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稿子

13.7万浏览    27494参与
枫诃惜夕

关于稿子的质量

是列表妈咪的稿子,放出来当样稿了,禁复制,禁转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双向奔赴


昏暗的灯光撒下,暧昧的气息经了一夜还未散去,衣物丢的满床都是。


秋末的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好在地暖开的很足,没有一丝冷气。


安有些艰难的撑起上半身,太阳穴微微涨痛,靠在床头缓了缓,随意拿起手边不知是谁的衬衫,潦草的扣上两颗扣子。


下床时安差点跪下,昨晚太激烈了。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身上的衬衫已经滑落,露出半边香肩。


安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脖颈和锁骨全是红痕,还有几个齿印。清秀的眉毛皱起,镜中人却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


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安扭头看了看,并未...

是列表妈咪的稿子,放出来当样稿了,禁复制,禁转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双向奔赴




昏暗的灯光撒下,暧昧的气息经了一夜还未散去,衣物丢的满床都是。


秋末的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好在地暖开的很足,没有一丝冷气。


安有些艰难的撑起上半身,太阳穴微微涨痛,靠在床头缓了缓,随意拿起手边不知是谁的衬衫,潦草的扣上两颗扣子。


下床时安差点跪下,昨晚太激烈了。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身上的衬衫已经滑落,露出半边香肩。


安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脖颈和锁骨全是红痕,还有几个齿印。清秀的眉毛皱起,镜中人却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


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安扭头看了看,并未断片儿的记忆告诉自己,这就是昨晚与自己绵缠的人。


戮手里还拿着豆浆和粥,看着门内的活春宫,愣了下,视线重新聚焦时,喉结上下滚动。


“啪。”装着早餐的袋子掉在地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大概过了三四个小时,浴室响起水声。


安有些生无可恋的被戮抱着,温热的水流滑过身体的各个角落,给安带来些许慰藉。


关掉花洒,戮抱着安回到卧室,环顾房间,只有沙发还算干净,戮放下安,在安的额头落下一吻。


经历两波长时间的情事,安已经累的不行了,脑袋一偏,进入了梦乡。


恍惚间,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


安的父母很早就因车祸离开了人世,在照顾安的亲戚也发生意外后,安就总被人说扫把星,克死自己家人和亲戚。


安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些不怀好意的声音,干脆堵上耳朵,不作回答,把自己关在小房间。


后来呢,有个人搬到了安旁边的房子里。


那个人叫戮。


他就像是安的另一个人格,同样的身世悲惨,却活出了不同的样子。


其实安蛮羡慕戮的,不用在年幼时就要懂那么多人情世故,可以拥有朋友,身上也不用背负那么多期待。


但也只是羡慕,叹口气然后继续被生活推着走。


安睁开眼,撑起上半身,撩开身上盖的薄被,桌子上有一杯温水和一张纸条。


纸条是戮留下的,大概就是说,自己要出国旅游了,让安保重。


安垂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眼眸,看不清神情。


最后还是把纸条放回桌子上,抹了把脸。


今天下午好像是有病人的,希望现在没错过。




安,一位很有名气的心理医生,见过许多深陷泥沼苦苦挣扎的人,也拉了他们一把。


但又有谁知道,书桌紧锁的抽屉里,躺着精神分裂症的病例单。


所谓的心理医生,只是告诉你出路在哪,总还是要你自己爬出来。


安坐在出租车里,闭着眼头抵着玻璃,一只手揉揉额角。


出租车司机忽然开口“小伙子,你看着挺年轻的,怎么一脸世界跟你有深仇大怨似的。”


安无奈的笑了笑“师傅您说得还真准,这世界就是跟我有仇。”


出租车司机见路口是红灯,停下车转头冲安一笑“哟,不介意就跟我倒到苦水呗。”


“我是心理医生,遇到过好多抑郁症患者,他们绝望的向我伸出手……但是我只能蹲下来说一些没有一点用的话。”


“他们把它当成救命稻草。明明,他们都那么想相信这个世界。”


绿灯了,司机驾驶车往前走,还不忘回答安的话。


“嗐,挺巧的,我女儿也是抑郁症。说实话,要是没有那位心理医生,我估计得和我女儿一起死。”


“可能这个世界真的没有那么好,不值得你去期待,但是,你要清楚自己活着的意义啊。”


“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你不抑郁谁抑郁啊?”


安笑了笑,眼里重新出现一丝光彩。


很快就到了安的诊所,安下了车,郑重的对司机鞠了一躬。


这位善良的司机师傅给安免了票钱。


  


安走进自己的小诊所,看着手里的资料,准备面对今天的病人。


嗯……心理的测试没有多大的异常,交际也没什么问题……


要不就是心里没多大问题,要不就是心理有很大问题。


“叩叩。”“请进。”


“你好,医生”进来的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女生,散着长发,眼神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她随手把带来的雨伞放在墙角,自然的坐在安面前的椅子上。


“你好。”


安看了看她,问“今天天气很好啊,为什么带雨伞?”


女孩纯黑的眸子盯着安“不是挡雨用的,不久后天会塌掉,雨伞下是最后的净土。”


安挑挑眉“很有趣的想法。你看上去好像是高中生。”


“是啊,高三了,作业超级多。”语气没有什么起伏。


“你家人对你的期望很重吗?”


