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空条承太郎

534万浏览    37801参与
三清山老桃

【allDIO】深渊背后的眼睛(二)

#前篇见合集。设定上将替身使者改为“感染者”,和非感染者是敌对状态,构思尚不完全。


这个世界对于“感染者”的态度并不友好。哪怕他们因为身体的异变而获得了超于常人的力量,却还是无法对抗来自其他人的敌意。花京院自小就对此深有体会。


他是从出生起就带有“疾病”的感染者,按照现在的记录来看,他也许是最早一批的感染者之一。在他很小的时候,感染者与非感染者之间的对立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激烈,在那时,人们甚至还没有用“疫病”这个字眼称呼它。感染者的“症状”在最初表现得不明显,当时只有四岁的花京院偶尔会在自己的身上浮现出绿宝石光泽一样的纹路,可是自己的父母却看不见,身边的人也似乎完全察觉不到。旁人...

#前篇见合集。设定上将替身使者改为“感染者”,和非感染者是敌对状态,构思尚不完全。



这个世界对于“感染者”的态度并不友好。哪怕他们因为身体的异变而获得了超于常人的力量,却还是无法对抗来自其他人的敌意。花京院自小就对此深有体会。


他是从出生起就带有“疾病”的感染者,按照现在的记录来看,他也许是最早一批的感染者之一。在他很小的时候,感染者与非感染者之间的对立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激烈,在那时,人们甚至还没有用“疫病”这个字眼称呼它。感染者的“症状”在最初表现得不明显,当时只有四岁的花京院偶尔会在自己的身上浮现出绿宝石光泽一样的纹路,可是自己的父母却看不见,身边的人也似乎完全察觉不到。旁人无法知道他身上的这一异状,他自己也总是刻意的与他人保持距离,从不愿意和身边同龄的孩子们交朋友,连在父母面前也总是沉默寡言。


这一切在最初还是平静的。


大约过了快十年,从花京院进入中学开始,陆陆续续有很多“无法控制自身恐怖力量的异能力者造成重大伤亡事故”的新闻出现,之后又有权威机构称,突然爆发的异能力是一种“疫病”,感染源头不明,但是感染者之间可以相互感知,并且有扩散迹象,号召感知到自己身体异常的人前往专门机构进行检查。从此,一部分人的身份证明上多了一个红色标记——“确认感染者”,并受到政府机构的监视。但是人们心里的不安逐渐膨胀,哪怕是自己的亲朋,一旦被确诊为感染者,也立刻唯恐避之不及。社会上一时人心惶惶,其中不乏有人推波助澜,鼓吹应该将所有感染者关押进专门监狱,并大肆煽动对立情绪。花京院不得不从学校退学,因为没有其他能接受感染者的学校,他只能住在家里自学。父母因为他被确诊为感染者,在生活中受到了许多来自他人的猜疑与刁难,虽然他们没有在花京院的面前表露出这种辛苦,但是花京院却能感受到家中的氛围正在逐渐变得压抑,连父母有时也会下意识地与他保持距离。更令人窒息的是必须使用的抑制药物使得家里的经济状况渐渐恶化。


在十五岁生日那天晚上,花京院给父母留下了一封信,只带着一本《山月记》便离开了家,进入了最初的“隔离区”。在里面度过了大概两年的时间,直到他在一场地下角斗场遇到迪奥。那时他为了活下去,参与了一些隔离区外的有钱人组织的比赛,那些人对于感染者强大的力量相当感兴趣,并热衷于组织这样的角斗赛,观看他们用可怕的力量相互厮杀,只为他们手里食物、药品之类“毫无价值”的东西。花京院不愿偷渡出去,只好在这里赚取维持自己生存的东西。


