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程星

584浏览    15参与
关关么么哒
年轻人,你这样打雪仗,没人跟你玩
年轻人,你这样打雪仗,没人跟你玩
小可耐
对付喝多了的男人,这老娘们算是练出来了
对付喝多了的男人,这老娘们算是练出来了
时羽

星程星 白玫瑰

 作文课夹私货,勿升三,ooc 我的

                 白玫瑰


    小程送过星河许多朵花,但无一例外都是白玫瑰。


    第一次送给星河时,小程还只是一名新人刑警。


    那时,星河作为一名老警察带着小程出任务,但是很不幸惹上了地......

 作文课夹私货,勿升三,ooc 我的

                 白玫瑰

    

    小程送过星河许多朵花,但无一例外都是白玫瑰。


    第一次送给星河时,小程还只是一名新人刑警。


    那时,星河作为一名老警察带着小程出任务,但是很不幸惹上了地头蛇。

 

    地头蛇带着拿着器械的人围住他们。虽说两个的功夫可以,可仍腹背受敌。


   有一名小混混拿个棒球棍就要往小程头上敲,关键时刻是星河用手挡住了,然后马上用脚踢开那人。


    事后的结果就是星河手骨折了,小程作为代表送了小刘3朵白玫瑰。别人问为什么,他就说白玫瑰的花语是尊敬。


   第二次,是他在调查案子的时候钻牛角尖,不听星河的建议,导致星河差点吃处分。


   作为赔礼,他送了12朵白玫瑰,并解释,白玫瑰花语有谦虚的意思,表示以后他会这样子做。


    第三次,时间距离第二次整整隔了八年,这一次是星河因公殉职,他怀着悲痛的心情去花店买了七朵白玫瑰。


    有人替他解释说,这也许是安息的意思吧。


     只有他知道,七朵白玫瑰的意思是我爱你,仅爱你一人罢了,12朵白玫瑰的意思是对你的爱与日俱增。


    那三朵白玫瑰呢?


    三朵白玫瑰的意思是纵使阴阳相隔,吾爱至死不渝。

良辰予梦

这还不是糖?!

家人们,这还不是糖?!

(私心tag 程星)

(图源最前线)

这还不是糖?!

家人们,这还不是糖?!

(私心tag 程星)

(图源最前线)

大胆的坏女孩

【月落星程】我想你了

*开头结尾是bcy测试出的

*伪现背,升三一辈子不出金光

*星程/程星无差

*交党费的半小时摸鱼产物,视角有点混乱,“我”是经理


正文↓↓↓

  


  

“能跟我说说你正在思念的那个人吗?”

  

想象中男孩大大咧咧开玩笑似的“我哪有什么思念的人”并没有听到,取而代之是他镜片背后的水波流转。

  

坐在我面前的小程是MRC战队的教练。

  

他曾经坐在电竞椅上大杀四方,一手程之女巫更是成为了神话,终于还是在深渊十夺冠退役,带着一身荣光离开了赛场。

  

“我和他,真的有很久没有联系了。”他推了推眼镜,我们俩坐在月色下的阳台,手边放着庆祝队员们夺得夏季赛冠军...

*开头结尾是bcy测试出的

*伪现背,升三一辈子不出金光

*星程/程星无差

*交党费的半小时摸鱼产物,视角有点混乱,“我”是经理


正文↓↓↓

  


  

“能跟我说说你正在思念的那个人吗?”

  

想象中男孩大大咧咧开玩笑似的“我哪有什么思念的人”并没有听到,取而代之是他镜片背后的水波流转。

  

坐在我面前的小程是MRC战队的教练。

  

他曾经坐在电竞椅上大杀四方,一手程之女巫更是成为了神话,终于还是在深渊十夺冠退役,带着一身荣光离开了赛场。

  

“我和他,真的有很久没有联系了。”他推了推眼镜,我们俩坐在月色下的阳台,手边放着庆祝队员们夺得夏季赛冠军的啤酒。

  

“其实,我觉得他还挺讨厌的,我是说有些时候。”他喝了一口。就像是平时和队员打成一片一样,露出了笑容。

  

“我总是说他牛马,他还跟我抬杠,实在是太烦了。”说完这句话,他的笑容也没有那样灿烂了,反而多了一丝苦涩。

  

这样的表情在小程脸上第一次出现,恍惚间我好像回到了好多年前,男孩蹦蹦跳跳的跑到我面前跟我开玩笑说:“星河是牛马,他自己承认的!”

