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空条贺莉

10820浏览    53参与
茸茸的小面包
《贺莉·乔斯达》...

《贺莉·乔斯达》

她是乔瑟夫可爱活泼的女儿、空条贞夫温柔能干的妻子、承太郎善解人意的母亲。


贺莉太太超级可爱!

《贺莉·乔斯达》

她是乔瑟夫可爱活泼的女儿、空条贞夫温柔能干的妻子、承太郎善解人意的母亲。


贺莉太太超级可爱!

竹子酒Bamboo
《母亲的力量》 进行一个ooc...

《母亲的力量》


进行一个ooc的创作,注意避雷!!

《母亲的力量》


进行一个ooc的创作,注意避雷!!

Ares
摸鱼,浅画一下母子二人

摸鱼,浅画一下母子二人

摸鱼,浅画一下母子二人

CrazCalm

什么承花何莉的混沌大三角

花花人妻梗过不去了(悲

(2p是用medibang修了下

我就喜欢修罗场(

什么承花何莉的混沌大三角

花花人妻梗过不去了(悲

(2p是用medibang修了下

我就喜欢修罗场(

阶堂
为什么想学织围巾呀,是要送给喜...

为什么想学织围巾呀,是要送给喜欢的人吗~

为什么想学织围巾呀,是要送给喜欢的人吗~

冰雪音符酱

徐伦穿越记1 9岁的女儿和7岁的爹

本人徐伦单推人

写作极差有错请指出

随缘便新

本人老福特新人写手

🈶私设

🈶ooc

jojo全员all徐

内容如果很差,勿喷!勿喷!!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了,接下来正文:

"……″徐伦呆呆的看着这陌生的地方,【Oh My God!!!这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在家里的吗?难不成是那个石头把我送到这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送到附近还好说,可是这里我见都没见过,不会送到很远的地方了吧?!不要啊…!不仅回不了家而且妈妈会担心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徐伦的脑袋飞速的旋转着,这时徐伦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在靠近,"那个……你一直...

本人徐伦单推人

写作极差有错请指出

随缘便新

本人老福特新人写手

🈶私设

🈶ooc

jojo全员all徐

内容如果很差,勿喷!勿喷!!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了,接下来正文:

