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秦始皇

161万浏览    3308参与
青尺

安睡


————

捅政粉刀子窝

期末考时候就想画了,终于画完了嘿嘿

(找不到合适的字体就自己写了,太丑了希望大家别嫌弃QAQ


安睡


————

捅政粉刀子窝

期末考时候就想画了,终于画完了嘿嘿

(找不到合适的字体就自己写了,太丑了希望大家别嫌弃QAQ


丫丫66

假如始皇有一部智能手机(53)

画面一转


已经过去数月了


韩信班师回朝,一路,百姓夹道欢迎,竟还有百姓给士兵送吃食!


士兵们一个个脸红了,他们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受欢迎。以往,百姓敬畏秦兵,只敢远远观看,是不敢近距离接触秦军的。


不知有谁率先喊出“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之后,整条街的百姓跟着喊“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在军队中间被“保护”的孔雀帝国贵族继承人吓得抱成了一团。


虽然他们不懂秦语,但跟了一路,这句短语还是能听懂的。


………….

天行九歌世界


姬无夜:!!!!!!


如果秦军真的受到如此推崇,那其他国家不要打了,投降算了。


另一边


韩非:“嬴世...

画面一转


已经过去数月了


韩信班师回朝,一路,百姓夹道欢迎,竟还有百姓给士兵送吃食!


士兵们一个个脸红了,他们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受欢迎。以往,百姓敬畏秦兵,只敢远远观看,是不敢近距离接触秦军的。


不知有谁率先喊出“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之后,整条街的百姓跟着喊“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在军队中间被“保护”的孔雀帝国贵族继承人吓得抱成了一团。


虽然他们不懂秦语,但跟了一路,这句短语还是能听懂的。


………….

天行九歌世界


姬无夜:!!!!!!


如果秦军真的受到如此推崇,那其他国家不要打了,投降算了。


另一边


韩非:“嬴世民。”

张子房:“秦军战力之强你我已经看到,现在又受到百姓欢迎,这……”张子房已经不敢想大秦帝国的未来。


张开地:“嬴世民是个非常可怕的敌人,如果能提前杀了他……”


张开地作为韩国丞相自然以韩国为先。


当了这么多年的丞相,他知道秦以武力灭六国,必定引起六国众内心的不服。嬴政在世,不服会隐藏,而嬴政一旦离世,六国之后必定反秦!


如果说嬴政灭的是国,那嬴世民灭的就是人心。此二人加在一起,六国真亡矣!


王齮军营


众将士跟着喊“大秦万年、大王万年”


年轻的嬴政双眼冒着精光。


他对那个唤他“皇爷爷”的孩子是越来越好奇了。


他想知道那孩子表面的身份、壳子里之人的身份……他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一切!


…………………

韩信一脸懵逼。


出发时,百姓眼中带着畏惧,怎么打完仗回来,一个个变成眼中带着崇敬了?


扶苏更是一脸懵逼。


陛下派他与孔雀帝国进行友好交流,宣扬就大秦文化。可后来演变成了对孔雀帝国的灭国之战。也许回国,他会受到部分人的指责吧,毕竟灭国一事是由他引起的。


韩信、扶苏正陷入思考之时……


一胆大的百姓来到韩大将军面前了,要将自己家种的菜送给将军。


之后…..


其他人:卧槽!你怎么这么能!我也要送!


不消片刻,士兵拦都拦不住,现场不受控制了。


韩信一个翻身站在马背上,俯视众人。


韩信:“各位,陛下有令,我等必须立即返回咸阳。望各位乡亲父老让一让。”


众百姓一听陛下有令,立马让路。


韩信眨了眨眼睛。


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超出了他的想象。


韩信、扶苏二人不再骑马了,他们坐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内


扶苏:“阿信,你说阿父身边是不是多了一个奸佞。”

韩信:“公子,为何你认为多的是奸佞,而不是贤臣?”


韩信自然猜到了,陛下身边是多了一人,否则不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只是,扶苏公子之话,他不认同。


扶苏认真道:“表面上看对帝国有利,可易造成全民好战,一发不可收拾。”

韩信:“公子,您为何有如此想法。”

扶苏:“陛下掌权以来,年年对外征战,现领土扩张到如此之大,不该休养生息吗?”

韩信正襟危坐,严肃道:“公子,此话千万别当陛下面说。”


扶苏笑了笑,并未回应。


………….

天行九歌世界


姬无夜冷笑。


如此仁慈,那还真是六国之福啊!


