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稻草人

11432浏览    1231参与
虎燈

【少女前線】【劊子手、獵手、稻草人】內流河

短打。鐵血陣營喜歡這三個角色。
連結在評論。

短打。鐵血陣營喜歡這三個角色。
連結在評論。

Super.esther🌙

【稻草人x你】Say my name (下)

  • 哥谭剧中的稻草人  乙女

  • 非典型性HE

  • 各位戴好口罩,出行注意安全


03.


上帝若是全知全能,罪孽及业果便是注定好的.


罪孽和业果若是注定好的,禁果便不再等同于禁果.


那么,问题来了.


仁慈的父在上.


谁又能说那条伊甸园的蛇不是无罪的牺牲品?


........


“Touch me.”


乔纳森从未像此刻这么清醒过,这很奇怪,他本该更混乱一些. 那些企图爬上病床的,四面八方走来走去的稻草人做着慢速而滑稽的太空滑步,你趴在床沿,带着安宁的力量闭着眼再次重复到.


“Touch ...

  • 哥谭剧中的稻草人  乙女

  • 非典型性HE

  • 各位戴好口罩,出行注意安全



03.


上帝若是全知全能,罪孽及业果便是注定好的.


罪孽和业果若是注定好的,禁果便不再等同于禁果.


那么,问题来了.


仁慈的父在上.


谁又能说那条伊甸园的蛇不是无罪的牺牲品?


........


“Touch me.”


乔纳森从未像此刻这么清醒过,这很奇怪,他本该更混乱一些. 那些企图爬上病床的,四面八方走来走去的稻草人做着慢速而滑稽的太空滑步,你趴在床沿,带着安宁的力量闭着眼再次重复到.


“Touch me.”


麻木的男孩应言在束缚带的限制下艰难的勾起手指,蹭了蹭你的右脸. 我能感受到你,他这么说着,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潸然而下.


“你的梯子也断了,天使.”

他的眼眶凹陷,声音很轻,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在空气里.


你睁开眼,拦住乔纳森不停用后脑勺砸床的动作,轻抚着他的耳垂算作一种别样的安慰,语气欣喜.


“聪明的男孩,你猜到了.”顿了顿你又皱起眉头补充到,“不要逃避我...坠落是一种新生,是你从虚伪的泥沼里脱离.”


“上帝一直在提问...以多种形式,中世纪是鼠疫,千禧年是艾滋,我们都是被筛掉的劣种.”


“他们在天堂高歌腐朽的父权,我们在针尖上肆意舞动——”


“你要证明,乔纳森,证明你不是静止的造物,你是活着的——”


“推翻他!”


“我做不到!我害怕!”乔纳森仓惶避开你有些扭曲的表情,下一秒又激动的挣扎起来,“你带我走吧...求求你,下地狱也好,带我一起走吧!”


“不要留我一个人...不要留我一个人....please....”


他喃喃道.


灰白的五指张开,青筋勃起,仿佛枯井里探出的细枝,拼命想抓住些什么,入目却只有你森然的面容,随后,冷冷的一个“不”字砸在他搏动的心脏上.


“你还是不懂,乔纳森...把血肉还给他!把名讳还给他!接受我!我——!才是你力量的所在!!”


乔纳森感觉自己的耳朵似乎在流血,但他也顾不上那些了,你失望了,你在离开,这个认知并不让他感到快活.他呼喊着,挽留着,一切都没有意义,而随着你的离去,那些稻草人又像恢复了诡异的生气,无数双眼睛在一瞬间齐齐盯上他,露出嘲讽的笑...


“天!听到了吗,他又突然开始尖叫了,真吓人.”

一个小护士拍拍胸口心有余悸的开口.


“是啊,还怪可怜的...”另一个女孩漫不经心的接到,“中午吃披萨吗?”


04.


人在濒死时会走马关灯般重新回顾自己的一生.


乔纳森此刻相信了这句话.


他原本总觉得不算长的十几年的人生一帧一帧拉满荧幕,而他的双腿仿若两根木桩死死钉入地下,旁边是到他小腿的汽油桶.


