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稻米

8564浏览    1394参与
我自泰然自若
听说杭州疫情去不了线下?  ...

       听说杭州疫情去不了线下?

  没关系,线上照样带感!

       听说杭州疫情去不了线下?

  没关系,线上照样带感!

哦啊啊啊嗷

关于八一七稻米节杭州会场

以下发言都仅代表个人观点!!!无意引战!!!请大家理智发言!!!理智!理智!一定要理智!!!(本人打下本文时并不理智!各位看看就好!!!)


其实去之前还是很期待的,但是到了之后一天下来还是有些失望的。


原因如下:

本身我就是冲着三叔会在十三四号来杭州才去的,但是后来突然通知说来不了,被困在了海南。。。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场来不了就变成了直播连线,有总好过没有嘛是吧,对此我没有意见。但是,直播连线时三叔说话的内容是完全听不清的。我在现场只听的见嗡嗡的声音,三叔一开口就是“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零星的汉字。


我觉得这就有点离谱了。先不说为什么一定要...

以下发言都仅代表个人观点!!!无意引战!!!请大家理智发言!!!理智!理智!一定要理智!!!(本人打下本文时并不理智!各位看看就好!!!)


其实去之前还是很期待的,但是到了之后一天下来还是有些失望的。


原因如下:

本身我就是冲着三叔会在十三四号来杭州才去的,但是后来突然通知说来不了,被困在了海南。。。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场来不了就变成了直播连线,有总好过没有嘛是吧,对此我没有意见。但是,直播连线时三叔说话的内容是完全听不清的。我在现场只听的见嗡嗡的声音,三叔一开口就是“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零星的汉字。


我觉得这就有点离谱了。先不说为什么一定要在稻米节前去海南,光是连线时的声音都足够让人难受了。我真的几乎全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其中听懂的还是连蒙带猜勉强拼凑出来的。


我真的理解不了为什么现场的音箱能差成这个样子,我甚至连现场上台的稻米们说的话都听不太懂。。。(还是说这是正常的?有姐妹完全听得懂吗?)😳


现场的气氛我个人感觉也一般般,就是直接给我看无聊了。游戏也没什么创意。。。


总之就是感觉整个都没什么意思吧😶



IAEEE

《盗墓笔记》那些年让我泪目的句子

1.风涌云沙起,直抵碧霄尽。

众子入局,古潼已开。

——《沙海》


2.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你在那里驻留两天。

那里有一场离别,一别十年。


3.世上本就没有第二个鬼玺。

我不过是想给你十年,让你忘了我 。

(网易云热评)


4.十年期,青铜启,终极闭,故人离,雪飘渺,尘未扰,约未了,他不晓。

“吴邪,带我回家。”


5.长白雪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6.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

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


7.地下室里的3月思索,身上的17道伤痕,他压榨了自己的所有天真,一步步从平凡走向神坛。

吴邪仍在,不见天...

1.风涌云沙起,直抵碧霄尽。

众子入局,古潼已开。

——《沙海》



2.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你在那里驻留两天。

那里有一场离别,一别十年。



3.世上本就没有第二个鬼玺。

我不过是想给你十年,让你忘了我 。

(网易云热评)



4.十年期,青铜启,终极闭,故人离,雪飘渺,尘未扰,约未了,他不晓。

“吴邪,带我回家。”



5.长白雪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6.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

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



7.地下室里的3月思索,身上的17道伤痕,他压榨了自己的所有天真,一步步从平凡走向神坛。

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8.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我过得无比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这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小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我这辈子已经够了。

——《极海听雷》



9.命这种东西。你去问个为什么,不觉得太矫情了吗?——吴邪



10.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没有一丝陌生。“你老了。”他说到。音乐还在流淌,在这靠近地狱的地方。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十年》



11.十年里面,我越发明白自己能给予的最好的东西,如果不是能够解决对方需要解决问题的元素,那么你就算掏心掏肺,对方调转枪头的决绝会让你目瞪口呆。(当三叔忽然开始讲道理)



12.对张起灵来说,他的人生太长。这样的天授不停的发生,每一次发生他都会失去记忆。他会无数次的失去记忆,人生被割裂成无数个无头无尾的岁月,不知道自己爱过谁,不知道自己被谁爱过。



13.我梦到了西藏的喇嘛庙。那梦中飘着的缎带,梦到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归属,我的此生所属



14.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你在那里驻足两天,那里有一场离别,一别十年。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你务必要看一看雪山深处的地方,那里会不会有一个蓝衣的少年,他是一种淡然的沧桑。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你在雪山上留下一朵红花,也许2015年那花早已绽放成枯骨,也请让他知道有人接他回家。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将那里的云淡风轻都记下,如今的长白也许不是十年后的景色,那里也许象征着欢喜,也许象征着阔别。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请你带去一本诗经,为一场十年后的轰轰烈烈,满怀澎湃的埋下一本思无邪。

栗梓。

张起灵归来

盗墓笔记·那些令我惊艳的评论

来自快手评论


·三叔说过: 盗墓笔记从来都不只是一个故事,只要你相信,这个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相信的人越多,这个世界就越真实。他们存在,我信便信一生(吾王起灵归来日,尔等俯首称臣)


·以后吴家小三爷吴邪走了就少一角就没有“铁三角了”其实长生也是一种痛苦世人皆饰张起灵,可世人皆不是张起灵“我沉溺于他们的故事”


·时光是公平的,却唯独忘了张起灵


·麒麟从此年年常在,无邪无忧岁岁平安。


·你老了。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

盗墓笔记·那些令我惊艳的评论

来自快手评论



·三叔说过: 盗墓笔记从来都不只是一个故事,只要你相信,这个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相信的人越多,这个世界就越真实。他们存在,我信便信一生(吾王起灵归来日,尔等俯首称臣)


·以后吴家小三爷吴邪走了就少一角就没有“铁三角了”其实长生也是一种痛苦世人皆饰张起灵,可世人皆不是张起灵“我沉溺于他们的故事”


·时光是公平的,却唯独忘了张起灵


·麒麟从此年年常在,无邪无忧岁岁平安。


·你老了。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啊,始于西湖,止于长白,终于青铜巨门,麒麟竭生麒麟劫,十年别来思无邪。”


·“带我回家;待我回家;代我回家”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叫你在那里驻定两天,那里有一场离别,一别十年


·我有四个挚爱,一个困于长白山,未归。一个失去挚爱独守巴乃,不悔。一个天真以散不在无邪,只为约定。一个永远停留在张家古楼,已逝。


·“我的那个梦始于杭州西湖,止于吉林长白,后来福建雨村,直至雨落千载,整个青春,整个余生。”


·他姓张,名为起灵,身纹麒麟纹身,背着黑金古刀,一袭黑衣,一脸淡漠,他是世间神明,世人信仰,虚张年华声渐起也空灵


·小哥走了 潘子没了 三叔不见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场局 一场让九门重新洗牌的局 如果可以 谁不想干干净净的做人    到底要吴邪多强大 老天才会放过他和他身边的人啊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我将永远忠于南派三叔笔下的盛世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即使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至少我会发现”  

“你的事情早就是我的事情了”

  “去有我记忆的地方”  

如果世间有神灵,那一定就是张起灵  西湖最温柔的水融化了长白山最冷的冰,北京的太阳照在他们身上


·一切都是意难平,一切都是遗憾,可正是这些意难平,才构成了他们的情义,是过命之交,是彼此的依靠,或许他们之间的种种过失是遗憾,可正是因为没有结局,才有等下去的希望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当你开始寻找他们已然存在


·长白山冻不住他的柔情,青铜门关不住我的神明.