不知道第多少次角斗胜出后,花京院被人从后台带到了迪奥面前。


当时的花京院对回到外面的世界并没有兴趣。与其说是没有兴趣,不如说他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命运——虽然这是拿来欺骗自己的谎话。他并不对外面有强烈的“归属感”,从前在外面的人生是孤独的,现在在隔离区的人生也是孤独的,他在自己孤独的心里,除了在隔离区死去之外,看不到任何属于自己的其他“未来”。花京院经过越多的擂台战斗,这种孤独感就越深。


 当时迪奥并没对自己多说什么,只是让自己到他身边去做一个护卫,迪奥没有征求花京院的同意,只是强制将他留在身边。


慢慢地,花京院逐渐了解了迪奥正在做什么、有着什么样的计划。渐渐地,他心里开始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从前的花京院只一味逃避,不去触碰自己内心深处悄悄萌芽的某种欲望。因为从前的种种经历,他认为身为拥有异于常人之力的感染者只是属于世界黑暗面的存在,他不打算让身为黑暗的自己去和世界上大多数身处于光明之中的人对抗。这样的想法背后,其实还深埋着他所有的懦弱。


直到迪奥告诉他,身为邪恶,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直面内心的欲望呢?你无需逃避自身的强大,只要为自己的力量感到骄傲。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这份力量把被夺走的人生给拿回来,甚至支配更多。


这是迪奥当初对他说过的话。他曾经是靠着这句话坚定了想要留在迪奥身边的想法。这两年在迪奥身边所经历的一切不断印证着迪奥所说的话。花京院不是天生的恶兽,但他却不再像从前一样隐藏自己锋利的獠牙和利爪,他一次次用它们扫清了曾经加诸于他身上的锁链,并且渐渐开始痛恨过去在锁链下的生活。


正如迪奥所说,直面自己内心的邪恶是一件让人感到活着的愉悦的事。




这次就暂时写到这里,第二章的内容会在之后再添加一些。第一篇里说到的灵感来源小说是张爱玲的《第一炉香》(。)虽然我知道可能没有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但是我想表现的东西是来自于小说的启发。当一个人“堕落”,并且是清醒的堕落,他一定是直面了自己心里的种种欲望的,并且成为了欲望的手下败将。



夏夜

平静的催逝员

·吉良全程是川尻浩作的壳

·迫害吉良预警

·仅供娱乐,ooc在我


     吉良吉影端着鸡汤进来了:"诶嘿嘿,啊~哈哈哈哈哈哈…鸡汤来咯哈哈哈。唉,这 这,这都菜都齐了,怎么还不吃呀?"

     一屋子里,东方仗助,空条承太郎,虹村亿泰,广濑康一,川尻早人站成了一圈。

     仗助:"老川啊,这大伙都不敢吃,有人说,说是有人在菜里下了猫草的空气弹。"...


·吉良全程是川尻浩作的壳

·迫害吉良预警

·仅供娱乐,ooc在我


     吉良吉影端着鸡汤进来了:"诶嘿嘿,啊~哈哈哈哈哈哈…鸡汤来咯哈哈哈。唉,这 这,这都菜都齐了,怎么还不吃呀?"

     一屋子里,东方仗助,空条承太郎,虹村亿泰,广濑康一,川尻早人站成了一圈。

     仗助:"老川啊,这大伙都不敢吃,有人说,说是有人在菜里下了猫草的空气弹。"

     吉良吉影:"害羞羞,仗助啊。哎呀,你这人就喜欢开玩笑。哎呀,快趁热吃吧啊,我不打扰,我走了哈。

     承太郎:"你不能走。"

     周围人不说话,这时响起了平静的背景音乐。

     吉良吉影:"唉哈哈哈,空条先生,你不会相信仗助胡说八道吧。"

     承太郎:"我信,我非常相信。"

