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空条徐伦

0
279.4万浏览    24151参与
假发 带土 鸣人 的狗一枚啊
  该说不说画的很丑,地狱笑话...

  该说不说画的很丑,地狱笑话别当真

  该说不说画的很丑,地狱笑话别当真

简papa

  最后1p不是jojo角色,是用老贼画风瞎画的()

  最后1p不是jojo角色,是用老贼画风瞎画的()

松鼠爱吃藤本树

“他们不该相识,却相爱了。就像蝴蝶与瓢虫,美丽却不同,互相吸引。”


“他们的爱情像巧克力冰激凌般甜蜜;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就像每个甜甜圈都是新鲜的味道。”


用了最近超🔥的人工智能项目ChatGPT,可以拆解语义并且根据训练海量数据生成的模型来给出答案。目前被我用来平替搜索引擎。

“他们不该相识,却相爱了。就像蝴蝶与瓢虫,美丽却不同,互相吸引。”


“他们的爱情像巧克力冰激凌般甜蜜;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就像每个甜甜圈都是新鲜的味道。”


用了最近超🔥的人工智能项目ChatGPT,可以拆解语义并且根据训练海量数据生成的模型来给出答案。目前被我用来平替搜索引擎。

衍琅鹰(-_^)
  虽然头上的两个发角角画大了...

  虽然头上的两个发角角画大了

 但还是要亲亲我宝贝徐伦~

  虽然头上的两个发角角画大了

 但还是要亲亲我宝贝徐伦~

Sigurðr

百年孤独(134)

「2005年~2012年」


  在安波里欧的催促下,徐伦和天气预报暂时分开行动,因为性别的不同,徐伦要通过通道需要费些功夫,所以只能让天气预报先行离开了。通过贿赂守卫,徐伦通过了那条通道,向着工厂的方向走。异变就在这个时候发生——徐伦看到了门那边走出来的那个怪人,依旧是四肢攀援在地面上行走的怪异姿态,这时伊格尼兹的声音再度响起:“检测到周围重力场强度的变化,是否开启额外重力场?”这下徐伦才发现环境的不对劲,她飘了起来,周围的东西也跟着飘了起来,仔细一看,飘起来的那些事物都是她曾经触碰过的东西。


  徐伦想起了那家伙——那个怪人——朗库朗库拉的那一口口水。问题就出在那口口水上。他的替......

「2005年~2012年」


  在安波里欧的催促下,徐伦和天气预报暂时分开行动,因为性别的不同,徐伦要通过通道需要费些功夫,所以只能让天气预报先行离开了。通过贿赂守卫,徐伦通过了那条通道,向着工厂的方向走。异变就在这个时候发生——徐伦看到了门那边走出来的那个怪人,依旧是四肢攀援在地面上行走的怪异姿态,这时伊格尼兹的声音再度响起:“检测到周围重力场强度的变化,是否开启额外重力场?”这下徐伦才发现环境的不对劲,她飘了起来,周围的东西也跟着飘了起来,仔细一看,飘起来的那些事物都是她曾经触碰过的东西。


  徐伦想起了那家伙——那个怪人——朗库朗库拉的那一口口水。问题就出在那口口水上。他的替身能力恐怕就是和重力有关。


  此外由于检测到重力的变化,伊格尼兹自动启动了某种保护程序,鸿上了见赠予的那枚手环开始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它在变形,在收紧,直至完美贴合住徐伦的手腕,现在它摘不下来了,无重力的影响也不会让它脱离徐伦身上。


  在徐伦犹豫的这几秒,藏在衣服口袋里的DISC因为重力消失也跟着飘了出来。


  看到这种情况,徐伦果断说道:“开启额外重力场,现在保持总重力场强度与正常地球场强一样。”


  伊格尼兹:“指令收到。”


  徐伦在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一种轻盈的姿态落到了地面上,她能感受到原本的重力又回到了她的身上。朗库朗库拉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虽然有些诧异,但白蛇给他的命令就是优先回收空条承太郎的DISC,他暂时没去管徐伦的状况,轻轻一跳,来到了那片DISC面前,想要伸手去拿。

  “石之自由!”


  在替身的线伸出一定距离后,徐伦察觉到了变化,线开始变得轻飘飘的了——看来这个装置施加的额外重力场有范围限制,徐伦本想用线拽回DISC,现在眼见来不及拿回那东西,她真有点着急了。无重力让徐伦的线变得毫无威胁力,朗库朗库拉用力一吹就将线吹开了。


  正当徐伦不知该怎么办时,她听见了天气预报的脚步声,那家伙正在向这里赶来。


  她已经看到天气预报的人影了:“小心点!天气预报!他的替身能力可以让人处于无重力状态!”

  可天气预报仍然面不改色,冲了过来。

  看来天气预报有自己的想法,徐伦想到,她转头去观察那个敌人,她一定能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一些弱点,最先引起她注意的是那个人的手腕,像个弹夹,仔细一看,那里边似乎还装着什么东西,他迟早得需要补充“子弹”,徐伦有种战斗直觉。

  徐伦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闪电跳跃杰克——!”