·北京最烈的太阳温暖了西湖最柔的水,西湖最柔的水融化了长白山最锋利的冰


·“我做了一个梦,一梦十年。”


·十年期 青铜启 终极闭 故人离  雪缥缈 风尘扰  约未了 他不晓 带我回家 待我回家 代我回家 吾王起灵归来日 尔等俯首称臣时  他是所有人的张起灵 却只是吴邪一个人的闷油瓶  。


·故事的开始是在七星鲁王宫互相救命的三个人,故事的最后是雨村互相依靠共度余生的铁三角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就此别过 ,莫问前程 山高水长 ,江湖莫忘 在广袤的空间 和无限的时间中 能与你们共享一颗行星 和同一段时光 是我的荣幸 尚未佩妥剑 转眼便江湖 愿历尽千帆 归来仍是少年,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 来日方长 从此一别 ,隔世经年山长水阔 唯愿君平安喜乐 不知流年前途似海,我们以梦为马 不负韶华 一篇诗一斗酒 一曲长歌 一剑天涯“西湖最温柔的水融化了长白最锋利的冰 从此我的神明走下了圣坛染上了人间烟火”


·十年沙海天真丧,为灵沦落一身伤,十年长白神明复,天真胖子皆己老,再忆沙海此前事,终归一人走尽头


·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我这一生只有5个挚爱 起灵万代千秋山河不朽, 吴邪青铜门外十年痴候, 瞎子对花对酒落雪成愁, 花儿三千水袖解语依旧, 胖子独守巴乃忆云彩。


·长白又欲飞雪,一别经年,吴山居下一人望明月。初见历现眼前,少年沉默寡言。回首间,又一个十年。青铜门开,故人竟眯了眼。未曾抬首,只听得一句,好久不见。


·“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


·“从山东到秦岭,从西沙到昆仑从广西到新疆,从青海到长沙,从墨脱到杭州,最终到长白的茫茫白雪 我们一步一步渴望追随他们的脚步 却忘记了隔着的那页纸”


·胖子是太阳,小哥是神明,吴邪是人间。如果没有人间,太阳的光辉再无人看见,神明也失去了与这尘世的唯一羁绊。


·2015是十年之约 2025只是“重逢之约”


·吴邪做了一个梦,梦叫张起灵,一梦便十年,我们做了一个梦,梦叫盗墓笔记,一梦便一生


·从杭州到长白山,短短的1486公里,他竟走了十年


·“想听《盗墓笔记》的故事啊?我来给你讲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有许多遗憾有许多欢乐有…他们真的真的存在”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一定要在那里驻足两天 那里有一场别离 一别十年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你务必要看一看雪深处的地方 那里会不会有一位蓝衣少年 他是一种淡然的沧桑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你在雪山上留下一朵红花 也许2015年那花早就绽放成枯骨 也请让他知道,有人接他回家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将那里的云淡风轻都记下 如今的长白也许不是十年后的景色 那里也许象征着欢聚 也许象征着阔别 

如果你去一次长白山 请你带去一存诗经 为这一场十年的轰轰烈烈 满怀澎湃的埋下这一本 思吴邪!

·十年弹指间执念系长白


·曾经,我在白熊山种下我的童年,如今我来长白山收获我的青春;曾经,我看到的是团子和熊二的生离死别,如今,我看到的铁三角的十年之约。


·“他强大如神袛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他温暖如阳光却寻不回天真如故”


·他

“是被拉下圣台的圣婴.” 

“也是张家末代的起灵.” 

“明明是副人的躯壳.” 

“却身负神明的事情.”

祭坛上的圣婴,张家的末代起灵,从未有一次为自己而活,无尽的生命却孤身一人守着家族的秘密,无人记得,无人等候,直到那次青铜门开,那个等候着的吴家小三爷”

那一年 你留我一人 说用你一生换我十年天真无邪 可是 

十年后 你已归来我却不愿让你记起 那个天真 早就跟随着你的脚步葬进了雪山 现在留下的 仅仅是吴邪了


·吴邪是西湖的水,胖子是北京的太阳,张起灵是长白山的冰。北京的太阳温暖了西湖的水,融化了长白山最锋利的冰。


·盗墓笔记是一个盛世,一个永远存在于稻米心中的盛世;亦是一段传奇,一段无法复刻的传奇。


·十年之约,故人心归,重启征程,跨越山水,只为久别重逢


·羡慕张起灵和吴邪的友情,张起灵替吴邪承受十年痛苦,吴邪因张起灵10年再没笑过。有句语录写过,人的成长往往发生在不经意的时候,我并不愿意变成现在这样,但是,有些时候自己的决定还是会让自己大吃一惊。我不以最深的城府去面对我所应该面对的一切,而他们却以最深的城府揣测我的一切。变化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


·杭州到长白山有多远,有一个人走了十年。


·吴邪是一个温柔的像水的男孩子,可别忘了,在最冷的冬天最没有形态的水也会变成坚硬的冰。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小哥在,无人敢动吴邪;胖子在,无人能动吴邪;黑瞎子和小花在,动了吴邪得死;但,潘子在,无人敢有动吴邪的想法


·梦醒长白一跪三叩首,一愿大梦一场不休,二愿起灵百世无忧,三愿热血难凉书外人,不负初心,护他永久。


·我只是看书人,却入戏太深,用尽十年,终只剩下一句天真无邪。


·我宁可记住他的名字是麒麟,张起灵的意义太沉重,我不愿让他来背负。


·我已来到茫茫长白雪山,青铜门前赴你十年之约

·隔一扇青铜门,一人守一孤城。


·最最崎岖的峰峦是秦岭,最孤傲的雪山是长白,海上清辉与圆月是西沙,最残破的书简是战国帛书,最清瘦的字迹是瘦金体,而世人惊羡的桥段,是盗墓笔记.


·世上本就没有第二个鬼玺,我不过是想给你十年,让你忘了我。


·十年. 胖爷独守故坟. 忘掉依然人. 十年. 潘子尸骨无存. 得不到安稳 十年. 吴三省浮海迷沉. 解不开疑迷. 十年. 你我本是听书人. 却奈何. 入戏太深.


·“我本无关紧要某个听书人,却酌满了青春敬一纸文,敬耗尽天真,换谁余生单纯,敬书中人霜雪满身。”


·待我思念成海,必将水淹长白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认还逝藏海花。十年白沙葬无邪,大漠风起埋天真。谢语迎风花舞城,一曲唱罢又一曲。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等一场千年雨歇,候一人如遇而至。再回。


·总要去趟长白山吧,吹吹天池的风,走走二道白河,见证一场离别后的重逢


·这十年他化作沙漠一道烟,地下室的十七道伤疤是他成长的足迹。他的名字叫吴邪,是我穷极一生都无法见到的人


·“是不是长白山太美.” 

“你忘了回家的路.”

 “是不是沙海太残酷.” 

“你忘了天真不负.” 

“是不是戏台太虚假.”

 “你忘了霓裳水袖.” 

