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空条承太郎

103.5万浏览    15783参与
医官吹

(和大佬对就是棒!鸡叫

*梦中情承

高中生谈恋爱,我可好了。
(老师这头像够糊了吧hhh

(和大佬对就是棒!鸡叫

*梦中情承

高中生谈恋爱,我可好了。
(老师这头像够糊了吧hhh

我爱临也的七十亿分之一
承太郎,乔瑟夫,仗助,是不是超...

承太郎,乔瑟夫,仗助,是不是超可爱!

有没有心动?来约稿吧!一个Q版只要小人25!

姿势随意指定

一周内完稿。

承太郎,乔瑟夫,仗助,是不是超可爱!

有没有心动?来约稿吧!一个Q版只要小人25!

姿势随意指定

一周内完稿。

xiangchuanqiu
空条博士有论文和典明的深夜

空条博士有论文和典明的深夜

空条博士有论文和典明的深夜

A0今天正在学上色
第一次尝试厚涂送给阿强( )救...

第一次尝试厚涂送给阿强( )救命好难

第一次尝试厚涂送给阿强( )救命好难

ranop

从一开始的旅行,到最后的终结,

这是命运的安排

从一开始的旅行,到最后的终结,

这是命运的安排

星空角宿

九朵玫瑰与爱情

私设向承仗


花店老板承x兼职店员仗


(31x19)



  东方仗助是一名大学生,大约在半年前他来到空条先生的花店ROSE&LOVE做兼职。


  半年前仗助偶然路过这一家欧式花店,蔷薇攀至屋檐,虽没夏日开得那般旺盛,几朵几朵的聚在一起胜过任何手工大师的雕刻作品。苗圃上的松果菊倒是开得正旺。清风中夹杂着一丝属于秋的凉意,平抚着人们那颗在炎炎夏日中烦躁的心。


  看着店中告示上的招聘兼职店员,仗助轻轻推开店门,引得门上的风铃一阵作响,发出清脆的声响。


  “欢迎光临。”


  低沉,厚重,...

私设向承仗


花店老板承x兼职店员仗


(31x19)






  东方仗助是一名大学生,大约在半年前他来到空条先生的花店ROSE&LOVE做兼职。


  半年前仗助偶然路过这一家欧式花店,蔷薇攀至屋檐,虽没夏日开得那般旺盛,几朵几朵的聚在一起胜过任何手工大师的雕刻作品。苗圃上的松果菊倒是开得正旺。清风中夹杂着一丝属于秋的凉意,平抚着人们那颗在炎炎夏日中烦躁的心。


  看着店中告示上的招聘兼职店员,仗助轻轻推开店门,引得门上的风铃一阵作响,发出清脆的声响。


  “欢迎光临。”


  低沉,厚重,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双耳,仗助从未想过一个人光是说话就有如此强的魅力。于是情不自禁地寻找着声音的主人。片刻,仗助那海蓝色眼睛中映入了另一个人蓝绿色双眸,


原本组织好的应职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花店老板看着脸红的仗助问道:


“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啊…不是…那个…我…是来应聘兼职的。”仗助手指着告示,头也因害羞微微下低。


  “这样啊,那你对园艺方面有多少了解呢?”老板问。


  “呃…其实…也没多少吧…不过您放心,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请您放心。”仗助没底气地回答着,心里想自己在说什么鬼话。老板把手搭在仗助肩上,“没必要这么夸张,你被录用了。”说罢,老板走向落地窗揭下告示,回头问道,怎么称呼。


  “东方仗助,您呢?”


  “空条承太郎,还有说话不用您、您、您的,店里没那么多规矩。”


  “好的,承太郎先生。”仗助这样回答。本来仗助是打算说空条先生的,但想到老板这样平易近人就在回应时说了承太郎先生。


  就这样,仗助正式成为了花店唯一的店员。逐渐地也知道了承太郎的一些癖好。比如无论春夏秋冬还是屋内屋外总是带着帽子,遇见爱讨价还价的顾客会说“呀嘞呀嘞”。


  有一次闭店后,承太郎邀仗助一起去酒吧,说他请客。仗助只是喝了些许鸡尾酒,可承太郎连喝几瓶高度数的酒后跟仗助聊自己曾经那段破碎的婚姻,还有离婚后判给妻子的女儿。


承太郎跟仗助说,你是我倾诉内心的第一个人。


仗助安慰说,以后再有烦心事大可向自己倾诉。


听后,承太郎搂着仗助说,能遇见仗助真的是太好了。


  从那天开始,仗助发觉承太郎看自己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火热,其程度能让仗助觉得自己虽然穿着衣服但在承太郎眼中也好像一丝不挂一样。


