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空温

37万浏览    1103参与
闲鱼很咸

【空温/温空】愿风伴你于世8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


“诶嘿~”


——一小时以前——


“风神大人在这里如此悠闲,难道是想明白了什么?”


“emm~算是吧。”


温迪随意地抻了抻懒腰,坐了起来。


“你说让我背叛天理,与深渊为伍,你就不怕我假意迎合,等转头就把你给卖了?”


“……这是复仇路上理应承担的风险。”


空看着温迪的目光逐渐暗了下来,似是在回忆什么。


“为了深渊最终的目的这点风险算得了什么。”


要让那些不甘逝去的人们安息,那大概是除了荧以外,支撑我继续前进的唯一动力了……


以及最终的……复国。


“这样啊……为了被覆灭的看瑞亚吗?”


温迪抬...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


“诶嘿~”


——一小时以前——


“风神大人在这里如此悠闲,难道是想明白了什么?”


“emm~算是吧。”


温迪随意地抻了抻懒腰,坐了起来。


“你说让我背叛天理,与深渊为伍,你就不怕我假意迎合,等转头就把你给卖了?”


“……这是复仇路上理应承担的风险。”


空看着温迪的目光逐渐暗了下来,似是在回忆什么。


“为了深渊最终的目的这点风险算得了什么。”


要让那些不甘逝去的人们安息,那大概是除了荧以外,支撑我继续前进的唯一动力了……


以及最终的……复国。


“这样啊……为了被覆灭的看瑞亚吗?”


温迪抬头看向空的那双失焦的眼睛。


“500年前的你们,是站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故意施暴者又或者是被胁迫者,不论是什么对于我来说都毫无意义。”


我会集结任何可以利用的力量,举起向天理复仇的旗帜。


“那还真是大度呢。”


温迪转开头,有点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但眼神却转而变得犀利,抓住空的手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身旁。


空一手被温迪抓着,一手撑在温迪的身旁,二人的眼眸中倒映着对方的面容,一瞬不瞬地看着对方眼睛。


“你能有几分的把握?既然想要反抗天理的话,那就应该明白你们要对抗的可不单单是一个天理。”


风元素的神力隐隐流转于晴空色的双眸中。


“还有你们。”


空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能这么‘温和’地拉拢我?”


“呵。”


温迪放开空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旁边。


“我答应和你们合作,但仅限于我,蒙德只是有神明的「监视」的国度而已,在「自由」的教义下,我可没办法去控制蒙德的人与深渊同盟。”


“可以,没法团结一心的联盟建立了也是麻烦。”


“你们要想反抗,仅仅要拉拢我和冰神是远远不够的,你们已经和璃月的那个老爷子接触了吧。”


“对,还与那位立了「契约」。”


“老爷子竟然也选择和你们合作?”


“也不完全算是,但看在以往交情的份上,只要深渊做得别太过分,那位先生还是会给上一两分的薄面的。”


“毕竟璃月总归也要学会自己成长,倘若500年前的灾难再来一次,他们可没有那么多的英雄来替凡人去牺牲了。”


“……是啊,倘若再来一次……”


不论是老爷子还是我又会遗失多少挚友呢……


“既然要谈的已经谈完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空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却被温迪再次拉住。


“等等。”


“还有事?”


“你该休息一会儿了,你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有多糟了吗?”


“总共见了你三次,你眼下的青黑一次比一次重,就算是要完成你那复仇大业也用不着不眠不休吧。”


空看着温迪拉住他的手,又睨了他一眼。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意思是说“你管的太宽了”。


“我这是怕你要是哪天撑不住晕倒在蒙德的领地上,你们深渊的那些人一冲动再对蒙德开战。”


“那还真是多谢您的关心了。”


空冷笑一声,甩开温迪的手。


温迪也不在意,收回了自己的手,撑着地面站起来走过空。


“陪我去个地方吧,不管怎样你都需要休息了,只有适当的休息过后才能更好地思考,你也不想因为过度疲惫做出错误的判断,造成走错一步就继而变成满盘皆输的遗憾局面吧。”


“……”


“走吧,王子殿下。”

 



 ————



我感觉我文里的空哥说话总有点偏璃月风,大概是没有太多参考所以不自觉带入了一些自己的性格吧。



说点题外话:如果当这个世界与我们的必要联系结束,就是当我们找到亲人,一同游览过两人都曾走过,却不论对于哥哥还是妹妹都有不同意境的景色后,即将脱离这个世界时,你可以带走一个人的信物(对,只有一个人的),就当倘若你们与这个世界的羁绊太多会难以脱离这个世界,或是脱离以后也会被世界察觉后给销毁掉,而你们费尽心力也只能各自藏起一样信物不被“世界”察觉(又或者这一件信物是“世界”作为感谢你们拯救了这个世间的生灵而做出的答谢,但碍于某些「规则」只能让你们一人带走一件),你们会带走谁的?(当然,肯定每个人都送了,带不走的你们会留在某个固定的据点。)

就我自己而言的话我可能……一个都不带吧。

对,应该是一个都不带,因为每个人我觉得都很重要,因为都太重要所以我的头像现在就用空哥的了,以后应该也不会换了,也可能是真的我这个人太糟糕无情。

我不知道那些抽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五星角色,还特意拍她们的自杀视频的人是怎么想的,我明明警告过了!