“是不是十年太漫长.” 

“你忘了…” 

“跟我回家.”


·“长白天池破冰,少年从光中走来.”


·“待花又开时,到长白山寻一位故人”


·“我要守护的秘密,就在这扇青铜门后面,我会进入青铜门之后十年,等待下一个接替者。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了,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扇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2025年8月17日我们共赴重逢之约

















Apart   分离,分开


张起灵从婴儿时期出生第一天到他现在一直在不断经历分离。从西藏墨脱的经幡到吉林长白的风雪,从三日静叙到十年之约。他知道分离是必然的,所以他以为他的心已经在过去的一百年里麻木了。但是在长白山看到吴邪拼命跟过来还是会心疼一下。因为他没有想过,他的母亲给他的心,吴邪能让它跳动起来。



Belong    属于,归属


张起灵在遇见吴邪以前其实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家。他觉得自己长到令人厌倦的人生比影子更虚拟,而最后也不会有一个好下场。比如自己可能会死在下墓的过程中或者被人计算到死无全尸。所以他给吴邪十年想让他忘了自己。但是吴邪却用那十年给了他一个家和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我们会永远记得你。”


Childhood   童年,幼年


张起灵对他童年的记忆贫乏到连片段都剩不下几个。有的是真的想不起来,有的是刻意忘记。但他有时候会突然想起来一点,比如在古楼里那个在新年时给他一颗糖的人。糖果的颜色很鲜艳,在张家古楼里从来没有这样的东西,除了血。


Depend   依靠,信赖


很奇怪,他总是可以给别人一种异样的安全感。有信赖他的有怕他的,怕他的比相信他的多不知道几倍。随着旧人都渐渐入土和张起灵的逐渐遗忘。好像所有人都开始防着他,后来他遇见了吴邪。所以当他看到霍仙姑时条件反射一样只想让吴邪带他回家,从小的生活环境让他不会信赖别人,吴邪和胖子是例外。


Elder   年纪较长的


张起灵一直觉得自己年龄不怎么大,旁边有个一样的瞎子就更不觉得了。虽然这年龄可以当吴邪的祖爷爷。他以前一直不过生日就是因为他并没有考虑到自己几岁几岁要干什么,也没有平常人对未来的规划。后来被吴邪吐槽老不死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比吴邪大这么多,而且还是从吴老狗就开始认识吴家了。


Forever   永远


张起灵对永远这个词很模糊,一是因为他没上过学(不致于是文盲),还有就是他自己的记忆。他有过一个朋友,是个女孩子。虽然后来她也死了,不过骨灰是张起灵亲手洒在雪山上的。对于张起灵来说,永远的意义就是遗忘。


Galactic  星系的,银河系的


张起灵常望着天发呆,倒也不是刻意,就是想发呆,如果在屋里就看天花板。熟悉他的人知道他只是在发呆,不熟悉他的总以为他在计算自己。有时候他夜里会坐到院子里的树上看看星星,雨村的天气晴朗的时候星星会连成一片又一片。他年轻的时候也看过星空。不过大多是在一次一次的大难不死后不经易抬头看看,星星映在眼里,好像他的眼睛也是一片银河。


Hold  拥有,抓住


张起灵很少有想要的东西。他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既然什么也记不住,还不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也很少有情绪,平常人的喜怒哀乐和他都没有关系。只是他在雷城里毫不犹豫的割开动脉恨不得放干血救吴邪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想抓住吴邪所剩无几的未来和生命。


Invisible   隐藏的


从小张起灵就知道要隐藏。只有隐藏他才能获得活下去的机会,没有哪个正常的孩子会从小就不喜欢表现自己。但是他却生生地把自己禁锢在那个姓氏里,他也许恨过自己的命运,不断消失的记忆也许是对他的保护,让他忘记过去才能勉强活的像个人。


Junior   年少的


其实张起灵年轻的时候和现在长的并不太一样。吴邪见过一张照片,张起灵自己忘了。如果黑瞎子见过他肯定也会记得,吴邪有时会梦见年少的他遇见年少的张起灵。他也曾猜想过张起灵年轻时在干什么,张起灵总是对他的猜测摇摇头,然后想起来从前的另外一些事,除了暗无天日的墓道。他至少还记得西藏的日升日落,和那个女人三天的心跳声。


kindness   仁慈,善良


张起灵觉得他不算是个好人,可是他不像吴邪那样善中带恶,或解雨臣那样恶中带善。更不像黑瞎子一样相互制横。按理说他这种从小到大不断接受恶的人来说长成黑瞎子或解雨臣那样并不奇怪,可是他偏偏能救人就救一个,越来越像是本能。

他见过这个世界最深的丑恶,却仍用最干净的灵魂面对人间。


luminous  发光的,光明的


吴邪觉得他是光,吴邪知道这样说很矫情,却就是这束光让他撑过了这十年。所以他才能在2015年8月17日去接他,后来有一天张起灵一不小心看到了吴邪的十年历。虽然已经破破烂烂但是大部分还完完整整的贴在墙上,还有吴邪好看的瘦金体;

“我等你回来”


machinations   阴谋


他活在阴谋下。或者说,他生于黑暗。

阴谋来自各种各样的人。所以在很多时候他不得不杀人。

他第一次手握着刀并把刀捅进那个人的身体时,他看见他的表情从哀求到痛苦。最后冰冷呆滞,溅出的腥红色液体喷射出来,还带着滚烫的温度。

后来他杀了很多人,他都不记得他杀过哪些。但是,

让本热爱生命的人去杀人,本身就是残忍的事。


张起灵


"请成为永远疯狂永远浪漫永远清澈的存在。”



__________________

配图源于lofter画手@西十三呀 (不好意思忘记哪位了,知道的家人评论区告诉我一下谢谢~),侵删。



栗梓。

又是一年八一七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栗梓。

关于张起灵的碎碎念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

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我记得我那年第一次翻开盗墓笔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闷油瓶”


我还在想是什么可爱的人才会有这种外号,所以我就从第一页开始看。断断续续从七星鲁王宫看到沙海四和一些短篇用了一两年,对于我来说算长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开始看的时候就莫名对这个叫张起灵的人有种信赖,每一次看到吴邪和胖子被困的时候只要小哥突然出现就瞬间觉得没事了稳了。后来小哥告别吴邪去长白山守门,但是藏海花里看到小哥雕像那一段的时候甚至也有那种感觉。只要有他的地方我就会安心。...