  

他长大了。

  

程巍阳早就从之前那个小嘴叭叭叭的小屁孩蜕变成了独当一面的战队教练了。

 

  

  

我记得好久以前,星河还在战队里的时候,小程就喜欢欺负他。

  

小程长了一张快嘴,伶牙俐齿,声音也好听。星河嘴笨,人也老实,说不过他,但是还是每次都坚持和他抬杠,说着:我↑不这么认为。

  

言犹在耳。

  

每次两人吵得面红耳赤,都会被当时的教练杨sir镇压,然后两人打着哈哈就过去了,几天过去又开始争吵,然后被杨sir制止。循环往复,也诞生了名场面,叫什么来着——两小儿辩日。

  

星河是队伍里的救人位,那会还是深渊四……或者深渊五来的新人,记不清了。

  

在有一次比赛,星河杂技开局遇到女巫被瞬间震慑,密码机才将将15%,这也无疑给队伍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复盘结束后,星河在自己的直播间结结巴巴的说着自己被震慑,被在楼下吃零食的小程听到了。

  

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听到二楼好像还有声音,一抬头,灯还开着,还有小程的声音:“星河你真的是牛马,这个板就是不能翻的啊!这不是,一波震慑,美滋滋。”

  

然后是星河闷闷的:“再试试……”

  

“别试了,都两点半了,你不睡我还睡呢……”小程的声音好像闹别扭的小孩。星河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小程又说:“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卧槽!”

  

一阵混乱的响声,然后是小程再跳,边跳边叫:“星河牛逼啊!牛逼啊!”

  

作为战队经理,我有必要去提醒他俩不要打扰其他队员休息,刚上楼的我就看到两人抱在一起跳,小程笑的嘴角都咧到耳朵去了,星河也抿着嘴笑。

  

好像不同于平时的争吵,他们在这一刻就是真正的队友,同甘共苦,在赛场上并肩作战,披荆斩棘的伙伴,是在人类状态不好的时候屠夫顶住压力,在屠夫被三跑四跑的时候扳回一局的朋友。

  

我默默地回到房间,楼上短暂的吵闹声也已经听不见了。

  

第二天两个小孩被杨sir从桌上揪起来,小程才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睡眼惺忪的星河。他瞬间清醒,他激动地站起来抓着杨sir的袖子说:“昨天晚上星河把那块板子翻过去了!还溜了177秒!”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小程推开椅子往屋里走,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会摔倒一样。他的肩比以前宽了不少,也长高了些。

  

“程巍阳……”我叫住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回头看着我,好像在等我下一句话,我没有犹豫太久,站起身,“你喜欢星河?”

  

他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我知道我猜中了。我看着他从17岁的少年长成了现在的男人,我太了解他藏在那张一直在笑的脸下面是怎样的情绪。

  

他好像也没有要瞒着我的意思,平淡的反问:“你早就知道了吧?”

  

我当然知道,从你拍着他肩问他的名字,再到你每天勾着他的脖子跟他东拉西扯,最后你抱着他不撒手,不让他离开。

  

太明显了程巍阳,太明显了。

  

“我想他了。”他又走回了阳台,“我知道现在这些什么,通信技术都很发达,但是那个……都没法让他回到这里,我当年一直在想,我拿什么把他留住,手伤嘛……”

  

他靠在门框上,抓了抓后脑的头发。

  

“我想着,这傻逼手伤多治疗就好了,最后……我看着他悄悄把手腕上的膏药撕下来仍在房间里,整个垃圾桶都是他妈是药,我就知道,我他妈什么都做不了!最后……”他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眼睛里汪着泪水,他眨眨眼睛,有一滴眼泪顺着他的颊侧,携着月光滴落。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看着他抹掉眼泪,倔强的独自走回房间,关上门,留下一句:“你也早点睡,明天还有冠军采访。”

  

我收起桌上的酒瓶,扔进楼下的大垃圾桶。抬头一看,二楼最顶头的房间是小程的,而劝我早点休息的他却还亮着灯。

  

我低下头。

  

可以理解,但心里却也有些酸涩。

  

从青涩少年时期诞生的感情无疾而终,或许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呢?

