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秧秧

1860浏览    25参与
水道斯
不过是平平无奇美女秧秧罢了

不过是平平无奇美女秧秧罢了

不过是平平无奇美女秧秧罢了

瓜瓜子
给文捏脸系列…… 是除夕贺岁片...

给文捏脸系列……

是除夕贺岁片02的配图

不是画的,是捏的

人物是陈秧秧……

给文捏脸系列……

是除夕贺岁片02的配图

不是画的,是捏的

人物是陈秧秧……

橙子味的小芸呀

找到了超级好看的捏人!!

我一看到那个面具和花环就想到了媛媛和酱油,然后就立马捏了

还顺便捏了闪闪,筱瑀,噜咪和秧秧!闪媛瑀+噜秧酱还是我心中的女子组天花板啊!

大大的水印在右下角哦。

闪闪想做发箍的但没有所以有点不像,yui的眼睛偏蓝了是我的锅,噜咪不太像我尽力了QQ,最满意的还是媛媛和酱油就放最前面啦

找到了超级好看的捏人!!

我一看到那个面具和花环就想到了媛媛和酱油,然后就立马捏了

还顺便捏了闪闪,筱瑀,噜咪和秧秧!闪媛瑀+噜秧酱还是我心中的女子组天花板啊!

大大的水印在右下角哦。

闪闪想做发箍的但没有所以有点不像,yui的眼睛偏蓝了是我的锅,噜咪不太像我尽力了QQ,最满意的还是媛媛和酱油就放最前面啦

瓜瓜子

除夕贺岁片|02|信任

cp:秧尘

陈秧秧x庆尘

略微ooc,慎入谢谢

时间线:我记录了一下,大概是陈秧秧和庆尘穿越回来,因为在里世界里过了元旦的我记得。

地点:白昼总部(那套别墅)


白昼别墅内,气氛格外温暖,江雪端来了年夜饭,大傻刘德柱和二傻南庚辰并排坐着、罗万涯坐在他们旁边笑着开啤酒,小彤雲和真纪围坐在庆尘和陈秧秧身边,笑着、乐着。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不会维持太久了,白昼成名、已经盯上了,表世界的大战一触即发,再加上即将迎来的上学,让这顿年夜饭格外沉重。


大家只是看着春晚,一瓶一瓶的开着啤酒,倒满杯子后轻轻抿一口,小彤雲和真纪也很好奇想尝一尝,被管家婆江雪严厉的制止,灰溜溜的回...


cp:秧尘

陈秧秧x庆尘

略微ooc,慎入谢谢

时间线:我记录了一下,大概是陈秧秧和庆尘穿越回来,因为在里世界里过了元旦的我记得。

地点:白昼总部(那套别墅)




白昼别墅内,气氛格外温暖,江雪端来了年夜饭,大傻刘德柱和二傻南庚辰并排坐着、罗万涯坐在他们旁边笑着开啤酒,小彤雲和真纪围坐在庆尘和陈秧秧身边,笑着、乐着。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不会维持太久了,白昼成名、已经盯上了,表世界的大战一触即发,再加上即将迎来的上学,让这顿年夜饭格外沉重。


大家只是看着春晚,一瓶一瓶的开着啤酒,倒满杯子后轻轻抿一口,小彤雲和真纪也很好奇想尝一尝,被管家婆江雪严厉的制止,灰溜溜的回去休息了。


很快,大傻和二傻两人也喝趴下了,他们被罗万涯灌了一杯子白酒,此时正满脸通红打着酒嗝。


南庚辰嘴里似乎念叨着李依诺什么的,刘德柱只是回念起那个着火的夜晚,抱着庆尘痛哭流涕,喊着什么老板救命之恩。


罗万涯兀自坐在那里,眼睛却很清亮,认命似的灌了一大杯白酒:“时间太特么不经用了,抬头已是半生,老板啊,我老罗没跟错人。”随后也赶紧溜了。


留下庆尘和陈秧秧独自坐在沙发上,春晚的声音丝毫不能打破此时的……


沉默。


两人都是B阶的强者,喝一点自然不会有影响,只是气氛有些尴尬,庆尘刚想开口,转过头来,却看到陈秧秧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庆尘,似乎在打量着。


“额……秧秧?”


秧秧似乎惆怅的叹了口气,放下酒杯:“你也看到了,22区,像小梦阡那样的孩子,还有那些整天毫无希望的人……庆尘,我有些动摇了。”


庆尘却一脸认真的看着秧秧,忽然笑了:“可是你给我播种的信念,你可不准随便动摇啊!”


“也是,”说话间,有意无意的扯了扯黑色的领带,今天秧秧穿的格外正式,也不知是为什么,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裙,竟有一丝成熟感了,看到庆尘仍怂的像个玛卡巴卡,无良的调笑了一句,“嘿,你知道么,围脖上有人说,你以后要是析出什么禁忌物,那肯定上插秧机。”


庆尘脸猛然一红,但想到秧秧随时随地开车的风格,就没说什么。


秧秧无奈,继续说下去。


“但我不这么认为啊,要是咱俩……那肯定上我在上面。”


那个实力强大却格外呆萌的少女和那个看似清冷的少年,在新春的夜里,试图突破那道朋友之间的线了。


“你觉得呢?玛卡巴卡。”秧秧似乎有些慌,随便的问了一句,打算先稳住,不慌。


庆尘喉咙有些干涩,又喝了一些酒,点点酒液从嘴角滑下流到下巴、锁骨上。


“呃……这个嘛,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无所谓啦。”少年接受了邀请。


秧秧似乎有些激动,又确认了一下:“那可不要反悔啊,来,咱们签字画押。”


庆尘无奈的妥协了,签完字,秧秧把纸笔推到一边,仰头吻住庆尘,他的唇意外的柔软,因为刚刚酒的缘故,显得鲜艳。


舌尖缓缓撬开牙齿进入,庆尘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秧秧的舌头在他的口腔中肆意着,这让庆尘别过头,喘了口气,颇为无奈的埋怨一句:“以前咋没见你这么急色。”


秧秧只是笑了一下,拉长了声音说:“老板啊,你说,我这员工图谋自家老板,算不算以下犯上啊?”


