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程潜

80861浏览    1895参与
红毛怪

传言

上古有大椿树,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

因以“椿龄无尽”祝高堂慈父之圣寿绵长

可惜人终究不是草木。


传言

上古有大椿树,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

因以“椿龄无尽”祝高堂慈父之圣寿绵长

可惜人终究不是草木。

红毛怪

『六爻』绝美语录

BY priest


——严争鸣&程潜


[图片]

虫鸣鸟鸣声中还间或夹着几声鹤唳,偶尔能看见惊鸿一瞥的白影掠过,登时漫上一股浮光掠影似的仙气。山中有平缓的石阶,看得出是时常有人打扫的,一条小溪自山头而下,泠泠作响......


——


第一式鹏程万里,少年人意气风发,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雄心万丈。 

第二式上下求索,漫长而痛苦都含在目不斜视的刚硬剑招中。 

第三式事与愿违,通天彻地,也不过洪荒蝼蚁,固若金汤,不过浪头沙屋。 

第四式盛极而衰,三起三落,仍然逃不脱这条源远流长的宿命。 

第五式返璞归真…… ...


BY priest


——严争鸣&程潜


虫鸣鸟鸣声中还间或夹着几声鹤唳,偶尔能看见惊鸿一瞥的白影掠过,登时漫上一股浮光掠影似的仙气。山中有平缓的石阶,看得出是时常有人打扫的,一条小溪自山头而下,泠泠作响......


——


第一式鹏程万里,少年人意气风发,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雄心万丈。 

第二式上下求索,漫长而痛苦都含在目不斜视的刚硬剑招中。 

第三式事与愿违,通天彻地,也不过洪荒蝼蚁,固若金汤,不过浪头沙屋。 

第四式盛极而衰,三起三落,仍然逃不脱这条源远流长的宿命。 

第五式返璞归真…… 

程潜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师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死了”和“飞升了”,有什么区别吗? 

都是两处茫茫皆不见,从来处来,往去处去罢了。



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年。



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



坠地作古,来也是苦,去也是苦;

破釜金钟,穷也匆匆,富也匆匆;

东面刮狂风,西面落骤雨,哗啦啦改天换地逞英雄气,也就是场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戏;

不如当个活王八,吞一口江河湖海,吐一个千秋百代。



人生为什么不能只如初见呢?

他那虽然假惺惺,但客客气气的三师弟再也找不回来了。



程潜从不曾苛责他这个掌门师兄任何事,

他的态度从一而终——

你行你就上,你不行我粉身碎骨也替你上。



劫难像一把燎过平原的大火,无情又无法抵挡地碾压过去,将一切都焚毁在灰烬里。唯有细草嫩芽,死寂过后,依然默默地萌生在春风里。



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

山川河海,众生万物,

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



人一生所求,不也就是披星戴月、风霜满身地回家时,有人怒气冲冲地从里面拉开门,吼上一句“又死到哪去了”么?



我若得道,也要横行无忌、随性滥杀、强取豪夺,谁敢挡我的路,我必让他千刀万剐,永世不得超生,管他是神是佛!



朱雀者,南向负火而生,灼灼烈烈,为众禽之首。



我不知道怎么待你才算好,但无论如何,绝不负你



千头万绪,摸不着头脑,未曾怦然,便已经心动。



世上再没有什么,能像这脏兮兮的血肉之躯一样,给他这样大的慰藉了。



严争鸣心里一时形容不出是什么滋味,

暗暗叹了口气,感觉怎么疼他都是不嫌多的,

连程潜一把扯断了他四五根头发也都顺便原谅了。



茫茫沧海,萧疏天路。

人间聚散,忽然便如浮萍转蓬。



有时候,某一转瞬会变得特别漫长,长得像是过不完一样。人活一辈子,可能总要经历几次这样特殊的漫长,比方说死到临头的时候。



有些人居高临下的时间长了,自己已经把自己束之高阁,容不下一点下坡路,久而久之,恐怕要活生生地吓出一肚子心魔来。



待人全凭亲疏远近,感慨谁,容忍谁,亲近谁,爱谁——你可曾敬畏过谁?仰望过谁?以谁为鉴吗?



你看了天地,而后看自己,看了旁人,却不肯与自己对比,难道你不是人?

你既然选择了“人道”,为何不肯放下那颗大而无当的天地心?