就算你一直抽到重复的四星角色也不能怪那个角色吧!明明不是任何人的错!

我自残TMD没说过原因吗!你还说我这样的你能救一个是一个,你哪来的凭证说是因为我心智太幼稚!劳资每回做心理测试TMD都是老成!

对!劳资TMD就是喝多了!我自己是不在意成绩但你们闲的一直拿我成绩说事!关你们屁事的!我又不是你们家孩子!又不是关系有多好的亲戚,不是老说我带坏你家孩子吗!我考的好不好关你们屁事!

MD,醒了酒这些话劳资也不删!谁删是狗!


诶嘿

随便摸鱼

指尖塞西莉娅花独特的清香环绕在鼻尖,一点一点地抚过肌肤,激起轻微的颤粟。

  花瓣被掰开,贴到脸庞,仿佛浑然一体,那冷白的花蕊生长在白皙的皮肤上,与翠绿的眼睛相得映衬。

  于是他虔诚地吻过神明的眼角,予他眉心的轻柔一吻

  你知道塞西莉娅花的花语吗?

  ——浪子的真心。

指尖塞西莉娅花独特的清香环绕在鼻尖,一点一点地抚过肌肤,激起轻微的颤粟。

  花瓣被掰开,贴到脸庞,仿佛浑然一体,那冷白的花蕊生长在白皙的皮肤上,与翠绿的眼睛相得映衬。

  于是他虔诚地吻过神明的眼角,予他眉心的轻柔一吻

  你知道塞西莉娅花的花语吗?

  ——浪子的真心。

姐姐多吃日落果

【空温】回到蒙德了

※我没有恶意的

※很没有技术含量的婴儿🚑🚡🚔🚛❤️

※我太菜别打我


空前几天前往层岩巨渊久久没有回来,虽然自己拜托了老爷子多照顾他一点,但是担心的心绪还是放不下。

但是这种担心很快就消失了,温迪已经感受到旅行者进入了蒙德境内。

“看来是平安回来了啊。”

说着温迪便跳下树枝,化作一缕风飞往蒙德城。


空在经历了稻妻和层岩巨刀的双重摧残后,毅然决然地回到了新手村。轻柔地风穿过他的肩膀,他知道,是那个摸鱼怪来了。

“温迪?”

“诶嘿,你好啊旅行者。你不回来,我可想死你了。”

之前去稻妻时,因为怕温迪吸不起海乱鬼受打击,坚决不让温迪一起旅行。然后回来时又赶上层岩巨...

※我没有恶意的

※很没有技术含量的婴儿🚑🚡🚔🚛❤️

※我太菜别打我


空前几天前往层岩巨渊久久没有回来,虽然自己拜托了老爷子多照顾他一点,但是担心的心绪还是放不下。

但是这种担心很快就消失了,温迪已经感受到旅行者进入了蒙德境内。

“看来是平安回来了啊。”

说着温迪便跳下树枝,化作一缕风飞往蒙德城。



空在经历了稻妻和层岩巨刀的双重摧残后,毅然决然地回到了新手村。轻柔地风穿过他的肩膀,他知道,是那个摸鱼怪来了。

“温迪?”

“诶嘿,你好啊旅行者。你不回来,我可想死你了。”

之前去稻妻时,因为怕温迪吸不起海乱鬼受打击,坚决不让温迪一起旅行。然后回来时又赶上层岩巨渊开放,又吃了一口夜叉的大刀。

温迪他一定等了很久吧。

终于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恋人,空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投入他的怀抱痛哭。

等到空的哭声差不多变小了,温迪悄悄凑近他的耳朵。

“派蒙已经被留在猎鹿人吃甜甜花酿鸡了,不如我们……”

温迪眨眨眼,会心地从背包里拿出尘歌壶,轻轻搓着,两人都被吸入了洞天。

“旅行者你这个房间好多屏风啊。”

“旅行者的壶里居然有这么大的温泉。”

“这个房间充满了风的气息呢。”

温迪坐在柔风加护的床铺上,轻轻抚着旅行者的背,唱着小曲想安慰这个受伤的小兽。

“温迪,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真不知道会有多抑郁了。果然还是你的清风的味道最能安慰人心了。”

空的手突然搭在他肩上,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我喜欢你啊,温迪。”

“我也是,我的勇者。辛苦了,要不要来享用一下新鲜的风神,缓解一下糟糕的心情啊。”

“你说的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

(Wid4700905 ,作者id1076415)

不会用的小伙伴可加小水群667334774

……

等派蒙走后,空用浴袍把温迪包了起来,公主抱回了房间。

看着温迪熟睡的脸,空暗地里发誓,不管以后遇到什么,都要保护好自己的恋人。

“晚安,我的小诗人。”

该去给派蒙做饭了。

诶嘿

【空温】奇奇怪怪的一些pa

群里讨论时候写的,爬上来发发


1.现pa小情侣

空抬起手将手中的冰淇淋咬下一口,将身边那人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温迪似乎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手中的苹果味冰淇淋表面上泛起了水,他却一口都没有咬下去。

  “怎么了吗?”空脱口而出,又似乎意识到两人的关系,又青涩地问了一句,“看你一直没吃,身体不舒服吗?”

  温迪没对上他的视线。他目光游离,掩饰似的轻轻嗯了一声:“有点……难受吧。”

  声音有些哑。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没事吧?我,要不我们先回家?或者先找个地方坐坐?要不还是……”空的一连串问句让温迪头晕眼花,反应过来的时候空已经在拉着他往门外走了。

  真是的,......