婴儿的脐带被剪断,乔纳森看着乱踢的自己和笑中带泪的父母,幸福的画面像空中的飞鸟,很快翻入下一篇章,留下模糊不清的痕迹.


不,别去,他不会夸奖你.


乔纳森心里这么想着,果然,拿着成绩单笑容满面跑进实验室的他委屈而愤怒的跑了出来.


它们不是垃圾.


一大一小的两个他同时说道,前者漠然,后者激动,标本瓶在下一秒四分五裂.


.......


男孩形销骨立,没什么表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牙齿在打颤,像个故障的刨冰机,发出嗡嗡的声响. 一个寸头的他出现在荧幕上,低垂着头,似乎很是羞愤,乔纳森一向喜欢长发的形象,像他喜欢的乐队那样.


他唯一一次短发,是一种惩戒,男人粗糙的手和电推剪的声音恍如昨日.


乔纳森突然能动了,他试探着抬起脚,然后坚定的拎起汽油向前走去,他终于明白这样东西的作用. 燃烧中的女人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男人本能后退了几步,却被人往女人处一推,他转过身,被浇满了某种液体,震惊的表情就此定格.


男孩开始快意的大笑.


笑到脖颈发红,不停的咳嗽起来.


“乔纳森.”


女人身上的火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她站在原地,静默的伸出手,慈爱的样子一如往常.


她在呼唤他.


“妈妈....妈妈——”

乔纳森泪如泉涌,抬脚就要向她跑去,寻找温暖的怀抱,下一秒,他被又一声“乔纳森”定住了身影——那是你的声音.


“乔纳森,不要走向她.”你看出他的踌躇,转头又对女人警示道,“我来了,你就该离开.”


女人依旧沉默着,收回手,在不断后退的途中变成一个黑发小孩,替我向路西法问好,她对你留下最后一句话. 你点点头,心满意足的将跪坐在地的乔纳森拥入怀中.


凝结成一座雕塑.


........


呼————


乔纳森睁开眼,急促的呼吸着,他的左手腕处鲜血缓慢的溢出,而他的右手正覆在伤口处. 那些逼迫他制药的混蛋把他和稻草人关在一起,他刚试图自杀,用箱子里的钢针,但显然最后关头他还是又救了自己.


不.


乔纳森.克莱尔已经死了,他应该死了.


轻柔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他不再犹疑,一把抓住你的手,虔诚的亲吻着,从手背到小臂,在你的默许下他更进一步搂住你的腰肢,埋头在你的脖颈处吸允,你肆意的笑声回荡在他的脑海,他抱得更紧了,像要把你融入骨血.


“你终于知晓了,我的姓名.”


你将他推倒,跨坐在他的腰腹上方,描绘对方的锁骨.


“我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脑海里,我不是欲望,但与她息息相关.”


你晃动了起来,伴随着乔纳森的喘息,他的瞳孔像晕开的水墨,镌刻着你的样子.


“战胜我,亦或屈服于我,都无法领会我真正的力量.”


“与我并行,我能将你拉离死亡.”


白色的浊液滴落在撕烂的稻草上,你趴在乔纳森胸前,感受着他的心跳.


“我是谁,乔纳森.”


“Say my name.”


乔纳森一只手拿着稻草人的头,一只手抚摸着你的头发,毫不躲闪的直视着你的竖瞳,咧开嘴,一个弧度标准的笑.


“I know you.”


“You are my faith.”


“You are my angle.”


“And they call you——”


FEAR.


【黑匣子】


Jonathan Crane isn't here anymore.


Just The Scarecrow.


瞧,我猜对了结局.


——END——


关于女主的身份可以有两种解读,从纯意识来看可以把她看做虚无的恐惧本身,从确实存在的角度来看,她就是跟路西法堕天的天使之一.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我看来小稻的悲剧源自于对父权的畏惧,然后在此基础上我做了一些私设. 女主跟小稻的对话其实就是一直在用自己反抗上帝这个圣父的例子引诱小稻颠覆过去的乔纳森,从“父亲”的信徒变为“你”的信徒.