  这应该是他替身的名字。

  他飞速旋转手腕,给那个“弹夹”施加一定的离心力,在无重力的环境下,只有依靠离心力给物体带来的加速度可以让它飞出去,如果将离心力的大小与方向掌控得当的话,这些物体就可以成为朗库朗库拉的子弹,打击力惊人。

  天气预报的周身开始出现云朵,看上去有几分云雾飘渺的感觉。

  徐伦和天气预报互相对视了一眼,沉默的男人似乎搞懂了徐伦究竟想要干什么。


  对于朗库朗库拉此人,他们必须得现在就收拾掉他。


  长期无重力的环境下作战对他们来说很不利。


  ****


  朗库朗库拉的替身本身并没有多强,但麻烦就麻烦他这个无重力的能力上,虽然徐伦身上有那枚手环保障她处在正常重力,但天气预报和她不一样,所以两人达成了一种共识,必须速战速决,解决掉朗库朗库拉。

  他的“子弹”不是无穷无尽的,他当然得补充一下,而这个子弹也不可能太大。

  天气预报用他的云朵把所有的子弹都反弹出去,迫使朗库朗库拉大量消耗自己的子弹,一边和天气预报正激战到一块的他当然没注意到徐伦的举动。天气预报完美地吸引了朗库朗库拉的注意力。

  “锵——锵——!”朗库朗库拉把这条通道里能用的螺丝钉、螺栓、螺母等等都给拆了下来,他没注意到徐伦的线已经缠到了一个螺栓上。

  朗库朗库拉就像一个无重力环境中相当可靠的桩子,稳稳当当,丝毫不动。徐伦打算通过这条线将两人之间的行动连起来。

  这个时候,天气预报也不打算跟他耗了。

  朗库朗库拉的拳头一挥过来,天气预报就操纵空气使得空气因摩擦而快速生热。让朗库朗库拉的手臂开始着火。


  徐伦这时通过那条连接着朗库朗库拉本人的线直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反应倒也够快,使用闪电跳跃杰克发射“子弹”,徐伦不得不直面这些杀伤力惊人的子弹,一部分被石之自由打飞,一部分是被徐伦本身硬抗下。

  “妈的!”


  徐伦骂了一句。


  这个混蛋到底存了多少子弹?


  然后徐伦抓住了关键的机会,石之自由对着朗库朗库拉的脸狠狠地来了一拳!


  “去你妈的!”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在重新补上几拳后,徐伦确认这家伙已经失去战斗能力,这时他的替身能力也解除了,但因为他把通道内的一些零件给拆了,“叮叮当当”的声音直接触动了警报。徐伦抹掉了脸上的血,看了眼监控,转手放出石之自由去处理监控。而在检测到重力恢复正常强度后,伊格尼兹也解除了装置施加的额外重力。


  “注意!7B通道响起异常警报!!”

  “注意!7B通道响起异常警报!!”

  “请立即前往确认7B通道响起异常警报的原因!!”


  铁门在落下。


  天气预报动作麻利地扛起朗库朗库拉,不能让这个家伙在这被发现,不然狱方一定察觉到问题。徐伦从朗库朗库拉的身上拿回了DISC。

  她暂时用石之自由拦住了铁门一会,让天气预报先通过。


  ****


  “这地方真宽阔。”徐伦四下里环顾了一圈。

  “进了那道门就是工厂区……中庭以及男子监狱。”天气预报说道。

  边说着话,天气预报就把昏过去的朗库朗库拉扔到了角落的一个小推车里。徐伦顺手从朗库朗库拉的身上搜出了通行证,没有通行证可过不了那道门。

  “你有想过门开了要怎么办吗?那边的守卫一旦发现你和通行证上的脸对不上,你有想过怎么搪塞过去吗?”天气预报问她。

  “一拳打晕——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天气,就算是关上半年禁闭,我也得把DISC送出去,只要送出去,我还有时间陪白蛇一起耗。我已经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了。”


  徐伦走了过去,把通行证拍在了机器的扫描区上。


  ****


  几分钟前。

  普奇站在狱警的背后看着他们操作着机器,然后他从另一台机器上调出了监狱囚犯的通话记录。


  【通话号码:202-1175-82】

  【归属者:SPW财团】

  【归属地:华盛顿DC】

  【始话时刻:11:51AM】

  【通话时间:2分54秒】

  还真是差点错过了什么——普奇当然认识SPW财团这个名称,于19世纪末期创立的财团,创始人史皮特瓦根是乔斯达家族第一代祖先乔纳森·乔斯达的挚友,而史皮特瓦根无后,现如今财团的大部分权力基本上都握在乔瑟夫·乔斯达的手中,不过这个过于衰老的乔斯达则是将日常事务交由年轻人来打理。


  “麻烦你们,给我打出一份打出外部的通话细则好吗?”普奇对旁边的工作人员说道。

  “还有通话录音也给我一份,方便的话,最好是马上给我,只要女子监狱第十六号电话机的录音,约十分钟前后的就可以了。”


  ****


  徐伦开了那扇门,天气预报则是躲了起来,观望着情况,徐伦认为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必要麻烦天气预报了。

  ——不是预想中的守卫面孔。

  是一个陌生的、有着深色皮肤的男人。


  徐伦看到了他身上穿着的神职人员服装。


  普奇也流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你不是朗库朗库拉!他人呢?”