另一边


韩非:“如果他上位必是位仁慈的君主。”


张开地摸了摸胡子:“大秦帝国该祈祷嬴政多活些时日了。”

张子房赞同道:“是的,爷爷。三代四代出现扶苏公子这样的君主是大秦帝国百姓之福,但二代出现,帝国复杂的局面很容易失控。除非,尚公子活了很长时间,将暗藏在帝国之内的危机都消化掉了。”

张开地笑了:“那嬴政必须与秦昭王同寿。”


韩非看着天空中陛下的影像,眼中透露着担忧。


王齮军营


年轻的嬴政怒气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逆子!


年轻的嬴政表示他想揍人,当然这个人特指扶苏。


…………

画面一转


咸阳宫


韩信、扶苏回到咸阳,觐见陛下。


陛下大喜,令二人入殿。


扶苏单膝跪下:“陛下,您不该为儿臣灭一国,儿臣以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天下人。”


陛下的笑容僵硬。


片刻后,陛下拿起身后剑架上放的宝剑,剑未出鞘,但向扶苏砍去……



终南何有

假如陛下在沙丘遇到穿 越者

“......唔,大概就是这些,不过到了近现代,也就是靠近我生活的时代,对您还是......”少女说了一些历史上对这个人的评价,半晌没听到声音,以为他在生气,于是忙不迭地想补救几句——

毕竟,在世人的认知里,这位千古一帝可不是好脾气的人,更何况,作为封/建君/主,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对自己如此近乎谩骂的评价?

然而当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去,那张威仪苍老却不掩俊美的脸上并没有恼怒的神色。

“您不生气吗?”她不禁问。

“为何要生气?”已经站在时光尽头的帝王露出浅浅的笑,看向少女的目光带着年长者特有的包容。

“自然是生气——”自然是生气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生气后人说自己好大喜功、残忍滥杀,生气…...

“......唔,大概就是这些,不过到了近现代,也就是靠近我生活的时代,对您还是......”少女说了一些历史上对这个人的评价,半晌没听到声音,以为他在生气,于是忙不迭地想补救几句——

毕竟,在世人的认知里,这位千古一帝可不是好脾气的人,更何况,作为封/建君/主,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对自己如此近乎谩骂的评价?

然而当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去,那张威仪苍老却不掩俊美的脸上并没有恼怒的神色。

“您不生气吗?”她不禁问。

“为何要生气?”已经站在时光尽头的帝王露出浅浅的笑,看向少女的目光带着年长者特有的包容。

“自然是生气——”自然是生气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生气后人说自己好大喜功、残忍滥杀,生气……可被那样一双眼看着,她完全说不下去。

“君生活之时,这片土地的主人,可还是华夏?”

“是。”

“可还是一家?”

“是一家。尽管两千多年来,有过嬗变分合,也曾被强邻蔑德,可我们依旧走了过来,如今我们 国/家,有着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和四百多万的海疆。我们的疆域北起漠河、南至三沙、东到抚远、西极乌恰,疆域居世界第三。”

“可还书同文字?”

“自您之后,文字虽有变化,但一直书同文、车同轨,这一点从未变过。”

“那,可还世袭分封?”

“早就没有了,而且我们也不再有皇帝贵族奴隶,如今这个国/家做主的是人民,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不再有阶/级之分。”说到后面,少女不自觉放低了声音,看到他若有所思的神色,她不禁后悔自己嘴太快,竟然在这个“最大的封/建头子”面前说出了反封建的话来。尽管此时已经是他最后的时光,哪怕做不到“天子一怒,血流漂橹”,砍了自己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此么......”帝王却并未如她所想的动怒,只是呢喃了一句,而后又问:“那也不再行郡/国/宗/法/制/度了罢?”

“如今亦是中/央/集/权,省/县/乡三/级行/政/区/划/制/度是由您的郡县制而来。”

“诸子百家,又是以哪一家治/国?你先时言,吾之后有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两千年后还是儒家么?”

