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秦风

114.8万浏览    12733参与
魏肥宅

不正经的温泉.番外三(1)

你魏哥诈尸了!!!

老话说得好,前提看前面!咱们直接开看~


秦风泡的时候,看着林默和唐仁两人,它脸上的黑线可以直接扫条形码了。

野田昊一直在旁边假装闭目养神,实则眯着眼打量三个人。

林默因为一直在和唐仁说话没注意他,而秦风在一旁生闷气没工夫看他,只光顾着盯着唐仁了。

野田昊光看着这幅场景就快忍不住笑出来了,唐仁这个傻子却什么也看不出。

秦风赌气的又捣鼓了会儿手机,然后脸色更不好了,唐仁以为他被KIKO甩了。(but根本没在一起过)

这时从外面来了一位穿着一身黑西装,夕阳都落山了还要带着墨镜的屑(划掉)男人。

此时另外三个人都转头看向他,他敲了敲门,野田昊看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

你魏哥诈尸了!!!

老话说得好,前提看前面!咱们直接开看~


秦风泡的时候,看着林默和唐仁两人,它脸上的黑线可以直接扫条形码了。

野田昊一直在旁边假装闭目养神,实则眯着眼打量三个人。

林默因为一直在和唐仁说话没注意他,而秦风在一旁生闷气没工夫看他,只光顾着盯着唐仁了。

野田昊光看着这幅场景就快忍不住笑出来了,唐仁这个傻子却什么也看不出。

秦风赌气的又捣鼓了会儿手机,然后脸色更不好了,唐仁以为他被KIKO甩了。(but根本没在一起过)

这时从外面来了一位穿着一身黑西装,夕阳都落山了还要带着墨镜的屑(划掉)男人。

此时另外三个人都转头看向他,他敲了敲门,野田昊看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进来。

直直走向野田昊旁边,先是恭恭敬敬鞠了个躬,然后低下身小声说了什么。

野田昊皱了皱眉,起身穿上旁边的衣服,不悦地说道:“我处理点事,你们随意。”然后头也不回跟着那个男人离开了。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突然怎么了。

“师傅,要不先别泡了,我今天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林默也被刚才突然的情景打扰了思路不知道说些什么。

唐仁同意,笑着说:“好啊好啊!老秦,咱们也肥去啦!”唐仁笑眯眯的,那颗大金牙在晚上也还是那么抢眼,秦风看他还记得自己,脸上的黑线淡下去了点。但还是没说话,起身就穿上衣服回去了。

唐仁看他动作这么快,更怀疑了。

他转头看向林默,说:“默默啊,他系不系被辣个立刻有甩了啊?枕么介么大火气?”

林默微笑不语,只是扶着唐仁一起起身,帮唐仁穿好衣服自己再穿好衣服往回去走。

到了屋内,两人没看见秦风,就先回房间了。

浴室内一边唐仁刷牙,一边洗漱完的林默给他吹头发,等着热水接满浴缸。

两人要一起洗澡,因为林默说跑完温泉要按摩缓解,就同意了。

浴室内有一块平台正好可以躺着,林默给唐仁按完,唐仁也给他按了按。

林默给两人的浴衣扔在一旁,从衣柜里拿出了睡衣放在浴室的衣架上。

两人按摩完就出来了,林默就先休息了,唐仁说出去喝口水看看电视,林默点了点头,就闭上眼睡觉不再说话。

唐仁其实是好奇秦风到底怎么了,他出了房间就看见秦风,他还穿着浴衣,黑着脸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秦,里刚才去喇里了?”唐仁笑着走向秦风。

“别,别管我了,我以为你,你把我忘了。”秦风转头也不看唐仁,皱着眉。

“喇里有啊!老秦,我坠在意的还系里啊!”唐仁有点不懂他这话的意思,但是还是要安慰他,他这一看就系失恋了(?某种意义上说,算是失宠)

“我才不信呢,你这个,个老骗子!”秦风更生气了,起身就要回去。

“别别别,老秦,我懂里为森么生气啦!没关系啦,我陪里粗去散散心啦!”唐仁赶紧上前踮着脚挎上秦风的肩膀。

秦风以为唐仁真的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就稍微缓和的转头看他。

“真,真的吗?不许骗我”秦风还是板着脸说。

“真的,老秦,我介总系情丧绝对童叟无欺啦!”唐仁笑着看着秦风。

秦风想了几秒,就点了点头。

“老秦,里先回去洗澡换森衣服啦!”秦风油点了点头,转身回房间去了。

唐仁也先回了房间换了身衣服,然后走向老秦的房间。

听见哗哗的水声,他就在房内随便的看了看。

不是地铺,是一张双人床,他就坐在床旁边的沙发上,等着老秦。

没多会儿,水声没了是吹风机的声音。唐仁就听着,扫视房间内的摆设,和他俩的日系装修的房间不同,这间房间是纯西式的房间,反倒像普通酒店了。

吹风机声音也停了,秦风穿着浴袍出来,看着房间内的唐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直接大声的说:“小唐,你,你进来干什么?出,出去!我要换衣服了。”秦风有点不悦。

“都系蓝人,有森么事情啦?算啦,看你今天心情不好的份上,你换你的,我粗去等你啦。”说完,唐仁就出了房间。

秦风看着他走出房间的背影,表情变得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仿佛完全变了个人,是一种神看可怜的将死之人的悲悯。

不到五分钟,秦风就出来了,穿着一个淡青色T恤配着一条黑色短裤,看起来干净清爽。

“肘啦老秦,我带里粗去玩啦!”唐仁还是露着那颗金牙,两个月牙似乎真的有光一样,照进了秦风的眼中。

“好。”秦风微微笑着,不像平日总是对唐仁那么凶,这突来的温柔,让唐仁感动不已,以为是自己的外甥念起了自己的好。



小剧场の泡温泉时秦风的手机

(和后面的剧情有关)


KIKO : 怎么样了?

