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空军

77.9万浏览    13821参与
πr18(万年更)

翻到了初中画的第五人格小故事,有点杰佣倾向

p2杰克表情好灵魂

我真的会尬的抠jio

存个黑历史

不能我一个人被创死()

翻到了初中画的第五人格小故事,有点杰佣倾向

p2杰克表情好灵魂

我真的会尬的抠jio

存个黑历史

不能我一个人被创死()

寒灰(feng)
day232-238 之后一阵...

day232-238

之后一阵的打卡是定时发布的,所以本人不一定到时候在线awa

这一阵的打卡都是上周画的(所以今天发的少一点点)

2022.5.29

day232-238

之后一阵的打卡是定时发布的,所以本人不一定到时候在线awa

这一阵的打卡都是上周画的(所以今天发的少一点点)

2022.5.29

是一只湍

推推(*'▽'*)♪

p1是立牌,图上的是调价

p2是文件夹,是小的那种比较迷你,图上依旧是调价

p3是纸片吧唧菱挂一套的,因为官方就是一套出的,没有调价都是一个价钱

p4是最近推的以及各个排的人数


很多都没人排或者排的人不多,应该是成几开几的,欢迎来康康呀~这个帖子等截单了再撤,还在的话就是还在推未截单都可以排的。QQ加我好友,直接写在评论区啦,因为方便复制,,Ծ^Ծ,,


tag打不下了,在这里写一下

摄影师 宿伞之魂 红蝶 梦之女巫 园丁 空军 机械师 先知 入殓师 杂技演员 ...

推推(*'▽'*)♪

p1是立牌,图上的是调价

p2是文件夹,是小的那种比较迷你,图上依旧是调价

p3是纸片吧唧菱挂一套的,因为官方就是一套出的,没有调价都是一个价钱

p4是最近推的以及各个排的人数


很多都没人排或者排的人不多,应该是成几开几的,欢迎来康康呀~这个帖子等截单了再撤,还在的话就是还在推未截单都可以排的。QQ加我好友,直接写在评论区啦,因为方便复制,,Ծ^Ծ,,


tag打不下了,在这里写一下

摄影师 宿伞之魂 红蝶 梦之女巫 园丁 空军 机械师 先知 入殓师 杂技演员 邮差 囚徒 

暮山紫
空调空 “替代品” 是心目中可...

空调空

“替代品”

是心目中可能会有的相处,没有前因后果

空调空

“替代品”

是心目中可能会有的相处,没有前因后果

😞

希望太太們產糧!請注意避雷😥


希望太太們產糧!請注意避雷😥


不想早起.

瑪爾塔:呵呵 女人只會影响我開🔫的速度

瑪爾塔:呵呵 女人只會影响我開🔫的速度

怪蜀黍讲电影
女孩为了当上空军,用了足足15年时间,完成了这个梦想
女孩为了当上空军,用了足足15年时间,完成了这个梦想
还不如睡觉

推推新柄西幻车

[图片]

开西幻新柄啦

均价44.66 文件夹立牌调价一样

还有机入殓伞杂空

好妈来一口(。→v←。)

囤钱包

(占tag歉(...)

开西幻新柄啦

均价44.66 文件夹立牌调价一样

还有机入殓伞杂空

好妈来一口(。→v←。)

囤钱包

(占tag歉(...)

阿柠

这个看挺多人整的,但不知道yc是谁

这个看挺多人整的,但不知道yc是谁

科普说
“北约空军的噩梦,3倍超音速,战斗民族暴力美学巅峰之作
“北约空军的噩梦,3倍超音速,战斗民族暴力美学巅峰之作
是一只糯糯啊
玛尔塔:女朋友为了这些照片和我...

玛尔塔:女朋友为了这些照片和我大吵一架……


玛尔塔:女朋友为了这些照片和我大吵一架……



琉璃喵

治标又治本

“去除鼓膜一切都解决了”

“超实用”

——超市表示口香糖最近不好卖了


(今天上生物课突然想到的,发上来给大家康康,因为时间不是很多所以就做得简略亿点儿了,麻烦各位凑合着看了)


——————————


主要是《校园记》第二章还没写完!!!

已经在拼命赶了(图三),身为学生党的我来拖更致歉

对不起各位!请原谅一个实在没有时间和灵感的幼儿园文笔小毛孩,我将感激至极~

治标又治本

“去除鼓膜一切都解决了”

“超实用”

——超市表示口香糖最近不好卖了


(今天上生物课突然想到的,发上来给大家康康,因为时间不是很多所以就做得简略亿点儿了,麻烦各位凑合着看了)


——————————


主要是《校园记》第二章还没写完!!!

已经在拼命赶了(图三),身为学生党的我来拖更致歉

对不起各位!请原谅一个实在没有时间和灵感的幼儿园文笔小毛孩,我将感激至极~

星雅醬

【第五学院2】第十四章 大雪的过去01

第十四章 大雪的过去

01.