"……″徐伦呆呆的看着这陌生的地方,【Oh My God!!!这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在家里的吗?难不成是那个石头把我送到这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送到附近还好说,可是这里我见都没见过,不会送到很远的地方了吧?!不要啊…!不仅回不了家而且妈妈会担心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徐伦的脑袋飞速的旋转着,这时徐伦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在靠近,"那个……你一直站在那里,额……大丈夫?是身体不舒服吗?"一个流利的日语响起,徐伦转过身,一个穿着白色短袖灰色短裤的小男孩进道,他黑发蓝瞳十分好看,看着好像7 8岁的样子,"嗯…大丈夫……"【吓死我了…!还好自己会些日语,等等……日语……不是吧!!!又难不成这里是日本?!】"那…那个……请问这是哪?""诶?"那个男孩很惊讶但还是开口说:"这里是日本啊。"果然……"承太郎~"一个女声从不远处响起,徐伦转过身,一个虽然已经有了皱纹但却青春活力的金发阿姨缓缓跑来,"真是的,天快黑了快点回家吃晚饭去,下次记得早点回来。"是他的妈妈吗?不过"承太郎"这个名字好耳熟啊……承太郎……承太郎……臭老爹?!【算了!这个世界上重名的人有很多,徐伦!现在你连家都回不去了还有心情想这个!】"那个,你是承太郎的朋友吗?我叫贺莉,空条贺莉,我好像没见过你,你是刚搬来这的吗?"她叫空条贺莉啊(这里设定徐伦不认识空条贺莉)……空条……空条?!如果她叫空条贺莉的话,那那个小孩……不可能!决对不可能一定是巧合一定是!!!怎么可能连姓名也样啊?!算了,先糊弄一下"啊……对,我叫徐伦。"为了不产生避要的误会,徐伦没吧自己的姓名说出来"那徐伦,天快黑了我们送你回去吧。""唉?!"刚想拒绝但是对上贺莉阿姨温柔的目光徐伦感觉……根本拒绝不了!没办法,只能随便找个房子应付一下″好……根我来。"于是徐伦不知走了多久,不知绕了几下,终于徐伦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没人的房子,看着不错,趁房主没来赶紧糊弄过去"这里就是我的家,你们可以走了。"贺莉沉默了一会儿"徐伦……没想到你就住在我们隔壁啊!!!"【诶?诶?????!!!!我去……我就是随便找了个房子啊?!】"听说隔壁最近好像有人要搬来,原来就是你啊!"贺莉高兴的说,"对了,既然住在隔壁那我们就是邻居了!徐伦,要不要到我家去吃个晚饭?"诶?!""额……算啦,算啦,我正好有点事……"徐伦越说越小声【啊……(இωஇ )我好不会说谎啊。】(作者:对不起徐伦!其实是我不会写(つД`))"这样啊,那我们可以进来坐坐吗?正好也可以熟悉一下对方。"(大家将就的看吧,有些地方写得我都觉得尴尬(°ー°〃))【贺莉阿姨也太自来熟了吧……不对!这房子是我随便找的,虽然房主还没来,但她不会觉得很可疑吗?我都觉得自己很可疑。】这时门不知道什么原因开了,"咦?门没锁吗?而且这里好像没人啊,难道……?!"【完了!完蛋了(╥﹏╥)】一百万个坏想法从徐伦脑海中穿过,"徐伦……你小小年纪就一个人独立生活啊!!!"【诶?!诶???!!!这什么神奇的脑回路啊ರ_ರ ...】(对不起,为了剧情发展所以有的地方有可能会强行改人设)在徐伦想的时候贺莉和空条承太郎已经进去了,房子里非常干净,所有设备像刚买的一样新【怎么办?怎么办?!虽然房主还没来但也是迟早的事】"徐伦,你的家好干净啊!""啊……谢谢。"这时贺莉看到"徐伦房子"上的钟已经快6:00了"哎呀!已经这么晚了吗?抱歉徐伦今天本来打算好好聊聊的,但是我们就先走咯。""嗯……""徐伦,虽然说这话可能有点啰嗦,但可不可以到我家去吃个晚饭呢?""额……我考虑考虑。"【呼……虽然终于走了,但这奇妙的展开是什么鬼?ヽ(*`Д´)ノ 】趁现在房主没来赶紧离开,但徐伦刚走到门的时候,门却像是反锁了一样怎么也打不开【诶????卧槽??!怎么回事??!!】徐伦沉默了几秒,虽然很疑惑害怕但徐伦还是冷静了下来,徐伦转身发现原本干净的桌子上有一个纸条〔去贺莉家,那儿会有你想要的答案,这房子里没有别人只有你……〕虽然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纸条,但徐伦感觉背后发凉,这房子诡异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但自己如果真跑出来的话,在这陌生的地方没家人没依靠迟早会变成乞丐,现在至少有个遮风挡雨的房子,而且"答案"让自己心里发痒再加上自己不会做饭,没办法,只好暂时听纸条的话到贺莉阿姨家了,想到这门居然自动打开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徐伦,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呀!把着当成自己家里就好徐伦。""嗯……"徐伦坐在榻榻米上忽然看到旁边非常精美的日历,日历的上写着……1977年"Oh My God!!!"然后徐伦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疯狂的翻着日厉,看了很多遍才确定上面写的是1977而不是2001,【1977年?!我是在做梦吗?所以我是穿越到这来的吗?!】完了,完了,1977年这时候的妈妈应该和自己一样是个小女孩,所以就算能回到美国也无济于事"怎么了徐伦?你惊讶的大叫是因为这个日历吗?这个日历是别人送我的,说实话我当时看到的时候也是非常惊讶呢,如果徐伦喜欢的话这日历就送给你吧。""啊……!不用了!不用了!"【所以说,我在家里拆臭老爹的快递,却不辛穿越到1977年的日本,而且和一个根臭老爹名子一模一样的人做了邻居,自己住在突然冒出纸条的诡异房子,啊……!脑袋要爆炸啦ヽ(#`Д´)ノ!!!】不过那个纸条说的没错,确实给我了一个想要的答案,但那纸条也诡异的很,哎……想到这背后就发凉,自己也只是来吃顿饭的,赶紧吃好就走吧!匆匆忙忙的把晚饭吃好和贺莉道别后,徐伦便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看着房子里的布局徐伦决定先探索一下房子,逛了一圈这房子的一楼后徐伦发现这房子的布局和普通房子没什么两样,该逛逛二楼了徐伦走上楼梯,发现有一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走进一看是个卧室,这卧室的打办极奇少女风,粉色的墙壁带有蝴蝶装饰的床还有围着床的猫猫玩偶把这里弄得极奇可爱,看到这样的卧室哪个女孩会不心动呢,徐伦关上门扑在了床上"唉……"但是今天发生的事还是让徐伦静不下心来,突然穿越,名子一样,1977,纸条,这4个东西让徐伦的大脑飞快的旋转着,唉……想这么多也无济于事不如痛快的睡一觉明天再想,于是徐伦关上了灯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徐伦走在二楼走廊上发现楼下客厅沙发上有一些东西,下楼一看发现沙发上有不知道哪个学校的校服,书包和一张地图,徐伦打开书包发现里面有一个铅笔盒和许多课本,像是有人准备好一样,但……课本好像都是一年级的,【什么鬼?!我都三年级了,怎么给我一年级的书?!】正当徐伦翻书包的时候,又有一个纸条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桌子上,徐伦转过身吓了一跳,"什么鬼?这纸条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徐伦拿起纸条,纸条上写着〔穿上校服背上书包,去地图上用红点标记的地方,那里会给你一些线索。〕嗯?去地图上用红点标记的地方?这……到㡳要不要去呢?"嗯……"沉默了一会儿的徐伦决定相信纸条的话,况且昨天纸条让徐伦知道自己穿越了,所以徐伦穿上校服,背上书包拿着地图走出了大门,不知走了多久徐伦停了下来,"应该就是这了。"徐伦抬起头发现果然是个学校,学校大门敞开着,里面好像只有几个学生在走动,走之前徐伦没看钟,但徐伦觉得现在的时间已经在上课了,但没人正好,可以先探索一下校园,"wow……"徐伦走在校园里边欣赏边关查,但徐伦看得好像太入迷了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啊对不起同学!我看风景看得太入迷了,你没事……吧……"徐伦发现这个人的手握着另外一条……这啥啊?!一个身体像个章鱼触手的绿色发光哈密瓜??!!那个人转过头,他穿着绿色衬衫白色长裤,红色的头发紫色的瞳孔好看到和另一个空条承太郎不分上下,是个男生,看着也像是7 8岁的样子,"……没事。″说完就握着发光哈密瓜的手继续走,【……什么鬼?那是什么?】那个未知生物让徐伦惊讶又好奇,不过现在的目标是探索校园,那个人应该是这里的学生,待会再看他的发光哈密瓜吧,徐伦本来想要走的,但身体不知为什么跟着那男孩走,徐伦也没法控制,但终于在一个班级前面停了下来,"对了同学们,这个学期会有两个人转到我们班,徐伦同学,花京院同学进来。″

                                       第一章完

啊!!!!终于写完啦!!!!虽然标题是《9岁的女儿和7岁的爹》但承太郎好像只有在开头和徐伦互动过,不过下一章就会和花京院一起和徐伦互动啦,提醒一下:这时候的承太郎还没觉醒替身所以还是个乖乖男哦。写到这的时候已经27日18:36了,文章会在19:44发部希望大家都有缘看到我的小破文,再见v(◦'ωˉ◦)~♡ 

下一章:只有我和承太郎能看见的发光哈密瓜。(礼貌绿色法皇:你吗?)

三个里个啷个土呀

【待授权翻译/花荷莉】Reblooming 再度花开(10/完结)

作者:monstermashrequiem


配对:花京院典明/空条荷莉,文中提到空条夫妇、乔瑟夫&丝吉Q&西撒的三人家庭。


其余标签请看前文。


第十章:1993年11月


“请坐,典明。”


齐贝林先生晚饭后在家庭酒吧里调了两杯黑俄罗斯,在典明面前显得凶相毕露。乔斯达夫人把荷莉拐走了,一起去了正在搞促销的百货商店。这是典明到纽约乔斯达家庆祝感恩节的五日行中的第三天。典明真的不喜欢黑俄罗斯的味道,但正如人们所说的,要入乡随俗。他以为黑色的酒水可能会淌进齐贝林先生浓密的白胡子里,但是并没有。...