群里讨论时候写的,爬上来发发


1.现pa小情侣

空抬起手将手中的冰淇淋咬下一口,将身边那人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温迪似乎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手中的苹果味冰淇淋表面上泛起了水,他却一口都没有咬下去。

  “怎么了吗?”空脱口而出,又似乎意识到两人的关系,又青涩地问了一句,“看你一直没吃,身体不舒服吗?”

  温迪没对上他的视线。他目光游离,掩饰似的轻轻嗯了一声:“有点……难受吧。”

  声音有些哑。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没事吧?我,要不我们先回家?或者先找个地方坐坐?要不还是……”空的一连串问句让温迪头晕眼花,反应过来的时候空已经在拉着他往门外走了。

  真是的,好不容易来一次游乐场。温迪任由他拖着走,心中不由得抱怨了几句。

  真的看不出来吗?

  昨天晚上被你折腾了一整夜,已经完全没有力气走了呀。


2.天使恶魔pa

温迪第一次路过自己的教堂与神像时,认为这没什么令人高兴的,只不过是人类想要寻找心理寄托,从而在心里修筑的一个美好形象罢了。

  温迪再一次路过自己的教堂与神像时,他却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为什么他一个恶魔会成为蒙德境内数一数二的拥有庞大信仰教会的真神啊?!

  ——不过区区睡觉的几百年,一个邪神教会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温迪沉默,温迪震惊。

  终于没抵过好奇心,他使用风的权能偷偷潜入进蒙德最为金碧辉煌的他的的教堂。

  神父的祝词,修女的吟诗,观众沉默的闭眼倾听……一切的一切都很平常。

  但谁又能告诉温迪,为什么那个领头的神父身后有一对黑色的天使翅膀啊?


第2个也许会有后续,也许要很久后了

零

温空【摘星】

双人第一视角

有私设,请放心食用

-转载需标注二转·LOFTER·原创作者-

-未经许可,不许二转-


·壹·

“暂时还没有委托。”凯瑟琳一边淡漠地清理着柜台后的书架一边说。

我没说话,正准备离开,转头看见安柏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站在城门口,对我挥了挥手。

“旅行者!”她快速跑过来,我看清楚了她手里的鲜花,那是一束洁白的百合?看起来又不像是百合。

“那是什么花?”

安柏跑到我面前,指指怀中的白色鲜花:“这是塞西莉亚花啊,旅行者不知道吗?”

我真没听说过这种花。

安柏长出一口气,然后说道:“供奉风神巴巴托斯的塞西莉亚花,...

双人第一视角

有私设,请放心食用

-转载需标注二转·LOFTER·原创作者-

-未经许可,不许二转-


·壹·

“暂时还没有委托。”凯瑟琳一边淡漠地清理着柜台后的书架一边说。

我没说话,正准备离开,转头看见安柏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站在城门口,对我挥了挥手。

“旅行者!”她快速跑过来,我看清楚了她手里的鲜花,那是一束洁白的百合?看起来又不像是百合。

“那是什么花?”

安柏跑到我面前,指指怀中的白色鲜花:“这是塞西莉亚花啊,旅行者不知道吗?”

我真没听说过这种花。

安柏长出一口气,然后说道:“供奉风神巴巴托斯的塞西莉亚花,你看,那几个居民也拿着花。”

我低头思考了一下:“风神?你说那是城中央的雕像吗?”

“是的是的!因为我们蒙德城受风神巴巴托斯所庇护,所以城中央的雕像就是他——每年人们都会去供奉巴巴托斯。”安柏说,“因为听传闻说,塞西莉亚花是巴巴托斯最喜欢的花。”

我略微沉吟。

“那这些花在哪里可以摘到?”我想起来蒙德城里面似乎没有这些花,“蒙德城里面好像没有。”

“蒙德城里面确实没有塞西莉亚花,但是如果到外面就有了,比如说摘星崖那些地方。”安柏说,“摘星崖上面的塞西莉亚花是最多的,我建议你可以去那里,我刚刚就是去摘星崖跑了一趟。”

“好的。”

我往城门处走去。


·贰·

酒确实很好喝,喝着喝着就会让人感受到快乐。

蒙德城里的酒可真是绝世佳酿啊。

酒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酒,虽然我还是觉得很不过瘾,但是为了不欠下那么多酒账,最后还是耐着性子,没有再喝酒。

拿起身边的竖琴,我摇摇晃晃的准备走出酒馆。

“那位客人!你还欠的有账!”身后忽然传来了酒馆老板的声音,“喂,就是说你,那个戴着绿色帽子的……”

老板把我又抓回了酒馆里,上面放着一叠叠的账单,每张账单最后欠账人的签名都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字“温迪”。

“好,我就说你温迪,你已经多少钱没有给我了,你看,仔细加起来都有九百七十六摩拉,”老板不耐烦的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上一次你还把钱赖给一位红头发的先生,就算他已经帮你付清上个月的酒钱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带钱啊!”我暗自叹息。

“没有带钱是什么借口?”老板说,“你难道又要逃这个月的账了吗?”

“不不不不不,我委托一个人给我付一下今天的酒钱。”

我拿起竖琴就要溜出酒馆。

“我看透你的把戏了,今天你不给我付清这么多摩拉,就不准走出这个酒馆!”