“长白山没有青铜门,西湖没有吴山居,

世上没有他们,这些我都知道,但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摘自《杭州报纸》




我记得我那年第一次翻开盗墓笔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闷油瓶”


我还在想是什么可爱的人才会有这种外号,所以我就从第一页开始看。断断续续从七星鲁王宫看到沙海四和一些短篇用了一两年,对于我来说算长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开始看的时候就莫名对这个叫张起灵的人有种信赖,每一次看到吴邪和胖子被困的时候只要小哥突然出现就瞬间觉得没事了稳了。后来小哥告别吴邪去长白山守门,但是藏海花里看到小哥雕像那一段的时候甚至也有那种感觉。只要有他的地方我就会安心。


我没有想到那次在吴三省楼下他与吴邪的那次擦肩不仅让吴邪跟他一辈子也让我沉沦一辈子,在海底墓是我见他第一次笑,我时常在想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我也想见他多笑几次,“他是人间见不到的绝色”

我后来知道了他的身世他的童年,我一开始的时候特别恨姓张的人,为什么要他来代替圣婴,为什么偏偏张起灵是他。我多想看他也有一个正常的童年,很多人喜欢张起灵连带喜欢张家,但是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他们视他的命如草芥,我不喜欢他们强行改造淘汰一代又一代的孩子,我更不喜欢他们把几千年的罪孽和血腥气的记忆强压在他身上,刻进他骨肉里妄图使他一辈子喘不过气来。


他本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啊。


“而张起灵,就像佛一样,如果天地间不需要他,他就在哪里,就连思考的欲望都没有。

但是上师说张起灵不是佛。

先有了,然后没有了,才是佛,而生来就没有欲望的,是石头。”


“三天之后,张起灵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跟前,他习惯性的拿起凿子,开始凿起来。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凿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

他凿了几下,忽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凿子,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乎是同时,心中一股难以抵御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雪中,他坐了下来,蜷缩成了一团。”


――《三日寂静》


我在三日寂静里看他可能是第一次落泪,我开始明白他是普通人。我知道了他也会痛苦,我知道他也有感情。他不是神也不是佛,他是人。

2015的贺岁篇叔也提到过,当年关于新年这个节日的记忆,已经被无数次的记忆覆盖成了碎片,他好像记得一枚糖果,是谁给他的糖果,五根一样长短的手指,糖果的颜色好鲜艳,在内楼,看不到这样鲜艳的颜色,除了血迹。

我多想在新年的时候,也给他一颗糖。


他在不断忘却,他也在不断记起


一开始我分不清楚他对吴邪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后来有位家人说,他们的感情突破了友情爱情,更像是亲情。从2003的西湖到2015的长白山,他走了那么长的路去杭州,只为了和吴邪说一句再见,他以为十年足够长,长到可以让吴邪忘了他。吴邪等到了他,把他拉回人间。一点一点敲碎他的神骨,把他重新变成一个人。他让那颗心重新跳动。


2019年我在叔的公众号上看重启,我看到他们说张起灵死了的时候脑子嗡的一声,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死,他是张起灵啊,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难过。我看见他切开动脉给吴邪浇血,明明大量失血要晕过去却还是守着吴邪醒来。吴邪在路上要说遗书时他却毫不犹豫把他打晕,他不想再失去他的人间。


也许终有一天他会忘却所有的一切,但没有关系,“我相信他们仍能再见。”


也许是他陪我走过了最难的时间,也许是他真的存在所以我的执念才这么深,也许是他替我点亮海岸的灯帮我扯开天边厚重的乌云让光漏进来,我才能每次害怕时默念他的名字,张起灵。

我知道也许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每次现实和虚幻交叠在一起,我却永远抓不住他的无力感告诉我他一定存在

我仍想我们

一定能遇见。

可能是在去二道白河的车上,可能是八月落雪的长白山上,可能是在墨脱的经幡边,可能是在福建下雨的树下。

可能只有一个回眸一个擦肩

此生无憾。



既使生生不见,也要岁岁平安。



栗梓。

吴邪

关于吴邪


“杭州到长白山到底有多远呢?”

“有一个人走了十年”

你失了天真 手上有十七道疤 喉管差点被割断 沧桑了容貌掉了发 你说你已不能吃肉 你说你的肺几乎已经废掉 你说你的鼻子已闻不见气味 你将自己磨砺成尖锐的冰

但我依旧相信 在你包含沧桑的眉眼里 深藏的是悯世的慈悲 在你努力让它变硬的心里 不变的是一路走来仍在的无邪”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把我葬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口。他守门,我守他。


“你知道他和你说,让你十年之后去找他,只是给你一个未...

关于吴邪


“杭州到长白山到底有多远呢?”

“有一个人走了十年”

你失了天真 手上有十七道疤 喉管差点被割断 沧桑了容貌掉了发 你说你已不能吃肉 你说你的肺几乎已经废掉 你说你的鼻子已闻不见气味 你将自己磨砺成尖锐的冰

但我依旧相信 在你包含沧桑的眉眼里 深藏的是悯世的慈悲 在你努力让它变硬的心里 不变的是一路走来仍在的无邪”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把我葬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口。他守门,我守他。


“你知道他和你说,让你十年之后去找他,只是给你一个未知的未来,人都是健忘的,他以为十年足够你忘记了,你知道没有人可以在地下生活十年。你是疯子才会真的来接他。”


“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

可后来,当他真正知道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的寒意透彻骨髓,他在爷爷的墓前哭的撕心裂肺,他说他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绝望和凄凉。地下室里的三月思索,身上的17道伤痕,他压榨了自己的所有天真,一步步从平凡走到神坛,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小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我这辈子已经够了,我这么辛苦就是希望你们都好好的,你们怎么都不明白呢?——《盗墓笔记重启·极海听雷》


"我捂着喉咙掉下去的那一刻,想的是我没办法再说话了。墨脱的天空空旷依旧,像长白山上一样。只是这次,不会有人跳下三十米拉起我。我问他为什么来,他说他听见了我的声音。"


-

“走出这半生,你还是那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栗梓。

写给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诞生十七周年。

写给盗墓笔记。


初识盗墓笔记,在2019年。张起灵回家的第四年。

在那个冬月,我认识了盗墓笔记。

因为什么认识的早已记不清楚了,但那个冬日我做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因为随便翻开一页,便是满页的故事。我常看到凌晨甚至到天边微亮,这时才会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去,在半梦半醒做一个奇怪的梦。

那段时间的我,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托付之上,幸好是在放寒假。一开始暖气供的并不足,实在冷便偷偷用小电壶烧水泡咖啡。坐在边上一边回想刚才看到的内容,一边望着蒸腾而上的水蒸汽发呆。第一天看盗墓笔记,张起灵的名字就好像烙在了我的心头上。

我有时候会望向窗外,黑的一片虚无。可如果有...


盗墓笔记诞生十七周年。

写给盗墓笔记。


初识盗墓笔记,在2019年。张起灵回家的第四年。

在那个冬月,我认识了盗墓笔记。

因为什么认识的早已记不清楚了,但那个冬日我做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因为随便翻开一页,便是满页的故事。我常看到凌晨甚至到天边微亮,这时才会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去,在半梦半醒做一个奇怪的梦。

那段时间的我,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托付之上,幸好是在放寒假。一开始暖气供的并不足,实在冷便偷偷用小电壶烧水泡咖啡。坐在边上一边回想刚才看到的内容,一边望着蒸腾而上的水蒸汽发呆。第一天看盗墓笔记,张起灵的名字就好像烙在了我的心头上。

我有时候会望向窗外,黑的一片虚无。可如果有了吴邪他们的陪伴便也不怎么害怕。


爱与存在并不冲突。


我的故事并不感人,可是故事里的我却一直在哭。



我永远记得遇到他们时那天的雪落。


因为我深深的爱着他们每一个人啊。


盗墓笔记的主角是吴邪。

我看他从西湖边走到三叔楼下,在山东瓜子庙铁三角的命运交织在一起。胖子说他"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我想他一定是人间最后的绝色了。我看到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为他守门,他从吴邪变成小三爷。他从天真变成手上有十七道疤的关根。