“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她说着,突然想起政/治课上老师的话,“两千年后的我们,学习儒家之风骨,以法/律作底线和基石,把‘依/法/治/国’写进最/高/律/法,作为我们治/理/国/家的基本方 略。”

于是她看到那双长长的凤目中浮出明显的笑意,仿佛涟漪般蔓延到早已青春不再的脸颊。

曾经挥剑决浮云的君王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曾汲汲营营求一个长生不老,但真到了最后一刻,却出乎少女意料的平静坦然。

还有那双眼睛,这位正在面临死亡的一代霸主——她不愿再称他为暴君了——竟有一双那样宁静又年轻的眼睛。

就像她不知道他为何没有生气一样,她也不明白他为何而笑。她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没有办法去形容那种感觉,也无法理解这样矛盾的眼神为何会出现在同一个人眼中。

“如此,甚好。”她听到他如此说,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愉悦。

她不解。

他看出她的疑惑,面对少年他总是更多包容,“这世上,除了日月,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星辰会陨落,国 家会覆灭,秦,终究也会灭亡,只是或早或晚罢了。然即便两千载之后,秦之制/度依旧流传,秦之一统,依旧是不变的思想。”

“既如此,有何不好?”

是啊,这样又有何不好?少女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从夏启家天下,到封/建王朝彻底终究,中间有多少年?又换了多少回天下?仁德如文王、勇武若太宗,周唐也依旧成了历史。

但是秦,却带给了我们最深最深的影响,是他奠定了我们如今的模样。

于是她起身,学着秦的礼仪朝这位伟大的君王深深一拜。

“朕,不悔。”


秦王政三十七年,七月丙寅,始皇崩於沙丘平台……

老九奇闻异事录
秦始皇陵中的长明灯,为何能燃烧2000年不灭
秦始皇陵中的长明灯,为何能燃烧2000年不灭
老九奇闻异事录
秦始皇陵中的长明灯,为何能燃烧2000年不灭
秦始皇陵中的长明灯,为何能燃烧2000年不灭
老九奇闻异事录
秦始皇陵中的长明灯,为何能燃烧2000年不灭
秦始皇陵中的长明灯,为何能燃烧2000年不灭
岚鸢.
第二季会跟始皇帝的陶俑有些关联...

第二季会跟始皇帝的陶俑有些关联

真的好好玩哈哈哈哈

第二季会跟始皇帝的陶俑有些关联

真的好好玩哈哈哈哈

幼茸

新文《庭有枇杷树》,是甜的。

文笔差,请多担待。

新文《庭有枇杷树》,是甜的。

文笔差,请多担待。

自己不知道

群里破150的贴贴~
女子高中生拍大头贴

群里破150的贴贴~
女子高中生拍大头贴

岚鸢.

第一章.岁月很好除了孩子总有人想偷

  嬴政同扶苏来到忘川已经快有一年了,转眼他们将迎来第一个在忘川的春节。腊八一过,忘川就已经满是过年的气息。小糯米团子在家听着街上的喧闹声,特别想出去逛逛。

  这几日忘川正好下了雪,雪还挺厚。嬴政把自家宝贝裹成了团子,哪怕是在家里也是一样深怕把孩子冻坏了。幸亏扶苏听话,哪怕举步维艰都不会对自己亲爹说不。但是小孩子啊总是喜欢玩的,哪怕是几千年大的小孩子也是一样的。

  扶苏特想出去堆雪人打雪仗,太平公主跟上官婉儿还有佛印之前也来找过扶苏想邀请他出去玩,但是都被始皇帝一记冷眼劝退了。即使是忘川小霸王太平公主对待始皇帝仍旧是害怕得很。...

  嬴政同扶苏来到忘川已经快有一年了,转眼他们将迎来第一个在忘川的春节。腊八一过,忘川就已经满是过年的气息。小糯米团子在家听着街上的喧闹声,特别想出去逛逛。

  这几日忘川正好下了雪,雪还挺厚。嬴政把自家宝贝裹成了团子,哪怕是在家里也是一样深怕把孩子冻坏了。幸亏扶苏听话,哪怕举步维艰都不会对自己亲爹说不。但是小孩子啊总是喜欢玩的,哪怕是几千年大的小孩子也是一样的。

  扶苏特想出去堆雪人打雪仗,太平公主跟上官婉儿还有佛印之前也来找过扶苏想邀请他出去玩,但是都被始皇帝一记冷眼劝退了。即使是忘川小霸王太平公主对待始皇帝仍旧是害怕得很。毕竟那可是祖龙陛下,之前把人儿子拐走了人家差点劈了自己太平如今想来仍有些瑟瑟发抖。

  三人无功而返但走之前朝扶苏使了使眼色。小公子是何其的聪明,朝三人点了点头。三人见着就开开心心的走了。

   始皇帝可以拿捏天下人,小公子拿捏不了天下人但是可以拿捏他爹!所以说金字塔的顶端不是我们祖龙陛下而是他宝贝儿子。

   圆滚滚的糯米团子撒起娇来,不是人都做不到铁面无私。更何况还是我们儿子控陛下,小公子哼哼唧唧了几句还没开口说什么,始皇帝就已经自己投降了。把小团子抱起来放怀里,亲了亲小脸蛋道:“宝贝想玩雪啊,那父皇同你一起去就行了,可别哼哼唧唧不高兴了,不过是雪罢了。”