“我是真的,既然你不相信,我就在付款人后面签他的名吧。”

我叹息道。

天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来这家酒馆喝酒了。


·叁·

我很快就到达了摘星崖,虽然蒙德城确实有点远。

高大的悬崖上面开着白色鲜花,看到这些花的时候我都怔住了,因为这么白的花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

我想绕开花朵,这些花实在纯净到让我不忍心去踩踏。

拨开花丛,来到悬崖边上。

“这才是真正的塞西莉亚花啊。”

我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慨。

我俯下身开始折花,一朵,又一朵……摘星崖上的塞西莉亚花花瓣上还带着早间的晨露,水滴微微渗透了我的裤子。

当我回过神来时,怀里已经抱着一大束洁白的塞西莉亚花。这种花本来并没有什么很令人感到心旷神怡的味道,但是我怀里抱着这么一大束花,我不禁将脸埋进花束里,却闻到了无与伦比的清香。

花海。

我仿佛置身于一片洁白无瑕的花海中,层层波浪向我扑来,远看是波浪,近看才发现这是花朵。

花朵在空中翻飞着,我想去触摸它,然而每片触摸到的花朵却似乎根本从来没有凝固过,就消散了。

我将脸久久埋在花束中,

根本没有抬头。

当我终于从沉醉中返回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我旁边多了一个人。

他在弹琴。


·肆·

我想去摘星崖上面弹琴。

好不容易从酒馆脱身,我现在正在想用竖琴好好的弹一首曲子,而且我也想看到那些纯白无瑕的花——所以才来到了摘星崖。

当我看见那些纯白的塞西莉亚花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的故友,而且每当这个时候,我弹琴就会弹得更好。

远远的就看见摘星崖上一片白色,想到这里我更加拽紧了手中的竖琴,快速地向那里跑去。

这个时候的摘星崖,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来这里,而且摘星崖上也不会出现什么丘丘人之类的怪物,所以我想一个人独处一会儿,弹一会儿琴。

一阵微风吹过,微风拂起我的辫子,然后又将我的辫子放下,就如此这般反反复复。

还没有到达山崖口的时候,我慢慢的将竖琴紧贴于我的身体,用指尖开始拨弄琴弦。

这是故友弹的那首曲子。

我闭上眼睛,继续用指尖拨弄着琴弦。

我希望我能成为这一阵风。

直到最后站在山崖边上,我才发现我的旁边有一个人。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但他似乎没有感受到我的存在,没有听见竖琴的声音,只是怀里抱着一大堆塞西莉亚花,沉醉的将脸埋在花束中。

“嘿……你还好吧?”

弹琴的动作没有停,我就这样,刚刚说出第一个字的发音,他的头就抬了起来。


·伍·

在那个穿着怪异的人喊我的第一刻,我就把头反射性的抬了起来。

他的右手正在拨弄竖琴的琴弦,而他这一脸关怀的看着我。

卖唱的?要钱吗?

我心里这么想,可能他真的是来找我要钱的,可是哪个卖唱的会穿的这么华丽呢?

等下。

我是不是见过他?

好像是我刚来蒙德城的那段时间里,他就在风神巴巴托斯的雕像下演奏竖琴。他的旁边有很多人都在围观,虽然我只在人群外看了一眼,但是他的服装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你是旅行者吗?”他劈头就问。

“……是。”我说道。

他的身上有风元素的流动,尽管很微弱,但是我依旧感受到了元素的共鸣,真是奇怪,一个吟游诗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元素流动?之前把他看作成一个普通人,真是大意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是在……沉醉于花海?”他边说边皱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就可太牵强了。”

我说:“所以……这就是巴巴托斯最喜欢的花吗?”

他说:“是的啊,这就是塞西莉亚花,供奉风神的花,你今天要去供奉风神吗?”

我摇摇头:“不是,听别人说摘星崖上有花海,就上来看看,没想到花开的这么多。”

“还有,你是谁?”我赶紧补上一句。

“看来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了——”他扶正帽子。


·陆·

自我介绍?

就来吧。

我端正帽子,拉到头部上方,忽然我听见啪的一声,一个东西擦着我的左脸颊落下。

嗯?

“你的花落了……”旅行者一脸茫然地指着我左脚旁边的花朵,然后他收住了手。

真损!花居然掉了。

我正准备拿起来花,忽然,旅行者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这里这里!别捡了……”

我后背瞬间一僵。

旅行者正在认真的替我戴花,那应该是他刚才手里一大捧花里面的其中一朵,他替我别在帽子旁边。

“好了,这样就好啦……”他弄完,后退几步拍拍手,“地上的太脏了,这个更白些……”

完了好尴尬,我心里想,但是还是赶紧站起来,昂首挺胸,“我是全蒙德城最好的吟游诗人——温迪!”

