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程黯

11574浏览    31参与
(〃ノωノ)
占tag致歉,太好代餐了 有太...

占tag致歉,太好代餐了 有太太画吗


最近去写其他cp的文了,完结我又换号回来了!还在磕,就是这对太特殊了所以单独开号了,下篇还是想写车,有点文的吗🥺

占tag致歉,太好代餐了 有太太画吗


最近去写其他cp的文了,完结我又换号回来了!还在磕,就是这对太特殊了所以单独开号了,下篇还是想写车,有点文的吗🥺

我的微笑百度搜不到
私心打了程黯的tag,下次会...

    私心打了程黯的tag,下次会补程锦衣的(真的不会咕吗)🤣🤣

    我个人画风偏少女勿喷球球😊

    私心打了程黯的tag,下次会补程锦衣的(真的不会咕吗)🤣🤣

    我个人画风偏少女勿喷球球😊

(〃ノωノ)

【程黯】关于有个师弟的重要性

偶然间刷到了《龙响天下》黯的截图,俏美人,我激情码字。

女装注意,完全是为了自己爽的产物,自行避雷

-

 “我都这岁数了,就是想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你还....”林千树说到这顺起手边的帕子假拭并不存在的眼泪。            

 “林,林长老,我不是要逼您...”杰惊讶到后面编好的劝词全卡在了喉咙,都说林长老年轻时杀人不眨眼功夫了得和能和现今的城主平分秋色,退隐后更是成为了城中扑朔迷离的传奇人物,可这倚老卖老还装可怜的老头儿和传闻中差距可太...

偶然间刷到了《龙响天下》黯的截图,俏美人,我激情码字。

女装注意,完全是为了自己爽的产物,自行避雷

-

 “我都这岁数了,就是想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你还....”林千树说到这顺起手边的帕子假拭并不存在的眼泪。            

 “林,林长老,我不是要逼您...”杰惊讶到后面编好的劝词全卡在了喉咙,都说林长老年轻时杀人不眨眼功夫了得和能和现今的城主平分秋色,退隐后更是成为了城中扑朔迷离的传奇人物,可这倚老卖老还装可怜的老头儿和传闻中差距可太大了。

 但他也没发法子继续自顾自说下去,被遣后站在院门外的杰感觉有些迷茫。

 要说今天这情形怎么出现的,还得是最近北镇抚司派的一个棘手任务,这任务本来是默认让程锦衣接的,杰瞧都没瞧内容就在程锦衣的眼皮下把任务揽过来了,任务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恶心一下他。

 随着纸张的展开,杰傻眼了,瞧了眼纸张,又瞧了眼程锦衣。

 程锦衣抱着他那把绣春刀倚靠在一旁皮笑肉不笑道,“恕不退还。“这任务是指定他接的,他自然知道里面是什么。

 吟春楼,是在朔野城管辖范围内一家挺有名气的青楼,也是平日里官兵消遣的地儿,这地鱼龙混杂,最近也不太平,现在被城主怀疑城中内鬼就是在这块地和别处相互接应。

 任务上写了,潜入内部不让对方怀疑的前提下取得吟春楼包庇的罪证。难,先不说人家吟春楼还招不招小厮,就这种包庇着判刑的场所眼线肯定只多不少。就算他去那儿做了恩客,但从去潇洒过的那些人嘴里套出来“那里的美人都很粘人”这种评价基本就知道没戏。

 经过不断的尝试碰壁后杰实在忍不住了,在间铺子里将人抓个正着“我就不信这任务落你手里你有办法。”

 “拐卖女童的商人。”程锦衣被人打断手头做的事情也不恼,像是早就猜到这人会回来找自己,“那些人怕买到病秧子,通常都会让商人留在楼里待几个时辰,她们带孩童去检查,确认没问题了再付银钱。”一般没什么人看着。

有了新的思路杰应该是要高兴的,但他现在有犯了难,要女的,还得是孩童...?平心而论北镇抚司这种男女比例极其失调的地方找出一个女性就很不容易了,还得是孩童?他要是现在去街上拐一个平民女孩,明天完成任务后天就得去蹲牢房,顺便除了拐卖妇女还得加上一条向百姓透露机密,所以这人还是得选自家的。

杰苦恼之际瞥见了程锦衣手中拿着的东西,是一对头花。不同粗细的银丝做成的花蕊中心包裹着一抹橙黄点缀,层层花瓣后是镂空的银叶,再接着顺下来了一串细密流珠。

“....你买这东西?”