    始皇帝的底线越来越低,让人不禁啧啧称奇。

   三人小分队看到了被始皇帝抱怀里的小团子朝他们约定好的地方走来,不经心想“果然还是太简单了。”

  由于是忘川第一次大雪,因此赏雪景的,打雪仗和堆雪人的人不少。下至商街小贩上到贵族名士,都到了街上,有的是在小摊贩那买这买那吃吃喝喝,有的是想感受霜雪淋发的诗情画意。更有的则是想打雪仗玩一玩,就连王羲之家的鹅都呱呱的走来了,也想感受一下玩雪的快意。

    人一多,自然事情就多了话就更多了。始皇帝怀里的小团子,一出场就是万众瞩目。因为先前始皇帝自从冬至就鲜少让扶苏出门,这次还是冬日的第一次。众人又按耐不住自己的双手,想去摸一摸捏一捏小团子,更想亲一口。但是吧祖龙目光一扫,手不由自主的就放下了。

     不带出门不行,带出门了更不行,今天又是祖龙陛下对人无语的一天呢!

---完

他来了他来了!我们团子又来啦!

sanaez
本來想畫電影梗,結果變成這樣~

本來想畫電影梗,結果變成這樣~

本來想畫電影梗,結果變成這樣~

终南何有

阿房宫

阿房宫,亦曰阿城。惠文王造,宫未成而亡,始皇广其宫,规恢三百余里……

 ——《三辅黄图》

一座阿房宫,从陛下高祖父开始修,修到陛下驾崩、二世亡秦,到现在还只有个前殿……

怎么大秦修宫殿跟我做手工一样,我是一个立体拼图拼一年还没弄好,他家是一座宫殿修六七代人😂闲了有钱了就干,没空就搁着,总之优先等级无限靠后……

阿房宫,亦曰阿城。惠文王造,宫未成而亡,始皇广其宫,规恢三百余里……

 ——《三辅黄图》

一座阿房宫,从陛下高祖父开始修,修到陛下驾崩、二世亡秦,到现在还只有个前殿……

怎么大秦修宫殿跟我做手工一样,我是一个立体拼图拼一年还没弄好,他家是一座宫殿修六七代人😂闲了有钱了就干,没空就搁着,总之优先等级无限靠后……

叶落知秋

盖聂为什么离开秦国

  就刚刚看了个视频,有弹幕说,事实证明政哥是对的。看到这句话,我第一印象就是,他在说盖聂离开秦国是错的。就突然想说点什么。 

   政哥还真不是一句对错能说的清的。始皇虽功在千秋万代,却"罪"在当代。那个时代的百姓必须像动物一样的活着。始皇统一六国后,修长城,筑驰道,开灵渠,击匈奴,征北越,书同文,车同轨,造兵马俑,废分封制,立郡县制,统一货币度量衡,没有一样是错的,但却让当代人民的生活苦不堪言。诚然,在政哥追求人民都安居乐业的道路上,这只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可能之前的老秦人也是这么艰难地过来的。挺过...

  就刚刚看了个视频,有弹幕说,事实证明政哥是对的。看到这句话,我第一印象就是,他在说盖聂离开秦国是错的。就突然想说点什么。 

   政哥还真不是一句对错能说的清的。始皇虽功在千秋万代,却"罪"在当代。那个时代的百姓必须像动物一样的活着。始皇统一六国后,修长城,筑驰道,开灵渠,击匈奴,征北越,书同文,车同轨,造兵马俑,废分封制,立郡县制,统一货币度量衡,没有一样是错的,但却让当代人民的生活苦不堪言。诚然,在政哥追求人民都安居乐业的道路上,这只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可能之前的老秦人也是这么艰难地过来的。挺过这一段艰难的岁月,理想也就能实现了。

  盖聂是非常了解嬴政的。他知道嬴政在做什么,这么做的目的。他也相信,帝国只要是在嬴政的掌控下,总会有河清海晏的那一天。但嬴政的那些工程,过于庞大,并不是在一个人的统治下就能够完成的。它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持续不断地建设。因此,他们的理想,在他们这一辈不可能实现。