关于为什么一定要小稻念出名字,是借鉴了北欧神话和埃及神话,在这两个体系里神的名字是很重要的一种输送力量的脐带,“你”堕天之后换上恶魔的眼珠,抛去天使的名讳,就等于失去了原本属于你的信仰的力量,所以结局可以理解为小稻开始宣扬恐惧,“你”因此获得力量,再反过来支撑他,你们是共生型he.


Super.esther🌙

【稻草人x你】Say my name (上)

  • 哥谭剧里的稻草人  乙女

  • 非常规HE


01.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


乔纳森不记得自己是在何时何地听过这句话. 


可以肯定的是,它绝不是出自父亲的嘴里,克莱尔教授不信神,他对生物研究的狂热甚至胜过对妻儿的照抚...那也许是母亲这样讲过?


无处询证. 


她下葬的太快了.


乔纳森换下学生气的衬衫,整个人箍在令他喘不上气的黑西装里时才对着墓碑堪堪反应过来. 他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比如,父亲像是没有丝毫不舍留恋的按了快进键,把葬礼办的迅速而有序,而每到夜深,他又会在二楼扶手处俯瞰着男人跪在地板上痛哭...

  • 哥谭剧里的稻草人  乙女

  • 非常规HE



01.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


乔纳森不记得自己是在何时何地听过这句话. 


可以肯定的是,它绝不是出自父亲的嘴里,克莱尔教授不信神,他对生物研究的狂热甚至胜过对妻儿的照抚...那也许是母亲这样讲过?


无处询证. 


她下葬的太快了.


乔纳森换下学生气的衬衫,整个人箍在令他喘不上气的黑西装里时才对着墓碑堪堪反应过来. 他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比如,父亲像是没有丝毫不舍留恋的按了快进键,把葬礼办的迅速而有序,而每到夜深,他又会在二楼扶手处俯瞰着男人跪在地板上痛哭不止.


对妻子的爱和愧疚压垮了他,无论哪一个比重更大...乔纳森则迫切地期望开始新生活,纵使他还不清楚“新生活”的定义,这不能怪他,就在前几天他还只是个吃着一成不变的早餐,打着橄榄球的有些胆小的孩子,现在他唯一想到的是——让克莱尔先生振作起来明显是重要的第一步. 


这一步迈的很顺利...或许就是太顺利了,乔纳森开始觉得自己的父亲变得陌生且令人畏惧,而无力的是,他仍却不敢置喙父亲的任何决定.


肾上腺,恐惧药剂,为了人类的进步...听听,他简直疯了. 


不是吗?


乔纳森在心中大喊.


“没错,他疯了,并且很愚蠢.”


这是你的嘲讽.


也是你和乔纳森的第一次谈话的开端.


02.


如果天真代表着脆弱,乔纳森.克莱尔简直就是一块液压机下的塔可,不待别人做些什么就自动四分五裂.


“你的母亲一定在天堂保佑着你,”你躺在天花板上虚情假意地拭去本就不存在的泪水,“你想听这种话吗?”


“让我告诉你一些真相,你母亲百分之一千下地狱了,你的父亲也会如此,还有你——因为你们的心脏都会比真理之羽更重,天堂永远都是那些神,你得看清现实. 至于消除恐惧?可笑的想法,那只会让你变成没胡子的猫...”


药剂的效用在持续排出体外,在你的絮絮叨叨下乔纳森涣散的瞳孔渐渐有了焦距,他用力扣着蓝色的床单,艰难的吐出几个词,像老旧的慢速磁带,还是那个问题.


——你是谁?


你落了下来,和他鼻尖对着鼻尖,指间捻着沾染到的湿漉漉的汗珠,语气带着隐隐的责怪.


——你得去思考,乔纳森. 我期待着那一天,从你的口中念出我的名字.


别让我失望.


诡异的,乔纳森理解了你的未尽之语,一字一句,就像某种魔咒缠绕着他,他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站在云端的梯子上不知疲倦的往上爬,下方传来的父亲的呵斥声使他脚下一滑,他急忙拉住梯子上方重新站稳,回首,并没有什么男人,只有你,张着双臂,没有眼白的黄瞳亮亮的.