如果说盗墓笔记是属于吴邪的笔记,那么藏海花如同吴邪写给张起灵的信。一字一句尽是关于"张起灵"。他把思念隐藏起来,隐藏在墨脱的星空和石像里,隐藏在长白的日升和月落里。

既使他后来杀了人放过火,逼疯了十七个孩子拉了无数个无辜的人入局,一步步精谋细算牺牲利用了所有人。他早就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我的心里那个吴邪,仍是在西湖边温柔笑着的少年。

他好像什么也不怕了。可既使再过去几个十年,被张起灵忘记还是对他最深的诅咒和恐惧。他一生都被困在长白那个苦夏,十年流转里日日描摹他的模样。

他是吴邪,那个永远善良,永远希望别人都好的吴邪。



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他们也在看着我们的故事。


我想去走他们走过的路,藏地星河,长白落雪。倒也算在人间遇见了一回。


从2019年开始每年新年祈福的愿望便是张起灵今年也要平平安安,我做不了其它的事情,所以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希望我的张起灵岁岁平安。既使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他。

生生不见,岁岁平安。

我想啊,等我见到张起灵那天。我不奢求让他记得我,但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悄无声息地爱他许多年。

我相信这辈子总会找到你,找到你们。


我总要去见见我的太阳


那新的一年,还是坚持相信我的人生就是迎风踏火麒麟。

就像追寻不止的起灵,

我的梦靠信仰指引。


我的爱,发着光。

十年长白,永远保持对盗墓笔记的热爱。

我还在。



栗梓。

2022.8.14

紫chen

【盗墓笔记】❤点我❤,看盗笔男团激❤情❤直播❤

*些许ooc啊ooc

*应该算微娱乐圈?参加817的活动结束后的直播故事

*有瓶邪、黑花成分^V^

*玩国王游戏

*是817贺文


‼️一点点就一点点黑瓶成分(其实我不磕黑瓶的,只是剧情需要)

  


―――――――正经的分割线~――――――

  

  

  817的演唱会直播刚结束没到两个小时,稻米们就惊喜的发现霍秀秀在微博上开了直播,大家纷纷表示这个817福利一个接一个真是太过瘾了!刚刚才嫌没有看够老公们,现在老婆又开了直播,难道还有比盗笔团队更宠粉的团队吗?不过一上微博看见霍秀秀的直播间名称,大家就都有点傻了:

  

 【wb】@霍秀秀:盗笔男团的激情直...

*些许ooc啊ooc

*应该算微娱乐圈?参加817的活动结束后的直播故事

*有瓶邪、黑花成分^V^

*玩国王游戏

*是817贺文



‼️一点点就一点点黑瓶成分(其实我不磕黑瓶的,只是剧情需要)

  


―――――――正经的分割线~――――――

  

  

  817的演唱会直播刚结束没到两个小时,稻米们就惊喜的发现霍秀秀在微博上开了直播,大家纷纷表示这个817福利一个接一个真是太过瘾了!刚刚才嫌没有看够老公们,现在老婆又开了直播,难道还有比盗笔团队更宠粉的团队吗?不过一上微博看见霍秀秀的直播间名称,大家就都有点傻了:

  

 【wb】@霍秀秀:盗笔男团的激情直播间❤❤❤

 尽管人傻了,但直播不能不看,于是霍秀秀的直播刚刚打开不到1分钟,直播间的弹幕就已经刷到飞起,虽然各位稻米们都表示十分懵逼为什么秀秀lp会这样给直播间取名字,并且进入了直播间的稻米们并没有在屏幕中看见人,但这并不能阻挡粉丝们的的热情――

  〔老婆!!!秀秀老婆!!!!〕

  〔老婆!!!!你在哪啊老婆!!!!我看不见你!!!!〕

  〔外敷!!!麦外敷!!!!〕

  〔秀秀宝贝你这标题是怎么了啊!你被胖爷夺舍了吗?!〕

  〔老婆!你终于被胖爷带坏了吗!!!不要啊!〕

  ……

  在粉丝们刷了无数条“老婆你被胖爷带坏了吗”后,一张胖脸出现在了屏幕中:“诶诶诶诶,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什么叫被我带坏了,那丫头本来也不是啥好东西好吧!”

  〔胖爷!!!!!!〕

  〔胖爷啊啊啊啊啊!!!胖爷看看我!〕

  〔胖爷,2小时不见,您又帅了!!〕

  〔胖妈妈!!!〕

  〔哈哈哈哈就我一个人关注到了胖爷说的话吗?我家秀秀lp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

  〔啊哈哈,如果是胖爷的话,怪不得直播间叫这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这不是秀秀的wb号嘛?怎么先出来的是胖爷?〕

  ……

  王胖子看着屏幕上刷的飞快弹幕:“嗯?怎么?不愿意看见你胖爷我?啊,真让人伤心,那这样的话我还是把直播关了吧,还想带你们去看看我们吴山居四美的来着,遗憾,十分遗憾啊!”

  〔诶诶诶,别啊,胖爷我们错了〕

  〔刚刚谁说的胖爷!叉出去!〕

  〔胖爷,我就是爱看你,别的不爱!〕

  ……

  这时,屏幕外传来了霍秀秀的声音:“胖子,你别逗他们了。”紧接着霍秀秀出现在了屏幕中:“hi!大家晚上好,我是霍秀秀!”

  直播间的“秀秀lp”又开始刷到飞起。

  霍秀秀笑着看着屏幕说道:“今天给大家开了这个直播主要是想着今天过年,想来和大家一起玩,大家在弹幕中发一下你们想看我们玩什么吧。”

  〔狼人杀!!!!!〕

  〔楼上的,狼人杀人不够,玩不了。〕

  〔斗地主,斗地主!!〕

  〔想看嫩牛五方打篮球qwq〕

  ……

  “诶,那个想看我们打篮球的,你是想看胖爷我躺那,还是想看你们小三爷或者花爷躺那?”王胖子看着弹幕里说想看他们打篮球的话回道。

  霍秀秀在旁边哈哈的笑了出来道:“胖爷别担心,我会先和医院联系好的。”

  “哈哈哈,别逗,你们先聊着,我去给你们把人叫来。”王胖子说着便起身出了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黑爷和大张哥打单挑〕

  〔哈哈哈哈哈哈哈,胖爷,我相信你们可以的〕

  〔打牌吧,打牌,打牌轻松一点,可以让大家也好好休息一下。〕

  〔打牌可以打牌可以!!!〕

  ……

  “打牌啊……”霍秀秀看着弹幕思考了一下:“我还记得上次和他们打牌,玩七鬼五二三,然后牌少的特别快,我觉得有点奇怪,但没多想,后来轮到黑瞎子摸牌,牌堆一下少了一半,好家伙,搞半天牌少的快是因为他每次都多摸牌,这次一下摸过了,直接没了一半。后来?后来他就被小花哥哥收拾了,具体怎么收拾的咱就不仔细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黑爷〕

  〔不像演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黑爷干的出来的事哈哈哈哈哈哈〕

  ……

  “不过提到牌的话……嗯……”霍秀秀停顿了一下,对着屏幕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道:“那就国王游戏吧!”说着她又压低了声音对着手机说:“我帮你们搞CP。”

  〔啊啊啊啊啊!老婆上道啊!〕

  〔国王游戏国王游戏好!〕

  〔老婆对我抛媚眼了,她爱我呜呜呜〕

  〔好诶!!!!!〕

  ……

  “那就国王游戏吧!”霍秀秀笑着说。

  这时房门被敲了敲,有两个人推门一起走了进来,一个穿着粉红色的休闲装低着头玩着手机,另一个戴着黑色墨镜在后面笑得没心没肺。粉色休闲装的帅气男人一进门便将手机揣进了兜里,抬起头对着霍秀秀笑道:“聊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说着便向着屏幕打了招呼:“嗨,大家晚上好,我是解语花!”话音未落,小花后面的那个男人一下出现在了屏幕中朝着屏幕挥了挥手:“Hi!”