秦风 : 在泡温泉。

KIKO : 到底咋样了?你到底跟唐仁说没说?

秦风 : 没有。

KIKO : 你真怂死了,我真不该知道你们的事,白操心,你怎么这么不慌不忙?

秦风 : 我怕吓着他。

KIKO : OMG,你怕吓着他,就不怕他被抢走是吧?

秦风 : 不会,小唐离不开我。

KIKO : 你自己信吗?林默到了之后,唐仁还搭理你吗?

秦风 : .....没有。

KIKO : 那还是啊!诶....我当时怎么就喜欢过你这么个呆子?你除了长得好看点,智商高点外,你怎么什么都这么不灵光?

秦风 : ......

KIKO : 你听我的,直接冲,探案的时候没见过你怕啥啊,咋这时候害羞了?

秦风 : 这和探案不一样。

KIKO : 你的天才大脑真是锈了的!

秦风 : 所以我让你帮我。

KIKO : 我跟你说了怎么做,你自己不敢。

秦风 : 不行,你说的太......会吓着他。

KIKO : 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来吧,到时候唐仁被拐走了,别哭着找我。

(KIKO已下线)

秦风 : 你?

奈奈不尤

我的神秘保镖(上)

财团话事人x神秘保镖

甜甜啦~中间会有点波折,大概下就能写完


野田昊知道,秦风不简单,毕竟,每颗蜜糖包裹着的可能是毒药。


这个并不普通的保镖先生,是财团里的某位叔父送来的,虽然对方在董事会里常年庸碌保持中立,不过,在这个野田女士失踪,以保护继承人的名义安排人的举动,已经十分可疑。


再者,谁家小保镖,这么——动人。身上没有戾气,做事的时候闪着一双软乎乎的狗狗眼,笑着看向你,心也要化开了。


不过,新任当家人上位,总不能一开始就拂了老人面子。


等和这位华人保镖朝夕相处之后,野田昊一度怀疑,这个叔父企图让自己在火并中死亡,毕竟,怎么会有看着如此弱不禁风,白净的保镖先生呢......

财团话事人x神秘保镖

甜甜啦~中间会有点波折,大概下就能写完


野田昊知道,秦风不简单,毕竟,每颗蜜糖包裹着的可能是毒药。


这个并不普通的保镖先生,是财团里的某位叔父送来的,虽然对方在董事会里常年庸碌保持中立,不过,在这个野田女士失踪,以保护继承人的名义安排人的举动,已经十分可疑。


再者,谁家小保镖,这么——动人。身上没有戾气,做事的时候闪着一双软乎乎的狗狗眼,笑着看向你,心也要化开了。


不过,新任当家人上位,总不能一开始就拂了老人面子。


等和这位华人保镖朝夕相处之后,野田昊一度怀疑,这个叔父企图让自己在火并中死亡,毕竟,怎么会有看着如此弱不禁风,白净的保镖先生呢?


本以为秦风先生只是来吃白饭的,但很快,他就令野田昊刮目相看了。


最近,野田昊颇感焦头烂额,财团里无数事情亟待解决,设计庞大家族的各项决策,经常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晚,一天奔波下来,花衬衫皱得仿佛挤过广州2号线。


就在这种形势之下,手下的场子里,开始不断有人失踪。前一天还和人正常联络,第二天就凭空消失。在这样的场子里,人员流动大,一两天根本注意不到,等到有人发现不对劲,已经失踪了不少人,连线索也因为时间久了,留下的寥寥无几。更微妙的是,这些人手里都不干净,野田昊早就想整改一番。


如今风口浪尖之上,失踪案频发,很多人怀疑是野田昊出手,新任当家狠厉的名声渐渐传遍,卸磨杀驴,总是会引起人心惶惶。野田昊只觉得血压飙升,皱纹都多了几条,他究竟为什么会放着手头上分分钟上千万的生意不做,去对小虾米赶尽杀绝?


但显然,这年头,在东京还混黑道的,确实智商可危,一时之间,野田昊怀疑自己身边被无数个野田昊二环绕,十分让人难过且头疼。


这样的案件,对于名誉东京的大侦探,自然不是难事,但是,野田昊只有一个,让他放下手上一堆更有价值的事情去破案,这也是不可能的,因此,这几天,野田昊颇有些焦头烂额。


所以,当酒精过敏,睡前还要喝一杯蜂蜜牛奶,看起来和清纯男大学生没有差别的“保镖”先生主动提出可以帮他查案的时候。野田昊表示疑惑,“你?”先不提你当保镖合不合格,但是但凡我放你去那乌烟瘴气的地方,都显得我辣手摧花。



“别,别,小看人。”秦风有些恼火,这几天在别墅里待着,虽然有柯南道尔的手稿可以翻看,但是陪主家见无聊的秃头叔父们,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冲上来的黑衣大哥们团团围住,已经消磨了他很多热情。


“行吧,小保镖,那你就去好好调查。”野田昊勾唇一笑,自己不信任的人放远一点,未尝不是好事,


秦风挺拔的身影在别墅里消失,一时之间还颇有些不适应。睡前,野田昊端着一杯上好的红酒,看着外面的夜景,还会泛起一丝好奇,那个小保镖在外面是不是被欺负得灰头土脸?


