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空洞骑士大黄蜂

696浏览    37参与
玺葬伊典
我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度愤怒...

我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度愤怒(嗝屁)

我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度愤怒(嗝屁)

Для народа

包括但不限于:设定记错,没有内涵,画的很烂,我是菜逼。

下周在学校一定改(期末考呢?救一下啊!)

包括但不限于:设定记错,没有内涵,画的很烂,我是菜逼。

下周在学校一定改(期末考呢?救一下啊!)

鬣狗没有钱
我去,我真的好喜欢她! (这应...

我去,我真的好喜欢她!

(这应当是动图

我去,我真的好喜欢她!

(这应当是动图

XING喵
…就…翻到了以前的神奇梦幻联动...

…就…翻到了以前的神奇梦幻联动…

…就…翻到了以前的神奇梦幻联动…

阿C
小小姐姐武器卡地里取不出来(*...

小小姐姐武器卡地里取不出来(*^ω^*)                              这个算oc吗?

小小姐姐武器卡地里取不出来(*^ω^*)                              这个算oc吗?

猫咪炖鳄鱼
没画附肢的姐姐 (偷懒没画)

没画附肢的姐姐

(偷懒没画)

没画附肢的姐姐

(偷懒没画)

猫咪炖鳄鱼
因为列表转梗说hk没有人画SS...

因为列表转梗说hk没有人画SSR世界名画,遂给我cp整个世界名画(神经病)

因为列表转梗说hk没有人画SSR世界名画,遂给我cp整个世界名画(神经病)

猫咪炖鳄鱼

填了霍妮特的换装表(把oc改成了推x)

白蘑菇精混入其中

最后是hk自设oc贝斯妮,姐姐的针刺中我的心……

p2原表!感谢制表老师tttt

填了霍妮特的换装表(把oc改成了推x)

白蘑菇精混入其中

最后是hk自设oc贝斯妮,姐姐的针刺中我的心……

p2原表!感谢制表老师tttt

猫咪炖鳄鱼
光与暗之间的孩子 是昨晚摸鱼的...

光与暗之间的孩子

是昨晚摸鱼的霍妮特

光与暗之间的孩子

是昨晚摸鱼的霍妮特

猫咪炖鳄鱼

纺都女同

都是纺都女同

最后一张是:真实的纺都女同

想扩蜂蕾同好(可恶)

纺都女同

都是纺都女同

最后一张是:真实的纺都女同

想扩蜂蕾同好(可恶)

无所畏惧的道奇

【一起长大的约定】

【观前提示】

含有大剂量子骑cp向(目移)

不装了,全是刀

周董歌词代餐脑补而来,接结局不再有梦


        随着空洞骑士体内的辐光被彻底击碎,瘟疫以圣殿为中心开始消失,充溢黑卵圣殿的虚空也慢慢退去。

        小格林从昏迷中醒来,他与小骑士先前一同进入空洞骑士的梦境讨伐辐光,强大的精神冲击让他昏倒了很长时间。匍匐在地上的翅膀还脱力颤抖着,支不起身子。......


【观前提示】

含有大剂量子骑cp向(目移)

不装了,全是刀

周董歌词代餐脑补而来,接结局不再有梦


        随着空洞骑士体内的辐光被彻底击碎,瘟疫以圣殿为中心开始消失,充溢黑卵圣殿的虚空也慢慢退去。

        小格林从昏迷中醒来,他与小骑士先前一同进入空洞骑士的梦境讨伐辐光,强大的精神冲击让他昏倒了很长时间。匍匐在地上的翅膀还脱力颤抖着,支不起身子。

        “咕.....?虫呢?”

        小格林艰难地抬起头,四周却看不见小骑士的身影。他挪动着身躯在破碎的地板上爬行,一步步地把身子挪进深坑。

        霍妮特静静地站在深坑中间。她听到小格林爬动的声音,转过头来斜望着他。“你在找那个鬼魂吗?”

