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穗面

1710浏览    11参与
鹅柚火锅

【穗面】云层陷眠

*ooc 不许上升


*关键词:分手旅行 破镜重圆 冰岛 痣 小提琴


*🔗点我


*ooc 不许上升


*关键词:分手旅行 破镜重圆 冰岛 痣 小提琴


*🔗点我

-忘忧-

牙齿精和牙医

牙医视角

作为一个牙医,当然要和一群牙齿精生活在一起。

赵美延觉得没什么不对的。

但工作了这么些年,找上门来的都是些蛀牙,她很久都没有见过一颗健康而洁白的牙齿了。

直到susu的出现。

美延几乎在见到susu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

她一直想去正式认识一下这颗大白牙,但是因为自己是牙医而susu是一颗健康的牙齿。

这也是美延最苦恼的一点。

那天下班后,美延收拾收拾就准备去找自己心心念念的大白牙。

但门铃响了。

门外是自己最想见到的人。

susu捧着一盒糖果,避开她的眼神,问她:“牙医小姐我可以邀请你去吃晚餐吗?”

美延接过了susu给她的糖果,忍不住嘴角的疯狂上扬,冲她笑了...

牙医视角

作为一个牙医,当然要和一群牙齿精生活在一起。

赵美延觉得没什么不对的。

但工作了这么些年,找上门来的都是些蛀牙,她很久都没有见过一颗健康而洁白的牙齿了。

直到susu的出现。

美延几乎在见到susu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

她一直想去正式认识一下这颗大白牙,但是因为自己是牙医而susu是一颗健康的牙齿。

这也是美延最苦恼的一点。

那天下班后,美延收拾收拾就准备去找自己心心念念的大白牙。

但门铃响了。

门外是自己最想见到的人。

susu捧着一盒糖果,避开她的眼神,问她:“牙医小姐我可以邀请你去吃晚餐吗?”

美延接过了susu给她的糖果,忍不住嘴角的疯狂上扬,冲她笑了一下,说:“当然可以,我们走吧。”

后来的后来,

牙医小姐告诉牙齿精自己很久以前就喜欢她了。

她们住在世界的尽头,

直到永远。

END

-忘忧-

牙齿精和牙医

我可能在家里关傻了。

(还有牙医小姐视角的)

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群牙齿精生活着。

村里有一个最为洁白美丽的牙齿,我们暂且称她为susu。

susu在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了村里的牙医小姐。

但牙医小姐是看牙齿的,自己一颗大白牙怎么能去看医生呢?

于是susu决定要把自己变成一颗蛀牙。

听朋友说,变成一颗蛀牙需要多吃糖果。

所以susu每天都在不停地吃糖果,各种糖果都吃过了,但susu还是一颗健康的大白牙。

为什么呢?

因为susu每次吃完都会刷牙。

susu因为一直不能跟牙医小姐见面而郁郁寡欢,直到她鼓起勇气碰着一盒糖果去找牙医小姐。

susu看见牙医小姐时,话都说不利...

我可能在家里关傻了。

(还有牙医小姐视角的)

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群牙齿精生活着。

村里有一个最为洁白美丽的牙齿,我们暂且称她为susu。

susu在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了村里的牙医小姐。

但牙医小姐是看牙齿的,自己一颗大白牙怎么能去看医生呢?

于是susu决定要把自己变成一颗蛀牙。

听朋友说,变成一颗蛀牙需要多吃糖果。

所以susu每天都在不停地吃糖果,各种糖果都吃过了,但susu还是一颗健康的大白牙。

为什么呢?

因为susu每次吃完都会刷牙。

susu因为一直不能跟牙医小姐见面而郁郁寡欢,直到她鼓起勇气碰着一盒糖果去找牙医小姐。

susu看见牙医小姐时,话都说不利索了,但她还是把糖果放在了牙医小姐的手里,告诉她:“牙医小姐我可以邀请你吃晚餐吗?”

“当然可以,我们走吧。”牙医小姐朝她笑了一下,收下了她的糖果。

至于后来的事情……

牙齿和牙齿精本来就是天生一对,

当然在一起了鸭!


Forever–一只春蚕
赵美延0131生日快乐💚❤️...

赵美延0131生日快乐💚❤️


阿面生贺

实话感觉写的很垃圾

不过真的很爱穗面了


赵美延0131生日快乐💚❤️


阿面生贺

实话感觉写的很垃圾

不过真的很爱穗面了


TEW-

【穗面】Hear You

ooc!+短打+xxj文笔

深夜激情摸🐠 不喜勿喷!(说腻了我也要说)

(其实想写be的 但是良心不允许我不写he)

(我真是瞎起名字 我没有起题目的天赋)

祝搭嘎观文愉快 3q everybody!