野田昊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对一个人的过分好奇消化干净,穿着绿色风衣风尘仆仆的秦风就回来了。带去的兄弟们叽叽喳喳和他感慨,神探在世!他就这样,那样,就破解了系列失踪案。


现场勘探,痕迹检测,犯罪侧写,野田昊表面不露出什么奇异神色,心里对秦风的行为下了一个个定义。绝佳的洞察能力,还有高超的推理水平。野田昊在心里暗自感叹,倒是很厉害呢,心里某样东西急剧破土而出,一种许久未曾感受过的兴奋涌上心头。


“很厉害,秦风。”野田昊对于欣赏的人从来不吝啬一定的赞美。


秦风自信地笑弯了眉眼,刚想谦逊一下,“哪,哪里· · · ·  · · ”就看见野田昊对他眨眼睛,似乎是一个电力十足的wink,“不过,比起我,还是有点距离。”


“· · · · · · ·”秦风发觉,这位东京之王确实有些自恋在身上的,于是某种不服输的想法作祟,“那以后,比,比比看。”


“等我母亲回来,我们挑个有意思的案子比比。”显然,野田昊也兴趣高涨,而且对于野田女士失踪的事情,大家都认为希望渺茫,但是不敢在新任继承人面前表现出来罢了。


“奉陪。”但是秦风脸色没有任何异样,仿佛也认为这个承诺的前提成立。


野田昊盯着骄傲的小柴犬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这些天的郁结都消失了,总算有人不是总拿着或打量、或算计、或同情的眼神看着他这个风雨交加时继任的大少爷了。


“那就一起喝一杯吧,多加糖。”野田昊这样游戏人间的人,竟然也吃起了素。要是交际场上的人看见了,一定会跌破眼镜吧。


“自己泡!”显然,秦风先生从来不知道,作为大家族的保镖,应该负责什么。

野田昊先生叹了口气,果然,他家的小保镖是仅负责貌美如花,智商在线,至于冲牛奶这种事,还是得他自己来,还得泡两杯,毕竟,小保镖也是要喝的。


唉,大少爷今天也还是自己的大少爷,而小保镖,还是大少爷的小保镖。


——————————————

彩蛋是保镖日常(一)


大家族的保镖,不仅有自己的住所,还有训练场所,作为外部加塞,但是莫名其妙被主家看重的秦风先生,住所和野田昊仅两门之隔,时而还是一门之隔,因为风骚的野田先生在自家穿个浴袍,开着门睡觉,也是常事。


秦风先生的体能,在野田家族,一直是个谜。


续在彩蛋,大概是这种文风

————————————

Duang~最近看到写的小结巴那篇被顶上来,于是激情作文

感谢每一个点亮红心蓝手的小可爱~下马上来

鹿皖月.

【留白】邢克垒&秦风 严厉教官&机智侦探

应该是原创,因为小刘是年下啊啊啊(我发誓我绝对不干好事) 

正文开始——————————————

  六月,正值暑天,秦风自东京之行后就回国了,唐仁也回泰国了,秦风正百无聊赖,他想报考警校,但是没有考上,有一天,他在**警局官方网站上看见了一条消息:

军训招生,有严格要求。

1.年龄在19~23岁的人,男女不限。

2.不能抽烟喝酒,要有文明。

3.坚决服从指挥。

4.魔鬼训练,想好了再来报名。

5.人数25人。

6.本次军训将会持续两个月。

             ...

应该是原创,因为小刘是年下啊啊啊(我发誓我绝对不干好事) 

正文开始——————————————

  六月,正值暑天,秦风自东京之行后就回国了,唐仁也回泰国了,秦风正百无聊赖,他想报考警校,但是没有考上,有一天,他在**警局官方网站上看见了一条消息:

军训招生,有严格要求。

1.年龄在19~23岁的人,男女不限。

2.不能抽烟喝酒,要有文明。

3.坚决服从指挥。

4.魔鬼训练,想好了再来报名。

5.人数25人。

6.本次军训将会持续两个月。

                                **警局副教官:束文波

  秦风想了想,反正也没事,就当是锻炼身体了。于是,他报名了。

两周后——

  秦风来到了军训地点,这地方很偏,公交车都不走这,他打车就花了一百多元钱。不过这里环境不错,秦风想着,就来到了大门口,对门口站岗的警察说:“你…你好,我是来军训的学生。”那个警察说:“你好,我是副教官束文波,我带你去里面看看,熟悉一下环境吧。”“好…好的。”

  于是秦风提着行李,跟在教官后面,等束教官给他介绍完了之后,他道了谢,向宿舍走去。宿舍里已经有一个人了,秦风把东西整理好,躺在床上,玩着cirmaster,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生凑过来,对秦风说:“哎,干嘛呢。”秦风被下了一跳,手机差点掉在地上,那个人很感兴趣地问秦风在玩什么,秦风愣了一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侦探的身份。于是说:“没…没什么,刷视频而已。”

  那个男生说:“哈哈,我叫井岸。你叫什么啊,还有,你说话怎么磕巴啊。”一系列问题把小磕巴秦风弄得更磕巴了,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叫…秦风,我我我天生就就磕巴,尤其是紧…紧张的时候。”