        小格林点了点头,霍妮特将他抱起,拍拍他身上的尘土并放在深坑中央。

        小骑士的面具静静地躺在圣殿的中心,自上而下地裂开成两半。虚空早已消散,只留下一滩淡淡的黑色液体洒落在地上。眼洞中没有虚空,光线就这么顺着穿了过去。小格林的翅膀渐渐恢复一些力气,他焦急地爬了过去,两只翅膀分别抱住一边面具,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拼在一起。

        “他,他为什么不见了?面具.....面具还没带呢!”

        霍妮特眉头紧锁,不忍心地叹口气,将头别了过去。

        圣殿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小格林依旧在试图将碎裂的面具重新拼好。但是无论他的翅膀如何用力,面具的裂痕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恢复如初,也不会有曾经的虚空将它填满

        “不要不理我啊,你......你快动啊!”小格林担心到眼睛蒙上了一层泪光,小骑士一定是在睡觉,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使劲拿翅膀拍打着面具,碎裂的面具发出“空空”闷响,却依旧没有熟悉的虚空在里面聚集。

        霍妮特一言不发,蹲下身把小骑士的面具接过,拿起线筒和细骨针,将两半面具缝合到一起。面具太硬,她使劲戳了几下后,骨针发出脆弱的断裂声。她叹口气,把粗略缝合的面具交还到小格林的翅膀下面。

        “谢谢小姐姐,我觉得他应该是找不到路了,我应该出去找找......嗯!我应该出去找找!”小格林迟疑了一会,直起身子振臂腾空,尾巴缠入面具的眼洞,晃晃悠悠地飞起来,朝霍妮特道别后便飞出了圣殿。

        他飞到了德特茅斯,把面具放在那个曾经小骑士坐了很多次的长椅上,便飞去询问小镇上的虫子。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生物.....但是看起来你和那个小骑士关系很好。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长老为难地对小格林笑着表示歉意。

        “什么?他不见了?我很感谢他在十字路救了我,也对他给我的许多吉欧感觉到满意,但是他不是成为骨钉大师了么?我觉得他应该是在圣巢某个地方回不来了,你可以去找找。”杂货店店长斯莱说。

        问了一圈,小格林依旧不知道小骑士去了哪。他垂头丧气地回到椅子边,一晃神,却看见小骑士拿着他的骨钉,端坐在椅子上,转过头,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自己。

        “你回来啦!!”小格林欣喜地喊起来,擦擦眼睛,却发现只是自己的幻想。椅子上依旧是一个开裂的面具,双眼空洞洞的,没有生命可言。

        “你到底去了哪里......”小格林越发忧伤起来,他重新抓起面具,往小镇外飞去。

        穿过荒凉的郊外,努力振翅的他爬上了悬崖,进入小骑士回到圣巢的国王山道。昏暗的回廊让小格林带着面具一路磕磕碰碰,脆弱的翅膀上已有许多淤青。

        “你到底在哪......你回来好不好,求求你了......”他气喘吁吁的口中哀求着。呆在小骑士身边的感觉和剧团完全不一样,虽然他不会说话,但是会带着自己一起探险,上山峰、下深渊,一起穿过瘟疫横行的圣巢,他们早已一起经历许多,对小格林来说,小骑士已经算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个身影。

        在飞过最后一块巨石后,精疲力尽的他再也无法挥动翅膀,僵硬地往地上坠落。脆弱的丝线也终于无法承受颠簸而悉数开裂,面具的一半脱离小格林的尾巴掉了下去。

        小格林和面具从陡峭的斜坡上滚落,翅膀被尖刺撕裂,身上也划开几道血痕。在斜坡底部,小格林的头狠狠地撞在石块上,又和面具一起滚到了地上。

        他虚弱地翻身,躺在乱石堆里。月光从高高的洞口照进来,这是国王山道的起点,小骑士的降临之地。身旁的面具经历磕碰,碎了一只角,沾满了尘土。

        “不要,离开我.....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小格林的意识逐渐模糊,他颤抖地卷起尾巴,把半个面具拉过来,自己蜷缩进面具中,将伤痕累累的脸埋进同样残破的翅膀下,小声抽泣着。

        “我只想,和你一起长大.....”

        国王山道刮起风,一片尘土刮过,带走了故人的牵挂。


一起长大的约定,那样清晰,

与你聊不完的曾经。

而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友情,

还是错过的爱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