“温迪?”旅行者皱了皱眉,“是……是……那个什么……酒馆里一次干了三十多杯苹果酒的那个吗?听老板说……那个人也叫做温迪……扎俩小辫……”

“停!”我扶额。

“怎么了?那个人不是你?”旅行者倒是一脸惊讶,我连忙解释:“黑历史就不用说了,看在你没有嫌弃我的花掉下来的份上,请速速来到悬崖边上,我为你弹一首歌作为感谢。”

“歌?”旅行者很震惊。

我快速来到悬崖边上,眺望着远方,旅行者已经来到了我身旁。

我闭上眼睛,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

忽然,我感觉,时间又回到了那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此时,我和故友坐在悬崖上,我还记得,微风吹起他两颊前的辫子,他看着他手里的木制竖琴。

同样的旋律。

忽然,旅行者变成了故友,而我,依旧是那个人,披着灰色的披风。

我闭上眼睛不再看琴弦,眼泪不知为何,从我眼角滑落,飞向那个只有两个少年的悬崖。


·柒·

他在弹琴。

可是他哭了。

轻轻的吟唱也开始颤抖,最后,消失在琴声里面,我想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可能是他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可能是……他的某位朋友。

我慢慢松开手,双臂之间的花束骤然滑落,一股香味瞬间弥漫在鼻口之间。

我拾起一束花,用这只手慢慢伸向他的眼角,轻轻擦掉他的眼泪。

“你哭了。”

“欸?”

“开心一点哦。”

—the end—


池子浟

有偿求本子,温迪和魈

顺便问问哔咔上为什么搜不到哎(◞‸◟ )

有偿求本子,温迪和魈

顺便问问哔咔上为什么搜不到哎(◞‸◟ )

转圈圈喽!

虽然图片里少年没有体现,但是评论区里有关于少年与温迪的口嗨/所以就打了微风与少年的tag

----------------------------

前两p单人向,祝温迪生日快乐🎉

后温空温要素,无差就是说。ooc有/画的时候是真的纯爽,所以就没有在意那么多人设咳咳。不过单人向还是费了些功夫的好歹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用接触就可以产生共鸣了(是私设!!!原作中没有说)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想必只有吟游诗人自己才知道吧

虽然图片里少年没有体现,但是评论区里有关于少年与温迪的口嗨/所以就打了微风与少年的tag

----------------------------

前两p单人向,祝温迪生日快乐🎉

后温空温要素,无差就是说。ooc有/画的时候是真的纯爽,所以就没有在意那么多人设咳咳。不过单人向还是费了些功夫的好歹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用接触就可以产生共鸣了(是私设!!!原作中没有说)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想必只有吟游诗人自己才知道吧

温迪激退人.k

「空温」嗯嗯3

           反正就是说,为了补好有些地方我没有按照真的背景故事写(不喜左上角),纯属写着玩(主要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背景只是会在深渊空这里简略的写,人物特点可能也会和游戏里不一样(所以直接瞎写…))


           “空在哪?......

           反正就是说,为了补好有些地方我没有按照真的背景故事写(不喜左上角),纯属写着玩(主要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背景只是会在深渊空这里简略的写,人物特点可能也会和游戏里不一样(所以直接瞎写…))

           

           “空在哪?”很好,深渊空猜到他要问了,“我会安排好的”温迪没有再问了,他去找荧了,深渊空紧随其后

           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让荧知道比较好,毕竟…谁会愿意自己的哥哥突然被调了包呢。“为了什么?”温迪盯着深渊空,他恨不得从深渊空的眼里看到自己想知道的所有事情,“对抗天理,坎…”温迪听到这个字就知道是坎瑞亚了,“你认为坎瑞亚能复国?坎瑞亚就是一朵枯萎的花,永远也回不去的”深渊空想过复国,但他太软弱了,所以一直没有做到,只能借助深渊来保持坎瑞亚最后的存在,现在他的想法已经变了…他认为戴因是对的了…坎瑞亚从来不会灭亡,但也不需要复国…“以前是…现在…只要它还在我就可以放心了”等到我势力更大一些的时候坎瑞亚就会复国了。最后一句话他没有说,温迪能猜出来

           “最终还是对抗天理啊,那又何必找我呢?我沉睡了这么久,你对我就这么信赖?你明明可以找摩拉克斯的”深渊空用那暗黄的眼睛看了温迪一眼,“我知道的是,你和‘空’接触颇多,也很了解彼此”了解…就可以利用了吗?

           温迪想一支箭射死身旁的人,但他现在还不能这么做,因为他还没有找到空,“空和你是都是独立的?”“对,稻妻的雷神不就是吗?”温迪听旅行者说过,自己并没有去仔细调查,“哦”

           这次的轮回格外的长,已经几个月了都没有突发情况,可能是深渊的介入…也可能是因为空被他藏了起来吧

           一周后🌝🌝🌚🌚

           空消失了,深渊空也消失了,温迪和荧并排坐着,想着各自的心事…

           突然有一阵急促的风吹过,有一个人从空中飞了下来,温迪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空

           空看到了荧和温迪,非常激动,这两个月让他非常难受,在深渊他只能看到无数的魔物,他能活动的范围很小,那些魔物对他毕恭毕敬的,在这期间空也见到了深渊空,他知道了一切,他曾想用剑刺中这个人,但那个人很快就消失了

           空落在温迪面前,因为有荧在旁边所以他就在温迪的额头上轻轻地用唇点了一下,“我回来了,我想回来很久了…终于回来了…但…”空低下了头,温迪看着眼前的人,他知道剩下的话对空而言很难说出来了,“不用说了…他走了…是吗?”“嗯”荧不理解地看着两个人,她试图理解两人的讲话内容但还是没明白