  井岸哈哈大笑,这个小磕巴还挺可爱的。便说,那我们交个朋友吧。秦风欣然答应,就在这时,紧急集合的哨子响了。两人匆匆赶去,看见束教官说:“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今天是你们军训第一天,我是你们的副教官束文波,我旁边站着的,是你们的主教官,也就是我的上司,邢克垒。”“邢克垒?”“什么风把他吹来了?”“听说他很严厉的。”“但是好帅啊。”

  大家议论纷纷,束教官大声说:“安静!”立刻鸦雀无声。邢克垒突然说话:“大家想必都知道我的名声,那你们就算倒霉,真正的魔鬼训练就要开始了,一但让我知道谁特意装病,谁偷偷跑出去,严厉处罚。”

  大家唉声叹气,秦风倒是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邢克垒不愧是邢克垒,上来就给大家一个下马威“绕着操场跑三十圈,让我看看你们的体力有多烂。”所有人都惊呆了。

两小时后——

  “看看,你们体力有多烂。”邢克垒嘲讽到。所有人都摊在原地,只有秦风坚持着站在一边。邢克垒瞟了一眼他,问:“名字?”“秦…秦风。”“继续努力。”秦风心里十分开心,他自己都疑惑,为什么被邢教官夸了就这么高兴?

  

  

  

  

  

  

  

  

  

  

  

  

END

未完待续哦

语焉不详

『风昊』晚月

  野田昊在crimaster社区上发了条动态

  それ以来、こんなに美しい月を見たことがない。

  配图是一张拍的很漂亮的海上月升。

  

  这则动态引发了crimaster的热议,月亮不管在哪国语言中都指向暧昧,众人自然不会以为野田昊只是单纯感慨一句月亮好看,侦探们抓住这条动态沿着蛛丝马迹查了半天,最后在秦风两年前的朋友圈里发现了这张图片。

  

  众人哗然。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现在,野田昊家庭条件与天生的聪明头脑都让他生活顺风顺水,除去管理公司外时间还有许多空余。他花在了交际场上,把自己活成了个标准的纨绔大少爷。

  

  情人一个...

  野田昊在crimaster社区上发了条动态

  それ以来、こんなに美しい月を見たことがない。

  配图是一张拍的很漂亮的海上月升。

  

  这则动态引发了crimaster的热议,月亮不管在哪国语言中都指向暧昧,众人自然不会以为野田昊只是单纯感慨一句月亮好看,侦探们抓住这条动态沿着蛛丝马迹查了半天,最后在秦风两年前的朋友圈里发现了这张图片。

  

  众人哗然。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现在,野田昊家庭条件与天生的聪明头脑都让他生活顺风顺水,除去管理公司外时间还有许多空余。他花在了交际场上,把自己活成了个标准的纨绔大少爷。

  

  情人一个接着一个从他身边过,长则半年,短的时候只有几天。这些情人长相性格大相径庭,让人摸不出一点规律,但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从未让他停止过脚步。

  

  除了秦风。

  

  两年前两人的感情闹的轰轰烈烈,高调无比,野田昊前脚包了热气球拉横幅对秦风表白,秦风后脚就因为吃醋在crimaster侦探线下大型聚会的LED屏上直播接吻,还跑到野田昊动态评论下边宣示主权

  “他是我的。”

  

  crimaster社区两人的cp楼盖起千层高,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最后会和和美美幸福终老,结果不到一年,分手的消息传了出来。

  

  对外只说是感情淡了和平分手,cp粉哭的撕心裂肺求复合也没有触动他们半分,后来也逐渐消停。

  

  野田昊归了风月场,继续做他的花花公子,秦风回了中国,偶尔接个案子满世界到处飞,似乎一切都回到了他们没相处之前,crimaster聊天框里还时不时讨论案子。

  

  只有网上提到意难平情侣时,以前同框的照片会被无法释怀的cp粉拿出来遛一圈,昭示他们曾经存在过。

  

  而如今野田昊一则暧昧不明的动态炸出了许多人,评论下边统一艾特秦风激动的问是不是要复合。

  

  

  “这只花蝴蝶在搞什莫?”秦风此时在巴黎处理一桩抛尸案,唐仁和被请来帮忙的kiko拿着手机问他。

  crimaster上的日文动态被人性化的软件自动翻译成中文,那张海上月升是两年前拍摄的,即使用的是最好的设备,现在看来仍然不免略微模糊,让人恍如隔世。

  

  野田昊在搞什么?

  秦风没回答,两年改变了他不少,至少他不会再听到野田昊的消息就着急忙慌面红耳赤,面无表情的移开kiko的手机,刷起了分,看起来对这则动态并不关心,只是在最后指认凶手的时候手一抖,点中了旁边无辜的少年。

  

  少年茫然无措的盯着镜头,双手无处安放。

  

  秦风的排名往下降了一名,居于野田昊之后。那头像上的男人笑着甩出一个好看的wink,似乎什么计谋得逞了。

  

  “至少我可以确定他的账号绝对没有被盗,”女黑客两年前成了这对情侣的cp头子,心大且求知欲旺盛,看出秦风的不对劲也要继续提问“秦风,你是怎么想的?”

  

  倒回到两年前东京塔上,满天烟花下野田昊跟他表白,游刃有余又懒散,好似吃定了不会被拒绝,他的中文平仄音腔调仍然不对,却莫名比熟练的日文叫人心动。

  他当时也问“秦风,你是怎么想的?”