“嗯。”就算不看程锦衣也感受到了炽热的目光,作为搭档他还是比较了解杰的,付了店家银子又说道,“别打她主意了,你劝不动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小孩子能有多难哄。

于是便有了杰前去程锦衣给的地点结果发现位置是长老院,然后和林长老周旋一番后被请出院的事。

在杰将信条狠狠拍在程锦衣桌上时,程锦衣淡定地喝了口茶。

“你这大弟子出马就能劝得动那老头...林长老?”杰满眼不信。

“我没有打离的主意。”程锦衣不计前嫌将信条收下,毕竟和不讲道理的人争论没有意义,这是做了那么多年搭档总结出来的经验了。

-

第二天一早,杰就在院前撞见了伪装成市井商人的程锦衣,后面还牵着个粉妆玉琢的女孩,瞧着十来岁却已然是一副亭亭玉立的模样。

女娃娃拽着程锦衣的手笑得花枝乱颤,唇瓣一张一合在念叨着什么,隔着太远听不清,浑然不像即将要被卖掉的样子,要是旁人不知内情还以为是青梅竹马了。

杰刚走上前女孩就注意到了他,笑声戛然而止换脸比翻书还快,躲到程锦衣身后的时候不像是娇羞倒像是嫌弃。

“....你哪里拐来的?”杰尽力无视了程锦衣身后鄙夷的目光问道。

程锦衣扯住女孩的手腕想要将人拽出来,“黯,这个是杰师兄,别这么失礼。”

黯?杰不由想起了程锦衣前几年带回来的那个古怪小孩,张狂得很是个像极了程锦衣一样的出类拔萃的怪物。但眼前这个看起来眉清目秀,温婉贤淑瞧着就喜爱的女孩和那个看着就欠揍的家伙完全联想不到一块,但这眉目却越看越熟悉,或许...是兄妹?杰这样安慰自己。

被推到杰面前的黯看着这人的模样嗤之以鼻,还未经变声期的少年人声音脆生生的好听,说出的话却截然相反,“靠着拍马屁走到这个位置的家伙他配我叫他师兄?”

行了,是本人。

-

(后续就是在吟春楼里,黯被老鸨带到隔间准备检查的时候反抗阻挠,老鸨好不容易拉开上半身的衣服就发现黯上身全是红斑以为是传染病吓得立马不要了。程锦衣收集好了证据拉着被退回来的黯离开了吟春楼,任务完成的轻轻松松x)

别跟我抢太子殿下

一个小脑洞

“师兄,我们切磋切磋如何?”


程锦衣一反常态地没有拒绝


这倒让黯有些诧异


还在愣神时,就被程锦衣托着往房间里走


“!师兄,去房间里打?不会把房子拆了吗?”


程锦衣把黯扔在床上,压下去


“你...你你你 !你干什么 !”


程锦衣凑近黯的耳朵,缓缓地说道


“你不会真以为,我带你回来,只是因为师傅的命令?”


-------------------


“啊 !”


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平复好心情后,才...

“师兄,我们切磋切磋如何?”




程锦衣一反常态地没有拒绝




这倒让黯有些诧异




还在愣神时,就被程锦衣托着往房间里走




“!师兄,去房间里打?不会把房子拆了吗?”




程锦衣把黯扔在床上,压下去




“你...你你你 !你干什么 !”




程锦衣凑近黯的耳朵,缓缓地说道




“你不会真以为,我带你回来,只是因为师傅的命令?”






-------------------




“啊 !”




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平复好心情后,才喃喃地说道




“真是的,怎么会梦到那时候的事儿,明明师兄都...走了啊,切,他这么花心,怎么还会想到他”




此时此刻




和花小楼睡在一起的程锦衣也被这个梦闹的睡不着




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明月




“黯...?他...”






































END.

别跟我抢太子殿下

我有一个偶像

全文黯视角

——————————————————————

我有一个偶像


他叫程锦衣


是我的师兄...之前是的


我们年少相识,在我被误会的时候,他将我救了出来


出于感激,我同意了他的邀请,成为了他的师弟


不过可气的是,他竟然把我认成的女孩子 !


可能是小时候声音比较柔的原因吧,他没有认出来


我们一起练功,一同进步


不久后,那老头领了个女孩回来,没错,是真的女孩儿


她叫离,以后就是我们的师妹了


那老头可护着她了,一根头发都碰不得


不过我还是喜欢偷偷欺负她


我有一个偶像


我把它当做我奋斗的目标...