————————分割————————


直说的话,就是都不是。


/1


赵美延带着一身的酒气敲开了徐穗珍的门。徐穗珍不喜欢被人吵醒的感觉,推开门时脸上瞬时的厌倦来人并没有察觉。


仿佛是看清了眼前这个醉鬼的动线,在赵美延撞进她的怀里之前,徐穗珍不着声色的微微侧了侧身子。


赵美延沉进了柔软的沙...


ooc!+短打+xxj文笔

深夜激情摸🐠 不喜勿喷!(说腻了我也要说)

(其实想写be的 但是良心不允许我不写he)

(我真是瞎起名字 我没有起题目的天赋)

祝搭嘎观文愉快 3q everybody!



————————分割————————



直说的话,就是都不是。



/1


赵美延带着一身的酒气敲开了徐穗珍的门。徐穗珍不喜欢被人吵醒的感觉,推开门时脸上瞬时的厌倦来人并没有察觉。


仿佛是看清了眼前这个醉鬼的动线,在赵美延撞进她的怀里之前,徐穗珍不着声色的微微侧了侧身子。


赵美延沉进了柔软的沙发里。落入深渊。


徐穗珍看见了赵美延低沉的眸子里表现出的失落,她的睫毛很长,在不停颤抖着。


房间里很安静,醉酒的赵美延急促和沉重的呼吸显得格外清晰。她歪斜的倚靠在沙发上,贴身的白色吊带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某些部分正一点点的被液体打湿。


赵美延很爱哭。


“说吧,什么事。”



/2


酒吧是两个人初识的地方。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赵美延像往常一样在那里驻唱。她向来不太关心台下的形形色色。


所以那也是不平常的一天。因为有一个女生闯进了她的视线。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人,她独自在吧台上喝着酒。隔得有些远,赵美延隐约的感觉女生的脸泛着红晕。再后来她醉的趴在桌子上,在路过的不知名男性带走她之前赵美延先一步将女生捞起来揽在怀里。


“我女朋友,离远点儿。”


赵美延也不知道怎么想着说出这样的话,图谋不轨的男人的确是吓了一跳,走之前不明意味的看了两个人一眼。


在感受到不正常之前赵美延还没去想那个眼神的意味。透着纤薄的布料,赵美延觉得怀里的人身体烫的不太正常,她努力的搜索着这异常的体温传达的信息。


最后目光在吧台的酒杯上停住了。现在的人已经可恶到这个程度。


无法再思考太多,赵美延将怀中的人架着尽快离开了酒吧。那人焦躁不已的状态已经不允许走的太远,赵美延索性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个房间。


赵美延也是手足无措的站在床边看着翻来覆去的人,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冲动的把这人拦下来。


一走了之。赵美延的脑海里映出了这四个字。


转身之际身后人的拉扯让赵美延停在了原地,她回过头。那一瞬间而已,赵美延就决定了自己未来里所有的沉沦。


那人红着眼眶,额前被汗水打湿的碎发凌乱不堪。她的唇很红,不知道是口红本身的颜色还是因为咬破了嘴唇而沾染上的血迹。她颤抖的开口:


求你,帮帮我。



/3


迷乱不堪的一夜。


赵美延也是不清醒的迎合着身下人的欲望,自己是清醒的那个,可屋子里混合着酒气和暧昧的空气让赵美延也昏昏沉沉。


这是梦吧。


等她再醒来那人已经离开了房间。明明自己没喝酒,起床时却头疼的不行。那人没留下任何痕迹,赵美延甚至觉得连床单上几根缠绕的头发都没有任何一根属于那人。


赵美延失神了相当一段时间。毫无实感的一夜伴侣,对她来说的确像是一场梦一样。


人是不能再抹去了,不知名的陌生人以绝对的姿态了霸占了赵美延的内心。再去酒吧驻唱的时候她望着那个熟悉的座位,有各种各样的人又坐在了那个位置,但都不再是她。


期待着,能再见一面。



/4


再见并不是什么偶然。那天下了夜班,赵美延在酒吧门口撞见了自己想见的人。通过背影认出来的,那人仿佛已经站了有一段时间,夜晚不太友好的风让那人抱紧了手臂。


衣服落在了她的后背上。或许是冷风突然的隔绝让她回过头。赵美延有点心虚,别扭的躲开了那人迎上来的目光。


“带我回家。”


“嗯?”


