,只要麻美不介意的話。」

「好,那麼你們就快去休息,天亮之後我就要開始審問那些警衛。」琳看向艾偉,他也很快會意接過話,「明天八點我會去請人找你們過來進行審問。」

寇菈點點頭,扶著沙發慢慢站起來,然後又像是突然想到甚麼地抓住艾偉的衣服,「先生,娜嘉她──」

「請不用擔心。」艾偉點點頭,「我已經請人去給那隻北極熊狗喂下解藥,休息一晚之後牠就會沒事。」

「謝謝你。」

「不會。」說完,他回頭看向其他人,「那我就先離開了,晚安。」

目送艾偉離開,一轉回頭就見到寇菈走起路還有些蹣跚,麻美急忙走過去幫忙攙扶住她。她沒有注意到的是,馬可其實也準備伸出手,不過看到麻美先一步就收了回去,摸摸臉頰,更沒有注意到目睹一切的琳也拍拍馬可的肩膀,給了一個他與博林都摸不著頭緒的眼神後離開。



在兩兄弟的護送之下,寇菈接受麻美的攙扶走進麻美的房間坐到原本是空床的位置上。

鬆開寇菈之後,麻美走近馬可與博林,回頭看向坐在床上後深呼吸一口氣的寇菈,她猶豫了一會兒,開口,「寇拉,其實,如果你想獨處的話,我可以去跟馬可他們擠同一間房──」

「老實講,我現在並不想要獨自一個人。」寇菈向他們露出苦笑,「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都能留在這裡。」

「這當然沒問題。」博林聽見話立刻衝向前去給寇菈一個大擁抱,「我跟馬可一點也不介意睡一晚的地板,我們早習慣。」

「是阿。」馬可兩手抱在胸前笑道,「博林說得對,我們兄弟在哪都能睡得很好。」

「至少也把棉被拿過來吧。」麻美也露出微笑,「我可不想看到你們倆感冒。」

「行,我們去拿被子。」博林拍拍馬可的背,突然很興奮地用兩手握拳舉在臉前,「噢噢噢,我們還可以來一場枕頭大戰!」

「這就免了,我現在可沒那個精力。」馬可立刻打回槍,在拉著博林走出房門前朝背後兩人揮揮手,「我們待會兒就過來。」

房門關上之後,麻美再次轉頭,正準備走到自己的那一張床上坐下時寇菈突然出聲叫了她名字,並朝她伸出手。「麻美,妳可以坐在我旁邊一下嗎?」對上寇菈的雙眼與之相望,似乎能從中看見一絲絲的恐懼,麻美快步走過去坐到她身邊。「當然可以,寇菈。」同時,她伸手摟住寇菈的腰,在確認她並不反感之後輕輕把她帶入懷裡,眼裡滿是不捨。

側頭靠在她的肩上,寇菈再次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謝謝妳,麻美。」

感覺衣襬輕輕傳來的拉扯,再看到寇菈輕揪自己衣服的手,麻美不由自主地再一次加重手上的力道,希望她能從中感到多一點的安心感,而在感受到寇菈也確實把自身重量更加依靠在自己身上之後,她的眼神放軟,忍不住開口低聲說道。

「我們都在妳身邊,寇拉。」

「我會在妳身邊。」

「就像我過去保證的。」

我會盡一切來保護妳。

Warehouse

【Korrasami】如果這是個ABO世界 In Book3 EP5

救出御氣師並成功逃離永固城的當日一早,寇菈站在甲板上目送丹增駕駛飛船帶領所有御氣師離開。

發覺身後有人走過來,寇菈側過頭,對朝自己走來的馬可露出笑容。

「嘿。」

「嗨。」馬可也回以一個微笑,但他很快又收起表情,在停頓一兩秒後開口道,「所以,又是一個漫長的夜晚,對吧。」

她們是在深夜救出那些御氣師,而從離開永固城到與丹增分道揚鑣的現在,旭日也已東昇,驅走夜晚特有的寒意。

「是啊,漫長的夜晚。」寇菈附和道,一邊轉過身看向馬可,在沉默幾秒後繼續說道「——馬可,我想我欠你跟博林一個道歉。」得知馬可與博林帶回來的消息之後,大家注意力都放在如何找到並救出御氣師們身上,但寇菈並非沒有注意到,馬可在...