  政哥为了他们的理想,做着超越一个人能够做的事情。但政哥也只是一个人,没有人能够不死,也没有人能够继承他,这注定就是一个悲剧。所以,当政哥死去,这个只有他才能掌控的帝国就会崩塌,人民依然会生存在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政哥和盖聂都意识到了,也出现了分歧。

  分歧在于他们对政哥会死去的看法。政哥追求长生,他相信自己不会死,盖聂认为没有人能够不死。因此,嬴政相信自己能够看到那一天,依旧坚持着,而盖聂即便理解并认可始皇做法,但也无法接受注定失败的结局,所以他选择离开。

  盖聂离开后,他们依旧继续追逐共同的梦想。嬴政建设帝国的同时,命人炼制丹药,追求长生。盖聂开始寻找下一个,一个没有始皇那么神勇,也无法最快地让世人安定,但能让当代过的稍好,合格继承者又不难出现的君王。

  所以,他们始终是最懂彼此的,即便是之后已不在彼此身边。两个孤勇者,两个英雄,两个巨人,我最爱的两个人。他们此生能相遇相知相护相伴已经很幸运了,但他们还是十年君臣,十年师徒,啊,如果按历史来算,至少有二十年,生死相依,挥斥方遒,波澜壮阔,荡气回肠,最艰难最美好也是最炫丽的二十年。 


大鹏嘴嗨
《木乃伊3》秦始皇重生归来,带领兵马俑一统天下(2)
《木乃伊3》秦始皇重生归来,带领兵马俑一统天下(2)
大鹏嘴嗨
《木乃伊3》秦始皇重生归来,带领兵马俑一统天下(1)
《木乃伊3》秦始皇重生归来,带领兵马俑一统天下(1)
大鹏嘴嗨
《木乃伊3》秦始皇重生归来,带领兵马俑一统天下(3)
《木乃伊3》秦始皇重生归来,带领兵马俑一统天下(3)
🦩政眇眇的鹤

【嬴政X原创女主】【秦书】第七十三回 夜颜的点拨

 夜间,嬴政唤来了蒙毅。


 “查的如何?林到哪去了?”


 蒙毅苦笑着,“其实根本不用查,派出去的斥候说,一到赵国的秦国商社就有人专门告诉他林姑娘的情况,现在人就在邯郸城,和贺溟住在一起。”


  呵,她倒是够坦白。嬴政黑着脸道:“那还等什么?把她给我带回来。”


  蒙毅想了想还是追问了一句,“是要强行带回林姑娘吗?”


  嬴政肯定的说:“对!给本王强行带回!你亲自去一趟。”


  此前嫪毐的事情,郑国渠的事情,韩非的事情,林做的太多了。这次绝不能再让她再...

 夜间,嬴政唤来了蒙毅。


 “查的如何?林到哪去了?”


 蒙毅苦笑着,“其实根本不用查,派出去的斥候说,一到赵国的秦国商社就有人专门告诉他林姑娘的情况,现在人就在邯郸城,和贺溟住在一起。”


  呵,她倒是够坦白。嬴政黑着脸道:“那还等什么?把她给我带回来。”


  蒙毅想了想还是追问了一句,“是要强行带回林姑娘吗?”


  嬴政肯定的说:“对!给本王强行带回!你亲自去一趟。”


  此前嫪毐的事情,郑国渠的事情,韩非的事情,林做的太多了。这次绝不能再让她再去涉险,尤其是面对郭开这种角色。


 几日后贺溟终于偷偷把顿弱接进了自己的庭院。


  顿弱已经从秦国派来的斥候口中得知了姬林的事情,于是再见到姬林之后就把郭开的企图都告诉了她。


  姬林听到后简直无比震惊,她知道郭开会大开条件,但没想到竟然是个天价条件!


  “他竟然想让秦王把赵国这块地封给他,名为秦国上卿,实是想要做赵王!”贺溟简直难以置信自己说出了这些话。


  “简直痴心妄想!”姬林阴冷的说着。


  “我前些时日已经将郭开的上书递交给了君上。”顿弱道。


  “君上绝对不会答应这种无耻的要求!”姬林愤然起身,“君上现在一定在准备集结大军随时与赵开战!”