  

星河退役后没有再出现在电竞圈了,两人也很少再联系,小程不想打扰星河的生活,星河也没有再联系小程。我记得唯二的两次是小程当上教练的祝贺和给新MRC队员的鼓励。

  

 

  

小程坐在房间的椅子上,一盏台灯在桌上被他按动着忽明忽暗,桌上摆着一个圆形的看起来像个碗一样的东西,上面有四个凸起,上面还有一个圆球,正面有用什么刻在上面,手写的歪七八扭的“MRC”三个字母,联系在一起,这个碗好像又有点像一个皇冠。

  

这是星河送给小程的,当年星河去录节目时做好带回来陶艺。

  

小程一脸嫌弃的捧着这个不成型的“皇冠”吐槽:“刘博文你欺负人!你给他们带奶茶给我带一坨土!星河欺负人啊!杨sir星河欺负人!”

  

星河也不屑的撇撇嘴:“你也配喝奶茶?”

  

“滚滚滚,老子就要喝!”说着他就抢走了星河手里他已经喝过的奶茶,用力的吸了一口。

  

星河的眼睛瞪大:“你有病吧我喝过这杯!”

  

“我管你啊!”小程一甩头,还有点奸计得逞的小得意,“谁让你不给我带的!”

  

“你还我那杯啊,我其实给你带了的。”星河老实的抓抓头,然后从最后一个袋子里捞出一杯奶盖。

  

“你不早说!”小程假装生气的从星河手里又抢走了奶茶。

  

“现在能还我了吧?”星河伸出手,却被小程打了一下。

  

“你爬!两杯都是我的!”说着小程就抱着奶茶跑上楼。

  

“你死回来!”星河跟着就追了上来。

  

两人跑进房间里,小程慢慢把奶茶放在桌上,然后把那坨装在裤兜里的皇冠掏出来放在旁边。

  

“星河是牛马——”他叫道,随即是星河破门而入,两人互相拉扯了一会,最终还是以星河夺回了奶茶,小程获得了一坨土和一杯奶盖结束。

  

星河应该是不讨厌小程的,每次都陪着小程闹,而小程也把握住了分寸,每次都点到为止,在星河真的要发火之前笑着跳开然后留下星河无能狂怒。

 

  

  

星河走的那天,小程哭了。

  

从机场回到俱乐部的路上,大家都发现了小程的低落,不像是平时一群人在车上,小程一个人可以说一路。

  

这次,男孩只是一个人靠在床边,看着窗外的路灯杆飞速的后退,绿化带上的红色花朵变成残影,化作一条线掠过小程的眼睛。

  

他一句话都没说,一直沉默着。

  

推开俱乐部的门,小程在众人无奈的眼神下几步跑上了楼。

  

直到房门完全锁死,小程坐在星河的床上,周围还有星河的味道。

  

他真的在这里住了很久。

  

小程躺下,眼泪顺着他漂亮的脸留下了蜗牛爬过的痕迹,从无声的落泪,到委屈的抽泣,最后是喃喃自语。

  

他说:“星河。”

  

花辞端着已经凉掉的外卖站在门口,他和小程一起掉眼泪。

  

第二天早上,小程趴在桌上醒来,睁开眼便是一个看不出形状的皇冠。

  

“MRC,就是奇迹的意思。奇迹会发光的。”

  

这是星河临走的时候对小程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棕色的皇冠在阳光的勾勒下,变得格外耀眼。

  

  

 

“星河,星河,星河……”小程停下了按动台灯的开关,抬头看着窗外的星星。

  

大城市的天空多半是漆黑的,而小程的眼里却流过了一片星海。

  

小程一瞬间想了很多,想到他小声的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想到他说自己真的有睡觉,想到他最后拍了拍自己的后背说:未来很长,想到他最后拉着行李箱走进了登机口,淹没在人来人往的站台。

  