救出御氣師並成功逃離永固城的當日一早,寇菈站在甲板上目送丹增駕駛飛船帶領所有御氣師離開。

發覺身後有人走過來,寇菈側過頭,對朝自己走來的馬可露出笑容。

「嘿。」

「嗨。」馬可也回以一個微笑,但他很快又收起表情,在停頓一兩秒後開口道,「所以,又是一個漫長的夜晚,對吧。」

她們是在深夜救出那些御氣師,而從離開永固城到與丹增分道揚鑣的現在,旭日也已東昇,驅走夜晚特有的寒意。

「是啊,漫長的夜晚。」寇菈附和道,一邊轉過身看向馬可,在沉默幾秒後繼續說道「——馬可,我想我欠你跟博林一個道歉。」得知馬可與博林帶回來的消息之後,大家注意力都放在如何找到並救出御氣師們身上,但寇菈並非沒有注意到,馬可在聽見自己覺醒第二性別時當下露出的錯愕,她微微低下頭,「我真的並沒有想刻意向你們隱瞞的想法,只是——我一直在嘗試想要找到一個最合適的時機點,但從我們回到共和城後一下是那些藤蔓,一下是神靈,一下又是御氣師——我——」

「沒關係的,寇菈。」馬可伸手搭上她的肩膀,溫柔地說道,「這是妳的個人隱私,妳沒有義務非得把它告訴給你身邊的所有人知道。」他看著抬頭仰望自己的寇菈,「不論是我,還是博林,我們都可以理解的。」

「謝謝你,馬可。」寇菈輕聲說道,「還有,關於我跟麻美的事……」她欲言又止,「我們——她只是想要幫我——」

「這不是我必須知道的事情。」馬可搖搖頭打斷寇菈,「不論如何,寇菈,妳和麻美都是我的朋友,我保證,這是永遠都不會變的事情。」

回望馬可帶著真摯的微笑,寇菈也同樣揚起嘴角。「馬可——」

「好了,既然事情解決了,我們就沒時間在這磨蹭。」琳突然走近插話道,「說好的,孩子,妳現在必須跟我回去共和城。」

「等等,在回去共和城前,我們得先繞去另一個地方。」看到琳皺起眉,寇菈又趕緊解釋,「我知道這跟原本說好的不同,可是,琳,丹增替我帶回來的抑制劑不夠我撐到共和城。」既然第一次發情期已經開始,寇菈現在終於可以像一般的Omega一樣計算周期服用藥物。「我需要在路途上買一些補充。」

琳抱住胸口瞪了寇菈幾秒,「……好。」她看向正往她們走過來的麻美,「那我們現在得先去那?」

「這個嘛,因為抑制劑在土國是○法的藥物,我們唯一的選擇可能就剩那座城市——皂阜。」麻美揚揚手上的地圖,「更幸運的是,我剛才收到消息,哪裡似乎也出現御氣師……」注意到琳聽完立刻臉色一變,麻美停下原本想講的話,「怎麼了?琳妳去過皂阜嗎?」

「哼,那種聽都沒聽過的地方,我又怎麼可能去過。」

雖然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琳絕對是在說謊,不過麻美並沒有繼續深入追問,只是點點頭。「總之,我們下一站就是皂阜了。」她看向寇菈,眼神卻不自覺又落到馬可仍搭在她肩上的手。

或許是麻美的視線太過明顯的關係,馬可也立刻像觸電一般的縮回手,並不自覺地乾咳一聲。「我……去看看博林在幹嘛,他剛才好像說要幫忙大夥兒弄頓早餐來吃。」

話一說完,馬可立刻落荒而逃,只留下根本沒注意到發生什麼的寇菈、發現自己似乎下意識露出敵意而悄悄自我反省的麻美、以及把剛才一切都看在眼裡而忍不住翻個大白眼的琳。

到這時總算後知後覺地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寇菈挑起眉,「他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我猜可能是餓了吧。」麻美隨口說道,對琳看過來充滿鄙視的眼神堅決裝死,「我——有點不放心早餐全讓男生們處理,我也去看看好了。」

「噢好……」目送第二個快速走下甲板的背影,寇菈看向身邊的琳,滿臉困惑,「他們這是有多餓?昨晚沒吃飽嗎?」

「別問我。」琳再次翻個白眼,嘴裡一邊碎念地走離甲板。「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居然得跟這樣的一群小鬼相處到回去共和城……」