作者:monstermashrequiem

 

配对:花京院典明/空条荷莉,文中提到空条夫妇、乔瑟夫&丝吉Q&西撒的三人家庭。

 

其余标签请看前文。

 

第十章:1993年11月

 

“请坐,典明。”

 

齐贝林先生晚饭后在家庭酒吧里调了两杯黑俄罗斯,在典明面前显得凶相毕露。乔斯达夫人把荷莉拐走了,一起去了正在搞促销的百货商店。这是典明到纽约乔斯达家庆祝感恩节的五日行中的第三天。典明真的不喜欢黑俄罗斯的味道,但正如人们所说的,要入乡随俗。他以为黑色的酒水可能会淌进齐贝林先生浓密的白胡子里,但是并没有。

 

“怎么样?”

 

“味道不错,谢谢,”典明说。

 

“切,你不一定非要说肯定的话,”齐贝林先生说。“如果你认为它尝起来很烂,那么......算了,还是别告诉我它尝起来很烂吧。但我们至少可以进行一点交流。饭后你喜欢喝点什么?”

 

典明对餐后酒并不怎么熟悉,也不太喜欢。在荷莉的所有家人中,齐贝林先生是最难交谈的,并不是因为他的口音。即使是承太郎也对他们的关系冷静下来了,但齐贝林先生却让人完全看不懂。典明甚至不确定这位老人在家族中的地位,但似乎是地位很高。荷莉总是叫他zietto,她一定是从小就用这个甜蜜的词汇称呼她叔叔。

 

“我饭后不喝什么特定的东西,先生。”

 

“嗯,”齐贝林先生哼了一声。“我们还没怎么聊过。你觉得纽约怎么样?”

 

“能过来看看真是非常好。你知道的,荷莉和我昨天参观了百老汇,那边太有活力了。我的父母总是去旅行,但他们从来没有带我来过这里。我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

 

“那你在那边的地铁上一定待得还行了。挺好的,但你不能抱太多憧憬。我年轻时是个街头混混,所以很清楚应该注意什么。这也是好事。我们在这里养大了一个小姑娘。”

 

“她也很坚强,”典明笑着说。

 

“哦,我还能不知道吗。所以,你们俩一起遭遇了那整个...呃,吸血鬼的事?”

 

“是的,先生。”

 

“那个变态的混蛋,迪奥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让我告诉你。你看,乔瑟夫和我知道,我们必须对丝吉隐瞒荷莉生病的事。我们俩决定让乔瑟夫去,因为他有替身而我没有。我和丝吉待在一起,但我很想抓住那个想伤害我家人的崽种。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对你表示赞赏,典明。”

 

齐贝林先生这天已经喝了不少酒,即使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也够多了,现在已经开始醉了。他向典明伸出手,使劲地握了握。

 

“作为一个该死的学生,你比荷莉四十多岁的前夫更像个男人。我尊重这一点。我非常尊重这一点。”

 

典明说了声谢谢,然后回握了老人的手。他真没想到会得到什么赞美。事实上,这对他而言意义非凡。

 

“如果你觉得,一旦她的波纹失去光辉,你就会抛弃我的宝贝,我会宰了你。”齐贝林先生接着吐了口唾沫,突然抓住了典明的手腕。

 

噫。

 

典明已经习惯了人们对他做的假设,认为他是个怪人,而不愿意去了解他。但这次他不能容忍。他从自己的挚友那里得到的批评已经够多了,但知道她全家都把他看作是这种人,这太过分了。他不是什么只想要荷莉的身体和金钱的小变态。难道他们都认为,他最终会抛弃荷莉,就因为她的年龄超过了“理想的美”?

 

典明扭开手腕,从座位上站起来。他希望自己能长得更高更宽,但不管怎样,他都要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齐贝林先生眯起眼睛,冷冷地期待着。

 

“别再那样说她了,”典明强压怒火。“说得好像她是某种会过期的物品。我从未要求她使用波纹——我甚至不知道它能这么用!如果她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外貌才使用波纹的,那么她一回来我就会和她谈谈。她当然很美,但她的内在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你根本不知道这些。你甚至不知道她的心灵对我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我倾尽整个人生来阻止任何会伤害她的事情。我爱她。我会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向她证明我爱她,这是她应得的。”

 

齐贝林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冲出了房间。不管他说什么,典明都不需要听。他只需要与荷莉谈谈。这个老人说他尊重他的话就到此为止吧。想要赢得尊重也到此为止了。

 

典明在床上生了一个小时的闷气,非常不成熟。他注意到了,齐贝林没有派人找他,尽管他只能想象他们在外面的谈了些什么。当荷莉回来时,已经太晚了,典明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了。他那么不尊重她的家人,她会非常生气的。

 

“典明?嗨,”她轻声地说,黑暗中的身影让他意识到自己一直没开灯。现在,他真的看起来像是在生闷气。

 

“叔叔说,呃,你们吵架了?你还好吗?”

 

典明坐起来,张开双臂欢迎她回来。她冲进对方的怀抱,吻了吻他的耳朵。有那么一会儿,他没有回答什么,只是抚摸着她,闻着她的香水味。

 

“简单来说,他认为我是为了你的钱和波纹,”他解释说。“我对他发脾气了,荷莉,对不起。”

 

“哦,他保护欲很强......”荷莉忧虑地笑着。“爸爸和你关系很好,我一直以为这点会有所帮助。爸爸和妈妈知道你是个好人,典明。而叔叔觉得谁都不是好人。就算没有我们,他们也会吵起来的,嗯?”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典明站起来,帮她脱外衣,她母亲给她买了很多设计复杂的裙子,这只是其中一件。

 

“嗯,我可能说过,叔叔没有资格评论别人的非传统关系。”荷莉害羞地耸了耸肩。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三个人比我们更古怪。”

 

“哦,典明,别说了。”她笑着说。

 

“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不只是知道,而是接受,好吗?”典明握着她的手强调。

 

“嗯?是什么事,典明?”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使用波纹。我不希望你觉得,因为你比我年长,所以就对我没有吸引力。你很美,而且你永远都会很美。”他郑重地说道。“你明白吗,荷莉?”