  徐伦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她看向天气藏身的那个角落,示意他别出来。


  普奇没想到朗库朗库拉这么不中用,竟然这么快就让徐伦和另一个人联手给收拾掉了。难道徐伦已经知道朗库朗库拉是他派来的吗?普奇也有些紧张警惕。

  “等一下!神父!请不要按下按钮!相信我,我不会引起骚乱的!”徐伦连忙解释道。普奇的动作停下来了。“你说你不会制造问题,但你现在已经制造了。你盗用别人的通行证开门就是不对的。”普奇说道。

  忽然,冰凉的剑刃贴在了普奇的脖子上。


  普奇心里一惊——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我奉劝你最好别那么干,年轻的神父。”这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这女人的身高甚至不比他矮。“徐伦,去吧,不用管这家伙。”背后的艾莉娜示意徐伦。

  “我知道了!G……”徐伦把到了嘴边的“艾莉娜奶奶(Grandma Eleanor)”咽了回去。


  “不用担心,我的手很稳的,不会一个手滑就让你死掉。”艾莉娜说道。“说起来,从你那顺了一把铳剑,看起来很好用,神父先生。”


  普奇还没认出来背后的女人是艾莉娜·乔斯达。




作者有话要说:  2020.2.24第一版完成。

2023.2.8第二版完成。

注:本章战斗过程有大幅度修改。

对朗库朗库拉的替身名字翻译有修正。

Sigurðr

百年孤独(133)

「2005年~2012年」


  “你的替身……有很浓密的生命气息。”戴着白色棉帽子、名为天气预报的男子很喜欢像现在这样离得很近和人说话。此刻,乔鲁诺是出于主动意愿来找安波里欧,不过神出鬼没的安波里欧倒是很难被抓到踪迹。“就像是一个生态圈一样。”他看了看乔鲁诺的黄金体验。

  “你为什么要压制自己替身的本来形态?”天气预报一语道破乔鲁诺身上的秘密。

  “是‘誓言的制约’,也可以这么形容它吧,我不可能在这个监狱里使用镇魂曲模式。”乔鲁诺在桌子上支起手臂撑着脸,懒散的神态尽显无遗,少有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这座房屋的幽灵,亮闪闪的金发像是金子一样在发光,出色的五官有如希腊神像。眼前的这个家......

「2005年~2012年」


  “你的替身……有很浓密的生命气息。”戴着白色棉帽子、名为天气预报的男子很喜欢像现在这样离得很近和人说话。此刻,乔鲁诺是出于主动意愿来找安波里欧,不过神出鬼没的安波里欧倒是很难被抓到踪迹。“就像是一个生态圈一样。”他看了看乔鲁诺的黄金体验。

  “你为什么要压制自己替身的本来形态?”天气预报一语道破乔鲁诺身上的秘密。

  “是‘誓言的制约’,也可以这么形容它吧,我不可能在这个监狱里使用镇魂曲模式。”乔鲁诺在桌子上支起手臂撑着脸,懒散的神态尽显无遗,少有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这座房屋的幽灵,亮闪闪的金发像是金子一样在发光,出色的五官有如希腊神像。眼前的这个家伙的确有着一副好相貌。

  “乔丝琳……姐姐?是这么称呼吧?”安波里欧有些犹豫地说道。

  “没错,这么称呼我也对。”“你很肯定我会帮徐伦姐姐,为什么?”“我说是直觉你会相信吗?”“那么你的直觉确实对了。”安波里欧看了一眼身旁的天气预报。

  “谢谢,徐伦去中庭送DISC的时候我可能不会出面了。”


  “你选择进入这个监狱,你是为了什么?”正当乔鲁诺打算离开时,天气预报的声音忽然响起。“为了寻找那个命运的转折点,有些事情必须我亲手去做。”他说完这句话便立即离开了。乔鲁诺顺着墙壁缝隙出了安波里欧的替身范围,来到了监狱的走廊上。


  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走廊里,突然乔鲁诺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金发的少年,少年的身旁还跟着那位修女。

  他那双如同红玉般的赤色瞳孔直视着乔鲁诺:“没想到你还真的是不择手段找到了这里。”这番话听起来颇有指责的意味,不过乔鲁诺知道他说的是另一件事情。“看来你还是打算成为他的帮凶,伊芙。”

  “我和你不一样啊。”伊芙·布兰度笑了笑。“你无疑要比我更加幸运,我的兄弟。”


  DIO的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裤腿部分好好收进了长皮靴里,这一身穿着就像是一百多年前的那个少年迪奥·布兰度,乔鲁诺曾经在乔斯达老宅的照片中见过这副模样的迪奥,英俊、风度翩翩、举止优雅有礼,如果是不知道他的出身的人们,或许会以为这是哪位贵族的长子。