庆尘无语,本想辩解一下,却有些困,慵懒的躺在了沙发上:“懒得和你整这些……”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庆尘试探的问。


秧秧出神的看着天花板。


“在老君山上的初遇,我被你的气质所吸引了;


在刘德柱他们家小区咱俩合作,我似乎看上了你与实力并存的冷静与睿智;


在咱俩做邻居的时间里,我喜欢上了你做的饭,在你家墙上发现了你那一句’唯有猛虎独行‘才发现我好想更加渴望去了解你,去成为朋友;


在格陵兰岛的黑色海域上,我喜欢上了你一腔孤勇逐梦而行的身影;


在加入白昼的日子里,我看你运筹帷幄的同时在战场上厮杀;


在与你并肩作战的日子里,我明白了什么是信任,当时我就想啊,我这辈子跟定你了。


你外表看着冷淡,心里藏着火、骨子里藏着浪漫,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也不会过永远一成不变的日子,我想,星辰大海才是你的归宿。”


庆尘却已经睡下了。


秧秧无奈,运用立场将庆尘挪到自己膝盖旁,并没有叫醒庆尘。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心的睡觉了,也许,这就是信任吧。

瓜瓜子

给我磕!

预祝庆宝师父兼老公的霸道总裁、魅力大叔李叔同生日快乐啊!

李叔同的生日是2月1号。

星座是水瓶座

身高……呃,是176CM……

给我磕!

预祝庆宝师父兼老公的霸道总裁、魅力大叔李叔同生日快乐啊!

李叔同的生日是2月1号。

星座是水瓶座

身高……呃,是176CM……

瓜瓜子

好了,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图片]

得了,官方吐槽

这是肘子原话哈,不是我说的

图源肘子的公众号。

插秧机就离谱

得了,官方吐槽

这是肘子原话哈,不是我说的

图源肘子的公众号。

插秧机就离谱

瓜瓜子

一些秧尘的糖以及神代云罗和庆尘的糖

我发现庆氏的人是真的爱藏下水道啊……罗岚就这么干……(第一序列)

还有……神代云罗的出生有点像庆缜?

一些秧尘的糖以及神代云罗和庆尘的糖

我发现庆氏的人是真的爱藏下水道啊……罗岚就这么干……(第一序列)

还有……神代云罗的出生有点像庆缜?

颜翼

【第五章】被操纵的罂粟﹝上﹞

私设


笔渣


人物ooc


…………


“啧!恶灵……”


桀瑞的眉头紧皱


“唔……看样子是恶灵发现了什么…所以…”


喵哈喃喃道


“那应该有人会看见的啊……等等!”


秧秧话顿时使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


【有间谍】



“没有了善于使用数据的恶灵,我们根本来不及……”


“这该怎么办啊!”


在所有人都觉得已经无济于事时,一个听起来十分微小却很好听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传来


“……也许…我可以帮你们……”


“谁?!”


当警察们往后转身时,看见的是一个栗色短发...


私设



笔渣



人物ooc



…………



“啧!恶灵……”



桀瑞的眉头紧皱



“唔……看样子是恶灵发现了什么…所以…”



喵哈喃喃道



“那应该有人会看见的啊……等等!”



秧秧话顿时使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



【有间谍】



“没有了善于使用数据的恶灵,我们根本来不及……”



“这该怎么办啊!”



在所有人都觉得已经无济于事时,一个听起来十分微小却很好听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传来



“……也许…我可以帮你们……”



“谁?!”



当警察们往后转身时,看见的是一个栗色短发,长相十分嫩质的少年,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可能就是少年那双蓝绿色的双眸,里面并没有充满生机的碧湖,只有一片死寂



“你是……”



“这是谁家小孩?怎么来警局里捣乱!”



“……我是【暴民】…”



少年眼中的死寂燃起了一丝愤怒



“蛤?暴民?快回家吧!被沉迷于虚拟世界了!好好学习!乖!”



“…………”



当一位警察要摸少年的头时,一把斧头将那位警察的手给劈断了,剧烈的疼痛感并未从感官上传来



红色的血就如同烟花一般,‘pong’



红色滚烫的液体溅到了少年的脸上,少年冷冷的笑了一声,用恶魔低语般的声音道:



【地狱欢迎愚昧无知的人】



“你……”



那名警察话未说完,便消失了,连同地上的血迹,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瞬间,所有人都不敢动了,因为少年身后的鬼影再次颠覆他们的世界观



“哈~好啦~好啦~别害怕了,我说过…我是来帮你们的……”



“…………”



“阿乔~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zzzzzz……是跟我们一样的人……”



“这样啊~不如……我们去会会他们吧!”