  姬林了解嬴政,她知道他统一后是要将郡县制全面推广,不可能在倒回大周的诸侯封建时代。这也是她希望看到的一个新的华夏。怎么可能答应郭开这种触及底线的要求。


  “可是如果在赵国耗费过多的战力便会影响之后的战役,要知道后面还有四场灭国战要打啊!”顿弱摇了摇头,“说到底秦军再强大,除去九原的二十万大军,秦国也不过有四十万大军左右,这些不是用来支撑一场战役的,而且整个统一战。若是前期耗费过多,后续战斗力无法支撑,顷刻间遭到全部复盘也不是不可能啊!”说话间,顿弱的身声音不由得激动起来,“想当年乐毅攻下齐国七十余城,不也被孤守即墨的田单给全数夺回了吗?君上一定不会只看到对赵国的胜负而已。”


  听着顿弱的肺腑之言的分析,姬林目光卓绝,透着凉凉的寒意,“李牧,必须要解决掉这根赵国庙堂上最坚实的支柱!”


  贺溟心头一跳,他从没见过姬林如此骇人的眼神。


  姬林看向顿弱,“敢问先生,现下赵国朝堂是何局面?”


  “郭开在赵国庙堂可以只手遮天,主要是因为控住了赵王迁以及娼后,春平君等赵国王室贵族,而大臣中,以韩仓为首培养了一批为他说话的党徒,其他不愿跟随或与之对抗的,要么永远闭嘴,要么称病隐退。”


  姬林立即追问道:“原太子赵嘉呢?”


  顿弱眉间一颤,带着些许佩服姬林机敏的目光看着她,“没错,原太子赵嘉算个人物,据秦国斥候给予的情报,那些称病隐退的都是曾经支持赵嘉的老贵族,他们现在依旧指望赵嘉能够发起政变,夺回王位,重新迎他们回庙堂,而赵嘉这帮人一直都和李牧有紧密联系,也就是说他们需要借着李牧这只军队来政变,否则根本对抗不了郭开。”


  姬林又习惯性的将手指轻握放在唇边,“这么说现在三股人分别有三种心思了,李牧想抗秦,赵嘉想夺回王位,郭开想捞到更大的好处。可以操作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嘛。”


  顿弱赞赏的点了点头,“郭开是个疑心病极重的人,这次让李牧回来也是看着秦国灭韩后,有传闻李牧和赵嘉要联手,要是发起政变,郭开一定是死无全尸的下场,所以急忙举起抗秦大旗,他知道李牧一心扛秦不会拒绝他这么好的要求,这样一来既可以分解李牧和赵嘉又可以用李牧来和秦国讲条件……”顿弱顿了顿接着道:“不过即使是这样,郭开也是不放心的,毕竟赵嘉和李牧还没有完全决裂。”


  姬林微微眯起双眼, “比起能不能从秦王那得到想要的好处 可能李牧赵嘉的政变更让郭开害怕。我们可以制造谣言,只要让郭开能日日夜夜听到这些言论,他最后一定会选择先杀了李牧的。”


  顿弱点了点头 ,“不过 郭开并不是一个毫无判断的蠢才,即使是这种谣言他也会多方证实,他偏信于自己新手查出来的情报。”


  姬林想了想,“这样吧先生,你负责煽动谣言诱导郭开,我决定去李牧那,想法子让他决定先清理赵国朝堂再抗秦,让谣言最终成为事实,不怕不动手,如何?”


  顿弱诧异的看着姬林,“姑娘要如何接近李牧?”


  姬林平静的说道:“这个我自己来想办法。”


  顿弱自然觉得这样两边行动是最好不过,对姬林见事处事的能力也没有怀疑,因此点头欣然同意,立马回去准备去了。


  从头听到尾的贺溟,面色越来越凝重,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姑娘,你这是要对李牧将军动手吗?”


  “是。”姬林直截了当的说道。


  “可是,李牧将军他不是坏人,不是奸臣,他镇守边关保我华夏,难道也要……”


  “贺溟大哥……”姬林走到贺溟的身前,声音平稳的没有一丝波澜,“战争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能用好人和坏人去评判每个人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一个好人他并不能使赵国的庙堂变得清明,一个好人并不能结束百年战乱,战争是无法避免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早点结束战争,你能因为一个好人,而让战争拖延下去死更多的人吗?”