“回你家。”


这一晚,赵美延知道了她的名字,徐穗珍。当然也知道了另一个让她感到幻灭的秘密:徐穗珍可能有了心上人。


无意中知道的,在情事里。身下人几乎是无意识的喊出了这个名字,即使是破碎的几个字,赵美延也精准的捕捉到。手上的动作被这个名字击的几乎暂停,如果不是徐穗珍痛苦的神情,赵美延甚至想直接抽身离开。


清晨又是熟悉的,身边的人悄然无息的消失。赵美延再次陷入了不知名的情绪里。


好像不太期待再见了,赵美延想。



/5


赵美延觉得自己不怎么聪明,比如她并不知道徐穗珍的任何联系方式,而自己的所有都已经被她摸的清清楚楚。即使后来徐穗珍把自己带回到她的家里一次,赵美延也从来没掌握有过主动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赵美延从没有过上门的想法。陌生,情怯。


还是会再见。即使那次开始赵美延不再期待,她也明白,她们再也扯不清了。


徐穗珍偶尔会在酒吧门口出现,偶尔会在自己家的楼下出现。刚开始赵美延还有些不适应和说不出的羞耻,慢慢的也就习以为常。


她不拒绝徐穗珍任何要求,无论是索取还是被索取。


大概是其中的某天,醉的一塌糊涂的徐穗珍毫无预兆的在半夜闯进了赵美延的家,以前所未有的身上人的姿态粗鲁的占有了赵美延。所谓的第一次,赵美延没有任何反抗的接受了徐穗珍并不温柔的索取。


赵美延在这样你来我往的欢愉里失去了清醒。她活在一个离徐穗珍很近的梦里。


如果夜晚不会过去。



/6


当然,夜晚会过去的。赵美延的梦境也同样会被打破。在她认为所有相安无事的日子里,不过是为了自我安慰营造的假象。


是酒吧里亲眼所见的徐穗珍和别人的拥吻,让赵美延亲手敲碎了这些假象。


她在台上,徐穗珍在熟悉的位置和陌生人耳鬓厮磨。赵美延努力控制着自己演唱中的哭腔,可又想让它明显一点,再明显一点。


哪怕别人注意不到,你也注意到我吧。求求你。


赵美延还是无法再继续了,一首歌结束后她下了台。


酒吧忽闪的灯光照在徐穗珍和陌生人的身侧,可赵美延只能躲在黑暗里。在无数次的情事里,赵美延甚至不记得徐穗珍笑的样子。原来她也会笑的这么开心,在自己看不到她的地方,在她看不到自己的地方。


这是第一次,赵美延主动登上了徐穗珍的家门。她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如果不是酒后对徐穗珍加倍的怨怼,她还是没有这样的勇气。


一直以来,都把我当成了什么。哪怕避开我和别人做这样的事,都做不到吗?



/7


“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冰冷的语气。多可怜,她们除了情爱的关系,好像从未在正常的生活里有什么接触和交流。就连这样的语气,也是第一次。


“你爱我吗?”


短暂的安静后,赵美延用力的抹了一把泪水,摇晃的站了起来。她伸出手抓住徐穗珍的衣领,将她一步步抵到墙边。


“你爱我吗?”


还是得不到任何回答,赵美延无力的把头垂在徐穗珍的肩膀上。眼泪把徐穗珍的衣服也浸湿了。


我爱她吗?


我不爱她吗?


都不是。


徐穗珍从未想过这种问题。怀里的人揪着她的衣领颤抖着,力气大的好像要扯掉这块儿布料一般。


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答案。徐穗珍最后用一个吻让赵美延停止了哭泣。赵美延把自己抱的很紧,像是要揉进身体里的力度。


实际上这一晚也是在情事里结束的。赵美延比平常霸道的多,要不是经历了这一晚,徐穗珍认定赵美延有的只是不痛不痒的温柔。



/8


昏睡中的徐穗珍醒来时已经分不清时间了。下意识的向身边的位置伸出手,空荡的触感让她很不是滋味。


风水轮流转,你也会玩失踪啊。


赵美延退出的不仅是徐穗珍的这个早晨,而是她的整个生活。


酒吧,家里,全都不见了踪影。


徐穗珍觉得很可笑,她在惦记一个自己连“爱”都讲不出口的人。手机里还存着赵美延已经是空号的联系方式。如果不是那时赵美延坚持要留下这串数字,徐穗珍恐怕连空号的盲音都听不到。


当时的问题在不算很长的寻找和等待的时间里就有了答案。


不想对着空号的提示音讲,想面对面的,告诉你。



/9


“用离开来提醒我,告诉我,我的心里只有你。”


“太残忍了。”