他站在星海间,听着风铃的轻响,眼前是模糊的身影,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

  

星河,我想你了。

  

你是我藏在友谊背后,无望的爱人。


WaSabi

【mrc】任务进行中

cp向预警!!!⚠️

勿升三!!!⚠️

禁止舞到正主面前!!!🚫

主mrc队内,多cp【咚迪】【程星】【秋咩】

一条时间线三个视角同时进行。

黑帮组织paro


————————分割线———————


(小迪视角)


偌大的别墅极尽奢华,灯饰照应下的男男女女也陆续入场。冷冽的光束从上向下照射,墙壁上的挂画似乎也与这气氛相应。


“您好,请出示一下邀请函。”


小迪被门卫拦住,他压低了帽子,在外衣的口袋内侧拿出金色纹路的纸张,虽说只是邀请函,但不是轻易能伪装的,特殊触感以及花纹。白金颜色的,很优雅。


“好的,请进。”


成功进来了。小迪的嘴角微微上扬,组......

cp向预警!!!⚠️

勿升三!!!⚠️

禁止舞到正主面前!!!🚫

主mrc队内,多cp【咚迪】【程星】【秋咩】

一条时间线三个视角同时进行。

黑帮组织paro


————————分割线———————


(小迪视角)


偌大的别墅极尽奢华,灯饰照应下的男男女女也陆续入场。冷冽的光束从上向下照射,墙壁上的挂画似乎也与这气氛相应。


“您好,请出示一下邀请函。”


小迪被门卫拦住,他压低了帽子,在外衣的口袋内侧拿出金色纹路的纸张,虽说只是邀请函,但不是轻易能伪装的,特殊触感以及花纹。白金颜色的,很优雅。


“好的,请进。”


成功进来了。小迪的嘴角微微上扬,组织里的仿造技术真是数一数二的,他想。


小迪在人群中寻觅着那个人。在出发之前,那位先生,扬sir,曾拍着小迪的肩,告诉他,那个人也会来。因此他才会接下这个任务。好久没见了,他琢磨着,在宴会上见到他后,一定要跟他谈谈往事。


小迪跟咚咚是多年的搭档了,后来因为一次受伤——咚咚为了掩护小迪,手差点骨折,静养,也被迫放弃了一段时间的搭档任务。因此小迪被掉到其他组内,倒是很想与咚咚再见一面。


这次任务中据说能跟他再次合作搭档……小迪闪了闪眸子,若有所思。


小迪回忆起任务的描述:只需杀死宴会的主办方便可。


至于“主办方”是谁的问题,从来不是小迪需要考虑的范畴。这个问题,是交给他的伙伴,星河和小程的——他们是一个团队。


思绪更加深入,人潮涌动,不知谁的推搡,邀请函飘到了地上。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比他更快,而那只手的主人将邀请函递给他。


“好久不见呀。”终于找到你了。由于宴会已经开始,大厅的灯全暗下来了,唯有几个彩球的光芒。黑暗中,他的声音尤为清晰。小迪太熟悉了,曾经搭档过多少个日月的伙伴,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小迪有些紧张,真是好久不见了,从他受伤以后,两人没怎么见过,再此之后,小迪忙着为组织做任务,咚咚静养之后也被掉到了别的组去。现在的相遇……是他想了好久的。


“咚咚……”


“之前听说你也会来,我就想着我一定要来。”咚咚将小迪拉到舞池中,边上起舞的男男女女也为他们打了掩护,“小迪,要不要一起跳舞?”


绚丽的灯光下,光照射在咚咚脸上,映出的他的笑容也是依旧,就像是什么也没变过一样。


小迪也露出久违的笑容:“好啊。”


(星河视角)


星河和小程是也来到宴会。


“请出示一下邀请函。”被门卫拦下。


“啊?什么邀请函我没有啊。”小程率先开口回复。


星河对着自己身边的小程也是有点无奈,扶额。小程总是开朗的性格,很活泼。星河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性格的人,可以说是,小孩子,会进入到组织工作。


“不好意思,我弟弟他在开玩笑。邀请函在我……”星河还没说完,便被小程的疑惑声打断。


“嗯?”