“zzz……好,捷克……呼……”



这名少年叫捷克,旁边那位红发抱着抱枕的少年叫阿乔



他们到底是谁……



桀瑞十分想知道真相,因为他并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



【乔罗


   男


   被害人【饼干】


  ﹝???﹞


   【sss】


   “zzz……”】



颜翼

【第一章】古老传说

私设


人物ooc


笔渣警告


……………


传说……在末今与初明相交的12时,中心的古钟若是敲响了四下,那么,还未入眠之人将会见到自称为【勇者】的少年


少年会问你个问题,你若回答不出,你便会被无数的炸弹炸死,你若回答出,你还是会被乱剑刺死


一旦死的人数达到了指定的数量,那么【勇者】便会在一夜之间,炸毁整座城市……


“什么!好恐怖啊!”


“放心啦~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嗯……”


【这当然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那么~你…………】


“?你怎么会问这个?”


【因...



私设



人物ooc



笔渣警告



……………



传说……在末今与初明相交的12时,中心的古钟若是敲响了四下,那么,还未入眠之人将会见到自称为【勇者】的少年



少年会问你个问题,你若回答不出,你便会被无数的炸弹炸死,你若回答出,你还是会被乱剑刺死



一旦死的人数达到了指定的数量,那么【勇者】便会在一夜之间,炸毁整座城市……



“什么!好恐怖啊!”



“放心啦~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嗯……”



【这当然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那么~你…………】



“?你怎么会问这个?”



【因为……我是…】



【勇者】



【啊~】



…………



“啊啊啊啊!!!”



……………



第二天清晨,密密麻麻的人围着一具被炸的无法看清是否为人的尸体,以及一个用不明的红色液体所写下的类似签名的字迹



【勇者kouki】



“麻烦各位让一下!”



一位棕橙色头发的青年推开人群,走到了尸体旁,简单的验了尸一下,随后皱了皱眉



“奇怪…尸体明显是被很多炸弹炸死的,身上那么多的残留火药,但是……如果这些炸弹同时爆炸,造成的冲击应该会波及到周边人的……”



“傑瑞,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里不是第一现场,而这具尸体应该是被凶手扔在这里的,而这个凶手似乎自称勇者……”



“嗯……秧秧?怎么是你?喵哈呢?不应该是她来验定尸体的吗?”



名叫傑瑞的警察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新人……



“歪!你什么表情!我就这么没用吗?”



秧秧生气的鼓起腮帮子,瞪着眼前的这位前。辈。



“那个!抱歉……我来晚了……”



棕发的女士匆匆赶来向前走去



“喵哈~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傑瑞抱怨着



“好了好了!我不是来了吗……”



喵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给予了总结:



【带回去,解剖】



“好……”



“至于那个签名,并不是真的血,因该是红色的油漆…仔细找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凶手的指纹!”



“嗯!”



……………



“【勇者】吗?”



恶灵喃喃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



“啊啊啊~无聊的一天……话说团团…你身上的血腥味有些太重了吧?…”



阿神略有些担心的说到



“没关系的~反正那些笨警察也找不到我们~以及我们犯罪的证据~”



“也是~话说…你和哈记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糖啊?”



“蛤!北七哦!阿神!!!”



“啦啦啦!你打不到我~”



“你给我站住!!!”



……………



猪肉包子bot

含奇奇怪怪的UHC,实况主部分吐槽内容注意!

后面是顺手折腾出来的表情包

含奇奇怪怪的UHC,实况主部分吐槽内容注意!

后面是顺手折腾出来的表情包

蛤蜊油亭鹤

山上的海誓山盟 第四章 端倪(3)

*超级无敌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累死,真的不想当鸽子,但学习不允许!)

*幼儿园文笔请见谅

*乱七八糟的兄妹党


把脚踏进敌方大门的一刹那,一种无形的杀气扑面而来,似乎能把人给呛晕,连捷克都忍不住咳了两声。“倾樱华”瞬间出鞘,与门后的人手持的“洛樱华”相对。“巧克力,不用躲了,你也打不过我。”巧克力转头,直径走到桌子的旁边,竖直站立,而桌子旁坐着的,正是筱瑀,她的另一边站着噜咪——这是国王的尊严。

对于酱油的消失,团团并不敢想象什么,只是让殒月四处去打探消息。而最近筱瑀的逃离更是加重了他失眠的情况,他只得祈祷酱油无事而安好。这两派没有好与坏之分,只有因为过去的压迫而...

*超级无敌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累死,真的不想当鸽子,但学习不允许!)

*幼儿园文笔请见谅

*乱七八糟的兄妹党

 

把脚踏进敌方大门的一刹那,一种无形的杀气扑面而来,似乎能把人给呛晕,连捷克都忍不住咳了两声。“倾樱华”瞬间出鞘,与门后的人手持的“洛樱华”相对。“巧克力,不用躲了,你也打不过我。”巧克力转头,直径走到桌子的旁边,竖直站立,而桌子旁坐着的,正是筱瑀,她的另一边站着噜咪——这是国王的尊严。

对于酱油的消失,团团并不敢想象什么,只是让殒月四处去打探消息。而最近筱瑀的逃离更是加重了他失眠的情况,他只得祈祷酱油无事而安好。这两派没有好与坏之分,只有因为过去的压迫而变得残破不堪的标签,似乎幕后有黑手,台前却有模有样的出演着毫无意义的戏剧,瞬间之后,灰飞烟灭——团团不知何时有了这样的想法。

团团派出打探消息的殒月回来了,在一天一夜的波折后他已经接近虚脱了,可就是这样,他讲出的消息还是能让团团焦急万分。

酱油和筱瑀面对面坐着,手里却仍悠闲地摆弄着“倾樱华”的流苏,嘴中轻快的曲调让这次谈判更加诡异。与捷克同一派的所有人都知道,酱油有几样他们非常需要的东西,它们互不相通,只有“倾樱华”才能把它们一样一样的取出。那些东西是什么,捷克他们也不得而知,但传言是会迷惑人的。这算是私仇么,他们每一个人的私心,造就了一个人生理上10分钟的痛苦。

与筱瑀一样,使用的是皮鞭。(亭鹤内心os:拍谢!我实在不知道该写什么惹!!!总觉得每一派不能太完美,所以加了这段!)