 

“哦......好吧......我想稍微用用也无妨......大家都想让自己看起来年轻点—”

 

荷莉,荷莉。请理解我没那么肤浅,”典明说。“你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爸爸和齐贝林先生为了能和你妈妈一起变老而停止使用波纹吗?这就是爱,好吗?与外表无关。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

 

荷莉抬手想要藏起她的泪眼,但典明不肯放手。

 

“好吧,”她温柔地说,“那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典明。的确,我不止一次地考虑过我的外表,因为我正在变老......但是......我真的......”

 

突然间,她的声音颤抖而嘶哑,还没等典明反应过来,就发现她正趴在他的肩膀上哭。

 

“我真的想用波纹来和你待得更久,典明。我不能在你中年的时候,丢下你一个人死去。那时间太长了——没有彼此的陪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非常爱你。花了这么久才意识到,我以前从未真正坠入过爱河。”

 

那么,就是这样,没错,他们俩都哭了起来。在这样一个简单的日子里,使他们走到一起的一切,又回到了他们身边,但彼此那温暖的怀抱,感觉更像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我去弄点喝的怎么样?”在大量的泪水和拥抱之后,荷莉探出头来。

 

“只要不是黑俄罗斯......”

 

“叔叔给你调了杯酒?啊,你看,他确实把你当作家庭的一员了,就像妈妈和爸爸一样。不过,他不会承认的。”

 

典明把她的喜悦看在眼里,带着她的手轻快地舞动。

 

“哦,你认为我是家庭的一员吗?”

 

“你知道的,傻瓜,”荷莉唱道,她的嗓音已从啜泣中恢复了过来。

 

她去拿了杯典明不一定需要的饮料。他靠在床头,心里想着,与乔斯达一家人相处的焦虑何时才会消失。有许多复杂的问题要解决——他和承太郎的友谊,他和齐贝林的分歧,他自己不走寻常路的父母。但在荷莉的恩典下,这不过是另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他的思绪总是回到家乡的珠宝店里,他在头脑中精心挑选的那枚小戒指上。

 

End

 

 

 

真没想到自己能翻译完这篇,感谢友友们的支持!作者好像几个月才会看看评论,到时候我会把授权补上的。之后有时间我可能会重新打磨一下前面的翻译,第一次翻译文章,挺烂的......谢谢各位的包容,祝大家新年快乐!


三个里个啷个土呀

【待授权翻译/花荷莉】Reblooming 再度花开(9)

作者:monstermashrequiem


配对:花京院典明/空条荷莉,文中提到空条夫妇、乔瑟夫&丝吉Q&西撒的三人家庭。


其余标签请看前文。


第九章:1993年9月


承太郎已经几个星期没去陪妈妈了,所以难得一天晚上下班后有空,他决定去看看。他没带上徐伦(他知道自己远没有徐伦有意思),所以估计自己只会待上一个小时左右。他在公司给埃琳娜打了个电话,然后上了火车。谢天谢地,妈妈家里的灯还亮着,这意味着她在家,还没睡觉。承太郎丝毫没有怀疑他的生活会有任何不同,就按响了门铃。


妈妈盛装打扮,但不是像她平时会说的“没什么理由啊,我就是想在家里穿漂亮衣服。”她...

作者:monstermashrequiem


配对:花京院典明/空条荷莉,文中提到空条夫妇、乔瑟夫&丝吉Q&西撒的三人家庭。


其余标签请看前文。


第九章:1993年9月


承太郎已经几个星期没去陪妈妈了,所以难得一天晚上下班后有空,他决定去看看。他没带上徐伦(他知道自己远没有徐伦有意思),所以估计自己只会待上一个小时左右。他在公司给埃琳娜打了个电话,然后上了火车。谢天谢地,妈妈家里的灯还亮着,这意味着她在家,还没睡觉。承太郎丝毫没有怀疑他的生活会有任何不同,就按响了门铃。


妈妈盛装打扮,但不是像她平时会说的“没什么理由啊,我就是想在家里穿漂亮衣服。”她卷了头发,口红是樱桃红色的。他们甚至还没打招呼,她就已经看上去像要隐瞒什么事了。


“真是服了,你要去约会吗?”


“不——不是,我要和女生们去......”她看了眼手表。“哦,快到点了,快到点了。但亲爱的,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我就是有时间,过来看看你。”他让她放下心来。


“好贴心!”她把承太郎搂进怀里,在脸上亲了个遍。“我也很想你!”


承太郎坐了下来,注意到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泡茶。来得不巧,她一定是正要出门。他希望能把日程安排得能更好一些,这样就能花更多时间陪伴他生命中的三位女士。


“你要去哪?”他问道。


根据妈妈的穿着,他怀疑她的朋友们正试图带她重新去约会。


“去码头那边看午夜场电影,”妈妈激动地说。“哦,会先去吃晚饭。”


“午夜场的电影?我以为你的朋友们晚上八点就睡觉了。”


“看看,看看,谁在这讽刺人呢。”


“好吧,希望你玩得开心。嘿,什么时候适合我们带徐伦过来?”承太郎问道。


“随便哪天,什么时间都可以!”妈妈高兴地说。“哦,嗯......除了下周三,其余哪天都可以,真的!只要告诉我时间,亲爱的!”


“下周三,哼...?妈,你要去约会吗?”


