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程枝cp

28浏览    2参与
踏过银河

【东京下雨淋湿重庆】丁程鑫×道枝骏佑 #7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所以交流一般用英文。

——————————————————

冬天到了,城市褪去秋天的安静和温暖,换上了冬季的平静和寒冷。

丁程鑫看向窗外,重庆的冬天雾蒙蒙的,远处的灯光变得模模糊糊。屋里开着空调,可是被湿气影响仍然有些不适。...

YY拉郎同人文,cp为丁程鑫×道枝骏佑

全是YY勿上升真人

雷慎入

101线沙雕菜鸟写手激情更新

OOC有(蛮严重?)自设有,客串有

不知道能不能get到我的脑洞。类似于,空间重叠,但是是空间连接,也就是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房间,去到对方在的地方。也就是只要你记得路,从那过去都可以在人国家玩一圈,只是仅限丁程鑫和道枝骏佑。

双方语言暂时不通,所以交流一般用英文。

——————————————————

冬天到了,城市褪去秋天的安静和温暖,换上了冬季的平静和寒冷。

丁程鑫看向窗外,重庆的冬天雾蒙蒙的,远处的灯光变得模模糊糊。屋里开着空调,可是被湿气影响仍然有些不适。

道枝骏佑还没有回家,听说最近有校园祭,要和同学准备,回家也很晚。丁程鑫的学校考虑到冬天夜晚的寒冷和危险,中午提前半小时上课,晚上提前一个半小时放学。也就是下午五点十五下课吃饭,有些学生也会晚点回家吃,于是草草吃点东西然后在教室里自习,六点十五上课到七点。

丁程鑫回家已经半个小时了,北京时间是八点,东京那边是九点。可是道枝骏佑还是没有回家,丁程鑫不免有些担心。但是又联系不上他,说来,他们认识快三个月了,依然没有对方电话号码,只有邮箱。毕竟两个国家,只有空间连接这一道线,其他的交集还真没有,再说国际长途话费也不知道怎么样,所以丁程鑫一直没有去要电话。

丁程鑫写了会儿作业,突然不太适应安静下来的房间,便起身到了道枝骏佑的房间。他们俩现在几乎是没有什么秘密了(指房间方面),所以对方不在也可以随意去到对方的房间。少年的信任总是建立地很快。

东京的冬天和重庆非常不同,没有雾气,只是会干燥一点。窗外很安静,只是偶尔会有几声狗吠,居民区也看不见远处大楼的灯光。

突然丁程鑫好像听见窗外不远处有道枝骏佑和几个少年的声音,还有个似乎是青年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听起来有些像喝醉了。丁程鑫立马把头探出窗外,看见了不远处拐角的道枝骏佑,他扶着一个男人,被那个男人搂着,另外旁边还有三个少年也扶着那个男人,跌跌撞撞地走着。

(日语)

“道枝啊,嗝——我跟你说啊——”

男人摇摇晃晃,搂着道枝骏佑的手还抬起来甩了甩。

“你小子长得那么帅气!以后找女朋友可要——嗝——”被男人搂着的另外一个少年有些嫌弃地撇过头,吐槽道:“一声酒气……”但还是兢兢业业地扶着那个男人。

“可要小心!”男人又继续对道枝骏佑说道。

道枝骏佑走得很艰辛,困难地回答:“是、是……”

“不要像我一样……明子……嘤嘤嘤……你……嗝……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嘤嘤嘤……”说着,男人哭了起来,四个少年们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拍拍男人的背,安慰:“好了好了别哭了,快点回家休息吧……别哭了别哭了……”

“你们几个小鬼,怎么能懂我的感受?我那么大一把年纪了,突然发现一起喝酒的人都没有了……嗝……我怎么那么悲哀……嘤嘤嘤嘤嘤嘤……”说着男人又哭了起来。

丁程鑫一直看着他们,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还是看着他们消失在了远处的转角。

又过了很长时间,道枝骏佑回到了家,到了房间。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自从开启空间连接,道枝骏佑就养成回房间也说“我回来了”的习惯。丁程鑫在的时候,也是能配合就配合一句“おかえり(欢迎回家)”这两个房间也想他们俩共同的家一样。有时候也会一起打扫,当然是在一起搞得乱七八糟的时候。