  大学寒假的一周后,仗助告诉承太郎,自己要回杜王町老家,要等开学才会回来。对此承太郎虽没多说什么,可仗助临走前也能感觉到承太郎的那份不舍。


  回到杜王町的仗助也和高中时代的朋友聚会,可心里总觉得少了什么,这时才发觉自己早已习惯了被承太郎那火热的目光注视。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感觉,连自己也不清楚。仗助希望有一天能把这种对承太郎的爱意表达出来。距开学还有几周,归心似箭的仗助早就定好了火车票。刚下火车就赶忙打车去承太郎的花店。


  推门而入的仗助听到那熟悉的风铃声。外面风雪交加,屋内温暖如春。报春花和水仙早已盛开,店内充盈着风信子浓郁的花香。看见承太郎的仗助二话没说直接扑进承太郎的怀里,说着对承太郎的思念。承太郎也向仗助传达,他这段时间有多么想仗助。二人这样抱着彼此直到仗助说,先把旅行背包摘下的话。当仗助摘下背包,放在柜台旁,抬起头时,看见的是承太郎更加火热的目光和一枝红玫瑰。玫瑰散发的寒气让仗助知道这是从保鲜冰箱里拿出来的,可承太郎是如何做到瞬间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就好像刚刚时间停止了。可接下来承太郎的话并没有给仗助思考这个问题的时间。


“Who is more charming rose or you,josuke?”


  仗助感觉自己的脸一定比发烧还要红。仗助的眼神中多了一份对未来幸福的坚定,他搂住承太郎的脖子,吻向那厚实又柔软的唇。吻后,仗助向承太郎说出了心中对承太郎的爱恋,话语刚落,承太郎一手搂着仗助的腰,另一手轻抚着仗助的后脑勺,深情火热地吻了下去。二人的舌头在口腔内纠缠在一起,美好又疯狂地交流着彼此的爱意。吻后,承太郎对仗助说,我爱你,My little sweet.


  从那以后,花店柜台上摆放着一个雕刻着海豚和钻石图案的琉璃花瓶,花瓶中插着九枝玫瑰。


  每当承太郎问仗助,它看起来怎么样时。


  仗助都会回答,Great。


  因为他很清楚九朵玫瑰的花语是长久的爱,这是承太郎亲口告诉仗助的!








ROSE&LOVE花店营业中,说不定在某时某刻,你我都能有幸拜访这家花店,看花店老板与他甜蜜的小男友精心经营这家花店的浪漫与幸福。





养鸡场优秀鸡工

p12是小条条

p34是ooc到我自己都认不出来的荒木小号(?情侣纹身有

p3是练习有参考真人!!!

p12是小条条

p34是ooc到我自己都认不出来的荒木小号(?情侣纹身有

p3是练习有参考真人!!!

隍天
S3E9,樱桃玩出花来,承太郎...

S3E9,樱桃玩出花来,承太郎是真的嫌弃2333

S3E9,樱桃玩出花来,承太郎是真的嫌弃2333

十五日冕
半临摹…………!致敬原作!

半临摹…………!致敬原作!

半临摹…………!致敬原作!

就这样

【承仗】 洛丽塔au

承太郎视角


看着挺乱的,不知所云


承太郎的胡思乱想,犹豫不决


没有露骨描写,但也不清纯


---------------------------------------------------------------------

        承太郎刚进门,便看见仗助红肿的双唇,饱满、艳丽、草莓或是樱桃。后者有些出神,直勾勾望着远处,校服还没换下,穿了双白袜子站在屋里。

        他唤“仗助...