还会再见的。如果一直等在原地,就会再见的。



/10


也不知道这样期盼的日子过了多久。


某个晚上,徐穗珍经常路过的地铁站地下通道里,不远处熟悉的歌声让徐穗珍呆滞的驻足在原地。不会错的,是不会错的。


稍微靠近,那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抱着吉他,唱着徐穗珍自己也不知道的歌。


赵美延并不在意来往的人是否会填满面前的琴盒,所以当徐穗珍蹲下将零钱放进琴盒时,她还是无动于衷。


或许是和其他时刻不太一样的目光,盯的赵美延很不自在。接下来的话还没等赵美延低头确认来人时就钻进了她的耳朵。


“我想好了,那个答案。”


无论是歌声还是吉他声,全部都戛然而止。夜晚的地下通道格外安静,但来往匆匆的行人并不会在意一点音乐声的消失。而在赵美延的世界里,除了徐穗珍的声音,其他都自动变成了静音模式。


不管是过了多久,哪怕是决定逃跑之后,重逢时也没有磨灭赵美延对这个答案的渴望。


不能磨灭的,更是对徐穗珍,这个人的渴望。



/11


“我爱你。”


“我确定,我爱你。”

小李今天有对象吗

【碎面】我的她是老师(一)

私设双老师


徐英语 × 赵美术


长篇预定


感情进展会比较慢,慎入


今天是徐穗珍被调到高中部的第一天,以高二十一班的英语老师兼副班主任上任。十一班一半是艺体生一半是文化生,这也让他们的班主任很头疼,学校把徐穗珍调过去就是为了辅佐班...

 


  

私设双老师


  

徐英语 × 赵美术


  

长篇预定


  

感情进展会比较慢,慎入


  

 


  

 


  

 


  

 


  

今天是徐穗珍被调到高中部的第一天,以高二十一班的英语老师兼副班主任上任。十一班一半是艺体生一半是文化生,这也让他们的班主任很头疼,学校把徐穗珍调过去就是为了辅佐班主任,而班主任却当起了甩手掌柜,徐穗珍只见了他一面他便不见了踪影。虽然心里很慌但还是得强做镇定,就这样,徐穗珍第一次迈进了高中部的大门。


  

 


  

 


  

 


  

 


  

一路上年轻漂亮的徐穗珍吸引到了不少目光,她今天穿着白色的长袖,衣服下摆打了个结露出了她线条好看的腰,黑色阔腿运动裤更显腿长,因为怕在学校里影响不好还披上了一件薄外套。画了淡妆的她在素面朝天的学生们里显得更加突兀,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们都蠢蠢欲动,却看见他们心仪的对象走进了十一班里。


  

 


  

 


  

 


  

 


  

 


  

“大家好,我是徐穗珍,今天开始担任班里的英语老师和副班主任。”徐穗珍一发言,台下的学生们便拍着桌子欢呼了起来,中间还夹杂着几句称赞“老师你好好看!”“比赵老师还好看了!”“老师我爱你!”生性腼腆的徐穗珍突然被这么夸,耳根有些发烫,但还是要维持老师的威严“好了,大家不要说了,我们先上课吧。”那些调皮的学生当然不肯了,“老师咱们再聊几句呗。”“我们可以给你都自我介绍一遍。”“老师你喜欢什么啊?”徐穗珍努力想维持纪律但却无能为力,正当她无奈扶额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来人推开了门“啊,你好,我想叫一下班里的艺术生,该去训练了。”班里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欢呼,十几个男生女生提起了自己的书包,画板冲出了教室,几个体育生给徐穗珍晃了晃自己的假条也走出了教室,一时间班里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人。徐穗珍一脸迷惑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情况,赵美延依然在门口站着,她朝徐穗珍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然后吩咐班长看着班里自习。


  

 


  

 


  

 


  

 


  

 


  

“你是新来的老师吧,你好,我是赵美延,是美术老师。”赵美延带着灿烂的笑容跟徐穗珍打了招呼。徐穗珍也终于有功夫仔细地打量她了,赵美延穿着灰色的卫衣一条修身的牛仔裤配一双黑色帆布鞋,这样干净的打扮倒显得她像个学生了。“我是徐穗珍,是从初中部调来的,今天开始带班里的英语。”徐穗珍也回她一个笑脸。“啊,是穗珍呐,之前听余主任提起过,你也是副班主任对吧。”对比起赵美延的侃侃而谈,徐穗珍倒是有些局促不安了,赵美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外面说也不太好,去我办公室坐坐吧。”徐穗珍有些惊讶于赵美延的体贴,顺从地跟着她去了办公室,临行前还嘱咐了班长让他管理好纪律。