飞升成仙又有什么意思,人世间千万真情假意,都抛在身后,投入什么茫茫看不清的大道,以后就只在旁边束手看着山河老朽吗?



只要程潜不受伤、不流血,严争鸣看着师弟那沾着血、因为苍白而越发如玉的脸,心里总有一种错觉,仿佛程潜是个铁打的。



没有身临其境,谁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个人如果肯有情有义,不管是什么情,大概都是能让人动容的。



修剑者以其身为利器,可不就是要千锤百炼,死地还生的么?哪怕行至天堑深沟,荆棘恶土。



除了顶天立地,唐真人真的一无是处了。



外有天大地大,我独身陷囹圄。



想必若能死而无憾,就算是飞升了吧。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对自己说,爹娘眼里没他,这没什么,把他卖给一个三角眼的道士,这也没什么。



木椿真人仿佛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一己悲欢都浸泡在冰冷的水下,隔着水,既不再欢欣,也不再痛苦。



谁叫我,不见棺材不落泪呢。



天道面前,所谓神龙与大能也不过是一群蝼蚁吧?



只要不瞎,谁站在远处都看得见绵绵河山壮阔,可是身在山中,谁又能在云雾深处找到自己身在何方?



可惜,严掌门心里几重纠结与情谊深厚,程潜一概不知。



沧海与桑田,落在千古未改的细雨微风下,经久不衰的唯有枯荣轮回。



程潜这一生,无论是死是活,都不曾有半分退避,然而此时久别重逢,大师兄的目光却突然让他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人修行一世,大道三千,归结成一句话,不也就是“看看天地,再看看你自己”么?



心有利器,手无爪牙。



哪里有七情六欲,哪里就有水深火热。

活着的滋味不外乎如是。



千丈深渊,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



海岛上晴空万里,少年掌门满心杀意。



师兄,我不怕天劫,只怕你。



有时候,一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可能经历着天崩地裂,但光阴却并不会因为谁而停下来,世间万物依然匆匆。



只多看那个人一眼,心里就是一片草木荣华。



那符咒中无数条精致的沟回中光华灼眼,

像是谁曾经寄托在其中最幽深迂回的感情。



世上的事,只要不违道义,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



他这些年与天地斗,与同道斗,与生死斗,从未走过半步回头路,从来也不肯相信世上有什么事是他做不成的。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世间并不能尽如人意者多也。



千头万绪,不必言明,

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



万物有灵,修行不易。

好不容易成了精,谁不惜命?



仲夏夜里蝉声四起,越发显得四下安宁,唯有夜空上一把银河如练,掬一捧光华万点,皎皎万岁春秋。寒来暑往,枯荣明灭。



每代必出之妖邪,逢魔必斩之祖训。



程潜蓦地上前一步,抬手将那少年搂进了怀里,

像是搂住了他一生唯一的珍宝。



既称尘缘,便似喧嚣,来而复往,不可追矣。



每一个少年人的奋发,似乎都是在这样“我太没用”的眼神下开始的,世事轮转,好像在一代又一代人中成就了一个完整的环,周而复始。



三丈囹圄,跳出来看,

其实也只是一方粗陋的画地为牢。



有条件的时候他自然会稳妥行事,真被逼到绝境,他也绝不相信自己会有什么做不到的事。



天锁中星辰闪烁映在他的脸上,严争鸣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绪微动,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恍若拈花的温柔笑意,一念想到程潜,便忽如此生再无所求一般。



过去十几年,有生以来一切背负不动的痛苦与怒放般的欢喜,此时都成了褪色的琐碎,落入了“命该如此”的一捧荒唐里。



程潜忽然抬起一只手,那矮墙上坐着的韩渊见了,便会意地微微一弯腰,在他手心拍了一下。

一声脆响,所有的背叛与纠缠,几番兵戎相见,一时间全都灰飞烟灭了。



好像是一把温柔的杀意,

哪怕铜皮铁骨也抵挡不住。



不管心里是欢天喜地还是怒火蓬勃,他都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眼,矜持得不动声色,又让人心生畏惧,怎么都亲近不起来。



天道无常,机关怎能由得人算尽?