最後,獨自一人與曬太陽的娜嘉(Naga)留在甲板上,寇菈坐下身,伸出右手去搓揉趴在自己身邊的老夥伴,一邊咕嚷。「一個一個的,大家這都是怎麼了……」

趴在地上搖搖尾巴發出哼哼幾聲,如果娜嘉真會說話,她恐怕也只會下出如此結論。

戀愛的酸臭味,就連熊狗也不想理。

Warehouse

【Korrasami】如果這是個ABO世界 In Book3 EP4

能夠作到女王手下的近衛隊,那些戴笠們自然也不是什麼傻子。

所以當他們見到「據說」在戰鬥中受傷的神通時,她身上的氣息與緊緊站在她身邊──並散發出相似氣味──的麻美,這兩名戴笠都不約而同地挑起眉,相互交換一個眼神。

於是,神通覺醒出第二性別的秘密終於不再是秘密。


帶著抑制劑回來後,聽見布米在哪兒加油添醋地形容昨日情況有多驚險,丹增急忙走到寇菈身邊,無視布米在背後叫囂他故事還沒講完的聲音,看向她關切問道。「妳現在身體怎樣了?還有沒有地方不舒服?」

「我——是覺得沒什麼問題了。」寇菈低頭看看自己,「症狀也沒再出現。」

「可是這也才一天的時間,怎麼會——」瞄到了站在一旁臉上有些心虛...

能夠作到女王手下的近衛隊,那些戴笠們自然也不是什麼傻子。

所以當他們見到「據說」在戰鬥中受傷的神通時,她身上的氣息與緊緊站在她身邊──並散發出相似氣味──的麻美,這兩名戴笠都不約而同地挑起眉,相互交換一個眼神。

於是,神通覺醒出第二性別的秘密終於不再是秘密。




帶著抑制劑回來後,聽見布米在哪兒加油添醋地形容昨日情況有多驚險,丹增急忙走到寇菈身邊,無視布米在背後叫囂他故事還沒講完的聲音,看向她關切問道。「妳現在身體怎樣了?還有沒有地方不舒服?」

「我——是覺得沒什麼問題了。」寇菈低頭看看自己,「症狀也沒再出現。」

「可是這也才一天的時間,怎麼會——」瞄到了站在一旁臉上有些心虛的麻美,丹增立刻會意出來,「麻美標記妳了?」能夠如此快速地結束發情期,方法無非就是那兩個,使用強效抑制劑、接受標記,雖然還有Alpha的體液也是能緩解發情症狀,但效果並不會那麼快。

寇菈臉上很快地紅了一下,點點頭,「暫時的而已。」

「我明白了。」丹增深吐一口氣,但臉上的起伏並沒有太大地表現出他對於這件事實到底有何想法,「所以,女王已經知道妳是Omega?」

「其實我們並不是那麼確定──這都要多虧布米給的點子。」麻美出聲接續道,「因為我的味道類似花香,我常常被誤認是Omega,我們利用了這點做出一點誤導。」對一些自尊心很高的Alpha來說,這樣的誤認是他們最不願意發生,也會極力去反駁的事情,但麻美並不是那樣的Alpha,她是第一個贊同布米想法的人。「加上我們還讓寇菈使用氣味阻隔劑,那些戴笠可能只察覺到我跟寇菈有標記關係,但不會那麼確定誰是Omega。」

丹增瞥了布米一眼,吝嗇地給出一個極小的讚美,「確實是一個還不錯的主意。」然後他環顧四週,面色露出一點不滿,「馬可跟博林又去哪兒了?為什麼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他們卻不在這裡?」

「他們倆去找凱之後就沒再回——」吉諾拉話還沒說完,房子的大門突然被人快速打開。

跑進來的兩個人影,正是馬可與博林這對兄弟,令人想不到的是,北方琳也跟在他們身後。

「大夥兒,你們一定想不到,我跟馬可發生了什麼事!」博林喘氣說道,卻發現屋裡的氣氛不大對勁,「呃……還有,對了,我們剛好在外面遇到過來的琳。」他用拇指比比停在他們身後的琳,用大家其實都聽得見的氣音悄聲道,「她好像也帶了甚麼壞消息過來。」

原本在屋內的幾人互相交換了目光,最後是寇菈走上前出聲道,「你們先說吧,博林。」她看著這對兄弟,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

「等你們說完,我也有件事情必須要告訴你們。」




馬可兩人從下環帶回來的消息,加上北方琳與她所帶來的消息,似乎又讓原本複雜的情況變得更麻煩。

「寇菈覺醒第二性別,而且還是Omega?」琳總算明白丹增聽見紅蓮會脫逃的消息時為什麼臉會皺成那樣,但這不代表她會同情他,「而你完全沒打算告訴我?在你們從南極部落回到共和城之後?」琳抱住雙手,瞪向丹增的眼神說有多不友善就多不友善,「你有沒有想過我得因此調整多少保護她的安全措施?」