星河也不去与他做过多的追究,在外套中找出两份伪造的“邀请函”。与小迪的不同,他们的邀请函倒是黑金的。


差点就暴露了,星河的心砰砰跳动着,紧张,今天会是一场大战。


“请进,左手边电梯间可前往贵宾室。”


星河跟小程搭档了两三个任务,不算长,也有一个多月了,在此之前他总是一个人。他本想在这几次任务过后便向那位先生提出一个人行动的,


可是,几次的任务下来,星河和小程的契合度倒是不断上涨。星河在任务中紧张之时,小程总是会以玩笑的方式缓解,他总是笑着的,在任务中,展现的也是不属于新人的稳健和可靠。


对于小程这个“弟弟”,星河觉得还是有好感的,比如任务时反应极快,灵活和变通能力也很强,跟星河搭档起来倒是擦出来别样的火花。


要是这次顺利的话,跟他多搭档几次也不是不行。星河这样想。


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贵宾室,那只是一个幌子罢了——而且他们的邀请函也是假的,并没有给他们预留单独的贵宾室。他们需要找一个高处。


小程扯了扯星河,示意他朝旁边的维修间走去。


“星河,这里可以吗?”小程问。


这里的仪器很多,摆放了很多工具。窗户是落地窗,如果从窗户开个洞往楼上走,也是一个好选择。房间外挂着“维修中”的牌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人会来打扰。


“妈的,这东西怎么漏水。”内间里还传出了声音,里面有人。小程与星河对视了片刻,打手势进行分工:小程负责打晕里面的人,星河在窗户上进行开洞。


(咩咩视角)


咩咩手中夹着电子烟,缓缓放到嘴边,浅浅吸一口,却闷了好久才轻轻吐出来。他靠在门口,倒是百般无聊地盯着手机页面上的“通话中”三个大字。旁边的安保人员倒是盯了好久,早就起疑心了。


“你怎么还没到啊?”


“来了来了,这不是来了吗?别叫。”


春秋也不紧不慢的拍了拍咩咩的肩,示意自己到了,“你们不是有活动吗?怎么还邀请我来吃饭?”


咩咩倒是满眼疑惑。春秋倒是揽过咩咩的肩,身体不动声色的朝腰间的硬物轻轻撞了一下,那个被安置在腰间硬物是枪。这才醒悟过来。


“我说的活动就是这个呀。”


“……笨蛋。”


“请出示一下邀请函。”被安保拦住,心里自然有些不爽,奈何是任务呢,咩咩从包里找出两份邀请函——他们是被真正邀请的人,也就是说,手里的是真正的邀请函。


“左手边电梯间可前往贵宾室。”


他们刚上楼,在楼上俯视着一楼,一楼的大厅中央已黑了灯,剩下几个舞会彩球的光芒。春秋拿手肘碰了碰咩咩,示意他朝舞池看去——随着目光所及,正是熟悉的人站在中间,那人甚至还有些木愣,另一人则拉着他进入舞池。


是小迪和咚咚。


春秋和咩咩也收回目光,接着朝目的地走去。突然一声闷响——撞到人了。


两两对峙,眼中各有诧异,互相都在心里想着:对面的人再也熟悉不过了。


“哎呀,星河你怎么还能撞到人的啊!”小程有些夸张地喊道,同时把星河扯过来。春秋也反应过来,配合着小程,把咩咩拽到另一边去“教训”:“想什么呢不看路是吧?”


等到了贵宾室,才松了一口气,咩咩这才得出空来环视四周,三面都是普通的沙发座椅,在桌上还安置着菜单和电子屏,方便一些食物的供给;唯一一面是巨大的落地窗,当然,只能从内往外看是透明的。


摄像头在房间的一角——不确定其他看不见的角落有没有。


他有些紧张,右手悄悄往装着枪的口袋挪。这次与平时的任务都不一样,危险系数高,而且……咩咩往春秋的方向看了一眼,咩咩不想把春秋牵扯进来。


突然一下,手突然感觉一阵温热,咩咩感受着春秋的体温。坐在咩咩身边的春秋把手搭到了咩咩的手上,又是紧握着。他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咩咩想。


春秋将咩咩的手翻过来,也拿食指在他手心写字,伴随着许许痒感,他写的字也被咩咩所辨认。


放轻松。














サイナラ
喜欢一些欢喜冤家复制自南吟大人

喜欢一些欢喜冤家复制自南吟大人

喜欢一些欢喜冤家复制自南吟大人

サイナラ
占tag致歉 程星程人不来不是...