  

  

  “秦风?”kiko晃了晃手上的手机想要唤回对方出走的神魂。

  秦风用犬牙磨了磨舌尖“我想我们应该先把证据交给警方。”

  kiko挑了挑眉“然后?”

  “下一个案子在东京。”

  

  “三十二倍。”

  “秦风,狩猎愉快。”

  “I am the king of Tokyo!”

  「それは人がやったことではない」

  ……

  “秦风,我们分手吧。”

  

  秦风一上飞机就做梦的习惯大概是改不过来了,不过几年前梦的是心结,如今梦的是情结。

  最后一句分手出来时,他挣扎着睁了眼,略微急促的喘着气,旁边看电子书的kiko扫了他一眼,放下iapd

  “梦见野田昊了?”

  秦风平复着呼吸敛目,没说话

  

  “你们到底系因为什么分手的?”

  一个问题,kiko和唐仁问了两年都没有得到过答案,本来这次也不指望能问到,但秦风开口了。

  

  “我和野田昊……”

  他闭眼靠上椅背

  “不合适。”

  

  有一种情侣,两情相悦并没有外界阻挠,但有缘无分。

  因为他们不合适。

  

  他们以对方的共振对象自居,能很快对一件事产生相同的判断,听起来相处的毫不费力,但其实不是。

  

  天差地别的生长环境造就两人截然不同的灵魂,导致虽然两人能很快找到对方的点,却并不能理解。

  比如秦风与众不同的正义观,比如野田昊桀骜高扬的处事风格。

  

  更可怕的是,灵魂共振让两人不用开口,不用吵架就明白了对方未宣之于口的心累。

  然后就是和平分手。

  

  kiko本来想充当感情调解师的角色,听了这个理由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揪着自己的双马尾替两人怅然。

  “那你们现在呢?”

  “你要跟内个花蝴蝶复合吗?”

  秦风沉默片刻“我不知道。”

  

  

  出了机场,被委托人派来接他们的人不在,大门口逆着人流站着个戴墨镜的花衬衫。

  秦风看向kiko,kiko一脸无辜

  “系我啦,大极子,作为你亲舅舅,我实在看你不忍心你离了这只花蝴蝶就变个人,这次案几你们一起查,有事就解决事情啦,最后委托金给我就行啦。”

  秦风挤出个微笑“表的,谢谢。”

  

  该来的还是得来,他走到野田昊面前打了个招呼,野田昊摘下墨镜别在领口,秦风离的近,看到他眼底被遮瑕遮住的黑眼圈,心底一悸。

  “好久不见。”野田昊笑的不似平常灿烂,看着疲惫得很。

  

  “我们现在去找委托人吗?”野田昊询问“昨晚没睡好,我想先去休息。”刚刚才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的秦风面不改色的说着瞎话。

  “去我的别墅吧,比较方便。”野田昊低头划开手机通知手下收拾,隐住嘴角抑制不住的笑。

  

  刚睡过的秦风当然睡不着,拿着手机靠在床头打开了crimaster。

  敲门声响了,是野田昊

  “说要休息,实际在刷分?”野田昊靠在门框上。

  “你怎么没去休息?”秦风让到一边让野田昊进来。

  “跟你聊聊,”野田昊丝毫没有进入前男友房间的拘谨与自觉,直接大刺刺扑到了床上。“那条动态是我喝醉了。”

  “我知道。”以野田昊的性子,如果想跟自己复合,不会只发一条指向暧昧的动态。

  

  野田昊沉默了一会儿,转移了话题“这次的案子,你怎么看?”

  提到案子秦风就滔滔不绝“死者社会关系复杂且性情乖张,得罪了不少人,嫌疑人有很多,但最有可能出手且在案发时间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只有……”

  

  秦风说到一半回头看野田昊,却发现对方已经趴在他的床上睡着了。他叹了口气,帮野田昊调整了一下姿势,盖好了被子。

  他双手撑在野田昊身旁,眼神突然变得深远,带着浓浓的渴望与痛苦,弯腰在野田昊额前蓬起的刘海上碰了一下,旋即坐回了旁边的椅子上,欲盖弥彰似的慌忙拿起旁边的手机继续刷分。

  

  

  “你一定要帮我找到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我丈夫去世的早,只剩我们母子相依为命,现在我儿子也被杀害了,这分明是断我的活路啊,我们……”委托人喋喋不休,语气十分悲痛,传译器自动译成冰冷的女声,没有引起秦风情绪的丝毫波澜。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为了我们尽快破案,麻烦您把现在掌握到的所有资料交给我们。”他递了张纸过去。

  野田昊用扇子敲了敲手心,看来两年确实是改变了秦风不少,以往青涩的少年现在已经成熟稳重,叫人挑不出破绽。

  

  这个案子很简单,即使秦风想多拖一段时间也没法,再不破案,野田昊可能会怀疑他脑子出了问题。

  “后天早上的机票是吗?”野田昊手肘放上车顶,懒洋洋靠在车门上。

  秦风看了他一眼,想起了那天偷亲的那下,移开了目光“嗯。”

  “那带你们去玩?”他示意三人上车,唐仁难得没扑上去,凑到秦风身边“大极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里一定要争取留在东京啊。”“我也不去了,你加油。”两人跑的飞快。

  

  “他们不在,那就没必要去那些地方了,我请你吃饭吧?”野田昊敲了敲车门边。

  “好。”