  贺溟好像明白了姬林的意思,“这就是秦王的大局吧!”但即使如此,他还觉得惋惜,“李牧将军是正人君子,为人刚正廉洁,为赵国出生入死。姑娘,他可不是像那些酒色之徒那般好对付的。”


  姬林淡淡的露出往日优雅的笑容,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亮光,“有时候君子本身就是一种弱点,想当年吴起被逼离开魏国,就是因为他是正人君子。”


  于是计划就开始分两头进行,谁知道还是出现了意外。


  嬴政过几日就要搬去章台,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夜颜那一趟。其实要不是姬林坚持,他是懒得搬,来来去去浪费时间,热一点他自己是无所谓,但是说到底他不想让姬林担心。


  刚刚走到夜颜那里就听到扶苏奶声奶气的在说话。


  “臣故曰:治世不一道,便国必法古。汤、武之王也,循古而兴;殷、夏之灭也,易礼而亡。”


  夜颜在一旁歪着头听了半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你这么念,商君得给你气活不可。”嬴政在门口听的又好气又好笑。


  “君上!”夜颜高兴的跑到嬴政身边。

  扶苏放下手中的小竹简,跪在地上认真一拜,“拜见父王。”

  嬴政看着自己小小的儿子,规规矩矩行礼的样子,莫名觉得有些好玩,一把抱了起来,感觉还挺结实,说起来这是自出生以来才第二次见面。


  “听着,是臣故曰:治世不一道,便国不必法古。汤、武之王也,不循古而兴;殷、夏之灭也,不易礼而亡。不许记错了。”


  扶苏奶声道:“好!谢父王教诲。”


  嬴政把他放了下来,“你要是能把商君书背下来,下次父王抽时间带你去打猎。”


  “好!”扶苏高兴的蹦蹦跳跳,不过马上又停了下来,扬起小脸问道:“那娘会去吗?”


  嬴政看了看夜颜,扶苏又道:“不是我娘,是我娘!”


  嬴政有点听不懂扶苏在说什么。


  夜颜笑道:“扶苏说的是林姐姐。”


  “扶苏叫林,娘?”嬴政很是惊讶的看着夜颜。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扶苏见了我和见了林姐姐都叫娘……”夜颜揉揉扶苏柔软的头发,“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君上。”


   是啊这样有什么不好呢?嬴政笑了笑,不过马上又刻意严肃道:“好是好,只是你两个不要宠坏了他,老秦人的孩子要能打能骂,踹上两脚还能站得住才行。”


   夜颜俏皮的笑道:“没问题!扶苏快过来,把你的小屁股翘起来让你父王踹两脚看看结不结实。”


  “啊?”扶苏的脸写满了拒绝。


  嬴政被这对母子给逗得哭笑不得,真是好久没这么开怀大笑了。


  就寝时,嬴政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去不去章台?这里很热。”


  夜颜点了点头,又问道:“林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啊?”


  嬴政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已经让蒙毅去抓他回来了。”


  夜颜想了想,“我觉得君上不应该这样,林姐姐一定有自己的打算才会暂时离开君上的,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离开的,但是我觉得林姐姐除了为了君上,也许还有为了自己的一部分,也许她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呢?”夜颜贴在嬴政身旁,“既然君上做什么事情林姐姐都是支持的,那林姐姐想做的事情君上不支持吗?”


  嬴政突然不可思议的看着夜颜。


  为了自己的那一部分……嬴政想起来第一次与姬林在山顶交谈。


  那时她说,“你给了我一个理想和乱世中的方向。”


  理想,林的理想是什么?是结束战乱,是统一华夏,所以她离开时才会写“今君上决算于庙堂,将军征战于沙场,我亦愿尽我所能为统一最强一战效命。故此决定亲赴邯郸……”


  她想为她自己的理想去做些什么,所以她选择投身于这场战役中。你还要阻止她吗?嬴政沉静了下来,当时他看到姬林留下的丝帕,脑子被愤怒冲昏了,只想赶紧逮她回来,不能涉险。反倒是夜颜站在平常的角度看到了她真正的本意。


  嬴政看着夜颜笑了笑,“夜颜,你真的很爱你林姐姐。”


  夜颜裹着被子笑了笑,“我也很爱君上啊!”又凑近了几分,小声道:“很爱我的政哥哥。”


白慕尘
这个秦始皇怎么这么“瘦”?

这个秦始皇怎么这么“瘦”?

这个秦始皇怎么这么“瘦”?

岚鸢.

楔子.小团子成长记

因为个人原因衷情跟梦里花被砍掉了

然后出了小团子第二部

敬请期待

在构思了!随机放文!

因为个人原因衷情跟梦里花被砍掉了

然后出了小团子第二部

敬请期待

在构思了!随机放文!