     吉良吉影:"空条先生,怎么...怎么你也喜欢开玩笑啊,嘿呵呵。

     承太郎:"你要是没放空气弹,你就把这碗鸡汤喝了"他说着就盛了碗鸡汤。

     吉良吉影:"嘿嘿,空条先生,这鸡汤啊,十分的珍贵,应该让替身使者们先喝。你看,我这一个普通上班族,怎么能喝这鸡汤呢,嘿咻。

     承太郎:"你看你忙里忙外的多辛苦,喝碗鸡汤算什么呀,你要是真不喝,说明你真放空气弹了。"

     吉良吉影:"唉,这,这不对吧,这今天谁,谁要陷害我,早人你要陷害我是吧,啊。行,我喝,喝。我喝,我喝。"

     说完,吉良吉影喝了一口鸡汤。

     吉良吉影:"哎呀,这喝汤,多是一件美事啊。"

     他舔舔嘴唇:"哎呀,啧啧啧啧,不咸不淡,味道真是好极了。空条先生,看看,没事吧。喝吧,趁热喝啊。 空条先生,你得带个头,你要不带头喝。他,他们怎么能,能敢喝呢?

     其他人看着他,忍着笑意

     吉良吉影:" 诶,都,都 都看我干什么呀?喝呀 喝呀 喝,快,快,趁热喝,嘿,趁热喝呀!"

     然后他突然变脸:"艾!!!TNND,为什么不喝?"

     紧接着,吉良吉影召唤出了杀手皇后:"喝! 喝! 不 不 喝…不喝是吧,不喝,不喝我就炸死你们!"

     康一和亿泰召唤出了替身,被承太郎摆手示意退下。

     吉良吉影:"都不敢喝,都怕死是吧。我告诉你,不喝?不喝也别想活着!"

     吉良吉影换下来川尻浩作的壳:"既然大家都知道了,这戏我也就不演了。我就是大名鼎鼎造成了48起命案的连环杀手和33岁的未婚平静上班族,真名吉良吉影 !哼,胖重和辻彩是我杀的,鸡汤里面的空气弹我也放了,不过这鸡汤我喝了,我肯定得死。你们不喝,也bei想活着!"

     众人继续看着他。

     吉良吉影跪地张开手仰天大笑:"老爹,我的任务完成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要按下大拇指

     然后,承太郎不慌不忙的时停并搬来了一辆救护车。

      接着,时停结束。吉良吉影被救护车碾道头:"给我玩阴的是吧,直接来吧… "

     然后吐血倒地。

沐阾 Morine

 【承】 斯哈斯哈

记得开头阿强被阿布嘟嘟绑了

就很涩一直很想画诶嘿嘿嘿嘿

giao拜托不要屏我好吗

不就绑一下嘛啥都没得屏个鬼嘞

 【承】 斯哈斯哈

记得开头阿强被阿布嘟嘟绑了

就很涩一直很想画诶嘿嘿嘿嘿

giao拜托不要屏我好吗

不就绑一下嘛啥都没得屏个鬼嘞

肉味阿菜
空条博士本科毕业晚会妄想💦

空条博士本科毕业晚会妄想💦

空条博士本科毕业晚会妄想💦

压路机来了

“嘟嘟嘟”

“嗯?怎么了仗助,找我什么事”

“承,承太郎先生,你过来我们这一趟,白金现在在我这”

“什么!白金那小子现在在警局,你等等我 我马上到”

承太郎从办公室冲出,开车前往警局,一路上他不停的感叹“幸亏今天上午没有课,白金那小子又惹事了”

警局离学校不远,开车十多分钟就到了,承太郎冲进警局

“仗助 白金那小子在哪,他犯什么事了”

仗助看着自己青筋暴起的外甥,赶忙安抚“承太郎先生,你先冷静一下,白金没犯什么大错,他只是……”

“什么,只是什么,二十多的人了,还要我到警局领他”

“白金只是打架而已,不过对面有一群人,白金一打多,赢了”

“这小子不学好,...