  〔花爷!!!!!〕

  〔花爷好帅!!!!〕

  〔花!!!!!爷!!!!!〕

  〔黑爷黑爷!!!!!〕

  〔黑爷不做一下自我介绍吗哈哈哈哈〕

  ……

  霍秀秀朝着解语花招了招手:“小花哥哥,快来,坐这边!哎呀~黑爷也跟着一起的呀。”

  “瞧你这阴阳怪气的样,我不过来盯着点,谁知道你们要对我家花儿做什么。是吧,花儿~”黑瞎子说着朝解语花抛了个媚眼。

  解语花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走过去坐在了霍秀秀的旁边,霍秀秀眼睛一横:“开着直播呢,你注意点影响!”

  “这有什么的,都是自己人。”黑瞎子笑着朝屏幕抬了下头。

  〔呜呜呜呜对对对,都是自己人!〕

  〔不要在意我们!当我们不存在就好了!你们请继续!〕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黑花是真的!〕

  〔黑爷呜呜呜黑爷!!!〕

  ……

  三个人坐在一起和粉丝们互动了一会铁三角三人还没来,霍秀秀奇怪的问道“嗯?怎么吴邪哥哥他们还没来?小花哥哥,他们没和你们一起吗?”

  “刚刚胖子来找我和瞎子,然后就去喊小邪和小哥了,应该早来了啊,怎么回事?”说着解语花便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

  “来了来了,我们来了,不用打了!”一个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便看见王胖子领着吴邪和张起灵进了门。

  “吴邪哥哥,你们怎么那么慢?等你们好久了啊!”霍秀秀嗔怪道。

  “哎呀,对不住了,让各位久等了。”吴邪笑着说,然后对着屏幕道:“晚上好,我是吴邪,大家新年快乐呀!”

  〔小三爷新年快乐!!!!〕

  〔小三爷!!!!!〕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后面那个是大张哥吗!?是吗是吗?!〕

  〔张起灵!!!!看看妈妈!!!!〕

  ……

  “小哥,快来,你妈粉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邪边笑边让开了身子,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点了点头,后面的王胖子扶着肚子笑的哈哈的。

  “好了好了,那人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霍秀秀举着手机站了起来,给手机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放下,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了一盒扑克牌,从里面抽出了1到5五张数字牌和一张大王牌。

  随后她转过身面对着五个人道:“我们今天玩国王游戏,按照惯例,我先介绍一下游戏规则,1到5五张数字牌加一张王牌,每人抽一张,抽到王牌的人就是国王,可以要求任意一个或两个人做任何事,当然,是选择数字,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抽到的那个数字所对应的人是谁。”

  话音刚落,霍秀秀转过头看着屏幕道:“大家听懂了吗?没听懂也没事,看就完了。”说完便对着镜头打了个wink。

  〔呜呜呜我的甜甜老婆〕

  〔想看我的cp们互动〕

  〔那这个不是一不小心就拆逆cp了?!〕

  〔哈哈哈哈哈哈杂食党无所畏惧〕

  ……

  霍秀秀把牌放在桌上打乱了顺序:“好了好了,来吧一人一张,留一张给我就好。”

  众人都纷纷伸手去拿,这时一声“停”让大家都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喊“停”的那人,只见黑瞎子不紧不慢的扒拉开大家的手,自己摸了一张牌走:“好了,大家继续。”

  解语花瞪了黑瞎子一眼,随后摸起一张牌,看了一眼牌面后挑了挑眉:“好了,看来某人耍滑头摸牌也没什么用啊,王牌在我这里。”

  说着将牌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一侧,眯着眼睛巡视了一圈,思考了一下:“嗯……4号吧……倒立唱歌!我们这应该没有倒不了立的吧。”

  “阿花,你这是为难胖子我啊!不过胖爷我是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哪个小倒霉蛋倒立唱歌呢~”

  解语花看了看吴邪,吴邪笑着摇摇头,翻开了自己的牌:“很遗憾,我是5。”解语花又将视线转移到了霍秀秀那,霍秀秀亮出了手中的牌:“是1噢。”

  那不就只有……

  大家一将视线转向了黑瞎子和张起灵。

  〔哈哈哈哈哈哈盲猜张起灵〕

  〔夺笋,倒立唱歌,你是在为难我们大张哥〕

  〔盲猜张起灵,猜错了写作业!〕

  〔黑瞎子黑瞎子!〕

  〔想看黑爷倒立唱青椒炒肉丝~〕

  ……

  张起灵盯着自己的牌没有反应,而旁边的黑瞎子笑的一脸的事不关己没心没肺。

  “不会吧……”吴邪嘀咕了一下,然后便凑了过去看了看张起灵手中的牌:“小哥!你这点也太背了哈哈哈哈,不过小哥唱歌……”

  “让小哥唱歌属实不大现实,换换吧,阿花!”王胖子开口道

  “诶,我不叫阿花,害,算了,嗯……那……就绕口令吧。”解语花想了一下做了决定。

  “绕口令哪里比唱歌好了?怎么尽为难我家小哥?你们怎么回事啊?!”吴邪摸出手机翻看着边反驳道。

  〔啊啊啊啊啊!我的瓶邪是真的!〕

  〔“我家小哥”啊啊啊啊啊!〕

  〔妈妈我磕到真的了呜呜呜〕

  ……

  “唉哟哟,还你家小哥呢,瞧瞧你那护犊子的样,诶,天真,你搁那看什么手机呢,哪来那么多处理不完的公务?”王胖子说着便将吴邪的手机抢了过来,一看,页面在百度上,词条搜索“绕口令大全”。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哥,跑不掉了,天真也叛变了呀。”王胖子边说边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

  “哟,这个好,这个好,就这个了!”说着王胖子便将手机举到了张起灵面前“去吧去吧,小哥,别浪费时间了。”

  张起灵站起来看了看自家lp吴小狗,吴邪在旁边已经快笑撅过去了,好,这是指望不上了。

  霍秀秀在旁边帮张起灵搬开了凳子和小茶几,给他腾出了一小片空地。

  只见张起灵手一撑,头朝下的就翻了上去,王胖子急忙把手机拿过来帮张起灵举着。

  张起灵瞟了一眼屏幕,又看了看王胖子,面无表情道:“乌鸦站在⿊猪背上说⿊猪⿊,⿊猪说乌鸦⽐⿊猪还要⿊;乌鸦说它⾝⽐⿊猪⿊嘴不⿊,⿊猪听罢笑得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猪黑不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哥脸黑了哈哈哈哈哈〕

  〔胖爷更笋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笋都被你们夺完了〕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小哥是怎么一本正经的嘿嘿嘿嘿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

  不仅是弹幕中的稻米们笑翻了,现场的其他几人也都笑的快不行了,特别是王胖子,整个人都已经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张起灵一说完绕口令便立刻翻了下来坐回到了吴邪旁边,生怕在那边多待一秒要被逮着再来一篇。

  〔哈哈哈哈哈哈,小三爷,你感受到小哥哀怨的眼神了吗?〕

  〔这不得给颗甜枣好好补偿一下哈哈哈哈哈〕

  〔继续继续!不要停!〕

  ……

  “快快快,我们继续!别浪费时间!”霍秀秀把牌收了回来又重新打乱、发牌。

  “嘿,丫头,你这怕不是洗盒子了,怎么胖爷我又不是王?”