承太郎视角


看着挺乱的,不知所云


承太郎的胡思乱想,犹豫不决


没有露骨描写,但也不清纯


---------------------------------------------------------------------

        承太郎刚进门,便看见仗助红肿的双唇,饱满、艳丽、草莓或是樱桃。后者有些出神,直勾勾望着远处,校服还没换下,穿了双白袜子站在屋里。

        他唤“仗助”,男孩转过头面对他。他才看得清楚那张肿得周边都泛红的唇,微张着,露出两颗整齐好看的门牙,在轻喘。

         “啊,承太郎先生。”仗助回过神来不冷不热地打了个招呼,“老妈今天晚餐做的是关东煮。”

        他点点头,走向餐桌,然后看到餐桌上开着的一瓶辣椒酱。

        承太郎深知,仗助是只野猫。道路并不拥挤,它偏生要蹭着你的鞋面走,在你擦得光亮的鞋面上留下几根细毛;当你弯腰想去逗弄它时,它又若无其事地踩着慵懒步调离开,甚至不忘用尾巴勾一下你的裤腿。所以他不以为意,坐到对面吃自己那碗,沉默着将最上面被咬过一口的肉丸吃掉。辣味在口腔中弥漫。

        其实承太郎一开始以为仗助是一只乖巧的狗。

       
        他永远记得东方家的第一个早晨。他从车库走出来,走进明媚阳光里,院子里刚浇灌过的草坪还冒着湿气。阳光刚刚攀上门前的几级阶梯,晾起来的床单和衣服成了粉蝶的落脚处,一声巨响惊动了院里栖息的生灵,在细碎的绿与白的狂飞中,窗边出现一个两脚朝天的男孩。男孩许是翻窗出来时绊倒了,脚尖指天、下巴贴地,只穿了件明黄色背心、一条深蓝色热裤。然后灰溜溜地爬起来,钻进彩色的布料世界里不见了踪影,一会儿再跑出来时手里抓着一团衣物。男孩注意到他,冲他笑笑,手脚利索地从窗子里翻了进去,消失在晃动的窗帘后。

        他做为租客和房子的女主人东方朋子会面,提到家庭成员时,朋子提出让犬子出来跟他见见。于是他得知男孩的名字是从他母亲伴着急促拍门声的怒吼里:臭小子!东方仗助!快滚出来见见客人!!

        很有礼貌的不良少年,这是承太郎对他的第一印象。男孩梳着飞机头,发胶抹得晶亮,规规矩矩问好,然后像所有被老妈逼着出来见人的小孩一样,沉默着坐在一边听大人们的交谈。

        事实上,仗助并没有看上去的这么乖。他的挑逗像春雨,落在身上似裹了层风,避无可避,等你惊觉时,已披了一身润透的花瓣。

        他们第一次一起吃晚饭。承太郎和东方良平率先落座,朋子还在厨房里忙最后一道菜,仗助则把筷子摆上。承太郎正听着长者讲话,耳边一下温凉的触碰惊得他兀地向对侧转头。他对上仗助惊讶的目光,后者拿着筷子的手还停在先前的位置。“您的筷子——我叫过您了,您没听见。”仗助将筷子放到筷架上,说这话时低下头没去看他。但是眉梢眼角的笑意太过明显,被承太郎尽数收入眼底。

        再有一次,他独自待在客厅里看杂志。换好球服的仗助在出门前特意拐到客厅里,凑到他身边去看杂志上的内容。仿佛伊甸的蛇攀在他身上,头顶的发被鼻息撩拨得微痒。他只需偏移一些视线,便能越过宽松球服垂落的领口,看见两粒粉色禁果。男孩身上的香溶入血液里成为抑制M受体的阿托品,使他心跳加速,使他浑身燥热,使他思绪停滞、头脑混沌。他僵在那里,男孩的手指划过杂志上歪歪扭扭的外文。杂志随着他的手指起伏,牵动被承太郎握在手里的一边,像只小雀在掌心里跳动。承太郎正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份微妙的气氛,男孩就一声不吭起身走了,自私地戳破红酒兑的汽水里上升的气泡。

        东方仗助一定是Byredo的无人区玫瑰,沉默却性感,木质香与玫瑰花,攀着你,用刺磨你的肉磨你的心,而你却心甘情愿。

        承太郎默许这些小动作,而仗助也绝不会再越界半分。他们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像演员和观众,中间隔着不可跨越的荧幕。仗助本色出演一朵春末夏初的花苞,迫不及待绽放给谁看。承太郎是他唯一的观众,期待他更曼丽更轻佻些,却又不愿他盛开得太快。