程潜能将他从一片“娇弱”的脆饼,变成一块榨不干的破抹布,纵然其貌不扬,用力拧一下,总还能再挺一下。



也许有的人就是要死到临头,才知道“进退得宜”四个字,需要多么大的悟性与坚持。



有来无回莫回首,落子无悔不悔台。



韩渊面色平静地看着那山渐渐消失在秘境中,尽量将此间风物一个不差地装进了脑子里,因为知道自己再也回不来了。



最后,都落在一片莽莽苍苍的世道上、茫然失怙的措手不及。



大火抑或严寒,全都浇不灭荒原上轮回而生的细草与微风,只要第一只嫩芽从风中落子中降落皈依此地。



朱雀塔身在悬崖,临千丈之渊,自高处下探,有深潭百顷,近玄色,幽静如墨玉。

朱雀者,南向负火而生,灼灼烈烈,为众禽之首。



可惜程潜没长那根风流骨,他左手抱着满腔的真情实意,右手举着纸上谈兵的风花雪月,中间戳成了一根顶天立地的木头桩子。



谁会在乎他?谁会和他好?谁会拿他当回事?



对此,她的师兄们私下里讨论了数次妖后的神秘血统,一致认为那妖后没准是只八哥变的,不然怎能下出一个这样鼓噪碎嘴的蛋?



这老男人身上清晰分明的骨头硌得他生疼,然而怀抱与保护却又都是货真价实的。



一时间,少年光阴终于跨过百年的抵死挣扎呼啸而来,他仿佛一场大梦初醒,心头每一分不经意掠过的茫然都被浓墨重彩地加持一番,分毫毕现地恍如昨日。



而从今往后,他就算能通天彻地、翻云覆雨,也再讨不到他想要的那份欣慰的称赞了。



❤️

折酒.

【鸣潜】扶摇山记事

我来敷衍了


阅读体虾米的到时候有时间在搞


应该是不会坑的


(瘫倒)


————————————————


众所周知,严娘娘严争鸣的头发很长


长到什么地步呢?他跟小潜…………的时候都觉得很麻烦。黏在身上痒痒的,于是就会很烦躁,受害人小潜很想用霜刃把这个人的头发给砍掉


更要命的是早上严争鸣总是不厌其烦的拿着一把梳子,叫程潜去帮他梳头。此时我们的小潜就会从被窝里钻出个头,探出身子召唤霜刃来。满脸写着 用霜刃解决别烦我 的表情


此时的严争鸣也只是盯着他,就那种面无表情深深的盯着他


程潜:“就算今天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帮你梳头”...

我来敷衍了


阅读体虾米的到时候有时间在搞


应该是不会坑的


(瘫倒)



————————————————


众所周知,严娘娘严争鸣的头发很长


长到什么地步呢?他跟小潜…………的时候都觉得很麻烦。黏在身上痒痒的,于是就会很烦躁,受害人小潜很想用霜刃把这个人的头发给砍掉


更要命的是早上严争鸣总是不厌其烦的拿着一把梳子,叫程潜去帮他梳头。此时我们的小潜就会从被窝里钻出个头,探出身子召唤霜刃来。满脸写着 用霜刃解决别烦我 的表情


此时的严争鸣也只是盯着他,就那种面无表情深深的盯着他


程潜:“就算今天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帮你梳头”


严争鸣又收回了眼神,琢磨着今日如何折腾李筠等人,晚上如何……小潜。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头发的错误


整理好了之后,穿戴好衣冠,背着手,意气风发的出了清安居的门


“师兄,今天起的还挺早哈”李筠此刻半跪在地上,拿着一根随手捡来的木棍,头也不回的跟严争鸣打了声招呼,便继续捣鼓那地上可怜的小蚂蚱了


严争鸣瞥他一眼,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道:“废话,我何时懒惰过。倒是你,整天不误正业,怎么也不去看看水坑那臭鸟过的怎么样”


李筠撇撇嘴,懒得与他斗嘴。毕竟这种人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游梁见那平时都要睡到日上三竿的师父今个起的如此之早,心中不免惊讶。行了礼,问了好,便在一旁自己琢磨那扶摇派剑法。


年大大那小子见掌门起了床,便狗腿子似的在那清安居窗外巴望着自己的师父,突然脑袋吃痛,原是被严争鸣在后头合了扇子敲了头。


“你师父昨个累到了,别去烦他”


年大大只能怏怏的应下,离开的时候还在想师父昨天也没做什么出力活,就算做了也不会累啊,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成功撞到了在地上逗蚂蚱的李筠