  

 


  

 


  

 


  

 


  

 


  

徐穗珍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赵美延给她倒了杯热水,“谢谢。”徐穗珍轻声道谢,赵美延笑了笑坐在了她的对面。“穗珍是第一次带班吧,十一班的情况我还是比较清楚的,你不用想太多啦,孩子们都很乖的。”徐穗珍确实心里很没底,也不太知道该怎么做,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和眼前的人吐露一点心里的想法“我对这个班算是根本没有什么了解,而且让我直接就带班,班主任老师的面我也没有见到几次,”徐穗珍眉头皱到了一块,“我不太知道该怎么做了。”说话间赵美延一直认真地注视着徐穗珍,徐穗珍的小动作她尽收眼底,也知道了她心里的困惑,随即又绽开了一个笑容,“穗珍想太多了,有问题了就来找我吧,美术老师每天都很闲哦,你现在就做自己就好。”可能是这普通的安慰真的起了效,徐穗珍觉得眼前这个人莫名地给她安全感,眉头也渐渐舒展开,“那赵老师可以加下微信吗?”“当然可以了,还有叫我美延就好,我都管你叫穗珍了,我们要‘公平’。”徐穗珍也露出了笑容,两人交换了微信后徐穗珍便离开了办公室。


  

 


  

 


  

 


  

 


  

 


  

赵美延待徐穗珍走后便去了画室,那边的美术生们还在等着她布置任务。而徐穗珍也去了年级组询问十一班的情况。而高二十一班又来了位美女老师的消息就如同长了翅膀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校园。


  

 


  

 


  

 


  

 


TEW-

【穗面】胡闹



ooc预警!(不喜勿喷 抱头保命!)

xxj文笔+短打


最近太喜欢这两位忍不住摸了一篇呜呜呜!


————————分割———————


“姐姐啊,总像个孩子一样。”


如果有人提起赵美延,徐穗珍的嘴角总会带过笑意,然后这样告诉别人。


“明明比我大呢。”


不记得是怎么样结束最初暧昧的时间的。两个人都是温柔的人。赵美延投过来的眼神里流动着柔软,不小心陷入其中的徐穗珍会愣神,紧接着便朝她笑。不知道是不是徐穗珍的错觉,在自己也望向赵美延时,透着粉的红色会悄悄爬上赵美延的耳朵和脸蛋上。


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徐穗珍其实完全搞不懂赵美延在脸红什么,倒是疑惑自己的脸也偶...



ooc预警!(不喜勿喷 抱头保命!)

xxj文笔+短打


最近太喜欢这两位忍不住摸了一篇呜呜呜!


————————分割———————


“姐姐啊,总像个孩子一样。”


如果有人提起赵美延,徐穗珍的嘴角总会带过笑意,然后这样告诉别人。


“明明比我大呢。”


不记得是怎么样结束最初暧昧的时间的。两个人都是温柔的人。赵美延投过来的眼神里流动着柔软,不小心陷入其中的徐穗珍会愣神,紧接着便朝她笑。不知道是不是徐穗珍的错觉,在自己也望向赵美延时,透着粉的红色会悄悄爬上赵美延的耳朵和脸蛋上。


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徐穗珍其实完全搞不懂赵美延在脸红什么,倒是疑惑自己的脸也偶尔会变得滚烫。


赵美延会拉着徐穗珍出去散步。虽然是异国的傍晚,先一步出门的徐穗珍还是选择戴上口罩,就算是一个敷衍的伪装。裹紧身上的大衣,一边吹着不怎么友好的凉风一边等着总是慢半拍的赵美延出门。


也等不了太久,赵美延就会嘴里说着“抱歉抱歉”然后急匆匆的跑出来。不过刚刚挽上徐穗珍的胳膊,赵美延就因为忘记戴了口罩而传出小小的惊呼。


这个时候徐穗珍当然会选择停下来,将自己脸上的口罩摘下顺手遮住那人白皙的小脸。自己则是在那人的注视下把高领毛衣拉扯到盖住小半张脸的位置为止。


“呀,我们穗珍真的好聪明~”


软软糯糯的,眼睛都弯成了缝。徐穗珍能想得到口罩下的赵美延笑的有多灿烂。


“都怪姐姐是笨蛋。”


赵美延靠在徐穗珍的肩膀上,“讨厌,不许说我啦!”