天堂没有你的位置,乔纳森,来我这儿.


你对他喊,似乎十分笃定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乔纳森,下来.


乔纳森...


乔纳森. 克莱尔!


男孩在床上惊醒,入目是克莱尔先生焦急的怒容,GCPD查到我了,他这么说着,随即拉起乔纳森的动作可以用粗暴形容,似乎刚才唤醒儿子就已经用完了全部的耐心.


我们无路可逃了.


奔跑的乔纳森从父亲的神色认识到了这一点,脚下一软跌倒在农场的泥地上,非要形容的话,那是一种破釜沉舟的疯狂,容不得他一丝一毫的侥幸. 

果然下一秒,他的袖子被撸了起来,全部的针剂被注入血管,乔纳森开始尖叫,而他本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尖叫.


稻草人伸出长长的手,空洞的眼眶里是明黄色的火焰,锯齿般的嘴咧到耳朵,如果它有耳朵的话...它就这样狞笑着扑向乔纳森的脸,发出具有回音效果的闷闷的笑声...还有...枪声...哪里来的枪声?


“哈维,搭把手,我们得送这孩子去医院.”


“摁住!摁住他!天呐他可真有力气...”


乔纳森双手被拧到背后,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歪着脖子,他还在寻找. 

终于,在被打晕的前一秒他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熟悉的身影,还有一只山羊.


黄眼横瞳的山羊.


电光火石间他闪过一个念头,恍然大悟般.


——故事的终章,我必将堕入梅菲斯特的怀中.


——TBC——


真理之羽出自埃及神话,传说只有心灵纯净一生没有罪孽的人的心脏才会比真理之羽轻.


梅菲斯特出自浮士德,是诱惑浮士德的魔鬼.



氿岚奈【开学潜水】

跟着刷到的视频学的
上课摸鱼嘿嘿
换来的是一手的笔水
渣的一批,不喜勿喷

跟着刷到的视频学的
上课摸鱼嘿嘿
换来的是一手的笔水
渣的一批,不喜勿喷

青明

【D5同人/园稻】寄情

*园稻,你从未嗑过的船新cp(不

*略ooc 避雷

*这里有医生戏份但是没有园医 避雷

*剧情结合官方有所改动(分明是大改/doge)


——还是喜欢,还是喜欢。完全克制不住。


·初

一个人在庄园不知待了多少天了。庄园主人说一场——照庄园主人的话来说——游戏,需要凑齐四个人。

一个人的生活,无聊。如果不是以往的孤儿院生活让我对孤独多多少少有些适应,我可能会被无聊死。庄园里有什么有趣地方可去呢?自己的休息房间,餐厅,大堂。剩下的地方都是锁着。我每天睁开眼,只能在庄园漫无目的的闲逛,或许可能会发现一些能够修补的东西...

*园稻,你从未嗑过的船新cp(不

*略ooc 避雷

*这里有医生戏份但是没有园医 避雷

*剧情结合官方有所改动(分明是大改/doge)

 

——还是喜欢,还是喜欢。完全克制不住。

 

 

·初

一个人在庄园不知待了多少天了。庄园主人说一场——照庄园主人的话来说——游戏,需要凑齐四个人。

一个人的生活,无聊。如果不是以往的孤儿院生活让我对孤独多多少少有些适应,我可能会被无聊死。庄园里有什么有趣地方可去呢?自己的休息房间,餐厅,大堂。剩下的地方都是锁着。我每天睁开眼,只能在庄园漫无目的的闲逛,或许可能会发现一些能够修补的东西。实在无聊的时候会把大厅的栏杆拆下来再装好——反正没人阻止我,庄园主人从未露面,所有的消息他只会在餐厅我的位置放一封信说明,鬼知道他是怎么在一直不被我发现的情况下做到的。而实际上,他也没送过多少消息,从我来这里到现在,一共也就两封,一封表示欢迎,一封是庄园内的活动规则。

这种无趣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从洗衣房那里发现通往花园的小门。

这、里、对、于、我、简、直、是、天、堂、!!