程潜睡眠本就浅,再经刚刚年大大与掌门的对话,睡意全无,此时已直起身子坐在了榻上


严争鸣轻轻推开门,瞧见已经醒了,道:“小潜,你醒了,今日我瞧见池子里的莲花开了,煞是好看,今日不算太热,可以教教游梁那小子正式的扶摇剑法了……”


程潜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风平浪静的过了一天,唯一的不同是水坑回来探望了一遍


李筠:“我还以为你当上了劳什子妖王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呢,差点进去抽你”


探完亲后又被一只花里胡哨可以与孔雀相比的鸡急匆匆的唤了回去


严争鸣陪着小潜回了清安居,熄灯


虽然这种日子没有什么大风大浪,惊心动魄,但叫人乐在其中,何乐而不为呢?





————————————————

好了好了

摸个鱼,顺便如果明天作业不多

努把力的话阅读体就又搞出来一篇了

散了吧散了吧

(老透明在线卑微求心)



急雨
画了最喜欢的一本但从来没画过的...

画了最喜欢的一本但从来没画过的TT

画了最喜欢的一本但从来没画过的TT

开水煮鱼

“你都已经不是肉体凡胎,竟还会动桃花劫吗?”

桃花树下的小潜

p2原图,滤镜比我会画画

“你都已经不是肉体凡胎,竟还会动桃花劫吗?”

桃花树下的小潜

p2原图,滤镜比我会画画

菊生童子
hhhh半夜摸个程潜 他太可了...

hhhh半夜摸个程潜

他太可了!!

hhhh半夜摸个程潜

他太可了!!

知蕖
把以前画的铜钱放上来QAQ 我...

把以前画的铜钱放上来QAQ

我想扩列www431787334请加我QAQ

把以前画的铜钱放上来QAQ

我想扩列www431787334请加我QAQ

脏卒十四

是铜钱!

六爻太好看了!

是铜钱!

六爻太好看了!

绎楼

做了个猜猜我是谁的手书,求康康鴨qaq

第一次做手书还有很多不足155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0803603

做了个猜猜我是谁的手书,求康康鴨qaq

第一次做手书还有很多不足155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0803603

颜娘
继手机指写后出的手写…… 好丑...

继手机指写后出的手写……


好丑

好丑

继手机指写后出的手写……


好丑

好丑

灯笼Lantern

lofter压画质压到令人发指

@沧笙踏歌- 太太文章的配的漫画,很垃圾,建议观看太太的原文雨水 

lofter压画质压到令人发指

@沧笙踏歌- 太太文章的配的漫画,很垃圾,建议观看太太的原文雨水 

R老板
铜钱快到碗里来之清(kuai)...

铜钱快到碗里来之清(kuai)心(lai)寡(hong)欲(wo)

铜钱快到碗里来之清(kuai)心(lai)寡(hong)欲(wo)

十二单

试笔刷的!
怪丢人的

P2补个暗色调,过程永远比成图好看我不活啦

试笔刷的!
怪丢人的

P2补个暗色调,过程永远比成图好看我不活啦

抚槛白鱼

他想起程潜对他讲过的忘忧谷,传说在那不生不死的地方,师父和师祖两个人永远相伴留在其中,周围除了一些不肯多做停留的小鬼以外,什么都没有。 

严争鸣没有对程潜说过那两人之间不可说的牵绊,只是暗暗为这样的结果欣慰。 

若能和自己心爱之人魂归一处,千刀万剐算什么?粉身碎骨又算什么?

———priest《六爻》

他想起程潜对他讲过的忘忧谷,传说在那不生不死的地方,师父和师祖两个人永远相伴留在其中,周围除了一些不肯多做停留的小鬼以外,什么都没有。 

严争鸣没有对程潜说过那两人之间不可说的牵绊,只是暗暗为这样的结果欣慰。 

若能和自己心爱之人魂归一处,千刀万剐算什么?粉身碎骨又算什么?

———priest《六爻》

晚澄

画到一半才发现笔没电了

铜钱后边的是竹子

太难了

画到一半才发现笔没电了

铜钱后边的是竹子

太难了

林小川川川

我是弟弟

我哭哭哭哭哭

我永远喜欢铜钱!!!

我是弟弟

我哭哭哭哭哭

我永远喜欢铜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