“麻醉剂跟安眠药不见了?”

我把事情跟维克多说了,

看他惊讶的模样果然他不知道,

毕竟这事传出去有损形象,

上面的人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你觉得这事跟大公有关?”安德鲁在一旁询问。

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

但我想还是把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避免遗漏吧。

“我在特使房间里找到了葡萄酒,

不过跟大公包厢中的不一样。”

维克多将照片摆出来,

那是一只看上去就很昂贵的葡萄酒瓶,

不仅有丝带包装,瓶身更是直接有雕花!

完全突出一个老子很贵你喝不起的气势⋯⋯

“除了酒瓶还有一些贵重的宝石,他说是代为保管,

宝石全部属于伊万亲王。”

是我......

第十四章 大雪的过去

01.

“麻醉剂跟安眠药不见了?”

我把事情跟维克多说了,

看他惊讶的模样果然他不知道,

毕竟这事传出去有损形象,

上面的人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你觉得这事跟大公有关?”安德鲁在一旁询问。

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

但我想还是把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避免遗漏吧。

“我在特使房间里找到了葡萄酒,

不过跟大公包厢中的不一样。”

维克多将照片摆出来,

那是一只看上去就很昂贵的葡萄酒瓶,

不仅有丝带包装,瓶身更是直接有雕花!

完全突出一个老子很贵你喝不起的气势⋯⋯

“除了酒瓶还有一些贵重的宝石,他说是代为保管,

宝石全部属于伊万亲王。”

是我的错觉还是安德鲁在维克多提到伊万亲王时脸上多了一丝不悦啊?

“嗯?这些宝石⋯⋯好眼熟⋯⋯”

玛尔塔拿过照片仔细端详。

“妳在哪里看到过?”

玛尔塔不是喜欢首饰的女孩子,

既然她有印象那么肯定是不久前才刚见过!

“我⋯⋯好像在大公夫人的包厢中看过?”

大公夫人?我们几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特使说这是好几年前从异国拿回来的⋯⋯”

维克多左思右想实在是不明白。

“索菲亚公主⋯⋯是辛安克皇族⋯⋯

某方面确实是异国。”

并不是说不通,只是有可能这么巧吗?

但这不就表示大公曾经攻打过辛克安王国?

这说不通呀?

“大公过去的战功能查到吗?”维克多看着安德鲁问。

“查过了⋯⋯消息五花八门还很夸大,

简直都快把霍夫曼大公吹成神了。”

安德鲁嫌弃的神情都不需要说我就能明白了,

所以消息来源根本不靠谱啊⋯⋯

“为什么要掩藏过去的战绩呢?”

霍夫曼大公是有实力的人,

我能在他身上感受到岁月历练的气息⋯⋯

这种人怎么会想把过去的成果藏起来?

“还是说⋯⋯会不会是雪国的国王送给大公夫人的?

那个⋯⋯怎么说⋯⋯当作欢迎⋯⋯还是嫁妆之类的?”

玛尔塔不敢肯定的猜想,这种说法确实逻辑上比较通,但是我却觉得这应该不是真相。

“我在亲王的房间里找到这个。”

安德鲁说着将一个塑料袋放到桌上,

塑料袋里有一根玻璃管,

这东西不是在实验教室才会有的吗?

“这是⋯⋯?”维克多看着玻璃管不理解。

“我在亲王的柜子中有找到可疑的木盒,

但我被阻止了没有打开,

我在想这玻璃管说不定是里面的东西之一。”

安德鲁说出自己的猜测。

“你觉得木盒里会是什么?”维克多询问。

“要我猜说不定是类似的东西,

烧杯、玻璃棒、玻璃瓶之类的,

我有摇过一下那盒子,好像有玻璃敲撞的声音,

虽然隔着衣物不清楚。”

但这位亲王带什么玻璃管上来啊?

您这么好学还在车上做化学实验啊?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维克多先是愣了一下但还是起身前去应门。

“不好意思警长先生,您已经调查一段时间了⋯⋯

需不需要休息一下用个餐?”

一位脸上带着讨好笑容的侍从在门外询问,

我们都没注意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这个⋯⋯好吧,请帮我们准备一下,谢谢。”

维克多也不好意思拒绝掉,

刚好也能让我们休息一下。


—————————分隔線———————————


大概是真的有要讨好警长先生的打算,

上面的人居然把维克多安排到餐车上用餐!

这可是高级包厢的待遇啊!

“居然用这种无聊的方式来讨好⋯⋯”

玛尔塔在我旁边小声呢喃,

她看不惯这种行为我完全不意外呢。

虽然看不惯,但往好处想我们刚好有机会可以观察到我们的嫌疑人们⋯⋯

“⋯⋯哼!”