「嘿!」寇拉不滿地插嘴,「我不需要甚麼安全措施,我可以保護我自己。」

「最好是。」身為Alpha,琳自然沒有忽略她身上與麻美近乎相同的氣息,「別以為只要接受標記就可以從此安枕無憂。」看到麻美與寇菈都因為自己直白的話紅了臉,琳毫不掩飾地朝她們翻白眼,「我講真的,孩子,我在共和城看過太多例子,對那些幫派來說,標記從來都不是甚麼阻礙。」

「甚麼?不!我跟麻美──」寇菈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們──這只是暫時的,我們沒有──我是說─我們只是──只是朋友。」

琳挑起眉,把視線落到一旁看來正努力不流露出任何表情的麻美身上,沉默幾秒後才又開口。「隨便,但妳絕對需要更多的安全措施。」她轉回頭看向寇拉,「我需要妳回到共和城,這樣我才能更加完善地保護妳。」她看向丹增,「很抱歉,但你們的尋找御氣師之旅可能得先暫時停止。」

「不!」

又一次地在丹增開口前搶過話,寇拉和她一樣抱起雙手,回瞪,「在沒救出那些御氣師前,我哪裡也不會去。」

聽見寇菈的話,丹增也頭疼地揉起他的太陽穴。倒是琳瞇起眼,與寇菈互瞪幾秒之後,「好,那我們就去救出他們。」說完不等寇拉鬆口氣,琳又補上一句,「之後,不管怎樣,妳都得跟我回去。」

她看向眾人。

「所以,那些御氣師在哪裡?」


照森

本来在画月野兔 结果出来了不认识的人....

有点眼熟于是改了个法型,果然是你!

我永远爱Asami

本来在画月野兔 结果出来了不认识的人....

有点眼熟于是改了个法型,果然是你!

我永远爱Asami

Warehouse

【Korrasami】如果這是個ABO世界 - In Book3 EP3 05

Alpha的嘴唇比寇菈所想得要來的冰冷。


又或者,是她自己的體溫太過灼熱,她想。


清楚感受到麻美呼吸時吐在臉頰上的熱氣,寇拉不自主地想起麻美的口紅,現在,那個顏色恐怕也已經沾染到自己臉上,如同自己的體溫一樣,正從兩人相觸的每一個地方傳遞過去。


原本留在臉側的手慢慢地滑動至後頸,動作裡全是謹慎,不過,在麻美觸及衣領下的腺體的瞬間,寇菈還是忍不住顫抖幾下,那是Omega的基因本能,一旦察覺到有Alpha試圖標記自己,害怕從此不再自由的本能讓他們下意識地感到畏懼。


其實經過長達數百年的進化,Omega也逐漸演化出自己的保護機制,就算處於發情期中,只要Omega心理上的恐懼過於...

Alpha的嘴唇比寇菈所想得要來的冰冷。


又或者,是她自己的體溫太過灼熱,她想。


清楚感受到麻美呼吸時吐在臉頰上的熱氣,寇拉不自主地想起麻美的口紅,現在,那個顏色恐怕也已經沾染到自己臉上,如同自己的體溫一樣,正從兩人相觸的每一個地方傳遞過去。


原本留在臉側的手慢慢地滑動至後頸,動作裡全是謹慎,不過,在麻美觸及衣領下的腺體的瞬間,寇菈還是忍不住顫抖幾下,那是Omega的基因本能,一旦察覺到有Alpha試圖標記自己,害怕從此不再自由的本能讓他們下意識地感到畏懼。


其實經過長達數百年的進化,Omega也逐漸演化出自己的保護機制,就算處於發情期中,只要Omega心理上的恐懼過於嚴重,就算Alpha再怎麼撕咬後頸,Omega依然很難被標記,受孕的機率也會大幅下降,似乎可以說是心理延伸至生理上的防禦機制。


於是,對Alpha們來說,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最粗暴簡單的方法就是在標記過程中利用愉悅來抵銷那份恐懼,○○潮的那幾秒就是他們的最好時機──那Omega昏迷時又是會怎麼保護自己?值得慶幸的是,雖然人們仍然未能找到原因,可以肯定的是,Omega不清醒的話,標記是不可能成功。