           “他怎么回事?”“咳…天理,还有…深渊使徒叛变了…最后是我,亲自杀了他”空说完就紧紧地闭着嘴巴,他不愿再说下去了,他看到的,他听到的…回想起来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他在最后,把他的所有力量都转移到我身上了”果然…

           “只要打败天理就可以逃离轮回,是吗?”空问道,声音很小,因为他在哭,他一把搂住温迪,空害怕下一秒温迪就要离开自己了,温迪也抱住了空,“放心,我和荧永远都在你身旁的”


           码…码不下去了…就…先这样吧,打字打到这里发现还有一页半没有打…下回一块打完吧(不,我想分两个(?))其实一开始就没想要写太多(雾)但就是…游戏中选荧的玩家看到的是哥哥是想复国的…我直接改的…真的做不到了…为了填充以前挖的坑我只能乱改了…能一直看下去就行…虽然但是一开始的文被我扔wx收藏了…昨天刚翻出来了…把这个弄完就更以前写的吧…

温迪激退人.k

是这样…上课摸鱼…

大概就是温迪喝酒…空无奈,然后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的贴贴(温迪发酒疯抱住空然后使劲摇晃说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是这样…上课摸鱼…

大概就是温迪喝酒…空无奈,然后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的贴贴(温迪发酒疯抱住空然后使劲摇晃说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杶旗儿

(在临死之前还能看见小陛下露出从未出现过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很亏呢)

万fo感谢点梗(1)的🔪🔪

深渊空x温迪

(在临死之前还能看见小陛下露出从未出现过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很亏呢)

万fo感谢点梗(1)的🔪🔪

深渊空x温迪

漫本专家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1494...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1494612434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1494612434

姐姐多吃日落果

【空温】听说有位暴君名为巴巴托斯(10)

※完结撒派蒙!

※记得看彩蛋哦

上一篇 


正文↓


空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照进室内许久,他只感觉到全身酸痛,感觉自己已经成了木偶。

其实并没有,只是在床上躺久了。


他试图去努力回想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却只能隐隐约约想起光剑,法阵之类的。

正当他绞尽脑汁的时候,房门突然被猛地打开了。

门外的小护士一脸懵逼地和空面对面眨眼,半晌才对着身后的人说话。

“迪卢克姥爷,他已经醒了。”


明明刚才还没看到,小护士身后站着的红发男人跨步走了进来。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啊,是的,感觉变得更加有力量了。”

“能下床吗?我们想请你参加今晚的宴会,当然,...

※完结撒派蒙!

※记得看彩蛋哦

上一篇 



正文↓


空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照进室内许久,他只感觉到全身酸痛,感觉自己已经成了木偶。

其实并没有,只是在床上躺久了。


他试图去努力回想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却只能隐隐约约想起光剑,法阵之类的。

正当他绞尽脑汁的时候,房门突然被猛地打开了。

门外的小护士一脸懵逼地和空面对面眨眼,半晌才对着身后的人说话。

“迪卢克姥爷,他已经醒了。”


明明刚才还没看到,小护士身后站着的红发男人跨步走了进来。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啊,是的,感觉变得更加有力量了。”

“能下床吗?我们想请你参加今晚的宴会,当然,在那之前我们也想找你聊聊,关于你这股力量……”

力量吗?

自己是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恢复了原来的力量,又是为什么会晕过去呢?

“还有关于巴巴托斯的事。”

当迪卢克说出这句话之后,空的记忆瞬间涌了上来,脑中空白的部分也逐渐清晰起来。

“温……巴巴托斯他怎么样了?”

“如果能下床的话,我们去会议室详谈,大家已经等候多时了。”


空活动了自己的身体,表示没问题。

便跟着他,从三楼来到了琴的办公室。


讲解员诺艾尔汇报了最近七国的情况,蒙德的损失,以后的发展等等。

虽然说了很多,但大意就是,他们决定明天下午处决巴巴托斯。



在骑士团的地下室里是禁闭犯人的监牢,今天却空无一人,是为了关押这个特殊犯人而特意清理出来的。

走廊深处有一个抑制元素力的铁笼,里面的人影身着白袍,背生双翼,手脚却被带上了重重的镣铐,勒得那地方的皮肤发红。


空看着他,却很难说出一句话。

“温迪……”

温迪看上去很没精神,平时活泼干净的少年狼狈不堪,双眸也没了昔日的光芒,失去了所有力量的魔神现在只是一个瘦弱的少年。


空已经从迪卢克那里听说了,经过反抗军多数人的提议,

为了不让他弹奏有魔力的曲调,他们砸坏了他的里拉琴。

为了不让他唱出有魅惑力的歌声,他们用烈性药烧毁了他的喉咙。

为了不让他再次飞上天逃跑,他们折断了他的羽翼。

人类在自己占优势的时候更像个反派啊。


空现在心情非常复杂,似乎还没有从温迪就是杀害自己妹妹的凶手这件事里缓过神来。

可事实确实如此。

“温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一直以来都是在欺骗我吗,温迪你说话啊!”


蜷缩在角落的黑发少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又开始闭目养神。

“温迪,回答我!!!”