伊万亲王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着安德鲁喷气了,

要是换作是其他人说不定会瑟瑟发抖吧?

不过可惜安德鲁并不是那种一般人,

他完全无视对方的愤怒,

而这似乎让伊万亲王更加不爽了⋯⋯

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大公夫人还是出席了用餐,她看上去有气无力好像没有好好休息⋯⋯不过有薇拉前辈在应该不会有事。

至于那些特使们,

果然唯一要注意的还是那位跟亲王走最近的家伙,

他的脸上还是很轻松让人很不爽。

“警长大人,您这样的搜查会让我们很困扰呢,

亲王殿下非常的不开心啊,能请您下次不要这样吗?”

那家伙在看见维克多后果然搭话了,

但这语气怎么比较像是命令而不是请求啊?

“⋯⋯让亲王阁下不快真是抱歉,

但请原谅我们,毕竟我们是公事公办。”

维克多也没在客气的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态度,

我实在很想吐槽,

要是这些家伙知道自己正在挑衅一位背后有血族始祖、深海海怪、地狱魔犬⋯⋯

等等魔物当靠山的最后一位召唤师脸上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

“要我说啊那需要什么调查?

真凶不是很明显了吗?我说是吧?大公夫人?”

伊万亲王用着嘲讽的语气看向大公夫人。

“请您注意您的言词伊万亲王,

现在还没有找出真正的凶手请不要随意指认!”

维克多态度强硬的开口。

“我这是在帮你欸警长先生?

别忘了是谁导致你的爱犬受伤的啊?

况且所有人都知道⋯⋯大公夫人与大公并不和睦,

她三番两次想要退婚却被大公强硬驳回,

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啊?”

伊万亲王阴阳怪气的说着,

他居然对大公夫人如此无礼!简直是目中无人!

都被这样说了大公夫人怎么会互无反应!

我看向大公夫人的方向,她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手上的动作早已停了下来⋯⋯

“夫人?”站最近的薇拉前辈疑惑的呼唤了一声夫人,

但她却还是没有反应!事情不对劲!

“大公夫人?”玛尔塔什位侍女走上前,

然而她才刚靠近,

大公夫人居然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倒下!


Snow_fly

十三娘正片!和同学亲友一起拍的第一套蝶空!!目前打算一年一套(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第二套是黑天鹅和白孔雀!已出片!

这套的双人在主页也有!!

十三娘正片!和同学亲友一起拍的第一套蝶空!!目前打算一年一套(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第二套是黑天鹅和白孔雀!已出片!

这套的双人在主页也有!!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第五人格   幻想系列周边,8月4日上线

第五人格   幻想系列周边,8月4日上线

伊索的棺材板

幻想系列拼团(占tag致歉)

日谷 立牌 文件夹 吧唧 挂件 明信片

紫字余量,成几开几不捆,p1是单领set不限量,p3是群码【加群答案:幻想新谷拼团】

欢迎妈咪们咨询或者进群来玩

幻想系列拼团(占tag致歉)

日谷 立牌 文件夹 吧唧 挂件 明信片

紫字余量,成几开几不捆,p1是单领set不限量,p3是群码【加群答案:幻想新谷拼团】

欢迎妈咪们咨询或者进群来玩

伊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p2原图,感觉很合适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p2原图,感觉很合适

魏栀超会爬
我的崽崽。。。她蛊我🤤 是按...

我的崽崽。。。她蛊我🤤

是按着1th、2th的信所以弄了一个比较茶艺擅长伪装的塔塔www她哭了,她装的。👌


补充一下这个不是纯服设啦xx能被我叫成崽崽的都是已经有比较完整的人设哒。之后会给她们弄档案的🥺

我的崽崽。。。她蛊我🤤

是按着1th、2th的信所以弄了一个比较茶艺擅长伪装的塔塔www她哭了,她装的。👌


补充一下这个不是纯服设啦xx能被我叫成崽崽的都是已经有比较完整的人设哒。之后会给她们弄档案的🥺

南极圈原住民

完成了一半的天堂

贝坦菲尔入眠时是安静的雏鸟。


伊德海拉看见鲜花,便会看见零落后的尘芥,逝于泥融中;看见恣肆而飞的鸟雀便会想到磷绿的肋骨——营腐生的东西吃掉闪闪发光的眼球,吃掉雨后夜空星的闪闪发光;看见凝思的鹿,会想到漂亮的毛发被时间腐蚀,只留下地下六英尺的洪流洗濯后的骨骼——它仅剩一对漂亮的角。


但贝坦菲尔不是。她微微蜷缩着身子,是拥着月圆毛茸茸的狐,是眠鸟被群芳的花骸枯枝簇拥着,花中的精怪为她哼着模糊的眠歌。


褪去黑漆的风衣,脱掉沉金与红宝石镶砌的桎梏,羽翼连同那颗银色的子弹,用尽最后的力量去飞翔。


于是她带着对方梦中的金鸟血肉构成的羽毛做信物,学着俄耳甫斯的模样弹唱......