丁程鑫同往常一样回应他。

(英语)

“你今天回来很晚啊。”丁程鑫抬眼看着道枝骏佑。道枝骏佑干脆整个人躺在了床上,喘着气,顿了一下才对丁程鑫说:“我们最近准备校园祭,有点忙。”

丁程鑫点了点头,继续说:“刚刚我看到你了,从你的窗外。”

“嗯?怎么了吗?”道枝骏佑问。

“那个男人?”其实道枝骏佑和丁程鑫通过空间连接建立起了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不一定要全部都告诉对方,如果什么都问,可能会被嫌弃麻烦也说不定。所有丁程鑫顿了顿,但是还是问出口了。

道枝骏佑起身解释道:“那个只是我的老师啦,他发现自己的女朋友给他戴绿帽子,一个人在酒馆喝酒被我们发现,我们担心他就把他带了回来,正好他家离这不远。刚刚一直在告诫我们找女朋友要小心什么的,竟然还想让我们喝酒,还好被酒馆店员拦下来了。唉……我们老师也挺惨的,这次喝地太过了,竟然教唆他的学生喝酒诶?现在浑身酒气,待会就去洗掉。”

道枝骏佑闻了闻身上的衣服,嫌弃地摇摇头,丁程鑫静静地听着,好像刚刚悬着的心落下来了。

时间真的很快,快到12月了。

一天周末,丁程鑫坐在房间发呆,马嘉祺有事不能来陪他打游戏,天气太冷了也不想出去,望着窗外雾蒙蒙的重庆,丁程鑫打了个哈欠,可以说是十分无聊了。快到吃饭时间了,丁程鑫的爸妈今天不在家。突然,他萌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自己做火锅。

说干就干,但是一个人吃火锅还是不太行,于是他就蹲起了道枝骏佑。

道枝骏佑周末和松下虎太以及他的同学朋友什么的出门玩了,大概就是到游戏厅商场什么的地方。刚刚回来对上丁程鑫奸笑的视线,突然就后悔回来那么早了。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おかえり(欢迎回来)!”

丁程鑫兴奋地上前。

道枝骏佑有种不祥的预感,往后退了退。

“道枝啊,我问你件事?”

道枝骏佑的预感跟强烈了。

“你喜欢吃火锅不?我想做火锅,让你感受一下正宗的重庆火锅哦?”

……似乎,听起来,不错?

“可以试试?”道枝骏佑说。

丁程鑫听到了回答,突然兴奋了起来,拿起了钱和手机就去买材料了。顺便拐上了道枝骏佑。道枝骏佑刚刚回家就又被拐出门了。一出门,道枝骏佑就感受到了重庆的湿冷。如果说东京的冷是物理攻击,只是让人表皮受到伤害,那么重庆的冷就是魔法攻击,带穿透的那种,简直连骨头都是冷的。刚刚在零下2度的东京街头都不冷的道枝骏佑,败给了零上2度的重庆。

一阵阵寒风吹来,丁程鑫和道枝骏佑都被冻得鼻子通红。到了超市门口那是立马就往里面钻,获得了温暖。

丁程鑫要做火锅其实蛮简单,只需要一些食材和火锅底料什么的就好了。丁程鑫带着道枝骏佑在超市溜达了一圈,买了些香菜,金针菇,肥牛,速冻食品和一些蔬菜之类的,就回家了。

到家以后丁程鑫安排道枝骏佑坐下,说等着自己的手艺(其实就是火锅底料),弄汤底之前还特地问了问道枝骏佑是不是不太能吃辣。为了照顾道枝骏佑,丁程鑫调了自己觉得一点也不辣的汤底。