“和我战斗的时候也是,被我打入法阵的时候也是,你都在放水吧,为什么要这样,还有,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害我妹妹……”

空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换成啜泣的声音,他不明白,那个真诚的少年怎么会这样欺骗他。

他一直以为他们的感情是真挚的,旅途中的谈笑或是缠绵时的爱语,原来这些都是他演的一出戏吗。


恍惚间一直温暖的手轻轻捧起他的脸,为他擦去眼泪,却仍是一言不发。


空突然就想通了。

“和我一起走吧,让我带你逃走吧,我们去其他的国家,反正不是蒙德人的话,也认不出巴巴托斯。”

空紧紧抓住栏杆,铁制的栏杆能够被他轻易地熔成铁水,只要温迪想,他现在就能带他走。


温迪却摇了摇头。

“为什么……?”

他轻轻抓起空的手,把头上的塞西莉亚花送给了空,然后瘦弱的手指在他的手掌心里写字。

“我对你是真心的,就算一切都是假的,这句‘我爱你’也是真的。如果我和你一起逃走了,说不定会变成提瓦特的千古罪人哦?”

“还有说不定,我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就像你妹妹那样。”


空浑身发麻,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可过了一会,刚刚被压下去的怒火又重新烧起来。他想起了妹妹那时候痛苦的样子,后悔和愤怒化为噩梦久久不消散。

空恼羞成怒,狠狠地抽回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去找琴。”

温迪在他收手之前又写下了这几个字。


——————————————

第二天的天空灰沉沉的,周围的风也在悲鸣。

神像广场上的神像早就被推倒,破碎的石头被堆积在一旁,清理出一片空地来放置处刑架。


空作为讨伐暴君的大英雄被邀请到视角最佳的位置观看暴君的终幕。


锋利又巨大的闸刀挂在半空,被夕阳照的发光。

巴巴托斯被强行摁倒在断头台上,这么说也不对,毕竟他没有一丝反抗。


空现在心情越来越复杂,他在思考自己一路下来做的事都有何意义。

自己已经失去了妹妹,也注定要失去恋人,从今往后自己该何去何从。空试图抬头去看温迪,却发现他也正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这么留念那双眼睛。




用于报时的教堂钟声响起,随着刽子手的一声令下,闸刀做自由落体运动,沉闷的落地声传来。

由元素构成的实体被破坏,化作元素微粒消散在空中。

空看着鲜血便随着断头台的平台流下,双眼放空。


钟声还在继续,却立即被人们都呼呼声盖过。热闹终归是他们的,空只觉得他们吵闹。


——————————————

巴巴托斯被处决的消息传来,各国普天同庆,暴君所派遣的官员纷纷下台,提瓦特今后的局势想必也会动荡不安吧。

这不是空考虑的问题,他刚刚想起温迪交代他的“去找琴。”


为此和琴约了一个私下无人的时间见面。在确认四下无人后,告诉了他一个惊人事实,

“你妹妹其实还活着。”



说罢便交代了巴巴托斯的想法与计划,为了除掉世上所有魔神,把提瓦特完全交到人类手里,他不仅需要亲自讨伐魔神,还要让人们除掉自己,再让旅行者把所有的地脉之力带走,这样一来,再也不会有魔神在提瓦特出现。

为此巴巴托斯必须将自己包装成暴君,引起人民的怒火。但也不能真的将人类赶尽杀绝,他处决的无辜的人,其实都被软禁在须弥的森林里,吃喝住都是优待。表面上虽然是加重赋税,暗地里也安排了像琴一样的人去以“偷出”的名义再把食粮还回去。


经过几年的发酵,反抗军规模已成,旅行者也来到了提瓦特,在巴巴托斯被讨伐之后,那些人也被放了出来,他们只会认为自己上被强盗监禁了。


要说是没有想到的,就是荧和巴巴托斯撞上了。这种情况还不追击漏洞也太明显了吧。

温迪仅仅是将荧传送到教堂的地下室封印了意识,他知道空在一旁看着,所以稍稍故意用力以激起空的怒火。


现在琴已经派人去接荧出来了,让空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这件事,还请不要告诉其他人,你的妹妹也是,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就够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

“大人的原话是:魔神统治的时代过去了,人类为自己赢来了美好的未来,那些未被写在历史上的,就由旅行者来记住吧。”

空揉了揉手中的塞西莉亚花,陷入了沉思。


——————————————

待妹妹完全恢复之后,空本来打算直接离开,但还是有很多人前来送行,带着自家的特产。

现在是提瓦特人刚刚恢复小康的时候,自己又怎么能拿走呢。

最后,除了那朵塞西莉亚,空什么也没带走。


Fin(?)

卿宴

[all温迪]温迪最近感觉很奇怪

温迪最近感觉很奇怪:

酒诗:

晨曦酒庄的卢老爷的邀请我去品酒,我自然应下了,可是为什么我喝酒的时候卢老爷的眼神那么奇怪啊哎喂,差点就以为要被那人生吞活剥了。下次这种事情还是不来了吧。

迪卢克:我们的这位风神大人啊,向来自由散漫。喝酒时,脸颊会染上一层红晕,确实让我动了不该有的念想。


帝诗:

璃月的那位老爷子邀请我一起去璃月相聚,我自然就应邀而去。说起相聚自然就少不了共饮,绝对不是我想喝酒,只是那人拿出的桂花酒太香了,我不知不觉喝多了而已,所以为什么自己变成风精灵在那人头上打滚那人也不生气啊。想想还是太可怕了,以前把酒倒到那人头上都被好一顿说教,现如今在头上打滚居然没有说什么。...