丫丫66

假如始皇有一部智能手机(52)

颍川郡


说书人说起了当年颍川郡还是韩国之事……


良田是大户人家的东西,平民大多是佃户。大水来了,官府不会开仓放粮,因为他们手上也没多少粮。战国时期军队耗粮巨大,哪有多余的粮食分给平民?不从平民手上抢粮就不错了。另外,还有奸商哄抬物价。百姓卖儿卖女、惨不忍睹……


听者抹着眼泪。


现在陛下废分封,将无主的土地分给农人。良田被淹没了,郡守就开仓放粮;存粮没了,陛下就下令从其他郡调粮过来。陛下还下令哄抬物价者夷三族,试问谁还敢发这种财?


众人高喊“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此声音影响到了周围的人,...

颍川郡

 

说书人说起了当年颍川郡还是韩国之事……

 

良田是大户人家的东西,平民大多是佃户。大水来了,官府不会开仓放粮,因为他们手上也没多少粮。战国时期军队耗粮巨大,哪有多余的粮食分给平民?不从平民手上抢粮就不错了。另外,还有奸商哄抬物价。百姓卖儿卖女、惨不忍睹……

 

听者抹着眼泪。

 

现在陛下废分封,将无主的土地分给农人。良田被淹没了,郡守就开仓放粮;存粮没了,陛下就下令从其他郡调粮过来。陛下还下令哄抬物价者夷三族,试问谁还敢发这种财?

 

众人高喊“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此声音影响到了周围的人,周围之人也跟着高喊,一声接一声,此起彼伏……

 

…………

天行九歌世界

 

姬无夜瞪大双眼。

 

以前他是不屑平民的,常常四处强抢美女,以杀人为乐。可是刚刚他被颍川郡众平民的齐喊声镇住了。

 

另一边

 

韩非站了起来,颤抖道:“那种情形,我见过。”

 

张子房疑惑:“什么?”

 

韩非说起了那几年游历的见闻。

 

房屋破旧,地上尸横遍野,活着的百姓挖土吃,为了一点点能吃的草,就能杀人……

 

张子房瞪大双眼。

 

他一直生活在阳翟,这里还算繁华,怎么也想不到外面竟是此等场景。

 

卫庄陷入了思考。

 

此情景,他自然也见过。

 

卫庄:也许,盖聂的选择没有错。

 

想到这,卫庄突然发现,那个未来,没有盖聂的身影,难道盖聂已经……

 

王齮军营

 

众将士跟着高声齐喊:“大秦万年、大王万年!”

 

盖聂看向年轻的嬴政。

 

他必保护这位王者,因为这是天下百姓的希望。

 

李斯也看向年轻的嬴政。

 

他也不执着于寻找未来的自己了,也许未来的他寿数到了吧。不过,加入这位王,帮助他开创万世之基业,要好过做吕不韦的门客。

 

年轻的嬴政陷入了沉思。

 

嬴政:百姓,民意吗?

 

王齮再次犹豫了。

 

他的杀意减退。而且他知道,军心已经倒向秦王,他很难动手了。

 

……………….

画面一转

 

晚上

 

几位说书人悄悄地向一处宅子聚集。

 

一身穿粗布衣裳的6岁多的孩子在此处等候。

 

孩子身旁是4名身穿粗布衣裳的年轻人,这4名年轻人一看就是练家子。

 

嬴彻向旁边的护卫点头。

 

护卫很大方的将一大袋秦半两扔给几名说书人。

 

说书人连忙告谢。

 

嬴彻:“陛下的功绩需要黔首了解,这些是你们为陛下做事应得的报酬。”

 

众说书人齐齐作揖:“诺!”

 

众说书人表示,以后即使没有报酬,也会宣扬陛下的美德。

 

嬴彻点了点头。

 

众说书人走后。

 

一对一对的娃娃出现。

 

……………..

天行九歌世界

 

姬无夜不屑:“哼,秦国是无人了吗?竟令一群小鬼办事。”

 

姬无夜不知道,正因为是娃娃,百姓们才更容易相信。

 

另一边

 

韩非:卧槽!

 

他觉得他刚刚是白感动了,原来都是提前安排好了的。

 

张子房:“虽是刻意安排,但……”

 

韩非冷静下来。

 

韩非:“但功绩是真实的。等等,难道说尚公子真是老实人,做出如此大的功绩还遭人非议?”

张子房:“也许是的。”

 

另一边

 

年轻的嬴政瞪大双眼:还能如此行事!

 

先是童谣,再是儒生文采比拼,这又是颍川郡说书人,一环扣一环。年轻的嬴政觉得,即使是魔也能被吹成神,更何况他不是魔。

 

众将士齐齐向年轻的嬴政单膝跪下。

 

众将士齐喊:“为王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年轻的嬴政:寡人就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