        他习惯了推开自己的房门就看见一个男孩趴在床上。蓝床单衬白肌肤,翘着的腿,脚趾勾起一帘阳光,蓝眼睛给他投来一眼关注,又吝啬地收放到面前摊着的一本书上。他把白风衣挂在椅背上,挑一本书,坐在男孩身边,成为蓝洋中的黑漩涡。男孩穿黄背心,像一帆船,就要被吸进去,但不是船,是礁石,岿然不动,依然专心看他的书。偶尔男孩晃腿动作大了,承太郎嫌烦,就抓住脚踝咬上一口。也许日子长了,礁石也要被卷进漩涡里。

       承太郎伏在书桌上,风刮进来,连带着一股热浪。手表上的指针提醒他,早已过了仗助往常放学回到家的时间。朋子聚会去了,走前还拜托他督促仗助好好写作业。他感到烦闷,于是到街上乱晃。鞋底沾了垃圾和酸水,鼻黏膜被腐臭熏得发疼,他无意间晃进无人小巷,惊奇地发现一个熟悉身影,蹲踞在一隅阴影里。仗助像一匹复位狼王,带着复仇后的舒畅闭目养神。他走过去和男孩并列蹲着,正想靠墙,被男孩制止。“别弄脏了。”男孩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他接受好意,背靠墙,垫温暖的体温。

       “赢了?”他明知故问。

       “那当然!”仗助得意洋洋地笑,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又疼得他龇牙咧嘴。

        “去医院吗?”承太郎注意到男孩身上触目惊心的血迹,像加拉帕戈斯群岛爬满礁石的红海星,复活节岛浩浩荡荡的红蟹大军,落满腐尸的麝凤蝶,层层叠叠,攀满衣服和躯干,有些钻进皮肤下开花,开圣诞玫瑰,开蓝鸢尾,开墨菊,长势茂盛。

         “大部分都不是我的血啦。”男孩向后仰头,喉里的血痰让他声音听起来像锅里烧开的沸水。是热水就会溅到外面的大理石台面上,滋滋地响,而他只会牵扯到嘴角的伤,嘶嘶地抽吸冷气。

        承太郎从口袋摸出一支烟递过去,仗助笑着推拒:“仗助君不抽烟的,您抽吧。”

        “我戒了。”他把烟收回口袋。男孩挑了下眉,承太郎觉得他只是想瞪大自己的双眼表示惊奇,但干涸的血黏住了眼皮,让他只能半张半阖着,让他的蓝眼睛看起来迷人又懵懂,像一支坠入粉红佳人里的蓝色妖姬,甜蜜、醉人。

         “承太郎先生肯定被吓到了吧,像您这样的人……”男孩有些悻悻地说。承太郎安慰他:“少瞧不起人。”

        这是他们第一次坦荡的交流,没有暧昧,像所有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正常交际往来。好像之前的心照不宣都是虚的,只有当下才是真实。虚假的暧昧、虚假的暧昧……承太郎突然惊觉,一把将沉溺在果脯罐子里的自己捞起来。他们之间本不该,不该有那些旖旎肖想和痴迷不悟。

        “承太郎先生,仗助君一直很崇拜您的说。但是您对我好冷淡……”

        又一击,什么你进我退的故作姿态,什么有意无意的煽情讨好,什么微妙气氛、坏男孩的放荡……通通被击碎。是他错怪了,一切不过是成年人下流的心思。东方仗助没有要绽放给谁看,他只是一个不善表达的高中生,用自己笨拙方式讨他注意。这是夏天,一束阳光便能剥开这些错乱的春雾春风春花春思。承太郎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早晨,院子里的阳光和洁白被单里的纯洁少年。突如其来的轻松席卷四肢百骸,男人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苦涩、不甘。

        但欲望不死,欲望在继续,欲望被禁锢。承太郎不会把自己浸回去,但允许自己偶尔偷吃两口,齁甜、腻滑、一咬爆汁,男孩的躯体。当男孩弯着腰还翘起屁股,把头探进冰箱里找被老妈藏起来的布丁的时候,承太郎狠狠地看,看单薄衣物里呼之欲出的肉体;狠狠地想,在记忆里翻找男孩此时应是什么表情,琢磨蓝眼睛上的亮光有几分,思索嘴唇又撅起了几成。不完全的戒断就像指尖扎了刺,你剪掉外面一截,而留下一截在肉里,时而隐隐作痛、稍稍发痒。承太郎看不透,仗助是不是故意在勾引他。男孩不必掐在他迟迟回家单独吃饭时下楼找布丁,也不必下身只穿了条短裤,更不必深陷着腰、高高地翘起屁股——毕竟这个动作对柔韧性要求很高。