徐穗珍应答着“好”,顺带着把赵美延的手握紧,一并塞进了自己宽大的衣服口袋里。赵美延的手一点也不安分,徐穗珍以为她是想挣脱的,但下一秒她的指缝就被赵美延细嫩修长的手指毫无遗漏的填满了。


“要这样牵手哦~”


初次接吻是在一次酒后。赵美延喝了点儿酒,非要跑去徐穗珍的房间看电影。正在房间里摆弄手机的徐穗珍被突如其来扑在身上的活物吓了一跳。


“我要看电影!”


怀里的人抬头说话的空档徐穗珍才发现原来赵美延喝过酒。


还没等徐穗珍回应什么,醉酒的人自顾自的翻身躺到了床上,双手拽着徐穗珍的手臂摇来摇去。


徐穗珍摇摇头,明明不清醒看什么电影。


原本不打算给她放的,哪知道身旁的人闹个不停。徐穗珍无奈的揉了揉赵美延的头发,准备挪开她的手去放电影。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去。”


又来了,这个姐姐一贯喜欢撒娇来着。徐穗珍只好拖着这个几乎挂在她身上的人一起艰难的放着影片。


随手放了一部两个人之前一起看过的文艺爱情片,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仅仅是方便而已。今天也没有什么看电影的心情,刚刚开场身旁就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让徐穗珍知道赵美延亦是如此。


影片一直没有停下,被赵美延紧紧搂着身子不能自由活动的徐穗珍索性又看了一遍这部影片。


故事很唯美,剧情很梦幻。字幕弹出来之后徐穗珍在心里言辞匮乏的稍稍评价了一下。


没来得及关了投影,目光便不自觉的落在赵美延的脸上。徐穗珍索性面对着她躺下,盯了一会儿便鬼使神差的凑了过去。


徐穗珍把额头贴在了赵美延的额头上,手也环到了她的身后。打在徐穗珍脸上的吐息还伴着些许的酒气,徐穗珍甚至觉得自己也变得发晕。那人脸上醉酒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散去,散发的热气让徐穗珍自己也开始发热。


徐穗珍还出神的保持着这样暧昧的姿势,恍惚之间被人使劲儿的搂了一把。


就这样接吻了。徐穗珍毫不犹豫的闭上了双眼。


心跳的好快,木讷的大脑还没适应当下的状况,身体却诚实的不行。水到渠成的拥吻,直到对方喘不过来气徐穗珍才被稍稍推开。


“干嘛一直闭着眼睛?”赵美延缓过来时看着还紧紧闭着眼睛的徐穗珍,不仅发笑。明明刚才小心翼翼蹭来蹭去的是这个人吧!


徐穗珍咬了咬嘴唇,下了好大的决心才睁开眼。看赵美延这副得意的样子,果然是被笨蛋姐姐嘲笑了。


避开了赵美延的目光,徐穗珍吞吞吐吐的低声叨咕,“要你管。”


“原来穗珍的脸也有这么通红的时候,以后可不许随便嘲笑姐姐我啦!”


“好了,不许说了!”


用吻堵住赵美延的嘴是从那天开始徐穗珍对付她的专属方式。没什么年上的颜面,主动权最后还是落到了年下的手里。




“喜欢在穗珍身边胡闹。虽然她很害羞,但还是会陪我一起的。”


“姐姐其实就是小孩子,不陪小孩子胡闹怎么行呢?”





请给我一个小熊吻

一见钟情的喜欢(完结)

Minnie的辞职交接已经全数完成,现在班级语言老师是由年级组长全昭妍代替。

susu的老友小赵老师反而成了57班的班主任,也算升职了吧。不过她还是一样的傻乎乎,听到升职反而像是惊吓一样。

虽然在学校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毕竟因为在这里生活过的缘故,minnin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可是一想到她的小孩,一想到在学校里一定要维持她矜持又严肃的面孔去对待她,还是离开自由一些。

“呀,雨琦同学,有什么事吗?”

办公室里一个老师看着门外的宋雨琦问道。

“没....没什么事”过来看看而已。

Minnie看了一眼门外的宋雨琦,快速收拾好东西,轻笑。

“雨琦啊!跟我来”

Minnie...

Minnie的辞职交接已经全数完成,现在班级语言老师是由年级组长全昭妍代替。

susu的老友小赵老师反而成了57班的班主任,也算升职了吧。不过她还是一样的傻乎乎,听到升职反而像是惊吓一样。

虽然在学校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毕竟因为在这里生活过的缘故,minnin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可是一想到她的小孩,一想到在学校里一定要维持她矜持又严肃的面孔去对待她,还是离开自由一些。

“呀,雨琦同学,有什么事吗?”