夕阳象征着无奈,似乎象征着希望,劫后余生,她要庆幸嘛?

“啧,它怎么又来了,这个月的第二次了……”捷克真的生气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像亭鹤一样烦人的东西,不,是人。(亭鹤:呜呜呜QAQ)

“静观其变吧。这个月的第二次也太扯了。”哈记正在为酱油疗伤,她已经昏迷不醒,手中仍握着这把“倾樱华”。“等等,我有不好的预感。”“等等,我有不好的预感。”不同阵营的那两位人儿的默契非凡呐,如同剧本一般,在这晚上的八点整,同时道出那同一句话。拿起“竹月”,拿起“洛樱华”,同时冲了出去。真的如同戏剧一般,一切如同铺垫好了一样,两个受害者,再也不会回头,也永远不会再回头,面对他们的是一场激战,会是他们永远忘不了的记忆。他们将永远不会提起,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中央森林寂静的有点诡异,偶尔小动物发出的鸣叫声都会使人胆战心惊,用“洛樱华”劈开一起阻碍,用“竹月”粉碎一切拦截,中央的空地发出点点星光。月光皎洁,照映出树影婆娑,却看不出月亮的像,混在小小的低洼中,浸满了白霜,白更纯洁,却更混乱。一切的声音似乎被这白吸收了,混合,挤压,碰撞,升华,最终残破不堪。两人遇见了,不禁下了一跳。被团团追捕的场景历历在目,因捷克而逃离的场面永不忘记。

为了吓退对方,不得不发出的威胁有意义吗?或许是有的,还是这是因自己的实力不足而向对方发出的最后一丝哀求,因而恳求对方饶过自己……

对峙之时,难免“尴尬”,例如,月光照在了两人中间,如钟表的轴心,而两人如同分针与时针一般。当隆隆声响起后,祭坛终于显露了出来。

蛤蜊油亭鹤

山上的海誓山盟 第五章 端倪(2)

*超级霹雳无敌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千万不要说星慕QAQ)

*幼儿园文笔

*乱七八糟的兄妹党(?


“我丧山林吾,

吹在风叶荷。

图荐中洛川,

杂雨间二陵。

秋萧亦森树,

出入千花林。”

不需要思考,大家都知道谁最懂这些,一束一束的目光

聚焦在一个人身上“123345,”巧克力看着这首奇怪的诗作,默默道出了多年前,当巧筱记还是H3战队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暗号……答案明晓,思考过后,一片寂静——我在中间森林。这似乎出乎意料,但又明晰地似乎在意料之内,在不可跨越的界限之间徘徊往复,揣摩待测。

一晃10分钟过去了,巧克力...

*超级霹雳无敌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千万不要说星慕QAQ)

*幼儿园文笔

*乱七八糟的兄妹党(?

 

 

 

“我丧山林吾,

吹在风叶荷。

图荐中洛川,

杂雨间二陵。

秋萧亦森树,

出入千花林。”

不需要思考,大家都知道谁最懂这些,一束一束的目光

聚焦在一个人身上“123345,”巧克力看着这首奇怪的诗作,默默道出了多年前,当巧筱记还是H3战队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暗号……答案明晓,思考过后,一片寂静——我在中间森林。这似乎出乎意料,但又明晰地似乎在意料之内,在不可跨越的界限之间徘徊往复,揣摩待测。

一晃10分钟过去了,巧克力突然站了起来,拿起了“黎华”,将它持在手中,在破旧的箭筒中,小心翼翼拿出了若干支,镌刻着“Naléhat”¹字样的箭矢。与众不同,它们的箭头部分却是用绿水晶制成的——像极了某个人的眼睛。“你要去哪里?”“我要去救回我的战友,我们的国王。”巧克力温柔的说到,轻轻地拍了拍佐久的脑袋,如果这是在游戏里,这幅漫画一定会是最美妙的CG吧——或许就是。

棕发的少女在房间里唱着欢快的歌儿,昔日被“底部里斯”射中的膝盖依旧在涌动着鲜红的血液。无人替她疗伤,孤独者一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不,似乎过去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花田里唱着谁的歌,在无人忘记的瞬间,一个又一个黑色的隔阂。让无冤无仇化为虚无,让仇恨四处飞扬,最初的天真却已经覆灭……”

角落里开着一朵花,脆弱的枝茎支撑着顶部那唯一一丝桀骜,绽放的蓝色花蕊,在透不进一丝风的房间里微微发颤。雨点滴滴答答,越下越大,屋顶似乎已经无法抵挡着浩荡的雨势,却在“嘎吱嘎吱”的响。人心惶惶,她却不慌乱,直到茅草制成的屋顶开始漏水后,她竟依旧毫不惊慌,这可是练就了多么强大心理啊——这种训练从何而来,我们不得而知,或许,有人心知肚明,吧?