(这说明爱干净勤洗衣服的小孩子有花园玩/乱入)

这个地方并没有在庄园主给我的地图中标记,或许他觉得没人会对一个小花园感兴趣。说实在的,我也不明白庄园主为什么认为欣赏奇奇怪怪的雕塑和壁画就足以充实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反正不能充实我的日常生活。这个花园确实很小,总共也就不到一百平米,中间有一个小池子,但其实说他是个小水坑也不为过,花园中植物的品种并不复杂,但都是比较少见。至少在普通人的花园里非常少见的植物。

 

而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稻草人先生。

安静的,沉稳的他,就沐浴着阳光站在草丛中,脸上是恒久不变的笑容。脑海中忽闪而过纷杂的片段,兵工厂,大火,离去的背影,电击,哭喊,侩子手……

”人们说我是疯子。“

但你安静的,沉稳的,就沐浴着阳光站在草丛中。心脏空拍,回忆中断。

  

·贰

人渐渐多了起来。新来了一名自大的律师和一个自称慈善家的人,但我总觉得那个所谓慈善家贼眉鼠眼的不像好人。还有位名叫艾米莉的医生,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她温柔而又细致,对我总是关爱有加。然而相比与他们待在一起,我还是喜欢一个人溜去那个花园去见我的稻草人先生,对他倾吐心声,或就是待在他旁边,什么也不做,就是一边看着他一边晒着太阳。有时我甚至觉得他会扭过头来看我,还会听到他回答了我说的话,但每当我将这个事和艾米莉说起,她都会说我这一定是出了幻觉,稻草人怎么可能说话。我又疯了吗?这时我往往会陷入自我怀疑。长此以往,我决定不再去接近稻草人先生以免疯病复发,可每当早晨我睁开眼,想到的就是那个站在阳光下的他。我总是忍不住去接近他,接近他,感受他的温度,他的温度……

他是我的太阳。但某种意义上,他似乎也是我的深渊。

·叁

游戏开始。

艾米莉说带着稻草人先生会行动不便,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我离不开他。我把他装在了一个大箱子里边用推车推着走,行动确实慢了点,但是要我小心谨慎,一定可以躲过监管者的。

指引者应该是将我带到了一个工厂里,附近有很多集装箱。这里的景物……有些说不上来的熟悉感,好像我曾经在这里待过很长时间一样。艾米莉说在分散进入游戏区域后,去区域内的地标性建筑和她汇合。啊…地标性建筑的话……

那个是……

 

……兵工厂?!

记忆的碎片又向我袭来…火灾吗?那个哭泣的男人是谁?…那个狞笑着的人又是谁?…崩塌、碎裂,一名女孩的玩具在大火中化为灰烬,她的父亲转身离去了……他转身离去了,只剩下冰冷的黑暗。

冷…

冷……!

 

我发疯一般打开箱子,将稻草人抓出来,我拥抱它,它却没有了往日的温度。没有阳光,暗无天日。我是不是又疯了?可是……好冷……!你为什么不能再温暖一点呢?你为什么不能守护者一切呢?无用的稻草人,只会用狰狞的笑容看着世界堕入黑暗!我不需要你提供的一切虚伪的温暖!对了,火,大火燃起之时世界是温暖的!

 

火柴,划亮,点燃,火焰升腾!

 

冲天的火光又一次在兵工厂升起,女孩这次烧尽了她的黑暗与过去。长夜终尽。

 

我记得有个男人说,稻草人是守护神。后来他在火焰中离去了,稻草人也在火焰中消失。但火焰确实温暖了什么。

 

 

 

(正文没了,以下魔改番外)

(这么短一篇还放个全文完/自嘲)

·番外/沙雕向

 

呀呀,又回来了。几次出生入死,这个游戏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

月亮河公园?呦,在孤儿院的时候总想来这里玩,竟然已经破落了吗?

不晓得这次的监管者是个怎样的角色,苟就好了嘛,偷偷电就能出门,艾大力能够解决其他问题的。

……咦?

那坨冒着火光的稻草……?