办公室里一个老师看着门外的宋雨琦问道。

“没....没什么事”过来看看而已。

Minnie看了一眼门外的宋雨琦,快速收拾好东西,轻笑。

“雨琦啊!跟我来”

Minnie走的时候还不忘向一起工作的同事们挥手顺便关上了门。

她转头看着闷闷不乐的宋雨琦,不用想就知道宋雨琦的小脑袋里想的什么。

她空出一只手,偷偷拽住了宋雨琦的小爪子。

宋雨琦微微一愣,红着脸看着Minnie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话。

只能任由牵着Minnie牵着,心里就像是炸开了的爆米花。甜滋滋的。

但是一想到Minnie离职就要走了,心里又是沮丧的。辞职也不说一声,现在离职了要去哪她也不知道,以后想见她见不到该怎么办啊!

Minnie一路横行的牵着宋雨琦的手大摇大摆的走在校园无人的小路上,对于一直沉默的小孩有些轻微无奈,“雨琦啊,你还喜欢我吗?”

“知道吗?学校不允许师生恋的。”

“嗯?”

“学校不允许师生恋所以我辞职了,现在你还喜欢我吗?”

宋雨琦看着这一刻的kim Minnie忽然笑了,“喜欢的”

.....

叶舒华是第一刻知道宋雨琦跟Minnie老师在一起的,且还是当事人之一亲口与她说的。

“...啊,这样啊”

没人知道那一刻的叶舒华心里有多难过,难过到用力掐着自己的手心努力维持笑容。

可这些没人发现,哪怕是以前格外关注她的宋雨琦也没有。

叶舒华喜欢宋雨琦,非常喜欢。

她原以为宋雨琦以往只对她才有的关心是来自于她也喜欢着自己。

但叶舒华每次小心翼翼试探宋雨琦时得到的答案从来都是因为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那时的她以为宋雨琦不懂,所以她总是默默的在陪着她,努力的渴求着那百分之一。

但现在叶舒华突然明白了,宋雨琦不是不懂,她只是太懂了,所以总会第一时间的告诉她,她们...是朋友啊。但是谁想要做你的朋友啊!

............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好。”

看啊,即便心里隐隐作痛,还是那么容易就因为她的一句话而立刻开心。虽然只是朋友。

.....(穗珍×美延)

关于Minnie辞职与她的学生在一起的事情,徐穗珍是知道的,认识Minnie那么久了,她从未见过Minnie那次这么坚定过。但还是祝福的。

原来她总不向Minnie正面说赵美延的存在,总是含含糊糊的讲着这是她的老朋友,认识很久了。

但她自从Minnie打电话跟她说她与宋雨琦在一起之后,便总想着要正式向Minnie介绍一下赵美延顺便认识一下Minnie的小女朋友。

所以她今天忙了一整天,做了一大桌子菜,甚至还将家里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遍,就为了赵美延。

但是当徐穗珍看到在沙发上乱踢嘴里还喊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的赵美延时,这一刻的温馨不复存在。

徐穗珍很生气,所以她坐在一边看着傻乎乎玩乐赵美延不说话。

别人家中少不了的争吵,在她们这里根本不存在,徐穗珍跟赵美延完全吵不起来,因为赵美延总是会在徐穗珍快要爆发的那一刻将她逗笑。

就像现在,明明刚刚还在生气赵美延自己玩,不帮她收拾的徐穗珍,因为得到赵美延的bobo羞红了脸躲在赵美延怀里不肯出来。

“穗珍呐,Minnie什么时候来啊。”

“快了吧”徐穗珍闷闷的答道。

完结撒花(叉会腰)












趙美延踩我

【碎面】貓和兔

兔子面x貓貓珍 

短打
 -------------------

徐穗珍喜欢赵美延撒娇的样子。


就像之前赵美延自己讲的一样,她撒娇的时候就像只小兔子,软软的小兔子。


还是那种捉弄起来很好玩的小兔子。


---


饭们都说,徐穗珍是个大傲娇,明明嘴上说着不要,但观察到最後会发现身体意外的诚实。


所以当小兔子软软的缠著自己撒娇的时候,当然要反抗一下,然后再趁没人注意时偷偷地扬起嘴角,不然怎么对得起傲娇这个称号呢。


徐穗珍看向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赵美延,内心这么想著。...