“和约会有什么关系?你看,我也可以很忙的!不管怎样,很抱歉你白跑了一趟。拿点吃的怎么样?可以让你和埃琳娜歇一歇。过来,我有各种美味的饭菜。”


妈妈在厨房里忙忙碌碌,抓了一大堆玻璃容器,放进一个购物袋里。


“你做了好多饭啊,妈。为什么不给自气己省点力呢?我不是来吃饭的,”承太郎说。


“哦,不用担心我。你看,这样我就可以给你拿一些吃的,今晚带回家。这些都是有用的,”她轻快地飘过。“都这个时间了!好了,我不想耽误你回家找埃琳娜。来,给你点钱,打车去车站吧。”


“妈,我不需要——”


“我是你妈妈;你就拿去吧。”


“真是服了,好吧。”


承太郎默许了妈妈习惯性的拥抱和亲吻。他为这次不巧的时机感到难过。他本想走到街边叫辆出租车,但是当身后缓慢移动的车灯关闭时,他出于好奇转过身来。尽管天很黑,但他并没有看错。妈妈的房子前停着一辆世界上最难看的荧光绿色蹩脚车。而这辆车只可能属于一个人:花京院典明。


什么鬼...?


承太郎没有多想,双脚推着他走回了屋前。他知道两件事。妈妈盛装打扮。花京院的丑车停在外面。然后,妈妈打开了门。承太郎像个士兵一样站着不动,看着她跳进花京院的怀里。


我日...他们接吻了?


“花京院,你个混蛋!”


承太郎冲向那小子,薅住他的衣领。迫于必要情况,他之前已经收拾过他够多次了。但这一次,这次是私人恩怨。「白金之星」不用考虑了,承太郎需要感受自己的每一个指关节砸在这个人的脸上。


“承太郎,等一下!”妈妈不出所料地说道。


没什么好等的。谁知道这小子在她身上碰了多久的运气。在埃及,承太郎曾以为花京院对她的喜爱是个愚蠢的笑话。他现在笑不出来了。承太郎的第一拳被意外地挡下了。也许自从「白金之星」觉醒后,他的街头格斗技巧已经生疏了。也许他需要在花京院的脸上练练手。没有他那个小替身,花京院不懂得如何在战斗中施展拳脚。但这就是承太郎的成长过程。这就是承太郎的学习方式。全靠他自己。


周围没有一丝「绿色法皇」的影子。花京院要么明白这是场人与人之间的战斗,要么明白「白金之星」是不可小觑的。承太郎从后方锁住了这崽种,把他撞到了车上。


“你这个该死的变态!你屁也不是你个变态!”


“你是想和我谈谈,还是只想在院子里揍我?”花京院回头喊道。


“我们得谈谈,”妈妈的声音十分坚定,但慎重起见,她放出了替身。


「圣杯皇后」将承太郎的手腕绑在一起,把他从花京院的身上拽下去。承太郎明白,最好不要试图用替身挣脱藤蔓。如果他这样做了,「白金之星」就会落得只有纸一样的力气,而且变成法律意义上的盲人。


“所有人都进屋,”她命令道,紧跟在承太郎和花京院后面。


她指着桌子对面的两个座位,两个年轻人一言不发地坐下了,尽管承太郎愤怒得发抖。妈妈坐在他身边,抚摸着他的后背,把「RQC」从他手上松开。


“承太郎,亲爱的,典明和我已经约会三个月了,”妈妈说。


承太郎很困惑,没有什么可说的。他瞪着眼睛看着这个他认为是自己朋友的人。


“这正是我没有告诉你的原因,”妈妈继续说。“现在我没得选了。说真的,我早就想告诉你了,只是没想好怎么说。

"

“那现在开始想吧,”承太郎咆哮道,更多是对花京院而不是他妈妈。


“我们最近经常在一起,感觉很好。我知道,你可能觉得很恶心,我知道你在生他的气,但你不应该这样。我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他和我在一起也很开心。所以,你看,你的妈妈和你的朋友都很幸福。我不是说你应该为此而高兴或什么的,但你要明白,我们都是成年人。你表现得好像你需要保护我一样。没有这个必要。”


“我当然应该保护你,因为你显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妈,花京院他——”


“甚至打不过我,”她插嘴道。


“确实,我打不过。”花京院表示同意。


“你闭嘴,”承太郎厉声斥责他。“你想要什么,她的钱吗?”


“承太郎,够了!”妈妈喊道。


妈妈以前从来没喊过。她闭上眼睛,以一种奇怪的瑜伽法呼吸,就像她平时压力大时那样。现在不是冥想的时间,但是承太郎不敢叫她。


“典明不是为了我的钱。他是你的朋友,对吧?那你应该知道他的为人。”


“我知道他是个该死的怪胎,”承太郎说,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开始觉得自己听起来有点幼稚。


“他很怪,”妈妈说。“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承太郎。听着,我不会为了证明我的观点而赞美你的朋友,因为那只会让你更不舒服。但我一直在和他约会,而我还会继续和他约会。现在,你打算让我今晚赴约吗?”


承太郎又对着花京院垮起个脸。出乎意外的是,花京院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也想不出合适的办法,而我想确保荷莉按照她的意愿告诉你。我很抱歉。”


然后他站到妈妈的身边,摆弄着他的红发。


“澄清一下,我对这段关系一点也不抱歉。我只是很抱歉我们没办法让你好过点。你妈妈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人。我明白你现在很抓狂,但你知道吗?她的世界不是围着我转的,是围绕着你。作为你的朋友,我也关心你。我想留在这里和你谈谈,但那意味着我要取消和这位可爱女士的约会。我不能那么做。我们以后再谈。”


承太郎几乎无法不攥紧拳头看他,但他迅速地瞥了他一眼,表示同意。这事是真实发生的。他又看了看妈妈,胃里翻腾起来。但是她很喜欢花京院,天知道为什么。


“...好,我们之后再谈,”承太郎附和。


然后他们确实实现了这个承诺。反正,是看在妈妈的份上。


Tbc


祝大家除夕快乐!

三个里个啷个土呀

【待授权翻译/花荷莉】Reblooming 再度花开(8)

作者:monstermashrequiem


配对:花京院典明/空条荷莉,文中提到空条夫妇、乔瑟夫&丝吉Q&西撒的三人家庭。


其余标签请看前文。


第八章:1993年7月


荷莉的卷发棒正放在水槽边上冷却。她在床上放了两条裙子,一条蓝色的,一条橙色的,但她穿的是浅粉色。她已经忘了哪双鞋最配套,因为她不常穿高跟鞋。但她确定的一件事是,她喜欢大的几何状耳环,于是戴上了一对金色的。然后她盯着镜中的自己。经常使用波纹会减缓衰老过程,可能会有一些帮助,但不会像她暗地里想要的那样,让她年轻二十岁。一旦她在打扮上下完功夫,就没...