“嘟嘟嘟”

“嗯?怎么了仗助,找我什么事”

“承,承太郎先生,你过来我们这一趟,白金现在在我这”

“什么!白金那小子现在在警局,你等等我 我马上到”

承太郎从办公室冲出,开车前往警局,一路上他不停的感叹“幸亏今天上午没有课,白金那小子又惹事了”

警局离学校不远,开车十多分钟就到了,承太郎冲进警局

“仗助 白金那小子在哪,他犯什么事了”

仗助看着自己青筋暴起的外甥,赶忙安抚“承太郎先生,你先冷静一下,白金没犯什么大错,他只是……”

“什么,只是什么,二十多的人了,还要我到警局领他”

“白金只是打架而已,不过对面有一群人,白金一打多,赢了”

“这小子不学好,都大学生了,还打架,带我去找他”

仗助把承太郎带到监狱“承太郎先生,白金在尽头那个房间”

“空条白金!”

“唉!哥,你怎么来了”

“你都进监狱了,我不来怎么办”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他们”

“他们怎么了,他们先动的手吗”

“算是吧”

“然后你就把他们打进医院了”

“我打架还不是跟你学的,你上高中的时候不也是不良吗,你也进过监狱好吧”

“你,谁和你说的”

“外公”

“又是老头说的,呀路”

“承太郎先生,白金,先别吵了,承太郎先生,你先把白金带回去吧”

“白金,出来,会学校”

承太郎拉着比自己还高的弟弟大步走出监狱“上车,幸亏我今天上午没课”

“哥,你好凶啊,还是仗助哥对我好”

“上车,你下午还有我的课,晚上回去再收拾你,还有,别一口一个仗助哥,他比你小一岁,而且,按辈分来,他是我们的舅舅”

上车之后,承太郎点上了一根烟,白金也从衣兜里拿出一根烟“哥,借个火”

“给,不对,你学会抽烟了”

“这个你管不了我,我是上了大学才抽的,你个十七岁就抽烟的人没资格说我”

“真拿你没办法,给”承太郎掏出自己的打火机

“哥,我要你用嘴里那根给我点,嘴对嘴”

承太郎无奈的转过头,谁让他是自己的弟弟“呀嘞呀嘞打贼”



“你看那个白金怎么和空条老师走的那么近啊”

“对啊,他们两个长得好像,是兄弟吧”

“应该是,他们都姓空条”

“你们两个,上课说什么话”

“空条老师对不起”

“不过你们猜的不错,白金确实是我弟弟,别乱想,认真听课”

“是”


放眼整个学校,承太郎人又帅,还是单身,应该身边有的女人,但没有一个人敢追求空条承太郎,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弟弟空条白金

白金喜欢自己的哥哥,但是他从来没有向承太郎表明过自己的心意,因为他们是兄弟,亲兄弟,不过,虽然白金没有表白,但他也不允许别人靠近自己的哥哥,除了花京院,他和承太郎是高中同学,十一年了,两个人要是有可能早就在一起了,更何况花京院有男朋友,所以白金认为花京院是安全的,并不会抢走自己的哥哥

在白金的脑海里,除去花京院和他男朋友波鲁那雷夫,哥哥身边的所有人都可能成为自己的情敌

白金发过誓,在他表白之前,他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哥哥,哥哥是他空条白金的,也只能是他空条白金的,迟早有一天哥哥会在自己的床上



ooc,胎教文笔,我会努力肝的

我很平静

当徐伦穿越到阿强17岁时并遇见了17岁时的阿强(doge

当徐伦穿越到阿强17岁时并遇见了17岁时的阿强(doge

九十九十九
水瓶月Day6 六仗六承

水瓶月Day6


六仗六承

水瓶月Day6


六仗六承

史诗之裤
死 也 布 想 补 美 术 作...