打破沉寂的是突然响起的脚步声——向着小屋来的脚步声,相应得到的是少女的警觉,绿色的眼睛一瞬间睁大,刚刚的朦胧与“惬意”消失不见。门开了——“酱油?跟我走一趟,我们有些话要问你……”酱油轻笑两声,“倾樱华”突然出鞘,架在来者的颈项上,悬空着,屋子里顿时掀起一阵狂风。“你伤成这样,”来者摘掉了帽子,“使用法力会加重你的伤势的……”“这就是你们让巧克力来追杀秧秧的理由么?捷克?”捷克一时语塞了,当时,并没有一个人去阻止他,大家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为自己的妹妹报仇。

“倾樱华”收回鞘内,酱油站了起来,摆了摆手:“罢了,我跟你去,但是,你们不许向我索要任何所谓的‘重要’情报,这是我唯一的要求……否则,‘倾樱华’是不留情面的。”酱油离开了房间,地面上,只留下了一点一点的血点和——折断了茎的蓝色花朵,在最后一丝月光下,被粉碎的无影无踪。

在中央的森林,筱瑀已经3天没有见到日光了,她用最后一丝法术,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茅草照了进来。“筱瑀你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秧秧隐形走了过来,蹲下身,抬起头,端着食物,注视着筱瑀,“就算我们是敌对,但你也不能因此不吃东西啊……”筱瑀已经绝望了,她恨透了秧秧,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她在内心祈祷着光明,却已经跌入黑暗。她拒绝了,并且狠狠地说:“你如果再出现在我眼前,我死都要拉你陪葬。”(亭鹤os:这是已经黑化了啊)

酱油跟在捷克的身后,如同以前一般。小时候,酱油非常怕黑。和她哥哥出去的时候,她也像这样跟在哥哥的身后,因为她哥哥就是她的光。但与昔日不同的事是,这时候,捷克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牵住怕黑的她的手。

 

 

 

¹:捷克语,是坚持的意思。在这里,“Naléhat”会让人产生幻觉,并增加使用者的生命。









蛤蜊油亭鹤

山上的海誓山盟 第四章 端倪(1)

*超级严重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我就不说什么了,真·头疼¯\_(ツ)_/¯)

*幼儿园文笔


“改变?”蓝发的女孩遍体鳞伤,靠着墙坐着,嘴角却仍然挂着一抹轻蔑的笑容,“BoBo,你想多了,让我投降——不可能!”BoBo面对着她站着,黄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竟反射不出那仅有光芒。熊猫耳朵在头上一抖一抖,显而易见的紧张使他抑制不住地流汗。背在身后的手里拿着一条皮鞭正在不挺地颤抖着,很明显,筱瑀身上的一道道血痕就是出自他手。无力的灯光照在筱瑀的脸上,苍白变得更加苍白,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以一种极为虚弱的气息,最终拼凑出几个毫无力量的单词:“团团……你...

*超级严重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我就不说什么了,真·头疼¯\_(ツ)_/¯)

*幼儿园文笔



“改变?”蓝发的女孩遍体鳞伤,靠着墙坐着,嘴角却仍然挂着一抹轻蔑的笑容,“BoBo,你想多了,让我投降——不可能!”BoBo面对着她站着,黄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竟反射不出那仅有光芒。熊猫耳朵在头上一抖一抖,显而易见的紧张使他抑制不住地流汗。背在身后的手里拿着一条皮鞭正在不挺地颤抖着,很明显,筱瑀身上的一道道血痕就是出自他手。无力的灯光照在筱瑀的脸上,苍白变得更加苍白,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以一种极为虚弱的气息,最终拼凑出几个毫无力量的单词:“团团……你是不是在监视我……没关系,我……一句有用的信息也不会说。”默默虚脱的身体由不得她控制,电闪雷鸣的天气加重了鄙夷,是与非无从替代。

在一面镜子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BoBo,你不是审讯过很多这样的人么?这回怎么手抖了,紧张了?”深吸了一口气,BoBo恢复了往日的沉着和冷静。月光投不进来,在屋顶上徘徊,叹息着,哀悼着。然而,“全能”的月神呐,您却还是不知道,无人遇难是好事嘛?以无知掩盖事实,错误与真实同行,翻山越岭,最后连真实都变得虚假。而又一个第二天早上,乌云与白云混淆,雷声与雨滴共舞。阴郁而又无法理解。气氛反映着人心。

思索,彻夜未眠。思索,彻夜未眠。捷克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连续三天没有音讯,这算是好事吗?自己的得力助手却仍重伤在床,昏迷不醒。“啊,喵哈,你来了……”捷克从书中抬起来头,看见喵哈走了过来,手里端着许多瓶瓶罐罐,“巧克力昨天的发烧药做好了?你的酿药技术真是一流啊……”隆隆雷声,阻断了说话的兴致,掐断了喵哈的思绪,回过头来,那笑容百看不厌:“谢谢,毕竟我学过,但是,筱瑀的酿药技术更是一流的啊。唉,真希望筱瑀在这里……”

“啊,你醒了。”喵哈的药真管用,不是么?当巧克力把眼睛睁开后,捷克突然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完成了步步相称的对接。巧克力手中的弓和剑放到了地上,他开始陈述一件惊人的现实——秧秧逃脱了他的箭雨,但有一个人负伤了,而且被他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其次,就是筱瑀的事了。

虽然无人想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她可是国王。没人想接受她在敌人家的现实,可是,她就在那里。有人想转移这个话题,然而,她的魔法信送到了。高超的法术编制而成的信件,串联起一句又一句生硬的语言,化作尘埃之中的星星点点,在半个时辰之内消失在众人眼中。那些字,似乎有些蹊跷,似乎无人发觉,似乎影藏在字句之间,消失殆尽。