作者:monstermashrequiem

 

配对:花京院典明/空条荷莉,文中提到空条夫妇、乔瑟夫&丝吉Q&西撒的三人家庭。

 

其余标签请看前文。

 

第八章:1993年7月

 

荷莉的卷发棒正放在水槽边上冷却。她在床上放了两条裙子,一条蓝色的,一条橙色的,但她穿的是浅粉色。她已经忘了哪双鞋最配套,因为她不常穿高跟鞋。但她确定的一件事是,她喜欢大的几何状耳环,于是戴上了一对金色的。然后她盯着镜中的自己。经常使用波纹会减缓衰老过程,可能会有一些帮助,但不会像她暗地里想要的那样,让她年轻二十岁。一旦她在打扮上下完功夫,就没什么运气可依靠了。她喷上了淡淡的香水。现在,如果她的药柜里有一些自信药水就好了......

 

为什么女性要被教导如此在意自己的外表?对年轻女性,这已经够有压力的了,但是当人们痴迷于年轻的美貌时,试图享受中年生活是一项可怕的任务。人们会怎么评价她?不管是什么,她知道,如果她是一个男人,人们就不会说同样的话。或者,如果是同样的侮辱,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酸味。

 

她在镜子前停留的时间越长,她越是得面对这件事的真实性。三十分钟后,花京院典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要来接她出去吃晚餐。不是像以前那样去喝咖啡,不是呆在家里喝茶,也不是一起随便吃点早餐。是一场真正的约会。荷莉没有对任何人说这件事,但她不确定典明是否告诉了别人。她真的不希望他这么做。并不是说她觉得和他在一起很羞耻,而是她不想让别人生他们俩的气。

 

总有一天,他可能会意识到我是个无聊的老太太。 他总有一天会意识到,然后离开我。

 

如果她继续这样想,就得重刷睫毛膏了。这本该是一个快乐的时刻。除了说她是他挚友的母亲,他的言语和行为没有透露出任何危险信号。而荷莉已经在贞夫那受够了,如果有危险信号,她肯定会注意到的。不过,典明从未对她漠不关心,他们可以谈论任何事情。当他们在一起时,什么事情都会变得有趣起来。在他身边总是那么开心,更不用说,他几句话就能让她不经意间心跳加速。

 

他到门口了。荷莉拿好了钥匙。已经邀请他到家里来过很多次了,她很激动这次终于能出门了。看到他的新发型后,她让典明走远一点,以便在阳光下看个清楚。

 

“你这么漂亮,却为了我随便剪的发型这么兴奋!”他边说边把双手放在脸上,把头转了过去。

 

“你剪短了!”

 

“很抱歉,荷莉。为了工作不得不剪。我知道你很喜欢玩我头发。”

 

“哦!剪掉了好多啊!”她感叹道,但是她也没看够这个新发型。

 

可能确实有点短,但仍然是那种野性的红色,有点张扬。可能是让他去剪一个标准的商务发型,但他还是保留了刘海,而且肯定是尽可能地留长。荷莉用手在上面摸来摸去。要是去上班,他可能得费点功夫才能给头发重新上发胶,掩盖它的长度。

 

“我应该多换换发型,让你有事可做,”他说。

 

典明与她手指相扣,将她拉近。荷莉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们以前确实拥抱过,但那是一种温馨的,碰碰肩膀的拥抱。现在,他的手臂向下穿过,搂住了她的腰。她需要他这样做。他的温暖和亲密让人安心。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是个俗气的人。

 

“要是我在出门前把的头发玩乱,是不是显得我胆子太大了一点,嗯?把它们全弄乱。”

 

“想都别想!”她笑了笑。

 

在他的怀里,荷莉想知道,为什么自己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意识到,他们在一起有多好。也许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约会,但荷莉觉得她更像是在一个长期伴侣的陪伴下。他就是能让人感到舒服,知道该说些什么,让她想得到更多。

 

“那么,我们走吧。整个晚上我都安排好了,”典明说。

 

“真的吗?我只按照去吃饭打扮的。我们还要去哪?”

 

“是个惊喜。”

 

“我是不是应该换件更时髦的衣服?”

 

“你觉得这身还不够时髦?”

 

“不算吧......”

 

 

“但是,我还没有看够,所以不要太担心。”他耸了耸肩。

 

“......典明!”

 

他一路窃笑着走向车子,在上车前为她开了车门。他们去了一个更高档的地方,荷莉以前只是随口提过一次;她很惊讶他要在那里挥霍一顿晚餐,而同时对这次约会还有其他打算。不知道他的底薪是多少,但她知道,今天对他来说一定很特别,才会为这种事情做足预算。(当然,不会让他养成这种习惯的)。

 

“现在终于空闲下来了,感觉可真奇怪,”典明说道,他们在等待用餐,而服务生试图弄清楚荷莉与他的关系。

 

“没有那么多学习上的事情,一定是种解脱。”

 

“你会看厌我的。我每天晚上都有空,”他提到。

 

“胡说八道。你应该在简历上写上‘拯救过世界’,这样他们会为了我给你每周多放一天假,”她轻快地说。

 

典明今天没有对食物做出任何奇怪的事,而荷莉被他吃饭时全神贯注的样子逗笑了。她可以看出,他真的很想像个普通人一样地吃东西。

 

“有什么好笑的?”他问道。

 

“平时你都会玩弄那些吃的。我很感激你没在高档餐厅里这么做,”她回答。“很高兴得知,我在和一个大男孩约会。”

 

“啊,别说了,”他躲在手后面说。“你要是接着逗我,我会上不来气的。”

 

“我会保持安静的,这样我就不会破坏你的技术了,”荷莉举起双手说。

 

“嘿,是同意和我约会的。我只是问了一下,”他指出。

 

“我很高兴你找我问了约会的事,”他们回到车里后,她想到了这点。“我当时太腼腆了。”

 

“哦.......真的吗?”

 

“换位思考一下,你不会这样吗?”

 

“不会比我平时那样更别扭,”典明承认。“我觉得相比你来说,我有点不合群,所以其实,我会认为自己是个老古板。如果我们年龄相仿,我依然会认为自己是个怪胎。”

 

“怪胎?是什么意思?”