  “什么叫我洗盒子?你都是天蓬元帅了你还想当什么王?”霍秀秀边反驳,边翻看了自己的牌:“哎!我是国王诶!但是我真的没有洗盒子!!!!”霍秀秀瞪大了眼睛。

  “行行行,你没洗盒子,那快点的吧,我们的国王。”王胖子(表面)不满道

  霍秀秀瞟了他一眼没和他贫:“嗯……刚刚小花哥哥抽的是一个人的,那我就来个两个人的吧!”霍秀秀兴奋的站了起来,走到柜子边,拉开了柜子上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盒pocky,然后对着众人晃了晃。

  〔啊啊啊啊啊啊!pocky!好诶!〕

  〔等等,万一抽到我对家咋整〕

  〔老婆懂我!!!!〕

  〔杂事牛头人无所畏惧哈哈哈哈哈哈〕

  〔老天保佑黑花,瓶邪不拆不逆〕

  〔不拆不逆我cp〕

  ……

  “秀秀,你丫头就在这等着我们呢是不是?”吴邪无奈的看着霍秀秀。

  “那你不管嘛,反正这贼船你们已经下不去了”霍秀秀笑得一脸灿烂:“好了!我决定了!1号和3号!3厘米不过分吧?”

  只见黑瞎子的表情罕见的凝重了起来,霍秀秀看见笑的更开心了:“黑爷别躲,有你一个吧?另一个呢另一个呢?”

  就看见旁边张起灵本来就黑的脸色变的更黑了,甚至隐隐有要起身的倾向。吴邪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那么巧吧……”解语花本以为没自己啥事,拿出手机在看,这时也抬起了头。

  “别矫情别矫情,大老爷们的。”王胖子在一旁打岔,一下翻开了张起灵和黑瞎子的牌:“好家伙,丫头你这嘴开了光……”

  霍秀秀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来吧来吧,我今天就当这恶人了,我就拆你们cp。”

  〔呜呜呜,老婆别啊,别这样〕

  〔黑瓶?嘶……〕

  〔老婆你怎么拆我cp呢?你不是我的亲亲好老婆了呜呜呜〕

  ……

  弹幕中哀嚎遍野,屏幕外的瓶邪黑花四人也是面面相觑,表情一个更比一个沉,最后只看解语花像是妥协了似的,叹了口气,将张起灵手中的牌抽了出来,把自己的牌换了过去。

  〔花爷!!!!!!!〕

  〔花爷好帅!!!!!〕

  〔黑爷哈哈哈哈哈黑爷阴转晴了哈哈哈哈〕

  〔黑爷你表情要不要在明显一点哈哈哈哈哈〕

  〔黑爷,您再笑猖狂一点,花爷可能就不换了哈哈哈哈哈哈〕

  ……

  解语花换了牌后,飞快的从袋子中抽出了一根pocky,又飞快的插进黑瞎子嘴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饼干咬的只剩下了3厘米,随后甩给霍秀秀:“咯,3厘米,不多不少刚刚好。”

  霍秀秀看着这一连串的操作,嘴还没来得及合上,手里就的pocky袋子就被解语花换成了一张牌。

  “愣着干嘛,继续。”解语花将pocky袋子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花爷,您这也太快了吧,啥也没看见啊qwq〕

  〔花爷赛高!就是下次咱能不能慢点呜呜呜〕

  〔我花爷A爆了!!!!〕

  ……

  “还能这样?”王胖子摸了摸头疑惑道。

  “可以!怎么不可以?!”吴邪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继续继续!”

  张起灵:“……”

  〔怎么感觉大张哥有些许不满呢?〕

  〔什么什么?不满不是小三爷换牌吗?哈哈哈哈哈〕

  〔楼上的真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

  霍秀秀也不纠结了:“行吧,那就继续吧!看看看看,这次谁是王?”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我胖爷翻身农奴把歌唱,我王胖子是王!”王胖子嘚瑟的将牌拿到每个人面前晃了晃。

  “行了,胖爷我也不跟你们啰嗦,1和5嘴一个,介于咱还在直播哈,就隔张牌嘴。”

  “死胖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还在这?!!!!”霍秀秀直接炸了毛

  “哎呀,稍安勿躁,胖爷我算好了的!”

  〔胖爷别介啊,别把我们当回事,隔牌干啥〕

  〔是爷们就直接干!〕

  〔给我秀秀老婆整不会了哈哈哈哈哈哈〕

  ……

  “不过确实不是我,那……又是你们四个?”霍秀秀慢慢转过头看着瓶邪黑花四人。

  “点背是不需要理由的啊……”吴邪感慨了一句。

  “那……小邪哥哥?”霍秀秀疑惑

  “不是我啊,但我估计应该也不是小花吧……”吴邪哭笑不得的说道

  解语花点点头道:“确实不是我。”说完,无奈的扶住了额头。

  〔那就……〕

  〔又是黑爷和大张哥?!〕

  〔虽然但是,我张哥好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玩了三把三把都有他〕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哈〕

  ……

  “那……这……”霍秀秀迟疑道

  “哎呀哎呀,不早了,还玩什么玩,老年人要早点睡,走了走了小哥!”吴邪说着便拉着张起灵要走。

  解语花急忙附和:“对对对,不早了,也差不多了,大家都得早点睡,早睡早起身体好。”

  张起灵:(不满吴邪不换牌的行为)

  黑瞎子急忙拉住要走的解语花:“花儿!换牌啊,换牌啊!”

  “换什么换!?给点颜色你要开染房!”

  〔小三爷怎么耍赖啊!〕

  〔不带这样的呜呜呜呜〕

  〔我们不困!!!!〕

  ……

  “诶!你们怎么回事!怎么一轮到胖爷当王你们就不配合了!!!???瞧不起胖爷我?!”

  “行了行了胖子,你放过他们吧哈哈哈哈哈”霍秀秀在旁边拍拍王胖子然后便面向了手机屏幕对着大家道:“好了,大家,今天我们直播就到这里了!后面的东西再播就不合适了哈哈哈哈!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老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不合适~嘿嘿嘿~我觉得挺合适的〕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

  

【直播已结束】

  

  霍秀秀放下了手机,无奈的看着后面混乱的四个,还有在旁边搅混水的王胖子:“行了,来一起拍张合照发微博吧,然后你们就该干嘛干嘛去。”

  吴邪笑着看向霍秀秀:“直播关那么干嘛?我们还没跟大家打个招呼呢。”

  霍秀秀一脸无语:“下次吧,你看看你们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呜呜呜呜磕磕跘跘终于写完了,我就是拖沓怪呜呜呜

  也许后面有时间的时候会搞点小后续什么的(我是鸽子精)

  因为817回学校了,所以只能提前写好发了,提前庆祝

  那就提前祝大家817快乐!新年快乐!