全文黯视角

——————————————————————

我有一个偶像


他叫程锦衣


是我的师兄...之前是的


我们年少相识,在我被误会的时候,他将我救了出来


出于感激,我同意了他的邀请,成为了他的师弟


不过可气的是,他竟然把我认成的女孩子 !


可能是小时候声音比较柔的原因吧,他没有认出来


我们一起练功,一同进步


不久后,那老头领了个女孩回来,没错,是真的女孩儿


她叫离,以后就是我们的师妹了


那老头可护着她了,一根头发都碰不得


不过我还是喜欢偷偷欺负她



我有一个偶像


我把它当做我奋斗的目标


我拼命地练功,为了能够战胜他


就在我有信心挑战他的时候


他却离开了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离发出支援信号后


他和朱颜城的郡主在一起,为了保护她,不惜与昔日的师弟师妹们刀刃相对,虽然是他单方面碾压我们


我们看见了他每天都会她的生活操心,不仅要保护她,还要包容她的任性


看着他俩的互动,我觉得我真是瞎了眼竟会看上程锦衣那家伙


他走前醉酒后向他表白,没想到他还答应了,现在想想,可能只是他一时的玩笑话罢了


他俩在下面嘻戏


而我


却只能远远的看着


就像一个戏外人,只能看着,不能干涉什么





END.


别跟我抢太子殿下

牵线

★黯视角


————————————————————


我是新来的月老


我叫黯


今天是我工作的第一天


我就把他给搞砸了


我TM竟然把我的线和一个凡人的连在了一起


关键是那是个男的,还特别难相处


为了我的终身幸福,我决定下凡剪断我俩的红线


我根据红线的感应找到了那个凡人,他叫程锦衣,我以初来这里人生地不熟为由在他家借宿,他却意外的好说话,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虽然脸上还是冷冰冰的


和他相处了几天,我发现他脾气也蛮好的嘛,并且做饭还好吃,总感觉有些熟悉


等等! 我好像忘了什么事?糟糕! 忘了正事


我一脸严肃地坐在沙...

★黯视角


————————————————————


我是新来的月老


我叫黯


今天是我工作的第一天


我就把他给搞砸了


我TM竟然把我的线和一个凡人的连在了一起


关键是那是个男的,还特别难相处


为了我的终身幸福,我决定下凡剪断我俩的红线


我根据红线的感应找到了那个凡人,他叫程锦衣,我以初来这里人生地不熟为由在他家借宿,他却意外的好说话,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虽然脸上还是冷冰冰的


和他相处了几天,我发现他脾气也蛮好的嘛,并且做饭还好吃,总感觉有些熟悉


等等! 我好像忘了什么事?糟糕! 忘了正事


我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等他回家


他一回来就看到了我,问我怎么了,我二话不说就把他扑倒在地上,拿起剪刀就要往红线上剪,可突然全身都动不了了


‘这个人级别比我高 ! ’


我看见他嘴角勾出了一抹笑,他慢悠悠的调整姿势,把我压在的下面笑着说


“我好不容易才让你‘不小心牵错线’,是你想剪就能剪的吗,师弟?”


黯还没反应过来,程锦衣一看便知道


“看来记忆还没恢复呢”


说完便吻上了那让人垂涎三尺的唇


黯:!!!


湿软的触感碰到嘴上的那一刻,许多记忆涌上脑海,不免有些头痛,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时,一吻已经结束,看见眼前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的人,眼眶好像湿润了许多,有很多话想说,开口却只有一声软绵绵的


“师兄...”


“嗯,我在”

(〃ノωノ)

【程黯】abo

就那什么瑟 自食其力了一下,希望粮性循环(祈祷


abo文学,a程×o黯

习惯性编了一大段剧情

信息素气味是想过但是没有明确写,我想的大概是茶杆竹和佛手柑( 


雷的话自行绕道

就那什么瑟 自食其力了一下,希望粮性循环(祈祷


abo文学,a程×o黯

习惯性编了一大段剧情

信息素气味是想过但是没有明确写,我想的大概是茶杆竹和佛手柑( 


雷的话自行绕道

无舌饿鬼
程黯( 不要画了丢人丢到佬们面...