温迪最近感觉很奇怪:

酒诗:

晨曦酒庄的卢老爷的邀请我去品酒,我自然应下了,可是为什么我喝酒的时候卢老爷的眼神那么奇怪啊哎喂,差点就以为要被那人生吞活剥了。下次这种事情还是不来了吧。

迪卢克:我们的这位风神大人啊,向来自由散漫。喝酒时,脸颊会染上一层红晕,确实让我动了不该有的念想。


帝诗:

璃月的那位老爷子邀请我一起去璃月相聚,我自然就应邀而去。说起相聚自然就少不了共饮,绝对不是我想喝酒,只是那人拿出的桂花酒太香了,我不知不觉喝多了而已,所以为什么自己变成风精灵在那人头上打滚那人也不生气啊。想想还是太可怕了,以前把酒倒到那人头上都被好一顿说教,现如今在头上打滚居然没有说什么。

钟离:从前多是对这位同僚的无奈,不久前才发觉自己是对那人动了心,是以向那人发出了邀请。有意的将那人灌醉,喝醉的样子也是格外的可爱。


枫诗:

那个浪人武者呀,倒也不是很奇怪,就是经常写一些莫名其妙的诗句。你问我是什么诗句?记不清了啊,诶嘿~。只是说,到底是为什么大半夜的被拉着吹凉风听那人念诗。之后那人还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枫原万叶:他似乎不懂我诗中的含义,但我期待着他有能懂的一天。


魈温:

说起来,那个曾经被我救过的少年仙人也有些奇怪,自己当时去璃月找老爷子玩,正巧碰上他业障发作,也就顺手救下了。但是最近那人频频送来星螺是为什么,以及用一种自己看不懂的眼神望着自己。虽然但是那个眼神真的好让人心疼啊。

魈:并不敢奢求那位大人能够知晓自己的心意,所以只是看看,看看便好。


空诗:

旅行者最近也有点怪怪的,时不时给我带一些苹果,还有从别国收集来的酒,以及偶尔会去采摘几朵塞西利亚花,这么说旅行者是挺好的。只是旅行者似乎很固执于将我帽檐上的塞西利亚花换上他亲手采摘来的。

空:每每将塞西利亚花别在温迪帽檐的时候,看着他泛红的耳尖,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满足感。


温迪真的感觉最近很奇怪,但是也还不错。(:



海盐麻薯

如果对猫过敏…

那么要是龙猫呢?

P1龙猫空空摸温迪头

P2温迪私设

P3温迪和兔兔空,但是人体崩坏

如果对猫过敏…

那么要是龙猫呢?

P1龙猫空空摸温迪头

P2温迪私设

P3温迪和兔兔空,但是人体崩坏

诶嘿
群里某人发刀,然后我实在忍不住...

群里某人发刀,然后我实在忍不住画了涩涩

十分钟极限摸鱼草稿,几天没更新上来填填

群里某人发刀,然后我实在忍不住画了涩涩

十分钟极限摸鱼草稿,几天没更新上来填填

别关注

一个温迪右向七夕活动再次招人

纤云弄巧,清风传情。

生日的赞歌未息,蓦然回首,七夕的鹊桥却已搭起。

我心有山盟海誓千万言,为你说到海枯石烂不曾歇。只愿穷尽余生,与你朝夕相伴,观星汉起落,度良辰美景。

—————————————————————————

各位老师们早上中午晚上好!!

随着七夕节的临近(8月4日),我们要举办一个温迪右向24h的七夕活动——「星桥鹊驾待风归」

希望各位老师能够前来参加!!


以下为注意事项:

*CP是温迪右向,不接受有无CP出现

*主题不限形式不限

*需要交稿审核,截止日期为7月28日

*目前确定一宣时间是7月7日,二宣时间是8月2日

*接受进群围观

❗❗❗参加了请...

纤云弄巧,清风传情。

生日的赞歌未息,蓦然回首,七夕的鹊桥却已搭起。

我心有山盟海誓千万言,为你说到海枯石烂不曾歇。只愿穷尽余生,与你朝夕相伴,观星汉起落,度良辰美景。

—————————————————————————

各位老师们早上中午晚上好!!

随着七夕节的临近(8月4日),我们要举办一个温迪右向24h的七夕活动——「星桥鹊驾待风归」

希望各位老师能够前来参加!!


以下为注意事项:

*CP是温迪右向,不接受有无CP出现

*主题不限形式不限

*需要交稿审核,截止日期为7月28日

*目前确定一宣时间是7月7日,二宣时间是8月2日

*接受进群围观

❗❗❗参加了请保证一定按时交稿按时发文7月21日后不接受中途退出(7月21之前也不接受哦),中途退出或者不发文不交稿会给所有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顺便,群主脾气很烂,不交稿或退出会骂人的哦

加群可以走群号

916030706

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或者支持!!!也提前谢谢大家为本活动可以顺利举办而做出的努力!!

晓丷

离达+绫托  还有一张空温  人物缩小+兽耳有 草稿流注意

孩子被屏自闭了  过审吧呜呜呜

离达+绫托  还有一张空温  人物缩小+兽耳有 草稿流注意

孩子被屏自闭了  过审吧呜呜呜

为了风神大人
空温注意✨ 论温迪的理解能力...

空温注意✨

论温迪的理解能力


懒得细化了就这样吧

空温注意✨

论温迪的理解能力


懒得细化了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