死 也 布 想 补 美 术 作 业 的 我 是 xie

死 也 布 想 补 美 术 作 业 的 我 是 xie

阿左

ooc小条漫第十四弹

《父亲的新年礼物2和3》

龙舌兰姑娘的儿子:二锅头姑娘(???

ooc小条漫第十四弹

《父亲的新年礼物2和3》

龙舌兰姑娘的儿子:二锅头姑娘(???

俞白今天睡觉了没

这里是lsp聚集地哦

高嗨漫画《承花》同人

全程高能预警,长图无码画风还原

(集美们都懂嘿嘿)

lsp们闭眼冲嗷!!!

取漫👉简介❗或留言(私信)

这里是lsp聚集地哦

高嗨漫画《承花》同人

全程高能预警,长图无码画风还原

(集美们都懂嘿嘿)

lsp们闭眼冲嗷!!!

取漫👉简介❗或留言(私信)

鸢尾

承太郎做了一个梦

承太郎做了一个梦

so no ji si ka na mi

太会了,cv们都,太懂角色了,,,都是jo厨的快乐

太会了,cv们都,太懂角色了,,,都是jo厨的快乐

莱克因

【jo乙】漫漫

Summary:


“漫漫岁月磨光了恋爱的激卝情,他已经无法复原她穿白裙时的纤细身影,她如猫咪般躺在自己怀里打盹的悠久回忆,以及他俯下身,轻轻蹭上她的唇时跳动的心。”


“粗略数数,他的衣柜里还有十多条同样的风衣——没洗的那些被我缝在一起,成了一条毯子。想念的时候就拿出来盖着睡午觉,总归还是能感受些他的气息。”


“爱我吧,承太郎。好好爱我。”


Warning:

*if线第一人称意识流夫妻叛逆期痒痛文学。

*2001十年婚paro

*99%的ooc,非传统空条夫人,徐伦较幼。

————————————

水瓶月Day 5 

——“空条承太郎,整个...

Summary:


“漫漫岁月磨光了恋爱的激卝情,他已经无法复原她穿白裙时的纤细身影,她如猫咪般躺在自己怀里打盹的悠久回忆,以及他俯下身,轻轻蹭上她的唇时跳动的心。”


“粗略数数,他的衣柜里还有十多条同样的风衣——没洗的那些被我缝在一起,成了一条毯子。想念的时候就拿出来盖着睡午觉,总归还是能感受些他的气息。”


“爱我吧,承太郎。好好爱我。”


Warning:

*if线第一人称意识流夫妻叛逆期痒痛文学。

*2001十年婚paro

*99%的ooc,非传统空条夫人,徐伦较幼。

————————————

水瓶月Day 5 

——“空条承太郎,整个水瓶月都是你的生日。”


“我将违背我的本能,杵逆我的天性,永远爱你,我亲爱的。”


1.

迷迷糊糊地睁开浮肿的双眼,在熟悉又陌生的双人床上醒来,我头痛欲裂。


“醒了?”伴我十年之久的合法丈夫站在床边,情不自禁,我直勾勾地望着他的脸。好久没见了,变沧桑了些,但还是和以前一样帅。


“……现在几点?”我沙哑的声音费力地从嗓眼里挤出来,嗓子疼,昨天就不该喝那么多酒。


他被我盯得浑身不自在,甩手低头看向手表,“下午三点……是挺能喝的。”


我侧过身,用被子蒙住头。我记得自己应该是栽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才对。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




他回来了,凄冷的家总算有了些活气。我躺在床上,听着他的脚步声忽近忽远,猜测他在做什么,感叹竟不像以前一样,一到家就往书房钻,处理他永远都做不完的报告。


“该起来了。”他趁我胡思乱想的空当打开了我的衣柜,“徐伦呢?”


“空条博士,”我猛地从床上坐起,眯起眼睛,心平气和的抚摸着枕头,“如果你的手机没有报废的话,半个月前你就应该收到徐伦的电话和我的留言。”


他沉默不语,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

我耐心的等待着。


“所以……快一个月了,她怎么了?”