藏谜于暗地之中,谁耍的把戏使人发颤,躲藏在袖口里的匕首,隐蔽在腰间的断刃,温柔的笑声不是真心话,眯眯眼的人都是怪物。

蛤蜊油亭鹤

山上的海誓山盟 第三章 采药(4)

*超级严重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写的超级不好!千万不要说星慕QAQ)

*幼儿园文笔(2256字,我真的累死)

*补上昨天的分~


捷克醒来后,却仍在床上,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梦境怎么能如此真实,”捷克扶额,叹了一口气,“那,为何我还在这里,还有,是谁把我送回来的……”不,绝不可能!她明明对我恨之入骨,她明明说我是假扮的,她明明说我已经死了,但只有她能送我回来。到底为什么?头部的剧烈疼痛让捷克不得不放弃了思考,他昏昏沉沉的看向本应是窗户的地方,可那里确放了一面镜子。镜子中他双眸终于不如往日那般明亮,却是如同一潭死水,似乎失去了生命。这个房间与他前几天呆的房间大不相同——...

*超级严重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写的超级不好!千万不要说星慕QAQ)

*幼儿园文笔(2256字,我真的累死)

*补上昨天的分~



捷克醒来后,却仍在床上,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梦境怎么能如此真实,”捷克扶额,叹了一口气,“那,为何我还在这里,还有,是谁把我送回来的……”不,绝不可能!她明明对我恨之入骨,她明明说我是假扮的,她明明说我已经死了,但只有她能送我回来。到底为什么?头部的剧烈疼痛让捷克不得不放弃了思考,他昏昏沉沉的看向本应是窗户的地方,可那里确放了一面镜子。镜子中他双眸终于不如往日那般明亮,却是如同一潭死水,似乎失去了生命。这个房间与他前几天呆的房间大不相同——在房门的右侧,被某人贴了一个用霓艾丝恩¹做的小纸条。

捷克走下了床,从腿部而来的无力,使他不由自主地坐在了地上。“坚强的意志?”从暗处偷窥的眼睛,偷偷地讥笑着。在花了一点功夫后,捷克扶着一根木棒,一瘸一拐地来到房门旁,低下头,用仅存的一点毅力认清了纸条上的字:“Promiňte, můj oblíbený ‘bratře’, dnes večer v pět hodin vás pustím, nebo se vám podrží až pět²?”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纸条上的字是那么熟悉?这到底是是谁写给我的?Ta想表达什么?头,好痛……

又一次醒来。房间变回了熟悉的样子。令人惊讶的是,房间里,多一个人。“你没事吧?”巧克力瞪大了咖啡色的眼睛,着急地看着捷克。“唔……这是,哪里?”分不清现实与妄想,捷克呆呆地透过窗户,望着远处的星夜。巧克力走了出来,不一会,就带着筱瑀进了屋。筱瑀一脸担忧,蓝色的头发中,隐隐约约的几根因魔法使用过多,而失色的白色头发,正微微颤抖着。“你知道你被谁送回来的么……捷克?”“你知道?”

筱瑀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要说些什么,却又紧紧的闭上了,另外几个人也是紧皱着眉头。沉寂,又是一片沉寂。打破了沉寂的终究是喵哈,她甩了甩头发,眨了眨眼,严肃的神情跃然脸上:“你真的很想知道吗?”捷克坚定地眼神传达着他的信念。“酱油……”

果然,是她么。心中的疑云终于消散,那女孩纯真的笑容依旧历历在目。“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一次的尖叫后,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是被篡改了么?捷克痛苦地捂住头,一次又一次的回忆着晕眩前的最后一丝线索。看似毫不起眼的角落,却越发诡异……“你回来的时候还发着高烧,40度,我们还以为酱油把你给怎么了,哦对,还有,有人把梭罗叁熙花送到了我们这里,不知道是谁……”喵哈依旧滔滔不绝的讲着,直到筱瑀抛去了一记眼刀,她才怪怪的把嘴闭上。

“各位,”捷克突然说,原本无力的目光突然炯炯有神,他扫视了围在床边的一群人,接着说,“在我们这群除了筱瑀的人中,有一个人……”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虽然,我不想有这种猜测,但是,有一个人,ta 叛 变 了 。”

天让这个气氛更加诡异,隆隆的雷声,夹杂着不安的闪电在空气里穿梭,气氛的宁静完全不见,只剩下焦躁。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但被雷声打断而停下,放弃了思考。偷袭什么的,之后的日子里会有很多吧,现在却已经习惯了和平,连拔剑出鞘,拉弓瞄准的基本概念都已经失去了。内忧外患嘛?“对面说不定也一样,”筱瑀歪着头,“我们在那里应该有间谍吧,或者那边有人清楚,吗?”