占tag致歉

程星程人不来不是中国人......!!!!!进群即可享受時羽酱每日(?)口嗨和南吟神文片段分享(啊?

占tag致歉

程星程人不来不是中国人......!!!!!进群即可享受時羽酱每日(?)口嗨和南吟神文片段分享(啊?

竹乏

《从头开始》②(校长视角)

2019年9月1日(开学典礼结束后)

我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沥沥的小雨,从叶尖划滑落到地上,与其它的同伴混为一体。

这时我的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我的目光看向门外进来的那个人。

“校长,是我。”马鑫海(马校)推开门,向我回答道。

“啊,是马校呀,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为何,马校很自然的走向了我的皮沙发坐了上去了。让本来疑惑的我,更加迷惑了。

马校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搓了起来。“校长,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请大家吃个饭,毕竟这是咱们学校第一次开学典礼嘛。”

“原来这事呀,可以呀。但是必须让我请客。还有以后想吃饭这一类的事情,就不必亲自来说了,在群里通知一声,大家就...

2019年9月1日(开学典礼结束后)

我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沥沥的小雨,从叶尖划滑落到地上,与其它的同伴混为一体。

这时我的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我的目光看向门外进来的那个人。

“校长,是我。”马鑫海(马校)推开门,向我回答道。

“啊,是马校呀,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为何,马校很自然的走向了我的皮沙发坐了上去了。让本来疑惑的我,更加迷惑了。

马校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搓了起来。“校长,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请大家吃个饭,毕竟这是咱们学校第一次开学典礼嘛。”

“原来这事呀,可以呀。但是必须让我请客。还有以后想吃饭这一类的事情,就不必亲自来说了,在群里通知一声,大家就都知道了。”

“啊,这样呀主要是只是咱们第一次吃饭得客气客气,所以我就亲自来请各位老师还有乡长大人。”

“乡长大人??!”我震惊了一下,眼神也看向了马校。

“啊?不不不不,不是不是。我一紧张就嘴瓢,不是乡长,不是乡长,校长,校长。”马校猛的抬头对我解释道。

“哈哈哈哈哈哈!马校,你也太可爱了!见到我紧张什么呀。”我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乡长大人”这个词突然间戳中了我的笑点。只怪自己的笑点,从小就这么奇特吧。

马校向我投来真诚的目光,挠着头对我说:“唉,校长你先别笑了,正说吃饭的事儿呢,要不这样你请客,我付钱。”

“别呀,我身为校长,怎么能让…”马校立刻将我的话打断,起身准备溜,一边往门口跑,一边转头对我说:“哎呀,你就别说了,就这样了,拜拜您嘞!我先去给其他课老师通知一下。”

“哎,你先别…撞门上了…”我的声音逐渐变小。

马校走后,我又看向了窗外,窗外的雨大了些许。我不禁感叹道感觉时间过得真快,接到当校长这个棘手的任务时,仿佛还在昨天殊不知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了。

四月前,这个未招生的校园,每日每夜都很安静。但今天过后,这个校园增加了新的色彩,也给这个城市添了一笔可爱。

第②章   完

呼呼呼,字数还是少了很多,但我还是会努力的。我发现我的第一章,写的太差了,人设也写崩了。但希望大家别去回顾那个黑历史→_→。重新修改下人设:

程星:一个24岁优秀的文科生,当过三年历史老师,由于到大校长和看重他,就让他来到新建的校区当校长兼历史老师。平时的生活很简单,但非常开朗。喜欢看书,书的内容多半都是关于民国的,因为他非常喜欢民国。(温馨提示:学校历史老师一共有六个,但由于是第一届学生,现在只有两个历史老师,程星就是其中之一)

马鑫海:一个26岁的优秀理科生,当过三年数学老师。在市级比赛中表现优秀,就被调到新的校区,当副校长兼数学老师。喜欢旅游,热爱生活。容易着急在学生眼里是一个严厉的老师,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善良好相处的人。(温馨提示:学校数学老师一共有12个,但由于是第一届学生,现在只有4个数学老师,马鑫海是学校数学老师之一。学校每个年级八个班,一个老师数学带两个班。)

还有就是,因为马校和校长的年龄相仿所以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会用,"您"也会用"你"。

OK,就这样啦!后面会有其他CP慢慢出场哒!!