 

“嘿大块头,”

“来赛跑吧!”

“我赢了就把你手上的风车给我!”

 

(大块头你怎么会冲刺你耍赖(不


躺倒的六爷
觉得以前看那么多遍蝙蝠侠三部曲...

觉得以前看那么多遍蝙蝠侠三部曲的自己瞎了...莲老师的稻草人过分好看

觉得以前看那么多遍蝙蝠侠三部曲的自己瞎了...莲老师的稻草人过分好看

我头像真的太好看了
明明都是公路片,为什么稻草人就...

明明都是公路片,为什么稻草人就要这么惨,淦,

明明都是公路片,为什么稻草人就要这么惨,淦,

是你嗎雷霆送葬人
【在?您的癡漢成功上線】

【在?您的癡漢成功上線】

【在?您的癡漢成功上線】

无硫火花

DC角色刺绣胸针开预售啦~
时间截止到11.20

P3是打样图可以参考
微博有转发抽奖可以参与!

地址lft一直吞……
请移步我的微博@无硫火花 预售微博评论

DC角色刺绣胸针开预售啦~
时间截止到11.20

P3是打样图可以参考
微博有转发抽奖可以参与!

地址lft一直吞……
请移步我的微博@无硫火花 预售微博评论

无硫火花
胸针的背卡~明晚发预售宣传!

胸针的背卡~明晚发预售宣传!

胸针的背卡~明晚发预售宣传!

Apize
🎃🎃HAPPY HALLO...

🎃🎃HAPPY HALLOWEEN🎃🎃


看起来慌张无助的南瓜稻草人正在向你求助:


「城堡出大事啦!!请帮帮我们!!」


正准备去挨家挨户要糖果的你决定…?


①去看看

②“滚”

③把南瓜稻草人做出南瓜汤

④我觉得糖果比较重要,拿到最多糖果的小朋友可是能拿到电玩大礼包的呢!

⑤“再见”

⑥___________✍🏻

🎃🎃HAPPY HALLOWEEN🎃🎃


看起来慌张无助的南瓜稻草人正在向你求助:


「城堡出大事啦!!请帮帮我们!!」


正准备去挨家挨户要糖果的你决定…?


①去看看

②“滚”

③把南瓜稻草人做出南瓜汤

④我觉得糖果比较重要,拿到最多糖果的小朋友可是能拿到电玩大礼包的呢!

⑤“再见”

⑥___________✍🏻

BM明月苓音

我一直搞不明白该在前夜发贺图还是在当天发……
总之万圣节快乐!!!!
p3~7是社园糖啦~
去年没买到稻草人真的是我一大损失,把去年的份补上!
郑重道歉我论文作业太多了!!!!
鸽得太久了啊啊啊!!
班委+学生会部员+社团你们感受一下……

我一直搞不明白该在前夜发贺图还是在当天发……
总之万圣节快乐!!!!
p3~7是社园糖啦~
去年没买到稻草人真的是我一大损失,把去年的份补上!
郑重道歉我论文作业太多了!!!!
鸽得太久了啊啊啊!!
班委+学生会部员+社团你们感受一下……

盼好
稻---草---人

       稻---草---人

       稻---草---人

布洛芬混悬液救我于水火之中

失眠,让室友买糖

       和前一篇有点联系,是当天晚上杰维斯睡不好觉的事情。设定稻谜帽三人同居,纯友情无爱情。
       如果有错字和语病/知识性错误/逻辑混乱/严重OOC之类的问题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不会写段子不会写中长篇就一千字苟着,连标题都不会起。一直写的话,我会从有害垃圾变成可回收垃圾吗?

      ...

       和前一篇有点联系,是当天晚上杰维斯睡不好觉的事情。设定稻谜帽三人同居,纯友情无爱情。
       如果有错字和语病/知识性错误/逻辑混乱/严重OOC之类的问题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不会写段子不会写中长篇就一千字苟着,连标题都不会起。一直写的话,我会从有害垃圾变成可回收垃圾吗?