  “我看最好别让那夫妻俩遇见你,DIO,小心像二十多年前一样,会被再一次挫骨扬灰。”DIO的儿子用一种极为恶毒的语言诅咒着这个意图卷土重来的父亲。


  乔鲁诺冷笑一声,便快步离开了。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有着少年外貌的吸血鬼如此低语道。从一百多年前来到乔斯达家那天开始,迪奥·布兰度未曾想到过自己现在会要迎接着这浩大的、充满瑰丽之色的命运。

  他会亲手推开天国的大门。


  时间会加速,加速到再无可前,到达万物的终焉,然后宇宙进入重启。到那时,万物灵长都将知晓自己的命运,那也是挚友普奇所追求的幸福的世界。


  这是踏往天国所必须要经历的道路。


  ****


  徐伦在和SPW财团的人通完话后,她开始思考着要怎么去中庭的问题,SPW的工作人员说会在中庭接应徐伦,但女子监狱与中庭的通道都有警卫站岗,需要通行证才能进去,而与之相通的工厂并不与女子监狱毗邻,而是和男子监狱挨着,男囚犯倒是很容易就可以进入工厂。

  “徐伦姐姐!”安波里欧的声音突然响起,徐伦扭头看看,没看到人,不一会儿,安波里欧又突然从徐伦的风衣下冒出头来。

  “诶?!”徐伦惊讶地打开自己的外衣。

  “在这里!”出现在角落的安波里欧向徐伦招招手,随后,徐伦被拉进了安波里欧的空间。


  “姐姐真大胆,竟然在电话里说要把DISC带出监狱,这事不出二十分钟白蛇一定会知道。”“安波里欧,既然你都听到了,你就告诉我通完中庭的密道吧。”“不不不。”安波里欧连忙摆手。“姐姐你恐怕是误会了,监狱内并没有所谓的密道,我也是利用替身能力才能像这样到处移动。”

  “可是我知道,姐姐不冒险也不行。”

  “这是监狱的平面图,我们现在在音乐教室,中庭和医疗牢房一样都需要通行证才能进去,如果徐伦姐姐你是男人就好了,不然跟男子监狱相通的工厂也是一个选择。如果姐姐有足够钱贿赂,应该可以从工厂入口进入中庭。”

  “可是要进入这里,无论如何都得有通行证。不然就得想办法瞒过警卫,不然就跟越狱一样困难。”

  “跟越狱一样困难?有比我眼睁睁看着老头子死掉一样困难吗?”

  “我就知道姐姐你会这么说,乔丝琳姐姐也来找过我。”

  “她找你?”

  “她请求我给你一些帮助,她说在你去中庭的时候她没办法现身。啊,所以我把天气预报哥哥也带来了,他一定能帮助你的。他说也想去看看。”

  徐伦这个时候才好好打量这个戴着帽子的男人。


  这是两人第一次的、真正意义上的的接触。


  飘渺的雾气带着凛冽的杀气打落了钢琴上的笔筒,笔筒中的笔掉落下来,每一根笔都准确无比地敲在钢琴键上,叮叮咚咚的刺耳乐声忽然在耳边炸响。

  “抱歉,我本来也不想打草惊蛇的。”天气预报的脸蓦然靠近,温热的鼻息打在了徐伦的脸上,徐伦甚至能清楚地看见倒映在他瞳孔中的自己,若是在寻常状况下,俊朗的男人与美丽的女人互相靠近,这一定是一副旖旎浪漫的场景,不过现在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暧昧的心思。

  “但对方实在太没用了,被我的曲子吓到就自动现形。”


  “这下就能确定两件事了,一是你确实被敌人跟踪,二是敌人的真面目……”


  徐伦也看到了那个拐角处冒头出来的敌人:“该死,没想到那家伙离我们这么近,我们就这样离开行吗,万一那家伙也是替身使者的话……我还是去打倒他好了!”

  “不行!徐伦姐!你现在不能耽误时间了!”安波里欧喊道。

  “那个可怕的人可能还不知道姐姐要去中庭!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直接去中庭埋伏,可见他根本不知道你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安波里欧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在意识到有人跟踪后,徐伦和天气预报带着安波里欧开始顺着通道逃跑。然后那个追兵也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那个人四肢攀援在地面上,快速奔跑着,突然,他从嘴里不知道吐出了什么东西,看上去像是口水,有一些粘在了徐伦的裤子上。

  “好恶心!那家伙想干什么!”

  “前面转角进去有扇门!绕进转角他就看不见我们了!趁他还没追上赶紧躲起来!”

  果然,在绕进转角之后,安波里欧、天气预报与徐伦三人成功甩掉了那个敌人。


  ****


  “徐伦姐,别想那么多了,趁他还没回头赶紧离开去中庭!你刚刚那通电话狱方应该有录音,这个时候白蛇可能还没听到。你要行动只能趁现在!”安波里欧催促道。

  徐伦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必须得行动了,机会转瞬即逝。






作者有话要说:  2020.4注:说到茸和DIO的父子关系,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吃他们两个父子关系特别好的设定,我有时候看家庭和睦的喜剧同人虽然也能笑得很开心,但我写不出来,可能从心底就不认为父子俩真的能像普通的父亲与儿子一样,而在茸身上,我觉得乔纳森的遗传成分更多,DIO带给他的影响更多是让他的为人处世变得更为圆滑老练,机敏狡诈,

所以本文在五部的时候,茸对DIO是比较冷淡的那种,在六部的时候,茸和DIO已经开始算交恶了。

以上只为我本人看法。

2020.4第一版完成。

2023.2.8第二版完成。

wdnmd.
  战斗完向安娜苏比心的徐姐...