程黯(

不要画了丢人丢到佬们面前

本来还想画飞妹但我懒

程黯(

不要画了丢人丢到佬们面前

本来还想画飞妹但我懒

四点

好像,迷你那个小动画第四季要出了

好像,迷你那个小动画第四季要出了

四点

按照官方故事画了点脑补

会有人遇到百年一遇的天才就因为他不愿意所以就放任他继续在大街上当乞丐吗,就不怕之后被其他势力捡了之后变成得力干将添堵吗× 杀了也可惜,所以趁还算好骗的时候制造一场事故买通他的人心不是更加好吗。

上面全是口嗨,但是要是是这种情节的话也很爽!不过扼杀了好多萌点

但是总之就是实习的时候拐回去的小孩!日常丢人

按照官方故事画了点脑补

会有人遇到百年一遇的天才就因为他不愿意所以就放任他继续在大街上当乞丐吗,就不怕之后被其他势力捡了之后变成得力干将添堵吗× 杀了也可惜,所以趁还算好骗的时候制造一场事故买通他的人心不是更加好吗。

上面全是口嗨,但是要是是这种情节的话也很爽!不过扼杀了好多萌点

但是总之就是实习的时候拐回去的小孩!日常丢人

伍仁玥饼

迷你世界同人向!!

小学生文笔w


程锦衣将黯死死压在床上的时候,黯已经吓坏了,根本就忘记反抗,而且被程锦衣死死压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一滴的占领自己,直到自己被侵犯的浑身酸痛,才惊醒过来


黯用手推开程锦衣,一边用被子将自己包住。

“怎么?明明刚才还很享受的呢”程锦衣微微挑眉的看向黯


“呜……你这是趁人之危…"黯哑着嗓子小声嘟囔着,后又将自己缩在床角小声抽泣着,不断地咒骂着程锦衣


程锦衣看到黯那委屈的样子,心中一软,放弃了强占的念头,只是紧紧抓住黯的肩膀,让其无法逃离自己的怀抱,程锦衣低头吻上黯,安慰着他:"黯,没事的,没事的。"...

迷你世界同人向!!

小学生文笔w


程锦衣将黯死死压在床上的时候,黯已经吓坏了,根本就忘记反抗,而且被程锦衣死死压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一滴的占领自己,直到自己被侵犯的浑身酸痛,才惊醒过来


黯用手推开程锦衣,一边用被子将自己包住。

“怎么?明明刚才还很享受的呢”程锦衣微微挑眉的看向黯


“呜……你这是趁人之危…"黯哑着嗓子小声嘟囔着,后又将自己缩在床角小声抽泣着,不断地咒骂着程锦衣


程锦衣看到黯那委屈的样子,心中一软,放弃了强占的念头,只是紧紧抓住黯的肩膀,让其无法逃离自己的怀抱,程锦衣低头吻上黯,安慰着他:"黯,没事的,没事的。"


"师兄是混蛋!呜呜......"黯还是在不断的骂道


"好了,好了,别骂了好吗?"程锦衣看到黯还在不停的咒骂自己,于是轻声问道


黯听到程锦衣在轻声哄他,于是停止了谩骂,但是还是用力挣扎着,想要从程锦衣的怀里脱离


程锦衣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外一只手则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轻声安慰着:"乖,不怕,不哭了。"


黯没有理睬程锦衣,依旧不停地咒骂着:"混蛋师兄,混蛋!混蛋......"


程锦衣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埋进了他的脖颈里,深吸了几口气之后说道:"黯,如果你真的恨我,那你杀了我吧,不要这样折磨你自己。"


黯听到程锦衣的话,微微停止了动作,他没有想到程锦衣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默默流泪,不说话,不挣扎


程锦衣看到黯不再挣扎,便又继续道:"我知道,你现在恨我,恨不得马上杀了我,但是黯,你想一想,如果你真的杀了我,那么你就真的没有活路了,难道你真的愿意这样活着吗?你想一想你的家人,你的亲人,你的朋友,还有你的父母......如果你不愿意为了自己而活着,那就为了自己的家人好好活着,让他们过的幸福,快乐,这才是你最终的使命啊......"


黯没有回答程锦衣的话,也没有动弹,任由其在那里说


程锦衣感觉自己在那里说了很长时间之后,他才慢慢抬起头,看向他,黯此刻正静静的望着自己


"黯…你不要这么看着我,这样我心跳很快......"程锦衣吞咽了一下口水,对黯说道


黯看着程锦衣,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黯,我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可能有些重,可能让你不高兴了,但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我们先睡吧。"程锦衣说完就将自己的双手从他的肩膀上移开,躺在床的左侧,拉起被子盖上自己的脸,将被子捂在脑袋下面


黯看到程锦衣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程锦衣听到黯笑了,赶忙将头伸出来,看向他:"…干什么,这么晚了还笑!"


黯没有回答程锦衣的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好啦,不要笑了,快闭上眼睛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就启程,去朱颜城。"程锦衣说道。

黯听到程锦衣的话,轻轻点了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

四点
来品品这无敌香的官方设定和年龄...