       又是玻璃碎掉的声音吗。
       怎么都睡不好。之前就应该把他们都捅了,是为什么和这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了来着?
       刚开始就一点儿也不懂得礼貌,硬是要闯到别人的房间里整理东西,说是看不下去,其实所谓的整理反而把一切弄得更乱,糖也找不到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才有了最开始的那叫什么守则的玩意,真心乞求他们能有四分之一汤匙的契约精神。

       该死——原谅我说了一句粗鄙的话,他们到底在折腾什么?那声音就像要爆炸了一样。如果不用枕头堵住耳朵,我可能会聋的,我的耐心快耗尽了。
       你明白那种半夜十二点之后本来就睡不着,你的室友还在很近的地方发出噪音的感受吧。明明眼睛都睁不开,大脑却很吵闹,头痛欲裂,一边强迫着自己入睡,一边变得更加清醒,惹人厌的家伙还毫无自觉地制造出无与伦比的声响,比幼儿园的游戏时间更令人烦躁,比垃圾填埋场更令人作呕,比浩瀚的宇宙更能使人陷入沉思。平时我是不会这么刻薄地抱怨室友的,但是有谁能挨过这样的夜晚啊。我知道等到早上,他们绝对会对自己的无耻行径矢口否认,并用那种看磕了药的流浪汉的眼神表达他们的“关心”,嘘寒问暖,实际上只有一个意思:你有病。

      好些人说我是个病得不轻的神经病,相信我,这是过滤掉相当多的污言秽语的评价。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有病的,有时候又觉得没有,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总有人以为神经病和精神病是一种东西。我们都疯了,疯不是病。久而久之我也不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了,随便吧。误解太多了,阿卡姆也时不时有人故意走到我面前说爱丽丝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懂得尊重人还是来挑衅的。白痴们根本就没见过她,却和我说了好些关于她的下流事,他们大概是盲信了那些诊断,以为我已经疯到失去判断能力了。相处这么久,爱丽丝是什么样的女孩我还不清楚吗?有个跟我说见到爱丽丝在一家俱乐部当脱衣舞娘的家伙真是好运气,只是被塑料叉子戳瞎了一只眼。我可以选择不被发现的方式给他点儿教训,但……我当时就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诋毁。
       越想越清醒了,思绪跑远就是这点不好。我刚才想的好像就是没人在乎我到底病没病,没人明白爱丽丝对我的意义,他们就是拿我取乐而已。当然啦,也没人考虑我的感受,那两个混账——哦,抱歉,那两个缺教养的也是。他们恐怕完全没考虑一下我在睡觉吧。

      他们好像出门了,声音却还在。眼睛还是酸涩,再睡不着的话天都快亮了……我找不到糖,哪里都没有,已经找遍了,从那天开始就没有见到。我真的需要它。

      打个电话吧。这个号码是他们谁的已经看不清了……

       “喂。”克莱恩接了电话。
       “买罐糖带回来,你们声音太大吵得我睡不着。钱不给你付了。”
       “你没睡着?我以为……”对方挂断了电话。

       “爱德,我去一趟便利店。”
       “泰奇打来的?他和你说什么了?”
       “说我们声音太大。让我给他买安眠药,不付钱。”
       “因为他在睡觉我们动作已经很轻了?安眠药前一阵才扔掉不是吗,他还抱怨我们动他东西来着,明明是他过量服药。”
       “哪天早上发现他死了我都不惊讶,不过这种死亡方式格调低过头了。”

       “你不会买吧。”
       “我打算买罐润喉糖。”
       “你对泰奇真宽容,处理他搞出来的破事还大晚上给他带东西。”
       “不然你是想给GCPD保留现场,并且回去以后被念叨一整天?喊我去抬尸体的不就是你吗。”
       “就是看着心烦……你买吧,我先回去。明天有事不陪你买仪器了。”
       “我又不是买个东西都需要成群结队。对了,你在帮我打扫的时候又碰碎的那些要赔偿。”

       爱德扔了收拾出来的那袋碎玻璃,随口说了一句:“糖,我觉得你可以买甜一点的。”
       “闭嘴,我知道。走你的路。”

       凌晨,克莱恩向便利店走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