 

“怪胎的意思是吃橡皮吃到九年级,在体育课上得使用替身,才能让这小身板跟得上那些傻大个。”

 

“我觉得挺聪明的......呃,替身能力那部分。”

 

“是啊,你可中大奖了。”典明用傻傻的声音说,对自己挥了挥手指。

 

“好吧,我不在乎你对自己有什么看法。我只是很高兴能在这里。我很高兴你愿意花时间陪我。”

 

“很好!你可以调一下收音机,荷莉,”他建议道。“我们要在车里待上一会呢。”

 

他们已经在车里待了一个小时,一直在给电台节目做实时评论,这时典明说他们快到了。他让她再闭上眼睛五分钟。她照做了,但是她开始在转弯处偷看。

 

“如果你再这样偷看,我就用「绿色法皇」的手挡住你的眼睛。”

 

“好吧,好吧,好吧,”荷莉闭上了眼睛。

 

到了可以睁开眼睛时,她高兴得倒抽了一口气。他们在京成玫瑰园。荷莉已经好几年没来过这儿了。还没进入花园,她就已经能闻到玫瑰的香气了,如果不是因为正在栽培芳香品种,那肯定是因为花朵太多了。微风带来了着甜美的、略带泥土气息的味道,这清新可以让人永远回忆起这美好的日子。荷莉对浪漫的嗜好已经被压抑了太久,所以她握住了典明的手,终于不顾判断。不过在他们进入之前,她还是清醒了一下。

 

“这地方对你来说可能太无聊了,”她说。

 

“说得好像看到你这么高兴之后,我还会掉头回去一样。此外,和你在一起我不可能无聊的,所以我们走吧。”

 

“你确定吗?”

 

“确定,我喜欢......植物什么的,”他突然笑出声来。“毕竟这地方是我挑的。”

 

尽管她的步伐要更慢一点,典明依然从后面牵着她的手,荷莉感到很轻松,忘记了日常的责任,而是沉浸在他们的亲密关系中。她很难弄明白自己受到了多少照顾。对某人而言她很特殊,光是这点就动人心魄。与典明在一起,她感到更亲密。他们之间的吸引力是非典型的,这使他们彼此之间的交流比与密友的更加坦诚。他与荷莉温和地打趣一对约会中的青少年,小年轻似乎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些什么。

 

“你还记得你的初吻吗?” 荷莉看着少年们在玫瑰覆盖的花架下磨磨蹭蹭,不是特别出乎意料。

 

“记得,”典明吐出了这句话。“那时没有多少人在约会,特别是在我以前的学校。当然,我的父母非常担心我成为一个蛰居族,他们比大多数家长更想让我多与女孩交谈。”

 

“你要说的就这些?”荷莉俏皮地打探道。

 

 “嗯,据她说,我吻技不错,但不是做男朋友的料,”他回忆道。“一年后,从我的第一个女朋友那里得到了同样的信息。她喜欢我的头发。仅此而已。”

 

“我的初吻,你懂的,是在50年代。”

 

典明看起来很困惑,“所以呢?”

 

“意味着它不怎么好。”荷莉解释说。

 

“啊......有人想要亲亲。”他假装指责道,晃了晃他们牵着的手。

 

一个吻当然很好,但也许荷莉被冲昏了头脑。许多年前,她就深深地体会到,在日本,公开示爱是不受欢迎的。贞夫很少在公共场合与她亲热,这一次,这与尊不尊重她无关。这是真正的文化问题。她已经相当引人注目了:一个白人老太太在公园牵着一个年轻小伙的手。她在想什么呢?

 

典明显然从她的肢体语言中发现了她的保留意见,于是放弃了这个话题。这可能激起了她的羞耻感,但他开始聊天,好像什么尴尬的事情都没发生。最后,他们坐了下来,荷莉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点零食。她不确定公园里是否允许吃东西,但她抓住了这个机会。一辈子的自觉心理让她在想,典明会不会认为她在晚餐后没多久吃得太多了,但他自己也抓了点吃的,她感觉好多了。

 

“乔斯达先生怎么样了?”

 

“他很好!圣诞节的时候,他告诉每个人,在他觉得自己足够老之前,谁也不允许告诉徐伦他是她的曾祖父。而且我前几天在电话里发现,他觉得承太郎给他寄的宝宝照片不够多,一直用「紫色隐者」在看徐伦,已经弄坏了六台相机了!我不得不和承太郎谈了谈,让他把相机里的胶卷洗出来。”

 

“「紫色隐者」拍的宝宝照片......很有乔斯塔先生的作风。”

 

“妈妈要把它们做成剪贴簿。”

 

“真好啊。”

 

“你父母呢? 他们还在西班牙吗?”荷莉问。

 

“他们后天就飞回来了。我到时要去看看他们。你想一起去吗?”他意外地提出了邀请。

 

“我?这么快?你不觉得,先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他们会比较好吗?给他们一些时间,呃,来消化这件事?”霍莉把饼干的包装纸揉成一团。

 

“有趣的是......”典明边说边在座位上挪了一下身子,“他们很快就明白我是怎么回事了。”

 

“你真的告诉他们了?”荷莉倒吸了一口气。“哦,我的天......他们知道我有多老吗?知道我都离过婚了吗?他们对你说了什么?”

 

她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自己的父母......还得在承太郎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事很快就会变得复杂......