捷克跳下来床,快步跑向会议室。急切的让人发慌,他飞快地在会议桌上的众多文件中找到了一份,从来没有人注意的文稿。“我们原来那本《韶谛艾德》被修改了,”捷克庄重的姿态,使人不得不重视这一事件,“间谍,做事了……梭罗叁熙花根本不在卢方牡山上,而是在……”捷克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对于这书上的字,十分的震惊。“在哪里?”巧克力的急性子永远改不了,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之下。

“在——敌军的后山。”这简直是毛骨悚然,敌对的人完全可以用这种古老的病症,来把我们打的落花流水。

巧克力突然看向门外,大声地说:“不用躲了,你出来吧。来谈判的吗?”但当那人的容貌完全显露出来后,巧克力却像发了疯似的,把捷克别在腰间的长剑拔了出来,向外面冲去。“那位是?”捷克眨了眨眼:“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想不出来,还是巧克力的徒弟嘞。除了对他妹妹做坏事的那位,还能有谁?”噜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师傅的事让他自己去解决吧,而且,我打赌他在五分钟内一定会把秧秧带回来。”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等待着,只有噜咪和佐久偶尔的嬉闹和说话声在营地里回荡。月光经过云层的两次折射,变得残破不堪,而星星在这残破之中越发明亮。神秘的色彩并不是平静的,当大家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筱瑀突然拿起巧克力的“黎华”,对大家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严肃,又是严肃,筱瑀的那副表情已经警告了大家,有非常不妙的事情发生了。佐久连想都不敢想,我不想知道哥哥发生了什么,只得在心中默默祈祷——愿两位平安归来。

不安的事情总是比快乐的事情来得多,当巧克力满身是血,摇摇晃晃地回来后,大家就知道——大事不妙。筱瑀的法杖还倚在门边,仿佛它的主人还和大家在一起打闹,聊天。捷克上前准备扶住巧巧,他却突然向前倒去,倒在了捷克的怀里。“你还好么……”捷克不见回应,便轻轻地把巧克力放到床上,“失血过多,友寄,能不能把筱瑀的法杖递过来,阿里嘎多。”捷克学着筱瑀的样子,把法杖立在巧克力的床边:“各位辛苦了,明天早上再讨论接下来的事吧……还有,那位间谍,请斟酌好。”

“我当然知道我要斟酌啦~可是,有捷克在,我还想再多玩玩,毕竟他们还不知道有我这个间谍呢~”在暗处的人儿啊,请安息吧,愿天上降下大雨,掩盖那奄奄一息的灵魂。少女在暗处哭泣,无人聆听,似乎有号角吹起,拿她开启的一场赌奕,Odpočívej v klidu³,请安息吧,只剩下最后一丝的罪孽。

 

 

 

¹霓艾丝恩:在这里是一种纸,释义为捷克语中囚禁的意思

 

²翻译:对不起,我最爱的“哥哥”,今天晚上五点的时候我会放你出去,但,或许你撑不到五点。

 

³翻译:请安息吧

蛤蜊油亭鹤

山上的海誓山盟 第三章 采药(1)

*超级严重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所以不好不要说星慕哦)

*最近学业较紧,所以短文不要喷qwq

*小学生文笔T^T


“捷克,你没事吧……”筱瑀担心的样子使捷克一怔。眼中满是焦急的筱瑀,手中还握着一把沾满了血的长剑。“洛樱华?”捷克依稀认出了那把剑,“为什么它会变成那个样子?把它给我……嘶!”捷克刚刚把手伸出准备去拿剑时,却感到一种剧烈的疼痛。

“小心点,”佐久从筱瑀的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据喵哈所说,在你晕倒的时候,手里紧握着剑身,你的手都快被剑刃斩断了……”巧克力慢悠悠地从门外晃了进来,表面上不紧不慢的他实则紧张万分,手心上的汗出卖了一切。

捷克用手扶住额头,努力回忆起那个...

*超级严重ooc

*由亭鹤一人创作(所以不好不要说星慕哦)

*最近学业较紧,所以短文不要喷qwq

*小学生文笔T^T


“捷克,你没事吧……”筱瑀担心的样子使捷克一怔。眼中满是焦急的筱瑀,手中还握着一把沾满了血的长剑。“洛樱华?”捷克依稀认出了那把剑,“为什么它会变成那个样子?把它给我……嘶!”捷克刚刚把手伸出准备去拿剑时,却感到一种剧烈的疼痛。

“小心点,”佐久从筱瑀的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据喵哈所说,在你晕倒的时候,手里紧握着剑身,你的手都快被剑刃斩断了……”巧克力慢悠悠地从门外晃了进来,表面上不紧不慢的他实则紧张万分,手心上的汗出卖了一切。

捷克用手扶住额头,努力回忆起那个笑盈盈的女孩的最后一丝细节。棕色头发,绿色眼睛,对了,她叫什么?捷克绞尽脑汁,依旧没有半点头绪,只得将这件事放一放。苦笑一声,翡翠般的眼睛中透露出一丝笑意,望着外面的星空:“我没事了,你们去休息休息吧,真是辛苦你们了。赶紧准备下一场厮杀吧……”外面的星空中,哪两颗星星如同眼睛一般,在黑暗中发光。窥视之人泪已经留了满面,这是喜极而泣吗?或许吧……

捷克在佐久没离开时就已经发现了异样,在她转身离开之际直接把她一直藏在袖子中的手瞬间抽了出来。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十分惶恐地看着佐久的手。“哈……”筱瑀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蓝色的瞳孔骤然收缩,用双手遮住嘴巴,以掩饰她的惊慌。“秧秧,对 你 做 了 什 么 , 请 告 诉 我 。”巧克力一字一句地说道。

蛤蜊油亭鹤

第二章

*超级严重ooc

*由星慕与亭鹤共同创作

*幼儿园文笔

*半夜写的文,所以非常烂QWQ


远处的乌鸦飞起,夜晚宁静的森林尽管是那么的熟悉,在筱瑀眼里一路走的很漫长。

“这边还是没有。”捷克先开口打破了这片宁静。

“看来应该就不在这了吧…?”筱瑀再次回神抬头。

“那就先回去了。”两人双身想离开之刻,面前出现了两个人。

“诶?这里是哪?”其中的一位女生开口,男生摇摇头,而再看看面前的人…

“捷克筱瑀?!”女孩揉了揉眼睛,自己的意识也清醒。

“你们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们名字?”筱瑀先做好了警惕,再看看旁边的捷克…

“你干嘛?!”男生把女生拉起护在身后。

“捷克冷静啊...