  

  秦风万万没想到野田昊会亲自下厨,以往大少爷一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典范,煮个面都能把厨房炸了。现在这一桌的家常虽然也只是不难吃的程度,但还是把秦风惊的够呛。

  “怕我给你下毒吗?”野田昊挑眉看着半天不动一筷的秦风。

  “没有。”秦风赶忙挑了一筷,不等品出味道就自动做出了惊喜的表情“很好吃。”

  

  野田昊在他旁边坐下

  “中国是不是有句古话,叫由奢入俭难。”

  “你把我照顾的很好。”

  秦风顿了顿

  “所以秦风,离了你,我过的不好。”

  “あなたをとても会いたいです”

  

  秦风突然红了眼眶,他疯了一样的磨砺自己,练好了结巴,学会了把兽性隐藏,喜怒不形于色。他以为自己已经成熟,结果却连心上人一句“我很想你”都扛不住。

  

  一副无锁的镣铐紧紧铐住了他们,向往自由的本性让他们本能想要离的远远的,挣脱这副镣铐,但最终挣的血肉模糊。

  

  秦风放下餐具,狠狠吻住了野田昊的唇,右手扣住他的脖颈,用力的像是要把他融入骨肉,没一会儿就见了血腥味。

  秦风松了口,把头埋进野田昊的肩窝,鼻尖蹭着他的脖颈,像是又回到了两年前带着兽性的青涩少年。

  

  “我也……我也很想你。”

  

  

  

  第二天早上,crimaster社区上爆了一条动态

  许久不发动态的秦风发了一张图片,野田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旁边的窗子外是一轮明亮的圆月。

  

  一直是你的月亮。

  

  ————

  “黑眼圈是我故意露给你看的。”

  “我知道。”

  “但你还是心疼了。”

  “因为是你,上当我也愿意。”

  

  

  给大家安利一位低产低质量作者@语焉不详 

是嚞嘛~—

  进行一个唐仁脑袋长耳朵的脑

  “老秦我成怪物了!!!😭😱😱😱”

  秦(好可爱…

  进行一个唐仁脑袋长耳朵的脑

  “老秦我成怪物了!!!😭😱😱😱”

  秦(好可爱…

江上

昊风/光 65

  第六十五章   字母


  来之前他已经将jc可能会问的话练习了很多遍,保证滴水不漏,他还模拟了很多次正常人遇到这种问话的面部表情,一切就像个机器人那样完美


  秦风这种人太聪明了,他熟悉各种案件的背景以及凶手的心理状况,倘若他是凶手,侧写师也很难在他身上讨到便宜


  更何况,他表现出来的和实际上的行为几乎是截然相反的


  而在这些警官的眼里,秦风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大学生,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罢了


  警官虽然还......

  第六十五章   字母


  来之前他已经将jc可能会问的话练习了很多遍,保证滴水不漏,他还模拟了很多次正常人遇到这种问话的面部表情,一切就像个机器人那样完美


  秦风这种人太聪明了,他熟悉各种案件的背景以及凶手的心理状况,倘若他是凶手,侧写师也很难在他身上讨到便宜


  更何况,他表现出来的和实际上的行为几乎是截然相反的


  而在这些警官的眼里,秦风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大学生,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罢了


  警官虽然还是有些怀疑,但眼前的男生确实再问不出任何东西,现场也仔仔细细搜寻过,除了那个图案以外没有其他任何诡异的地方


  那样精细的图案,凶手竟在杀人以后有心思慢慢涂抹,这样充裕的时间是秦风以及他们问的很多同学所不具备的,难道凶手真的是校外和容席有过过节的人吗?


  只怕这是连环杀人案,容席,只是第一起罢了

 

  而只有秦风自己知道,这种两极化的性格不断加深,他的病情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根治,只是当时为了离开医院,要伪装一个正常人实在是太容易


  可他不觉得自己病了,准确来说一个人在得了

 

  秦风在回去的路上买了杯咖啡漫不经心地走着,想着医院旁边有家卤菜挺好吃也买了些,回到楼上煮了点稀饭将就着吃完,洗着盘子,抬眼看见了旁边电视机正在播报的那则新闻


  第二天早上秦风早起回了学校,今天是容席的头七,也是最好动手的一天,时间长了案件合并的可能性会缩小,他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又要选野田昊吗?


  秦风站在医院门口看着那雪白的外墙有些犹豫,要是再当一次目击证人,野田昊就算是卷入他的事情中来了


  还贪恋睡前野田昊哄自己的话语,还想念他滚烫的肌肤,秦风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在脑海中数了数计划的日子,也就早了几个星期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秦风总算是让自己七上八下激动的心缓和了许多


  重新进入医院,按了电梯


  “本台新闻播报,今日一名男子发现死在手术台上,疑似药物不慎导致……”


  秦风在卫生间一遍又一遍地洗着手,几乎是手指被他搓的发红不正常了,秦风才反应过来,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已经泛着一层诡异的红色


  戒指放在口袋里显得有些硌


  想起那人临死前面目狰狞却又恐惧的模样,秦风甩了甩手,抖掉一部分水珠,看着镜子里那个面无表情的人,轻轻笑了一下


  这是他杀的第一人


  只是如果合并案件的话,应该就是第二个人了吧?