来品品这无敌香的官方设定和年龄差!实习的时候拐了个小孩回来×

小孩从最先开始的看不起他,被他搭救之后同意和他回了朔野城,变成了努力追随他的步伐!!我磕到啦!

来品品这无敌香的官方设定和年龄差!实习的时候拐了个小孩回来×

小孩从最先开始的看不起他,被他搭救之后同意和他回了朔野城,变成了努力追随他的步伐!!我磕到啦!

伍仁玥饼
🌿了,在别人雷的圈子里嗑着c...

🌿了,在别人雷的圈子里嗑着cp…入坑五秒钟,一饿就饿五年🌿

🌿了,在别人雷的圈子里嗑着cp…入坑五秒钟,一饿就饿五年🌿

寒秋柠檬
得了,劳资发不出去,要的加Q3...

得了,劳资发不出去,要的加Q3295615856

得了,劳资发不出去,要的加Q3295615856

寒秋柠檬

程黯

第一章


“我输了,我会帮你们拖住他们的”黯长叹一口气,抹了抹嘴角的血

对方的眸子暗了下去,自然什么也没说

“……”

“你快带着他们走吧…”


一边程锦衣带着花小楼和离逃离朔野城到安全的地方


“喂!那个姓程的,为什么黯没有跟上啊”离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也对,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搭档,该有的感情还是有的

“……”程锦衣还是什么也没说,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

一路上离都会多多少少提到黯怎么怎么的,程锦衣莫名烦躁,因为他觉得自己对黯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只知道他现在要保护花小楼,无论如何…

直到与黯再次遇见那一刻,本来是没什么新奇的,可是看到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还是异性就...

第一章



“我输了,我会帮你们拖住他们的”黯长叹一口气,抹了抹嘴角的血

对方的眸子暗了下去,自然什么也没说

“……”

“你快带着他们走吧…”


一边程锦衣带着花小楼和离逃离朔野城到安全的地方


“喂!那个姓程的,为什么黯没有跟上啊”离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也对,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搭档,该有的感情还是有的

“……”程锦衣还是什么也没说,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

一路上离都会多多少少提到黯怎么怎么的,程锦衣莫名烦躁,因为他觉得自己对黯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只知道他现在要保护花小楼,无论如何…

直到与黯再次遇见那一刻,本来是没什么新奇的,可是看到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还是异性就时不时难受,自己似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黯产生这些冒昧的情感



程锦衣心里愈发难受

“…花小楼,你和离先去安全的地方,我去看黯那边怎么了”


“啊啊?好,那我和离先走一步啦,待会在回合”


画面转到黯那边


“嘶…”黯吃痛地小声叫着

“可恶,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啊”

黯现在的样子已经非常的不堪入目,白净的脸上有些伤口,鼻子上有道深红的疤痕,嘴角流血。虽然不是很严重,黯还是咬着下唇努力不然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防止引来更多敌军


程锦衣刚来到这里就看见了被飞镖打伤的人,几具尸体躺在地上,身为刺客的他习以为然,但他找到黯时候似乎已经不太稳定了

是的,这是花小楼外更担心的一次


转角就是一个树咚,姿势及其冒昧,不知道的都以为他们是情侣在树林调情


程锦衣暗了几度的眼瞳死盯着黯,让黯不太舒服,一时不知道该哭该笑


“师兄?你怎么还没走…呵,朔野城的那些家伙我能搞定你还有人要保护呢,”黯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若无其事到“快点走吧!”

“啧…你是笨蛋吗?自己撑不过就不要硬撑啊”


是啊,是个正常人都能听出醋意


黯什么也没说,紧紧抱住程锦衣,埋在脖子旁

“师兄?可以……带我走吗?我真的…好难受”


“…”


“好”




(作者第一次写文,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会改的)

寒秋柠檬

程“已经沦陷了呢…”


黯“唔…师兄?”


(在学校画的,个人拍的不咋好

程“已经沦陷了呢…”


黯“唔…师兄?”


(在学校画的,个人拍的不咋好

寒秋柠檬

为什么程黯的粮这么少啊啊啊我要特意从半次元来呢…把孩子急的!一个不会画画的人,突然会画画了,第一次画,不要吐槽啊昂,为了自己的CP!励!志!

(还有,有没有磕这个CP的人?

为什么程黯的粮这么少啊啊啊我要特意从半次元来呢…把孩子急的!一个不会画画的人,突然会画画了,第一次画,不要吐槽啊昂,为了自己的CP!励!志!

(还有,有没有磕这个CP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