“嗯,他们希望我能考上985。”


“人活着是为了自己,你没必要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和眼光。”安合上本子,语气稍沉。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它已经已经碎了,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和规划。”女孩垂着眼,睫毛投下的阴影挡住了眸子。


“为什么不放开些呢。如果你是一只白鸟,你可以飞在天上,想去哪就去哪。”


女孩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投过来“你什么都不懂,只会用那些网络上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文案,我开始怀疑你的名声是买来的了。”


安可以说是怜悯的看着女孩。


“为什么要在意那些世俗的东西呢,而你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活着的意义…安不由得想到了戮。




这次的心理咨询并没有持续太久,安在六点左右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一切都是离开时的样子,一点也没变。


戮确实走了,没有回来。


安自嘲似的笑了笑,似乎是在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无语。


你是他的谁啊。


他又不知道你把他当成什么。


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安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厚厚的被子包住了安。




又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一片白,消毒水的味道。


还有一张……人格分裂的病例证明。




没开地暖,安有些冷,抓起手边的被子盖到身上,扭头看向窗外。


外面一片漆黑,两盏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小小的东西落下来。


安起身走到窗边,外面下雪了。


安又一遍确认了自己没有睡意,叹了口气,换了衣服套上厚些的外套出了门。


现在是十二点,安收起手机,街上人很少,只有零散的几个人和几家店还亮着灯。


什么都不干,就这样一直走好像也不错。




可能是出幻觉了吧,安迷迷糊糊的看到路的尽头站着戮。


他不急不缓的冲自己走来,距离渐渐缩短,戮抬起头,张开双臂。


安突然觉得眼睛酸酸的,但他一点都不想再思考这个了。


路灯微弱的光柔和的照在两人身上,戮抱着安,不带情欲,只是一个非常平淡却温暖的拥抱。


安抬起头看着戮,鼻头有些红,不知是被冻的还是哭的。


戮刚好也低头看着安。


只是一刹那,安感觉十分不真实,一丝凉意钻到安的大脑。


本能的求生意识让安睁开了双眼。


入目一片空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记忆像洪水般涌入安的脑海。


安揉揉脑袋,扭头看到了桌面上平摊的病例单。


安皱了皱眉,心里不太舒服,伸手拿起了病例单。


人格分裂并伴有幻觉幻听幻想。


安瞪大了双眼,想起先前与戮的相遇相识,就觉得心钝钝的痛,像是被人死死抓住,又被从高处摔下来。


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位面容祥和的医生走了进来,看到安醒来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安垂着眸子不知想着什么。


“医生,我……”开了口又不知道说什么。


万幸,医生很理解他。


“人格分裂,你先前看到的都是假的。”医生看着和蔼,说出的话却像针似的扎在安的心上。


见安又垂下了头,十分失望的样子,医生叹了口气。


“你明明是心理医生,怎么就不能开导开导自己呢。”


安无奈的扯起嘴角“不是不能开导,是不想。”


医生的目光直直的投向安,过了很久才开口。


“如果你真的非常在意那个人,也是可以回到你的世界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人都脑内世界也是一个真正的世界,不过只是存在于某人的脑内而已。


谁也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是不是存在于某人的脑子里。


安抬起头,可以说是感激的看着医生。


“那……怎么回去呢?”


“只要你想。”


安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戮的模样。




很久之后,在不真实的现实里也有人问过安。


沉浸在那里,真的是个好的选择吗?


安其实也不知道。


但至少,那里有他在意的人,有他活着的意义。






看完了来看看搞价吧(手动狗头)


1k字2r,大概两周到三周可以交(本人仅六日能拿到手机)


加急是1k字2.2r,大概是一个下午到两周左右


如果灵感比较多的话,一个下午到一天就可以交,价格不变


ps:3.2k字封顶,肝不好,太长容易低质而且会拖


也接诗词(但质量不稳定,价看您)

无休杀戮🎼
【我不想假装自己正和谁相爱♪】...

【我不想假装自己正和谁相爱♪】

【我不想为了找乐子四处游玩♪】

【我不想假装自己正和谁相爱♪】

【我不想为了找乐子四处游玩♪】

活体解剖
2r的东西 好,可以吃个红糖馒...

2r的东西

好,可以吃个红糖馒头(

2r的东西

好,可以吃个红糖馒头(

Lo-Lolipop
一张因为拖太久,导致金主都不回...

一张因为拖太久,导致金主都不回复了的稿

一张因为拖太久,导致金主都不回复了的稿

涯少
一张转古风妹叔的稿子

一张转古风妹叔的稿子

一张转古风妹叔的稿子

泉.
五块钱的稿子。 让我同学帮我看...

五块钱的稿子。

让我同学帮我看看哪不对劲,他说头发眼嘴全都不行没有比例建议重画。

但是板板还算满意。

五块钱的稿子。

让我同学帮我看看哪不对劲,他说头发眼嘴全都不行没有比例建议重画。

但是板板还算满意。

北某某某辰鱼落雁

这要应该可以吧,今年12岁,画成这样应该可以约稿吧,5r以内,喷子别来,来就拉黑

这要应该可以吧,今年12岁,画成这样应该可以约稿吧,5r以内,喷子别来,来就拉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