  这本该是秦风计划的第二步,只是张默和提前为他铺好了路,一旦警方认定这是一桩连续杀人案,在第一案中拥有不在场证明的他自然可以洗清嫌疑


  可以说,张默和推动了完美计划的实施


  他同样站在公共电话亭前,打了报警电话,只是他挑的电话亭鲜少有人经过,他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看身形的话怕是男女都分不清


  已经进入初冬,他这一身装扮在大街上是最正常不过的行头,没有人会去在意擦肩而过的普通陌生人


  没有和张默和提过秦风就动了手,干净利落,倒是看起来真像是意外,当时秦风等容席睡着以后,可是提前就布置好了现场的


  他在容席的床底画了一个字母L,只要jc确立他的不在场证明,那么这个药物导致死亡的人也不会和自己沾染半点儿关系,这一次,是字母G


  张默和没有被怀疑也多少可能和这个字母有关,凭借KIKO的软件,得到了一些警方的进度,他们都认为那是连环杀人案的开始,而张默和不具备粉刷字母的时间


  不知道警方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线索,想要打破被动的局面,必须要主动出击,最好的方式,是先找到小唐,以委托的方式去和警方合作


  在脑海中构建出一个清晰的框架,事不宜迟拿出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发送


  学校也安排了新的床位给他,虽然不是很舍得和野田昊黏在一起的时间,秦风还是推着行李箱准备离开医院,他很爱野田昊,但这件事情开始,如离弦的弓箭,不会再有回头之路了


  他短暂地感受到光的温暖,向往光,在得到以后却想要将这束光毁灭,这样的自己,何尝不令人觉得糟糕呢?


  冬日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看着走廊外已经有些稀疏的树木,偶尔还有几只鸟儿忽上忽下飞着停在脆弱的树枝上


  秦风定了定神,眷恋地走进电梯,缓缓看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变成“1”,推着行李箱不断往医院大门走去


  “秦风!”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叫自己名字的声音,秦风转过头去,看见一头蓝红发色映入眼帘,是跑的气喘吁吁的KIKO


  她身上的病号服一直看着比她本人大了许多,只是她一直化着浓妆,也看不清到底病得多厉害,反正哭闹的厉害的时候还是很恐怖的

初中牲

  【唐探/昊风/风昊】

  “抓住你了 我的风”

  “这次你逃不掉了 我的蝴蝶”

    (第一次剪视频 不喜勿喷 阿里嘎多!)

  【唐探/昊风/风昊】

  “抓住你了 我的风”

  “这次你逃不掉了 我的蝴蝶”

    (第一次剪视频 不喜勿喷 阿里嘎多!)

秋鹤吟诗

我看向你的每一个眼神都如此炽热 

我看向你的每一个眼神都如此炽热 

哈利波特

穿越到自己婚礼上怎么办?【昊风短打】

小短打,昊风

正文↓

秦风疲惫的躺在床上

日日夜夜他都在为案情的线索奔波,盼望着完美犯罪,可惜,离完美犯罪还差那么一些啊。他脑袋里浮现出那只花蝴蝶,只为自己请了翻译,是有其他的意思吗……

秦风回想着与野田昊的经历,终于耐不住疲倦,合上了双眼,找周公破案去了

很可惜,今天周公不在家,把他带到了别的地方去

“秦风先生,你愿意嫁给面前的男人吗”等秦风再次醒来,就看见面前身穿不符合自己风格的黑色西装的野田昊

台下,是与陈英警官甜蜜的kiko,握着陆青青的手的野田昊二,野田雅子,唐仁,杰克贾,当然还有嘴角快咧到后脑勺的自家妹妹

秦风全身上下仿佛都死机了,只有大脑还没有

“我愿意”他脱口......

小短打,昊风

正文↓

秦风疲惫的躺在床上

日日夜夜他都在为案情的线索奔波,盼望着完美犯罪,可惜,离完美犯罪还差那么一些啊。他脑袋里浮现出那只花蝴蝶,只为自己请了翻译,是有其他的意思吗……

秦风回想着与野田昊的经历,终于耐不住疲倦,合上了双眼,找周公破案去了

很可惜,今天周公不在家,把他带到了别的地方去

“秦风先生,你愿意嫁给面前的男人吗”等秦风再次醒来,就看见面前身穿不符合自己风格的黑色西装的野田昊

台下,是与陈英警官甜蜜的kiko,握着陆青青的手的野田昊二,野田雅子,唐仁,杰克贾,当然还有嘴角快咧到后脑勺的自家妹妹

秦风全身上下仿佛都死机了,只有大脑还没有

“我愿意”他脱口而出

即使我再也不记得你,不记得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说,我爱你

end

这篇是短打,AIcp文(擦汗)应该不会有什么热度吧

MIKA米卡
看这周的《你好星期六》发现cu...

看这周的《你好星期六》发现cue到了秦唐

看这周的《你好星期六》发现cue到了秦唐

柠白

吸猫吗?唐探家的

从左到右:野田昊,陈英,唐仁,秦风,KIKO

吸猫吗?唐探家的

从左到右:野田昊,陈英,唐仁,秦风,KIKO

申芜

上晚自习去了₍˄·͈༝·͈˄*₎◞ ̑̑

上晚自习去了₍˄·͈༝·͈˄*₎◞ ̑̑

whale

唐人街探案

  野田昊和秦风

  手绘and摸鱼

  对不起真的不会画手

唐人街探案

  野田昊和秦风

  手绘and摸鱼

  对不起真的不会画手

江上

20昊风昊/我和男朋友在恋爱综艺上装不熟

  第二十章  用餐


  “今天就到这里吧,”杨听月悄悄跟导演说道,“反正明天是各自去赶各自的行程,这一期剪好播放了才会拍下一期嘛,省的大家在镜头前那么拘束”


  导演看了一眼摄像机里面的内容,花絮正片的素材都有了,沉吟几秒点了头,喊周围的工作人员收拾一下可以休息了


  “很糟糕”这是秦风对这次烛光晚餐的评价,他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大口,眼里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可能我,我不太适合这样的恋爱自综艺吧”秦风想到刚刚席间发生的事情,忍...