贝坦菲尔入眠时是安静的雏鸟。



伊德海拉看见鲜花,便会看见零落后的尘芥,逝于泥融中;看见恣肆而飞的鸟雀便会想到磷绿的肋骨——营腐生的东西吃掉闪闪发光的眼球,吃掉雨后夜空星的闪闪发光;看见凝思的鹿,会想到漂亮的毛发被时间腐蚀,只留下地下六英尺的洪流洗濯后的骨骼——它仅剩一对漂亮的角。



但贝坦菲尔不是。她微微蜷缩着身子,是拥着月圆毛茸茸的狐,是眠鸟被群芳的花骸枯枝簇拥着,花中的精怪为她哼着模糊的眠歌。



褪去黑漆的风衣,脱掉沉金与红宝石镶砌的桎梏,羽翼连同那颗银色的子弹,用尽最后的力量去飞翔。



于是她带着对方梦中的金鸟血肉构成的羽毛做信物,学着俄耳甫斯的模样弹唱,去到贝阿朵丽丝的梦中,与贝坦菲尔相会。



老实说这是改造者第一次见到执行官那么漂亮:荒原的花从恶地弃壤中破尘,着融化了的古老冰川。酒神祝福过,那绯色微醺的眼角在淡灰的穹宇下格外温柔,温柔到伊德海拉想在那吻一下。



于是她真的这么做了。



言语的描述过于苍白,因为即便在美丽,执行官依然如同白日一般缄默着,更不曾有什么言语。



因此这梦境总是显得几分单薄苍白。所有人的面容被人刻意抹去,厚重的油彩直接从刮刀上糊到画布,粘稠地,堆砌地,落入浊梦沉沉。好似要脱离纸面,以笔为器,饮血食肉。



此刻白日喧嚣的万籁都在沉默。辉煌的花烟火树,凝思的鹰隼狼鹿,沉默的,灿烂的光束恭谦而畏首。它们围绕着伊德海拉。



彼时她同舞台中央的女主角,同苹果之于巫女,同死叶之于额外的,灼眼的幽蓝无二。穿过他律的审美,跻身自律流露的优美,和山川之于自然,之于天地的壮美……再褪去永不停息的变化——于是以最初的模样,朝晖露晞织成的冠冕,她戴着。



彼时柔如彩虹。



雾霭落到她的睫毛上,形成她的眼睛。贝坦菲尔身着传统的衣裙,于她眼中闪动浮现。她的雾霭,她的虹霓她的流岚,充盈在尘埃里的每一处吻着她。仿佛她的执行官是翩翩起舞的,被冰川消融润泽了的几百万朵繁花。



改造者苍白而昏黄的视角,最终在那片寂静之地上开出了红色的小花。



伸手触碰的金缎软弯地卷曲着;流动的,半开半醉的繁朵低垂着。伊德海拉触手可及,流动的,坠入人间的神陨,太阳残骸的温暖无时不刻的包裹了她。溺于大海的浓稠伴着她们渐渐走向梦之深处。金调的落垂,纯白的晖光,黄晕掺杂着未央的夜里。



她们如此孤独。



触手可及的光热,稀薄,也近于奄奄一息。是堕天的神。那圣躯被黑天的蜡融化,辉煌地,凝重地,落入滚滚浊波。她金发的爱人也许是太阳神的孩子,是金色花之于高地,是白日的喧嚣之于静夜的美丽,是自己繁花似锦的一段梦。



这光热滚烫也粘稠,将未竟的黄昏与将至的黎明,连同纯银子弹和赤子心窍中流动的血液,熬成巨大的罗马蜡烛。像抖折的,垂死的蛇。



蜡泪却欢愉地下坠,与死掉的光,与天边无尽的安宁沉入深渊。



她们的末路亦与此无异。



月母与星砂冷眼看地上人一双纯洁的交媾。更趋于魂灵间的深入与诚挚美得可怕。在贝坦菲尔的灵魂面前,她就像暴露狂一样。



那光热无机,也绮丽。是从月河中逃逸的静流。于星月夜里脉脉地低唱着,用以恩赐万籁虚渺的祝福。就像改造者张开眼睛,执行官也在她身旁张开眼睛那样。



那光热炽热,也温和。爱与火的翔舞间,火舌浪尖吞噬一切,唯独中央的人成为了永恒——将无用的躯壳抛到尘埃里,连同骸骨重又归于天地星辰。剔除冗余后是涤荡了的魂灵,组成碳石前身的灰尘。



伊德海拉啊,为什么不试试初拥她呢?——反正在梦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