  战斗完向安娜苏比心的徐姐

  (安娜苏天使滤镜)

  捏的,禁商用(虽然应该也没有人会商用)

  战斗完向安娜苏比心的徐姐

  (安娜苏天使滤镜)

  捏的,禁商用(虽然应该也没有人会商用)

iiiiiiice

  之前觉得应该不会继续画了就把图层全合并了然后就开始了魔改🤧画到后面就癫狂咯

  之前觉得应该不会继续画了就把图层全合并了然后就开始了魔改🤧画到后面就癫狂咯

voice

再也不画单图层,丑死我了,对不起徐哥

再也不画单图层,丑死我了,对不起徐哥

句犬🐺
  “爆发吧,无论命运!”  ...

  “爆发吧,无论命运!”

  

  “爆发吧,无论命运!”

  

.
摆POSE的模特徐伦手拿平板(...

摆POSE的模特徐伦&手拿平板(?)的布加拉提

荒木原画

摆POSE的模特徐伦&手拿平板(?)的布加拉提

荒木原画

熬夜专家Æ

如果历代JOJO在完结自己剧情后相遇3

群像,无cp。

一直在思考后面怎么续写,昨天晚上忽然有了灵感,醒了立马来续。

总之就是喜闻乐见的废话流程。

写点最少见的群战斗戏码。

努力捋顺逻辑,但也是努力,存在bug和个人私设。


1.

乔鲁诺蹲在角落,抬头往上看着上面的墙角,内心默默数着砖块的数量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旁的日本少年忽然出声,“嗯……乔鲁诺,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不和承太郎先生他们商讨一下嘛,他们现在正在统计我们来到之前都是什么状态呢。”

猛然被打断,乔鲁诺也没有气恼,他扭头看了一眼仗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意有所指的说,“仗助先生,你可以帮我数一下从地板到天花板砖块的数量吗?我一个人可能会出现误差。...

群像,无cp。

一直在思考后面怎么续写,昨天晚上忽然有了灵感,醒了立马来续。

总之就是喜闻乐见的废话流程。

写点最少见的群战斗戏码。

努力捋顺逻辑,但也是努力,存在bug和个人私设。



1.

乔鲁诺蹲在角落,抬头往上看着上面的墙角,内心默默数着砖块的数量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旁的日本少年忽然出声,“嗯……乔鲁诺,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不和承太郎先生他们商讨一下嘛,他们现在正在统计我们来到之前都是什么状态呢。”

猛然被打断,乔鲁诺也没有气恼,他扭头看了一眼仗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意有所指的说,“仗助先生,你可以帮我数一下从地板到天花板砖块的数量吗?我一个人可能会出现误差。”

“哎、叫我仗助就可以了,不过,数这个干什么啊……”嘴上这么说,东方仗助还是蹲下,手指着砖块,从下到上一个一个数起来。

乔鲁诺抿抿唇,脸上泛起些笑意,随后则从左到右,认真的数着砖块。

远处正被乔瑟夫时不时插一句的废话搞的头冒青筋的承太郎也看到了这一幕,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目光掠过墙上密密麻麻并无缺处的砖块时,猛然领悟到了什么。

“老头子、我问你,”他缓缓出声,引得乔瑟夫话一顿,扭过头来看他,他此时脸色严肃,“我们从一开始醒过来到现在,经过了多长时间了?”

“……你突然问我这个我也…唔……”乔瑟夫犯难状,摸着下巴思考,“大概有半个小时吧?”

“怎么了吗?承太郎。”乔纳森察觉,问道,身旁的空条徐伦也扭过头来,看着他。

成为目光中心的承太郎也没什么不适,只是静静的说,“刚才已经检查过了,这里没有通风口,而且很有可能处于地底深处。结果就是,氧气也很有限的,如果我们找不到办法出去,会活生生憋死在这里的。”

“……什、什么?”乔瑟夫忙看了看墙壁,意识到他说的是真的,惊呼,“oh!no!我居然没发现!牙白!!这可怎么办?!”