  第二十章  用餐



  “今天就到这里吧,”杨听月悄悄跟导演说道,“反正明天是各自去赶各自的行程,这一期剪好播放了才会拍下一期嘛,省的大家在镜头前那么拘束”


  导演看了一眼摄像机里面的内容,花絮正片的素材都有了,沉吟几秒点了头,喊周围的工作人员收拾一下可以休息了


  “很糟糕”这是秦风对这次烛光晚餐的评价,他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大口,眼里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可能我,我不太适合这样的恋爱自综艺吧”秦风想到刚刚席间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本来在入座以前都是非常好的,哪怕秦风在KIKO面前显得很拘束,还是维持了最基本的礼仪


  直到KIKO开口问秦风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他脑海中下意识想说自己不喜欢女生,又想起自己这是在录节目,轻咳了两声,体贴地给KIKO杯子里倒水


  “很无拘无束的吧,那种很自由的感觉”秦风隐晦地提及,这些词还是他在野田昊超话里面看到的,浅浅呼应一下,又想起之前野田昊在青藏高原拍马戏的之余在草原上策马奔腾,还掀起了一大波热度的


  当时剪视频最火的大概是秦风自己开小号剪的视频,文案配的是“我走不出神山,你带一支格桑花走吧”想起来还有点好笑,自己给自己男朋友做后期


  其实当时秦风自己也去探过也野田昊的班,不过他不是很会骑马,只觉得癫的厉害,哪怕野田昊在身后护着他也让人觉得害怕


  所以那几天他只是发了去青藏高原旅行的照片,虔诚地拜了拜布达拉宫,几乎那几天拍的照片都是由野田昊亲自操刀的


  跑偏了,秦风的目光重新落在面前的食物上,想到野田昊的事情他连笑容都真诚了几分


  但在KIKO看来,她确实觉得秦风的态度有些疏离,娱乐圈里面也有传言说他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除了拍戏很多时候媒体都没有他的消息,怎么想着上这种恋爱综艺?


  不会真的是想来找女朋友的吧?


  但是这么多年媒体也没有拍到过秦风跟哪个女明星有过绯闻,想来应该是不太可能的吧


  难不成,秦风是带了恋人来做粉丝宣发预警的吗


  怎么可能,这里除了她以外,听月姐已经结婚了,那难不成是剩下两个男嘉宾之中的一位啊?


  KIKO这么胡思乱想着,直直喝了一口水,却被烫得舌头发麻,眼泪一下子就蓄满了眼眶


  真是,流年不利


  “抱,抱歉,我不知道这个水这么烫”秦风也是直接拿起旁边的茶壶倒的水,未曾想会把KIKO烫着


  KIKO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事,拿餐巾纸把桌面上的水迹擦干净,拿起旁边的菜单看着上面琳琅满目的菜品咽了咽口水,女明星的身材管理让她只能点蔬菜沙拉一类,最多再有一小盘牛肉


  秦风倒没有什么顾忌,按照自己的口味点好,而服务员在旁边一一记下,最后他问了一句:“请问要来一瓶红酒吗?”


  显然这两个穿的光鲜亮丽的大明星看上去关系没有那么好,虽然节目组是按照烛光晚餐的要求来装饰房间,那个男生的眉头却始终皱起


  “不必了”秦风先声拒绝,看了一眼对面有些惊讶的KIKO,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来:“我们早些回去吧,不然他们该担心了”


  这才八点不到,担心个屁?


  KIKO忍住到了嘴边想骂人的话,心想自己刚刚看上的小帅哥该不会是个有门禁的乖宝宝吧?


  “嗯”根本笑不出来,还想着喝了酒两人在酒精的催化下能更近一步,这下全没戏了


  导演在监控室里看到这个画面皱起眉头拿着对讲机说道:“安排一下那个服务员,争取做一些情侣之间的活动,好有镜头素材”


  于晓有点不明白,当时秦风的经纪人来接触这个节目的时候还说秦风很希望有一场甜甜的恋爱呢,这一天天对女嘉宾这么客气疏离怎么回事?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秦风和野田昊都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于晓这个消息,省的两个人磕磕巴巴这么久,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很快服务员得到节目组安排,在餐盘里放了一个信封带了过来,秦风刚刚吃下一块切好的牛排,整个人放松了许多,结果看到印有节目组logo的信封,只感觉胃又抽了一下


  “吃饭都不让我们安心呀?”KIKO本来看着碗里的菜叶子就难受,看到信封更无语


  “再加一小盘牛肉吧”秦风看了一眼KIKO面如菜色的样子,估计今天走了这么久就吃一点菜叶肯定不顶用,接过信封对服务员说道


  KIKO拆开那个信封,抬头看了一眼跟服务员说话的秦风,心里想着男明星日子比她好过太多了,哎,可恶,这些沙拉一点味道都没有


  隐藏任务:食物中有下一站地点的密码隐藏,一起寻找解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