  小学生文笔谢谢包容qwq

  

  

  

  

  

  

  

  

  

  

  

  

  

  

尹南风

昨晚回新月饭店时拍到的,很美

昨晚回新月饭店时拍到的,很美

一一

宣盗笔QQ群

P2是刚建的小群,人比较少

(主要是万恶的腾讯出问题了,群都搜不到)

[图片]

[图片]


宣盗笔QQ群

P2是刚建的小群,人比较少

(主要是万恶的腾讯出问题了,群都搜不到)


墨灕殤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关于盗墓笔记,千言万语,不过热爱.”


又是一年八一七♡又是留守儿童的一年呜呜呜呜(OS:为什么年年都有事情不能去长白山呜呜呜呜ww卑微)


关于他们的追随,我不会停止。

关于他们的故事都是未完待续。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关于盗墓笔记,千言万语,不过热爱.”


又是一年八一七♡又是留守儿童的一年呜呜呜呜(OS:为什么年年都有事情不能去长白山呜呜呜呜ww卑微)


关于他们的追随,我不会停止。

关于他们的故事都是未完待续。

听风头子

  就算是勉强凑出来一组

来自我的老爸,在拍第二张有个人说:这个人好像!

  是盗笔的解雨臣

  就算是勉强凑出来一组

来自我的老爸,在拍第二张有个人说:这个人好像!

  是盗笔的解雨臣

莫子极

所信非神

“如果,你深爱盗笔……”


你的梦里,漫山遍野大雪纷飞,也有阳光下,划过灵魂的疼。


你想着那些印进纸张里的墨水,一个一个字组成这个世界,翻腾的大海,连绵的青山,落日下泛红的草原。一闭眼就能看见的,漫天星辰。


你总是在春天想起,杭州已经绿荫绕堤,西泠印社之墙布满青苔,想起吴邪也是在明媚春日里,踏上了不凡之行。


你在下雪的山里看着云,满是游客喧闹的周边,你未曾发现你手握紧拳,想要呼唤那个十年未归的神明。


合上书页之后你似乎也能听懂雷声,于是你不再害怕雨夜,你热衷于读懂上天的声音,痴迷于暗黑的云层之中闪过的光芒。你会问雷,真的可平一切遗憾吗?


路边的咖啡馆名叫“南洋...

“如果,你深爱盗笔……”


你的梦里,漫山遍野大雪纷飞,也有阳光下,划过灵魂的疼。


你想着那些印进纸张里的墨水,一个一个字组成这个世界,翻腾的大海,连绵的青山,落日下泛红的草原。一闭眼就能看见的,漫天星辰。


你总是在春天想起,杭州已经绿荫绕堤,西泠印社之墙布满青苔,想起吴邪也是在明媚春日里,踏上了不凡之行。


你在下雪的山里看着云,满是游客喧闹的周边,你未曾发现你手握紧拳,想要呼唤那个十年未归的神明。


合上书页之后你似乎也能听懂雷声,于是你不再害怕雨夜,你热衷于读懂上天的声音,痴迷于暗黑的云层之中闪过的光芒。你会问雷,真的可平一切遗憾吗?


路边的咖啡馆名叫“南洋”,你看见后心脏一缩,你的记忆里有一个人,他说:“虾仔,我们一起回厦门了。”你的回忆刺破时间,回到民国的太阳下,他们一起前往南洋,隆重且悲壮。


你听到西藏的喇嘛低声诵经,你抬头看见湛蓝色的天空里盘旋着秃鹫,风吹起积雪的一瞬间,你好像看见了那尊哭泣的雕像,明明只是三秒,你如同寂静了三天。


无数个绝望的时刻,你在风里走着,你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不要回头,大胆往前走。那一刻你有点想哭,却充满力量。


你总是在沙子进眼时泪流满面,因为想起那脊背布满疤痕的少年,还有漫天白沙的古潼京谜烟。你深知沙漠里的吴邪不再天真,却仍然忘不掉他曾经被保护的模样。


你的身边走过三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你时空错乱地回头看,那嬉笑吵闹的背影像极了那三个在沙漠里行走的年轻人。


你总是在西府海棠随风飘动时听见一曲咿呀,你以为那是解家当家着红妆三尺戏台,从你的梦中走来。


你戴起一副墨镜,却从来看不清光线的颜色,你走进饭店,青椒肉丝炒饭总能勾起你多年的回忆。


你会在地图上连线,去探究那条龙脉究竟如何运作。你看见古玩市场,就心想某一个金牙老头是否在里面转悠。


你在地理课上听见长白山的一秒心脏狂跳,你知道这座山不仅仅是一座火山,一个自然保护区。那里有你无比信仰的神明。


你在工作时终于攒够钱,你去了长白山,去了杭州,去了巴丹吉林。你终于能够追寻他们曾经走过的路,你带着那白纸黑字,带着多年信仰,你踏上长白山的那一刻,无数字迹涌上心头,你泪如泉涌。


你会产生想要学瘦金体的念头,你甚至为此买好字帖,一笔一划之中,你都希望自己可以离他们更近一点。


你在现实中从来找不到他们,你说那个带帽衫的男孩好像他,你说那个卖烧烤的胖子好像他,你说那个短发姑娘穿着皮衣好像她,你说那个人满身伤疤看着是退伍好像他。你都与他们擦肩而过,你说你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像他们。


你在宿舍里和你的三次亲友回顾稻米节,讲着只有你们能听懂的台词。你很庆幸她是你身边的稻米,你们有同一个世界。


你在实习期遇到一个高中生,他问,老师你也喜欢盗笔吗?那一瞬间多年的世界炸裂在你眼前,你看见他们穿过山与海,仍然在你身边。


你在听歌时脑海里演绎着他们的画面,你为他们写歌,你为他们画画,你为他们创作,于是你文笔越来越好,你画技更加高超,你进入的圈子越来越多,可你发现,你再创的作品,举手投足间都是他们。


你曾经以为周边越多越爱他们,你以为你要告诉全世界你爱了,才是爱。可是年年岁岁,连你也记不清,究竟第几年了。


直到时间沉淀,直到纸张泛黄,你的爱也沉淀,陈旧,像一个老者。


以第一人称,或是第三人称。你在盗笔宇宙里,同他们冒险,穿越每一个章节。你会想去雪山,想去西沙,想去沙漠与草原,去见闻连接着两方世界的山海。

听风头子

稻米交友!

817快到了,每年一遍的交友帖(

稻米们速速加我

q1813001186

今年去杭州出解雨臣(好热的天和超厚西装😭

欢迎来乐堤港找我玩m

817快到了,每年一遍的交友帖(

稻米们速速加我

q1813001186

今年去杭州出解雨臣(好热的天和超厚西装😭

欢迎来乐堤港找我玩m

塵鹜.
如果各位看见我的图在别的地方发...

如果各位看见我的图在别的地方发了,请艾特我,艾特我的地方在首页(快手,半次元,微博,LOFTER同名)快手号前三个字母是kxy

如果各位看见我的图在别的地方发了,请艾特我,艾特我的地方在首页(快手,半次元,微博,LOFTER同名)快手号前三个字母是kx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