说着说着,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还在消耗本就不多的氧气,便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尝试呼吸小些,但仍拽着乔纳森晃个不停,嘴里嘟嘟囔囔似乎想说什么。

乔纳森被他晃的一脸晕,“等等、乔瑟夫……”

“……”承太郎懒得管,看着脸色大变的空条徐伦,皱眉道,“我也是刚刚才察觉到,只不过我也不清楚还有多少时间我们才会憋死在这里。”

“……!”空条徐伦脸色难看起来。

“大概还有15分钟吧?”一道轻缓的声音打断了他们,扭头看过去,乔鲁诺手扶着墙,和他们对视。

“哦?”空条承太郎下意识的抬了抬帽子,意味不明的瞧着他,带着某种防备意识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承太郎先生,这并不是我随便说的,”乔鲁诺面色不变,“只是我和仗助一起算出了这间密室的体积,我大概估计了一下密室里应该有的氧气含量,以及我们七个人每分钟消耗的氧气,加上最开始的半小时消耗量,最后得了我们现在大概只能有15分钟呼吸时间的结果。”

他耸耸肩,像是有些无奈,“这还是不算上我们在这里未醒来的时间,那现在剩下的时间只会更短。”

“……是吗?”空条承太郎若有所思,也没发表意见,只是也意识到现在情况的危急。

“喂……”东方仗助忽然出声,他擦了擦额角的汗,这才看到他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泛起了红,“你们不觉得,从刚才开始,这里就在逐渐变热吗?”

“氧气已经不够了吗?”乔鲁诺不安道,他收回手,随后,像是感觉到什么,盯着自己手上蹭的灰沉默起来。

“……”空条徐伦咬唇,她小声的说了一句,“要是weather……”

“……什么?”空条承太郎像是听到了什么,扭头看向她。

“……和你没关系。”空条徐伦扭过头,躲避了他的目光。

“……你,”空条承太郎皱眉。

还没等他说什么,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从地下传来,连带着整个房间都剧烈晃动起来。

乔纳森下意识的转头去拽还在地上躺着的人。

“敌、敌袭?!”空条徐伦不可思议道,但却反应迅速,手掌瞬间成线,无数蓝线就此散开,密密麻麻呈网状铺在地板上,“来自地下?!”。

“哎哎哎哎哎哎、你的手——”乔瑟夫看到她的手甚至是胳膊部位忽然消失,惊得瞪大了眼睛,随即回过神,立马阻止道,“不,无论是不是敌袭,这震动绝对是地震!不要随便尝试攻击什么,不然可能会塌啊喂——”

“轰隆隆!”一声巨响震撼着大地,连带着处于地底某处的密室都地动山摇起来,仿佛是处于被疯狂摇晃的盒子,众人根本没办法控制身体,一时间东倒西歪,更有人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stand!”东方仗助咳出一口血,下意识的喊道,疯钻就要出来的一瞬间,他被人猛地拽住了。

“不行!”

东方仗助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替身就收回了,他扭头看过去,果然是承太郎先生。

见状,空条承太郎往下拉了拉帽子,解释道,“你的替身力量过于强大,如果贸然出现,出手可能会震塌这里,所有人都会被埋住的、唔!”

不等他说完,他也被狠狠地甩在墙上,只是他脸色甚至都没变,仿佛一点没受影响。

“……好、好的。”东方仗助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点点头。

“这家伙、怎么这么麻烦啊啊!”乔瑟夫一头栽在地面上,又猛地被甩起来,他不停的手脚并用去够同样被甩来甩去,但还是没醒的男人,哀嚎道,“还有!!为什么这家伙还没醒啊啊啊啊!”

乔纳森此时刚当做肉垫接住了被甩过来的金发少年,刚问了句,“没事吧?”,就听见了乔瑟夫的哀嚎。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乔瑟夫。

“我没事,请去帮助乔瑟夫先生吧。”乔鲁诺扶住墙,努力控制身体,礼貌的说。

“好。”乔纳森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到底是在意没醒的男人,转身去帮乔瑟夫。

乔鲁诺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眼,随后收回视线,想要站稳找到安稳的位置时,忽然看到了自己手里绽开的花瓣。

“这是……什么?”他疑惑的抬起手,仔细端详这朵花,“明明没有制造花朵,只是制造了藤蔓……而已……”

他卡了壳,目光放到了自己刚刚因为随机坠落制造出来的藤蔓上,在他完全没有使用替身能力的加持下,藤蔓比以往制造的要粗很多,甚至上面攀爬出了花朵,以至于连乔鲁诺自己的手上都有了花瓣。

“有什么东西催化它了吗?”乔鲁诺抚摸着花瓣,电光火石间,他想起了接住自己下落时,乔纳森周围泛起的金光。

……波纹吗?

他意味不明的看向乔纳森。

“啊啊啊啊!爷爷!”而乔瑟夫还在哀嚎,他试图用波纹,但又觉得浪费,自己又没有爷爷那么多波纹量,于是就只得靠着身体素质尝试硬拽住那个昏迷的男人。

“我扶住他了!”乔纳森一把搂住了四处乱甩的男人,扛大米一样扛在了肩上,结果下一秒,又狠狠地朝天花板砸去。

眼看着就要砸上,乔纳森已经不得不用上波纹时,忽然一股大力把他拽了回去,在下面的乔瑟夫用波纹一把接住了他们。

“好重。”乔瑟夫忽然吐槽。

“刚刚……是你吗?乔瑟夫……”乔纳森站直,把金发昏迷男人扛在了肩上,问道,“但也不是波纹力量……”

“什、”乔瑟夫疑惑,“什么波纹?不是爷爷你自己掉到我怀里的吗?”

“你们两个!”忽然一道不满的声音从一旁传出,两人扭过头,看见了正在恢复一半手掌的少女。

她微俯着身,一只手掌消失,朝着他们说道,“站在我身旁,我来保护你们!”