        用胯贴上去,扶住线条优美的腰,假装要拿冰箱顶层的什么东西——承太郎在一秒之内扼杀了这个念头。
         

       有时他出海久了,回到陆地的床上,感觉到被子也在涌动,他在沉浮。于是梦里他又回到无风无云的那天,他们坐摩托艇兜风,在海上驰骋,男孩紧紧抱着他,欢呼声在耳边爆炸。

        玩累了就找一处偏僻海滩,双双躺在沙滩上。男孩问他,结婚了吗?他说结了,男孩猛地坐起来;接着他说又离了,男孩别扭又羞涩地安慰他。

        他突然提起自己有个可爱的女儿,才几岁,跟了妈妈。男孩沉默了很久,久到被他们惊扰的沙蟹都从洞里钻出来活动。

        男孩问他,徐伦会喜欢我吗?我可以带她去游乐园、可以给她编辫子、可以教她打游戏……她会喜欢我吗?

        他说,你不许教她打游戏。
         

        真正接触一段时间之后,承太郎才发现仗助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那股香甜浓郁的爱意几乎要从他白花花的胸脯里溢出来。但承太郎猜不透这份爱是什么。男孩给他的提示明显又隐晦,让他一遍遍剖开自己的脑子去寻找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死的是他,血是他的,情绪是他的,侦探也是他。他甚至找不到男孩在这场命案里出现过的痕迹,似乎一切都是他在自导自演。他红着眼睛把脑子翻成浆糊,只挑出了一根玫瑰的刺,留着男孩的体香。

       他怕闹笑话,怕自己多情,那一句“我一直很崇拜你”直把他吓退,一退便到警戒线外,退到安全地区,然后蠢蠢欲动又踏进去,反反复复冲破道德,重重复复上演洛丽塔的前奏,甚至开始上瘾。反正,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没有夏令营、没有接吻、没有假结婚——他们都还有退路。

        还有退路,他借此麻痹自己,继续放任自流。每夜每夜在黑暗里审视自己的罪恶,常常在夜里想念阳光下的青涩男孩,有时失眠,偶尔苦笑着埋怨生而未得的情绪。潮起潮落,一切都在太阳攀升时回归正常,他继续享受、继续沉沦。

        后来夏天结束了。白轮船冲散白泡沫,要把白风衣男人带回他原本的地方。男孩刚放学,急冲冲跑来,冲上甲板,揪住他的衣领,狠狠地在他唇上磕了一下:
        

      “记得给我打电话。”

阿瓦隆@佛系生活

【喬納承】段子三則

*單純的俺得。

(1)EYE/アイ/AI
海水的表面明明感覺微溫,為何浸進去的時候這麼冷呢。

鹹水灌入他的耳、鼻、口,承太郎毫無掙扎的任由氧氣滾成一連串的氣泡從自己的喉嚨裡向上漂去。
感覺像是珊瑚和礁石刮過氣管和喉管。隱約的血腥味翻湧而上,溶散在水底。
從潛水艇無裝備脫出大概就是這種感受。當年無緣體驗,現在倒是一次溺個夠。
海水瞬間退去……或是他一瞬間浮上水面。新鮮潮濕的空氣刺的承太郎大咳一聲,隨即又被喉嚨的痛楚和氣管的水給激出一連串嗆咳。
他茫然的張開眼睛。

喬納森·喬斯達從上方俯視他。平時看起來沉穩的藏青色短髮在月光下呈現出一種奇妙的鋼青色。
承太郎認得他的臉。保存完好...