祝你每天都开心

拜拜~




竹乏

校长与副校长之间的校园日常(校长视角)

短篇小说《校长好!》

原著作者---正耀七兴

2019年5月1日

我,程星!文科历史男!

在今天早晨我接到了大校长给我的任务,由于二校区校园已建好,要我去当校长!!对的,没有听错,我要去当校长!!我真是太激动了!

之前在高中部当过历史老师,在一校区当过历史老师,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要在二校去当校长啦!

由于跟大校长有几年的交情,所以大校长都把老师给选好了!哈哈哈,我只用过去教初一的历史,然后当校长!真的很轻松呢 (›´ω`‹)

听说这次还要调过来,两个副校长由于大校长怕我太累,所以调了两个助手!我也不好意思推去嘛,所以就答应啦!

哦,对了,我要在这放个...

短篇小说《校长好!》

原著作者---正耀七兴

2019年5月1日

我,程星!文科历史男!

在今天早晨我接到了大校长给我的任务,由于二校区校园已建好,要我去当校长!!对的,没有听错,我要去当校长!!我真是太激动了!

之前在高中部当过历史老师,在一校区当过历史老师,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要在二校去当校长啦!

由于跟大校长有几年的交情,所以大校长都把老师给选好了!哈哈哈,我只用过去教初一的历史,然后当校长!真的很轻松呢 (›´ω`‹)

听说这次还要调过来,两个副校长由于大校长怕我太累,所以调了两个助手!我也不好意思推去嘛,所以就答应啦!

哦,对了,我要在这放个话,我一定会把二校区管理的很棒哒!!加油啊!

2019年9月1日(二校区第一届初一新生开学典礼前3小时)会议室开会中…

“各位老师们好,我是二校区的校长程星。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从各个精英老师中脱颖而出的,所以我也有信心,我也相信各位,一定会将二校区创办成文明校园!

所以咱们废话不多说,上级领导能调来了两个副校长,咱们就把两个副校长挤进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在场的老师纷纷鼓掌欢迎,校长程星也下台迎接。

“副校长马鑫海,何明欢迎两位⊙ω⊙”两位副校长缓缓地走向会议台,“校长好,我们是大校长从高中部调过来的。”马鑫海率先发言,边说边看向程校长。“嗯嗯嗯嗯,好的好的,我之前在高中部呆过,瞧见过你,但何副校不怎么看见过?抱歉”校长慌慌张张的说。“啊,是吗校长?其实没见过也正常,因为我也就在高中部呆过一个月之后就调在这儿了。”  “嗯,好,那两位请坐。”

两位副校长走下会议台,坐向了自己的位置

“副校长也介绍完了,我来再核实一下各位的信息。张老师(张嘉)一,二班语文老师,一班班主任,女,24岁。

马老师(马青)一,三班政治老师,女,26岁。

……

各位说完了,有问题的话,记得当场就说,没问题的话,咱们就开始正题”    

“校长没问题!”各科老师同声回答

“好的,由于咱们是新校区,所以更要有新的教学方式和新的相处模式,这是我们的第一届学生,我们一定要拼尽全力去教好他们,只有第一届名声打响,我们才能在第二届的时候取得更好的学生

……

讲完了,还有一小时就要入学典礼了,大家都去准备准备吧。”

第一章  完!

呜呼,大家可能看完之后会很累吧!因为我中间的剧情都想好了,但是我真的不会写开头啊!太头疼了!!!但是希望大家相信后面的剧情绝对会很出彩的!绝对不会辜负大家!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私信,也可以在评论区提出因为本人第一次写文还是需要大家的指点哒!!- ̗̀(๑ᵔ⌔ᵔ๑)

祝大家国庆快乐呀!!拜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