 

“荷莉,真的,我能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他们已经很惊讶了。他们对此没有什么想法,也没有任何余地,”典明坚持说。“但是,如果你不愿意,也不必和我一起去看他们。”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这种表示。我家人的情况有点不同。我相信妈妈和爸爸不会太在意的,但叔叔...和承太郎...哦,天哪。”

 

“嘿,别担心,”他贴着荷莉的耳边,轻轻蹭了蹭。

 

荷莉尽力把这事赶出她的脑海。事实证明,这并不难。她毕竟是个成年女性。也许有点太成熟了,但肯定还是成熟了!她终于觉得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有他在身边,那些不眠之夜都是值得的。在他的陪伴下,这一天完美地过去了。

 

他把车停在她家门口,问她是否有其他地方想去。很明显,他们俩都不想说再见,所以荷莉换上了休闲的衣服,一起到了他的公寓。他把蒲团拽到沙发上,他们就坐在上面。典明的住所没什么装饰,除了他惊人的藏书,几乎不需要任何东西。典明有很多爱好,但最吸引人的,是他在书口进行的装饰。荷莉没有多问就开始翻看,但他很乐意给她展示。有些图画只有在书本合上时才能看到,而另一些则需要将书翻到某个角度。通常情况下,他画的是书中的场景,其他的书还有抽象设计。他唯一没有装饰的书是他的旧课本,所以荷莉来这一趟是没法全部欣赏完的。

 

典明有一盘来源不明的《好家伙》录像带和一堆从711买来的零食。他们从一个非常优雅的约会变成了这幅光景。最有趣的是,这是荷莉的主意。虽然实际上是他要买加油站的食物,所以也不能让她负全责。

 

亨利·希尔惊恐发作那段,并不是电影中特别浪漫的部分,但典明睡着了,荷莉觉得他会措手不及。她用手拂过他的脸颊,然后飞快上前亲吻他。她确实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有点迷迷糊糊的,所以他花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尝试才做对。但是,一旦找对了,是非常对劲的。那是一种她可以沉入其中并落下肩膀的吻。他用胳膊搂着她,把她的刘海拂到一边,给了她所有她想要的吻。这是超现实的,因为在内心深处,她真的认为,亲吻会打破他身上对她迷恋的咒语。他会恢复理智,不再给她打电话。但事实并非如此。最终,他用唇间的贴合从她的脑海里赶走了这个想法。

 

Tbc


羲月_Tsuki

JOJO三次元捏图第三弹——星尘远征军

P1  空条承太郎(想把承太郎捏得更像一个17岁高中生,所以就这样了)

P2  花京院典明

P3  老年乔瑟夫

P4  阿布德尔(可能不是很像……我尽力了)

P5  波鲁那雷夫

P6  DIO

P7  幼年承太郎、幼年花京院、荷莉、老年丝吉Q

P8  性转远征军和性转DIO

不太会捏汪,所以没捏伊奇

本来还想捏几个三部恶,试过了但实在不像,遂放弃

欢迎喜欢评论推荐


另外...

JOJO三次元捏图第三弹——星尘远征军

P1  空条承太郎(想把承太郎捏得更像一个17岁高中生,所以就这样了)

P2  花京院典明

P3  老年乔瑟夫

P4  阿布德尔(可能不是很像……我尽力了)

P5  波鲁那雷夫

P6  DIO

P7  幼年承太郎、幼年花京院、荷莉、老年丝吉Q

P8  性转远征军和性转DIO

不太会捏汪,所以没捏伊奇

本来还想捏几个三部恶,试过了但实在不像,遂放弃

欢迎喜欢评论推荐


另外几部三次元捏图点下方超链接:

第一部幻影之血 

第二部战斗潮流 

第四部不灭钻石 

第五部黄金之风 

第六部石之海 

云想衣裳花想容

【jo乙女】双面镜 01 贤者之爱(微R)

高能预警:前文请参考《Love Crime》(主页合集有),二次元限定的卐式混乱关系,重度NTR爱好者福音,百合暗示

感谢 @绝望刨冰王留美 提供的阴间动力,虽然这个人咕了我,但是无奈这个脑洞真的太香了。人妻,好!


紫色胖头鱼,或者点我看露伴老师自导自演 

高能预警:前文请参考《Love Crime》(主页合集有),二次元限定的卐式混乱关系,重度NTR爱好者福音,百合暗示

感谢 @绝望刨冰王留美 提供的阴间动力,虽然这个人咕了我,但是无奈这个脑洞真的太香了。人妻,好!


紫色胖头鱼,或者点我看露伴老师自导自演 

拳☆銃☆射☆殺
谢邀又是改图 我专职迫害承太郎

谢邀又是改图  

我专职迫害承太郎

谢邀又是改图  

我专职迫害承太郎

YUUKA
承太郎生贺Pt.3 傲娇小孩让...

承太郎生贺Pt.3

傲娇小孩让麻麻亲亲!! ​​​

承太郎生贺Pt.3

傲娇小孩让麻麻亲亲!! ​​​

羲月_Tsuki

JOJO捏脸第二弹

这一次都是漂亮妈咪哦~

(全部为女性角色,第一弹戳这里 )

JOJO捏脸第二弹

这一次都是漂亮妈咪哦~

(全部为女性角色,第一弹戳这里 )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

【授权转载】抱一下!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Haj太太:感恩你所拥有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授权转载】抱一下!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Haj太太:感恩你所拥有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oahSama

#群宣#

占用tag真的真的非常超级万分抱歉!(跪在地上duangduang道歉)


妖精/兽族/饿魔/天使/人类

和平 or 阴谋?

你是可以打破现状的那个人吗?

请来试一试吧!


微微微微微审/需写西幻人设/国际三禁


jojo西幻pa语c群,诚邀您改变一切。敲门砖:787997231(水群)←评论区还会再放一遍方便复制

#群宣#

占用tag真的真的非常超级万分抱歉!(跪在地上duangduang道歉)



妖精/兽族/饿魔/天使/人类

和平 or 阴谋?

你是可以打破现状的那个人吗?

请来试一试吧!



微微微微微审/需写西幻人设/国际三禁



jojo西幻pa语c群,诚邀您改变一切。敲门砖:787997231(水群)←评论区还会再放一遍方便复制

哔叽怪【随机浮上】
‍“根据托托神的预言→仗助还有...

‍“根据托托神的预言→仗助还有10秒开始耍赖!同时也有意外事件发生,这场游戏没有赢家。”

‍“根据托托神的预言→仗助还有10秒开始耍赖!同时也有意外事件发生,这场游戏没有赢家。”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

【授权转载】贞夫的努力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Haj太太:为这位父亲正名!人们总是忽视他的努力;o;

阿强的日子过得好贞夫也有很大的努力呢!

【授权转载】贞夫的努力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Haj太太:为这位父亲正名!人们总是忽视他的努力;o;

阿强的日子过得好贞夫也有很大的努力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