然后把火锅和电磁炉搬到了餐桌,倒了两杯可乐,然后把菜下锅。在吃之前还特意调了自己的秘制碟。

“你一定要尝尝我调的油碟,巨好吃!相信我!”说着,将油碟放在道枝骏佑前面。道枝骏佑看着这一锅红红的东西,有些担心。迟迟下不了筷子。

“唉我已经调了我们这最淡的汤底啦,虽然看着辣但是一点也不哦,你快快快尝尝!来,这块肥牛熟了!你尝尝!”丁程鑫兴奋地用漏勺捞了一块肥牛给道枝骏佑。

道枝骏佑深呼吸了一下,夹起来那块肥牛,吃了下去。

……

三秒后,道枝骏佑明白了什么叫做舌头着火。这简直就是特辣!为什么丁程鑫会说不辣?!他觉得他的舌头已经给辣没了,仿佛着火了一样。

道枝骏佑连忙拿起可乐,一饮而尽,好嘛,不喝还好,喝了以后,碳酸饮料特殊的感觉流经舌头,他感觉他的舌头更烫了。

道枝骏佑被辣地满头是汗,实在受不了了冲去接了一大杯水,灌下去以后还是不行,疯狂给舌头扇风,丁程鑫一脸疑惑,但还是帮道枝骏佑拿来了醋,并告诉道枝骏佑醋能止辣,道枝骏佑把醋倒进了杯子里直接喝了下去。

看着道枝骏佑的样子,丁程鑫表示疑惑:真的有那么辣吗?

然后,他便吃了一块肥牛,嗯……不辣啊,不对,不够辣,还得蘸上油碟。道枝骏佑看着丁程鑫一脸淡定地吃下那一口,完了还不满意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又夹了一块蘸上油碟,也疑惑了。他没有味蕾吗?

最终,道枝骏佑挑战失败了。

“奇怪了,我觉得不辣啊。”丁程鑫说。

你们重庆人吃辣能力你心理没点数吗?

道枝骏佑心情十分复杂。

“我换个锅搞鸳鸯的吧,反正刚刚下的菜不多,家里好像还有清汤火锅料,你等等啊。”丁程鑫起身对道枝骏佑说道。

经过这一次,在吃之前还特地用筷子蘸了一点点汤,确认真的不辣以后才吃。

吃饱喝足以后,道枝骏佑帮忙收拾一片狼藉的厨厨房和餐厅,之后两个人回到房间打算一起打打电脑游戏什么的。

突然,东京下起了雪。

丁程鑫看见道枝骏佑窗外的雪,突然变得很激动。“啊啊啊!下雪了?!”

“怎么了?你没有见过吗?”道枝骏佑问。

“对啊,我们这不怎么下雪,只会结冰……”丁程鑫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眼里发着光。

“嗯……想出去玩吗?”道枝骏佑问。

“真的吗?!!可是你爸妈?”丁程鑫兴奋地转过头,嘴角分明已经上扬了好多。

“我爸妈今天出去啦,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能去陪你吃火锅?”道枝骏佑点头说道。

丁程鑫接收到这个消息以后,立马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仿佛要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欢快地踏出了道枝骏佑的家门。

这是丁程鑫第一次到日本,也是丁程鑫第一次到道枝骏佑家的客厅,小院,再通过道枝骏佑家来到东京。

因为雪大的缘故,路边很快堆起了积雪,丁程鑫在雪中奔跑,转圈。道枝骏佑就这么看着他,觉得也挺好。突然丁程鑫转身,问;“打雪仗吗?”

道枝骏佑当然愉快地接受了挑战。两个人就在寂静的雪夜中你追我赶地玩了起来。玩累了,两个人都十分狼狈,但是也很开心。

“对了,这场好像是东京的初雪哦。”道枝骏佑说。

“初雪啊,很棒呢 。”

是啊,初雪,很棒,很浪漫呢。

——————————————————

悲惨高中生学业繁忙咕好久了我对不起大家!

我这次很长吧?!!

本来这章要写圣诞节了后来发现还要过几天,过几天可以来个圣诞节特别放送吧?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