不等二人说话,乔瑟夫的胳膊猛地一抬,在乔瑟夫本人惊恐的目光中,他的手腕像是被丝线缠绕住一样,一股大力把他拽了个踉跄。

“这、这什么东西?”

乔瑟夫即使看不见,也触摸不到,但还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试着把胳膊往回拉了拉,却看到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少女的手往他这个方向一动。

哎?

他摸摸下巴,“哼哼,果然是手掌和我连住了?……这就是stand?……看起来是那种不用整天累死累活锻炼就能获得的能力呢。”

乔瑟夫还心思活络想着事,乔纳森忽然走近了他,低头道,“乔瑟夫,快离墙边远些,我总感觉这里的墙不是很结实。”

“……好、好。”乔瑟夫察觉到不远处空条徐伦扭头看着他狐疑的目光,忙扯开话题,“你怀里那个家伙太累赘了,况且又和我们没有血缘,看起来又危险……不如……”

他摸摸下巴,颇有点检谋献策的意思,就是笑起来有点阴险,“一会儿塌了我们就把他扔下去吧!”

“……乔、乔瑟夫——!”乔纳森惊恐状,随后很严肃的一把摁住他的肩膀,“这可是非常非常不绅士的行为!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抛下昏迷的人的!!乔瑟夫!!!”

“等等、我开玩笑的……”乔瑟夫冒汗,连连后退,“我随口一说而已啊啊啊……”

牙白牙白牙白!忘了爷爷是个超级超级古板的老古董了!!

“等等、我可以解释——”

“乔瑟夫!!”

“……他们、干嘛呢?”此时此刻不远处正在疯狂分散线来防备攻击的空条徐伦看到他们两人一个不停的说着什么,一个不停的后退的样子,顿了顿,随即头上缓缓的冒出个问号。

“?”

“真是的,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在干什么啊……”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绳子已经拴到了他们三人的手腕上,她到底没说什么,随他们去了。

不等反应,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翠绿的颜色,也是在一瞬间,少年的声音从她耳旁传来,她下意识的扭过头,看到了对方金色的及肩发。

“黄金体验,我的替身名称,如你所见,这些树木是我动用能力催化的,”他一只手拽着树干,一边淡淡的说,只是额上已经冒出了汗,“这里大概是要塌了,砖块已经支撑不住这么强烈的震动了,我们会被压死在地底的。”

“……你想说什么,”空条徐伦不再看他,扭头去看墙上的砖块,果然已经开始出现裂纹了,她凝神,目光坚定,“我的目的只有活下去,如果你和我的目的是一样的,那么就请说吧。”

“……好的,”乔鲁诺擦了擦嘴角渗出来的血,谨慎道,“长话短说,请你协助我来制造一个新的密室,我制造的这些树木虽然已经竭尽全力的结实,但还是不够,请你用能力来加固他们,使树木内成为一个足够透气的密室。”

“足够……透气?”空条徐伦下意识的按照他的说法用绳子来回密密麻麻的绑住了冒出来还在不停生长的树木,“你到底想干什么?就算重新制造一个密室,那有什么用?这是地底,空气还不是原来的那些那些吗?植物生长也需要氧气的!”

“请挡住天花板一会儿会落下来的东西,”乔鲁诺却并不回答她的质疑,冷静道,“承太郎先生和仗助会使用替身能力击碎上面的一切,空条小姐,请你把乔瑟夫先生和乔纳森先生固定在我身旁,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空条徐伦下意识道,“可是,你到底要干什么?”

“……是我们,空条小姐,”乔鲁诺额角已经满是汗了,嘴唇也苍白,很明显,催化足够多的树木支撑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活下去,也是我的目的。请相信我,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我……”

“我相信你,乔鲁诺……对吧?”空条徐伦猛地打断了他,认真道,不再发出质疑,转身用线绑住了某端,“既然那家伙也认同你了,我自然也会相信你的。”

“……好的。”乔鲁诺愣了愣,随即直接蹲下,手掌轻抚地面。

乔纳森和乔瑟夫也在这时候终于来到两人身旁,乔瑟夫看了一眼正站在不断长高的树顶的承太郎和东方仗助,“他们……干嘛呢?”

“……乔瑟夫先生,乔纳森先生!”乔鲁诺来不及和他们解释,“如果可以的话,请在一旁协助我。”

“哈?”乔瑟夫不可思议。

话音未落,地底忽然传来一阵地震般的剧烈冲击,无数碎石纷飞,乔鲁诺忽然喊了一声,“黄金体验——!”

“什、”乔瑟夫差点被绊倒,扶住树才站稳,随即又被这些不知道何时长出来的树木吓了一跳。

上面也传来不亚于地面的轰隆声,仿佛推土机狠狠碾过地面摧枯拉朽,无数碎石落下,乔瑟夫抬头,眼尖的看到了承太郎和东方仗助在其中穿梭的身影。

“那是……他们做的吗?!你们打算从这里一路打通上去?”乔瑟夫瞬间了然,瞪大了眼睛,“不对,你……”

乔瑟夫话音未落,脚下的地面终于支撑不住,破碎开来,他惊异的看到地板裂开后,自己踩到的地方变成了无数藤蔓缠缠绕绕的网。

植物,但为什么这么坚固?