“难得你还会关心徐伦,”我微微挑眉,“荷莉太太舍不得她回来,正好赶上日本夏日祭,徐伦想多待几周。”


他点点头,转向我的衣柜,沉默许久,而后皱着眉从里面抽出一条皮裙,“……你每天就穿这些?”


“……?”我夺过裙子,扔回衣柜,“想看我可以穿给你看,但这条不行。”

“?”

“太短了。”我打了个哈哈,起身去盥洗室。


他现在一定很郁闷,但我却体会到了些许胜利者的快感。


2.

我的妻子变了,变了很多。


承太郎不认为人是能被定义的。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十年里,他已经习惯妻子的乖巧懂事和默默付出。


漫漫岁月磨光了恋爱的激卝情,他已经无法复原她穿白裙时的纤细身影,她如猫咪般躺在自己怀里打盹的悠久回忆,以及他俯下身,轻轻蹭上她的唇时跳动的心。


记忆中的妻子只剩下从卧室到厨房忙碌的残影。——真正忙碌的明明是自己。


上一次回家还是徐伦的生日。早早寄回的生日贺卡和昂贵礼物却没有让她多么开心,直到自己风尘仆仆地打开家门才见两人疲惫的笑意。那天徐伦睡得很晚,紧紧抱着他的手臂,泪眼汪汪,“爸爸……多待几天好吗……”


可自己也只能拍拍她的小脑袋,答应她暂时不会走的。好不容易哄她睡着,还没走出房门便又收到了spw基金会的信息。

洛杉矶凌晨三点半,这群家伙不睡觉的吗?


承太郎在心里狠狠咒骂,却也只能带着歉意回望身后妻子。她会理解的。


两人间像覆了一蹭白膜,虽然自己看不清妻子的脸,却能感受得到她牵强的微笑。


“去吧,我也累了,早点睡。”


“嗯。”承太郎想给妻子一个拥抱,想在她的耳边倾诉疲倦,可这些最终变成了简单的点头回应,然后匆忙窜进书房。


他也累了。


3.

我面对着镜子,和唇上的口红做着顽强的抵抗。


一遍遍涂抹,一遍遍擦拭,我在各种口红色号里纠结着。会不会太红?会不会太浅?这个色太白了,看上去像个病人。我不厌其烦地试着,然后不停伸手擦去镜上的雾气。


在镜中,我久违的看见了自己。


还是美丽动人的。


圈子小朋友少,规矩本分的我的十年是痛并快乐的。丈夫虽然常常不在家,但从不缺钱,我只能将忠诚献给他,大把大把的时间,靠消费钞票来消磨。我最大乐趣是照顾徐伦和保养自己,梳妆台前是成堆的护肤品精华液,从不缺桃花的我,像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红玫瑰。


十年前,比现在年轻,比现在美艳。

十年了。


我突然兴致全无,扔下口红,起身向玄关走去。


“去哪?”承太郎站在书房门边,死死地盯着我。


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不就是久违地换下围裙穿上绸纱吗?


“与你无关。”这话说出来,我倒是吓了一跳。记忆里,自从我改姓空条,还从来没有顶撞过他。


很明显,他也有些懵。只是他很快向我走来,在我转身的前一秒扯住我的手腕,极具压迫感地俯视,另一只手轻轻抹去了我斑驳的唇彩。


“……厌倦了?”


我偏过头不可置否。


沉默是可怕的。


“你要出门?”不知道僵了多久,他终于开口,嗓音沙哑。


我点头,向后退了一步,“嗯。”


其实我不想出去,但如今我也不愿和他共处一室。这是距离感的表现,他应该不会陌生。徐伦三岁时,出差五个月的他回来想和徐伦亲近,却被漠视了。睡得正迷糊的徐伦抱着枕头,躲在我的身后,畏惧起承太郎的示好。


我记得那天晚上他沉默了很久。



4.

afd:冷却液lik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