*單純的俺得。

(1)EYE/アイ/AI
海水的表面明明感覺微溫,為何浸進去的時候這麼冷呢。

鹹水灌入他的耳、鼻、口,承太郎毫無掙扎的任由氧氣滾成一連串的氣泡從自己的喉嚨裡向上漂去。
感覺像是珊瑚和礁石刮過氣管和喉管。隱約的血腥味翻湧而上,溶散在水底。
從潛水艇無裝備脫出大概就是這種感受。當年無緣體驗,現在倒是一次溺個夠。
海水瞬間退去……或是他一瞬間浮上水面。新鮮潮濕的空氣刺的承太郎大咳一聲,隨即又被喉嚨的痛楚和氣管的水給激出一連串嗆咳。
他茫然的張開眼睛。

喬納森·喬斯達從上方俯視他。平時看起來沉穩的藏青色短髮在月光下呈現出一種奇妙的鋼青色。
承太郎認得他的臉。保存完好的黑白照片被好好的裱在相框裡,擺在實心古董木桌上。
青年朝他微笑。有些粗礪但溫暖的手指撫過他的前額、鼻梁、嘴唇……而後來到他的喉結。
終於見到你了。喬納森有著一口優雅高貴的英倫腔。
腥鹹的海水挾帶著血沫退出他的身體。承太郎躺在乾燥的沙灘上,沉滯、疲憊的呼吸著。
……來迎接我的嗎。他喃喃闔動嘴唇。
是的。
走吧……
走吧。

(2)
你的身體裡流著我的血。喬納森對他竊竊私語。
承太郎從他手中接過葡萄酒和白色麵餅。他喝盡金杯裡的酒,捏碎了薄薄的白餅。碎屑簌簌從他指間落下。
喬納森彎身用指尖沾了海水,碰上承太郎的額心。
以聖父、聖子、聖靈之名,神祝福你,阿門。
承太郎垂下眼。漆黑的睫毛反射著星光。
他沒有揮開喬納森的手,也沒有接受他的祝詞。
花園裡的薔薇……給我一朵吧。
As you wish.  你擁有整座花園。
薔薇刺傷他的手,留下了十字、又像是星型的傷口。

(3)睡前故事
喬納森在臨睡之前見到了他。
那個男人或許是順著月光降到他的房間裡的。否則怎麼解釋房間裡突然多出了一個陌生的成年男人?
他呆呆地和高大的陌生人互看,直到對方打破沉默。
晚上好。男人平靜的語調帶有些微的美式口音。而喬納森並不討厭。
你是誰……神仙教父?
對方溢出一聲笑。
我不是。我沒那麼神奇。
男人朝他走近兩步,使喬納森得以看清他的臉。
他有一張東方人的面孔,卻有著祖母綠的眼睛。一副樣式奇特的眼罩(喬納森不確定是否能這麼形容)幾乎遮去了他右半邊的臉龐。他穿著顏色一致的白色帽子、大衣和長褲,在領子前唯一扣起的一顆金色鈕釦熠熠發著微芒,黑色的高領衫服貼的包住他的喉頭。在那厚實的胸膛上,四道對稱的藍綠色橫紋看起來就像是肋骨一般。
如果只看著男人的臉,或許會有他很年輕的錯覺;然而看向對方的眼睛,就會明白他比想像中的還要經歷的多。那只有一邊的眼神賦予了男人常人不能理解的知性、閱歷和年歲。
你可以叫我博士。博士的聲線低沉,像是天鵝絨,又像是大提琴的樂音。
我是喬納森……喬納森‧喬斯達。您是……您是從哪裡來的?
博士嘆了一口氣。並不是因為厭煩,只是單純因為解釋起來太麻煩所以嘆了氣。
你就當我從天狼星來吧。我本來不該出現在這裡……這一切都是意外。
他又嘆了口氣。
喬納森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問他。您看起來像是去過很多地方,擁有許多精彩的冒險。——不知道您是否願意過來坐著和我說說,博士。
博士從善如流,坐到喬納森的床邊。
我雖然不能說去過很多地方,但是旅行經驗也算得上豐富。說一說也未嘗不可。
喬納森以抓著毯子朝他靠過去做為無聲的催促。
那麼我說一個17歲的小伙子到一個離家將近一萬公里的地方冒險的故事吧。
博士平淡的起了頭。