乔瑟夫瞬间领悟,这大概其中还有所谓替身能力加固的原因。

他连忙蹲下,“你想让我们做什么?你知道的吧,如果硬是要从下而上打通的话是不可能的,这里可是十几米的地下啊!”

“请帮助我,给予即将生长的植物巨大的生命能量,这个办法虽然涉险,但只要我们靠近地面,仍然可以硬闯出去的!”乔鲁诺明显有些着急,但还是有条理的解释着。

“不是……我可不记得有人给你们解释过波纹是什么东西的啊喂?!”乔瑟夫瞪大眼,“不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居然真的就这么冒险的把波纹力量加入你的计划当中了吗?!失败会死的啊喂?!”

“乔瑟夫先生、只有觉悟……”

乔鲁诺抬眼看了他一眼,目光如炬,“只有觉悟才能搏出一线生机……不是吗?”

“呃、……”乔瑟夫被他看得冒出了冷汗,猛然意识到……

这家伙,是真的。

他是真的宁可死、都不会妥协的家伙。

“你这家伙……”乔瑟夫冒黑线,结果他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身旁的人打断了。

“我来吧!”乔纳森忽然蹲下身,认真喊道。

他身上猛然泛起了无数金黄色的波纹能量,连在最上空的承太郎等人都感觉到了如此强大的能量。

他将手附在了乔鲁诺的手上,凝神静气,如同进入了某种无我境界。

乔鲁诺的头发猛然浮了起来,连脸都被照亮了。

乔纳森扭头看着他,露出个笑来,仿佛是为了鼓励乔鲁诺一样,轻声的说,“我相信你,乔鲁诺,这是我在看到你做出的一切后做出的抉择。无论你曾经是谁,在这一刻,你的觉悟将我折服了。或许之后我们会成为朋友,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乔鲁诺眼睛第一次瞪大了些,他看着乔纳森温和的目光,才意识到对方大概早已经察觉出他在黑暗一方牵扯不清的事实,虽然猜不出他是做什么的,但一直到刚才,乔纳森都没有完全信任他。

直到刚才…

乔纳森还认识DIO,对他的印象还有DIO的影响吗?

不对,承太郎先生明明更认识DIO,甚至是亲手杀死了DIO,他和波鲁纳鲁夫先生相处过一段时间,当然知道这些表面上的事。

如果乔纳森对他是受了DIO的影响,那么就该是空条承太郎对他的态度。

但两人的态度截然不同,为什么?

乔鲁诺还在想着,忽然一声不满的声音打断了他。

“真是的!爷爷自己一个人耍帅,明明刚才我都要说出来了,”乔瑟夫不满道,蹲在了乔鲁诺身旁,“不过我的波纹比爷爷的弱很多,你不要抱希望就是了。”

“……没事。”乔鲁诺礼貌的回答。

“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猜出来了哦。”乔瑟夫忽然扭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哼哼两声,就在乔鲁诺还以为他又要说出来的时候,乔瑟夫又沉默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出生的,不过看你年纪不大,估计是本该死去的DIO又复活了吧,”乔瑟夫淡淡的说,十分有条理,并不像以往不着调的样子,“艾莉娜奶奶说DIO和爷爷同归于尽的时候就剩下一个头了,而刚才不也是说了吗,爷爷死的时候,DIO的头就在他怀里。我不清楚你有没有五角星胎记,但从爷爷开始,我们每一代都会有这个胎记的。”

“……”

“啧……真有点输了的感觉……”乔瑟夫刚恢复了两秒正经就又不着调起来,他也不看乔鲁诺复杂的目光,反而乱七八糟的吐槽起来,“毕竟你也算是DIO和爷爷的后代,不过居然还真的是金头发,我还以为爷爷那么优秀的基因一定能压过DIO那个家伙呢。不过你要是连五角星胎记都没有的话,那说不定是DIO半路又把头移植到别的人身上了,该死的……我真的有点羡慕吸血鬼的生长能力啊喂……要不是波纹太难锻炼……”

“乔瑟夫……”原本也有些复杂的乔纳森无奈的叹了口气,“废话太多了。”

“…不不不、爷爷,你听清我说的话了吗?!…”乔瑟夫不可思议道,他夸张的瞪大眼,故作高深,“乔鲁诺有可能是你的儿子啊!阔别一百多年,你又多了一个直系后代,这简直就是可以上报纸的奇人奇事啊喂!我也多了一个……亲、不对……叔叔?!”

“哈?”乔瑟夫把自己惊到了。

乔鲁诺:“……”

乔纳森:“……”

“那个老头子……”承太郎听得一清二楚,脸都黑了,“都要死了,还那么不着调。”

“……乔鲁诺是乔瑟夫先生的叔叔?!”东方仗助还没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眼睛瞪大,嘴里嘟嘟囔囔。

“……真是的,”空条徐伦没好气,一股深深地无力感爆炸,“到底有没有人关注要怎么从这里出去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