兔子面x貓貓珍 

短打
 -------------------

徐穗珍喜欢赵美延撒娇的样子。

 

就像之前赵美延自己讲的一样,她撒娇的时候就像只小兔子,软软的小兔子。

 

还是那种捉弄起来很好玩的小兔子。

 

---

 

饭们都说,徐穗珍是个大傲娇,明明嘴上说着不要,但观察到最後会发现身体意外的诚实。

 

所以当小兔子软软的缠著自己撒娇的时候,当然要反抗一下,然后再趁没人注意时偷偷地扬起嘴角,不然怎么对得起傲娇这个称号呢。

 

徐穗珍看向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赵美延,内心这么想著。

 

---

 

小兔子捉弄起来虽然很好玩,但也不能太过,不然像现在这样就麻烦了。

 

戳了戳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一团的赵美延,而被子里的生物只是动了一下,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徐穗珍无奈的叹了口气。

 

“唔…欧尼对不起,下次让你抱好不好”徐穗珍就像只猫,很聪明的猫。

 

有些慵懒的声线让赵美延聽著心癢癢的,配上让她最没有抵抗力的撒娇,果不其然,下一秒小兔子便从棉被里探出一颗头。

 

她捧住赵美延的脸,轻轻地吻上去。美延的嘴唇软软的,脸颊软软的,整个人都软软的。

 

真的只能用软来形容了。

 

---

 

虽然说小兔子平时都乖乖的,一副无害样,但有时候还是不怎么受控制。

 

拉住不停跟狐狸和金毛拼酒的小兔子,但她的力气比平常大了些,徐穗珍根本拉不住,只好任她去。

 

她是不知道我们队长和次忙内酒量很好吗?

 

看著桌子两旁一边是已经醉倒的赵美延,和另一边仍兴致高昂的两人,徐穗珍没忍住笑了出来。

 

把晕呼呼的小兔子揽到怀里,和酒精带来的刺激性的味道不同,她身上淡淡的水果香让人感到安心。赵美延将头埋在她颈窝蹭了蹭,惹得徐穗珍脸又红了些。

 

喝醉酒的小兔子和清醒中的小兔子不太一样。

 

喝醉酒的小兔子更撩人了。

 

穗珍看著美延本就有些鬆垮垮的衣服因扭动后而露出大片肌肤,吸了一口气。

 

不受控、喝醉酒的小兔子也不错。

 

而且叫声似乎让徐穗珍也醉了。

 

---

 

徐穗珍很少叫赵美延欧尼,为的是保证每日一吻。

 

当赵美延微微嘟起嘴,皱著眉头半压在她身上问为什么不叫欧尼的时候实在太可爱了。

 

这时徐穗珍喜欢抱住上方那人的腰,另一隻手指著自己的唇。

 

小兔子自然懂了小猫咪的意思,对于小兔子来讲,能得到一个吻和一声欧尼还是值得的,虽然总会被吻到接不上气。

 

“欧尼。”趁她被吻到迷迷糊糊时小声的叫了句。

 

“什么…?”

 

“我说完了喔”

 

“啊?呀!你!!”

 

徐穗珍很少叫赵美延欧尼,为的也是看小兔子炸毛的样子。

 

---

 

徐穗珍像隻猫咪。

赵美延像隻兔子。

 

偶尔小猫咪喜欢用牙齿轻轻咬著小兔子的后颈,来叫醒还在睡梦中的小兔子。

 

当小兔子看到小猫咪跟另一隻猫咪过於亲近时,会故意假装生气,不去理小猫咪,然后在小猫咪慌张道歉时努力抑制向上扬起的嘴角,再从小猫咪那裡骗一个吻。(这时小狐狸就会对小兔子吐槽:对于腹黑,你也不输徐穗珍嘛……)

 

小猫咪和小兔子並不能常在镜头前亲暱在一起,所以仔细看能发现小猫咪常常盯着小兔子看。

 

小兔子喜欢给小猫咪拍照,因为每次总能拍出更多的乐趣,比如拍著拍著就跳起舞了。

 

小猫咪特別喜欢捉弄小兔子,不让小兔子跟她抱抱牵手比爱心,让小兔子炸毛是小猫咪的乐趣之一。

 

小兔子虽然平时一点大姐的样子都没有,但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毕竟小猫咪除了队长外,最能诉说烦恼的就是小兔子了。

 

小猫咪和小兔子的故事还在继续,

 

我们一起观察吗?

 

 

-----

穗面szd

给我一起嗑(吼

 

就叶舒华的

结局交给你们

请问大家想给大三角哪家cp好结局

第一主线碎面 碎花 树莓

第二主线米琦 碎米 卷饼

我会看大家的评论,然后记录一下选项得票数

开始编辑好长好长好长的文

截止8月2号

请问大家想给大三角哪家cp好结局

第一主线碎面 碎花 树莓

第二主线米琦 碎米 卷饼

我会看大家的评论,然后记录一下选项得票数

开始编辑好长好长好长的文

截止8月2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