麻美自然也感覺到寇菈的反應,她用指腹輕揉寇菈耳後那塊肌膚,一邊與寇菈拉開距離,與她重新睜開的雙眼四目相對。


她沒有在寇菈眼裡找到任何一絲厭惡,卻突然不知該怎麼處理內心此時升起的悲喜交集。喜的是,寇菈接受了身為Alpha的自己,悲的是,這份信任只是來自於友誼。


Alpha的本能正在心底不斷叫囂,瘋狂地要她快點標記眼前的Omega,使她成為自己的所有物,可麻美又想到,幾個小時之後,不論標記最終成功與否,她們關係都將會走上一條無法挽回的道路──然後呢,在未來等待她們的會是甚麼?在自己還沒辦法完全搞清楚自己對寇拉的感覺時,這樣的關係會如何影響她們?會導向怎樣的結局?


那樣的害怕令麻美遲遲無法繼續動作。


現在的自己,倒映在寇菈眼裡時又是露出怎樣的表情?是怎樣的表情,才讓寇菈眼神再度變回原本清澈,並在自己相望數秒後也不禁再次輕聲嘆息。


這次換神通出手撫上麻美的側臉,輕輕抹去對方眼角的淚滴。


「我很抱歉。」她以朋友的姿態出手擁抱露出脆弱一面的Alpha,「我不應該這樣強迫妳才對。」


不,不是這樣的。


麻美下意識地想要反駁,可是當她一低頭對上寇菈的雙眼,她又甚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乖乖地任由寇菈拉下自己做到她身邊。


「或許──」寇菈看著兩人交握在一起的雙手說道,「這確實不是個好辦法。」


「我……」麻美低聲開口,「我願意幫妳,我想幫忙──我保證這是真心話──但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或許是阻隔劑已經失效,又或者之前的還殘留在衣服身上,如此近的距離內,麻美呼吸進的一絲一毫的空氣都充斥來自Omega身上的氣息,照常理,任何一名Alpha都不可能對此毫無反應,麻美自然也不例外,她那幾乎不受自己控制而散發出的費洛蒙就是最好的證明,但她還是忍住了——這是否代表比起順從本能,她的本心更要珍惜自己與寇拉現在的關係?


「一旦標記成功,我們的關係……」盡管她很肯定自己絕對不想利用Alpha的身分去逼迫寇菈,但這將注定她們的關係不會有平等的一天,她目視同樣看著她的寇菈,緊緊回握住她的手。「我害怕失去妳這位朋友。」


「我懂。」寇菈露出微笑,「但這是妳最不用擔心的一件事,麻美,不論未來如何,我很肯定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朋友。」她舉起兩人握在一起的手,「我保——嗚——」


看到一股明顯的紅潮竄上寇菈的臉頰,還有她急促彎腰抱住自己身體的舉動,麻美知道寇菈又開始面臨一波發情的熱潮——多半是因為她的費洛蒙讓她頻率——連忙扶她重新在床上躺好。


然而,此時除了望著床上滿臉通紅的寇菈,麻美突然沒了主意,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作才好,「寇菈——我——」


寇菈再一次握住了麻美的手,對她擠出笑容,「看妳想怎麼…作…都行……」皺著眉努力說完,寇菈很快地側身背對麻美蜷縮回被裡。


寇菈身上的顫抖自然沒有逃過麻美的眼睛,繼承土國血脈的淺綠眼眸靜靜地凝視著床上神通的背影,看得仔仔細細,把她所有最細微的生理反應、她的隱忍、她的難受都收入眼底……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麻美突然開始解開自己帶著的手套。


注意到身後陸續傳來的衣物穿脫聲,寇菈瞇眼轉過身,剛好看到麻美正在脫下身上的外套,因為發情而變得混沌的腦袋還沒搞清楚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麻美已經一隻腳跪到床上。


當她的手開始替自己解開衣服的扣子,寇菈終於反應過來,「麻美……」她蓋住麻美的手,有氣無力地說道,「妳不必…勉強自己……」


「我沒有勉強。相信我——」沒有強硬地直接繼續解開衣服,麻美低頭看向寇菈,在兩人四目相對之時對她露出微笑。


「我是真心想要這麼作,寇菈。」


   ※


後面請走AO3,可搜尋標題或是作者:solega159,不過也沒有很肉,請不要太期待,我怕你會失望😂

Darkness, My Name Is

【科拉傳奇】逝盡

作者:talibusorabat (hermitcave)
級別:G
簡介:Sokka前來拜會最新一任神通。

單篇完結


作者:talibusorabat (hermitcave)
級別:G
簡介:Sokka前來拜會最新一任神通。

單篇完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