第二章

*超级严重ooc

*由星慕与亭鹤共同创作

*幼儿园文笔

*半夜写的文,所以非常烂QWQ


远处的乌鸦飞起,夜晚宁静的森林尽管是那么的熟悉,在筱瑀眼里一路走的很漫长。

“这边还是没有。”捷克先开口打破了这片宁静。

“看来应该就不在这了吧…?”筱瑀再次回神抬头。

“那就先回去了。”两人双身想离开之刻,面前出现了两个人。

“诶?这里是哪?”其中的一位女生开口,男生摇摇头,而再看看面前的人…

“捷克筱瑀?!”女孩揉了揉眼睛,自己的意识也清醒。

“你们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们名字?”筱瑀先做好了警惕,再看看旁边的捷克…

“你干嘛?!”男生把女生拉起护在身后。

“捷克冷静啊!”筱瑀看着已经要把剑斩下去的捷克“捷克你太冲动了啊!”

“要不然怎样?要是是坏人怎么办?”捷克停下了手,回头质问筱瑀,但是动作依旧没变,如果不给出个解释,斩下去也是迟早的事。

“等等!我们不是坏人!”女生赶紧把为什么来到这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信息里得到男生叫曲奇,女生叫周煜,但两人为什么会来到这自己也不清楚。

“这样啊,要把他们带回去吗?”

“怎么说还是来路不明,不能相信。”

“可他们看着就像是普通人。”

“我不会相信自己阵营外的任何人。”

“⋯⋯好吧。”虽然筱瑀嘴上这么说,但正在走的时候口型比出了“在这等我”。

虽然巧克力总是恶作剧,也不算是特别特别喜欢佐久,但好歹她是自己妹妹,是个女孩,再怎么样也会担心,回过神来,跑到了从来也没去过的地方。

“这里…?”眼前是一片清澈的湖,可能是正值夏天,萤火虫给这片湖水添上了唯美的点缀。巧克力也愣住了,直到听见某一棵树后树枝被踩折的声音。

“谁?!”巧克力于最快的速度跑到树后,树后的人也来不及离开。而后面的人却让巧克力阴了脸。

“那个…巧克力…”没错,是佐久,而旁边那个,是秧秧。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问佐久,是秧秧。

“那个…我们…”

“…走。”巧克力抓着佐久,用跑的速度回到了基地。

基地大厅里噜咪、捷克和筱瑀不在,巧克力叫喵哈看好佐久。

“话说其他人呢?”

“噜咪是看到捷克和筱瑀已经回来了,实在太困就先去睡了,捷克在他房间,灯没关不知道做什么,筱瑀回来之后看到捷克回房间又出去了。”喵哈说了一大串,又想起问了一句“话说你哪找到的佐久?”

“先把她送到房间。”

“哦,好。”佐久也是什么也没说,喵哈将她送到房间后,回到大厅后,巧克力也不见了。

“喂!你们都留我一个吗?”

⋯⋯

与两派中心点的那片森林,最后的亮光于树上只为暗夜照亮的明灯。

乌云盖去了曾经的星空,狂风猛烈呼啸,雷电于天空中劈开,闪过白光,雷声随后响起致这个世界。

H3,首次重聚。

棕色的头发在额头上一晃一晃,体现出它们主人的无奈与彷徨。在夜幕偷偷来临前,用黑暗掩盖希望。

“不知道巧克力有没有找到佐久呢。”他蹲了下来,墙边不知何时冒出一朵绿色的野花,脆弱的它正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来挺直它那柔弱的腰茎。捷克默默地伸出他的左手,抚摸着那娇嫩的叶茎。他想默默地将它掐断,与其让它在这里痛苦的生存,不如让它……

“这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啊!”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她有着与他一般不二的棕色头发,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对未来的期望。他停下手,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

“希望你能继续在逆境中成长,去体会着有意义的一切……”他在心里默念的,是他的信仰,是他最后一丝信念。从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叫声,随寒风入骨,如坠冰窟。如同风吹的银铃一般清脆,却又如同死神的号角一般令人心寒。

“亭鹤出现了。”喵哈看着深蓝色的天空,这般严肃认真的样子似乎是捷克第一次看见。幻化成女子的喵哈指着遥远的天空,手所指的方向远远地有一个身影,一只白色的大鸟,从天空掠过,形如一只丹顶鹤,只是代替那鹤顶红的,是一只绣着六芒星的帽子,那就是恶魔的征兆,是不幸的象征。

“啧。”捷克皱了皱眉,眼神中透露着焦急。

“赶紧把小麦收好……”捷克回头,看见的不是喵哈,而是一只正停在半空中的蝗虫。

这可真的是把捷克吓了一跳,抬头望着天空上那一朵灰色的巨云,那却是由千万万只蝗虫组成。巨大的响声足以让人昏迷。

“对了……”捷克突然觉得一阵晕眩,他拔起长剑指向远方,却突然昏倒在地。在远远的地方,在那边茂密的树林中,露出了补师法杖锋利的一角。



由星慕和亭鹤共同创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