喬納森對男人的故事著了迷。他甚至不知道哪些是真實經歷,而又有哪些是虛構出來的——它有可能全部都是真的,也有可能全部都是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編出來以供娛樂的情節。
若不是我知道不可能,他喃喃,我一定會認為您叫做朱爾‧凡爾納。
我的冒險可比他寫出來的小說瘋狂多了。博士抬手整了一下帽子的位置。
小少年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博士所敘述的故事裡充滿了太多他沒聽過的東西。他問了很多問題,男人都一一言簡意賅地回答了他。
月亮逐漸西沉。
你該睡了。博士用這一句話止住了喬納森無止盡的好奇心。
喬納森感到一陣失望,儘管他很努力的忍住不表露出來,不想對博士無禮。
男人站起身,將他往毯子和枕頭裡塞好。
我還會——我還會見到您嗎,博士?小少年終究忍不住問出口。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事,喬納森。博士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我希望還能和您相見……父親肯定也會喜歡你的。
博士笑了笑,沒有再應聲。
他輕輕撩開喬納森的額髮,給了他一個晚安吻。
Nighty-night.
喬納森閉上眼睛。

東方仗助好可愛bot:

天冷就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吃東西!

天冷就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吃東西!

Florence
ING... (_(:D)∠)...

ING... (_(:D)∠)_)

ING... (_(:D)∠)_)

泗水

仗承 無能為力



並非第一次,仗助看到他心中無所不能的承太郎先生在哭泣。

在下雨時分,在清晨曦間還有,在那被無數夢魘驚醒的夜晚。


同居以前,承太郎先生還是那個所向無敵的替身使者。

同居之後亦然,只是在仗助某一天晚上夜急,他急匆匆的上了廁所,正想回房時才看到了承太郎先生一個人佇立在陽台,神色落寞又有一些脆弱。


淚水順著他的臉頰無聲掉落。

承太郎先生在哭泣。這是仗助當下唯一的念頭。


他輕輕的走向客廳,隔著一道牆,在承太郎被背後靠著牆坐下。


他知道承太郎為什麼哭泣。

並非第一次,兩人同寢時聽到承太郎夢中囈語。

他喊了很多名字,有阿布德爾,有伊奇,還有他最常聽見的

——花京院。


他曾無數次想詢問,17...



並非第一次,仗助看到他心中無所不能的承太郎先生在哭泣。

在下雨時分,在清晨曦間還有,在那被無數夢魘驚醒的夜晚。


同居以前,承太郎先生還是那個所向無敵的替身使者。

同居之後亦然,只是在仗助某一天晚上夜急,他急匆匆的上了廁所,正想回房時才看到了承太郎先生一個人佇立在陽台,神色落寞又有一些脆弱。


淚水順著他的臉頰無聲掉落。

承太郎先生在哭泣。這是仗助當下唯一的念頭。


他輕輕的走向客廳,隔著一道牆,在承太郎被背後靠著牆坐下。


他知道承太郎為什麼哭泣。

並非第一次,兩人同寢時聽到承太郎夢中囈語。

他喊了很多名字,有阿布德爾,有伊奇,還有他最常聽見的

——花京院。


他曾無數次想詢問,17歲的承太郎先生經歷了什麼?在埃及發生了什麼?還有,花京院是誰。


但最後他終究沒有問出口,他只是在每個承太郎被驚醒的夜晚默默陪伴對方。


有那麼一瞬間,他是嫉妒那位花京院的。

他參與了承太郎的成長,見證了埃及旅程中承太郎的蛻變,最後連離開都要在承太郎心中留下濃厚的色彩。


仗助懊惱的揉亂了頭髮,連髮型都不是他現在最在乎的。


他心悅的人在哭泣,他卻連安慰的資格都沒有。


BA
空條承太郎。 綠水晶與花蝴蝶包...

空條承太郎。


綠水晶與花蝴蝶包圍著他

時間好像停止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沒有手繪動漫人物

(認真上色完稿的那種

第一次用這種上色手法

好像效果不錯🙈

空條承太郎。


綠水晶與花蝴蝶包圍著他

時間好像停止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沒有手繪動漫人物

(認真上色完稿的那種

第一次用這種上色手法

好像效果不錯🙈

又萌又帅的Hitomi

【求扩】
这里是JOJO同人谷承太郎杯挂的征集宣传!

因为起做量很大所以不得不先开征集了,这么可爱的阿强你不看一看吗!意向金只需十元,后期拼团流程在群里,成团更会追加赠送波纹组镭射吧唧一对√

【求扩】
这里是JOJO同人谷承太郎杯挂的征集宣传!

因为起做量很大所以不得不先开征集了,这么可爱的阿强你不看一看吗!意向金只需十元,后期拼团流程在群里,成团更会追加赠送波纹组镭射吧唧一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